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五章 喂血-共用心脏?

    “明明……”齐岳低呼一声,泪水顺着眼中流淌而出,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哭过了,但是看着怀中的明明,他却哭了。

    齐岳并没有带着明明回龙域别院,因为那里在京城的东边,而天香山则在京城的西边,距离实在太远了,明明现在的情况需要尽快治疗,每多耽误一秒钟,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所以,他直接回到了自己原本在景山区居住的地下室。虽然环境差一些,但这也是齐岳所能找到的不多的安静地方之一了。当初他在这里租住的时候,一个月也没一个外人会来。

    一脚踹开反锁的门,齐岳顾不得房间中污浊的空气,小心翼翼的将昏迷中的明明抱到床上,此时的明明,因为本属相异化的逐渐退去,已经变成了全裸美女。不过,现在齐岳可没有欣赏那无比曼妙娇躯的心情简单用云力清除了一下房间内的空气,齐岳立刻将门反锁住,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楞住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输血的工具,该怎么把自己的血输给明明呢?

    犹豫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想到了一个最原始的方法,也是最稳妥的方法。

    “明明,我的就是你的,你一定要活下来。嘿嘿,估计我这下是夺了你的初吻吧,寿来,我还是赚了。”

    指甲并不锋利,但凝结出的风刃却足以于任何利器相媲美,齐岳划开腕脉,鲜血一滴滴的滴入自己口中,他惟恐自己血液中的麒麟血脉不够纯净。特意划开了右手。

    鲜血的味道有些咸咸的,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腥味儿,齐岳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品尝到自己血液的味道。当鲜血注到半口之时,他低下头,吻住明明那张樱桃小嘴,小心的将半口鲜血渡了过去。

    接连渡了五次,齐岳的大脑开始有些眩晕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晕,在散去凝聚的终极麒麟臂能量之前。他先将明明胸前的尖刺拔了出来。然后用云力封住血脉。每当再用嘴渡鲜血给明明的时候,为了不浪费,他就小心的将腕脉贴上明明胸前的创口。

    麒麟地自愈能力确实很强,割开一道伤口时,连半口鲜血都滴不满就会自动愈合了,齐岳只能再割再滴。如此反复。

    云力散去,他不得不散去,因为再凝聚着终极麒麟臂的能量,这股澎湃的能量就需要找宣泄口来爆发了。

    人的血有多少齐岳不知道,他也没有考虑过自己失血过多的问题,没有任何停顿的不断重复那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过程。

    在鬼见愁时,齐岳就已经因为那九道伤口失去了一些鲜血,虽然被明明封住血脉后已经自己逐渐愈合了。再加上自身的创伤,就算他是麒麟,当鲜血随着腕脉不断流失时,他的身体也渐渐支撑不住了。

    光影一闪,一条长着九个头的小蛇凭空出现,“笨蛋,你当麒麟血液是白开水么?再输下去你自己就要完蛋拉。”深海冥蛇用力一甩尾巴。抽在齐岳的头上。齐岳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够坚持到现在都是意识的支撑。被他这一抽,顿时全身微震,再也无法坚持,直接昏了过去。

    “獬豸,我鄙视你。”深海冥蛇对着齐岳的身体道。

    獬豸的声音从齐岳体内传出,“鄙视啥?”

    “那根尖刺明明没有毒性,又不是要害,只要送到他们人类的医院去。根本就不会有问题。你却偏要说个败血毒,不是想害死齐岳这混小子么?”深海冥蛇愤愤地说道。

    獬豸嘿嘿一笑,“哦,没看出来啊!冥蛇前辈什么时候这么关心齐岳了。”

    冥蛇没好气的道:“废话,我现在和他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可能不关心。”

    獬豸道:“当时那种情况,齐岳有多冲动难道你没看出么?我要是不这么说,这小子真的敢用出终极麒麟臂来,到时候更无法收拾。现在他虽然血流的多了点,但以他前段时间激发的潜力来看,死是肯定死不了的,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好拉,冥蛇前辈,我睡觉去了,你给他们护法吧。明明这丫头也算是因祸得福,有了齐岳这么多麒麟鲜血,对她今后的能力捉升有着巨大的好处。”

    “为什么是我护法,我,我,我……”

    “当然是你了,我没实体的,怎么护法?我只是齐岳的军师而已嘛。何况您老人家以前那么强大,烂船还有三分钉呢。嘿嘿,睡觉睡觉了。”

    冥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明明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一股由内而外的热力似乎在不断蒸腾着她的身体。

    睁开双眼,景物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宽阔的房间中,柔软的大床异常舒服,记忆浙渐恢复过来,下意识地,她摸向自己已经发育的良好的胸前,触手一片光华,明明忍不住低头向胸前看去,原本的创伤不见了,只有一个三角形的淡淡红痕还存在着。

    啊,这里不是龙域别院么?我没有死。齐岳,齐岳跑哪里去了?一想到自己本属相异化消失后赤身裸体的呈现在齐岳面前,以及昏迷前和他说的那些话,明明脸上不禁一阵发烧。

    门开,海如月像风一般从外面飘了进来,她一感觉到明明的生肖鸡气息发生变化就立刻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明明看到海如月进来,挣扎着坐了起来,胸口处虽然还有些隐隐做痛,但却并不严重。

    “明明,你怎么起来了。”海如月在明明身旁的床边坐了下来。

    明明惊讶的发现,一向亮丽的她现在看来竟然多了几分憔悴,眼中还有一丝淡淡的悲伤。

    “如月姐,谢谢你们救了我,我已经没什么事了。”明明深吸口气,胸口处隐隐地痛感似乎又轻了不少。

    海如月拉起明明的手,微微一笑,道:“你醒了我就放心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要不是医生对我说你的身体正在以无与伦比的速度不断恢复着,恐怕我就要送你去医院了。”

    明明微微一笑。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如月姐,齐岳呢?我记得我昏迷前是和他在一起的,他怎么样了?”

    听了明明的问话,海如月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也由原本的柔和变得黯淡了许多,勉强一笑。道:“他没什么事,因为能量消耗过大,正处于休息之中,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了,你先别管他了,自己好好休息吧。等你完全好起来,我再带你去见他。”

    明明稍微楞了一下,看着海如耳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惊慌的光芒。

    “不对,如月姐,你在骗我对不对,齐岳一定是出事了,我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你带我去着他。”

    海如月看着明明激动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劝慰道:“明明乖。听如月姐的,你先好好休息。要不伤势恶化可就麻烦了。这次你勇敢地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向齐岳攻击的利器,真是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楷模,小乙他们都对你崇拜的不得了呢。”

    明明看着海如月有些闪烁的目光脸色大变,“如月姐,你别转移话题,快告诉我,齐岳他到底怎么样了。他一定是出事了对不对,那天他救了我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而且身上还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黑银两色纹路,求求你,别隐瞒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真的已经好了,你就告诉我吧。”

    海如月眼中流露出挣扎的神色,轻叹一声,道:“你们俩真的都好傻,我现在不告诉你你早晚也会知道的,你从昏迷到刚才醒过来,一共昏迷了三天两夜,而当我们在齐岳以前住的地方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两个都处于昏迷状态,你已经醒了,但齐岳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而且身体情况不是太好。这次鬼见愁的行动对他的伤害确实非常大。”

    明明一把拉住海如月的手,原本带着一丝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眼中流露出急切的光芒,“如月姐,他,他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我仔细用自己的龙力感受过他的气息,生命危险是没有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那天,在我们找到你们的时候,你因为本属相异化而全身赤裸着。而齐岳的上身也处于赤裸之中。你之所以能恢复的这么快,恐怕和齐岳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找到你们时,齐岳的右小臂上纵横交错着数十道伤口,似乎是被利器划开的,而他的嘴角和你的嘴上都残留着同样的血迹,那是齐岳的血迹,如果我猜得不错,齐岳应该是怕你失血过多,嘴对嘴的把自己的鲜血渡给你喝下,麒麟血脉本就有着极强的恢复能力,正是因为如此,在受了那么严重创伤的情况下,你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而齐岳自己之所以还没有醒转,最大问题就是大量的失血导致的,而且,他的云力也大量透支,再加上身体所受到的创伤,三难合一,因此情况才不太好。”

    听了海如月的话,明明的目光凝固了,她握住海如月的手明显变得冰冷起来,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着,“齐岳,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回想起自己在昏迷前发生的种种,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明明猛的扑入海如月怀中放声痛哭。

    海如月轻轻抚摩着明明柔顺的短发,柔声道:“放心吧,齐岳那家伙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换做别人早就完蛋了,但他身体里蕴涵的生命力却依旧极为旺盛,据我和徐东用云力探察来看,他之所以昏迷不醒,主要是因为身体的自我保护,失去的鲜血和所受到的创伤都需要时间来恢复。”

    明明猛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海如君,“如月姐,带我去看他,我好想现在就见到他。”

    海如月秀眉微皱,道:“你的身体……”

    明明坐直身体,急道:“我没事,如月姐,我已经完全没事了,求求你,带我去吧。”

    海如月轻叹一声,眼中的光芒突然变得复杂了许多,“那好吧。”

    一边说着,她扶着姬明明从床上下来,明明的身体确实恢复了许多,她失去的鲜血虽然不少,但从齐岳那里得到的也同样很多,经过这三天两夜的休息,身体机能大部分巳经恢复了。此时除了头还有点晕以外,并没有什么其它不适的感觉。

    齐岳被海如月安排在了别墅三层的房间内,一进入房间,明明就有些楞住了,因为她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是海如月自己住的。房间里侧,有着一张宽阔的圆床,而齐岳就躺在床的中央,他的脸色显得很苍白也很安静,昏迷中的他,没有了以前的飞扬,也没有了那坏坏的微笑,沉静的面庞看上去非常和谐,就像一个孩子似的。

    明明看了海如月一眼,海如月也正在看着她,低声道:“我怕他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就让他住在我这里,以便于随时看护。”一边说着,她指了指床边的一张贵妃椅。

    明明一步步走到床前,在床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看着床上的齐岳,眼中的目光变得异常温柔。

    海如月心中暗叹,轻声道:“你陪陪他吧,不过时间不要太长,我先出去了。”

    随着海如月的离开,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明明从坐在床上开始,她的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齐岳的面庞。小心的撩起被子,露出了齐岳的右臂。

    那是强绝天下的麒麟臂,可破苍穹的麒麟臂,但是,就在那结实的前小臂处,遗留着一道道淡淡的红痕,痕迹有深有浅,可见在这些痕迹割出时,齐岳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密布的数十道红痕,几乎布满了齐岳右前臂的每一寸肌肤。

    滚烫的泪水一滴滴落在那密布红痕的小臂上,明明俯下身,轻轻的将自己那白皙而柔嫩的面庞贴上了那班驳的痕迹,她知道,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自己将一生无法忘记。但是,齐岳啊,我真的能偿还你这份情么?想到不久后将到来的那一天,明明的泪不禁流淌的更多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半个月后,齐岳却依旧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不过,众生肖守护神战士却并没有担心,虽然齐岳还没有清醒过来,但他的身体机能却以惊人的高速不断恢复着,墨麒麟的恢复能力在经过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特训的激发后已经充分的体现出来。

    自从这次交流会结束以后,变化最大的恐怕就要属燕小乙了,原本跳脱的个性收敛了许多,在海如月等人的指点下,修炼变得比以前刻苦许多。田鼠、管平、莫迪都回到了以前自己的生活,徐东也继续在清北大学当他的老师。照顾齐岳就留给了明明和海如月。

    盘膝坐在床边,体内的云力不断地运转着。明明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耀眼的五彩光芒,体内的云力不断涌动,每一次率动都会带给她一翻全新的感觉,生肖鸡战士的各种能力不断在脑海中闪过,气息虽然内敛,却依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云力的大幅度增强。

    自从清醒过来以后,没用多久,明明的身体就完全快复过来了,就连胸前留下的痕迹也在不断的消失着,并且。麒麟血脉赋予她不仅是身体的恢复能力。同时还有许多其它的好处,云力的修炼大幅度的增强,明明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每一天都在改变着,而且改变的速度非常之快,体内有一股灼热的能量不断向自己四肢百骸散去。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身体和云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原本自己不断努力却无法突破的第四云境界就已经平静的达到了。

    云力收敛,一个简单的云周已经完成了,明明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周围的五彩光芒缓缓收敛入体内,每一个毛孔都变得异常舒适。

    睁开双眼。齐岳依旧平静地躺在那里,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许多,气息也粗壮了不少。但是,他却依旧没有醒过来。

    小心的帮他拉了拉被子,明明轻声道:“快点醒过来吧,大家都在期盼着你清醒呢。你知道么?那天在鬼见愁,正是因为你最后的威慑。

    另外三大家族也都向我们生肖守护神臣服了。我们终于又成为了东方守护者的领导者,扎格鲁大师知道这件事后不知有多么开心呢。如果不是因为他那边要举行一个典礼,就亲自过来看你了。快点醒来吧,我也一直在等待着,只要你能醒过来,我,我……“说到这里,明明的俏脸不禁微微一红,但神色却黯然了许多。

    敲门声轻响几下。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明唯一的哥哥姬德。齐岳回来以后姬德就知道了,齐岳在塔克拉玛干发生的一切也都传回了京城姬上将那里。得知在齐岳身上发生的一切后,姬德对自己这位师傅更加佩服了。毕竟,在姬德认识的人中,齐岳是第一个通过那里全部三阶段测试的人,而这一次,他之所以陷入深度昏迷,更是因为要救下自己唯一的妹妹。

    “哥,你来了。”

    姬德走到明明身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看着齐岳道:“师傅他怎么样,有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明明摇了摇头,道:“如月姐说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醒过来。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姬德叹息一声,道:“明明,有空的时候回家看看父亲吧。我知道师傅这次做的一切肯定会让你很感动,但是,你应该明白,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有婚约在身,要是……”

    明明打断了姬德的话,目光有些冰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哥,你不用多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没有忘记在我身上的责任。我和齐岳的事我自会处理的。不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么。”

    姬德苦笑道:“傻妹妹,我只是不希望你陷入的太深,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明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也落在齐岳的面庞上,就像妻子一样又一次温柔的替他拉了拉被子,“哥,等齐岳醒过来以后,你不要在他面前提这件事。其实,你多虑了,齐岳是麒麟,麒麟生性风流,他不可能将所有情感都放在我一个人身上的,难道你看不出么,如月姐其实对齐岳也有情,她虽然在尽力隐藏着,但我同样是女人,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会处理自己的事,我只是希望在自己离开祖国之前,留下一段永久而美好的记忆而已。”

    姬德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好吧,爸爸那里我会替你隐瞒的,但你要记住。分寸一定要把握好。我走了,如果师傅醒过来,你要通知我。”

    明明将姬德送出房间,缓缓将门关上,她原本坚强的目光顿时变得黯淡了许多,心中暗道,明明啊明明,为什么,为什么在当初你要答应那样的婚事呢?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忘记齐岳而远嫁西方么?希腊。固然是一个有着美丽传说的地方。爱琴诲也是你最想看到的美景,但是,这一切又怎么比的上面前这个痞子呢?

    “嗯……”一声轻哼从床上传来,将明明从思绪中惊醒,身形一闪,她已经来到床边。

    齐岳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似的,脸上的肌肉牵动一下,挣扎着缓缓开启着自己的眼眸。

    “齐岳,你醒了。”明明赶忙握紧他的大手。

    睁开双眼,齐岳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空洞,当他看到明明的俏脸时,目光才多了几分神采,“啊!明明。你没事了么?”

    泪水,不受控制地从明明眼中流淌而出,半个月地等待啊,他终于醒过来了。

    “我没事,我早就没事了,齐岳,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血给我那么多呢?”

    齐岳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的气息依旧显得有些微弱,“只要你没事就好,人本身就有造血功能嘛,换点新鲜的对身体不是更好么。”

    明明没好气的捏了他手一下,道:“讨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齐岳微笑道:“我才不管什么时候,我只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候,明明。你看我是不是很可怜?”

    明明一楞,看着脸色已经多了几分红润的齐岳,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齐岳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道:“要是你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可以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明明俏脸一红,没好气的在他头上戳了一指,“你啊!才醒过来就想犯坏,就冲这一点,我看你就不可怜。”

    齐岳脸上的血色突然增强了几分,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明明,其实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因为过度使用能量,我的心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这次醒过来,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我,我只……是想在……自己死……之前,听到……你答应……我……。”

    明明吓了一跳,惊呼一声,“齐岳,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眼看着齐岳脸上的血色正在一分分消失,明明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她并没有看到齐岳眼底深处那一丝狡猾的光芒。

    “明……明,答应……我好……么?哪怕……是你……可怜我……,让我……满足的……去吧……。”

    “齐岳,我答应,我答应你,不是因为可怜,齐岳,你不要死啊!

    只要你还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明明完全慌了,眼看着齐岳的脸色正在逐渐变得灰白,她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语无伦次地说着,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不断刺激着她的心。

    齐岳心中暗叹一声,其实,在先前姬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过来了,也听到了姬德与明明之间的谈话,他很清楚,作为姬上将的女儿,明明心中对国家有着很强的责任感,如果自己今后勉强要求她留下来,恐怕很难成功。只有现在就留下伏笔,再经过自己的努力,才有可能让明明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他并不是怕了什么西方守护者,他最怕的是明明因为国家的利益偷偷的离开自己,因此,他强忍着心中的怜惜之意决定将计划进行下去。

    “明明,你真的答应我么?”齐岳艰难的说着。

    明明泣不成声的道:“齐岳,你个混蛋,你不许死,听到没有,不许死,只要你不死,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要死,不要死。”明明用力的摇着头,泪水不断的洒落在齐岳身上。

    看到她如此伤心的样子,齐岳不禁心中一痛,也就在这一瞬间,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已经想到了一个解决眼前问题最好的办法,装出深吸口气的样子,“明明,你真的不想我死么?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

    “快说,你快说啊!不论什么办法我,只要能救你我都愿意,是不是要重新输血给你,我现在就输。”一边说着,她已经立起自己的左手,如同刀锋一般的五彩光芒瞬间闪亮。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道:“不,不是输血,输血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我的身体在麒麟血脉的作用下已经没有问题,只是心脏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现在想让我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需要另一个拥有麒麟血脉的人和我心意相通,用他的心脏和我相连,凭借他的心跳来带动我自身的心跳,只有这样,我才能勉强活下来。”

    “另一个拥有麒麟血脉的人?可是,你不是唯一的麒麟么?”明明在焦急中大脑已经不太清醒了。

    齐岳的气息从表面看已经越来越微弱了,“不,明明,你忘记了么?你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的鲜血,如果,如果……”

    一听这话,明明顿时清醒过来,急道:“我可以么?那你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啊!”

    齐岳勉强克制着自己心中澎湃的感情,“明明,你听我说,如果使用了这种方法,对你将会有很大的限制,因为心意相通是有一定距离的,你绝不能离开我超过五十公里,否则我们的心脏一旦失去联络,那么,我的心跳就会立刻停止。而且,在心意相通之后,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要重新沟通一次彼此心脉的联系才行。”

    “别说了,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只要能救活你,这些算什么。”明明的俏脸因为焦急已经变得苍白了,泪水依旧在不断的流淌着。

    齐岳道:“那好,吻我吧。用你的心来感受我的。”

    明明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忘记了羞涩,低下头,没有任何犹豫的送上了自己那柔软而冰凉的唇辩。

    四唇相接,齐岳和明明的身体同时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这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但却是第一次两人完全清醒下的吻,齐岳的心完全被这突然出现的美妙引动了,明明的唇上带着几分泪水的咸,齐岳伸出自己的手臂,小心的搂住她的娇躯。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