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章 龙域副总

    头上一痛,将齐岳从享受中惊醒,只听海如月道:“好了,走吧”睁开眼睛,他看到海如月已经向外面走去,赶忙跟了出去。

    当两人重新上了跑车时,焕然一新的齐岳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感觉明显已经变了。所谓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穿着西装的齐岳明显已经像一个高级白领。当然,这个白领肚子里是没有什么货色的。

    海如月没有再耽误时间,她似乎并不愿意多理会齐岳似的,在朝公司开车的一路上,既没和齐岳说话,也没有看他一眼。齐岳也乐得清闲,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恢复着自己在修炼时消耗的精神。

    自从提升到第三云境界后,他明显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降低了许多,一个大云周天的运转并不能使自己那凝聚的云力有太大的进步,反到是明明,修炼速度比以前明显增强了许多。即使不和齐岳在一起,在修炼的过程中,两人的气机也能彼此感受到对方,明明对齐岳的帮助并不大,但齐岳的麒麟气息却有着极强的辅助作用,再加上明明体内有了麒麟血脉,这种增幅就体现的更加明显了。

    车稳稳的停在龙域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现在也不过刚刚八点半而已,刚到公司的上班时间。

    “下车吧。”海如月打开车门,首先走了下去。齐岳也跟着下了车,虽然只在车上休息了十分钟,但他的精神力却已经恢复了许多。昨天晚上修炼时他可以的加强了云力云装的速度,否则精神力也不会耗费这么大了。

    海如月带着齐岳直接乘坐电梯来到大厦顶楼她自己的办公室。顶楼确实奢侈,都是龙域集团最高领导的办公室。而作为总经理,海如月的办公室自然在最里面。两人刚从电梯走出来,迎面就碰上了一个人。

    “如月,早。”那是一个男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和齐岳类似的长发。一米八五的身高,英俊而白皙的面庞,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极为英俊的超级帅哥。他的眼神看上去有几分疲倦,就像是没睡醒似的。

    看到这个男人,海如月眼神中的光芒顿时变得温柔起来,秀眉微微一皱,道:“你不会又熬了一个通宵吧。不要那么辛苦,我可会心疼的。”

    男人哈哈一笑。道:“你啊!你要是心疼我就不要老翘班,你不来,我可不就要多工作一些么?哦,这位是谁?是本公司的员工么?我以前怎么没见过。”男人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齐岳看到海如月和面前这个男人亲热的样子,心中就产生出一种酸酸的感觉,下意识的贴近海如月,道:“我是海总的特别助理。”

    海如月看了齐岳一眼,向旁边横跨出半步,和他保持距离,声音也在这时候恢复了冰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本公司的张什么啸副总经理,公司很多事务都是由他负责的。今后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听他指派。这位是齐岳,我新聘请的特别助理。”

    张什么啸对齐岳的兴趣显然很大,微笑道:“如月一直想找个能干的助理帮忙,欢迎你加入龙域集团。齐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你来了我以后也能轻松一些。”

    齐岳淡然道?“不敢当,我是新人。以后还要张副总多多指教才是。”

    张什么啸看了海如月一眼,似乎想笑,但又强行忍住了,咳嗽一声,道:“如月,我先下去,我到风雅和小蓝有点事说。待会开会的时候你直接去大会议室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看着闭合的电梯门,齐岳疑惑的道:“如月。这个男人很能干么?”

    海如月道:“什么叫这个男人,这是在公司,以后你不要叫我的名字,张副总是本公司的资深副总经理,踏实从英国回来的博士,工作经验极为丰富,三年前加入本公司,龙域集团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朝国际化趋势前进,至少由他一半的功劳。”

    齐岳撇了撇嘴,道:“这家伙不会是看上你的美色才加入公司的吧。”

    海如月回过身,背对着齐岳向里面走去,齐岳并没有看到,在她嘴角处露出的一丝笑意,“齐岳,这里是公司,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下次再和我这样说话,我就扣你工资。”

    “是,老板。”齐岳突然感到很不爽,一想起刚才张什么啸和海如月亲热的样子,他心中就非常不舒服。不过,他也知道,与人家博士相比,自己是在不算什么。

    海如月的办公室很大,是里外套间,齐岳被安排在办公室外间的办公桌处,海如月告诉他,那原本是秘书坐的地方,后来秘书辞职了,还没找到合适的,现在正好给他使用。

    齐岳的屁股还没坐稳,海如月就从里间走了出来,“以后有我的电话都会先通过你这里,你接一下,如果没有预约的一律挡驾爱或者让他们预约,本公司内地除外。”她简单的在那个明显科技含量很高的电话上指点几下,告诉齐岳上面的一些功能。由于海如月是站在齐岳身边给他指点的,身体难免距离他近了一些,齐岳坐着,她站着,弯下腰的时候,胸前的丰满正好在齐岳面前,那如兰的香气以及微微摇曳的波涛,看的齐岳根本就没听清她说的什么。

    “喂,你有没有听清楚。”海如月讲了一会儿,才发现齐岳的目光有些呆滞。

    “啊!你说什么,这个电话是吧,明白,外面打进来的都接给你。本公司的一律挡驾。”

    “……,放屁,你故意的对不对。”海如月忍不住也爆出一句粗口,看着齐岳,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这个,要不你再讲一遍。还有,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不见得你这样把身体贴着我对我有很大影响么?向你这个性感的美女。距离我这么近,我要是能听得进去才怪呢。”齐岳悻悻的道。

    没有女人是不希望被男人夸赞的,听了他的解释,海如月脸上的神色变得柔和了一些,“好吧,回头我让行政部的人来教你。走吧,你跟我一起去开会,这个笔记本电脑你带着。负责会议记录。”一边说着,她把手上的十二寸笔记本电脑递给齐岳。

    齐岳看着那精致的电脑苦笑道:“这个给我用?可是,我该怎么记录呢?”

    这回轮到海如月发呆了,“你不会连电脑都不会用吧。”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我一个中学毕业,你还能指望我会多少东西呢?电脑嘛,以前电脑游戏打过,不过你这样的电脑我还真的没用过。”

    海如月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朽木不可雕了,算了,你跟我一起走吧。我让别人记录。”一边说着,她先走出了办公室。

    大会议室就在龙域大厦顶层的另一边。海如月告诉齐岳,今天的例会是集团每个月才召开一次的,只有集团下属各家公司的总经理才能参与。龙域集团在国内扩展到了十七家分公司,其中包括服装、饮食、服务这三大类,当初在选择这三种行业的时候,就是因为其利润高,相对风险底。要知道,在国外。普通人消费最高的,基本就是这三种行业了。当然,一些特殊行业是不计算在内的。

    大会议室并没有想象中大,只有一百平米左右,一进门,齐岳感觉道到的就是金属风格,会议室内没有任何装饰物,正中央是椭圆型的长桌,周围摆着两圈椅子。内圈一共二十张,外圈大概有三十张左右。此时已经都坐满了人。坐在内圈的齐岳只认识一个,那就是风雅女士内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蓝雅,而外圈的他同样也认识一个,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顿时吃了一惊,同事心中也多了几分愧疚的感觉。他看到的是闻婷。

    闻婷就坐在蓝雅背后,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看上去她似乎清减了几分,清雅无双的面庞成了后圈男士们注目的对象,今天她穿了一身淡紫色的职业套裙,黑发依旧是马尾梳理在脑后,不施脂粉,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很容易给人好感。

    齐岳看到了闻婷,闻婷自然也看到了他,微微愣了胰腺癌,紧接着她立刻就低下了头,翻阅着手中的文件,似乎并不认识齐岳似的。

    齐岳心中暗暗苦笑,自己一失踪就是两个月的时间,当初和闻婷已经是朋友了,两个月没有消息,换做自己恐怕也会生气吧,找个机会再向她解释好了。

    十七家分公司的总经理分别坐在下首,海如月坐在中央的位置上,最后进来的一个人是张什么啸,他坐在海如月的右边位置。

    张什么啸目光环视一周,微微一笑,道:“好了,各公司的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大家安静一下。”

    大会议室内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海如月和张什么啸身上,当然,也有一些落在齐岳身上,毕竟他是张生面孔,却坐了很重要的位置。要知道,在这种集团性的公司中,会议所坐的位置都是非常讲究的。齐岳坐的地方,正是仅次于海如月和张什么啸的第三把交椅,就连集团一家分公司总经理,兼任财务总监的高层都在他下面的位置。

    海如月见众人都静了下来,道:“最近这段事情我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公司大部分事务都麻烦张总处理,在这里我先感谢张总对我工作上的支持。”

    张什么啸莞尔一笑,道:“只要你早点回来,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我可没有你那么强的能力,这些天可是累的焦头烂额啊!”他这有些戏虐的回答顿时引得下面的经理们脸上都流露出一丝微笑。

    齐岳坐在一边,有些酸意的暗香,这个贱人,还挺会拉拢人心。

    海如月淡然一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第二件事,这位齐岳先生从今天开始正是任职为我的特别助理。”

    齐岳没想到海如月特意提到自己,愣了一下才站起身,向种人微微点头,他虽然没见过这样的长埋你,但身为麒麟,他自然散发出一股淡定自若的气息,高大的身材,整洁帅气的外表,给在场的经理们都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象。

    这特别助理的位置一宣布,下面的经理们顿时低声议论起来,看着齐岳的目光各不相同,有羡慕的,有欣慰的,也有一些猥琐的。

    齐岳才不管他们想什么,他的目光一直都落在闻婷身上,听了这个结果的宣布,闻婷似乎也很惊讶,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他,两人四目向对,齐岳的目光流露出几分可怜的样子,向她连连点头。

    闻婷自然知道他在向自己道歉,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无奈的摇了摇头。齐岳心中一喜,闻婷毕竟和海如月不一样,并不是那么爱生气的,看来,她并没有真的气自己什么,等这个会结束后,大不了再忍痛请她吃一顿就是了。

    会议上讨论的是什么齐岳根本就没注意听,就算他注意听,也不太可能听得懂,印象中,似乎只是士气家分公司的负责人向海如月和张什么啸汇报了这一个月以来各个公司发展的情况,以及一些重要项目的进展。但是这一项,就使会议时间进行超过了两个小时。

    齐岳坐在那里,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禁有些恶毒的想,都两个小时了,这些人都不用排毒么?看来,白领是在不好当啊!

    这个会一直从9点开到了12点才结束,当如月宣布会议结束那一刻,齐岳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气。

    各分公司经理纷纷起身,和自己带来的助手向外走去。齐岳向文婷递出一个眼神,让她等自己一下,然后转身向海如月低声道:“经理现在也是中午休息时间了,那我先走了。”

    海如月瞪了他一眼,道:“干什么去?哪都不许去,中午你和我一起吃饭。”

    齐岳楞了下,道:“经理,这似乎是我私人的休息时间吧。”

    海如月突然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的笑容齐岳背后就会发冷,“齐岳,你要明白,特别助理其中有一个含义,就是你的时间都是我的,你所做的一切都要为我服务,并没有真正的工作时间介定。”

    “靠,我卖身给你了?”器乐不满的看着她,眉毛微微上挑,这是他即将发作的迹象之一。

    张骢啸就在他们旁边,自然听到了两人的交谈,赶忙过来打圆场道:“如月,今天齐先生第一天来工作,什么都要适应嘛,开了半天会,就就让齐先生去休息吧,我也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海如月瞪了齐岳一眼,哼了一声,道,“下午一点下班。”

    齐岳撇了撇嘴,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向外走去。

    “你……”如月眼中寒光一闪,手指下意识的捏入了自己的文件之中。

    “如月,你这是怎么了?”张总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哥,我们走吧,中午你可要请我吃大餐才行。”

    张骢啸哈哈一笑,道:“你是老板。我是下属,请也应该是你请我才对。如月啊!你和这个齐岳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看你们两似乎有点不对头啊!你似乎很关心他似的。不过,人家虽然是特别助理。你也不能站用他的私人时间吧。”

    海如月俏脸一红,下意识的道:“刚才开会的时候他就和那个蓝雅手下的美女眉来眼去的,这刚一结束就迫不及待的和人家走了,哼,这小子我是越看越不顺眼了。

    张骢啸楞了一下,失笑道:“这有什么。男人哪有不喜欢美女的。那个女孩子我也看到了,在刚才这些人里面,还真别说。也只有她的容光能和你媲美,别说齐岳了,连你老哥我都动心的很那。啊!如月,你不会和那小齐岳有什么吧。不行,我要赶紧告诉老爸去。”

    “你敢。”海如月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幸好会议室里的人都已经出去了。这才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张骢啸道:“妹妹,难道你真喜欢上那小子。他是哪儿毕业的,看起来高高大大的,虽然不如你老哥我英俊吧,不过也算不错了。

    海如月俏脸大红,扭捏的道:“哥你别乱说。我和他没什么的,他是我一个朋友的男朋友,我怎么可能和他发生什么呢?”

    张骢啸张大了嘴,“不是吧,妹妹,你竟然玩三者,虽然咱们家很开通,不,这个似乎有点过了。不过,那齐岳似乎也多少对你有几分意思,今天刚看到他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些敌意,这个男孩子有点意思。”

    “哥——”,海如月一垛脚,象逃跑私的出了会议室。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张骢啸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自言自语道:“齐岳,你让我对你有兴趣了,看来,应该找人调查一下他的资料才行。”

    张骢啸和海如月虽然姓氏不同,但却是一对亲兄妹,他们的爸父亲是炎黄帝国人,也正是从他们父亲那一辈才创造了现在的龙域集团,海如月跟妈母亲姓,张骢啸跟父亲姓,所以说起名字来像两个不相干的人。即使在公司内部,也没几个人知道其实张骢啸就是海如月的亲哥哥。

    齐岳和闻婷一起走出公龙域大厦,闻婷走在前边,齐岳跟在他身边,道:“闻婷,我知道你生气了,不过,我失踪这些天是有原因的,我有很多事要忙啊!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闻婷哼了一声,道:“忙,你当然忙了。你是集团总经理眼前的大红人,你不忙谁忙。一下就从我的下属蹿升到了集团特别助理的位置,紧次于集团副总呢,快,离我远点,省得被人家看到说闲话。”齐岳无奈的被闻婷推开,苦笑道:“好了,我知道错了。不要这样吧。大不了我再陪你去簋街大吃一顿,随便你吃什么都行,这还不成么?”

    一听到吃,闻婷眼睛一亮,转过身,伸出两个手指道:“两顿。”

    齐岳艰难的吞咽了口吐沫,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道:“我一个月工资几千块,大姐,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闻婷没好气的道:“信你才怪呢,特别助理至少也有年薪百万了,真小气。”

    “冤枉啊!我到想呢,可是,我什么水平你也知道,什么都不会的特别助理怎么拿年薪百万,婷婷,两顿就两顿吧,不过也等到我发工资才行。”

    闻婷停下脚步,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齐岳,“你刚才叫我什么?”

    齐岳凑上前,嘿嘿一笑,道,“你的名字有点绕嘴,我觉得叫婷婷不错,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吧,我想,你一定没意见吧。”

    闻婷哼了一声,道:“占我便宜,三顿。你欠我的,要记清哦。走吧,给你请我吃中饭的机会,不过,可不计算在那三顿之内哦,那三顿我要吃大餐才行。”

    “晕,没见过比你再贪吃的美女了。”齐岳实在有些无奈了。

    闻婷嘻嘻一笑。道:“美女嘛,就是要多吃下各种营养。这样才能始终保持是美女啊!小气鬼,放心我不会多吃你的,今天中午就吃拉面好了。我知道有一家做的很不错哦,就在公司附近。天天在公司食堂吃饭,我都吃烦了。走吧。”一边说着,她主动拉起齐岳的手,快步向龙域大厦的西面走去。

    站在自己的办公室落地窗前,海如月目光始终看着楼下,从这么高向下看,别人或许无法看清楚下边的一切,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问题了,当她看到闻婷拉上齐岳的手时,眼中的光芒不禁更加黯然了,轻轻的摇了摇头。“海如月,你这是怎么了?那个痞子变成什么样子关你什么事呢?”

    敲门声响起,如月精神微微一振,道:“请进。”

    张骢啸推门而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眉头紧皱。将手中的文件仍在海如月面前的办公桌上,“如月,你搞什么?那个齐岳连中学都没毕业,而且还在清北大学企图强奸女学生被赶出来,这样的人怎么能到我们公司做特别助理呢?”

    海如月抗声道:“他是被冤枉的,他根本就没有……”

    张骢啸抬起手,阻止她再说下去,“如月。你听我说。蓝雅手下那个美女我也调查清楚了,以前她是清北大学的一名老师,她到是很不错,可以成为天才少女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和齐岳以前应该就是认识的。为了公司的利益,我希望你谨慎的处理这个齐岳的问题,我不希望因为你的私人情感而影响公司的利益。”他并不是真的从公司出发,拿到齐岳的资料后,他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人远远配不上自己的妹妹,他对海如月再熟悉不过了,从妹妹的神态就能看出她对这个叫齐岳的男人很重视,因此,他不得不从中干预,作为一个兄长,他就像当初姬德想保护明明那样,下意识的维护自己的妹妹。

    海如月微怒道:“哥,我的事你不要管,我想做什么自己都是有分寸的。”

    张骢啸眼中光芒大放,“如月,追你的名门公子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也不乏一些相貌好又有才的,可你为什么单单看上这么个曾经是痞子的男人呢?我实在无法理解。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我不希望你陷入本不该陷入的泥泞。”

    海如月看着张骢啸,“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张骢啸淡然道:“很简单,解除他现在的职务,让他立刻离开公司,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今后你也最好不要见这个男人了。”海如月突然笑了,她的笑容有几分凄然,“不见他么?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就住在我的龙域别院之中,我想,只要我不死,恐怕我们这一辈子都不太可能分开了。这是宿命啊!哥,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必须要把他留在身边。不论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他的本质是你并没有看清楚的。我深信,他比任何一个名门公子都要好的多。你不能只看到他不好的一面,只看到他以前的污点,其实……”

    “如月。”张骢啸吃惊的望着自己的妹妹,声音直接提高了一个八度,“你这是怎么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如此为一个男人说话。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既然你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让他和别的女人一起出门,如月啊!他真的那么好么?”

    海如月上前几步,投入张骢啸怀中,搂住自己的哥哥,她的心远远不入表面那么刚强,“哥,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感情,我并没有骗你,他确实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的那个女朋友还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我心中就是放不下他的身影。有些事是不能告诉你的。哥,我只能说,我这辈子恐怕都忘记不了这个男人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当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我和你感觉是一样的。甚至对的他认知更加恶劣。但是。随着半年多以来的不断接触,他身上发生的变化令我难以置信,但是,这一切却是真实的存在着。或许是因为我太关心他身上发生的一些了,就连自己,也不知不觉的陷了进去。”

    张骢啸搂着海如月,他从妹妹身上感觉到了痛苦二字,轻叹一声,道:“傻妹妹,你是真的爱上他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小子是哪里吸引你的,但我却可以肯定,你已经为他付出了感情。既然你爱他,那么就要让他知道啊!我相信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就像龙域集团在你的一项项英明的决断下大幅度的发展,从一家公司发展到现在的十七家,短短的五年时间,你做到了父亲数十年都没有做到的成绩。难道面对感情,你就这么退缩了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海如月的泪水,龙的泪水,粘湿了张骢啸胸前的衣襟。她的心情极其复杂,心乱如麻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她现在却只能独自承受着。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哥哥知道关于生肖守护神的一切。因为知道的越多,也就会越危险。

    “如月,你没事吧、”门突然开了,齐岳一闪身就从外面蹿了进来,那闪电般的速度看的张骢啸眼中光芒微微一凝。

    齐岳一冲进来就看到海如月和张骢啸抱在一起,他的身体就像张骢啸的目光一样,也变的凝固了。

    海如月有些惊慌的从哥哥怀中站直身体,脸上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擦,正在讨论的当事人突然出现,令她已经有些惊慌了。“你,你怎么来了。”

    齐岳看着海如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有些艰难的道:“我的钱包在换下的衣服里,我本来是找你拿车钥匙的。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一边说着,他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