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八章 电动小马达

    齐岳知道,这应该是酒吧中的领舞,专门用来调节气氛的。以前他在普通迪厅也见过,但那些领舞单从身材上就远远无法同面前这个相比。一身黑色皮衣的领舞女子那双长腿,浑圆的臀部,以及纤细的腰身,无不将女人所应有的美感诠释到极至。

    音乐突然停了下来,现场的所有雷射光同时熄灭,紧接着,一束探照光线瞬间照射在圆台的女子身上,此时,圆台在距离地面还有两米左方的位置停了下来。

    DJ用充满磁性的嗓音大喊一声,“我们在等你。”

    周围近乎疯狂的人群发出同样的呐喊,“我们在等你……”

    音乐骤起,强烈的重金属乐曲伴随着强劲的节奏骤然而出,圆台中央的女子动了,她一手按住头上的帽子,修长的双腿快速率动起来,整个身体随之扭动,与酒吧里的音乐完全相合,在灯光的直射下,她的身姿充满了动感,包括齐岳和燕小乙在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大片的红色雷射灯光同时出现,音乐的声音也在瞬间扩大了一倍,每一个人都疯狂的扭动起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率动中发泄着自己的内心。

    燕小乙在齐岳耳边大喊道:“老大,上面这个Darslng(领舞的意思,一般在迪吧里都直接称呼英文)绝对是个极品。”

    齐岳道:“我还不知道她是极品,这身材,太强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我以前就认识她似的。”

    “靠,我鄙视你,怎么是美女你都认识。有本事你上去泡她啊!”

    齐岳没好气的道:“难道你不知道这种领舞台是不能随便上去的么?”

    燕小乙哈哈一笑,道:“老大,你怕了还是根本就不会跳舞?你要不上。那兄弟我可上了。”一边说着,他显摆的做出一个漂亮的劲舞动作。

    齐岳哼了一声,道:“就你这两下子,可比人家上面的Darslng差多了。难道你没看到,她现在还没加上手的动作么?

    只要她一家上手,你要是上去了,就会像个猴子似的被下面的人耻笑。“

    燕小乙有些不服气地道:“那也总比你这根本不会跳的要强多了吧。”

    “我不会跳,知道你老大我以前混的时候外号叫什么吗?”

    燕小乙一楞,道:“叫什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以前你老大我的外号,就叫做电动小马达。你看着吧。”

    正在这时。音乐突然又停了下来,上面的领舞美女一直按在头上的手带着那顶黑色的礼帽缓缓滑落,在一片尖叫声中,长长的黑发波浪般撒下。柔顺的披散在她面前,依旧遮挡住她的面庞,那黑色约长发竟然一直垂到腰间左右的位置,有泡吧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个Darslng的劲舞从现在才真正开始了。

    齐岳突然动了,体内的云力以无形状态瞬间向外散发,将周围舞动的人群悄悄地挤开一道缝隙,接连两大步迈出。他已经来到了那圆型舞台下方,伸手抓住圆台的边缘用力一拽,身体顿时向上升起一尺,紧接着双手交替抓住栏杆,快捷的几次用力已经来到了圆台上。

    齐岳今天穿了一条他以前那种有些破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衬衫,和面前领舞这一身黑色皮衣形成鲜明对比,他有接近一米九左右的身高,在身材上到和眼前的领舞极为搭配。

    圆台上的美女刚刚跟着轰鸣中的重金属音乐舞动起来。齐岳突然冲上台,顿时吓了她一跳,不过她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因为雷射灯光的不断闪烁,他们都无法着清对方的相貌。

    齐岳大喊一声,“美女,GOGOGO。”左腿向左迈出足有一米,坐出一个半蹲的姿势,以腰带胯,飞快的做出顶胯的动作,右手极酷的搭在自己的额头上,左手不断扭曲的做出一个个异常美妙的动作。

    领舞女子似乎被齐岳的动作感染了,原本劲暴的舞姿骤然一变,身体向前一倾,贴到齐岳面前,同样做出了顶胯的动作,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这中音乐中,齐岳几乎是下意识的搂上了她那充满弹性的腰肢,两人的身体每一次前顶都会轻轻的碰击在一起,动人的呻吟声伴随着节奏从领舞女子口中发出,齐岳体内沉寂的火焰瞬间点燃,双脚一错,他的舞姿变了。

    右手始终留在面前领舞美女的腰肢上,而他的身体则不断做出一个个高难动作,这些以腰胯为主的动作本应该看上去很妩媚,但齐岳跳出来,却给人一种刚劲的感觉,他的腰真的就像充满了电的马达一样,不断从各个方位挑逗着面前的美女。

    下面的燕小乙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的齐岳,“靠,这真是电动小马达啊!妈的,老大怎么可能还是处男,他要是处男,这电动小马达是怎么练成的?”

    酒吧中负责看场子的人刚看到齐岳冲上台时,他们立刻行动起来,但此时看到齐岳那丝毫不弱于面前领舞的劲爆身姿,暂时打消了拉他下来的念头,站在圆台中央的领舞默契的配合着齐岳的动作,两人就像在一起演练过千百遍一般,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诱惑和强烈的节奏感,完美的配合将他们带入了劲舞的颠峰。

    重金属音乐在DJ的控制下突然一缓,齐岳右手前伸,左手背后,面对领舞一边做着顶胯的动作,右手一边缓缓从领舞女子面前滑过,滑过她的面颊,再滑过她那丰满的胸前。最后从她小腹处闪过。

    这动作看似暖昧,其实齐岳从始至终,手都没有碰到她,只是一种劲舞的风格而已。

    Darslng似乎受到了齐岳的感染,她突然上前一步,先在齐岳身上轻轻一蹭,紧接着。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条修长的大腿从齐岳腿弯处探入,身体向后一仰,整个人都挂在了齐岳身上。

    齐岳当初在迪厅中混了不知道多少日子。自然明白这个Darslng要做什么,心中暗道,靠,这女人把我当成钢管了。要知道,她做的这个挂转的动作是钢管舞中标准动作之一啊!来就来吧,谁怕谁啊!

    心念电转,他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身体一转。已经将怀中的Darslng甩了起来,在圆台下地一片尖叫声中,他就那么带着Darslng转动起来,Darslng满头黑发随之荡漾着。形成一个美妙的圆弧。

    台下远处坐着的扎格鲁微笑道:“没想到齐岳还有这两下子,这也算是力与美的结合了。”

    徐东有些呆滞地看着台上的齐岳,疑惑的道:“大师,这小子真的还是处男么?我怎么从哪方面看他都不像啊!一看他这样子就是在场子里混过很久的,你看他那腰,明显是床上练出来的工夫,没有个百人斩怎么可能腰这么好。”

    扎格鲁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双手在身前合十。道:“这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不是说,腰好,肾好,不用汇仁肾宝么?”

    “日,大师,您真内行。”

    随着最后一个重金属音符的结束,所有雷射光同时消失,先前的探照灯光又一次落在了圆台上。此时。那名Darslng的身体此时正躺在他双掌之上,那双修长的大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盘上了他的腰,动作看上去极为暖昧。但是,当射灯打在圆台上时,不论齐岳还是与他身体紧密相接的Darslng都楞住了。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

    Darslng不是别人,正是在太阳国时,齐岳遇到的那名美坚国特工豹女。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她有熟悉的感觉,原来真的是见过的。此时的豹女比上次见到时更有诱惑性,因为劲舞的关系,她的俏脸已经热得有些发红了,看上去就有咬一口的冲动。

    豹女发现了齐岳的身份,她毕竟是久经训练的特工,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小嘴微微一张,一道寒光瞬间射向齐岳面门。齐岳知道她的身份,她是特工,到炎黄共和国来自然是有任务在身的,如果不把眼前的齐岳杀死,那么,她的身份必然会暴露。只用了万分之一秒,豹女就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换做上次在太阳国的那个齐岳,或许还真的栽在她口中的毒针下,但是,现在的齐岳却早已经变了,他的双手一松,任由豹女的上身朝地面落去,此时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张口轻吹,聚气成线,一吹一引,将毒针朝天空中带去。

    豹女的近身搏斗显然很有一套,她的上身挡下,但双腿却依旧缠绕在齐岳腰间,上身从齐岳双腿中穿出,双手成爪,直接抓入坚硬的圆台,修长的大腿借此用力,就想将齐岳绞倒在地。

    “美女,我的腰很好。”齐岳没有动,如同山岳般依旧屹立在那里,反到是豹女被他一个挺腰的动作将身体重新带了起来,齐岳双手一探,将豹女搂入自己怀中,豹女的一条腿刚刚松开,还有一条依旧搭在齐岳的腰间,此时,两人的脸距离不过一寸左右。

    “美女,见面就是有缘,不用那么狠吧。”

    台上的争斗并没有引起台下的注意,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展示的只不过是另一套劲舞而已。

    豹女用很纯正的炎黄语冷声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齐岳无奈的动了动眉毛,“如果我说我是凑巧碰上的你信不信?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两人距离如此之近,按说是出手的最好时机,但豹女却没有再向齐岳发动攻击,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齐岳体内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此时已经围绕住自己的身体,能量流所探之处,无不是自己身上的要害,只要自己向他发动进攻,恐怕最先倒霉的就是自己。

    “美女,我不想知道你来炎黄共和国是干什么的?不过,我是个流氓,对美女一向没有什么免疫力,你既然在这里,显然是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就回美坚国去吧,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何?”

    豹女微微一楞,道:“你要放了我?”

    齐岳微笑道:“难道你想让我杀了你不成?我可没有辣手催花的习惯,尤其是像你这么美的一朵黑玫瑰,我只想闻闻而已。”一边说着,他低下头,在豹女脖子处轻轻一嗅,做出个陶醉的神态。

    “好,放开我,我走。”豹女眼中光芒闪烁,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没的选择,更何况,作为一名特工,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信诺。

    齐岳的手渐渐松开,豹女此时已经没有攻击他的打算了,她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论在什么情况下,自己都不太可能伤害到眼前的男人,因为他实在太强了。她现在希望的就是齐岳并没有骗她,只要让自己跑起来,凭借豹的速度,就算强如眼前这个流氓,恐怕也很难追上自己。

    齐岳的手刚刚离开豹女的腰,还没等豹女有所动作,他的手突然又搂了回来,而且这一下非常用力,直接将豹女的身体带入了自己怀中,同时身体一侧,带着豹女直接跳下了两米的圆台。

    豹女并没有丝毫不满,她的身体此时巳经微微的颤抖起来了,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最恐惧的气息,来自光明的气息。

    “神说,世间一切黑暗都应受到洗涤,迷途的羔羊啊!在光明中清醒吧。”

    昏暗的酒吧突然亮了起来,原本在音乐中舞动的人群停下,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迷茫了,如同行尸走肉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先前齐岳和豹女所站的圆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外国男人。

    金色短发,笔挺的西装,深邃的蓝色眼眸,以及胸前悬挂着的那个银色的十字架,英俊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柔和,目光落在台下人群身上,带着几分怜悯之色。

    在场没有进入那迷茫状态的只有极少的几个人,其中就包括齐岳、燕小乙、徐东、扎格鲁和豹女。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圆台上的男子身上。

    齐岳冷哼一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

    男子微微一笑,道:“我名乐源,你可以理解为极乐的源泉,我来自西方世界教廷,作为一名教廷中的审判者,我必须要毁灭世间一切邪恶,你们在我的真言术面前能够保持清醒,显然不是普通人了。希望你们不要掺和进教廷和西方黑暗议会之间的争斗之中。”

    齐岳撇了撇嘴,道:“你说不参与就不参与么?她怕你,我可不怕。”

    乐源身形一闪,已经来到台下,原本台下前来泡吧的人自然向后退去,留下一片空旷的场地,“如果我猜得不错,阁下应该是东方守护者吧。在西方,我们崇尚的是自由、民主,这一点你们东方就要差的多了。我们都是为了正义而战,请你不要让我为难好么?我一直都很尊重炎黄共和国的文明,绝不想与你们东方守护者发生冲突。我此次前来,要做的就是毁灭从西方来到东方的黑暗势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来帮你们的。”

    燕小乙看了齐岳怀中正在瑟瑟发抖的豹女一眼,道:“我们东方守护者用不着你们西方人来帮助,我们信奉的也非是你们教廷。你说的到挺冠冕堂皇的,天知道你是不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色,想强抢民女。”

    “小乙。”齐岳突然提高声音阻止燕小乙再说下去,“他说的对,这个女人确实是西方黑暗势力中的一员,我以前曾经见过她。乐源老兄,非常感谢你来我们东方抓补黑暗势力。不过,我刚才已经答应了她,只要她立剩离开炎黄共和国,我就不再追究。能不能请乐源兄给我个面子,暂时先放她离开,等她出了炎黄共和国,你再想如何我就管不着了。”

    乐源眉头微皱。道:“尊敬的东方守护者,你让我为难了。既然你以并曾经见过她,就应该知道这个豹女的速度非常惊人。如果不是我恰巧发现她在这里,在周围布下了圣光灵阵使她无法逃脱的话,即使以我的实力也很难抓到她。还是请你把她交给我吧,教廷会记得你们的帮助。”

    齐岳心中确实有些为难了。从道理上讲,他没理由不把豹女交出去,但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讲,让他把自己怀里的美女交给别人。确实不是很爽的事,一时间他心中不禁有些犹豫。

    徐东走到齐岳身边。看着面前的乐源微微一笑,道:“想必阁下应该就是教廷中所谓的圆桌骑士吧。或者该称你为圣骑士,你们西方最讲究骑士精神。那么,如果一个弱小的女子在你的保护下有人来要,不知道你该如何选择呢?”

    乐源的炎黄语虽然不错,但对于炎黄语言中一些隐晦的东西理解却并不很深,闻言一楞,道:“自然要保护她不受到任何伤害了,这是一名骑士应该做的。虽然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真正的骑士。但我们的骑士精神却永远不会改变。”

    徐东赞叹的点了点头,道:“正该如此,既然是这样,现在这个豹女在我老大怀中,你让我老大把她交给你,似乎有些不合适吧。我们也无意为难,错过现在,以后你想抓她,我们绝不再管。但现在不行。”

    乐源这才明白过来,原本和煦的面庞变了变,淡然道:“我不希望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上帝面前,一切黑暗势力都不能用普通人的角度来衡量。她来自黑暗,就必须与以毁灭,否则,只会带给更多人痛苦。

    对不起了各位,如果你们执意要阻止我的话,那我只有动手。“

    燕小乙冷哼一声,道:“怕你啊!别忘记,这里可是东方,不是你们西方。在我们的地盘上,你没有资格和我们这么说话。”

    “够了。”齐岳低喝一声,“乐源老兄,我不想开重复一遍我的意愿,错过今天,错过这里,我可以不管,但是,现在你想带走她,除非你赢过我。我听说你们西方人很喜欢进行决斗。那么,请吧,如果你现在能击败我,也可以带她走。”

    乐源淡然一笑,道:“那好吧,我接受你的决斗请求。”

    徐东和燕小乙护着扎格鲁向后退去,扎格鲁一直都没有开口,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乐源身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齐岳依旧一手搂着豹女,伸出自己的右手,向乐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乐源看着他道:“你不放开她么?难道你想就这样搂着她和我决斗不成?尊敬的东方守护者,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光明的教廷,教廷所做地一切,都是来自上帝的旨意。”

    齐岳冷哼一声,“上帝的旨意么?我不懂,因为我和你的信仰不同。是问,如果上帝是仁慈的,那么,在百余年前,你们西方组织的联军侵犯我炎黄大地的时候,你们的上帝在哪里?他为什么不阻止你们侵略的脚步呢?我只信仰自己的实力,来吧,想抓走她,就先战胜我。我不管你是什么圣骑士也好,圆桌骑士也罢,只要你能胜我这一只手,就算你赢。”

    表面上看,齐岳似乎在侮辱乐源,其实。他这一只右手,几乎可以代表他八成以上的实力。

    乐源的脸色这一次彻底变了,作为教廷的圣骑士之一,他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尊严,齐岳这样的挑衅已经冲破了他所能承更的底线,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的双眼同时亮起两道银色的十字星光,身体周围升起一层乳白色的光芒,那圣洁的感觉令齐岳怀中的豹女颤抖的更厉害了。

    齐岳踏前一步。无形的威严从内而外的散发而出,强横的麒麟气息,以君临天下之势朝正面的乐源逼去,在麒麟气息的保护下,豹女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麒麟乃神兽之王,沐浴在麒麟的气息之中。身为豹女的她自然产生出一种安全的感觉。

    齐岳的气势大盛,乐源顿时微微一楞,他显然没想到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竟然会这么难对付,不过,为了骑士的尊严,他没有丝毫退缩的打算。身体向前一飘,右手立掌如刀,朝齐岳面前劈来。乳白色的光华在他手掌立起的同时,已经凝转成剑形。直奔齐岳的肩膀。

    豹女惊呼一声,“圣剑。”

    齐岳道:“只有你们这些身属黑暗的生物才会惧怕他。”一边说着。他右手张开,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直接像那所谓的圣剑上抓去,右手掌心处爆发出一团银色的光芒,麒麟臂的能量显露无疑。

    乐源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暗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就算东方守护者的能力再强,你也不可能凭借肉体来接我的圣剑。当下,他运转自己的圣力。圣剑上的光芒顿时变得又强盛了几分,直奔齐岳的右手挥去。

    乐源的判断很正确,从一般角度来看,人的手掌很难挡住纯能量形态的圣剑攻击。不过,齐岳那只右手,却并不是人的手掌,那是麒麟臂的终端啊!麒麟臂,乃是神兽麒麟最强的一点,没有谁能够忽略它的存在。

    银、白两色光芒瞬间碰撞,齐岳眼中银光一闪,砰的一声,在他的右掌猛攥之下,竟然硬生生的捏碎了乐源发出的圣剑能量。

    乐源心中大骇,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极为霸道的能量从正面袭来,虽然全力运转自己的圣力,却依旧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向后连退三步才将那股霸道的气息化解。

    从实力上来看,齐岳其实并不比乐源强太多,毕竟,乐源身为教廷为数不多的圣骑士之一,实力还是很强的。可惜,他选择的是攻击齐岳的右手,也是齐岳最强的一点。只不过一个照面的接触,就吃了点小亏。虽然并没有受伤,但在气势上却已经被齐岳完全压住了,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东方守护者居然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化解自己的攻击。

    齐岳收回右手,看着面前英俊的圣骑士微微一笑,道:“还要继续么?尊敬的西方守护者。”他的语气完全是学先前乐源的。

    乐源暗叹一声,摇了摇头,有些颓然的道:“看来,我对东方的一切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很感谢你今天给我上的这一课,好吧,在豹女离开你身边之前,我们教廷暂时收手。我想,有你们东方守护者在,她应该也无法兴风作浪。”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乐源,他并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教廷圣骑士居然会这么好说话,心中顿时对他多了几分好感,缓缓点头,道:“那我先谢了。算我欠你一份情,有机会我一定还给你。”

    乐源谈然一笑,道:“外面还有我的伙伴,我先告辞了。你并不欠我什么,不过,作为西方的守护者,我很希望能与你交个朋友。哦,顺便说一声,对于百余年前的一切,我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或许你们并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西方的黑暗势力要远强于我们教廷。因此,那时的教廷实在无暇兼顾了。对于炎黄共和国所受到的苦难,我深表遗憾。用你们炎黄共和国的话来说,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这里受到我的圣言术影响,大约再有半个小时左右,所有的人才会清醒过来,我建议你们也离开比较好。”

    话音一落,乐源的身体仿佛没有重量似的轻飘而起,在乳白色的光芒映衬下几个闪烁消失不见。

    乐源一走,齐岳第一个动作就是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手,露出一脸的苦瓜相,他的右手掌心处多了一道焦黑的痕迹,显然是先前毁掉圣剑时留下的。

    “老大,你没事吧?”燕小乙关切的问道。

    齐岳摇了摇头,道:“小意思。不过,这个家伙的实力确实挺怪的。他那个所谓的圣力,在我感觉起来更偈火属性能量,只不过其中还多了一些东西,似乎很正大光明,但又有很强的破坏力。”

    扎格鲁来到齐岳面前,拉起他的右手,口中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众人谁也没有听清。齐岳只觉得手掌处一片温热,先前那灼烧的感觉缓缓消失了。“西方教廷的人已经出现,看来,东方也要不太平了。齐岳,赋予你们的任务即将开始,今后你可要小心了。我想,不论哪一方知道你的实力,你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齐岳苦笑道:“还不是你把我拉进这个圈子的,我认了。好拉,咱们也走吧。今天玩也玩了,还碰到个圣骑士,这一晚到也过的精彩。”一边说着,他松开了搂着豹女的左手,道:“你也走吧。我只能救你这一次,以后能不能逃的了,可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豹女没有动,一双冰冷的大眼晴盯视着齐岳道:“为什么要救我?”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以理解为男人的冲动,或者,也因为你是美女吧。我对美女的免疫力一向低的很。

    好拉,我们要离开了,希望以后不会再见到你。“

    见齐岳和豹女交谈,徐东、燕小乙都很识趣的和扎格鲁大师先出了酒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