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一章 闻婷的“病”

    “闪开”齐岳平静的说出两个字,他眼中锐利的寒光似乎可以将一切分割一般,张骢啸只觉得胸口处彷佛被巨锤轰击了一下似的,下意识向后跌退几步,心中一阵骇然。

    “齐岳,你干什么?”海如月一个箭步来到自己哥哥身边,关切的握住张骢啸的手,检查着他的身体,唯恐齐岳的精神力创伤哥哥的身体。

    齐岳有些嘲弄的看着他,“没什么,我只是心情不太好,不希望有人拦在我的身前。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这个人嘴一向严的很,不会随便说出去的。”他转身而去,走的非常快,没有一丝留恋。

    海如月看着齐岳离去的背影,身体微微一晃,眼中的怒气突然消失了,回头看向张骢啸,她笑了,开心的笑了。

    张骢啸试探着问道:“如月,你不是受到刺激了吧。要不,我们追上去向他解释清楚。”

    海如月笑着摇了摇头,道:“哥,你不觉得他吃醋的样子好可爱么?或许这个混蛋博爱了些,不过,他居然会为我吃醋,我到从没想过。”

    张骢啸这才明白过来,哈哈笑道:“原来如此,这小子居然为你吃醋,这就说明他心中是有你的。不过,如月啊!刚才他冲进来的时候怎么一下子就到我的身前了,还有,为什么他瞪我一眼,我就会产生出绝望的感觉,不要告诉我这都是幻觉。”

    海如月楞了一下,苦笑道:“哥,有些事情你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张骢啸微微微一笑。道“好,我不问。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有些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个原本是痞子的家伙会动情了。看来,我们的如月选择并没有错误。既然你地心已经为之萌动,那么。你就要行动起来。我的妹妹啊!不要总是冷着一张脸,就算你再漂亮,老是冷冰冰地也会把人吓跑的。”

    拉面馆。

    “喂,我说你是不是根拉面有仇啊!”闻婷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向面前已经空了六个拉面碗和三个啤酒瓶的齐岳道。

    齐岳抬头看了她一眼,立刻有低着头继续吃他的第七碗拉面。

    闻婷有些好笑的道:“就算你打算趁着自己没带钱大吃我一顿,这个拉面你吃的再多恐怕也吃不回来吧。你怎么上去拿趟钱包。钱包没拿到,人到变成哑巴。”两人从来到这里,齐岳就开始吃。迟到现在连一句话也说过。

    终于干掉了第七碗拉面,齐岳拿着自己的第四瓶啤酒猛灌几口,道:“化悲愤为食量行不行。婷婷,你对集团的那个张副总怎么看?”

    闻婷楞了一下,到:“没没什么印象,我来集团时间又不长。不过。感觉那个人应该挺有才的吧,据蓝雅说他能力很强,是海总的得力助手,公司有很多项目都是由他负责的。”

    齐岳甩了甩头,道:“算了,不想了。不过我觉得这份工作我还是做不长。”

    闻婷疑惑的道:“为什么?”

    齐岳苦笑道:“我什么都不会啊!你觉得我能干什么?”

    闻婷微笑道:“做人要有信心嘛,没有谁天生什么都会的,只要你肯学。总会成功的。看上去,你和海总的关系应该很深吧,否则她也不会让你做这个特别助理了。”

    齐岳没好气的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靠裙带关系进的集团。没错,我确实是靠海如月的关系进来的,不过,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看,她和那个张副总才是一对。”

    闻婷一楞,道:“好酸啊!齐岳,你刚才醋是不是到多了。”

    “我……,算了。婷婷,我还是想调回凤雅去工作,至少每天和你再一起上班我还开心些。”

    闻婷摇了摇头,道:“你一个大男人,最好还是别到凤雅来了,就算你现在想来恐怕也很难。毕竟,你已经是集团的特别助理,要是你跑到凤雅来,别的分公司会怎么看?”

    齐岳抬头看向闻婷,他心中此时也有些茫然,吃了许多食物,再加上酒精的麻醉,先前再海如月的办公室看到的拿一幕却久久不能再脑海中消失,“,无所谓了,就在集团当个米虫好了。反正我本身也什么都不会。”

    闻闻婷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恩。”她突然轻哼了一声,身体微微一晃,原本白皙的俏脸红了起来,刚要站起,又重新跌回座位上。“婷婷,你怎么了?”齐岳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来到闻婷身边坐了下来。刚一接近闻婷,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高热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那似乎已经远超过人类的体温。他下意识的探手到闻婷额头上,闻婷的额头烫的吓人,她的脸已经变得潮红了,眼中的光芒看上去极为痛苦似的。

    闻婷一把抓住齐岳的手,低声道:“我,我没事。我先走了,你下午帮我向蓝雅请个假吧。”

    “婷婷,你再发烧,我送你去医院吧。你的头怎么这么烫。”齐岳关切的道。

    闻婷推开他的手,勉强一笑,道:“你结帐吧,我没事的,你帮我请下假就好了,我这是老毛病了,没关系的。我先走。”说着,她塞给齐岳一张一百大钞,站起身,有些蹒跚的向门外走去。

    齐岳刚想追上去,却被服务员拦住了,“先生,请你结一下账。”

    齐岳直接把百元大钞仍给服务员,立刻从拉面馆中追了出去,但是,当他追到门时,闻婷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了,街道开阔,有许多岔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向哪边去追。拿出手机拨通闻婷的电话也每人接心下焦急间。他甚至想不顾一切的飞上天去寻找她的身影。

    连接打了几次电话,却依旧每人接,齐岳的酒意清醒了一些,仔细想时。他突然想起先前再闻婷全身发热时,他的身上似乎有一股能量的气息波动,

    那是属于火的能量气息,而且,这股气息自己似乎很熟悉,难道。闻婷也是一名异能者不成?

    想到这里,齐岳的心渐渐静了下来,如果闻婷真是一名异能者。反正到没什么事了。找既然找不到,那自己就先回去上班把,下午问问蓝雅闻婷住在什么地方,等晚上下班后再去看她好了。

    当齐岳回到龙域集团的时候刚好一点,直接来到海如月的办公室的外间,通过公司内部电话本找到蓝雅办公室号码。直接拨了过去。蓝雅听说闻婷请假也很惊讶,当齐岳问她闻婷住的地方时,她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给谁打电话?”海如月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好看到齐岳刚挂上电话。

    齐岳看了她一眼,淡然的道:“我替一个朋友请假。海总,我记得你说过下午是一点上班,现在是一点食物分。你似乎迟到了。”

    海如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你说我迟到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不错,作为公司的领导者,我觉得你应该以身作则才对。”

    海如月突然笑了,“有一点你似乎没搞清楚,我只是让你下午一点来,并不是说公司规定下午一点上班,公司中午的休息时间到一点半,所以我并没有迟到。记着,以后工作时间不许喝酒,看你这一身酒气,像什么样子。”

    一边说着,她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日,齐岳有种被耍了的感觉,看到海如月的样子似乎春风得意,不用问也是因为那张副总的滋润,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忍不住拿起电话拨通了明明的手机号码。

    “齐岳啊!怎么这么好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明明温柔的道。

    “想你了啊!怎么样,这么多天没上课还根的上么?”

    明明道:“还好吧,我可是天才少女。哦,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许晴她也退学了。齐岳,你还怪她么?”

    “许晴退学了?”齐岳皱了皱眉,道:“那件事我已经忘了,你到沈云的话,告诉她找机会一起吃饭吧,让她叫上许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说开就好。或许以后不能做朋友,但至少不是敌人。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和小姑娘计较什么。”

    明明嘻嘻一笑,道:“就知道你最好了。好吧,那先这样,你好好再如月姐那里工作。今天晚上我可能不会去了,有些天没回家看爸爸了。明天我再回龙域别院找你。”

    原本齐岳还想向明明请假告诉她晚上自己晚点回去,听她这么一说,立刻收口,没有说出来,“明明,那明天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你好酸哦,好啦,我也想你。风语小说网~~我要去上课了,拜拜。”

    挂了电话,齐岳的心情明显好了一些,一想起自己温柔的明明,因为海如月而产生不好的心情就放松了一些。

    “齐岳,你帮我送份文件到下面的财务部去。”海如月的声音通过通话器响起。

    齐岳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椅背上,双脚翘到桌子上,道:“我再休息,你自己去送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别忘记,你现在在工作。”

    “就这态度了,觉得我不好,那你辞掉我好了。恩,好困啊!睡觉睡觉。”齐岳闭着眼睛,悠然自得的靠在那里小睡起来。

    门开,海如月从里面走了出来,就在齐岳以为她要向自己爆发的时候,却见她自己拿着份文件出去了,竟然一句呵斥的话都没有说。咦,她怎么转性了?

    这可不像霸王龙的风格啊!

    一下午的时间,海如月至少三、四次叫齐岳去工作,而且都是很简单的事,但齐岳却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激怒海如月,然后让她把自己开除。中午回来的时候企业就决定了,他不打算在龙域别院再主须住下去了。寄人篱下的感觉实在不舒服,还不如回自己那个地下室,每个月拿几百可以快的国家救济金也足够自己生活的了。至少那样不会受气。

    但是,海如月并没有给齐岳任何机会,虽然他懒惰的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但海如月却一次也没有向他发脾气,这一结果令齐岳大跌眼镜,他反而有些好奇海如月为什么会这样了,也就没急着提出辞职。

    “下班了,我们回去吧。”海如月挎着自己的包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看的出她显得有些疲倦,一手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显然忙碌了一天。

    齐岳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你不用和你的张副总约会么?”

    海如月瞥了他一眼,微笑道:“他忙的很,晚上可能还要加班。”

    齐岳撇了撇嘴,道:“哼,同样是人,待遇怎么就差那么多呢?一提到你那张副总,看你美的。行了,你自己走吧,我出去有点事,晚上我会自己回去的。”一边说着,拿起自己椅背上的西装,转身就出了办公室。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海如月嘴角处的笑意扩大,这个傻瓜,我明明是在笑他,他到真能联想。不过,越想到齐岳在吃醋,海如月的心情就好的很。

    出了集团,齐岳打了辆出租车直奔蓝雅所说的地址,他身上的钱已经很少了,要不是因为今天闻婷的情况特殊,他还真不舍得做出租。

    还好,蓝雅所说的地址距离龙域集团并不远,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还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齐岳按照地址找到楼下,在门禁系统上按上了房间号,等待里面的回答。

    等了半天,却没有应声,正在齐岳准备用些特殊措施进去的时候,一个声音令他打消了自己的想法,”齐岳,别按了,我家里没人。

    齐岳回身看去,只见身高比自己还猛一点的蓝雅正站在背后看着自己,刀的目光有些冰冷。

    “你家?这不是闻婷的家么?”刘岳疑惑的道。

    蓝雅疲乏:“你觉得我会随便把一个单身女孩子的地址告诉你么?走吧,跟我上去,我有话要对你说。”她也是刚下班,或许是因为工作太紧张吧,和海如月一样,她看上去也的几分疲倦。

    齐岳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着蓝雅上了楼,因为他明白,要想得到闻婷的地址也只有问蓝雅了。

    蓝雅的家很大,约有一百五十平方左右装修不奢华,但却非常雅致。她向齐岳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自己则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蓝雅,我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不愿意告诉我闻婷的住址,也不用把我骗来你这里吧。别忘记,你也是单独一个人啊!”

    蓝雅哼了一声,冰片这:“我找你来自然是有事的,我问你,上次你到凤雅来上班的时候是不是对闻婷做了什么?‘”啊?什么意思?我可是正经人,很纯洁的那种,我能做什么。“齐岳不满的道。

    蓝雅道:”那为什么你失踪以后闻婷天天闷闷不乐的。总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家伙在追她,也没见她对谁好过,可刚你一来,她就对你那么热情,晚上还和你一起去吃饭。你不见了,她的心情就没有好过,连工作都经常出错。你不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正常的。我和婷婷是最好的朋友,和如月也是,但你给我的感觉却像是在脚踏两条船。我最有讨厌的廉江是不忠地男人。“”靠。你有没的搞错,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子到你来管了。我跟你手,婷婷今天象病了,你赶快告诉我她住在哪里,我现在好去看她。“齐岳的耐性的皯被磨没了。

    蓝雅嘴,道:”告诉你?让你去趁机骚扰她么?像你这样地人我看多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接近如月和婷婷的。不过,我觉得你最好从集团辞职。在她们面前消失。我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齐岳看着蓝雅猛的站了起来,眼中怒光连闪,”你把我当成吃软饭的了?“

    蓝雅站起峰。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俯视齐岳道:”怎么?难道你不是么?我要警告你,我男朋友是特种部队出身的,他一向嫉恶如仇,我不在乎把他介绍给你认识。“

    齐岳笑了。”这么说,我今天要是不答应你离开公司。你就要让你男朋友来教训我教训我了。那好啊!随便你,我随时恭候。不过现在你最好将婷婷的地址告诉我,否则,你可别怪我用特殊手段了。“

    齐岳地意思其实是施展他刚刚修炼不久的精神力使用方法,以类似催眠的方法从蓝雅口中套出地址,但他这话一说,蓝雅立刻误会了,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内。她不想歪才怪,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敢。“一边说着,她猛的后退了几步,插在衣内地手赶忙贴在耳朵上,进手中的手机喊道:”喂,你赶快上来啊!他要非礼我。

    齐岳看着蓝雅有皯恐惧的样子不禁一阵好笑,“蓝小姐,让你的援军动作快一点。虽然我不太喜欢我经我个子高的女人,不过,怎么说你也算是的上是一个美女啊!”

    蓝雅色厉内荏地道:“齐岳,你这样的早就应该受到教训了,你要敢碰我一下,我男朋友……”

    “你男朋友会杀了我还是会打的我生活不能自理呢?蓝雅,我承认你很优秀,不过,有时候做事不要太武断了,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脚踏两条船,难道男女之间的关系就不能是纯洁的友情么?”

    蓝雅不屑的道:“哼,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才对吧。”

    门突然开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大喝一产,“妈的,是谁想找死啊,连老子的女人都敢非礼。

    齐岳没动,他坐在沙发上向大门处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低头就走了进来,当他看清这个人的样子时,不禁呆住了,瞳孔一阵收缩。

    蓝雅看齐岳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禁有些得意,“哼,看了吧。和我男朋友比起来,你这样的绣花枕头来十个都不够看的。你答应离开集团还来得及,否则的话,姬德,他不答应就替我教训他。”

    是的,蓝雅所说的男朋友正是姬德。齐岳着他,不禁升起啼笑皆非的感觉。看蓝雅那得意的样子,显然对姬德崇拜的不得了,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不论从品貌还是身高上,这两个人还真是绝配。这个,这个师傅,怎么会是你……”姬德咽了口吐沫,本来准备展示自己雄壮的肌肉来威胁房间内“委琐男”的他赶忙将手收了起来,看着齐岳一阵尴尬。

    齐岳看着姬德,微笑道:“可以啊!宝贝徒弟,什么时候连我们蓝总经理都泡到手了,有了老婆连师傅都不认了,你真是让我太伤心了。

    “啊!,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啊!雅儿是如月介绍给我的。就在你去特训的那个月我们才刚认识。师傅,我不知道雅儿说的猥亵男就是你啊!要不,要不……”

    蓝雅看着两人,这一次转到如惊呆了,“你,你,你们认识”

    齐岳微笑道:“自然是认识的,就连如月认识姬德还可以算是我介绍的。蓝雅,你准备让他怎么收拾我啊!”

    蓝雅看着姬德,“他真的是你师傅?”

    姬德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如假包换。”

    齐岳走到姬德身边,道:“我不但是他师傅,还是他妹夫。他妹妹就是我的女朋友。姬德,你的雅儿说我脚踏两条船,你应该知道我这段时间去干什么了,我有那个机会么?”

    姬德苦笑道:“师傅,这误会,不过,你和明明的事……”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跟我说明明怎么怎么样。让你女朋友赶快告诉我想知道地地址,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齐岳的声音变的有些冷,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地威压。今天海如月的事就够令他烦心的了,现在蓝雅又来这么一下,他能高肖才怪。

    五分钟后。当齐岳离开蓝雅的家后,姬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抽起烟来。

    蓝雅试探着道:“姬德,你不会生我气了吧?“

    姬德摇了摇头。从第一次见到蓝雅时,他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美女。蓝雅不论从性格还是其他方面上,都非常符合他的胃口,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蓝雅宠爱的不得了,否则今天也不会跑来替她当打手。蓝雅还是第一次看到姬德表情凝重的样子。

    “雅儿,我没生你的气,我是在为我师傅和我妹妹地事烦,哎,我现在也没办法。看来。他们的事不是我能阻止的了。

    牙雅道:”姬德,他看去年纪比你还要小,怎么会成了你的师傅呢?“

    姬德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你不要看我师傅表面像个痞子,其实,他有着很多普通人无法想象我优点,以后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再招惹他了。师傅今天看起来情绪不太好。“

    蓝雅吐了吐舌头,道:”怪不得如月对他会令眼相看呢,看来,他果然有几分本事。

    姬德微微一笑,道:“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好了,我饿了,今天给你来当打手碰到了铁板,你是不要补偿我一些啊!”

    蓝雅俏脸一红,“好啦,我给你做饭去。”

    齐岳出了蓝雅所住的小区,顺着马路朝东边走去,闻婷所以地地方距离蓝雅并不远,为了省点钱,他就不找肯德基再坐出租车了。

    一边走着,他的心情开始开朗了一些,想想姬德和蓝雅,心中暗为他们高兴,蓝雅怎么说也算是渴望极的美女,能做到分公司的经理位置,显然是很有才地,和姬德正好是一对。自己应该为他们高肖才对。蓝雅虽然冲动了一些,但也是为自己的朋友,他自己也明白,心情好地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见到姬德就想起明明的婚事,不禁暗暗决定,就在这向天,要去姬家走一趟,越快解决这件一,他心里的石头也能越早放下。

    很快,齐岳就找到了蓝雅的说的小区,和蓝雅住的地方一样,这里也是一片高档的住宅区,他惦记着闻婷,在门禁系统处按动了闻婷住所的房间号码。

    “谁啊!”闻婷懒洋洋的声音从话筒处传出。”婷婷,是我。我能上来看你么?“

    “齐岳?”闻婷显得清醒了一些,她犹豫了一下,道:“好吧,你上来。”门天,齐岳坐电梯,直接来到闻婷所在的楼层已经站在自家地门口等着他了。她穿着一身睡衣,看上去多了几分庸懒,眼中睡意朦胧,身上的热量已经消失了,只是脸色看上去的几分苍白。

    齐岳关切的道:“婷婷,你好点了么?”

    闻婷点了点头,让开门口的位置道:“进来吧。”

    齐岳走进妆婷的家,她这里明显比蓝雅那里小的多了,她上铺着一毯,装饰大多以暖色为主调,看上复查比蓝雅那里更要温馨一些。

    闻婷倒了杯水递给齐岳,现在的她,看上去除了清雅外更增添了几分温柔,齐岳接过水杯时下意的碰了她的小手一下,闻婷手一缩,俏脸微红的道:“你怎么会找来了。”

    齐岳道:“你中午那样子实在令人担心,我能不来么?婷婷,我觉得……”

    闻婷抬起手捂住齐岳的嘴,摇了摇头道:“不要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明天我要暂时离开京城了,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这里的房租我已经交了,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来帮我看看房子?”

    齐丢一楞,道:“我?我可以么?”

    闻婷势点了点头

    “那好吧。”齐岳答应一声,但他心中却有些疑惑,为什么闻婷请求帮助的对象不是她的好朋友蓝雅呢?选择自己似乎有些奇怪。

    闻婷递过两把钥匙寒到齐岳手中,“这是门钥匙,这把是我的车钥匙。车就在下面的车库里,反正我要离开也用不着,你先开着吧。油是满的。

    “婷婷,你到底怎么了?”齐岳接过胡匙,看着闻婷的目光多了几分什么。

    闻婷展颜一笑,道:“没什么,你别多想。车放着不动对车不好,我看你挺喜欢车的,让你暂时帮我开开而已。放心吧,我没事的,就去看一位远房亲威。他家出了点事,我过去帮忙。

    齐岳道:“可是上次你似乎说过,你是孤儿啊!”

    闻婷好低下头,道:“我上次只是告诉你父母双亡而已。齐岳,不要问了好么?真的有点累了。

    齐岳心中充满了疑惑,但闻婷也不说,他也不好问。

    “那好吧,你先休息,我的电话号码你也有,明天要不要我去。

    闻婷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这里离长途车站很近的。等我回来以后会给你打电话的。蓝雅那里我会自己请假。”一边说着,她将齐岳送到门口。

    “那我走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给我打电话吧。”齐岳看着闻婷苍白的俏脸,心中多了几分怜意。

    闻婷微笑道:“你可要记着哦,还欠我三顿大餐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