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六章 金枪不倒

    齐岳的身体确实没有完全恢复呢,不过,那也只是云力尚未恢复而已,早在几天前,他的神志就已经逐渐清醒了,只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已。经过这半个月自身的调养,身体所受到的创伤已经恢复过来。此时搂着如此动人的娇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作为一个正常的处男,他的心跳顿时剧烈起来。

    明明心中并没有欲望,她现在想只是要救齐岳,被那滚烫的身体紧紧铁住,明明顿时感觉到自己全身也一阵火热,齐岳的心跳通过两人紧贴的胸口处她可以清晰感觉到,在她认为,这正是进行救治的过程。

    吮吸着明明的唇辨,齐岳的手可没有闲着,左手搂着明明纤细的腰肢,右手则拉起明明的右手放在自己左胸处,脑海中意念一动,悄然向明明的精神探去。

    达到了三云境界的齐岳,虽然实力尚未恢复,但精神力以前相比也早救大幅度增强了,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明明精神力中每一丝细微的波动。

    明明冰凉的小手触及自己坚实的胸肌,齐岳顿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激。下意识的,他刚刚带领明明的右手悄然攀登上了明明左胸。

    明明的胸,远不如海如月那么火爆,但却充满了弹性,刚好一手可以掌握,那温润而浑圆的胸型,虽然隔着衣服,却依旧令齐岳血脉愤涨。

    明明的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接近,自然也是第一次被男人碰触自己的禁区,在齐岳充满热度的大手下,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鸽子。不断的颤抖着。

    换做平时,或者明明早已经逃开了,但在她的意念中现在是为了拯救齐岳,因此,在这强烈的刺激中,她也只能忍耐着,可心中却已经悄悄的燃起了一团火焰。

    齐岳的心在挣扎,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想做,那么。很有机会可以得到明明的身体。如果是那样的话,明明失去了完壁之身,自然无法嫁到希腊去。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得到明明,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了。不,不能这么做。虽然自己非常渴望能够得到她,但是,也决不能用这种方法,只有在明明完全愿意的情况下自己才能得到她。

    想到这里,齐岳强忍着内心的冲动,深吸口气,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和云力,沟通着自己与明明之间的联系。

    或许真的是因为麒麟血脉存在的原因。两人的气息沟通竟然十分顺利,在齐岳云力的作用下,明明自身的云力跟随着齐岳遂渐波动着,齐岳的四种云力一一进入她的身体,围绕着她的经脉进行一个云周的运转再回到自己的身体。

    这样做,齐岳微弱的云力固然可以在明明的的云力下得到滋润,而明明的云力也同样在齐岳那四种属性完全不同的云力刺激下变得比以前更加凝聚。

    一个云周结束后。首先变化的是两人的呼吸,齐岳呼气时明明吸气,明明呼气时齐岳吸气,吞吐之间,两人的身体遂渐形成了一个更大的云周,而他们的云力也彼此进入对方的身体,形成一个美妙的循环。

    这是无意种摸索出来的修炼方法,在两人同源的云力不断运转中,齐岳和明明原本紧张而激动的心遂渐平稳下来。就连齐岳克制着的欲望也不再四肆虐。一股平和而浩然的气息无形中运转,他们遂渐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在这个境界中,随着神志的遂渐模糊,竟然像平时修炼那样进入了入定状态。

    互相抚摩着对方的胸部,四唇相接,这样的修炼方法恐怕也算的上时旷古绝今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明明缓缓从迷梦中清醒过来,她和齐岳依旧四唇相接,胸前那温热的大手也依旧存在着,体内云力此时已经化为一股谈谈的清气,正在不断的运转着,云力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提升,但感觉上和以前相比似乎已经有了些变化,具体的变化体现现在明明也说不清,这只是一种感觉,两人四唇相接,自然无法用嘴来呼吸,鼻子的呼吸因为距离很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依旧似一人呼一人吸,而心跳也极有节奏的彼此应和着。右手按在齐岳的左胸上,明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齐岳的心跳和自己的竟然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偏差。

    心中一喜,明明暗想,看来已经成功了,不过,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啊!太羞人了。还好他没事了。啊!他说什么来着,今后自己就不能离开他五十公里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以后

    明明刚想到这里,齐岳因为明明气机牵引也醒了过来。微微一动,四唇轻轻的分开,或许是因为吻的时间太长了,两人的唇辨有些粘连,这一分开不禁各自觉得唇间传来一丝轻微的痛楚。

    “齐岳,你好些了么?”明明轻声问道,问出这句话时,她已经低下了羞红的面庞。

    齐岳依旧搂着明明,按在她胸前丰盈的大手不禁抓了抓,那从满弹性的感觉实在太爽了,被他这一抓,明明不禁呻吟出声,但她又不敢贸然拉开齐岳的手,羞涩中纵体入怀,右手依旧按在齐岳的胸前,左手却下意识的勾上了他的脖子。

    “明明,我已经没事了,你感觉到了么?我们的心跳已经完全一致来了,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从现在开始可以说时共用一颗心脏,你可要对我负责啊!嘿嘿”

    “讨厌。”明明在他的肩膀轻吹捶一下,她的心现在很乱,但此时在齐岳那温暖而充满安全感的怀中。她实在不想去多想什么,只是希望能够永远这样待在他的怀中。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情。

    “齐岳,你喜欢我么?”明明呢喃着道。

    “不,我不喜欢你。”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你说什么?”明明抬起头,原本搂住齐岳脖子上的手已经转到了他的耳朵上,一把揪住,恶狠狠的抬头看向他,但是,她看到的却是齐岳温柔的目光。

    “傻丫头,我爱你啊!这怎么能用喜欢二字来代替呢?”虽然没什么实际经验,但齐岳泡妞的理论知识却丰富无比。明明这么纯洁的小姑娘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明明红着脸松开了手。想再捶打这讨厌的痞子两下,但一想到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就说什么也下不去手了,“齐岳,你真的爱我么?可是,为什么你看哪个女孩子的目关都是那么色色的?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这个”齐岳楞了一下。明明的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明明的,至于看漂亮女孩子,这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个习惯。当然,也是太多数男人的习惯。

    明明温柔的摇了摇头,道:“行了,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扎格鲁大师曾经说过,每代麒麟都是风流二字的代名词。这是麒麟血脉赋予你们能力同时也赋予你们的负面影响。我只是希望你心里有我就够了。不过,你以后要是有了别的女人可不能欺负我,听到没?”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明明,楞楞的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以后我可以奉旨泡妞了?明明,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色”

    明明普噗嗤一笑,道:“行了,你不是常说男人不解释么?解释就是掩饰。一切顺其自然吧,我不会逼迫你做什么事的,同样的,我也希望你不要逼我什么,好吗?”

    齐岳心中一紧,但很快他就笑了。“好。当然好。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你记住我已经事你的人了。你摇对我负责,为了我们共同的心脏持续跳动,你可不能离开我五十公里哦。”他可以完全肯定的一点,就是明明绝对舍不得自己死,虽然感觉上有些卑鄙,但为了自己的未来考虑,齐岳却不得不好好的利用这一点。

    明明瞪了他一眼,道:“你真是个无赖。”

    齐岳的眼中突然多了些什么。“明明,其实我很清楚,不论从容貌上还是身份上,我都配不上你。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流氓,是个痞子,当你横再我身前,替我当下了那一刺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赖定你了。不是赖一天,也不是赖一年而是赖一辈子,一生一世。”

    齐岳的话说的很坚定,他的手从明明的胸先移开,环上了她那动人的腰身,紧紧搂住,令她的娇躯与自己完全贴合,低下头,就在距离不到十厘米的位置,凝视的明明的双眸。

    明明有些回避的低下头,喃喃的道:“就是因为我替你挡了那一刺,你才……”

    “不,你当然知道不是那样的。你替我挡下那一刺,只是让我明白了,你心中有我。既然如此,我如果还不行动,那我不就是个傻瓜了。明明,我会用自己的一生来守护你,直到永远永远。答应我好吗?做我的女人。”

    “齐岳。”明明抬起头,晶莹的泪光在眼中闪说烁着,双手环绕上齐岳的脖子,主动献上自己那柔软的双唇,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唇辨是火热的。

    高挑的身影从门外环缓缓退去,她通过门缝早已经看到了房间中的一切,她没有进去,只是默默的退出,眼神中多了几分落寞。

    十天后,龙域别院了一位客人。

    “大师”以齐岳和海如月为首,赶来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恭敬的向面前的年轻人见礼,他们的恭敬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分的做作,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继承了十世佛力的天引扎格鲁。

    扎格鲁今天穿了一身运动服,头上带着个运动帽,看上去就像个阳光青年,只是眼中那一抹温和,依旧是他原本的样子。

    “突然来打扰大家,实在是不好意思,前些天我就想来了,但有事脱不开身,知道今天来能赶来。齐岳,你没事了吧。”

    齐岳嘿嘿一笑,走到扎格鲁面前,满面春风的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有事的么?大师,你这次来不会只是为了看看我死没死吧。”

    扎格鲁微笑道:“你啊,还是老样子,我听如月烁你已经达到了麒麟三云,说起来,连我都无法相信呢?”一边说着,他探出右手,用拇指.中指.食指捏住了齐岳右手的腕脉。

    齐岳灭有躲闪,口中却戏谑的道:“大师,我可不喜欢男人摸我。”

    扎格鲁没有开口,只是闭上眼睛默默的感受着什么,一层谈谈的佛气飘然而起,另周围的众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产生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半响,扎格鲁睁开双眼,轻叹一声,道:“齐岳,你没有令我失望,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你的所作所为实在令我大为惊叹,麒麟果然是麒麟啊!本来我还担心以你的性格很难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融合为一个整体,但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从你先后找到几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到天香山鬼见愁力挫四大家族,我想,你已经得到了伙伴们的信任,不是么?”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已。大师,你不会想一直在外面站着吧。”

    海如月恭敬的道:“大师,请跟我们道里面休息吧。”

    扎格鲁点了点头,就那么拉着齐岳的手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别墅。

    众人在大厅中分宾座,扎格鲁被让到了主位处,徐东道:“大师,你这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摇吩咐我们?”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个天引,其实,当齐岳出现以后,我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只有你们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时,才会需要我的帮助。这次来,我一是想看看你们,另外,我还有些事要和齐岳交代一下。”天引和麒麟是相辅相生的,随着齐岳实力的增加,他与扎格鲁再次见面,亲切感变得更强了。

    海如月道:“大师,那要不要我们先回避一下?”

    扎格鲁微笑摇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们都是伙伴,今后要一同面对不知多少困难。伙伴之间,首先要建立的就是信任。佛曰,五蕴皆空,你们首先要放下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那时,一切就将变得通透。齐岳。”

    “在,大师,您说吧。”齐岳一听扎格鲁是来找他的,脸上嬉笑的神色顿时收敛了许多。

    扎格鲁微笑道:“我这次来摘你是有三件事,第一件,是希望你抓紧一些,尽快找到最后五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只有十二生肖守护神齐聚,你们才能拥有面对一切的基础。”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会的。大师,不过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找的到啊!坦白说,找到田鼠,小已,莫迪,管平他们,事实都是预期好而已。”

    扎格鲁道:“不,那并不是运气那么简单。你是天降祥瑞,当你出现后,自然就会吸引其余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出现,你要做的,就是更多的提升自己的主义力,来寻匿他们的存在。”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那另外两件是什么事/”

    扎格鲁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有几分怪异,第二件事主要是关于你自己的。你天生洒脱不激,随着实力的提升,你自身散发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强,这就难免会吸引女孩子的注意。麒麟天生风流,但是,有件事我必须要警靠你。在你拥有四位红颜知己前。一定要保持童身。”

    一旁的燕小已刚刚喝了一口水。听到扎格鲁的话不禁噗的一声竟水喷了出来,沾湿了地面,他大声的咳嗽着,目光极其怪异地看者齐岳。

    淫虎徐东则张大了嘴,:老大,你不是吧?你,你居然还是处男?我还以为只有田鼠才是呢。我还以为你很淫荡,原来你这么纯情啊!”

    徐东旁边的管平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道:“其实,其实我也还是处男。”

    莫迪轻啐一声别过头去,田鼠低声道:“我,我最怕讨论这种淫荡话题了。”

    明明俏脸大红,偷偷的看看齐岳,二海如月的目光中则流露出一死愕然和几分不解。

    齐岳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怎么也没想到扎格鲁说出的第二件事竟然会是这个。脸少见的红了起来,“大师,这个,这个是什么意思?”

    扎格鲁正色道;“齐岳,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你达到了三云境界,麒麟血脉已经被完全引动。在这情况下,你的身体已经与普通人类有很大区别了,一旦发生男女关系,必然会给女方带来极大的负荷,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有四个女人肯定应付不了。”

    齐岳脸色连变,有先前的郁闷变成愕然,再由愕然变的大喜,突然,大哈哈大笑起来,“难道,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金枪不倒?”

    扎格鲁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勉强道:“你要愿意这么理解也没什么不可以,不过,那并不仅仅是你的机能问题,同时,因为你身上所用有的麒麟气息,很容易令女性产生高潮,甚至是高潮错乱,同时,因为麒麟天性风流,一旦成事就不可能停下来,如果没有多几个女人的话,很容易出现危险。所以我才会提醒你,不要害了自己心爱的人。”

    齐岳长叹一声,眼中笑盈然,“真是人品好,一切都好啊!”

    在长的除了田鼠和扎格鲁以外,听了他这句话,几乎无一例外的玩下腰呕吐状。

    齐岳嘿嘿一笑,刚好开口,却听一旁的燕小已道:“老大。你不会真的还是个处难吧。上次那个公共汽车难道你都没声过?”

    听了他的话齐岳吓了一跳,他自然明白燕小已说的就是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当初他和燕小已那场板砖破武术的认识方式也是来自于那个女人,但此时明明在场,猛的听小已提到她,齐岳不禁脸色微变,恶狠狠的道:“你不吭声没人把你当哑巴。”

    燕小已顿时明白归来,赶忙道:“老大,我,我什么都没说过。”自从那天见识了齐岳强悍的实力后,他这声老大叫起来格外真切。

    明明好奇的道:“什么叫公共汽车?”

    齐岳干咳两声,赶忙向扎格鲁道:“大师,你赶快说第三件事吧。如果要是对我刺激很大的,你先提示一下,省得造吓到我。”

    这格鲁微微小笑,道:“第三件事其实也没什么,我已经到了入世修行的年纪,历代高僧传下法典,我们修心之人也需要到红尘中走一遭,感受红尘中的一切,入世修炼是必须的课程,只有入世后再出世,才能更加明白佛法的真谛。所以,我想留在京城一年,和你们在一起生活,由你们带我见识见识茫茫大千世界,见识见识真正的红尘。”

    听可扎格鲁的话,全场愕然,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面面相怯,他们谁也没想到最后一件事竟然是这样的。

    徐东试探着问道:“大师,你真的要见识红尘,难道你不怕被红尘污染?”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能说明我修佛不深,在滚滚红尘中,才能真正找到我心中佛法的破绽。佛在心中坐,希望你们能够帮我。”

    徐东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大师,我想我可以帮你的。”

    扎格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那就多谢你了。虎。”

    齐岳给自己点燃一支烟。道:“大师,你这个红尘走一遭,是不是要让我们尽量带你多到红尘中打打滚呢?”一边说着,他眼中已经流露出邪恶的光芒。

    燕小已立刻就明白了齐岳的意思,帮腔到:“我想扎格鲁大师一定是这么打算的,毕竟,只有在最”红”的红尘中才能更加体会到世俗的无奈,大师,是不是这样?“

    这格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基本上是这个意思吧。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计划是在这边留上翌年左右,我想,翌年的额时间,也足够我体验红尘中的一切了,二京城这个地方就是整个炎黄共和国政治文化中心,应该足够我体验一切了。“

    齐岳,徐东,燕小已,三个淫荡的男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流露出邪恶的笑容。

    海如月将扎格鲁安顿在别墅中,别墅很大,客房多的是,扎格鲁既然来了,她自然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包括齐岳身上的变化,以及东方守护者四大家族臣服的过程,听了海如月的话,扎格鲁顿时对齐岳大加赞扬,尤其是对大以血救明明的举动表示出极大的赞赏。

    安顿好扎格鲁,海如月刚刚从房间中走出来,迎面就碰上了齐岳。她仿佛没有看到齐岳的存在似的,平静的向下走去。

    “如月。”齐岳叫了她一声。

    海如月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叫你啊!如月。你这些天是不是故意在躲着我,自从我醒过来以后,我们加起来说了都不到十句话,我可没招惹你吧。”齐岳扰了扰头。他确实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自从他清醒过来,海如月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没有了以前的冰冷,但却始终对他爱搭不理的,似乎他就是个陌生人一样。

    海如月淡然道:“你现在这么本事了,还用我理么?哪天你不是很勇猛/以你一人的本事就扫平了四大家族的自信,你应该成为我们生肖守护神的首脑才对。

    齐岳恍然道:“原来你是在为这个生气啊!我可没有隐瞒什么,你们不问,难道我自己说出来显摆不成?原何况我那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大多数到是因为提升到第三云之后,实力产生了飞跃,才会有那样的效果。你也知道,每提升一云,实力都会有很大程度的进步,再加上一个麒麟本相异化,所以才能表现好点。我只是个痞子,怎么能领导生肖守护神战士呢?这些都要靠你啊!如月,别生气了好不好?大不了以后我有什么事都先告诉你,连每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告诉你,这总行了吧。”

    海如月没好气的回头,“好希罕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好啦,如月小姐你就别生气了。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一家人,我的实力增强本身也是好事。”

    海如月道:“好和我打马虎眼,那天战斗中你体现出来的不仅是实力,同时还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你这些经验是哪里来的?你什么底细我还不清楚。”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难道你以为我去塔克拉玛干这一个月的时间是吃干饭的?有机会你到那里去走一趟,就会明白我这些战斗尽管是怎么来的了。”

    海如月哼了一声,道:“反正你给我小心点,以后再让我发现你隐瞒什么,哼哼。”

    齐岳有些不满的道:“你怎么跟我妈私的,我从小就没爸养,没妈管,现在到多你这个……”看到海如月变了脸色,他赶忙将后半句吞了回去。

    “齐岳,明明似乎还不知道公共汽车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以前可详细的调查过你,要不要我告诉明明你和小已以前那个公共汽车的故事?”

    一听这话,齐岳的脸色顿时跨了下来,“停,我,我错了好不行?如月姐,你放过我吧,我和我家明明才刚开始啊!”

    “你家明明,哼,你一定是把左边的脸割下来贴到右边了。”

    “什么意思?”

    “一边二皮脸,一边不要脸。”

    “……”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