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四章 麒麟洗髓易筋功

    獬豸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又怎么了,我的小麒麟王。”

    齐岳道:“獬豸大哥,这个我的血有没有解毒作用?”

    獬豸愣了一下,“靠,你当自己是卖血的啊!你又想把血给谁喝?你难道不知道麒麟血脉有那么珍贵么?”

    齐岳焦急地道:“你就告诉我能不能解毒吧。”

    獬豸愣了一下,“靠,你当自己是卖血的啊!你又想把血给谁喝?你难道不知道麒麟血脉有那么珍贵么?”

    齐岳焦急地道:“你就告诉我能不能解毒吧。”

    獬豸沉声道:“麒麟之血确实有提升人体恢复能力的效果。不过却没有解毒的作用。你以为你是神仙阿!麒麟血也不是什么都能做的。”

    齐岳道:“我有个朋友中了毒,那有什么办法能帮她解毒呢?其他的生肖守护神有没有这个能力?”

    獬豸嘿嘿一笑,道:“也不是没有办法。麒麟自身百毒不侵。主要原因就是全身精华所聚之处会自然产生对任何毒素的抗体。所以,麒麟身上有一种东西是可以解毒的。”

    “那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能解毒。”齐岳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獬豸的笑声变得有些淫荡了,“你想想,你身上什么东西能称为精华。”

    齐岳目瞪口呆地道:“你……你不会说是那个吧。”他心中对獬豸说着,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异常古怪,怀中又抱着个身材喷火的美女,下半身立刻有了反应。

    獬豸道:“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这是事实。”

    齐岳吞咽了一口唾沫,道:“但是,但是扎格鲁大师说,如果我没有四个女人的话,是不能做那事的,我怎么把精华给她?”

    獬豸哼了一声,道:“麒麟在那方面的能力确实很强,你那个天引之所以这么告诉你,是因为麒麟一旦和女人发生这种关系的时候,就很难遏制住自己的冲动,不过,这只是对一般麒麟而言,你是墨麒麟,有着远比一般麒麟通灵的心,只需要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就足够了。不过,你那精华中蕴涵的能量太庞大,如果没有几个女人一起用自身的纯阴之气相附,确实容易对她们的身体造成损害。所以你还是忍忍的好。但用来解毒的话就不一样了,释放精华又不是必须要干那个才行的。”

    “考,你不会是让我来个左右互搏十打一吧。当着个女人打飞机,这似乎有点过。”

    獬豸哼了一声,道:“亏你还是个风流麒麟,笨死你得了,没有女人的阴气相引,你释放的精华纯度就不会够。打飞机肯定是不行的。难道你就不能变通一下。”

    齐岳毕竟是流氓出身,獬豸这么一点,他终于明白过来,一股难以名状的火热在下身蔓延着,声音有些艰涩的道:“你,你不会是让她给我……”

    “你明白就行了。反正你是为了救人,不需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更何况,你小子恐怕还巴不得呢。好了,怎么说服人家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睡觉去。”獬豸的声音消失了,但齐岳的心却躁动起来,黄色电影他看的不少,那种特殊的情况真到了自己身上,他能不兴奋么,不过,这该怎么开口啊!獬豸是去睡觉了,却把难题留给了自己,不过,齐岳现在心中却始终无法平静,怀中抱着个美女,换了谁恐怕也平静不了,不论他理论多么丰富,毕竟还是个处男。

    “这个,这个殇冰,我有办法解你身上的毒了。”齐岳干咳一声,终于打破了平静。

    陆殇冰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离开齐岳的怀抱,“你有办法?”齐岳表现过太多的奇异能力,使陆殇冰对他有种莫名的信心。

    齐岳挠了挠头,道:“不过,这个办法比较特殊,需要你的配合才行。”

    陆殇冰:“什么办法?你是东方守护者,难道东方真的有神奇的医术可以治疗我身上的基因毒素么?是不是针灸啊!”她的目光已经变得火热起来,在她内心深处,最期望的就是能过上新的生活,而活下去则是一切的基础。否则,她就只能返回黑暗议会,继续过她那暗无天日的生活。

    齐岳摇了摇头,有些尴尬地道:“不,不是针灸,针灸是炎黄古老文化,不过我不会。你应该也看得出,我和你一样,都不是普通人。在我的血脉中有一种特殊的能量。而要解除你身上的毒素,现在又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你吃下我体内的精华,呃,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你明白么?”

    陆殇冰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什么叫吃下你的精华?难道你让我吃人不成?”

    “这个……,当然不是吃人,你想想,男人的精华能是什么呢?”一边说着,他朝自己身下瞄了一眼,吞吞吐吐地道:“这个,要用嘴的。”

    陆殇冰眼中流露出一丝异色,怔怔地看着齐岳,齐岳咽了口唾沫,“你,你别误会,我真的只是为了帮你解毒,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陆殇冰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我没做过那种事,但黑暗世界中我见过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既然你想这样,那么,好吧。”

    一边说着,她那修长的娇躯缓缓下蹲,轻声道:“你身上的鳞片。”

    齐岳没想到陆殇冰居然没有一点抵触的就愿意与自己合作,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但在那股莫名的兴奋作用下,他忽略了其他的一切,淡淡的黑色光芒如同潮水般从皮肤上散去,在本相异化的情况下,他身上根本就没有衣服。当他身上鳞片褪去的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陆殇冰扶在自己胯部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手掌变得更加冰凉了,掌心处甚至还有几分湿润。

    齐岳看着豹女,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能答应你。如果你把这个硬盘真的给了我,恐怕我直接就会送到炎黄共和国政府去了。”

    豹女淡然道:“这个无所谓,你可以拷贝一份给你们的政府,但还是请你将它帮我送出去。答应过的事我一定要做到,即使那并不是我自己愿意的。”

    听着豹女模棱两可的话,齐岳不禁被她流露出的悲伤所感染,下意识的将硬盘接入手中,道:“好吧,我就帮你一次,不过,我会先让朋友查看里面的东西,如果是对炎黄共和国有害的,那么对不起,我就不能帮你送出去,否则的话倒可以考虑。还有一点我先说明,我并不想让你做仆人,如果你愿意脱离黑暗议会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做个朋友。你身上有炎黄的血脉,回到这里,其实就是回到了属于你的家啊!”

    “家?我有家么?随便你吧,我突然觉得很累,随便你怎么处理好了。地址在硬盘里,你愿意送就送,不愿意送的话,就请你告诉我一声。反正对我来说,结局都是一样的。”豹女自嘲地笑笑。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难道你也是个孤儿么?”齐岳惊讶地看着她。

    豹女眼中的悲伤更浓了几分,“孤儿?孤儿还曾经有过父母,但是我么?你知道我身上的炎黄血脉从何而来么?我是试管婴儿,为了培育出豹女,我的基因都是人工而来的,在一千个实验品中,我是唯一一个成功的。”

    齐岳脑海中嗡的一声,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都凝固了一般,豹女的话带给他巨大的震撼,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站在身边的美女看上去是如此的单薄,她的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似的。他从未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邪恶的事。

    “小的时候,我过着被洗脑的生活,除了训练以外,就是服从命令,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身材很好。其实,这都是先天基因制造出来的,你可以把我理解为是一个人工美女。如果不是后来我在无意中看到了一些资料,在执行任务中感受到了外界的一切。或许,现在的我依旧没有自己的思想吧。也正是因为我有了自己的思想,才会被派出执行危险的任务。其实,议会早就准备对我进行二次洗脑乐。这次到炎黄来执行的任务我都觉得可笑,因为上次在太阳国没有掠到管平博士,虽然我们得到了一些机密文件,但还是被继续派遣来炎黄,伺机窃取管平博士的研究成果。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像我这样一个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切都没有的人。或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吧。我倦了,生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齐岳看着豹女陆殇冰,道:“以前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陆殇冰横跨一步,来到齐岳面前,微微抬头凝望着他的眼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就在刚才你将沙同毁灭的时候,我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沙同就是你杀死的那个吸血鬼,这次行动以他为主,以我为副。他的实力比我要强上许多。但是在你面前,一条生命就那么消失了,被你从仓库带出来前,我以为这次你会将我交给乐源,但是我就有了死的觉悟。我是一个杀手,是一个豹人,我的血液中不禁有人的血脉,也有着野兽的基因,我没有感情。没有一切普通人精神上所拥有的东西,我觉得,死亡应该比活着更快乐吧。”

    齐岳皱眉道:“但即使是这样你也没有忘记帮助黑暗议会完成他们交给你的任务。”

    陆殇冰茫然道:“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我是黑暗议会制造出来的。齐岳,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曾经看到许多人沉沦在肉欲之中,但我却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你能让我体会一次么?你不是觉得我很美吗,我有着女人中最出色的身材,那么,你要了我吧。这不是酬劳,也不是条件,我只是想体验一下。你放心,我的身体还算干净,因为我天生有噬血的倾向,在议会中没有人碰过我。我想和你做爱,我想体会爱的感觉,好么?”

    换做平时,一个美女主动送上门来,齐岳不知道会有多兴奋。但在此时此刻,他心中却只有悲哀。他猛地抓住陆殇冰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前,大声道:“不好。爱,并不是做出来的。你想体会爱的滋味,就要自己去感受。你今年才多大,你今后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体会这一切。被制造出来的人有怎么样?每个人不都是被父母制造出来的么?我倒是应该有父母呢,但他们在哪里?和你一样,我也没体会过亲情的感觉,但我却绝不像你那么悲观。人生的美好是要自己去追寻的。只要你有决心脱离黑暗议会,那么,就留在炎黄吧,用你今后的时间去体会这个世界的一切。”

    “今后的时间?”陆殇冰目光迷离的看着齐岳,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的灼热,她笑了,“黑暗议会成员每一个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被强迫服下一种毒药。在一定时间内没有解药的话,生命即将终结。我刚才是骗你的,即使你帮我完成任务,我也不可能活下去。也不可能做你的仆人。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要了我吧,这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愿望。对于一个生无可恋的人来说,给我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不好么?”

    “毒?”齐岳的瞳孔一阵收缩。他刚说出这一个字,豹女的娇躯就已经贴了上来,她的身体就像一团火似的,仿佛要融入齐岳的身体。不过,她也只会抱着齐岳,因为在这个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齐岳搂着她那惊人纤细的腰肢,心中一动,道:“如果我有办法解掉你的毒呢?”

    陆殇冰全身一震,抬头看向齐岳,她亮起的目光很快又黯淡下去。“那是不可能的,黑暗议会的毒又岂是容易解除的。我感觉的到,你在可怜我,我不需要这些。”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轻轻抚摸着豹女柔顺的黑发,“你等一等,让我思考一下。”

    “獬豸大哥,醒醒啦,我有事问你。”齐岳在心中呼唤起了獬豸。

    长矛已经涨的有些疼痛了,齐岳的身体虽然还稳定,但他的心跳却在不断的加快着。就在这时,冰凉的手握住了长矛,那瞬间的刺激不禁令齐岳呻吟出声,下意识的扶住了陆殇冰的肩膀。

    陆殇冰的动作停了下来,强烈的男人气息迎面扑来,她的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了。

    当温软湿润包覆了那坚硬昂扬的瞬间,齐岳的全身都为之痉挛了一下,作为一个处男,第一次面临如此强烈的刺激,对他的心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挑战。

    陆殇冰的动作很生涩,但对于齐岳来说却己经足够了,那不论从身体还是心理上产生的强烈刺激,使他那古铜色的皮肤渐渐泛起一层红色。此时的他,大脑己经变得一片朦胧,对周围的感知大幅度下降,而分身却变得异常敏感。

    陆殇冰不愧是由最优秀的基因制造出来的超人类,她的适应能力不但可以表现在技击、生存等方面,在做起现在的事来,以惊人的速度由开始的生涩逐渐变得熟练起来,轻微的吞吐,舌尖的挑逗,每一次都令齐岳的身体为之颤抖,那欲仙欲死的滋味不知道比他双手互搏十打一强了多少倍,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己经按在了陆殇冰的头上,而陆殇冰的一只手也绕到了他背后,在他的腰部轻微的、一下一下的按着。

    麒麟血脉再强悍,齐岳终究还是人的身体,强烈的刺激令他如入云端,或许是因为感官上的强烈刺激,陆殇冰不断发出低低的鼻吟之声,在这一刻,齐岳早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身处的环境。

    终于,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如同潮水般的刺激,齐岳口中发出一声低吼。右手压住陆殇冰的头,生命的精华犹如万马奔腾一般在快感的颠峰下喷薄而出。极乐地颠峰令他大脑中一片空白。意识,在这一刻早己经远离他而去。

    陆殇冰没有躲闪,默默的承受着那灼热的激昂,她的目光向上看着。看着一脸迷醉之色的齐岳,淡淡的冷光浮现了。

    突然,剧烈地刺痛将齐岳从极乐的颠峰拉回了现实,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移动分毫,身体的全部机能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艰难的将目光移到陆殇冰的面庞上,陆殇冰也正抬头看着他,齐岳者到的。是一双没有生气的冰冷眼眸,他很想问这是为什么,但是,他现在连开口说话的能力都已经失去了。因为,陆殇冰那一直抚摩在他腰臀之间的温软小手,此时。中指己经带着长达三寸的尖锐指甲深深的刺入了他腰椎的中枢神经之内。

    张开嘴,释放出那己经在颠峰中释放的昂扬,陆殇冰另一只手搂着齐岳的腰缓缓站直身体,丰满地娇躯贴上了齐岳的身体,两人面面相对,齐岳从她身上感受到的冰冷更加清晰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对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只为了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向你下手。”陆殇冰的声音听起来有着几分朦胧,但那冷意却是发自骨子里的。

    “我没有骗你。从来到这里后,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向你下手么?因为,你让我最后的希望也化为了泡影。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一个临死的人都要欺骗?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得到一次爱的感觉你都不肯给我?为什么,为什么你和那些黑暗世界中的禽兽一样,非要享受那变态的快感。“泪水,顺着陆殇冰的面庞不断流淌而下,看著齐岳,她的身体在颤抖,发自内心的颤抖著。

    “你知道么?刚才你对我说,你是因为同样流淌着炎黄血脉才救的我,那时候,我的心都为之融化,因为你让我有了家的感觉,让我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所以,我愿意将自己保存了二十几年最珍贵的东西奉献给你,我希望能更深切的得到抓紧这种感觉。但是,我错了,不论西方还是东方,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编出一个如此可笑的理由。精液可以解毒么?这简直是天下最冷的笑话,齐岳,我成全你,成全你那变态的心理,但是,我也要杀了你。成全你,是为了报答你两次将我从教廷手中救下,而杀了,则因为你断送了我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临死前的希望。”

    看着陆殇冰,齐岳突然发现,自己心中一点也没有怨恨她的意思,是啊!自己太糊涂了,对一个女孩子突然说出那样的要求,人家怎么会不误会呢?更何况面前的陆殇冰从小生长在黑暗议会那样的环境中,她的性格从某种角度来说本来就是有些扭曲的,面对自己那样的提议,她怎么可能会相信。但现在再想到这些却都已经晚了,连说话能力都失去了,自己怎么还能有再解释的机会呢?

    插入齐岳腰椎的手指用力一顶,引得齐岳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栗,简单的一指,却完全破坏了齐岳腰椎处的中枢神经,泪水,依旧不断从陆殇冰的眼中流淌而出,另一只手从齐岳宽厚的背部转移到他的胸前,轻轻抚摩着他那坚实的胸肌,“别了,齐岳。或许,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可悲的经历,因为在你说出那样要求之前,我竟然发现自己有些爱上你了。太可笑了,这一切真的是太可笑了。死吧,都死吧,黑暗议会我不会回去,我宁可死在这一片我拥有血脉的大地上。别了,我曾经爱过的人。”

    疯狂的尖叫一声,陆殇冰的手指猛的从齐岳腰椎处抽了出来,一股血箭喷射而出,就在齐岳的身体即将软倒之前,她猛的一掌击在了齐岳胸膛之上,齐岳口中鲜血狂喷,沾湿了她的面庞,她的衣襟,但她却没有躲,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齐岳的身体倒飞而出,撞击在楼项的信号塔后再反弹倒地。

    伸出食指,蘸上齐岳的血。轻轻的将嘴角处溢出的精华抹入自己口中,陆殇冰凄然一笑。左手一挥,从齐岳手中掉落在地的硬盘化为了齑粉,伴随着一声凄厉长啸,她的身体破空而起。竟然从接近九十度角的楼侧飞滑而下,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夜,依旧是那么迷离,寂静的夜晚,蒙上了一层血般地凄然。那是一个黑暗世界的牺牲者留下的悲哀,同时。也带走了齐岳心中最后一丝年轻的莽撞。

    齐岳死了么?不,他还没有死。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那朦胧的夜色。齐岳突然感觉到自已的心很平静,原本应该出现的各种负面情绪竟然完全消失,在他的胸口处,留下了一个紫黑色的掌印,几乎连陆殇冰的指纹都遗留在上,她拍在齐岳胸膛上的这一掌并不是普通的攻击。那是以豹的速度在空中迅速收缩攻击十七次的叠加掌力,别说是一个人,即使是一块最坚硬的花岗岩,也会在这样的掌力下化为齑粉。但是,齐岳虽然是一个人,同样的,他也是一只麒麟。

    背后那一指抽离后,鲜血其实只喷发了一下。伤口就被肌肉的收缩封住了,破坏的中枢神经在齐岳体内不断的蠕动着,他虽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但体内的四种云力,还有能量的八颗蓝海雷珠却没有一刻停顿,它们都在齐岳的身体里不断的游走,不论是腰椎的伤口,还是胸前那险些震碎他胸骨的那一掌处,都凝结了大量的水云力。

    在突破了三云境界完成第一次本相异化后,齐岳因为麒麟能力得到了质的提升,通过这些天的休整,根据不同属性的云力,他各学会了一种能力,其中雷属性云力学到的能力就是麒麟百雷闪,火属性能力学到的就是麒麟烈火炼狱,而风属性能力同样也是一种攻击手段,只有水属性云力不同,这是一种自疗的能力,专门用来调集麒麟自身云力进行疗伤的能力。拥有了这种能力,就使麒麟在拥有自身强大防御力的基础上,更增添了生存的筹码,以水云力为基础的这种能力就名为麒麟洗髓易筋功。这种能力是被动使用的,并不能自主控制,在齐岳学会了它之后,一旦受到伤害,麒麟洗髓易筋功就会自行发动,对身体的伤势进行治疗。在齐岳修炼这种能力的时候,獬豸曾经告诉过他,拥有了麒麟洗髓易筋功,即使他使用了终极麒麟臂,恢复的速度也能比最早时快一倍以上,而恢复的速度和他的水云力程度有着直接的关系。

    齐岳在刚受到陆殇冰攻击的时候,他的心非常焦急,他想解释,但是,中枢神经受到攻击,他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但是,当他听了陆殇冰在激动中所说出的心理话时,他反而不想解释了。一切都会由时间来证明,她总会明白自己并没有欺骗过她。此时此刻,齐岳的心很轻松,中枢神经遭到破坏,胸口又遭受到重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必死,但对于自己这个生命力比蟑螂更要顽强无数倍的麒麟来说,却并不致命。

    身体的机能在不断的恢复着,因为有了麒麟洗髓易筋功,在失血不多的情况下,齐岳体内的神经系统以及胸口所受到的创伤以惊人的高速恢复着。

    当远方的天际露出一抹鱼肚白,地面的血迹变浅紫黑色的时候,全身赤裸的齐岳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身体机能虽然完全恢复了,但也消耗了他大量的云力和精力,淡淡的蓝色光芒呈旋涡状出现在他身体周围,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将身上的污垢一一带走,四云级别的水云力果然足够强大,在经历了治疗之后,依旧尚有些余力。

    换上麒麟珠内的一身衣服,站在楼顶,遥望着远方天际出现的那一丝曙光,齐岳微笑的目视东方,“殇冰,希望你也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还会出现在我面前,健康的出现在我面前。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再保护你一次,不论你怎么看我,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一切,倾听了你的心声之后,我己经当你是朋友,直到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远不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你比我更需要呵护,更需要一个温暖的家。”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