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七章 腰好、肾好

    夜幕降临,明明和海如月一起站在别墅的阳台上看着XXX地。

    此时,四道身影正悄悄的从别墅内走出,顺着别院绿地的边缘悄悄的向外走去。

    海如月看向明明,道:“你就这么放纵他么?他们着几个家伙出去肯定干不了什么好事。”

    明明微微一笑,道:“男人,就应该有自己的空间。更何况他是麒麟,更何况红尘历练本就是大师自己要求的。我从未想过要限制齐岳什么,大师不是说了,在没有四位红颜知己前,他必须要保持童身的,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海如月也笑了,轻轻的搂住明明肩膀,”傻丫头,你可不要小看他们这些家伙的淫荡程度。不就是四个女人么?如果他们愿意,给齐岳找上四个女人,来个五P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明明脸色微变,愕然道:“不会吧,如月姐,你可不要吓我。”

    海如月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开玩笑的,齐岳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普通人又怎么能入的了眼呢?要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痞子了,至少是个有点品位的痞子。”

    明明也笑了,“就是啊!就算齐岳要看上别的女人,至少也要像如月姐这样的才行嘛。嘻嘻,如月姐,你的胸好大哦,让我摸一下。”

    “小色女,讨打么?”如月笑骂着拍掉明明的抓奶龙爪手。

    “不让我摸,难道你想让他摸不成?啊,如月姐,我错了,别哈我痒……”

    齐岳徐东燕小乙带着扎格鲁一行四人悄悄的出了龙域别院,徐东早已将自己的车停在别院门口。

    四人分别上车,燕小乙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跟我们出去腐败,就不怕明明生气么?”

    齐岳道:“我家明明才不会管我呢,明明说了,只要我心中有她,就行了。而且,我出去又不是要干什么,我是陪大师见识见识红尘而已嘛。”

    燕小乙有些嫉妒的道:“靠,那你这不是奉旨泡妞了。我怎么没这么好运气,找个极品女朋友还不受限制,老大,你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齐岳嘿嘿一笑,道:“谁让咱人品好呢?”

    燕小乙向齐岳比了比中指,“老大,坦白说,你这次还真强啊!换我是明明,恐怕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快坦白,你用自己的血救明明,是不是早有预谋的?”

    齐岳哼了一声,道:“预谋你个头,那种时候我哪还顾的上别的。我可不是你,你不能用亲手的思想来衡量我这个正经人。”

    “靠,你是正经人?不过,我还真没想到老大你居然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哎,没有品尝过女人味道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男人啊!”

    “皮痒了是不是?看来我应该给你来一次特训了,让你再体会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滋味。”

    “日你,老大,你就会用这种手段欺负我这只小绵羊。大师,你可要帮我啊!”燕小乙求助的看向扎格鲁。

    扎格鲁无奈的看着他,道:“小乙,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是,我连你们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又怎么帮的上你呢?想不被威胁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的实力提升起来,齐岳自然就没办法欺负你了。”

    燕小乙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我和老大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徐东一边启动汽车向城内开去,一边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初我刚认识老大的时候,他不一样是连一云都没有么?现在怎么样?经过他自己的努力。实力上已经追上甚至超越我了。只要肯努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燕小乙心中一动,想了想道:“这到也是,我最近已经开始努力了。回头你们一定要多指导我才行。哦,对了,淫虎,今天我们要去什么地方腐败。我对京城比较熟,要不要我带你们去个极品妹妹多的好地方?”

    徐东微微一笑,他那软绵绵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是那么柔和,“不用了,就算你对京城比我熟,但也未必有我会玩,我带你们去的,自然是好地方。”

    齐岳笑道:“就是,人家可是淫虎,你是阳痿,怎么和人家比。”

    “老大,我靠你,再说我是阳痿,我,我就翻脸了。”燕小乙脸色很难看,心中哀叹着,为什么我就是羊呢?这也太倒霉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好,你不是阳痿,要不,我们去吃涮羊肉好了。”

    这一次,轮到燕小乙笑了,“这个我到无所谓,大不了就是自己吃自己,不过嘛,大师可是出家人,虽然是来入世历练的,但这荤戒还是不会破的。”

    “阿弥陀佛,小乙说的对,只有那些偏门修佛者才会崇尚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的理论。这荤腥是万万沾染不得的。”

    齐岳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嘛。徐大哥,我们到底要去那里。”

    徐东嘿嘿一笑,道:“小乙,你也是个经常出来玩的主儿,你说说,对我们男人来说,什么才是最刺激的玩法么?”

    燕小乙想都不想就回答说:“当然是4P了,一男三女,三飞多爽啊!三个妹妹一起来,一个开码头,一个推屁股,还有一个让你摸着,那感觉,简直是太爽了。要是女人再多,就很难应付了。所以,我认为三飞是最好的。”

    徐东微笑道:“老大,那你说呢?什么最刺激。”

    齐岳道:“小乙说的这个太常规了,我认为,最刺激的是和同性恋妹妹发生关系,你想想,要是能在床上看着他们在自己身下痛苦的娇啼婉转,感受它们那痛并快乐着的感觉,绝对是对感官最大的刺激。”

    “靠,老大你真邪恶。”燕小乙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眼中却已经冒出了兴奋的火花。

    徐东叹息一声,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老大,我真怀疑,你真的还是个处男么?只有真正体会过的人才能达到这样的至高境界啊!”

    齐岳脑中闪过沈云和许晴,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它们是那火暴的场面,心中不禁一热,欲望缓缓抬起头来,“没吃过猪肉,我总见过猪跑吧。徐大哥,你也这么认为的?”

    徐东笑道:“当然了,既然大师要到红尘中历练,那我们自然要去最刺激的地方。因此,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就是蝴蝶吧。”

    扎格鲁有些好奇的道:“什么叫蝴蝶吧?”

    徐东道:“蝴蝶吧是一种酒吧的统称,其实就是同性恋酒吧。京城最有名的地方就是后海的酒吧一条街,我们直接去那里找个同性恋酒吧坐坐,我想,那感觉一定会非常刺激的。”

    燕小乙兴奋的道:“那一定要找个迪吧类的蝴蝶吧,这样我们说不定真有机会钓上几个极品妹妹。”

    齐岳嘿嘿笑道:“燕小乙,你长的这么英俊,我看啊,你钓上帅哥的几率应该会大些。”

    “老大,不要刺激我好不好?我对男人没兴趣。”一边说着,他还可以挪动了一下身体,距离啊旁边的齐岳远了一些。

    徐东的车开的很快,但同时也非常平稳。时间不长,他们已经通过了机场高速来到了位于京城东边的后海酒吧街。这里之所以叫后海,是因为毗邻京城内一片小湖。用海来形容,或许是因为京城内这样的水景实在太少的原因吧。

    停好车,徐东驾轻就熟的到着四人朝酒吧街内走去。酒吧街从外表看并不十分繁华,每一间酒吧的外表装潢看上去只有典雅,却很少有豪华的感觉,酒吧内的灯光大部分也很暗。一边走着,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年轻的男女谈笑风声,甚至还有些外国人在这里喝酒聊天。因为是冬天,大部分人此时都在酒吧内,从外面是看不到的。

    齐岳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道:“徐哥,到底去哪家?”

    徐东微微一笑,道:“别急,就要到了。不过,有件事我要先和你们说清楚才行。进蝴蝶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那里只接待同性恋客人,想要进去,就必须要先证明自己是同性恋才行。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别说以前因为经济拮据从未到过这种高档酒吧的齐岳,就连京城留连声色场所的燕小乙也不禁一愣,“淫虎,那我们要怎么证明?我们可是假同性恋啊!”

    徐东坏坏的一笑,用他那软绵绵的声音低声道:“这个简单啊!我们正好是四个人,两两配对,然后在进酒吧之前,来个热吻之类的,自然就能进去了。”

    “靠。”送给徐东的是齐岳和燕小乙四根中指,两人同时后退一步,拉开和徐东的距离,似乎他身上有瘟疫似的。

    扎格鲁大师脸色微红,道:“这个,这个,我是出家人,只是来红尘历练的,这接吻似乎就不用了吧,要不,你们来,我看着?”

    徐东哈哈一笑,道:“行拉。我是逗你们的,想我也是一风流才子,要是连门都进不去,也不用混了。不想接吻的话也很简单,还有一个可以证明的办法。你们看清楚我的动作,待会儿到了蝴蝶吧,和我一起重复一遍就可以了。”

    一边说着,徐东朝路边跨出两步,在一个比较阴暗的角落停下来,右脚向旁边跨出半步,使自己的双脚间留出大约四十厘米左右的距离。

    “腰好。”他左手下垂,右手指向自己的后腰。

    “肾好。”双手回收,都放在自己的腰上。

    “不用汇仁肾宝。”右手抬起,五指张开,动作极为和谐的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我是攻。”有些夸张的将双手前伸,再向后回拉,配合着腰部向前一挺,做出一个直立做爱的姿势。

    “强壮的攻。”双臂抬起弯曲,做出前展双臂肌肉的动作。

    “永远的攻。”腰部带胯,想前连顶三下,同时双手后手收三次,此时的徐东,眼神已经变得极为淫荡了。

    “强攻。”左手收到背后,右手在身前虚抓,仿佛抓着一个人好似,配合着回收腰部前顶。

    “天攻。”最后的连顶五下,动作快如闪电,看的齐岳三人目瞪口呆。

    做完这一切,徐东有些得意的道:“看清楚没有,这全套动作可是经过我特殊设计的,你们只要做到皮毛,混进同性恋酒吧不成问题。我们现在就是京城四大才子了。而刚才这段,就是我们在同性恋酒吧的座右铭。”

    齐岳看向艳小乙,疑惑的道:“这人是谁啊!你认识他么?”

    燕小乙很配合的道:“不认识啊!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某学校跑出来的淫兽老师吧。”

    徐东没好气的道:“我靠你们,你们不愿意学就算了。大不了我带着大师两个人进去。”

    一直在旁边看的扎格鲁忍不住问道:“这个,虎,什么是汇仁肾宝,还有那些什么攻啊攻的是什么意思?”

    徐东嘿嘿一笑,道:“汇仁肾宝其实就是一种有名的保健品,顾名思义,是补肾用的。至于攻嘛,就是男同性恋中,负责搞的那个,和其对应的受,就是在前面开码头的。”

    扎格鲁大师的脸色变了变,他虽然对外界了解不多,但徐东这么一说,他还是立刻就明白过来,那最后的强攻和天攻又是什么意思?”

    燕小乙忍不住道:“强攻的强是强奸的强,而天攻,就是天生就是攻。徐东简直太邪恶了,怪不得他是淫虎,连这种话他都想的出来。我现在已经考虑还要不要去那个同性恋酒吧了。老大,要不我带你去个一夜情酒吧坐坐好了。”

    徐东微笑道:“小乙啊!我今天要带你们去的这家同性恋酒巴,可是京城最顶级的。里面的同性恋妹妹可一个比一个极品,而且,我还有办法请她们来跳脱衣舞,既然你没兴趣,那就算了吧。大师,我们走。”

    “别,我也去。小乙,你的程度还是太低了。不就是来一段表演么?我没问题。”齐岳一边说着,已经追到了徐东身边。作为一个小流氓,他以前最多就是跟同伴混个迪厅什么的,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见识一下高级娱乐场所,他可不愿意放弃。反正是徐东买单。

    燕小乙双眼红红的,那可不是因为伤心,而是色狼即将爆发的眼神,“靠,还有脱衣舞,那我去,我忍了。”

    徐东一直带着他们来到后海酒吧街中一个比较偏僻的酒吧前,这个酒吧从入口处看,到像是一个教堂的模样,门口没有任何装饰,上面的招牌有四个字,叫男男女女。门前,站着两名男子。虽然都穿着保暖的冬装,却依旧能看出他们健壮的体格,眼看齐岳四人迎面而来,眼中的光芒不禁流窍出一丝戒备。

    左边的男子伸手一拦,挡住四人前进路线,道:“四位,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徐东微微一笑,道:“当然知道,今天我们京城四大才子是特意过来玩的。”

    男子有些嘲弄的撇了撇嘴,道:“那就请四位先证明一下吧。”

    徐东向齐岳三人使了个眼色。四人一字排开,就连扎格鲁大师也不例外。他对外界的这些并不了解,作为一名五蕴皆空的高僧,这些表象的东西他并不在意,自然也无所谓了。红尘中的新奇,才是他历练的目的。越在复杂的环境中,对他洗练佛心才越有好处。

    “腰好,肾好,不用汇仁肾宝。我是攻,强壮的攻。永远的攻,强攻,天攻。”

    在两名门卫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四人整齐而和谐的做出了那奇特的动作,他们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吸引了来往客人的注意,一时间,各种暖昧的眼神都落在四人身上。

    “靠,你们还真强,四个人同攻同受还真少见。赶快进去吧。”

    门卫似乎有些受不了了。毕竟他们只是门卫,而并不是同性恋。

    燕小乙心中生出好玩的感觉,上前一步。抬手按向左面门卫的胸肌,“帅哥,你好健壮哦。”

    门卫脸色大变,像逃避瘟疫似的赶忙退后两步,“别乱来,请进。”

    燕小乙学着徐东的语气幽怨的道:“死鬼。”

    齐岳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一把拉着他的胳膊,大步向里面走去。

    扎格鲁心中连念阿弥陀佛。暗想,这世界的邪恶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走进酒吧,齐岳用力的在燕小乙肩膀上拍了一下,“我日你,你不会真的是个同性恋吧。”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老大,你不觉得很好玩么?做戏做全套嘛。你没看到那个门卫的脸色全都变了。真是太好笑了,看来,我的表演天赋还真不错。”

    徐东没好气的道:“不错什么。还不是学我。下次你再学我,老娘就和你拼了。”

    “靠,真受不了你们两个。大师,还是我们在一起吧。像我们这么纯洁而正直的人,实在不适合与他们在一起。”齐岳赶忙逃避似的跑到扎格鲁身边,他心理的承受能力已经有些受不了这些挑战了。

    燕小乙笑道:“刚才也不是谁说同性恋妹妹才刺激,现在又变成正经人了。”

    徐东道:“老大确实是正经人,他太纯洁了,纯洁的像天使一样。

    不过,是天上的天,拉屎的屎。“

    扎格鲁看向齐岳,道:“麒麟,我以前听过一个词,好象叫变态,应该就是用来形容他们现在这样的吧。”

    齐岳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爆笑出声,“对,对,没错,就是这样的。大师,还是你厉害。”

    徐东和燕小乙脸色一僵,徐东道:“好拉,你们不会只想在这里站着吧,走,我们进去找地方坐。”

    穿过一扇大门,强烈的重金属音乐扑面而来,雷射灯光不断四散扫射着,整个酒吧内的光线显得很昏暗,从外面看并不起眼的酒吧,里面居然足有两千平米大。在雷射光的照射下,可以隐约看到里面华丽的装修。

    酒吧内的人并不是很多,大约只有五成客人左右,中间的舞池内,一些男女正在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并不时发出几声尖叫。

    一进入到这里,齐岳和燕小乙的目光立刻就直了。酒吧内,女性占了多数,现在明明是冬天,但在酒吧温暖如春的环境下,那些女性竟然一个个都只穿着很少的衣服,大部分就裸露着自己修长而白皙的双腿。

    在重金属音乐中,在雷射灯光的照射下,更增添几分妖异的气氛。

    正如徐东所说的那样,这里的女孩儿大多数都可以用极品来形容,至少也是渴望级的美女,尤其是她们的身材,更是一个比一个火暴。还好现在齐岳的控制能力已经比较强了,否则,恐怕口水早就滴落下来。

    “老大,你快看,那边穿红衣服的那个身材真正点啊!你看那腰,纤细的不得了,我一只手都能抓的过来。”燕小乙眼中狼光大放。

    “不,我觉得那边那个好,还是个外国妹妹,你看人家那身材,那舞姿,简直太棒了。待会儿我们去泡妹妹好不好。虽然都是同性恋,但外一碰到个双性恋的。一定也很爽。”

    “好,我们待会儿一起去。”

    徐东看着两个已经忘记了他存在的家伙,大声道:“好拉,我们先找地方坐,你们再去干喜欢干的事。”酒吧内的音乐声实在太大了,不用吼的很难听清楚。

    扎格鲁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看着那摇曳的身姿,看着那动人的臀波乳浪,他双眼低垂。不断的念着阿弥陀佛,心中暗想。这红尘果然是充满诱惑的地方啊!还好自己的佛心足够坚定。

    四人在舞池边上一圈沙发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各自脱掉外面厚实的外套。一名兔女郎装扮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她穿的短裙只能勉强将臀部遮盖住,但坐在那里,却什么都可以看到了。

    小乙趴在齐岳耳边道:“是白色的。这里服务员的品质都很不错啊!徐哥找的地方还真不错。”

    服务负似乎没有看到他们色色的目光,为了能让四人听清她的声音,俯下身,在扎格鲁耳边道:“四位要点什么?”

    香风扑面,吓了扎格鲁一跳,顿时脸色大红。还好酒吧内的光线够暗,赶忙道:“这个,你问他们吧。”说着。指了指徐东。

    小乙笑道:“还是大师的吸引力强,你看人家服务员妹妹一来就先问他。”

    齐岳嘿嘿一笑,道:“那是当然了,要论帅,肯定是大师了。”确实如此,虽然扎格鲁是出家人,但却不得不承认,他的相貌确实非常英俊。或者说是俊秀。再加上从小修炼佛法,身上自然会流露出一股醇和的气息,任何人看到他,都会产生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徐东向服务员道:“给我们来一瓶芝华士,要十八年的,再来一瓶杰克丹尼,再来一杯西瓜汁吧。然后上个果盘,就这些。”

    服务员微笑点头,道:“谢谢您。一共是四千八百六十元。”

    齐岳一向对数字非常敏感,听到服务负报出消费数字,顿时吃惊的瞪大了眼晴,朝旁边的燕小乙道:“要这么贵么?不就是两瓶酒和一杯果汁么?”

    燕小乙道:“这里是贵了些,换家平常点的酒吧,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价格就能搞定了。老大,这种高档场所的消费确实是很高的,你就不要火星了。”

    徐东付了钱,服务员一会儿的工夫,就端上了两瓶洋酒和一杯西瓜汁。此时,齐岳和燕小乙的目光始终落在下面的人群中,一边看着,一边品评着下面美女们的级别,两人的目光此时都充满了流氓习气,口水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徐东给自己三人倒上酒,向扎格鲁微微一笑,道:“大师,您觉得这里怎么样?”周围没有外人,他用了传音入密的能力,凭借着云力收束自已的声音传入扎格鲁耳中。

    扎格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很可怕。”他的声音并不高,但是,在他说话的时候,自然形成一个气场,声音稳定的传入齐岳三人耳中。

    徐东道:“这就是红尘,其实,这里只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并不算阴暗。在我们这个世界上,阴暗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大师,有没有兴趣一起下去跳个舞?”

    扎格鲁看了一眼下面疯狂扭动的人们,赶忙大摇其头,道:“算了吧,我可不会这些,我在这里看看就好。你们要玩就下去玩吧。”

    徐东微笑道:“这地方我来过几次,感觉还是不错的,这里的女孩儿素质也都不错,而且大多数都是白领阶层,而且,其中只有一半左右是真的同性恋,而其他的都是混进来寻刺激而已。现在这个社会的工作压力实在太大,到这种地方来发泄一下,其实也没什么。老大,你也小乙下去玩玩吧,如果打猎的话,记得给我捎带上一个,我在这里陪大师。”他所说的打猎,其实就是泡那些看的上眼的漂亮女孩儿。齐岳和小乙自然听得懂,两人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就算徐东不说,他们也准备下去玩玩。

    齐岳笑道:“我可不打猎,最多是欣赏欣赏美女,这里的女孩子虽然漂亮的不少,但比起我家明明可差多了。”

    燕小乙怪笑道:“老大,你现在怎么像个居家好男人?走吧,我们也去玩玩,让你看看兄弟我的强大泡妞实力。”

    凭心而论,齐岳的相貌确实不如小乙,但自从他的实力增强,身体得到麒麟血脉的改造后,与以前相比要伟岸的多,高大修长的身材,加上不羁的笑容,同样也有着不俗的吸引力,当两人从座位来到舞池时,到也算的上是一对帅哥。

    在激昂的音乐中,燕小乙已经下意识的摇起了自己的头,全身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率动着,随着一个个有力而简单的动作舞起来,他的身体虽然在动,但眼晴可没闲着,始终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目标。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仅仅凭借雷射光想看清楚相貌到也不太容易。

    齐岳没有跳舞就像一个第一次进入迪吧的菜鸟一样,一边跟着小乙向中间走,一边四下看着。他的眼中确实只有欣赏,正像海如月所说的那样,超级美女见的多了,这里的小极品想引起他的注意也并不容易,因此,他眼中的光芒也只有欣赏而已。

    今天齐岳出来所谓的腐败,本身就没什么淫荡打算,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他最想看的就是扎格鲁大师在这种场合的表情。扎格鲁的尴尬已经看到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样的地方,就随便看看好了,看看小极品美女,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小乙很快就融入了现场的气氛中,他的劲舞显然是练过的,动作非常和谐,每一个动作都配合着暖昧的眼神,飘向身边的美女们,可惜,他还不足以成为舞池中的焦点。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