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十九章 战争与智慧的女神

    “怎么不说话呢?看你的身形,应该年纪不大吧。来,让姐姐看看东方帅哥儿长什么样子。”带着银铃班的娇笑声,索索的身体向前微微一动,似慢实快,几乎一瞬间就来到了齐岳身前,右手朝他头上的斗篷撩去,但左脚却阴狠的直接踢向齐岳裤裆。

    齐岳心中暗骂一声,他的反应也不慢,左手下拍,挡向索索那一脚,同时右手抬起,封向她的手。

    碰碰两声,劲气交并发出低沉的声音,齐岳的双手很稳,索索在他的绝对能量面前被震的项后退去,但齐岳却惊骇的发现,从索索那踢向自己的一脚中传来一股尖针般的能量,其锐利程度竟然比如月的龙翼催星还要强上许多。在没有本相异化的情况下,他顿时闷哼一声,尖锐的气流钻入体内,直接顺着经脉朝他的心脏扎去。

    最近这些日子齐岳经历了众多的战斗,实战经验极为丰富,一发现不好,立刻催动体内的四属性云力向那尖针气流挡去。在四种云力的绞杀下,勉强在那尖针气流冲到心脏前将其抵消。即使如此,齐岳还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对方的能量再强上几分,说不定自己的心脏就真的要被穿透了。

    索索似乎也很惊讶齐岳能够挡下她这一击而不死,浅红色的眼眸中依旧流露着媚惑的笑意,“帅哥,你好强哦。我们再来好不好?”

    换个地方,换个场合,这绝对是勾人的浪语,但听在齐岳耳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索索嘴上还说着,她的左腿已经飞快的抬了起来,修长的大腿绷的笔直,连脚尖也顺着腿的方向绷直。西方女子的小腿要比东方女子更加纤细修长一些,在她的身上体现无疑,尤其是她穿的是短裙。腿这一抬起来,顿时露出了下面的春光。

    齐岳忍不住道:“黑色的。”幸好他压低了声音,再加上刚才化解了索索的攻击使他有些狼狈,因此声音中带着几粉沙哑。

    索索可没有给他喘息机会的意思,就在齐岳看到那白皙大腿根部黑色小内裤的同时。他的腿已经落了下来,足尖处一道粗如手指的红光骤然射出,直奔齐岳胸膛而来。

    先前接了她一叫,齐岳已经知道厉害。他隐隐感觉到,面前这个叫索索的女人,最强地应该就是她的左腿,齐岳毫不忧郁的迈出麒麟游。

    身体在空中幻化成一道道迷幻办的身影,闪躲着红光的攻击。红光从他身边一个幻影处一透而过,闪电般穿了过去,齐岳看到,红光所过之处,空气竟然微微的扭曲了一下。

    索索的腿已经落了下来,没等齐岳觉的可惜,心中警兆大升,叫下快速的移动几步,同时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美妙的旋转,先前穿过幻影的红光竟然回射而至,幸好他反应快,才勉强躲了过去。

    索索浪笑的看着他,“小傻瓜,追踪的。”

    果然,那道红光刚刚掠过,立刻又非了回来,目标依旧锁定齐岳的身体。感受到红光对自己的威胁,齐岳心头火起,他没有再躲闪,既然你用最强的攻击,那么我就也用最强的来化解好了。黑、银两色光芒在右臂凝聚,手腕一振,一拳轰向那道暗红色的光芒。

    同样是尖锐的能量,这一次竟然比之前的那一次至少强了三倍以上,不过,这次齐岳用来抵挡的却是最强的麒麟臂。

    “临。”低喝一声,黑、银两色光芒透拳而出,在与那暗红光芒的拼斗中,麒麟臂明显占了上风,黑、银两道光芒一绞,将那暗红色的光箭化为无形,而齐岳也被强烈的冲势震的退后三步才勉强站稳。

    好强的攻击力,这是齐岳唯一的感觉,他心中暗暗骇然,同样是西方守护者,面前这个叫索索的女人似乎比教廷的那个乐源强的多了。

    索索媚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疑惑,第一次惊讶的道:“你很强啊!居然能化解我这次攻击,不过,你既然偷听了我们说的话,我也只能杀了你了。你看了人家那里,死也不算愿望了吧。”她依旧是一脸嬉笑之色,但身体却不进反退,在她的额头上突然亮起一团耀眼的红光,紧接着,她的双肩,双手,胸口,小服,双漆各自亮起一团红光,每一团红光似乎都代表着特殊意义,索索浅红色的双眸在这一刻突然变成了金色的。

    风似乎停止了飘动,周围的一切突然都静了下来,齐岳猜也猜的出她要向自己发动全力攻击了,不过齐岳并不是傻子,他虽然不怕索索的攻击,但却也不想暴露自己的全部能力,冷哼一声,用云力影响着自己的嗓音变的沙哑许多,“小浪女,老子不陪你玩了,拜拜。”身形一闪,齐岳这一次将风云力催动到了颠峰,同时,在麒麟隐的掩护下,他悄悄的完成了自己的本相异化,身体冲天而起。

    索索一脸笑意的看着齐岳跳起的身形,心中暗想,你跳吧,我的攻击范围可是很大的,当你下路的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

    不过,这一次她的判断出现了问题,齐岳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下落,在本相异化后,四属性云力乘托着他的身体飘然而去,凌空高飞,直接朝远方而去。飞的速度总比在地上赶路要快的多。当索索发现不对时瞬间释放出身体凝聚的九道红光,却已经来不及追赶齐岳飘然而去的身影了。

    “混蛋。”索索用力的跺了下地面,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换成一副冰冷的面庞,那恢复成浅红色的眼眸中充满了阴毒之色。凝固的眼神看着齐岳离开的方向足足三分钟,这才不甘的冷哼一声,身体后退,隐没于黑暗之中。

    一边朝龙域别院的方向飞着,齐岳心中一边思索着。刚才他们说教廷的教皇用占星术算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呢?可惜啊!自己在那个时候被发现了,否则的话,这写西方守护者来到东方的原因自己就能摸清楚了,刚才那个叫索索的女人简直是个变态,用自己的身体吸引对手注意,再发动足以致命的攻击,其心狠手辣是自己生平仅见。而且,她的实力极强,至少不会弱于徐东。就酸自己在本相异化后想赢她恐怕也要费一翻周折才行。或许她的实力不是很强,但她的那透点攻击术确实厉害,将有限的能量凝结成一点,体现出的攻击力可就要强的多了。这从希腊而来的守护者究竟是继承的什么神抵的能力呢?回去后要和如月好好探讨一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索索的身影渐渐从齐岳脑海中淡化,浮现在他眼前的,换成了那完美的娇颜,既然索索这么强大西方守护者都称她为小姐。那么,她有可能就是希腊守护者中的领导人物了。如果自己猜测正确的话,那么,这一界的希腊守护者之王继承的就应该是一位女神的神诋。这一次希尔顿自己没白来,至少探察到了一些可靠的消息。

    想到这些,齐岳不禁为明天明明与林一凡地会面感到有些担心了。如果自己向林一凡发起挑战,林一凡请那位紫发美女出手的话,自己有把握赢么?仔细盘算了一下,齐岳苦笑的发现。自己竟然连一分把握也没有。那紫发美女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神秘了。未知的敌人永远是最可怕的。

    当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二十四点了,他悄悄的潜回如月房间,钻入被窝之中,小心的将如月搂入怀抱之中。抱着绝美的如月,齐岳顿时感觉到心中安定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下午那会儿真的太累了,如月依旧睡的很熟,并没有被齐岳的回归而惊动。

    如月好象有所感觉似的,在睡梦中依旧下意识贴紧齐岳的身体,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此时她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真丝内衣。感觉上就象是一团火,不过,齐岳现在可不敢有任何遐想,搂着如月闭上眼睛运行起自己的升麟决,同时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水云力输入如月体内,继续帮助她的龙气运行以恢复元气。

    清晨,当海如月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时不禁有些羞涩的发现自己竟然蜷缩在齐岳怀中,齐岳闭着双眼,他身上自然散发出一股如同磁石般的气息吸引着自己,身体稍微动了一下,虽然下身依旧有些不适,但比起昨天来已经要强的多了,回想起石穴春色,她的目光不禁有些迷离了,她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

    轻轻的抚摩着齐岳坚实的胸膛,虽然他并没有那种夸张的肌肉,但古铜色的健康皮肤下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量,脖子上悬挂着的麒麟珠始终变换着淡淡的光彩,四种能量气息每一次变化海如月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升龙决云力随之波动,那是完全良性的。虽然以前自己和齐岳之间总有些矛盾存在着,但不可否认的是,自从齐岳出现以后,自己的升龙决修炼速度比以前独自修炼时要快的多了,事实证明,麒麟身上自然散发的气息对每一位生肖守护神都有着很大的好处。

    丰臀上突然多了一只作怪的大手,齐岳闭着眼睛道:“宝贝,你要是再作怪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哦。”一边说着,他嘴角处浮现出一丝怪笑,看的海如月芳心一跳。

    “你什么时候醒的?”海如月停下了抚摩齐岳胸膛的手。虽然昨天石中穴令她体会到了一声中最幸福的感觉,但年啊感觉也确实来的太猛烈了,即使她继承了龙的血脉,也很难再事隔一天后再承受麒麟的狂风暴雨。

    齐岳睁开双眼,顿时,他带给海如月的感觉瞬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睁开双眼的他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如同辐射般的光芒,那并不是强横的气势,但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

    “就在某人刚刚撩拨我的时候我就醒了。”齐岳坏笑一声,抚摩在海如月丰臀上的大手微微收紧,那充满弹性的感觉不禁令他满足的长出口气,紧紧的将怀中的角色搂紧。

    海如月并没有挣扎,她柔顺的将头贴上齐岳的胸前,低声道:“昨天晚上收获如何?”

    齐岳愕然道:“你知道我出去过了?”

    海如月微微一笑,道:“如果连你出去我都不知道,那我也不是生肖龙战士了。要是我的身体允许的话我就和你一起去了。后来你回来的时候,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想必是遇到女人了吧,不过,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昨天出去前给谁打的电话呢?”

    对海如月齐岳并没有隐瞒,将自己昨天与孟北通话时对方所说的一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听完齐岳的话,海如月点了点头,道:“圣火教我以前也曾经听说过。虽然龙域集团并不涉及黑道,但我也知道这个圣火教非常有名。据我所知,在国内有两个最大的跨省级黑道帮派,其中北方的就是圣火教。而南方的则是葵水教。圣火教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倒卖军火,听说他们甚至和一些恐怖组织都有联系,国外的炉子非常广,实力极其雄厚。而圣火教的老大好象有两个人,但具体是什么人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圣火教掌控了整个长江以北的地区。他们已经不能说是绝对的黑道了,和我们又没什么冲突,所以我并没有调查过。和圣火教比起来,那个葵水教就可恶的多了,因为他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毒品,我想,只要是个正常人,对毒品都会有厌恶的感觉吧。”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这么说圣火教还是值得一交的。正好今天中午我去看看他们的老大是什么人,或许通过交流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我想,这些黑道帮派一顶都有着很大的情报系统。从昨天他们能够这么快帮我找到林一凡就能够看出来了。要是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我们今后在北方调查什么事都会方便的多。”

    海如月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作为强大的生肖守护神,她自然不会将黑帮看在眼中,道:“那好吧,中午我陪你一起去吧,好不好?”

    齐岳微微楞了一下,一向强势的海如月竟然用询问的口吻在和自己说话,而且其中还包含着几分撒娇和几分恳求,看来,她果然是变了。怪不得以前自己常常听说,当女人的第一次给了一个男人以后,那么,她一生也不可能忘记这个男人,这种感觉真的好爽啊!

    “当然好,我们中午去见圣火教的人,然后等待姬德的通知。在明明见那个林一凡的时候我一定要在旁边。希腊的守护者果然强大,昨天晚上我可碰了个不小的钉子,最后还是凭借本相异化后飞走才躲开了对方的追逐。如月,你帮我分析一下,看看这次的希腊守护者究竟是继承了什么神诋的力量,居然会如此诡异。”当下,齐岳将昨天晚上自己在西尔顿饭店遇到的一切简单的说了一遍。说到与索索那一战的时候他叙述的很详细,连自己在承受了对方攻击后的感觉也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

    听完齐岳的话,海如月陷入了沉思之中,齐岳低头看着她那红润的俏脸,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那滑腻的感觉确实令他迷醉。

    海如月正想着。突然觉得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处,下意识的用手去抓住那硬物,顿时觉得掌心中一阵火热,那东西竟然像活的一样轻轻的挑了两下。

    “啊!齐岳。你……”惊醒过来,海如月立刻意识到了那是马上东西,脸上的羞涩顿时蔓延到了耳朵,“别,今天还好多正事,不要闹好不好么?”

    齐岳被海如月这一握感觉真的很爽。委屈的道:“这可不能怪我吧。谁让你地吸引力这么大呢?原来继承了麒麟血脉也不是什么都好。算了,我忍了。”

    如月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握住坚硬地手轻轻的揉搓了两下,“好拉,等明明回来,反正你对她早就有坏心,我想,我们两个应该可以……”

    一听这话,齐岳顿时大喜,这可是双飞啊!“好如月,我发现你越来越好了。”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共享丈夫。海如月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她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以自己的身体根本满足不了身边这个家伙,与其让他以后出去偷吃,还不如把明明拉到自己这边形成统一战线的好。

    “你啊!满脑子都是淫秽思想。不要闹了,我刚才想了想,大概已经有了些眉目。依照你所言,连林一凡这个总统之子都对那个紫发姑娘那么尊敬,这样看来,那个紫发姑娘很可能就是这一界希腊守护神的真正神诋继承者。而希腊女神中,强大者虽然不少,但像你说的那个叫索索的神仆都那么强,恐怕可能的只有一个了。也只有她,才有可能拥有这么强的神仆,或者说是她的守护者。”

    齐岳好奇的道:“好拉,如月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神诋?”

    海如月抬起头,道:“掌管战争的女神?我对希腊神话不熟,估计你说了名字我都不知道。”

    海如月突然笑了,道:“不,或许别的希腊神话人物你可能不知道,但这个你却肯定知道。因为像我们这么大的年轻人,在小时候谁没看到过那套太阳国出的漫画书呢?”

    齐岳眼睛一亮,道:“你说的是小太阳人画的那个圣斗士么?啊!如月,你不会是要告诉我,那个紫发的女孩儿居然继承了……”

    海如月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她继承的,正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炉灶女神维丝塔、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及月亮与女神阿尔及尼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三大处女神。其中只有雅典娜拥有着主神的头衔。”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海如月,“我顶你个肺啊!雅典娜?居然会是雅典娜?那昨天和我交手的又是谁?难道居然是黄金圣斗士不成?”

    海如月没好气的道:“你呀!让你好好去上学你不肯学,希腊哪儿有什么黄金圣斗士啊!那些都是小太阳人杜撰出来的而已。圣斗士那个漫画只是虚构了希腊神话。在真正的希腊神话中,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是太阳神阿菠萝的亲妹妹,守护太阳神阿菠萝的是十二金乌,而守护雅典娜的,则是黄道十二宫的主宰,他们并不是什么圣斗士,在希腊深化中,他们被成为星座守护者,同时,也可以说是战争与智慧女神的神仆,小太阳过那个所谓的圣斗士,其实就是从十二星座守护者中借鉴而来的。现在有很多我过的年轻人都把圣斗士当成太阳的,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也根本没有圣斗士的存在。十二星座守护者是希腊深化,那是属于希腊文化,他们和雅典娜女神,都是希腊的骄傲之一。所以,你在对他们的认知中,永远不要和圣斗士联系在一起,否则你会有先入为主的错误认识。”

    齐岳恍然道:“这小太阳国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国家没文化,就会接见别的国家的。”

    海如月点了点头,道:“先不要去管太阳国如何,既然我们可以肯定对手是继承了战争与智慧女神的能力……

    那么,我们的一切行事都必须格外小心,就算现在雅典娜地能力还没有完全觉醒,也绝不是好对付的。昨天和你从手的那个索索,从能力上看,她应该是天蝎星座的守护者才对。”

    “天蝎?恩,那个索索看上去有点变态似的,确实像一个长着毒尾的美女蝎。”一想起索索那充满媚惑地眼神,齐岳不禁心中暗凛,虽然索索的实力未必比自己强。但是,她的心理战术以及在战斗时的神态都很容易引人上钩,自己又是流氓习性,可千万不能被她美丽的外表给诱惑了。

    海如月眉头微皱,道:“一个天蝎已经如此厉害了。不知道雅典娜有什么能力。如果只是她们两个来到国内还好说,要是再多几个星座守护者。恐怕我们就很难对付了。难怪我们这一界地生肖守护神会有很多变异强大的情况出现。连你也比以前的麒麟厉害多了。原来我们的主要对手居然是战争与指挥的女神雅典娜和她地十二星座守护者。”

    齐岳没好气的道:“反正都是处女神,要是继承个炉灶女神地神诋该多好。”

    海如月用手指戳了戳齐岳地胸膛,道:“你想的美,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拒我所知,希腊守护者并不是神王宙斯,也不是太阳神阿波罗。而是一正一邪两名主神,其中代表争议与光明的,就是雅典娜。而代表邪恶与黑暗的,则是冥王哈迪斯,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些。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雅典娜还是属于正义地,和她带领着神仆战斗,至少不会遇到什么阴险邪恶的攻击。”

    齐岳道:“如月,那你说究竟是我们十二生肖守护神强些呢?还是那十二星座守护者强?”

    如月轻叹一声,道:“这个世界是平衡的。虽然我也不知道真正谁是最强的,但我估计,如果都修炼到最强的境界,实力应该不会相差多少。不过,我就是不知道你今后和雅典娜比会如何。自从有了生效守护神以来,却几乎可以和六云第二阶段异化的我媲美。真无法想象你到了九云级别,势力会增强到什么程度。我想,应该也不会比战争与指挥的女神差什么吧。”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些我暂时到还不太关心。昨天晚上头听了他们的谈话后,现在最困扰我的就是这些西方守护者来到咱们炎黄大地的目的,能够吸引黑暗一会.教廷.希腊守护者同来,可见吸引力有多么强了。如月,你的消息面比我广,国内有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事发生呢?”

    如月摇了摇头,道:“如果有值得怀疑的事发生,那么四大家族一定是最先知道的。四大家族的实力几乎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只要有大事发生,恐怕很难逃的出他们的耳目。但到现在为止,除了前天告诉我们有上古巨兽在南城出现以外,他们始终都没有带来过其他什么消息。”

    齐岳冷哼一声,道:“我看这四大家族始终都有自己的野心,并不是真正臣服与我们的。只是不愿意和我们正面作对,又被那天我们的威势震慑住才勉强答应与我们合作。但他们真正在想什么,我们还摸不清楚。如果那些西方来的家伙为的是一件物价之宝,那么,四大家族难道就不会对这件宝贝起了凯觎之新么?所以,他们每向我们汇报过什么,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看来,我还要找机会去一次京城沈家,看看能不能套出些什么东西来才好。”

    海如月微微一笑,道:“齐岳,你现在越来越像个领导者了。你的分析很正确,我也这样想过。但现在我们东方守护者局面初定,还是不要和四大家族闹将比较好。等我们生效守护神战士以后变得强大了,不怕他们不以我们马首是瞻。”

    齐岳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道:“四大家族多年积淀下来的实力我们可不能小看,不过他们至少和我们一样都是东方守护者,现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一致对外自然是最好的。如月,回头你把消息传给四大家族,告诉他们那些西方人已经来到国内,让他们密切监视。不论从四大家族自己的利益出发,还是从守护东方的角度出发,他们都不会拒绝的。走,我们先去找大师,看看他知不知道这些西方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一边说着,齐岳不舍的从床上跳下来,穿好衣服就要出门。

    “齐岳。”海如月俏脸羞红的叫住他,朝窗户处努了努嘴。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还要走窗户啊!反正大家早晚会知道的。”

    如月微嗔道:“不,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你和明明坦白交代后再说。要不我成什么人了,大家会以为我从明明那里抢走了你呢。”

    齐岳嘿嘿一笑,道:“不,不是你抢我,是我抢你才对。大不了你告诉大家我把你强奸了好啦。反正我本来就是个流氓痞子。”一边说着,他哈哈一笑,纵身而起,从窗户处跳了出去。

    海如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嘴角处却流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只个痞子在她心中的分量已经越来越重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