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二章 强悍-齐岳的实力

    齐岳突然出现的变化不仅惊呆了四大家族,同时也惊呆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

    十米外的沈桌虽然尽量不露出痛苦之色,但他的双手却垂在自己身体两侧轻微的颤抖着,即使在黑夜中,拥有着强大能力的生肖战士们依旧能够捕捉到他身上的变化。

    那一拳是在齐岳右手变化之前,而不是之后,能够一拳轰退四大家族中的沈家家主,可见齐岳的力量有多么强盛。

    沈桌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刻就恢复过来,目光凝视着齐岳的有臂,"这就是麒麟的能力?"齐岳抬头望天,他的心这一刻似乎已经不在比试场地,他仿佛看到了远古时期麒麟率领着上古神兽们驰骋在炎黄大地时的情景,麒麟已经埋没太多年了现在,该是重新站出来的时候了.沈家主,您不觉的你的问题有些太幼稚了么?”

    沈卓冷哼一声,“这只不过是你掌握的一个麒麟技能而以,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赢过我,那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错了。力量固然重要,但力量却绝不能代表一切。”一边说着,他已经重新上前,一步步向齐岳的方向走来。

    齐岳淡淡的看着他,在塔克拉玛干虽然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这一个月他却经历的太多太多,不知道多少次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不仅令他的实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心态同样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塔克拉玛干的第三阶段测试,是齐岳一升中最痛苦的十天,但是,也正是那十天。令他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沈卓肩膀轻轻一摇,低喝一声,右脚向前踏出半步,请色光芒逐渐在他背后升起,刹那间,只见他须发皆张,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从脚下传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个后空翻,向后飘退出五米。

    轰。

    原先齐岳所在的位置石屑飞溅,两条巨大的藤蔓从下面钻了出来,立刻没有任何停留的向齐岳攻击,藤蔓粗如水桶,从那墨绿的颜色上就没有看出其坚韧之处。

    控制植物?齐岳心中一惊,植物魂当初使用的能力如今还历历在目,知识植物魂所使用的藤蔓远不如眼前沈卓所用的强悍。

    齐岳没有用手去挡.知觉告诉他,眼前这柔中有刚的藤蔓绝对不简单.双脚微微一错,他的身体就象波涛中的一叶小舟般在两条巨大藤蔓如同狂暴暴雨般的攻击中飘摇起来.

    从表面看,齐岳的速度并不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捕捉到他的身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他下一个移动的方位,渐渐的,有人看出了些奇妙的地方,惊呼一声,“你们看他的脚。”

    是的。齐岳的双脚此时已经凭空消失了,带起一片片残影,与上身的稳定截然不同,他每一个移动的动作虽然看上去非常缓慢,但其实是在瞬间做成无数动作合在一起,如果不是有着极高的精神力,是根本无法辨别的。但即使沈卓的精神力极为强盛,却也只能被他这奇奥的身法牵着鼻子走,怎么也捕捉不到他真正要移动到的下一个位置。

    海如月和徐东对视一眼,徐东的声音中难掩其吃惊,“如月,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这步法是你教他的?”

    海如月苦笑道:“我也正想问你呢,还有,他的右臂是怎么回事?这次他从军队集训回来后,我就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但能量强度却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怎么会突然间出现质的变化呢?”其实,她又那里知道,齐岳在实力提升后,第一个修炼的就是麒麟隐藏气息的方法,虽然还不算十分高明,但海如月这样的级别不经过仔细观察也是无法感觉到他根本上的变化。

    战斗中的齐岳看上去有几分怪异,背后披着暗红色披风,右臂赤裸着,肌肉纹起如同花岗岩一般,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尤其是那黑银两色光芒不断的流转着,看上去更增添几分狂霸之气。

    上身巍然不动,下身却不断幻化出一道道残影,一边闪躲着,齐岳的双眼已经流露出专注的光芒,他在注意着沈卓攻击的路线和攻击的方式,以及藤蔓的攻击强度。

    突然,齐岳脚下一个踉跄,身体缓了一拍,这样的机会沈卓当然不会放弃,两道藤蔓一闪而至,齐岳的右臂已经被藤蔓缠绕住,身体被藤蔓所带出的巨力直接带入了空中。

    沈卓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释然,在这种情况下,不论齐岳的能力是什么,都已经完全处于了下风。在异能者中,大体分为精神类异能和能量类异能。而精神类异能中,大部分都是辅助型异能,即使是其中具有霸道攻击力的精神攻击类异能,也无法轻易施展,一旦反噬,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沈卓的能量强度虽然很强,但他大部分异能都是辅助型,而且,齐岳突然的变化令他心中为之警惕,没有使用最擅长的精神类攻击,而他所使用的这两根藤蔓,乃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之一,即使是与周天禄的金属铠化相比也不逞多让,不但坚硬而且充满了韧性。

    明明发出一声惊呼,刚要冲出去救齐岳,却被海如月一把拉住了,低声道:“别去,他是故意的。”

    明明吃惊的看向海如月,海如月捏了捏他柔软的小手,用只有明明能够听到的声音道:“山顶平坦,他的步法一直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根本没有手到任何阻隔,怎么可能突然被绊倒。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齐岳的身体被藤蔓带入七八米的高空,藤蔓向内收缩,一边箍紧齐岳的右臂一边向他的身上缠绕。齐岳的左手动了,遥空一指,一道紫色闪电骤然而出,XXX空中以弧形发动攻击,饶过缠绕向右臂的藤蔓,直接XXX缠绕住麒麟臂的另一根。

    下方的沈卓全身一震,右腿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紫色闪电顷刻间从他脚下向上蔓延。刺激的沈卓身体一阵颤抖,但缠绕住齐岳右臂的藤蔓却依旧没有放松。沈卓低喝一声,他皮肤上的颜色突然变了,变成了枯黄的颜色。仿佛身体在瞬间衰老了一般。同时眼中精光暴射,看着空中已经被自己藤蔓缠绕住的齐岳道:“雷麒麟。居然是少见的雷麒麟。可惜,雷电不通枯木,我的枯木对

    于能量攻击有着很好的过滤作用,尤其是雷电能量。”

    藤蔓收紧,使齐岳全身骨骼发出一阵劈啪响声,齐岳眼中的银色光芒弱了许多,“沈家主。您所用的藤蔓似乎并不是植物系的异能吧。否则的化,我攻击藤蔓不可能影响到你的本体。”

    沈卓淡然道:“可一这么说。我这并不是植物系异能,而是我京城沈家的秘技之一。以特殊的种子植入自己的身体,以自身精血和能量来饲养,使其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随着时间的增加,我所用的鬼王藤就成为了我自己的能力之一。其坚韧性即使是绝世利器也很难破除。麒麟,你现在可以认输了。还没有谁被我的鬼王藤缠绕住还能挣脱的。只要我愿意,鬼王藤只需直接收缩。就可以将你的身体化为血水。”

    齐岳撇了撇嘴,道:“真是如此么?以身养植物,这种方法到是有几分奇特之出。不过,我至少有两种方法可以从你这藤蔓中脱离。”

    沈卓冷笑一声,“光嘴上说有什么用,虽然你是罕见的雷麒麟,但我实在看不出你现在还能有什么本事。”

    齐岳眼中原本弱了许多的银色光芒骤然大亮,“好,那我就让你看看,如果我现在直接脱离,或许你会任务我取巧,那好,我就直接硬扛又如何?”最后一句话充满了傲气,随着眼中银光的暴涨,他猛的大喝一声。“麒麟赤。”

    轰——,火光在空中冲天而起,庞大的火属性能量分子,瞬间弥漫于空气之中,空中的齐岳变了,银色的眼眸,黑的长发都与先前一样,但是,他身上却已经覆盖了一层火红色的铠甲,铠甲看上去极为厚实,明显属于重铠类,穿在身高达到一米九的齐岳身上,衬托着他的身体显得更加高大。

    徐志远惊呼出声。“麒麟真火。”

    任何植物都怕火,而麒麟真火则正是火中极品,当初,即使是修为接近万年的九头身还冥蛇在麒麟赤出现的那一瞬间也拿齐岳么有丝毫办法,而沈卓的实力显然与九头深海冥深不在一个曾面上。

    沈卓惨叫一声,在麒麟臂出现的同时,他那两条藤蔓就如同触电般退去,即使如此,在那接触的瞬间,两根藤蔓还是被灼烧的多了几分焦黑。

    齐岳的身体从七八米的空中飘然落地,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我顶你个肺啊!老子最恨别人把我弄到空中,沈家主,我要开始反击了。”话音一落,他的身体已经如同猎豹般扑了上去。右拳成为了他主要的攻击点,一拳接一拳的向沈卓攻去。

    沈卓的节奏显然被齐岳打乱了,在躲闪齐岳攻击的同时,他的右腿显得极不灵便。麒麟赤上散发的灼热火光令他极为不适,所谓火克木,火能量一向是他最讨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四大家族中,沈家和徐家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周天禄和洛长信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从四大家族流传下来的经验,从未有麒麟能够逼得一位家族族长毫无还手之力。洛长信有些枯涩的道:“雷火双属性麒麟,雷,火两种属性几乎克制了四大家族全部的属性能力。”

    火克木雷克金金属是最好的导电物品之一,周天禄自问没有抵挡雷属性能量攻击的能力,虽然他还摸不清齐岳的能力达到什么程度,火加雷对上徐家的火自然也不会吃亏,至于可以克制火的水,遇到了雷电能量,除非是纯净无杂质的水能量,否则是同样导电的。

    沈卓此时已经吃了不小的亏,他身前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色,因为火克木的特性,原本护体的青光已经变的弱了许多。

    麒麟眉心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菱形的红色符号,而眼中的银光月有增无减。

    沈卓大喝一声,双手在胸前一合,猛的挡住齐岳凶猛的一记直拳,眼中瞬间光芒大放,两道金光冲眼中射出,仿佛利箭一般直射齐岳的眼中。在如此劣势之下,他终于忍不住用出了自己最擅长的精神能量攻击。

    齐岳这并不是第一次遇到精神类能量的攻击,但是,这一次却不同了,那金光根本是无法闪躲的,即使他脚踏麒麟游不断的变换着方位,却依旧被那金光钻入了自己的眼中。

    精神力攻击一向是最为霸道的几种异能攻击方式之一,只要不能伤敌,必然就要伤己。因此,在齐岳中了沈卓的精神攻击后,两人的身体同时出现了片刻的停滞。齐岳身上的麒麟赤因为他的精神力受到影响瞬间消失。而沈卓也因为抵挡先前齐岳那狂暴的一拳而被震的向后倒退出十数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齐岳此时的感受非常怪异,没有痛苦,脑海中幻象不断出现.从小时候的记忆,一直到后来自己那段流氓、痞子的生活,再到后来转成生肖守护神战士后遇到的种种奇异。一切都像电影般不断的从脑海中闪过,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黑,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大脑中传来。全身剧烈的颤抖一下,连愤怒都来不及,就已经跌倒在地。

    沈卓修炼精神类异能数十年,又岂是能够随便应付的。经过塔克拉玛干的磨练,齐岳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了,但是,在沈卓的精神力攻击面前,他只是稍一大意就吃了大亏。此时,他只能凭借自己坚硬的神经强行忍耐着那剧烈的痛苦,但也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看到麒麟赤消失,沈卓顿时松了口气,眼看齐岳双手抱头,眼中银光涣散顿时心中大喜,暗道:小子,你还是嫩了点。

    沈卓调整了一下自己体内的能量,上前一步,双手直接向齐岳胸前印去,青光虽然比先前削弱了许多,但从沈卓森冷的目光就能看出他这攻击中的威力。

    “关公面前耍大刀。”齐岳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声音,紧接着,原本大脑中剧烈的疼痛瞬间消失了,一股清凉的精神能将自己的大脑护住,而沈卓侵入自己脑海中的精神异力则完全被解除。

    此时,沈卓刚刚攻击到齐岳面前,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原本攻击的双手猛的收了回来,接连后退几步,眼中已经充满了惊恐之色。精神力被驱除,作为始作俑者,他的感受极为强烈,但驱除他精神力的能量却没有反击。否则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身受重创。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气息骤然从齐岳体内散发而出。原本身上的黑银两色光芒变得暗淡许多,一层幽蓝色的能量以圆形朝四面八方溢出,齐岳低喝一声,“使令现。临。”

    光影闪烁,幽蓝色地光芒逐渐变成了暗蓝色。一个身长五米,粗如水桶的身体凭空出现在齐岳面前。那是一条蛇,有着九个头地蛇,通体暗蓝色地鳞片闪烁着死亡般的恐怖光芒。九个头,十八只红色的蛇目闪烁着淡淡的寒光。九个蛇头注视着沈卓,令他后背已经出现了一层冷汗,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齐岳眼中银光已经恢复。“沈家主,你的精神力虽然很强,不过,要比精神力地话,你到可以和我的使令比一比。”

    “使令?”周天禄从四大家族中走了出来,看着深海冥蛇,他疑惑的道:“这分明是一只凶兽。他的气息虽然并不算很强大,但怎么会和你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一起?”

    关于真正的麒麟奥秘传承下来的说法有很多种,而真正的麒麟能力却很少有人知道。齐岳淡然一笑。道:“不错,它是凶兽。但是,我们麒麟一族,一生中可以使用三次本命神咒,每次都可以将一只凶兽收为使令,成为麒麟臂助,所以,你们可以将他看成和我是一体地。”

    “天啊!这是深海冥蛇,还是九头的。”一直没有出生的洛长信经过仔细思考后不禁惊呼出声。他修炼的是水能力,对于水属性凶兽的了解比其他几个家族要多的多了。

    深海冥蛇九头高仰,傲然的看着眼前这些人类。原来,之前齐岳受到了沈卓的精神力攻击后体内的能量大幅度波动,将沉睡中地深海冥蛇惊醒。它自身的能量虽然大部分都化为了那九颗蓝海雷珠,但他的精神力却还在。深海冥蛇并不是主修精神力攻击的凶兽,但修炼了九千多年的他,自身的精神力早已极为庞大,即使不能用来攻击,帮助齐岳化解沈卓的攻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发现了这个好处,齐岳立刻把他招了出来,一是为了威慑,二是为了防备沈卓接踵而来的精神攻击。

    看着四大家族众人疑惑的眼神,洛长信深吸口气,徐徐而道:“深海冥蛇,水中绝对王者,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只要身在水中,达到万年以上境界的深海冥蛇几乎是无敌的。深海冥蛇每修炼千年生一头,万年时九头重新归一,就会变成水中最强霸主。如果不是他们只要离开水,实力就只能剩下十分之一,恐怕整个炎黄大地都要被他们占据了。眼前这只深海冥蛇的身体远不应该这么小,不过,他那九个头却是没错的。生肖之王,我不是很清楚你所指的使令是什么意思,但想来应该是你已经控制了它,可以驱使他为你所用。我们商量一下如何,你把这只深海冥蛇让给我们洛家,从今天开始,西北洛家惟生肖守护神马首是瞻。”

    他的话说的很快,却没有任何犹豫,但看着深海冥蛇的双眼却仿佛要冒出红光来一般。洛长信说出最后一句话,其他三大家族的族长心中大惊,洛长信一向以稳重见长,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这只深海冥蛇对他们家族有着多大的吸引力了。沈卓错误的估计了麒麟的实力已经令四大家族从有利的局势被压了回来,如果再少一个家族支持,此消彼长之下,今天的交流会就不再有任何意义了。

    齐岳通过精神力向深海冥蛇道:“没看出来啊!你还成了抢手货。”

    深海冥蛇没好气的道:“你这个废物,把我抬出来干什么。这些小虾米,如果我有当初的实力,哼哼。我只管替你挡下精神力攻击,其他的你自己解决把。要知道,我还是那么的虚弱啊!”失去了蓝海神珠,它始终也无法释怀。

    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洛长信道:“不好意思,洛家主,使令与麒麟生命相合,是无法赠送的。何况,我也不会把我的伙伴送给任何人。沈家主,刚才这一战我们还要继续么?”一边说着,他微一挥手,深海冥蛇的身体化为一道暗蓝色气流直接融入了他的身体。深海冥蛇当初被齐岳吞噬后。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所以用不着麒麟珠来生存。

    沈卓脸色忽红忽白。气息一阵不稳,他的攻击力确实不强,虽然还有许多能力没有使用出来,但是。他却很清楚,再战下去自己根本没什么机会,面前的生肖之王麒麟所展示的两种能力都极为霸道。尤其是那火红色的盔甲,正是齐岳自己地最好能力。

    见沈卓不说话,齐岳将双手背在身后,此时此刻,他仿佛又看到了先辈麒麟驰骋于远古巨兽时期地战场上,毫不畏惧的与凶兽抗衡时的情景。同时也想起了自己身上那三件麒麟珍宝所包含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一股热血涌上心头。齐岳眼中银光扫视向前方地四大家族,淡然道:“我看这样吧,十场比试的时间太长了,不如我们一次解决。四位家主同时上吧。我们过上三招,如果我能侥幸不败,今日之事就算我们生肖守护神赢了,如果我败了,我就推出生肖守护神,如何?”

    虽然他地声音很平静。但他所说的话却如惊涛骇浪般震惊了所有人。

    “齐岳——”

    “老大,你疯了。”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赶忙冲到齐岳身边,他们都不敢相信齐岳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四大家族的精锐们确实家规很严,但齐岳的这句话却太有挑衅性了,只要是稍微有些血性的男人也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一时间凌厉的呵斥声不断从四大家族成员们耳中响起。

    齐岳仿佛既没听到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地惊呼也没听到四大家族成员们的怒骂,淡然一笑,道:“四位家主,你们不是这样都不敢吧。三次攻击,对于胜负来说应该已经足够了。”

    洛长信眉头大皱,寒声道:“你这是在挑战四大家族的尊严。”

    齐岳冷笑一声,“那你们今天开这个交流会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挑战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尊严么?不要跟我提什么尊严,尊严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给的。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在我们生肖守护神面前还有什么尊严可谈。”

    俆志远大怒,“麒麟,你要为你的话负责。好,今天你要是能够挡下我们联手三击,就足够证明你有领导我们东方守护者的能力,四大家族就算再次依附生肖守护神又如何?不过,你要输了地话,光自己退出还不够。”

    齐岳眉毛一挑,“那你想怎样?”

    周天禄道:“如果你输了,我们也不想难为生肖守护神。但今后东方守护者有什么集体行动之时,希望你们能够配合四大家族。”他的话说的很委婉,但意思却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了。

    如果只是自己,齐岳早就答应了,但对方的条件现在却关乎到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虽然自己是生肖之王,但也不能代替所有伙伴作出这个决定。缓缓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七个人,他们的眼神各不相同,此时目光完全集中在自己身上。

    深吸口气,齐岳沉声道:“你们相信我么?”简单的一个问句,却使整个鬼见愁峰顶都变得寂静下来。此时的齐岳,已经没有了丝毫痞子习性,在麒麟隐和麒麟臂的衬托下,他的身影显得有些孤独,但却稳如磐石。

    “老大,我相信你。”第一个开口的赫然使田鼠。齐岳的目光与他相对,眼中银光流露一丝淡淡的暖意,不愧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啊,在任何情况下,他总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燕小乙耸了耸肩膀,道:“我无所谓,你是老大,听你的好了。”他那英俊的面容看上去虽然有几分猥琐,可眼中的光芒却十分清澈。海如月和齐岳先前所表现出的实力对他产生了巨大的震撼。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意识到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也正是由现在开始,才为自己身为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而感到自豪。同样是年轻人,虽然齐岳的举动有些冲动,但却正和了燕小乙的脾性。

    管平道:“齐岳,你先冷静一下。现在我方两胜一负,已经占据了优势,从局面上看,四大家族已经有三位族长出过手了,我们获得最后胜利的可能性很大,你又何必冒险呢?”

    海如月点了点头,冷声道:“齐岳,管平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齐岳没有吭声,看向俆东、莫迪和明明,“那你们呢?”

    俆东道:“齐岳,你应该明白你现在代表的是什么?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

    莫迪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了俆东的意见,明明更是焦急的道:“齐岳,别胡闹了,快回来吧。”

    齐岳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了。”七个人中只有两个支持他,但齐岳却没有任何不满的意思,“说出的话就像泼出的水,我自己会为自己所说的一切负责。”

    回过身,面对四大家族族长,“我的伙伴们不同意我代表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来迎战你们四人合击。不过,你们既然说我损伤了你们的尊严,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现在我可以只代表自己与你们依旧过三招。我挡住你们三击,你们今后就再不能为难生肖守护神,并要配合我们全部的行动,不一定要依附,但绝不可制肘。”

    沈卓此时已经缓过来一些,冷声道:“那要是你没有挡住我们三招呢?”

    齐岳淡然一笑,只说出了两个字,“我死。”

    “齐岳,你疯了。”明明再也忍耐不住,一个箭步冲到齐岳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左臂,焦急的盯视着他的眼眸。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