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四章 狂-终极麒麟臂的压力

    四大家主同时怒吼一声,齐岳接连的主动攻击完全激发了他们心中的怒火,虽然他们的能量还都没有恢复,但是,他们毕竟是代表着东方守护者的翘楚,在愤怒中,他们都爆发出了自己强大的潜力。

    周天禄金属化的身体如同炮弹般直接朝着齐岳幻化出的无数麒麟身影撞去,徐志远双手发出两道火龙,从两侧绕起,围向所有黑影,在两道火龙的作用下,黑影所布的面积大幅度收缩着。沈卓没有攻击,他的身体向后飘退,紧接着,喷出一口鲜血,九道绿色的箭光同时从他身体的双臂双腿头胸腹等位置激荡而出,朝半空飞去。

    洛长信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无法呼吸了,恐怖的庞大压力扑面而来,在压力的作用下,他放弃了攻击,右退向后退出半步,双掌做出推拒之势,大喝一声,“凝冰术。”蓝色的光芒转白,一层厚达一尺的坚冰将他的身体完全保护在内,那并不是普通的冰,而是完全由水属性能量凝结而成的,在坚硬程度上远超钢铁。

    不知道是因为火龙的冲击,还是因为齐岳的能量不够了,原本幻化的大量黑影突然消失,与此同时,空间瞬间扭曲了一下,虽然这只有短短的千分之一秒,但局面却完全变化了。

    原本应该出现在洛长信身前的攻击突然消失了,而正控制着两条火龙从两边向中间合击的徐志远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团硕大的银光,那似乎是一只有能量凝结而成的巨大拳头。银光内,包裹着一道道黑色的丝线,这才是麒麟最本源的能量,来自于血脉的能量。

    “麒麟臂现破苍穹。临——。”

    徐志远不愧为徐家家主。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在强大的麒麟臂面前,他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发出的两道火龙收回,凝结成一团火光硬撼齐岳的麒麟臂。

    银色的光芒定在火光面前,徐志远双掌爆发出的火能量快速的削减着,他的脸上已经流露出强烈的痛苦之色,但他毕竟暂时抵挡住了。他并不需要将齐岳击败,他的能量在面对麒麟臂的情况下更不可能获得胜利,但他现在需要的,只是等到其他三位家主前来救援。所以,他只需要抵挡短暂的时间而已,可惜,齐岳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兵——。”银光瞬间暴涨,徐志远惨叫一声,身体被瞬间震飞,火星四散。鲜血狂喷中,他的身体被震的倒飞而出。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寒光,九字真言的第二个字第一次出现,麒麟的九字真言和升麟决息息相关,每提升一云的实力,发挥任何麒麟能力时,就可以多念出一个字,本命神咒除外,而每一个字,麒麟所使用的能力也会瞬间增强几分。

    换做以前的齐岳,他很难掌握住瞬间的机会,但是,从塔克拉玛干回来的他却不一样了。在那最后一阶段不断战斗中,他的实战经验完全是在死亡的威胁下培养出来的。

    在徐志远被震飞的瞬间,齐岳身体带出一道残影瞬间后退,而另外三位家主的能力在他先前所站的位置爆发,却只是摧毁了残影。

    齐岳一退再进,同时口中陪出一股血雾,银色光芒再次膨胀,“斗——。”麒麟臂的银黑两色光芒周围,这一次围绕上了四色云力,齐岳的身体仿佛飞起来一般,蹂身而进,接连三拳轰出,将气势因为刚刚发动攻击而削弱了一些的三位家主震退出五米之外。而齐岳自己也在三位家主联手的攻击下倒飞而回。他以受伤的代价打断了三位加主即将发动的持续攻击。

    短短两次接触,齐岳固然受伤,但是,四大家族的族长却已经有一位失去了战斗能力,两位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以一己之力创造出这样的成绩,不得不称之为奇迹。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

    齐岳在阻挡住三位家主追击的同时,他背后的麒麟幻影和他的身体一同消失了,正是麒麟隐发挥了作用。

    三位家主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骇然。作为东方守护者四大家族的领袖,他们一向眼高于顶,虽然也从家族历史中了解过生肖守护神的实力,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名生肖守护神,而且还是传说中最弱的麒麟,就拥有了与四人相抗衡的实力,在这一刻,他们不得不将齐岳摆上了与自己四人相等的地位。

    聪明的姬明明喊道:“已经两次攻击了,还有最后一击。”

    三大族长精神一振,最后一击了,这是代表着四大家族荣誉的一击,三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靠近在一起,背对背,形成一个三角形。周天禄和洛长信下意识的护住受伤较重的沈卓,而沈卓身上则不断释放着绿色的光芒,先前被他放出的九道绿光在三人头顶盘旋着。

    周天禄右手向空中一指,沈卓释放的九道绿光顿时被他所控制,就像开始时那九柄长剑一般,围绕着三人的身体盘旋起来,几乎封死了所有可以攻击的角度,三位家主同时将自己的精神力外放,探察着齐岳的气息。

    齐岳在隐身的同时就迅速向后退到一个角落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虽然只是两次交手,但在四位族长的压力下,他的四种能量大幅度的削弱,体内气血不断的翻涌着,尤其是刚才的最后一圾,更是严重创伤了他的身体,但那最强的麒麟臂此时正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

    现在的形势很微妙,齐岳固然在全力恢复着用去的云力,但三大族长的心神也逐渐稳定下来,在周天禄的控制下,就柄由绿色木属性能量组成的长剑开始向外扩张搜索。隐身并不表示不存在,一旦被这就柄能量剑中的任何一柄碰到,齐岳必然会被他们锁定。

    齐岳很快就判断出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身体轻轻一跃,提升到空中,在风运力的作用下,他飘身而起,四色祥云在无形的状态下托住他的身体,缓缓向四大家主上方飞去,他虽然恐高,但在距离地面几米的距离还是可以承受的。

    体内的云力在飞行的过程中快速的朝自己的右臂涌去,齐岳清晰的看到,自己右臂上不断闪烁出一道道银黑色的光芒。体内的麒麟血脉不断涌动,身形微微一转,右掌快色的向下虚拍三下。

    在他拍出第一掌的时候,因为使用云力攻击,身形就已经显现出来,三位家主同时抬头向上看去,九道绿光几乎没有任何间歇的朝齐岳卷来。紫色的电光出现在周天禄头顶,而蓝色的光芒则向一个巨大的水球砸向洛长信。在蓝海雷珠的作用下,齐岳最强的两种能力就是雷和水,由麒麟臂发出,更是将着两种能力发挥到了极限。

    周天禄怒吼一声,金属化的身体虽然挡不住雷电,但是,不导电的木属性能量却可以,九道剑光同时回收,硬生生的挡住了齐岳对他的攻击,但齐岳这一次施为,挡住挡住了的,但他还是出现了微微的麻痹。

    以水对水,因为齐岳要心分二用,实力又受到了损伤,洛长信明显占据上风。两团蓝光迸发,齐岳发出的水云力被全歼,洛长信发出的蓝光冲天而起,但在此时,齐岳在空中踏出麒麟游,就像游鱼一般滑了出去。

    黑色的鳞甲瞬间变成了火红色,就连麒麟珠也没有幸免。齐岳额头上的红色菱形鳞片瞬间光芒大放,麒麟赤发威了,齐岳就像要自杀一般,张开双臂,瞬间闪身到沈卓面前向他抱去。

    沈卓因为之前与齐岳交手时候受到的伤害,以及释放出九道固体般的木属性能量支援洛长信,现在剩余的能量已经不足三成,眼看齐岳向自己扑来,不禁心中骇然,下意识的拍出一掌木属性能量,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但是,他又那里知道,齐岳要的就是他这样。

    完美的三角阵型因为沈卓的突然撤出出现了空挡,齐岳的身体直接代替了沈卓的位置,左手带着雷水两种能量,右手以麒麟臂的霸道威力,改变方向,直接轰向周长禄和洛长信。

    绿色的光芒,蓝色的水光,紫色的雷光以及黑银两色纠缠的霸道麒麟臂,在这一瞬间完全碰撞。空气中陷入了一片寂静。在这数股澎湃能量交接的中心点,似乎产生了一个旋涡,旋涡迅速的吞噬着所有能量,将一切带入了平静之中。

    远远退去的沈卓惊姨不定的看向战场,齐岳周天禄洛长信三个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三人身上不再发出什么光芒,齐岳身上的麒麟铠甲和麒麟赤都逐渐褪去,在他身上,出现了深浅不一的九道伤痕,鲜血缓缓流淌着,麒麟赤和麒麟甲虽然抵挡住了洛长信的水属性异能,但终究还是因为能量投掷而被周天禄运用着沈卓的就柄木剑伤到了。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沈卓的心却沉了下去。

    双方的赌约是以齐岳能否抵挡住四位族长三次攻击为目标的,此时,虽然齐岳身上流淌着鲜血,但他却依然屹立在那里。他赢了,在四大家主的围攻下,他坚持了下来。而且在三次攻击中,并没有被逼迫于下风。

    周天禄身上的金属铠化几乎于齐岳身上的麒麟甲同时消失,他脸色变了变,还是没能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勉强站稳。

    齐岳的目光和他的身体同样坚定,他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注视着身前的二人。

    洛长信长叹一声,艰难的道:“我们输了。”

    齐岳点了点头,刚张口想说什么,却喷出了一股血箭。身体一晃,后退半步才站稳身形,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甩掉嘴角的血迹,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创伤,道:“既然洛族长承认失败,那么,就请四大家族履行自己的诺言吧。愿赌服输。”

    周天禄无奈的摇了摇头,到现在他身体的麻痹感还没有完全消失,轻叹一声,道:“生肖守护神,终究是东方最强大的守护者,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依旧能够获得胜利,即使今天赛满十场,恐怕我们也不可能赢。”

    沈卓低着头走到两位族长身边,苦笑道:“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贪生怕死,我们未必会输。”

    洛长信淡然道:“沈兄不必如此,在那种情况下,换做是我也会那样做的。恐怕我们谁也禁受不起那样的一抱,生肖之王不仅实力强大,在战术上同样无可挑剔,由这样一位强者成为我们东方守护者的领导者,我认为……”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不可以,我们四大家族怎么能听这么一个小流氓的差遣呢?”说话的是沈卓的儿子沈越,他也是沈云的父亲,他从沈家众人中大步走了出来,眼中闪烁着激动和愤怒的光芒。

    “父亲,两位族长,今天我们是占据优势的,他们只有这几个人,只要我们四大家族精锐全力攻击,他们不可能抵挡住。”

    沈卓皱了皱眉,目光略微闪烁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此时,海如月带着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已经冲到了齐岳身边,明明有些慌张的在齐岳身上接连点了几下,封住他身上的伤口。

    听了沈越的话,齐岳不禁冷哼一声,“难道四大家族想反悔么?”

    先前被齐岳全力一击震飞的徐志远已经在族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他的脸色很难看,也很阴沉,“我们徐家作出的承诺绝不改变,既然输了,就是输了,从现在开始,徐家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的附属。”一边说着,他看也不看其余三位族长,竟然就那么朝着东方跪了下来,与他同来的徐家族人也跟随着他头脑故事跪下,徐志远目向东方,眼中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朗声道:“我,徐家第三十一代族长徐志远,在这里向当年因为四大家族而遇难的同胞们道歉了。”说着,他毫不犹豫的带领族人一同磕下三个响头。

    其余三位长老面面相觑,他们当然不会甘心,否则就不湖二月度微今天这所谓的交流会,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都有些茫然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越突然动了,一根暗紫色的尖刺毫无预兆的从侧面扎向齐岳的身体。在他眼中,齐岳是生肖守护神的领袖,只有解决了他,才能挽救现在的局面。

    齐岳已经是三云麒麟,换做平时,他根本不会怕沈越的攻击,即使只凭借异化而来的麒麟甲或者是麒麟赤,他都可以抵挡住这一击。但是,现在的他却不行,刚刚与四大族长大战一场,他的云力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大量的失血使他的神志有些模糊,反映也要慢多了,如过不是强烈的意念支持着他的身体,恐怕他早已倒了下去。

    沈越的动作所有人都发现了,沈卓周天禄洛长信同时大喝一声,“不可。”他们虽然不愿意成为生肖守护神的附属,但是,有了前人的教训,他们当然知道不能真的杀害任何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可惜,沈越是谋而后动,他在动手前早已悄悄的来到齐岳身边,这一刺更是毫不犹豫,尖刺如同紫电一般从他手中电射而出。

    此时,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在齐岳的另一侧,他们虽然感受到了气机不对,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距离齐岳最近的是明明,因此感觉最敏锐的也是她,尖叫一声,她猛的一拉齐岳,将齐岳的身体带的一个趔趄。而自己的矫躯册迅速一个旋身,用后背挡向了那紫色的锋锐。

    齐岳模糊的神志瞬间清醒过来,狂吼一声,“不——。”他清晰的看到从明明的右胸出突出一根紫色的尖刺,鲜血染红了明明本属相异化后那鲜艳的羽毛,明明的脸色显得很平静,看着齐岳,她的嘴角处竟然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

    恐惧,强烈的恐惧袭上齐岳的心头,他突然发现明明对自己是如此的重要,一团熊熊的火焰从齐岳眼中瞬间爆发,原本消耗的云力似乎又恢复了似的,身体瞬间横移,强悍的右手边缘闪烁着银色的光泽重斩明明背后的尖刺。

    就像没有遇到任何阻挡似的,掌缘从尖刺上一掠而过,齐岳一把将明明的娇躯紧紧搂入怀中。

    无比愤怒的咆哮从每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口中发出,海如月如同炮弹一般冲向沈越。强悍的龙拳已经挥了出去。

    突然,一只闪烁着银黑的光芒的大手猛的握住了她的拳,竟然硬生生的将BD中的霸王龙拉了回来。

    明明的娇躯小心的落入海如月怀抱之中,齐岳变了,他的双眼由原来的黑色竟然变成了一黑一银,散乱的长法遮挡了他的脸,如同来自九幽般冰冷的声音响起,“他是我的。”

    齐岳动了,他动的并不快,但是,他的动作看上去却是恐怖的,因为,此时此刻,他虽然没有本相异化,但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却布满了银黑两色花纹。一股绝强的气息从那银黑色的花纹处弥漫而出,铺天盖地般充斥在整个鬼见愁峰顶。除了已经向山下走去的徐家以外,其余三大家族的所有精锐竟然都被这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巨大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

    抬起手,伸出一根食指,缓慢的从眼前扫过,“死,你们都要死。伤害了我的女人,你们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沈卓后悔了,洛长信后悔了,周天禄也后悔了,面对齐岳身上爆发出的气势,他们此时才发现,眼前的麒麟竟然远比他们想象中更要恐怖的多,他们深恨自己没有像徐志远那样当机立断。

    沈越就在齐岳身前,他也是齐岳所散发出的超强气势凝聚的中心点,看者齐岳身上的黑银两色纹路不断向右臂的方向如同流水般率动着,他发现一向自视强大的自己竟然连一个小指都无法移动。

    “快停下,齐岳你疯了么?”獬豸惊恐的声音在齐岳脑海中向起。

    齐岳没有疯,他现在反而很冷静,但是,在这冷静之中,却充满了滔天的恨意,眼前三大家族的每一个人在他看来都是如此的恶心,“獬豸大哥,我没有疯,你说过,终极麒麟臂并不能带走我的生命。”

    獬豸急促的道:“虽然如此,但是终极麒麟臂使用之后,即使你是墨麒麟也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能恢复,你一个人类,能活的了上百年么/你现在使用终极麒麟臂,相当于废了自己的能力啊!”齐岳在心中狂吼,“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难道你没看到我的女人快要死了么?她是替我挡了那一刺,即使是死,我也要为她报仇。我要将眼前的一切敌人完全毁灭。”

    是的,在明明被尖刺穿透的一瞬间,齐岳的心就已经燃烧了,耗尽的云力当然不可能恢复过来,他并不是神,即使身为祥瑞,也不可能违背自然的规律,想为明明报仇,那么,他就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用,那就是麒麟最强的绝技,终极麒麟臂。

    终极麒麟臂的存在,别说眼前的三大家族不知道,就连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并不清楚,毕竟,当麒麟血脉融入人体之后,麒麟就从未强大过,也没有谁知道这个秘密。但是眼前的齐岳却不同,他毕竟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他有着年轻人的冲动和血性,眼看着明明为自己挡了那一刺,他的心怎么可能平静,所以,他想的只有杀,杀死眼前所有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

    即使是万年凶兽也不愿意面队终极麒麟臂,眼前的这些人虽然都是四大家族的精锐,更有三位族长,但是,面队普通麒麟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强大攻击力,一旦爆发,他们的结局必然会像齐岳料想的那样,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就在这时,一道窈窕的身影从峰下快速的向上跑来,他的动作在眼前这些高手中自然算不上快,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喘息声,但她的出现,却令齐岳刚刚准备爆发的终极力量缓了一缓。

    “齐岳,不要,求求你。”来人知道自己来不及跑到齐岳身前来组织这一切,刚刚蹬上峰顶,她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坚硬的岩石上。

    来的是沈云,以她的能力是不够资格参加这次交流会的,她自然知道齐岳会来,因此,就在父亲身上留下了一个窃听器,在山顶不远出倾听着鬼见愁发生的一切,当她听到齐岳要向自己的父亲下杀手时,立刻毫不犹豫的冲了出来,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齐岳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但身上的黑银两色纹路却并没有停止流动。“给我个理由。就因为你是沈家的?明明也是你的朋友,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做下了我不可能原谅的事。”

    泪水,顺着沈云的面庞不断的流淌而下,她凄然道:“他是我的父亲啊!”

    齐岳全身一震,眼中光芒瞬间大放,凝固在沈越的面庞上。在他心中,沈云始终是那个待他如姐,给予过他家庭温暖的女孩儿。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令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竟然会是沈云的父亲。但是,这就足以改变一切么?为了沈云,自己就能不为明明报仇了么?

    “齐岳,你想不想救你那个小女朋友了,想的话就立刻给我停下来。”獬豸第一次向齐岳发出了咆哮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齐岳身上流转着的黑银两色纹路停顿下来,麒麟臂作为麒麟一生中最强大的攻击,在没有爆发之前,是可以觉得控制的。

    “獬豸大哥……”

    “齐岳,你给我听着。你眼前这个男人所使用的植物系异能我已经感受过了,其中包含着带有败血症的毒素,也就是说,被那根尖刺刺穿的伤口是无法愈合的。现在能救明明的只有你。只有你将自己的鲜血输给她,凭借着麒麟血脉超强的愈合能力,才能把她从危机中拉回来,如果你还想救她,就立刻放弃使用终极麒麟臂,带着她到一个案情的地方去输血。”

    听了獬豸的话,齐岳的心终于冷静了一些,他知道,就算他将眼前这些人都杀掉,也不可能弥补明明的生命。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心中的狂燥,他并没有散去终极麒麟臂所凝聚的能量,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沈越,寒声道:“你的命暂时先留着,我今天不杀你,并不是因为你的女儿为你留情,最好永远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压力骤然一松,沈越一屁股坐倒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个无法散去的阴影不断在他体内肆虐着,他这一辈子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一黑一银的双眸,永远也无法忘记齐岳带给他的恐惧。

    齐岳将目光转想三大家主,那如同就幽地狱般的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身体闪电般向后退到海如月身边,将明明小心的接入自己怀中,沉声道:“这里交给你们了,我要立刻带明明去治疗。”一边说着,他双脚点地,身体腾空而起,在四色云力的乘托下,竟然就那么急速而去。没有人注意到,现在的齐岳竟然已经忘记了恐高。

    在空中急速飞行着,齐岳脸上的冰冷被焦急所替代,有自己强行凝聚而来的能量小心的护着明明,惟恐她被风吹到,“明明,你要坚持住,一切有我,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命名此时已经陷入了极度的虚弱中,看着齐岳的目光显得有些迷离,“齐岳,你,你怎么会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了。我,我有点冷,你抱紧我。”

    齐岳稍微紧了紧手臂,却不敢太用力,惟恐触及到明明胸前的伤口,柔声道:“别说话了,等你好了以后,我会详细告诉年第。明明乖,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好傻,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下呢?”

    明明笑了,她的笑容很温柔,勉强将自己的头向齐岳怀中靠了靠,“其实我也不知道,齐岳,我们不是好朋友么?难道我见死不救么?”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明明,我们不再是好朋友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是我的爱人,我永远永远都不允许任何人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明明愣了一下,有些怪异的道:“就因为我救了你?”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鲜血虽然因为海如月锁住了血脉流淌的速度慢了些,但之前大量的失血和胸前的创伤已经是她陷入了昏迷的边缘。

    齐岳低下头,轻轻的在明明头上吻了一下,“虽然并不是因为你救我,但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我才突然明白你在我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明明轻笑一声,“那我要是不喜欢你呢?你这个痞子。”

    齐岳霸道的道:“不喜欢也不行,那我就天天缠着你,连上厕所都跟着你,直到你同意为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