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五章 嫉妒中的龙怒

    当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感到非常疲倦了,仓库一战耗费的云力远不如他自我疗伤时耗费的多,再加上全凭风云力赶回来,这可是一段不短的距离,此时,太阳已经在空中高高挂起,在进龙域别院前齐岳看了下手机,刚好是清晨八点钟。

    深吸口气,体内云力在麒麟珠吸引的四属性能量作用下缓慢的恢复着,沐浴在阳光之中,齐岳感觉全身都舒服了许多。

    大步走进龙域别院,他现在只想赶快先大吃一顿,然后美美的回房间睡上一觉。

    刚走进别墅大厅,齐岳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大厅的沙发处,海如月正面沉似水的坐在那里,徐东也在,他手上拿着一块蛋糕正一边吃着一边和海如月说着什么,一见齐岳进来,赶忙冲他连使眼色。

    海如月所坐的位置正朝着别墅大门,齐岳一进门她就看到了,龙眸中寒光大盛,“你还知道回来么?”看着齐岳那一脸疲惫之色,她心中怒意更增几分,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齐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步朝楼上走去。

    “你给我站住。”凌厉的龙气从背后涌来,令齐岳不得不停下脚步,回身看向海如月,只见她那张绝色的俏脸因为愤怒巳经变得有些苍白了,眼圈微微有些发红,看着自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似的。

    看到海如月微红的眼圈,齐岳不禁心中一软,道:“我现在很累,只想吃点东西睡觉,今天就不去上班了。”

    海如月的娇躯微微有些发抖,“累?你是自找的。齐岳,我没想想到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连那样的女人你也不放过。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徐东已经告诉过我那个女人的身份了。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跟我来。“说着。她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徐东吓了一跳,赶忙拉住海如月的手臂。劝道:“如月,你别这样。齐岳他还年轻,禁受不起诱惑也是难免的。不过,大师不是说了他不能轻易和女人发生关系么。你要相信他啊!”

    海如月猛的一甩,将徐东震退,“别拦我,否则,我先对你不客气。相信他?那你告诉我,一个男人和一个那样的女人在外面待上一晚不回来。他们能干什么?”

    徐东一阵语塞,看着海如月说不出话来,齐岳一步步走到徐东身边。目光冰冷地点了点头,怒声道:“海如月,我忍你很久了。好,你带路吧,随便去哪里。当着徐东的面我有些话不好说,咱们今天就找个地方说清楚。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你欺负的傻小子了。随便你想怎么样。尽管画下道来就是。”

    徐东看看海如月,再看看齐岳,不禁心中大急,“齐岳,如月正在气头上你就少说两句吧。”

    齐岳撇了撇嘴,“少说有用么?对待霸王龙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虽然明知道现在自己状态因为云力的消耗和受到身体刚刚恢复的影响差了很多,但自从认识海如月以来,他心中所受到的压抑。以及对海如月的不满,在这一瞬间完全爆发。为了男人的尊严,他已经忘记了其他的一切。

    海如月全身龙气涌动,抬手指了齐岳一下,再指了指外面,弹地而起,眨眼间已经闪了出去。齐岳毫不示弱,深吸口气,云力运行于四肢百骸之中,轻轻一个闪身甩开徐东的阻挡就跟了出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从别墅内冲出,徐东不禁心头一沉,他知道,自己即使追上去也没用,别说海如月,就算是齐岳,现在的实力也已经在自己之上了,现在怎么办?这两个家伙都是倔强弹气,要是真的打起来,恐怕会很难收场啊!

    徐东毕竟是聪明人,经过短暂的慌张之后,他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打算。在这里,能够阻止海如月和齐岳这两个家伙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扎格鲁大师,对,找大师去。徐东想到就做,赶忙跑上楼,用最快地速度来到扎格鲁大师的房间外。

    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其他人早已经该上学的上学去了,大师在吃过早饭后也发觉了气氛的不对,不过,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师,不好了。”徐东一边拍着门一边喊着。门开扎格鲁大师一脸微笑地出现在门内,“徐东,怎么这么惊慌,迸来吧。”

    “大师,现在不能再耽搁,齐岳和海如月两个人恐怕打起来了,他们现在已经走了,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大师,您看现在可怎么办啊!也只有您能阻止他们了。”

    扎格鲁不慌不忙的道:“没关系,由他们去吧。我早已算到他们命中有此一战。有的时侯,好事可以变成坏事,也有的时候,坏事也能变成好事。”

    徐东苦笑道:“但是,大师,我看他们两个似乎都有些失去理智了,两名生肖守护神高手,在失去理智后是非常可怕的。不论他们谁受到伤害,对我们生肖守护神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您可不能不管啊!”

    扎格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是缘法,一切皆由天定,麒麟合龙,这早己经是命中注定的事。我佛慈悲,这并不是对他们的考验,但却是他们必须要经历的事。你尽管放心好了,最迟傍晚之前,麒麟和龙都会平安的回来。”

    徐东一向对扎格鲁大师很信服,可以说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如此,但是,现在让他相信齐岳和海如月平安无事的回来却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齐岳刚一出门,就看到海如月已经全身覆盖了白色的鳞片,背后龙翼大张冲天而起,他现在心中已经充满了怒火,当初被海如月暴打,以及平时的冷言冷语积蓄而来的愤怒使他的感性已经完全超越了理性,低吼一声,高高跃起,黑、银两色气流绕体狂升,黑色的长发中那一抹银色再次出现。[WAp.FYwap.Net]当全身覆盖上黑色鳞片之时,在一团黑色雾气的包裹下他已经朝海如月追了上去。黑色气流逐渐改变。因为是白天,很快黑色气流就变成了银色,在阳光的照射下,从下方很难发现他的存在。而此时海如月的身体也已经被白色云雾所包裹,两人一前一后,飞快的朝东方飞去。

    龙域别院所在的地方本来就已经是京城东边了,两人这一继续住东飞,渐渐远离了城市,脚下的景物也渐渐变得荒凉起来。

    齐岳虽然被心中升起的怒火刺激的有些失去理智。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战胜海如月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是现在这种并非最佳状态的情况下,因此。他一边跟着海如月向前飞行,一边利用麒麟珠吸收着空气中的四属性能量分子补充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本相异化消耗能量的速度不慢,但在使用本相异化的同时,因为能力的提升,使他操纵麒麟珠吸收空气中能量分子的速度也增加了许多。总体来看,到是吸收多余消耗,因此,在不断的飞行过程中,齐岳的实力在逐渐的恢复着,体内云力越来越多,他的心神也渐渐稳定下来。

    两人足足飞了近一个小时,他们的速度虽然不可能比的上飞机。但这一小时飞下来,却也已经远离了京城,海如月目光一闪,捕捉到下方一片山坳,口中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背后控制方向的龙翼瞬间收敛,身体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朝下方落去。

    齐岳心中暗暗一叹,麒麟珠不愧是麒麟八珍中排名那么靠前的宝贝,仅仅这一小时的全力吸收,他的实力已经恢复了许多,要是能再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说不定就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了。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满心愤怒的面对海如月,男人的尊严令他根本不可能说出自己身体的情况,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云力微微一动,他也跟着海如月落了下去。

    海如月飘身落地,背后龙翼修长的垂在身后,眼看着齐岳落在自己面前百米之外,她没有说话,全身白光涌动,身上的龙鳞快速的发生着变化,胸口处的白色光芒变得更加强烈了,那颗白色的龙珠发出巨大的能量。

    转瞬间,海如月身上的鳞甲整体变的宽大了一些,张开的龙翼在转折的尖端各自出现了一只利爪,头上蓝色的长发下升起两个突起,肩膀上的甲胄向两旁延伸出三角形的尖锐,龙眸中光芒四射,由蓝转红,就像两颗红宝石一般,与全身的白色鳞片形成鲜明对比。正是六云以上才能完成的本属相异化第二阶段变身。

    随着海如月的第二变完成,齐岳明显感觉面前那修长的娇躯上不断传来令他窒息的压力,麒麟血脉在生肖龙能量的刺激下激发了,黑、银两色光芒顺着齐岳身上麒麟鳞甲的缝隙处弥漫而出,形成一层淡淡的光罩将他笼罩在内,抵御着这强悍的龙威。同时,齐岳的右臂缓缓向自己身体右边抬起,上面的黑、银两色纹路似乎活了起来似的不断的旋转着,胸口处麒麟珠闪烁着紫、蓝、红、青四色光芒,淡淡的麒麟光影也在他背后浮现。

    海如月看着齐岳毫不示弱的与自己对峙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一软,冷声道:“我再给你一个最后的解释机会。你昨天晚上带走那个淫荡的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齐岳冷哼一声,“老子的事你管的着么?男人不解释。”

    海如月瞳孔微微有些收缩,她脸上的白色光罩明显波动了一下,“齐岳,你做出这样的事,对得起明明么?生肖守护神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真没想到,你连那样的女人都不放过,我真是看错你了。今天我就要替明明教训教训你。”

    “闭嘴。”齐岳怒吼一声,“豹女怎么了?什么叫那样的女人?在我心中她和你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拿明明说事儿,明明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海如月,我告诉你,在我心中豹女比你要好的多了,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你不就是出身好点么?又拥有强大的实力。可是豹女呢?你知道么?她是一个根本就没有父母的基因合成试管婴儿,比起我这个孤儿来说都要可怜的多,难道她天生就愿意供黑暗议会驱使么?如果换了你是她,恐怕你还不如现在的她呢,[风语网风语fywap。net]在我心中,豹女可要比你强的太多了。至少她不会像你这样讨厌,整天就会板着一张冷脸,好象谁都欠你什么似的,同样是生肖守护神,我甚至还是生肖之王,你凭什么管我?难道我是三岁小儿么?”

    海如月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连带她的声音也在颤抖着,“在你心中,我连那个豹女都不如么?就因为你可怜她,所以你就和她上了床?难道你忘记大师曾经说过,以你现在的情况和女人发生关系会对她有所伤害么?”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说了,我的事你管不着,就像我也不会管你一样。有个笑话你听过没有。在很久以前,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的儿子终于结婚了,在儿子新婚之夜的时候,老夫妻两个担心儿子不会做那床上之事,于是,就悄悄的来到儿子、儿媳屋外窗前偷偷的听着。

    只听他们的儿子在房间里低声和儿媳调笑着:“老婆,你真美,你下面这个就像一个精致的玉环。‘儿媳对儿子说,’老公,你也不错啊!你下面这个简直就是一个昂扬的金柱。‘屋外的老夫妻俩听着儿子和儿媳已经进入状态,不禁心中有些兴奋,再加上房间内的淫声浪语,难免有些心猿意马了。婆婆就向公公道:“老头子,你觉得我那里像玉环么?”

    公公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像个屁,你早就人老珠黄了,你那下面顶多是个破锅。‘婆婆一听大怒,道:”好啊,老东西的,我那个要是破锅,你的就是炊帚。’在相互讥讽之下,他们已经忘记了身处的地方,不禁吵了起来。

    房间中的儿子儿媳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儿子喊了一声:“喂,谁在外面。‘公公正在气头上,立刻回了一句,’少管闲事,许你们玉环套金柱,就不许我们炊帚刷破锅么?‘”

    笑话听完了,海如月不禁有些发楞,“齐岳,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齐岳冷笑一声,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笑话用在咱们身上正合适,只不过应该反过来。只许你和你那个张骢啸副总炊帚刷破锅,难道就不许我和豹女玉环套金柱么?”

    海如月就算对这方面再迟钝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全身的白色龙气极不稳定的骤然爆发,口中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齐岳,我要杀了你。”在极度愤怒之中,她的攻击己经没有任何章法了,庞大的龙气铺天盖地般朝齐岳汹涌而至,海如月的右拳凝骤出一团足有篮球大小的白色光球,直奔齐岳胸口轰击而来。

    齐岳讥讽完海如月,只觉得心中大畅快,眼见被自己激怒的如月全力攻来,他丝毫没有后退的打算,身体周围麒麟气息如万马奔腾般反卷而回,抵御住海如月罩来的龙气,而他的右拳也挥了出去,黑银两色光芒在右臂上完全内敛,并没有海如耳那一拳的强大威势。

    “麒麟臂现破苍穹。”齐岳的身体几乎是是贴地飞行着,他狂吼一声,后发而先至,全力轰击的一拳已经迎上了海如月的攻击。

    海如月的龙气明显要比齐岳散发出的麒麟气息强盛。两股气流刚一接触,齐岳的麒麟气息就被反卷而回,但是,齐岳本身也没想要在整体上战胜海如月,他想要的,就是凭借自己的麒麟气息给自己带来这挥出一拳的机会。毕竟,麒麟最强大的,依旧是右臂。麒麟臂。

    两人都在愤怒之中,这一击相互都没有留手,当他们拳拳相撞的瞬间,近距离的,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强烈地愤怒,轰然巨响中,齐岳的身体应声抛飞,庞大的龙气不断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的身体。但齐岳的麒麟甲却在这时显示出超一流的防御能力,不论龙气如何冲击,它都能稳定的保护着齐岳的身体不受伤害。但在剧烈地震荡中,齐岳还是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在齐岳身体被震飞的同时。海如月也绝不好受,即使她也是生肖守护神,但是她对麒麟的了解并没有多深,就算是扎格鲁,现在也不知道齐岳都有哪些能力。两人右拳对轰,海如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蓄满能量的一击竟然如同撞在金刚石上一般,整条右臂疼痛欲裂,右拳已经被震的失去了知觉。在剧烈的震荡中,她虽然倔强的没有后退化解冲势,但还是不禁喷出了一口鲜血。海如月最强的本就不是这样用拳头硬攻,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结局可想而知了。

    齐岳的身体向后飞退着,他心中很清楚现在的情况,虽然他自己也被海如月那一拳震的五内如焚。但他同时也很清楚,海如月比自己肯定要受到更严重的创伤。麒麟臂的最强称号又岂是随便说说的,凭借着麒麟臂自身的强横,已经为齐岳化解了太多的冲击力。

    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的那段训练使齐岳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绝不要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即使在攻击时也会伤害到自已的身体,也必须要给予敌人持续有效地打击,将其一鼓作气彻底击溃。

    黑、银两色光芒在齐岳强行催动之下。带着四属性云力将海如月那已经弱了许多的龙气驱散,齐岳一个后空翻,稳稳的停在半空之中。他的双眼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深紫色,胸前的麒麟珠也变成了同样的颜色,一道道紫色的激电不断在他身体周围闪烁着,当海如月发现不对时,刚刚稳定住身体的齐岳已经狂吼一声,“麒麟百雷闪。”

    当一个女人同时和几个男人发生关系的时候,那种情况可以称之为攒射。当上百道雷电同时轰击一个目标的时候,同样的,这也可以称之为攒射。

    粗如人臂,扭曲的紫色电光一道道从齐岳体内瞬间散发,它们有的呈直线,有的则画弧线,还有的竟然扭曲的绕到一旁,但是,他们最后的目标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海如月的身体。

    眼看着突如其来的雷电,海如月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意,她下意识的蹲下身体,一层浓郁的白色龙气弥漫而出,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形成一个直径三米,高两米的白色光罩。

    在齐岳的精神力控制下,雷电毫不犹豫的轰击上了同一个目标,那一声声低沉的雷鸣之声令齐岳心中大喜,海如月啊海如月,只要你被我这雷电轰的全身麻痹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百雷闪从出现到消失,持续的时间很短,齐岳在施展完这一击后,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云力的大量消耗使他的喘息有些急促了,以百雷闪来衔接麒麟臂的攻击,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方法,他很清楚,以自己现在体内云力不足的情况,想要战胜海如月就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自己将失去一切机会。

    但是,当百雷闪的轰击完全冲入海如月凝结的那团白色龙气后,令齐岳吃惊的是,那团龙气在凝聚时是什么样子,在轰击之后,竟然还是什么样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似的。隐隐的,他心中已经感觉到了几分不妙,也清晰的发现,自己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计算错了。

    冰冷的声音从龙气中发出。海如月缓缓直起身体,“不错,雷属性能量是所有能量中攻击最强横的一种,但是,对于我来说,它却是无效的。”她看上去没有一丝变化,就连身上的龙鳞都没有留下一丝被雷击的痕迹。

    齐岳目瞪口呆的道:“不,这不可能。我的百雷闪集中了大量的能量。别说你是在受创的情况下,就算是完好状态,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挡下来。”

    海如月哈哈一笑,笑声中充满了嘲弄的味道,“不错,你那一拳确实很强。但是,让姑奶奶教你个乖,风从龙、云从虎]这两句话你应该听过吧。简单来说,作为虎的徐东,他天生就对一切风属性能量免疫。而雷的基础是什么?是云,没有云的摩擦又哪儿来的雷?不论你的雷能量是从何而来。我都可以告诉你,你的雷电是不可能伤害到我的,因为龙天生就是雷免疫。”

    “我顶你个肺啊!”齐岳大骂一声,他耗费了大量云力发动的一击竟然遇上了海如月的免疫,机会稍纵即失,现在就算再施展烈火炼狱也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他现在的云力已经非常微弱,想施展烈火炼狱就必须要考虑到云力用完后孩如何应付海如月的攻击。

    海如月并没有给齐岳过多的思考时间。背后双翼瞬间收敛,只一闪身就来到了齐岳面前,双手在空中圈出一个弧线,一抓齐岳肩膀,一抓齐岳咽喉,动作快入闪电,龙爪上带出地白色能量噗噗做响,爪尚未到。尖风已经刺激的齐岳身上的麒麟甲黑雾升腾。

    齐岳冷哼一声,心中立刻有了打算,他将左手背在身后,右臂瞬间横起,任由海如月一爪抓在自己的右肩上,而他的右掌则挡住了抓向自己咽喉的那一爪。

    叮,火星四溅,海如月左手龙爪被齐岳肩膀上传来的一股大力震的升腾,而右手龙爪本就因为先前与齐岳对那一拳尚未恢复。此时只不过是个虚招而已,见齐岳挡了上来,立刻后收,右膝直接顶向齐岳的小腹。

    齐岳将心神完全沉浸在自已的右臂之中,他向后退出半步,比左臂粗大几分的右臂快速的动了起来,那黑、银两色光芒纠缠的右臂几乎是无处不在,每一次闪烁都准确的抵挡住海如月的一记攻击。如果海如月双龙爪都正常的话,或许齐岳会很难招架,但她现在右手龙爪受到重创,只能发些虚招而已,真正有攻击力的就是左手龙爪和双腿。但腿毕竟比较长,要发动攻击时速度就比手慢的多了,因此,齐岳只用一只右手,使出印象中周天禄施展过的如封似闭,也算是勉强挡住了海如月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只用右臂齐岳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现在云力大衰,能与海如月抗衡的也只有麒麟臂的强横了。借着这机会,他也可以利用麒麟珠再吸收一些四属性能量补充自身。

    海如月看到的只有满天掌影,那黑、银两色光芒纠缠的右掌就像她的梦魔一般,不论自己如何利用身体攻击,[风语网手|打]他都能精准的挡在自己身前,配合着齐岳那奇奥的步伐,自己根本无法有效的命中他的身体。尤其是与他那只右掌接触的时候,那坚硬而充满能量的感觉每一次都震的自己手脚发麻,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量了。其实,她并不知道,齐岳也不敢将麒麟臂的能量完全展现出来,因为他怕自己一击之后,云力再不够维持本相异化,那时候,只要海如月还有战斗力,他就输定了。

    虽然没想到齐岳会有如此强悍的近战能力,但海如月还是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一脚踢在齐岳的右掌上,借助反弹之力高高跃起,一团白色的光芒在她身体上升同时凝聚而出,齐岳只觉得身体周围的压力一轻,似乎所有龙气都被海如月胸前那颗白色的光球抽空了似的。

    齐岳不喜反惊,看到眼前的情况他立刻就意识到海如月要施展她最强的龙跃十八击了,这凝聚能量的方法,显然是龙跃十八击的第一击龙翼催星。虽然明知道海如月要做什么,但他苦于体内云力不足,无法与海如月进行对攻,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海如月胸前光球化为无数光点,在龙翼的扇动下大面积覆盖向自己身体周围方圆十米,闪电般的速度即使是麒麟游也无法完全闪避,毕竟那点点星光实在是太密集了。

    就在那点点星光即将临身之时,齐岳猛的大喝一声,身体从地面弹跳而起,“麒麟赤。”

    火红色的光芒瞬间燃烧,齐岳弹起的身躯在空中收成一个球型,将受力面积尽量减小,他一边凭借着麒麟赤和麒麟甲的双重防御能力硬抗龙翼催星,一边在云力的辅助下朝空中的海如月冲去。

    只有真正承受上龙跃十八击的攻击才能感受到它的攻击力有多么恐怖。一道道尖锐如锥的强横气息在经过麒麟赤和麒麟甲两重阻挡后,依旧带给齐岳剧烈的疼痛。他原本急速的上冲之势在冲击的作用下顿时变得慢了许多。那发自灵魂般的痛苦己经令他的口鼻出血,以身体来硬接一名实力达到六云以上的生肖守护神攻击,绝对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