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七章 石穴内·棉衣中

    齐岳笑了,他现在很想紧紧的搂住海如月,可惜,他伤得实在不轻,虽然可以说话,但身体想动却还很困难,“看来,我那些血实在是值得了,不但赢得了明明的心,居然还一箭双雕,连你也给勾上了,赚了,真是赚了。哇哈给。”

    海如月抬头看着齐岳,齐岳也正在看着她,“你个混蛋,刚才是不是听到我说的话了。”

    “你怎么知道的?”齐岳得意忘形之下,脱口而出。说完他才意识到不妙,如月很明显是诈自己的。

    如月俏脸大红,“你,你真的听到了。那你当时是在装晕了?”

    “如月,你听我说,我听是听到了,不过我现在的身体确实伤的很重,当时我睁不开眼也无法说话,所以……”

    海如月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男人不解释么?算了,听到就听到吧。反正我把该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破坏你和明明之间感情的。不过,我会帮明明一起监督你的。”

    听如月提起明明,齐岳的眼神变了变,“如月,等回去以后我向明明坦白吧。有的时候,感情真不是用理智可以判断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你有意,或许是因为你太美了吧。当我看到你和你哥抱在一起的时候,当时我真想冲上去把你哥咔察了,好象有团炸药在我心中点燃了一般。可是我不愿意承认,因为在我的潜意识中,始终认为自己应该讨厌你才对。毕竟,在最初你揍我那一顿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很坏的印象。但看来我错了,我是个男人,就要勇敢的承担自己的感情。或许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吧,我拥有着麒麟血脉。明明是个明白事理的好姑娘,回头,我跟她坦白,再看看她的反应吧。”

    如月俏脸微红,“你这个贪心的家伙。”

    齐岳嘿嘿一笑,道:“男人有不贪心的么?恐怕还没出生吧。”

    如月轻叹一声,闭上眼睛。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多想,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齐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突然发现,一向强势的霸王龙原来也有她脆弱的一面,伏在自己怀中,她根本就是一个惹人怜惜的美女啊!

    “如月,我有点冷。”齐岳低声道。

    “啊!”海如月吓了一跳,关切的看向齐岳,“那怎么办?穿这么多衣服冷么?我现在龙力还没有恢真。这该怎么办呢?你带没带电话,打电话给徐东吧,让他来接咱们。”

    齐岳道:“没带,估计你也没带吧。如月,其实,其实之前你那么抱着我的时候,我感觉暖和多了。就是我清醒过来之前那样。”

    如月娇躯微微一震,她当然知道齐岳指的是什么,看着他眼中希冀的光芒,如月的眼神变得异常柔和。她伸出一只手,轻轻的盖在齐岳的眼帘上。将他的眼皮抚下。齐岳只觉得身边的如月微微动了动,自己身上一凉,盖在身上的衣服被掀了起来,没等他睁开双眼,一具滑腻的娇躯已经钻了进来,先前穿在如月身上的衣服则盖在了自己身上那件衣服的上面。

    海如月没有说话,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很烫,紧紧的贴在齐岳身上,丝毫不顾他身上那淡淡的血腥气息,她的身体又一次颤抖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是因为寒冷。

    感受着海如月充满弹性而丰满的娇躯,齐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脉快速运转起来,似乎有一股火焰在自己小腹处燃烧着,或许是因为自然的力量太强大,发自本源地渴望竟然一下冲开了他双臂的经脉,虽然疼痛依然,但齐岳却已经忘记了疼痛,紧紧的,将那动人的娇躯搂入了自己怀中。

    如月低哼一声,她没有动,依旧贴紧齐岳的身体,她的目光已经有些迷离了。

    在小的时候,她也曾经幻想过自己以后的爱情会是什么样的,也曾经期待过自己生命中的白马王子,但是,她却从未想到过自己会与一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发展得如此之快。可她并不后悔,齐岳身上散发的麒麟气息令她感到异常舒服,体内的龙力在麒麟气息的刺激下,正逐渐的恢复着。

    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全身赤裸的绝色美女,那么,他的手在可以活动的情况下能老实么?这个问题恐怕任何人都能很快的回答,而且答案都是一致的。齐岳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从开始的搂抱,在心情激荡的情况下,齐岳的手开始动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轻轻的抚摩着如月背后那细腻滑嫩的肌肤,但随着心中那团火的不断燃烧,随着如月皮肤上的热量不断增加,齐岳的手开始向下滑去,那背臀间的美妙感觉不禁令他为之沉沦。

    如月伏在齐岳怀中,在他那双大手抚摩下,娇躯微微的颤抖着,体内的某种东西似乎被唤醒了一般,不仅是心跳的速度在加快,她体内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虽然这里并不是冰天雪地,在京城的冬天很冷,这荒山野峰之中,石穴之内,一男一女在温暖的棉衣当中,相互赤裸的紧拥在一起,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对他们都有着极为强烈的刺激。

    齐岳的心不能平静,海如月又怎么可能平静呢?

    麒麟的气息和龙的气息在这暖昧的环境下快速的波动起来,就像当初齐岳和明明的气息沟通时那样,两人的气息也开始了沟通,齐岳每一次抚摩海如月的身体,海如月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从他手中传出一股热力输入到自己体内,齐岳也能同样的感受到,海如月贴紧自己的肌肤不断传来一阵阵清凉的气息,他体内的经脉正在快速的恢复着,而如月所受到的震伤也渐渐好转,两人的云力都在快速的恢复之中。

    如月的伤势本轻,而且她龙的体魄虽然不如麒麟。但也不会相差太多,而齐岳有着水云力引动的麒麟洗髓易筋功,随着水云力的不断增加,他恢复的速度也并不慢。

    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随着齐岳的抚摩越来越大胆,如月的手也渐渐在他替后轻轻的移动起来,有些冰凉的小手摸的齐岳一阵心生摇曳。双手在如月背后不断的流连往返。在身体逐渐恢复的情况下,他下身的昂扬渐渐抬头,紧紧地贴在如月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散发着火热的气息。

    “如月……”

    “恩?”

    “这个,你不要再摸我了好不好?”

    “你个坏蛋,明明是你一直在摸我。”

    “这个,我有点忍不住了,我怕会把你就地正法了。”

    “你现在行么?你受伤这么重还打坏心思。”

    “男人不能说不行,谁说我不行呢?要不是大师说过我不能随便和女人发生关系。我现在就要了你。别看你是强大的霸王龙,现在在我怀中你可跑不了了。”

    海如月痴痴一笑,道:“傻瓜,大师的话你没完全听明白。他的意思是让你控制欲望,不要太过份了。而且,你不要忘记,我是龙,是你的霸王龙。在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身体能和你相比的也只有我了。你觉得我会怕你么?不过,你可不要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哦。”

    两人的身体早已不再冰冷,在暖暖的棉衣中。彼此散发着淡淡地热气。不论是齐岳还是海如月,他们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我……,是你勾引我的。”齐岳早就忍不住了,要不是身体需要时间来恢复,他能搂着这么个大美女摸上一小时?

    齐岳动情,如月又何尝不是呢,两人的气息都变得有些急促了,齐岳双手轻轻一提,将如月提到自己面前,看着她那完美而羞红的俏脸。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海如月虽然生涩,但却显得比齐岳还要热情很多,一翻身,她已经趴在齐岳身上,修长的双腿缠上了齐岳的。

    齐岳只觉得鼻间一阵芳香,什么需要四个红颜知己才能上床,早已经被他抛于脑后,一手抓住如月的丰臀,另一只手已经施展出绝学抓奶龙爪手,准确的握住了如月胸前的丰满,在潜意识中,他早已渴望这一刻的到来,此时此刻,一个正常的男人和一个正常的女人,已经没有什么再能阻止他们继续发展下去了。

    石穴中,春意昂然,烈火练狱瞬间爆发,只不过,此时的烈火是来自欲望而已。

    就在剑以及履之时,如月突然推住齐岳,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现在还是炊帚刷破锅么?”

    齐岳嘿嘿一笑,猛的搂紧如月的娇躯、“当然不是,现在应该是龙穴套麒枪才对。”没等如月发出不依的娇吟,电动小马达马力完全开启,至热与至热已经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两人同时低哼一声,龙气与麒麟气完美无暇的结合在一起。

    黑、银、白三色气流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将石穴与世隔绝,春风已度玉门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笼罩在石穴外的能量变得越来越浓郁,首先是一道白色的光影从石穴内冲了出来,光影渐渐凝结成龙形,紧接着,一道黑、银两色光影缠绕而出,光影并没有先凝结成型,而是将那白色的龙形光影笼罩在内,激昂的龙吟声伴随着低沉的咆哮升腾而起,两道光影变得越来越强烈。

    渐渐的,那白色光影明显被黑、银两色光影压制了,黑、银光影凝结出麒麟的样子,前爪抱住白龙的脖子,将白龙搂在怀抱之中,能量的升腾使两个光影变得越来越清晰,甚至连鳞片都能看到,宛如实体一般。

    一声激昂的龙吟从石穴内发出,引得外面的白龙光影一阵颤抖,龙身缠绕在麒麟身上,四只龙爪反抱住麒麟,背后那对巨大的龙翼也搭在麒麟背后,显得有些疲倦似的。

    麒麟昂首向天,巨大的麒麟眸中流露出骄傲的光芒,时间不长,石穴内又是一声激昂的龙吟声传来,依附在麒麟身上的白龙体内似乎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龙眸中流露出几分惊慌之色。

    太阳渐渐从西方滑落,当龙吟之声第五次从石穴中传出时已经显得有些微弱了,石穴外的两道光影也发生了变化,麒麟伏在地上,白龙温顺的盘绕在他身边,龙眸中尽是温柔之色,麒麟低下头,用它头上那黑、银两色独角轻轻的碰触着白龙头上的双角,亲昵的依偎在一起。

    在第五声龙吟发出的同时,一声低沉的咆哮震动四野,嘹亮与低沉伴随而出,笼罩在石穴上的三色光罩瞬间破裂,两道赤裸的身影从石穴内瞬间冲了出来。

    原本在石穴外的麒麟和龙飘然而起,分别融入到那两道身影之中。

    齐岳怀抱着满脸尽是红色的海如月,怜惜的抚摩着她那头已经被汗水湿透的秀发,他身上的麒麟图案变得异常清晰,光影闪烁中,每一次都散发着强横的光芒。背后那四色祥云交相闪烁,每闪烁一次,都衬托着他的身体更加伟岸。

    “如月,你还好么?”齐岳柔声问道。

    如月的小嘴咬在齐岳肩膀上,连眼睛都不睁开,呢喃着道:“我好累,我要睡了。齐岳,我的龙力已经恢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全身都用不出力来。”

    齐岳的双眼如同星辰般闪亮,嘿嘿一笑,道:“没想到我这么强,居然带给你五次高潮。现在我才明白大师为什么会说不让我轻易碰女人了。一旦开始,我根本就无法克制住心中的欲望,还好你的身体能够承受的住,否则真会伤害到你呢。经过这一次,你的龙息与我的麒麟气息完全融合,这一下午的恢复,我用麒麟洗髓易筋功不断的运转,已经治疗好了我们的伤势。你休息一下吧,我抱着你飞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这样你让我怎么见人啊!明明今天晚上也会到别墅去,要是被她看见……”

    齐岳轻叹一声,道:“她早晚都会知道的,都是我不好,我任由明明处置就是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弥漫而出,形成一个水状的旋涡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在内,紧接着,红色的光芒从蓝光周围闪现而出,淡淡的火光烘托着里面的水影,水的温度在火的作用下逐渐升高。

    水影中传来一声娇哼,“讨厌,你当是洗衣服么?还旋涡式的。”

    “嘿嘿,这样洗的快嘛。”

    二十分钟后,重新换上干净衣服的齐岳搂着海如月站在先前他们缠绵的石穴旁。海如月依旧显得很疲惫,依偎在齐岳的肩膀上,靠齐岳搂在她腰间的手支撑着身体。

    “如月,要不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再回去?”齐岳关切的道。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要是一夜不归,大家会担心的。我现在已经好些了,有龙力调养,不像刚才那么倦了,不过,我现在走路有些困难。”

    齐岳怪笑一声,“都怪我。那我抱你飞回去,直接送你回房间就是。”

    光影闪烁。齐岳一把抱起海如月的娇躯腾空而起,此时他的云力已经完全恢复。不知道为什么,抱着如月一起飞行,他连恐高的感觉也降低了许多。破例在百米左右的空中快速飞行着,由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护体的能量由银色转为黑色,掩护着自己的身体。

    当两人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齐岳先将走路困难的海如月悄悄地从窗口处送入了房间,然后自己才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了进去。他现在是身心俱爽,说不出的兴奋,如月的第一次给了他。

    他真正的第一次也给了如月这样的绝色美女,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足以令他自豪了。一想起在石穴中如月那动人的娇躯,他的心就说不出的兴奋。

    “哦,人好多啊!”齐岳一进门就惊讶的发现大厅中有很多人,除了意料之中的明明反到没在以外,田鼠、莫迪、小乙、徐东、扎格鲁大师,以及身高马大的姬德都在。

    燕小乙一看到齐岳忍不住一个箭步就蹿了上来,伸手在齐岳脸上捏了捏,“老大,你还真活着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被如月先奸后杀。

    再奸再杀呢。“

    “靠,摸什么摸,我对你没兴趣。如月那么温柔,怎么会对我用强呢?”齐岳一把拍开小乙的手,春风得意的走到沙发处一屁股坐了下来。

    徐东看着他的样子赶忙问道:“齐岳,如月人呢?你不会把她怎么样了吧。”虽然他也知道海如月实力强大,但当初在天香山鬼见愁上齐岳所展示的实力同样震惊众人,他有着多变的攻击手段,要说众人中谁最有可能战胜如月,那肯定非他莫属。徐东知道齐岳一向对海如月心存不满,惟恐他一时冲动,做下什么错事。

    齐岳故做惊讶的道:“如月?如月不是早就回来了么?应该就在她房间吧。”

    徐东皱眉道:“胡说,我们一直都在大厅里,根本就没看到她回来。齐岳,你和如月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你做错了什么,现在弥补还来得及。我们同为生肖守护神战士,大家都是亲密的伙伴,如月虽然脾气差了些,但她一直都很关心你,你可不要……”

    齐岳打断徐东的话,“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如月对我好我当然知道。不过,她确实已经回来了啊!你看,她那不是下来了么?”

    众人目光向楼梯上者去,只见海如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处,此时,她身上穿着一条休闲牛仔裙,往日的冰冷不见了,长发挽起在头顶,看上去显得有几分慵懒,龙眸中柔光似水,看了齐岳一眼,才向众人道:“我确实早就回来了。我和齐岳没什么,让大家担心了。”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海如丹,几乎同时回过头,将目光落在齐岳身上,齐岳嘿嘿一笑,道:“你们都看我干什么?如月啊!我们工作一天,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如月温顺地点了点头,朝齐岳微微一笑,单脚点地,飘然上楼而去,因为她是凭借龙力跃上去的,所以在场众人都没看出她身体的不对。但是,如月最后那温柔的一笑已经令他们全都蒙了,谁能想到一向冷若冰霜的霸王龙会变得如此温柔呢?

    “老大,你、你到底对如月姐做了什么?她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小乙有些口吃的说道。

    齐岳得意的道:“天机不可泄露。哦,对了,明明呢?她不是说今天晚上过来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姬德咳嗽一声,道:“师傅,明明回家了,我特意赶来,有点事要告诉大家。你没回来前,我一直都没说。”

    看着姬德有些不自然的表情,齐岳不禁心头一沉,赶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姬德点了点头,道:“希腊那边来人了。”

    “什么?”齐岳猛的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德,“你上次不是和我说,明明的婚约是两年为期么?”

    徐东惊讶的道:“婚约?老大,明明什么时候有婚约了,那你和她……”

    姬德苦笑一声,道:“大家听我说吧。”当下。他先简单的把明明婚约一事说了一遍,看着众人不太好看的脸色。继续道:“本来婚约是应该在明明二十岁完成的,不过。现在那个希腊总统的儿子正好到我国来,他是特意来看明明的。所以,明明被我家老爷子叫了回去。

    师傅,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趁着你和明明还没有发生到更深的地步前,还是放下吧。为了国家的利益。也为了你自己好。“

    “放屁,为了国家的利益就更不应该让明明远嫁,当初明明答应婚约的时候她才多大?那时候她有自主能力么?”齐岳愤怒的咆哮着,“如果是为了国家的利益。那么,身为生肖守护神的明明是我们东方守护者不可或缺的强者。怎么能让她嫁到希腊去?更何况,即使不考虑这些,只要与我在,谁也别想把我的明明带走。”

    一边说着,齐岳一把将姬德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姬德那么大的块头,在他手里却像没有重量似的,“走,带我去你家。我去找你家老爷子说清楚。”

    姬德清晰的感觉到从齐岳身上涌来一股异常强大的压力,压得他险些喘不过气来,“师傅,你别冲动。那个希腊小子只不过是来看看明明的。”

    “看也不行。”齐岳霸道地道。

    “对,看也不行。老大,我支持你,明明是我们生肖守护神的一份子,怎么能让西方人抢走呢?”燕小乙义愤填膺的道。

    徐东、田鼠、莫迪纷纷表示了对齐岳的支持。

    微微一笑,始终没有开口的扎格鲁大师来到齐岳身边,右手轻轻一抚,齐岳只觉得手上一震,姬德已经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从自己掌中托走,“齐岳,所谓关心则乱。你刚才说的很对,从国家的角度来看,也不能让明明远嫁到希腊去。现在你要做的并不是愤怒地去向明明的父亲说清楚,面对这种情况,动脑要更好一些。”

    齐岳深吸口气,他并不是真的愤怒,而是心中非常不安,一想到有可能失去明明,他的心就难以平静,“大师,您说吧,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扎格鲁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人既然是希腊总统的儿子,那么,他就不可能是独自一人来到我们炎黄共和国,或许,和他同来的还有西方的守护者。与其用别的方法留下明明,你不如堂堂正正的以情敌的身份向他挑战。”

    “挑战?”齐岳的眼睛亮了起来,连海如月他都不怕,又怎么会怕一个希腊人呢?

    扎格鲁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挑战。西方人对尊严重视到死板。在古时候,当两个男人都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时候,决斗就是最终的办法。虽然现在已经是现代社会,但他既然是总统之子,你向他提出挑战他必然不会退却。不过,挑战的内容并不一定是武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这次的事,不但关系到明明的未来,同时,也关系到我们东方守护者能否立威于西方,你记住,不论做什么,都要先动脑子,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来找我吧。”

    齐岳深吸口气,道:“好吧,大师。我听您的。”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明明的心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今天你也累了,上楼去休息吧。如月今天也很累了,你最好去照顾她一下,有你的麒麟气息在,对她的身体会很好。”他的话说得很隐晦,但齐岳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先上去了。缺德,刚才我太冲动了你别在意,回去后帮我保护明明,一定不能让那个从希腊来的小子碰到明明一根毫毛。”

    姬德哈哈一笑,道:“师傅,我现在发现,你真的越来越有当我妹夫的潜力了。看来你对明明是认真的,放心吧,明明自己也不是弱者,何况,那个从希腊来的小子礼貌还是懂的。他应该已经到达京城了,只是不知道住在什么地方,今天父亲将明明叫回去,应该是有事商量,我想,父亲在某些方面想的和你一样。他也舍不得明明嫁出去啊,何况明明还是东方守护者。好了,我先回去,明天我想办法打听些消息再给你打电话。”

    姬德走了,齐岳眼中光芒闪烁,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田鼠道:“老大,我也先回去了。莫迪老师,我们一起走么?”

    莫迪看了田鼠一眼,点了点头,两人一同离开了龙域别院。从田鼠看莫迪的眼神中依旧能够看出那强烈的眷恋,但莫迪却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小乙道:“老大,别烦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齐岳摇了摇头,道:“烦恼到不至于,不过,我在想为什么最近会有那么多西方人到我们炎黄共和国呢?先是黑暗议会,然后又是教廷,现在连希腊的人也来了。会不会是我们炎黄大地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们到来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吸引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扎格鲁赞许的道:“好,齐岳你越来越像真正的生肖之王了。你的担心和我所想的一祥。昨天晚上我仔细的算过了,但得到的结果却非常模糊,隐约中,似乎是我们东方有什么至宝要出现似的。至于这宝贝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齐岳目光一动,道:“会不会是管平大哥的研究成果?他的研究要是落在邪恶之辈手上,确实会引起巨大的麻烦。不对啊!如果只是为了他的研究成果,那么一向自诩正义光明的教廷为什么也派人来了?我怎么都觉得黑暗议会、教廷、希腊人到我们炎黄不是那么简单。”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