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六章 火星撞地球

    齐岳在半空之中已经没得躲闪,他也并不想躲,当海如月开始用出龙跃十八击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自己想要战胜她恐怕已经很难了,只有利用能量还勉强够用之时全力搏一下才有机会。因此,他才会选择用身体来承受龙翼催星的攻击。

    黑、银两色光芒疯狂的从齐岳全身涌向他的右臂,麒麟臂的能量瞬间提升到他所能达到的颠峰,终极麒麟臂他自然是不会用的,毕竟海如月再可恶也是同伴。但凝聚了他全部云力的麒麟臂却依旧可怕,齐岳阴险的将右臂收在身下,当海如月的牧野流星即将临身之时,他瞬间挺起胸膛,身体直立而起,那蓄满了能量的一拳猛的轰了出去。海如月吃惊的看到,齐岳的右臂在这时候竟然比先前又涨大了许多,手臂上的鳞片完全竖立起来,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至。可惜,当她发现齐岳所能使用的能量比自己判断上要强大的多时,已经没有变招的机会了,牧野流星冲势极快,海如月一咬牙,猛的凝聚起自己全部的龙力,迎了上去。

    当白色的光芒与黑银两色光芒骤然在空中撞击的那一瞬间,齐岳和海如月都产生出同样的感觉,那就是火星撞地球。

    一圈扭曲的光芒以两人碰撞的中心点朝四下瞬间散发而出,他们的身体各自凝固了瞬间,紧接着,都如同炮弹一般反弹而出。同样的鲜血狂喷,海如月身上的龙鳞超过百分之七十化为点点白光消失而去,如果不是她全力保护住最重要的几个部位,恐怕此时已经全身赤裸了。裸露在外的娇嫩皮肤上泛起一层血红色,脸上的光罩消失了,头顶的突起消失了。在空中倒飞的她脸色已经变成了惨白色,只能勉强张开自已背后的龙翼。控制着身体不至于撞击在后方的山壁上。

    海如月很惨,齐岳却比她更惨,海如月还能凭借着龙翼来控制自己的身体勉强漂浮在空中,但齐岳却直接像炮弹一样撞向后方的山壁,轰的一声,泥土、岩石四溅,齐岳整个人竟然都嵌入到山壁之中。黑、银两色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了。

    海如月缓缓落地。她现在只要稍一不小心,就有跌倒的可能,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右臂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左臂也好不到哪儿去,自从拥有了龙的力量后,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虚弱,单膝跪倒在地面上,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龙睁流露出一丝后悔的光芒,她不知道齐岳怎么样了,但是她同时也很清楚自己刚才那全力一击发挥出了多少龙力。此时此刻,她心中有些茫然,麒麟臂侵入体内的气息使她连呼吸都能引起全身剧烈的疼痛,全身经脉竟然无一不伤,如果齐岳的能量再强一分的话,恐怕此时自己已经七窍出血而亡了。麒麟,竟然真的是这么强么?连自己第二阶段的本属相异化都无法抵挡他的攻击。这又是何苦呢?齐岳那个家伙死是肯定死不了,不过。自己要把他挖出来,再弄回龙域别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凭自己现在这状态么?

    齐岳的身体陷入山壁足有一米,他身上的麒麟赤和麒麟甲都已经消失了,无数细小的血痕出现在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赤裸着的身体并没有疼痛的感觉,而是麻木。在被撞飞的最后一瞬间,他召唤出了麒麟隐,此时。麒麟隐正垫在他的背后。

    论防御力,麒麟隐肯定是不如麒麟赤的,但是,正是因为多了麒麟隐的防御,才使齐岳没有昏迷过去,在受到如此重创的情况下,他依旧保持着清醒。

    胸前那紫黑色的掌印依旧清晰,豹女那一掌极狠,虽然齐岳恢复能力惊人,但她留下的痕迹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下去的。齐岳此时已经近乎停止了呼吸,他的麒麟臂第一次感觉到了疼痛,幸好那疼痛并不是十分强烈。但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云力,整个人只能镶嵌在山壁中,一动也不能动。齐岳现在并不郁闷,反而有些兴奋,因为他在被撞飞的同时,也清晰的看到海如月在自己麒麟臂全力一击下身上龙鳞飞溅的样子,能把她打得如此狼狈,自己也该满足了,如果换做自己全盛状态的精况下,说不定真的能把这头霸王龙击败呢。

    麒麟珠确实是天地至宝,不用齐岳刻意催动,它已经将原本吸收四属性云力变成了单独吸收水云力,因为,只有水云力才有疗伤的作用,才是现在齐岳最需要的能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海如月在下面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本属相异化,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恢复体力,而齐岳在山壁中自然也不会闲着,凭借着麒麟珠吸收的水云力进行疗伤,他的经脉正在一条条的恢复知觉当中。但是,知觉恢复却并不是件美妙的事,随之而来的还有近乎无法忍受的疼痛。同样是承受痛苦,在这方面,曾经去过塔克拉玛干的齐岳就要比海如月强的多了,虽然他的痛苦比海如月更强,但是他却依旧能够咬牙苦忍着。

    太阳已经从东方渐渐升到了天空正中,冬天的气温实在有些低,齐岳的云力虽然在恢复着他的身体,但他却依旧有些冻僵了,毕竟,没有足够的云力护体,他是无法与自然力量抗衡的。

    海如月经过几个小时的恢复,至少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了,冷静下来的她,此时已经开始为齐岳担心了,这家伙被自己轰进山壁之后连一点反映都没有,不会昏过去了吧,天气这么冷,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妙了。心中微微一痛,海如月暗骂一声。齐岳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就非要挑起我的怒火呢?一边想着,她缓缓站起身,一步步朝山壁处走去。

    海如月现在的能力刚刚恢复了两成左右,她现在的整体实力虽然比齐岳强,但论起恢复速度来。谁又能比的上墨麒麟呢?

    山壁并不陡峭,是半斜面的。海如月没有使用龙力,只是凭借着自己矫捷的身手,缓缓向山壁十五米左右的地方攀登上去,因为齐岳就在那里。

    当海如月来到齐岳陷入的地方时,她心中不禁一酸,齐岳的样子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身上的皮肤都凝结上了一层血枷。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痕虽然都已经止住了血,但从表面看去,他整个人都是紫红色的,尤其是胸口处那触目惊心的掌印,更是令海如月心中一惊。她很清楚那并不是自己攻击所能造成的,难道,难道他在和自己战斗前就已经受伤了么?想到这种可能,海如月心中顿时升起恐惧的感觉,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再承受自己当时如此沉重的一击,恐怕,他……

    想到这里,海如月心中大急,双掌凝聚起倒刚恢复不多的龙力,小心冀翼的按向齐岳身体周围的山壁,因为齐岳的身体是陷入山体内的,因此,她想要救出他,就必须先把周围的山石弄掉。以免卡住齐岳的身体。

    海如月的实力确实强大,虽然龙力远不如鼎盛时期,但在那白色光芒的作用下,齐岳身体周围的石壁还是化为齑粉,滚滚而下,海如月一只手将自己的身体吸附在山壁内,另一只手则用龙力包裹着齐岳的身体,小心的将他拉了出来。当他拉出齐岳的时候,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她看到了齐岳背后的麒麟隐,有麒麟隐垫着,齐岳后背的伤口远不如前身那么多。

    海如月将齐岳小心地抱在怀中,轻轻一跃,从山壁中飘了出来,双脚在山壁连点,轻快的落在地面上,前后仅仅使用了不多的龙力,但她的脸色却又有些苍白了,喘息中,她赶忙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包裹住齐岳那赤裸的身体,无意中目光落在齐岳的下身处,引得海如月俏脸一阵羞红。

    她朝四下看了看,抱着齐岳在一个避风处停了下来,双手按在齐岳的胸膛上,感受着他体内的气息。齐岳的身体早已经变得冰冷了,海如月聚精会神的听着,也只能勉强感受到他微弱的心跳声。

    还没死,没死好。两滴泪水顺着她的面庞流淌而下,“你啊你啊,齐岳,你为什么总要伤我的心呢?你这个痞子,你这个混蛋,我自己都不明白你有什么地方可吸引我的,为什么在我心中,你始终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呢?你这个傻瓜,你这个混蛋,先是明明,然后又是豹女,甚至你还和我公司中的那个女孩儿也有关系,难道麒麟就真的不能专情么?”

    海如月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在她的认识中,齐岳现在是处于昏迷状态的,周围又没有其它人,她才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但她又怎么知道,在自己怀中的这个痞子,此时根本就是清醒的。

    齐岳确实很冷,他的身体也被冻的僵硬了,凝结来的云力只能护住身体最重要的内脏,以及治疗着他全身受创的经脉,他动是动不了,但精神却是完全清醒的。一发现海如月来救自己,他赶忙收敛气息,惟恐这个霸王龙发现自己的情况。齐岳的算盘打的很好,只要等他一恢复攻击的能力,在距离海如月这么近的情况下偷袭她,必然能够一击成功,到时候,嘿嘿,一切还不由得自己么?

    但是,正在心中酝酿着阴谋的齐岳万万没想到海如月会说出这么一翻话来。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海如月说的自然是心理话。不会吧,她,她的意思似乎是……

    海如耳嘴上说着,动作却没有停止,她右掌轻挥,将自己恢复不多的龙力击出大半,在背风处轰出一个深坑,然后小心的抱着齐岳跳了下去,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比齐岳好是好了,但因为云力太弱,抵御寒冷的能力并不强。但是,刚一进入背风的深坑,她几乎毫不犹豫的将齐岳紧紧搂入自己怀中,再将外衣罩在齐岳背后,用最后的龙力催动自己身体发出热量,温暖着齐岳的身体。

    温热的感觉令齐岳险些舒服的呻吟出声,尤其是与海如月如此密切的接触着,他清晰的感觉到海如月胸前的丰盈是何等惊人,同时,他也发现海如月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她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不用问,她现在也很冷。

    齐岳心中哼了一声,暗想,大棒后再给我个糖吃么?海如月,你别想我相信你,是的,我才不信你会对我有意思,你要是对我有意思,那个副总经理是怎么回事?你要对我有意思,会向我下这么重的手么?

    海如月搂着齐岳的身体,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冷了,尤其是从齐岳身上传来的冰冷,更是引起她一阵阵颤栗。但在这个时候,她却依旧没有忘记探询着齐岳现在的情况,可齐岳一直小心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以她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发现齐岳这家伙真正的状态呢?如果现在齐岳能够看到的话,一定会发现海如月的眼神已经不再冰冷,温柔的眼眸中充满了焦急的神色。

    “齐岳,你不会真的冻坏了吧。你这个混蛋,你可不能有事啊!你以为我想揍你么?实在是你这个混蛋太可恶了,你居然把我比喻成破锅,当时我真的有杀了你的冲动,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爱之深责之切么?我是一个女人,我知道,在第一次见面后我打你那一次,你就已经恨上了我,我从来没指望过和你发生什么,你和明明交往,我发自内心的替你们高兴,但是,你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你这个混蛋,你赶快给我醒过来,否则,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

    海如月怔怔的看着齐岳,再看看他胸前的掌印,声音中多了几分怪异,“那你刚才和我打的时候,实力并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对不对?”

    齐岳苦笑道:“当然了,我又不是神仙,哪儿有那么容易就恢复的本事。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和你硬拼了。你的实力虽然强大,但在灵活多变上,显然不如拥有四种属性能力的我。如果我处于最佳状态的话,一定会用游斗来消耗你的龙力,然后再找机会向你发动攻击。不过,你也别想的太多了,你之所以也被我伤了,最大的失误是因为你并不熟悉我的能力。我最强的能力并不是四属性云力,而是我的麒麟臂。

    也就是我的右臂。麒麟臂是麒麟一生中最强的一点,即使以后我拥有了九云实力时也是一样,只不过,那时候只有发动终极麒麟臂才是最强的了。你和我最强地一点对攻,自然占不到什么便宜。如月,你的脾气太刚硬了,如果刚才你稍微留着点力气和我游斗,单是消耗我也无法支持了。“

    海如月低着头道:“那时候我都快被你气死了,谁还顾的上那些。

    齐岳,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说我是破锅,你给我个解释。“一边说着,她缓缓抬起头。眼中怒意又重新出现了。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你很生气,我也很冲动,一直以来,你可没少欺负我,我本来就是重伤归来,一进门你就要拉我出去决斗,哦自然生气了。更何况。你还和那个什么副总经理关系不清不楚的,我只是联想了一下,所以才会那么说的。我收回行不行?”

    看着齐岳,海如月不禁气不打一处来,“你还说我不把事情调查清楚,难道你就很清楚么?你知不知道,你口中那个副总经理其实是我的亲哥哥,我让哥哥抱一下怎么了?而且,那时我还不是因为被你气哭,哥哥才会安慰我的。”

    齐岳目瞪口呆地看着海如月。“你,你说什么?他是你哥哥?不可能。你别骗我了。你姓海,他姓张,你们怎么可能是兄妹。”

    海如月有些得意的看着齐岳吃惊的样子,“怎么不可能。难道你没听过兄妹两个可以一个跟父亲姓一个跟母亲姓么?要不要回头我给你看看户口本。”

    “这个,这个……”齐岳真想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海如月这一解释,原本还觉得应该是自己占理的他顿时委屈尽去,看着海如月脸上的笑容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海如月低下头,贴近齐岳,道:“你这尴尬的样子看上去可爱多了。齐岳。我问你个问题。当时,你看到我和我哥哥抱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吃醋了?”

    “这个……,是,我是吃醋了。不过,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因为你这只霸王龙吃醋。”感受着海如月身上淡淡的香气,齐岳心中不禁一阵迷茫。

    海如月俏脸一红,她略微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齐岳,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脾气要是像明明那样温柔,你会不会喜欢上我。”此时,她清晰的想起哥哥说过的话,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现在这种有些暖昧的环境中,或许是因为感官上的刺激,她终于放下尊严,说出自己心中一直想问的话。

    听了海如月的问句,齐岳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会,我又不是傻子。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人之一,唯一的缺点就是你那讨厌的脾气,要是你能温柔一些,我真找不到你的缺点了。别说是我,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被你所吸引的。”

    海如月笑了,虽然她也想到齐岳的回答是什么,但真的从他口中说出,她的心却依旧感觉到了强烈的满足,缓缓伏下身,静静的趴在齐岳胸口上,她轻声道:“齐岳,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确实对你很厌恶,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你是麒麟,不论你的性格多么讨厌,为了守护东方,为了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我都必须要忍耐。后来,我揍了你一顿,你还记得么?那时候揍你其实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希望你能有更强的承受伤害能力,另一个,或许也是因为我对你的厌恶吧。但是,很快你就令我刮目相看,作为一个痞子,你却有着倔强的脾气,面对我的强大,竟然毫不示弱。那时我觉得你还是有前途的。不过,很快你就让我感觉到非常好笑,因为你居然恐高,真是笑死我了,堂堂生肖之王竟然会怕高。”

    齐岳苦笑道:“谁说生肖之王就不能怕高?人家徐东是娘娘腔都还一样泡妞呢。”

    “你正经点好不好,整天就是痞子习气。”海如月在齐岳肩膀轻捶一下,但她的语气中却丝毫没有责怪齐岳的意思。“随着和你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你身上的缺点渐渐被你散发的光芒所掩盖了,正是因为你的出现,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才越聚越多,实力也在快速的增长着。和四大家族那一战,是你最让我惊讶的一次,我怎么也无法想象,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你居然能够达到三云的实力,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三云的你竟然力压四大家族族长,最后还用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强横能力将他们完全震慑。”

    齐岳道:“如月,可是那次之后,我并没有从你脸上看到什么惊讶啊!”

    如月苦笑道:“因为,那次之后,我己经在克制自己的情感了。你不要以为我是因为你表现出的强大力量才喜欢上的你。你错了,真正令我对你有了感觉,是因为你和明明之间发生的那些事。”

    “我和明明?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齐岳好奇的问道。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