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十章 八脉其通

    齐岳知道自己瞒的过谁也不可能瞒的过扎格鲁,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道:“大师,您好闲啊!”

    扎格鲁微笑道:“我每天起的早,六点起来做早课,八点吃饭,现在可不就闲下来了么?今天早上你和如月都没下来吃饭,大家可问了好几次呢。齐岳,这几天你最好多和如月一起修炼一下,你们都是童身初破,彼此的精气各自流入对方身体,只有多通过修炼才能将各自所得的精气化为己用,对你们的修炼会有不小的好处。”

    齐岳咳嗽一声,道:“大师,您不用说的那么明白吧。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了?”

    扎格鲁莞尔一笑,道:“就算不能肯定,估计他们也能猜到几分。昨天如月怒气冲冲的把你带走,等回来的时候却变了个人,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呢?”

    齐岳无奈的道:“无所谓了,随大家怎么想好了。大师,我有事要跟您说。”他把早上对如月所说的一切,以及自己和如月的分析详细的对扎格鲁说了一遍。在他叙述的过程中,如月也已经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了。今天她显然是不打算去上班了,特意穿了一条白色的高领羊绒长裙,在领子外面挂了一条项链,挂坠是一颗漂亮的红宝石,程心型。肩膀上披着一件宽约一尺的银灰色水貂披肩,水貂只是中间的材质,周围是一圈白色的狐狸皮毛,长发自然地梳成马尾状。在高贵典雅中。带着几分年轻的活力,齐岳这边跟扎格鲁说着话,眼睛却已经离不开她的身体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地判断都很正确。既然你从希腊守护者那里听来是教廷教皇的占星术结果,那想来不会错了。可惜,我们佛宗并不太擅长占卜,只能预测一些吉凶之类。因此,我也无法判断出他们所说的究竟为何。”

    齐岳眉头紧锁,道:“这可怎么办呢?这些西方人是不可能告诉我们他们来到的目的地,我想,真正知道秘密的也只有他们中的首脑人物,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想办法抓几个他们的人来。然后进行审讯,从他们嘴中把话套出来。”

    如月摇头道:“这个办法不行。你想想这些西方人的来历就明白了。黑暗议会,他们出来执行地成员只要不是特别高级的。恐怕身上都有禁制存在着,就酸你抓到他们的首脑,想问出什么来几乎不可能。教廷就不不用说了,对于一个有宗教信仰地人来说,他要是将秘密告诉你,就相当于背叛了他的信仰。比杀了他都要痛苦的多。至于希腊守护者,我们连能否抓的袄人家都没把握,何况人家还是以国家的名义来到我国的,有怎么能轻易动手呢?”

    齐岳苦笑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难道就真的一直等下去么?可惜啊,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虽然战斗力强大,却连一个会读心术地都没有。否则,抓来一个西方人,直接就能知道他心中的秘密了,咦……”说到这里,齐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右手成拳击在自己的左掌上,发出啪的一声,喜道:“我有办法了。”

    如月惊讶的道:“什么办法?”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们虽然不会读心术,但有人却会啊!看来,京城沈家这一趟我还必须要去才行了。如月,你先别问,反正你就等我的好小心吧,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如月目光柔和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相信你,你给我的惊喜已经够多了。走,我们先去吃早饭吧,然后你再好好考虑你的惊喜。刚才我给我各打过电话了,最近我们事情太多,我向他请了一周的假,这回他可又要辛苦了。”

    齐岳脸一红,道:“如月,上次我瞪你哥那一眼没把他吓坏吧。这个,我用了些麒麟云力。恐怕会对他心里造成一些阴影。”

    海如月没好气的道:“你那点小伎俩我会看不出来么?我早帮他化解了。你啊你”

    齐岳摆出一副深情的样子注视着她,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么?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怎么可能受的了啊!”

    虽然齐岳脸上带着笑意,没有半点正经的样子,但听了他的话,海如月脸上还是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他肩膀上轻捶一下,笑着拉起他的手朝饭厅走去。不远处的周叔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

    吃完饭,齐岳听取了扎格鲁大师的建议,拉着如月回到房间,两人的身体都已经恢复过来了,四掌相抵,各自按照自己的通,再加上童身刚破,彼此气息连接极为紧密,当修炼开始后,各自的云力彼此交融,在两人的体内不断完成着一个又一个云周。

    海如月的云力胜在精纯,而齐岳的云力胜在浩然,他的四种云力无一不是天地精华所聚,两人云力相合,在云力汹涌澎湃的冲击下,海如月固然收益良多,齐岳得到的好处却更大,升麟决前期的修炼最主要的就是贯穿奇经八脉,在经脉拓宽之后,方能更快的吸取麒麟血脉中的能量,以增强自己本源的力量,本源力量越强,他吸取麒麟四属性云力的速度也就变的越快,从开始修炼到现在,齐岳在冲破一云境界前,已经通了三条经脉。之后每提升一云的同时,也贯通一条经脉,到现在他的八脉已经通了六脉,鬼见愁一战后,这些天的修炼从未松懈,因为突破了三云境界。实力有了质的飞跃,虽然云力提升的速度感觉上并不明显,但那是因为他经脉变的更宽的原因。奇经八脉的最后两条也在不断的冲击下有所松动了,尤其是他修炼成麒麟百雷闪等四种强大的云所属能力后,这两到经脉也就松动的更加明显了,海如月是生肖龙,两人的修炼功法同源。经过昨天的阴阳调和后,因为身体受伤,所以两人的精力都放在了治疗上,并没有太注意自身云力的变化,而且如月的八脉已经在突破五云时就全部贯通了。

    但是,今天这一静下心来修炼。齐岳的感觉立刻变的不同了。他虽然并不能借用如月的云力冲脉,但在如月的升龙决云力作用下,昨日从如月体内吸取来的精华逐渐化去。使他的四属性云力顿时变的更加精纯,凝聚后的能量竟然在一个大云周的修炼中将最后的两道经脉完全贯通。四属性麒麟云力于奇经八脉中彼此交融,虽然暂时并没有直接提升齐岳的实力,但却完完全全将他带入了另一个修炼的境界。从此,他的升麟决修炼终于从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二阶段,进入了下一个提升世纪的高速通道。

    齐岳体内发生的一切海如月自然也感受到了。她自己也从齐岳的云力和精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只是因为过了第六云后的修炼实在艰难,所以才没能突破到更高境界。但能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月心中的欢喜自然也少不了。

    淡淡的白色云雾之气围绕着海如月的身体,黑、银两色气流盘旋着围绕着齐岳的身体,白色的雾气不断从齐岳鼻子处被他吸入,再从口中吐出黑、银两色光芒被如月吸取,而如月口中则不断吐出白色的雾气。气流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巧妙的循环。

    齐岳胸前的升麟珠不断变化着颜色,每一次变化,齐岳的双掌也会散发出同样的能量光芒,而如月的双掌虽然始终保持着白玉般的光泽,但随着齐岳双掌处云力的变化也受到一些影响。

    两个小时的时间并不长,放在平时,他们恐怕连一个大云周都无法完成,但在两人心意相通,彼此没有任何隔阂的情况下,两个小时竟然让他们运转完了三个云周。而且每一个云周都是高质量的。

    终于,当他们如同长鲸吸水一般缓缓将自己的气息吸回体内,在微微吐出浊气时,修炼告一段落。

    “爽就一个字。”齐岳哈哈一笑,睁开了双眼,此时,他原本精光四射的双眸变的比以前平淡了许多,但在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却多了一层莹润的光泽,偶尔闪过一道银光,也并不刺眼,麒麟的霸气完全内敛,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绝对会把他当成普通人看待。

    此时的齐岳,只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流淌着四股气流,有清凉、有温热,也有淡淡的清爽和刺激的雷电,毛孔仿佛都自行张开了一般,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不再像以前似的,必须要聚精会神的修炼,从口鼻处吸收天地精华了。

    海如月微微一笑,道:“恭喜你啦,你的实力又有进步了。以前扎格鲁大师经常说麒麟才是生肖守护神的关键,我一直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真的是我错了,自从你出现后,对生肖守护神战士有了巨大的改变,你自身散发的麒麟气息使我们在修炼的时候要比以前轻松的多。”

    齐岳目光从如月胸前的丰盈扫过,“是不是做了我老婆后这种感觉就格外明显啊!”

    如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啊,就不能正经一点么?”

    齐岳笑道:“我要是正经了,就证明我出问题了,那样的我就不是齐岳了。”他并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这句话真的应验了,变的正经的齐岳果然不再是以前的齐岳。那将是带给任何人恐惧,也带给他自己悲伤的麒麟。

    如月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准备去赴约了,你要不要先联系一下圣火教的人?”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直接去吧。反正昨天已经联系好了,如月,你能不能穿的随便点,我实在不喜欢穿着西装的感觉,太不自由了。”

    如月扑哧一笑,道:“那你穿休闲装好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齐岳苦笑道:“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本来我就不是什么帅哥,你穿的这么高贵,我要是不穿西装的话,和你在一起明显就是个保镖或者拿包的随从。”

    如月笑着抚摩上齐岳的面庞,“傻瓜,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看呢?只要在我眼里你是我的男人就足够了。”

    齐岳心头一热,忍不住将如月搂入自己怀中,一只手已经攀上了如月胸前的丰满,那一手无法满握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所谓食髓知味儿,齐岳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自然大逞手足之欲。在他的怪手作用下,如月被强烈的异样所包裹,何况两人已经发生过最亲密的接触,因此她并没有过多的反抗,目光渐渐迷离,在齐岳的挑逗下,如月的气息渐渐粗重起来,甚至反撩拨起齐岳,幸好时间有限,必须要去赴约,否则,在他这个理论知识丰富的流氓引逗下,如月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直到两人开着如月的蓝博基尼跑车形式在机场高速时,如月的俏脸依旧带着几分红晕。

    这还是齐岳第一次驾驶如月最心爱的跑车,第一脚踏上油门时他已经感觉不一样了,以前开的任何一辆车和现在这辆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在机场高速上油门轻轻一点,齐岳只觉得似乎是瞬间跑车就升上了一百迈的时速。

    “日啊!不愧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跑车之一,如月,你这车百公里提速是几秒。我还没给油呢,怎么就一百迈了,这个我能不能超速开?”机场高速的限制速度是一百二十迈,对于这种超级跑车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如月看着齐岳兴奋的样子不禁温柔一笑,道:“你按一下*向*在边那个红色的按钮,然后随便你开吧。听明明说,你以前很爱赛车的,不过,你要小心一点,我这辆蓝蓝可是很容易兴奋的,安全第一。”

    齐岳依言按下红色按钮,却并没有感觉到车有什么变化,如月显然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道:“那是我后改装的,按了这个钮后,前后的车牌都会自行向内翻转,就不怕被迫下超速了。我这辆车是去年买的新款,型号是LP9640,使用的是六点五升V十二引擎,汽缸的内径更宽长度更深,相比原来的六点二升V十二引擎,新款的六点五升引擎能够博基尼LP640的百公里加速成绩仅为三点四秒,这一成绩已经快过六点二升版本零点四秒,千万不要去尝试极速,在国内的高速上根本不可能跑的出来。”

    “六点五排量,天啊,比悍马还猛。太强悍了。”齐岳此时已经忘记了一切,随着脚下油门加深,发动机发出低沉而悦耳的轰鸣声,转速表几乎是不停顿的向上上攀升着,齐岳灵巧的掌握着手中的方向盘,不到十秒,还没等齐岳爽起来,就已经到了尽头。

    京城的交通环境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一进市区,再好的车也不可能飚起速度,不过先前那刺激的感觉令齐岳仿佛回到了以前飚车时的爽快,双眼始终闪烁着兴奋地光芒。

    当齐岳将如月地宝贝车稳稳地停靠在天梦酒店前的车位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五十分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没有急着下车,而是直接拨通限孟北的电话。孟北上次见齐岳时并没有看到齐岳的真面目,所以齐岳觉得还是先打个电话比较好。

    “齐先生,你现在在哪里?”孟北的电话一接通,另一边就传来他低沉的声音。

    齐岳道:“我已经到了,就在酒店门口,你们呢?”

    “好,那您等一下,我出去接您。”

    挂断电话。齐岳向海如月点了点头,虽然之前海如月说齐岳穿什么都无所谓,但出来前,她还是换了一身清爽的休闲装。蓝色地牛仔裤勾勒出她臀部完美的曲线和修长的美腿,上身宽松的白色大体恤并不能遮盖住她胸前地伟大。装束虽然简单,但穿在海如月这样的绝色美女身上却显得别有几分风韵。

    两人刚刚下车,齐岳就看到孟北从天梦酒店内大步走了出来,孟北穿了一身整齐的黑西装,脸上的刀疤给他增添着几分彪悍的气息,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寒光闪烁,朝周围寻找着齐岳的身影。

    “孟老兄。我在这时。”齐岳牵着海如月的手一边向酒店前走去,一边招呼着。

    此时,海如月地俏脸又恢复了往日冷若冰霜的模样,她的温柔只展现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对于外人大可不必了。

    孟北听到齐岳的声音,目光立刻转了过来,当他看到齐岳和海如月的时候,目光不禁呆滞了一下。很显然,他没想到齐岳居然是如此年轻,这一对同样穿着牛仔裤白体恤的年轻人看上去更像是大学校园中的一对情侣,和他印象中地异能强者有着很大区别。不过他很快就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齐岳的真面目,但对于齐岳高大的身材他却并不陌生。当然,在这么冷的天气穿的如此单薄,也足以显示出他们的不一般了,同时令孟北注意的还有他们身边的宝贝车。

    “齐先生,您好。”孟北大步迎了上来。向齐岳伸出了自己地右手。

    齐岳伸手与其相握,微微一笑,道:“我们应该没迟到吧。”

    孟北的手上都是坚硬的老茧,握上去给人充满力量的感觉,两人手刚握在一起,齐岳就感觉到对方如同钢铁一般的手迅速收紧,他并不知道这是黑道中人见面的一种方式,对于孟北他还是很有几分好感的,所以并没有还击,齐岳的右手即使不使用任何云力或者麒麟臂的原因,其坚硬程度也可以和钻石媲美了,因此,他面带笑容的任由孟北握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孟北连催三次力,疼的反而是他自己,齐岳的手很大,比他的还要大一号,不论如何用力,他的手都像磐石一样稳定,始终保持着和自己握手的姿势。

    海如月瞥了一眼孟北的手,从他手背上迸起的青筋就能看出他在做什么了,心中不禁一阵不满,冷哼一声,道:“孟北先生,您好,我叫海如月。”一边说着,她向孟北伸出了手。

    孟北正好借此下台阶,赶忙松开齐岳的手和海如月相握,他这一握可吃了苦头,海如月是第一次见孟北,眼见他用力握齐岳似她的脾气自然不会看着自己人被欺负,右手瞬间收紧,那不知道比孟北小了几号如同春笋般白嫩的小手几乎在瞬间变成了一把铁钳,孟北脸色瞬间大变,任他使出全力,手上的指骨还是一阵劈啪做响,眼看就要被如月捏的粉刷了。

    “好了如月,你再和他握下去我可要吃醋了。”齐岳微微一笑,轻轻的拉回了如月的手。

    孟北这才松了口气,脸色有些尴尬的道:“两位里面请,我家老板已经恭候多时了。”一边说着,他不敢怠敢,赶忙向里面走去,一边走着,把右手隐藏在身前,用左手用力的揉搓着,他知道。自己这只右手至少一个星期无法正常使用了。那看上去娇滴滴的姑娘还真是可怕啊!

    齐岳和海如月跟随着孟北一直来到天梦酒店的三层。这家酒店从外边看并不豪华,甚至连星级都算不上,但里面的装修却很典雅,而且非常干净。孟北带着两人来到三层地一个包房门前停了下来,抬手在门上**两下,低声道:“教主,客人来了。”

    一个听起来有些沙哑,又有些怪异的声音响起,“请客人进来吧。”

    孟北推开门。自己让到一边,向齐岳和海如月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齐岳拉着海如月走入包间,两个人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这两个人。齐岳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

    齐岳上学上的少,他一直不知道什么是猥琐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但他现在突然明白了,因为站在齐岳和海如月身前的两个人,简直就是猥琐这两个字最好的解释。

    齐岳的身高超过一米九,而如月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八左右,两人都算身材高挑了。而站在他们面前地这两个男人,身高都在一米六左右。只到齐岳胸口的位置左右,比起如月也要矮上将近一个头。两个人都很瘦,或许,这是他们共同的特点,站在左边的那位,有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似乎有点粘连的样子,至少也是一周以上没洗过澡了。皮肤看上去有些粗糙,不算太黑,但也说不上白了,一双小眼睛看上去贼眉鼠眼的,耳朵上挂着的眼镜足有瓶子底那么厚,上身穿着一件棉衣,居然是警察冬天御寒的那种,只不过上面已经有不少油腻了,下面的裤子是黑色的。上面有几团白忽忽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嘴角上叼着颗烟,脖子有些缩着,他那隐藏在瓶子底眼镜后面地眼神,除了淫荡就是猥亵的光芒。最令齐岳大跌眼镜的是,这家伙居然光着脚,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鞋,拖鞋的号码明显大了些,走路时发出些不太文明的声音。

    右边的那位比左边这位也强不了多少,同样是看上去三十多岁,他是一个光头,同样是小眼睛,同样带着眼镜,比起左边那位来他更要瘦一些,招风耳,鹰勾鼻子蛤蟆嘴,一双小眼镜中连猥亵都没有,只有淫荡了。他上面的门牙少了一个,一根烟恰好被他卡在那里,即使张嘴说话也不会受到影响,上身穿着见有些破损的西服,下身却穿了条大裤衩,也不知道这位仁兄冷不冷,脚上到没穿拖鞋,不过,与大裤衩搭配,拖鞋似乎也要比他这样不穿袜子穿着黑皮鞋地感觉要好些吧。刚一看到海如月,顿时眼中淫光大放,口涎都要流下来了。

    这两位仁兄站在一起,绝对是标准的猥亵淫荡二人组啊!他们,他们不会就是圣火教的老大吧。这也太……

    正在齐岳和海如月吃惊的时候左边的猥亵男嘿嘿一笑,道:“你好,我是胡光,这是我那副手易安,没想到兄弟这么年轻,这位美女真是太漂亮了,我也算阅女无数,但如此完美的美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齐兄弟真是有福气啊!”一边说着,隐藏在瓶子底眼镜后面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看的海如月眉头大皱,俏脸笼罩一层淡淡的寒意。

    “放屁,放屁,简直是臭不可闻,明明你才是副手,齐兄弟,你别听他地,我才是圣火教教主。”

    “你才放屁,色安,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双飞飞晕了,明明我才是教主。”

    “我是。”

    “我才是。”

    “靠,想打架不是是?”

    “不服来啊!”

    两个猥琐男就这么当着齐岳和海如月的面吵起来,看他们的样子哪儿像一个黑道大帮派的首脑,简直就像两个大街上的泼皮无赖,本就样子猥琐,再一吵的脸红脖子粗的,那神态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孟北看齐岳和海如月的脸色不太好,赶忙干咳一声,道:“两位教主,咱们是不是先请客人进来,坐下再谈,你们都争了这么多年了,今天就别再争了吧。”

    胡光哼了一声,道:“谁愿意和他争,简直就是贱人一个。齐兄弟,这位漂亮妹妹,快进来坐吧。”

    易安毫不示弱的道:“切,我就知道你又怂了,两位,快里面请。”

    不管怎么说,他们总把路让开不再堵着门口了。齐岳真想转身就走,但一想到圣火教那庞大的情报网络,还是忍了下来。他万没想到,圣火教育有孟北那样的沉稳之人,教主居然会是这样。无奈的苦笑一声,拉着海如月走进了房间。

    包间内的装饰到是很雅致,一张十人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五人分宾主落座,胡光和易安两人吵的虽然凶,但坐下时却很自然的坐在一起,他们本就矮,这一坐下,明显更矮了几分,两人靠在椅背上各自瞪了对方一眼,默契十足的同时拿起筷子向齐岳和海如月说:“别客气,两位请吧。”

    齐岳没动,海如月同样也没动手,对方毕竟是黑帮,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来这里本来也不是为了吃饭的。

    微微一笑,齐岳淡然道:“两位帮助请我来,恐怕不仅是为了吃饭吧。有什么事请直说。昨天很感谢圣火教的帮助。”

    胡光放下筷子,细小的眼睛精光一闪,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锐利,盯在齐岳身上带给他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以齐岳的气势能够被对方眼神带来的这种感觉,他心中暗想,这圣火教果然非同一般。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