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九章 如月异常

    齐岳苦笑道:“喜欢美女是当然的,不过,我可不喜欢随时有可能要我命的美女。你是一朵漂亮的黑玫瑰,可惜刺太扎人了。”脚下微微一错,凭借麒麟游,他闪过豹女的身体向外走去。

    “喂,你就这么不管我了啊!”豹女在齐岳背后喊道。

    齐岳像没听到似的依旧向外走去。

    “喂,炎黄不是有句话,叫送佛送到西么?那些教廷的人一定在外面准备抓我呢?你要是不管我,他们还是会抓走我的。”

    齐岳停下脚步,回头向豹女看去,“那你还想我怎么样呢?豹女小姐。”

    豹女看了他一眼,竟然笑了,原本冰冷的面庞上带上笑容,却并不像海如月那样如同春风解冻般令人欣赏,而显得极为妩媚,她几步来到齐岳身边,一手搭上他的肩膀,道:“带我走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女人。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你总要保护人家吧。”

    齐岳失笑道:“你当我是凯子么?”

    豹女哼了一声,道:“什么凯子不凯子的,难道我对你没有吸引力么?”

    齐岳道:“当然有。我都已经为你得罪了教廷,虽然我并不在乎,但你却已经给我带来了麻烦。对我来说,你就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我今天肯让你走,已经是看在你漂亮的脸蛋份上了,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我不介意把你送入我们炎黄共和国的监狱。”

    豹女恨恨的看了齐岳一眼,道:“你狠,你给我记住了,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告诉我你的名字。”

    齐岳微笑道:“你都不先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来问我的,你不觉得这样很不礼貌么?不过。我很绅士的,就告诉你吧,我叫齐岳,以后想报仇也好。想找我麻烦也好,随时欢迎。”

    豹女看着齐岳的目光突然变得复杂了一些,“齐岳。齐岳,你也记住我的名字,我的炎黄文名字叫陆殇冰,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娇躯弹起,以惊人的高速一闪而逝。

    齐岳对着她的背影喊道:“喂,不要在炎黄停留了。否则下次我可不会再救你了。”

    豹女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自然没有人会回答他,齐岳自嘲的笑笑,左手送到鼻间轻闻,淡淡的香气和先前那充满弹性的腰肢,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感受。

    走出酒吧,徐东三人一直在门外等他,燕小乙一见他出来。戏虐的笑道:“老大,你好快啊!不愧是超级枪手电动小马达。”

    “靠,我日你。快什么快,我是正经人,我可什么都没做。我只爱我家明明一个。”

    燕小乙撇了撇嘴,道:“得了吧你,傻瓜才会相信你呢。一看那个什么豹女就很风骚,你救了她。难道她还不以身相许,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过呢?”

    齐岳瞪了他一眼,道:“饭可以随时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忘记大师说过,我必须同时有四个红颜知己才能破童身么?你以为我是你啊!搞的太多都阳痿了。我可还是处男呢,单从这一点来看,我就比你纯洁的多。”

    “我…….”

    “你什么你。赶快走吧,说不定教廷大队人马很快就杀过来,到时候我可不救你。”

    燕小乙心中这个郁闷啊!他知道。自己想说过齐岳实在是太难了,自己这个生肖羊战士实在太吃亏了,还是回去修炼的好,等实力强一些,说话也就能硬气点。

    徐东开着车朝龙域别院的方向行驶着,扎格鲁向齐岳道:“麒麟,你对刚才那个教廷圣骑士有什么看法?你觉得他的实力如何?”

    齐岳想了想,道:“这个我说不好,不过,他那个圣剑确实挺强的。我的麒麟臂都无法完全化解其中的能量。那以火属性能量为主的攻击能量中应该包含着他们西方教廷所说的什么光明能量,最大的特点就是能量非常凝聚,所以能造成很强的破坏性。我虽然没出全力,但看得出,他应该也有所保留。真正打起来,我觉得我的胜面应该多谢,但不排除会被他杀伤。不过,这个教廷的人给我感觉不错,到有几分正义的感觉。”

    扎格鲁道:“西方守护者的出现,让我多少有几分不安,在西方世界中,他们守护者虽然分为两派,但却一直以希腊的西方守护者为主,彼此关系密切,虽然信仰不同,但却非常团结。齐岳,这就更需要你尽快找到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了。”

    燕小乙道:“大师,我有点疑惑,难道西方守护者就一定会与我们东方守护者作对么?难道他们的脑子有问题不成?”

    扎格鲁轻叹一声,道:“文化的冲突、信仰的冲突,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端。一切都没有发生当然好,但是,我们却必须要做好应付一切变化的准备。一旦有起事来才不会手足无措。”

    当四人回到龙域别院时,已经是深夜了,一进大厅,齐岳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书的海如月和蜷缩在另一张沙发上睡得香甜的明明。

    海如月抬头看向四人,她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眼中流露出意思嘲弄,“你们回来的挺早啊!”

    燕小乙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齐岳一眼,道:“我先回房间修炼了。”说完,立刻就上楼而去。徐东的动作一点也不比他慢,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齐岳没好气的道:“这两个家伙,真没一起。如月,你可别误会,我们只是带大师去体验生活而已。”

    海如月顾做惊奇的道:“我有说过你去做别的么?何况,你也不需要向我解释,你应该向明明解释才对吧。”

    扎格鲁含笑意的看着海如月道:“龙,我也回去休息了。今天晚上确实令我大开眼界啊!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完,他向齐岳点了点头,也自行上楼而去。

    齐岳本来也想走,但看着在沙发上睡着的明明。他怎么可能会挪动脚步。

    海如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另一张沙发,道:“坐吧,我有话对你说。”

    齐岳无奈的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说吧,你会不就是要等我回来审判吧。”

    海如月不屑的道:“你们男人的那些勾当我才懒得管,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这些天以来,你的身体也恢复了,上次在鬼见愁与四大家族的事我还没详细的告诉你。那天你虽然冲动了些,但却充分的威慑了他们。你带着明明一走,四大家族除了先表示臣服的徐家以外,另外三大家族也承认了我们的地位。同时他们希望今后东方守护者由你来领导,毕竟,对他们来说,臣服于麒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我?如月,你觉得我像能领导别人的人么?”

    海如月淡然道:“没有什么像不像的,正因为如此。以后你就不用再去内衣公司上班了,风雅那里不适合你,我可不想让四大家族的人来说嘴,如果你还想工作的话,我安排个其他的职位给你。”

    齐岳道:“当然要工作,我可不想天天在你这里吃白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做,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要是就我一个游手好闲的,我这个麒麟也不用混了。”

    海如月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道:“那好吧,明天你来公司大厦,从现在开始,你就做我的特别助理,跟我学习公司管理。”

    “啊?”齐岳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虽然他对公司职位并不是很清楚。但也知道特别助理是个很高的职务,一个大公司的特别助理所拥有的权利甚至超过任何一个部门的经理,“如月,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可是个中学都没毕业的半文盲,你让我做特别助理,就不怕我把你的工作弄得一团糟啊!”

    海如月哼了一声,道:“你是我的助理,一切工作有我分配,你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就行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管,我明白该如何做才能让你循序渐进的学到应学的东西。”

    齐岳嘿嘿一笑,道:“好吧,我倒是无所谓,那,我这个工资怎么算?能不能多给点。”

    海如月没好气的道:“还没工作就想着要钱,你这样的员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好了,我一月工资给你两万,如何?”

    齐岳眼睛一亮,“好,好,如月,你真是我的衣食父母啊!两万已经很多了。”

    海如月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不过,你在我这里住,怎么也要付一些租金吧。以龙域别院的规模和环境,我已阅收你一万块的租金不算贵吧。以前你欠我的就算了。今后每天早上你跟我一起走,搭我的车去公司,这个路费嘛,一个月我就扣你三千好了。毕竟,你要租一辆我那些级别的车,还不止这个数字。然后再扣了税,我估计,到你手里一个月能有个三千多块钱,给你零花也足够了。”

    齐岳呆了呆的看着她,“这就是你给我的两万工资?那,那我能不能选择不住这里?”

    “当然不行,你是麒麟,我要为你的安全负责。所以,你必须要住在这里。晚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作为你的老板,我不喜欢迟到的人。明天我会很早叫你的。”带着一脸胜利的微笑,海如月站起身飘然而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齐岳不禁一阵苦笑,自言自语的道:“看来,我想逃脱海如月这个牢笼是不太可能了。海如月,你狗狠,这样都行,不过,这个特别助理究竟是干什么的?”

    他生性豁达,仔细想想,一个月几千块工资也够自己花了,住在龙域别院,自己要花钱无非就是买点烟而已,其他的这里都有,就这样吧。有个工作总比没有强多了。一边想着,齐岳走到明明所在的沙发前,一只手楼主她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她腿弯处伸了进去,微微一用力,就将明明那香喷喷的娇躯抱入自己怀中站起来。

    明明似乎晚上刚刚沐浴过,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闻起来非常清新,今天在与豹女跳舞的时候,齐岳心中的欲望就被勾起来一次,此时抱着明明,他的呼吸不禁有些粗重了。

    或许真是心意相通的原因,他刚刚把明明抱起来,明明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睁开了动人的美眸,“啊,你回来了,现在什么时候拉?”明明揉了揉眼睛,身体下意识的贴入齐岳的怀中。

    “傻丫头,你怎么不回自己的房间去睡,在这里怎么能睡得舒服呢?”齐岳宠腻的用自己的额头顶了顶明明的。

    明明低声笑道:“我当然要等你回来拉,监督你有没有犯错误,咦,你身上哪儿来的香味儿……”

    “我……”齐岳全身一僵,他今天和豹女跳舞的时候身体没少接触,自然沾染了一些豹女身上的味道,听明明这么一问,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异样的尴尬。看着明明那清澈的大眼睛,苦笑道:“我招,我全招就是了。”当下,他一边抱着明明朝她的房间走去,一边将自己四人今天晚上遇到的一切说了一遍。

    听完齐岳的叙述,明明撇了撇嘴,道:“你们这几个人啊,真是淫荡。要是把大师带坏了,我可不会放过你们。”

    齐岳试探的问道:“明明,你不怪我么?”

    明明哼了一声,道:“我才懒得怪你呢,哼,居然和别的女人跳舞,你可越来越本事了。放我下来,惩罚你从现在开始一个星期不许接触到我。”

    “不要啊!明明,我错了,是徐东他们硬拉着我去的。”

    “那他们也硬拉着你和那个豹女跳舞么?”

    这个……,其实,是这样滴。当时我察觉到那个豹女身上有危险的气息,所以才会上去试探,怕她对大师不利啊!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

    “少来,你刚才还说直到灯光清晰时才认出了豹女,现在又变成有目的的了,我该相信那一句呢?”

    “明明,女人太聪明就不太可爱了。要不这样吧,我亲你一下,你就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不去就是了。”齐岳嘿嘿笑着,将大嘴凑了上去。

    明明俏脸一红,伸手挡在他嘴前,“讨厌拉,明明是你错了,回来还要占我便宜。你身上都是别的女人的味道,难闻死了,谁会让你亲?”一边说着,她在齐岳怀里做出一个灵巧的翻身,飘落在地。此时,齐岳刚刚抱着她走到房间门口。

    明明推门而入,齐岳刚想跟进去,却被她挡在门外,“好啦,你也快回去睡觉吧。你也好了,明天我要去上学了,好多天没上课,希望还能跟得上。不过,再过几天学校也该放假了,到时候你可要陪我出去玩玩才行哦。”砰的一声,房门关闭,将齐岳挡在外面。

    齐岳用力的捶了锤自己的头,明明身上散发的清香已经将他心中的欲望完全挑引起来,现在门关上了,连亲热一下的机会都已经失去,生理的反应却欲发强烈起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喃喃的道:“看来我只能回去苦练左右互博十打一大法自我解决了。”

    清晨,当东方的天空刚露出鱼肚白时,齐岳的房间门已经被敲响了。按照平时的习惯,齐岳每天晚上一般都是修炼几个大云周后,在闭目养神一段时间恢复精神。因为昨天睡得比较晚,现在他才刚刚修炼完,这突然的敲门声顿时将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谁啊!这刚几点?”

    “齐岳,你忘了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什么吗?”海如月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齐岳从床上跳下。打开房门,只见已经穿好一身职业装的海如月正俏立门外,带上黑框眼睛的她增添了几分成熟的气息,职业套装丝毫无法掩盖她那动人的火爆身材,吹弹可破的肌肤,接近一米八的修长身材,不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如此的完美。看着她,齐岳吞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的道:“如月。你要是脾气在好一些,绝对是完美级的。”

    海如月一愣,道:“你是在称赞我么?”

    齐岳笑道:“怎么,难道以前没人称赞过你的魅力么?”

    海如月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光芒,一边回身向楼下走去,一边道:“好了,去吃早饭吧。姬德清晨也来了。正和周叔在外面呢。”

    齐岳换了身衣服,毕竟要去做海如月的特别助理,他挑选了半天才找出一身比较像样的装扮套在身上,这才来到楼下。

    刚一下楼,他就听到周叔爽朗的笑声,“姬德,你的进步确实很大。再过些天,你就可以和我学习沾衣十八跌的精髓了。齐岳的介绍真是不错,你的天赋是我见过最好的。”

    “师祖,您过奖了。这都是您教的好啊!您那套行功的方法,比我以前学的不知道要强多少。师傅,你今天起这么早啊!”姬德一边说着,正好看到齐岳从楼上下来。

    齐岳道:“没办法,被某人从床上拉起来的。她不让我多睡啊!”

    姬德嘿嘿一笑,有些暧昧的看着已经坐在餐桌前优雅的吃着早餐的海如月,低声道:“师傅,你可以啊!连如月这么强的都能……”寒光一闪而过,姬德吓了一跳。后半句顿时收了回去,一柄明晃晃的叉子落在齐岳手中。

    “如月,你想谋杀啊!”齐岳心有余悸的看着手中的叉子。

    海如月冰冷的声音传来,“我只是让你的徒弟嘴巴放干净点。我发现,真是近墨者黑,他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嘴巴也变得像你一样讨厌了。”

    姬德苦笑道:“师母,我错了还不行么?”

    海如月愣了一下。道:“你叫我什么?”

    姬德转身就向外走,“我还有事,师傅,师祖,我先走了。”一边说着,他一溜烟的跑出了别墅。其实,他也是用心良苦,为了怕自己的妹妹和齐岳发生什么,特意用暧昧的话将比妹妹还要美上几分的海如月往齐岳身上拉。

    齐岳和海如月对视一眼。他惊讶的从海如月脸上看到一分红晕,他本来还担心海如月会暴怒的追出去教训姬德,但看她的样子,似乎只想好好吃顿早餐而已。

    走到海如月对面坐了下来,此时周叔已经去了,虽然海如月以前就多次请他一起吃饭,但周叔却始终坚持自己的身份,说什么也不肯和他们坐一起。

    “如月,刚才,刚才姬德他……”

    海如月打断齐岳的话,“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么?”

    “好,好,我不说。不过,你可不能公报私仇,把这事算到我身上吧。”齐岳试探着道。

    海如月突然笑了,“齐岳,我发现你变得聪明了。”

    “我……,如月,你这善良,这么漂亮,就像天使一样美丽动人,那种事是你绝对不会做的,我深信这一点。”

    海如月撇了撇嘴,但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她越来越发现,和这个痞子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会不自觉的开心起来。

    自从交流会结束后,田鼠、莫迪和管平都不在龙域别院住了,燕小乙是有时候在这里住,有时候直接回家,徐东和他的情况差不多,据徐东自己说,他只有在没泡美媚的时候才会回来住。而这个时间,他们显然还都没起床呢。

    “吃完了么?我们要走了,我早上九点还有个会。”海如月站起身,看着依旧狼吞虎咽的齐岳。她特意叫人多做了些食物,但却依旧被齐岳清扫个干净。

    “好了,咱们走吧。”齐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海如月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海如月开着自己的那辆兰博基尼跑车,带着齐岳飞快的驶出了龙域别院。

    在机场高速上风驰电掣般朝市区而去。因为现在是冬天,虽然已经六点多了,但天却依旧没有完全亮起来。

    齐岳的外套还是自己以前的衣服,那是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服,当时选这个颜色就是因为耐脏。可以很长时间才洗一次。他曾经就有过一冬天只洗一次的纪律。坐在跑车上,和海如月对比起来,他这一身可以说是非常寒酸了。

    “咦,如月,你这个方向好像不是去公司的吧。你不会记错路了?”

    海如月一边开着车,一边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做我的特别助理。先找个地方把你收拾的像个人样再说。”

    齐岳现在已经有些习惯海如月的说话方式了,虽然她的性格一向表现的很冷,但齐岳却清楚,海如月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自己几次遇到危机,都是她从中化解的。因此,虽然海如月脾气没什么变化,但在齐岳心中,当初对她的恨意却早已经消失了,现在剩的只是朋友之间的感情而已。

    “我说如月。这么早哪儿有商店开啊!就算买衣服现在也太早了些吧。”

    海如月淡然道:“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虽然现在还早,但自然有买东西的地方。”她的车开的很快,齐岳已经不止一次怀疑以前她是不是职业飚车的,穿着职业装开快车,确实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齐岳终于知道什么是钱的魅力了,海如月带他来到了一家专卖店,人家明明还没有开门,但到了门前。海如月拿了一张卡在门上刷了一下,竟然就那么带着他直接走了进去。

    “如月,这家店难道是你开的?你怎么能直接进来?”齐岳一边看着琳琅满目的服装一边疑惑的问道。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开的,不过,我是这里贵宾客户,这家店很有特点。虽然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但贵宾客户随时都可以进来买东西。只需要拿自己想要的东西,离开的时候,扫描器自然会记录这些东西所代表的代码价格,之后从我的账户上扣除就行了。算是现在比较先进的一种营销模式吧。”

    “这里的东西很贵,我靠,这件西服后买呢有五个零,居然卖到十几万,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不就是几片破布么?”齐岳看着那些吓人的天文数字,眼角跳个不停。

    海如月道:“好啦。你不用看价钱,算是公司配给你的。我可不想自己的特别助理看上去很寒酸,你站在这里别懂,我看看什么颜色比较适合你。”

    齐岳一听是不用自己花钱的,也乐的换身好衣服,毕竟,现在海如月是他的老板,这并不算是花女人的钱,大不了以后不干的时候把衣服还给她就是了。

    “如月,我喜欢白色的衣服,要不,我就来那身白色的西装吧,价格好像还低一些。”

    海如月皱眉道:“你当你道公司是去作秀么?白色的太不庄重了,不适合你。”一边说着,她从旁边拿过一套黑西装在齐岳身上比了比,西装是欧版的,但排扣,后面双开气,本身就给人一种修长的感觉,一边比在齐岳身前,海如月微微点头,道:“好了,就这身吧,我时间有限,你赶快去换上。”

    说着,她飞快的从旁边拿过一件白衬衫,一条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皮带和一双黑色皮鞋扔给齐岳。

    “好,我认了。”齐岳拿着衣服朝换衣间走去。

    “等一下。”海如月突然开口叫住他。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齐岳有些好笑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海如月,他越来越发现,这个霸道的女人不论是冰冷还是温和的时候,都有着极为动人的姿色。

    “你不是喜欢白色的么?这个给你。”两个笑塑料袋直接扔入齐岳怀中,齐岳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双白袜子和一条白内裤。齐岳目瞪口呆的向海如月看去,但现在海如月却是背对着他,但从海如月的耳轮处,隐隐能看到一抹红晕。

    齐岳穿衣服的速度确实很快,一会的功夫就换号一身崭新的衣服走了出来。

    “如月,我换好了。不过,穿西装的感觉挺别扭的,一点都不自由。”

    海如月缓缓回过身,当她看到齐岳时,目光不禁一凝。

    身高足有一米九的齐岳肩宽背阔,欧版西装穿在身上,将儒雅的气息完全显现同时,也体现着他那高大伟岸的身材。更吸引人的,是他嘴角处那丝不羁的笑容,换了身衣服,他明显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如果说以前的他和英俊根本靠不上边,那么,现在齐岳却用自己的特质和昂扬的身材弥补了一切,比起那些英俊的小生来,他现在的样子显然更有杀伤力。

    齐岳幽默的道:“怎么,没见过帅哥么?海如月小姐,我不介意为你提供特种服务。”

    海如月俏脸一红,“去死。现在还算像个人样了。好啦,我们走吧,把你头发整理一下,乱蓬蓬的。”

    齐岳甩了甩头,其实他的头发非常号,虽然已经到了及肩的长度,但黑发却非常柔顺,简单的一甩,已经不像先前那么散乱了。

    “现在可以走了吧,你不是说九点的时候还有个会要开么?”

    海如月来到齐岳身边,伸手在他肩膀一按,把它按坐在一张椅子上,身形一转,已经来到他背后,二话不说,双手在他头上轻轻一理,把他头上的长发带到脑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把数字,轻轻的梳理起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