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十一章 生肖战士·淫荡二人组

    齐岳接过来一看,那是一张支票,最前面的数字是一,之后居然有七个零,有些惊愕的看向面前相貌猥琐的胡光,“一千万?”

    易安一脚踏在自己的椅子上,歪着身体吃东西,听到齐岳的惊讶不禁嘿嘿一笑,动作很快的将筷子上夹的食物塞入自己的口中,“一千万算什么,和我那些兄弟的命比起来,钱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齐兄弟,你不是嫌少吧。”

    齐岳眼皮一翻,“少?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既然盛情难却,我就收下了。多谢两位教主。”如果对方是做毒品生意的,或许这钱齐岳不会要,但圣火教走的是军火路线。齐岳可不是那种什么知恩不图报的正人君子,他是水,他是痞子,本就缺钱,为什么不要,这也算的上是取之有道了。

    看齐岳痛快的收下了钱,胡光不禁有些惊讶,他挨着齐岳坐的,立刻向齐岳伸出自己的手,道:“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尽管开口。”

    齐岳与胡光双手相握,他吃惊的发现,表面上邋遢猥琐的胡光竟然有着一只如同女人一般白皙的手,他的手很小,握上去非常柔软,皮肤不仅是细腻,甚至有几分滑腻,握在掌中似乎有些无法握牢,他的手并不稳定,但却似乎有种飘忽的感觉,一股淡淡的能量将他的手裹住,能量完全内敛,形成有效的防护,使齐岳无法探出他真正的实力。

    胡光对齐岳则完全是另一种感觉,齐岳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虚幻的黑洞,似乎什么都没有,但却带给他恐惧的感觉。两个人简单的一次握手,彼此眼中都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胡光嘿嘿一笑,道:“看来我们果然是同道中人,孟北,你先出去守侯,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孟北答应一声起身而去。

    胡光道:“明人不说暗话,上次我听孟北回来汇报后,对齐兄的能力非常感兴趣。因为我和色安也都拥有着自己的能力,但我们却总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非常庞大,可在应用时却无法找到好的方法。因此,我们想和齐兄弟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有所启发。当然,我们并不是想知道齐兄弟的修炼方法,只是想问问你,看看这异能要怎么用才能把能量都发挥出来呢?虽然现在这个世界热武器横行,但自身的力量强大,就能拥有更好的生存条件。我们做黑道的也不容易。出去嫖妓都要小心翼翼的,惟恐被人打了黑枪。”

    易安撇着嘴道:“谁不知道你是一夜七次郎,每次时间一分钟,还包括前戏。”

    胡光大怒:“操,我***说正事你能不能不插嘴,你好,上次泡个学生妹,结果被人家把钱包都卷走了,亏你还是圣火教副教主。”

    看者两人互揭伤疤的流氓习气,齐岳反而觉的亲切了许多,呵呵一笑,道:“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先别吵了。胡光大哥,那你们的能力又是什么呢?你应该也知道,异能体现的方式不同,我也不清楚你们的能力和我的有没有共通之处。如果没有的话,就算我想帮你们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胡光和易安对视一眼,易安道:“知道我们有异能的人很少,甚至连见过我们面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今天我们既然请齐兄弟到这里来,就没把你当成外人。好,老胡,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胡光嘿嘿一笑,道:“我先来吧,谁让我是你大哥呢。”一边说着,胡光瘦小的身体从座位处站了起来,向后退出一步,隐藏在眼镜后面的小眼睛光芒连闪,原本黑色的瞳孔渐渐变成了绿色,身体似乎拔高了许多,肩膀微微一晃,他全身的骨头在这一瞬间仿佛消失了似的,灵巧的一翻神,竟然从椅背处的缝隙中钻了过去,动作并不快,但却像蓄满了势,突然,他穿过椅子的身体闪电般动了起来,左手突然伸长向前探去,齐岳清晰的看到他手上的指甲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黑色,一把抓在旁边的墙壁上,顿时,噗噗之声大做,墙壁出现了五个黑色的小洞,令人惊骇的是,那五个被手指穿出的洞竟然在逐渐的扩散着,绿色的汁液顺着墙壁缓缓留下,没有任何味道,但那强烈的腐蚀性却带着强烈的恐怖气息。

    “毒。”如月低呼一声,看着胡光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紧张。

    胡光全身骨骼劈啪做响,他的动作突然变的快了起来,左手收回,皮肤表面都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绿光,身体竟然直接帖上墙壁游走起来,仿佛沾在了墙壁上一般,身体在轻微的扭动下闪电般围绕着墙壁转了三圈,齐岳和如月都只觉的眼前一花,胡光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就连先前墙壁上那五个手指穿出的小洞也已经消失了,连汁液都没有留下。

    好快的动作,好毒的气息,齐岳和海如月对视一眼,心中对胡光的能力都有了几分认识。

    “该我了。”易安看上去很兴奋似的,从椅子上猛的跳了起来,他的四肢比一般人的比例要长些,猛的从椅子上弹起,眼中散发出黄色的光芒,只一瞬间就帖上了墙壁的一角,但他显然没有胡光那种粘在墙壁上的能力,借力又一次跃起,在空中展转腾挪起来。

    开始的时候齐岳还能看清他的身影,渐渐的,易安速度展开,只剩下一条淡淡的白光,每一次弹起,都会带出一声刺耳的尖啸,齐岳一向认为自己的速度不错了,但易安表现出来的速度却根本不是他所能比拟的。那是爆发性的速度,同时耐性也很强,从身体弹起,一直到他重新回到饭桌,速度始终是在上升的,很难想象当他全力发挥时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易安脸不红气不喘的重新拿起筷子,道:“我的能力主要就在速度,和攻击时的多变。我用仪器试过。当我的速度达到极限的时候,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可以达到音速的程度,利用速度带起的攻击非常锋利。”一边说着,他手上探出的尖爪悄然消失,闪烁着黄光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

    胡光有些急切的问到:“齐兄弟,你从我们身上但出了什么吗?”

    齐岳和海如月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齐岳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两位大哥,你们这次可是找对人了。”一边说着,他光芒内蕴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用特殊的语调缓缓念道:“吾以麒麟之血为引导,以麒麟之名呼唤你们,守卫着东方的十二生肖战士啊!显现出你们的属相吧。”齐岳抬起自己的右手,咬破中指向空中轻轻一弹。一滴血珠飘然而出,齐岳双手比出一个怪异的手形。那滴弹出的血珠突然飘散了,一层很淡的红色光芒以圆形向外扩散,笼罩于整个包间之内,没等胡光和色安反应过来,他们的身体就已经都出现了变化。

    两人的变化几乎是同时出现的。胡光背后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光影,光影中两点幽绿色光芒极为明显,那是一条黑色蛇形幻影。而易安背后,则出现了一只猴子,有着金色毛发的猴子。一双眼睛闪烁着宝石般的橘黄色光芒,每一次闪烁,能量气息都浓郁了几分。

    即使沉稳如海如月,也不禁大喜过望,“太好了,终于又找到两个。”

    胡光和易安彼此看着对方背后的光影,眼中流露出玩味的光芒,胡光道:“齐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光芒大放,“解释,当然要解释了。胡光大哥你刚才说的对,我们是兄弟,以后更是,这要从头说起,在我们炎黄大地,从很久以前就出现了一批专门守护东方的守护者,一共十三个人,其中十二个,是拥有着各自属相能力的异能者,他们都拥有着本属相异能。而最后一个,则是生肖之王麒麟,这十三个人构成了生肖守护神。你们的情况自己应该也有所感觉,易安大哥就是这一代生肖守护神中的猴,而胡光大哥则是蛇。”

    “生肖守护神?听起来则是听拉风的。”胡光喃喃的自言自语,回想起自己的状况,确实如齐岳所说,自己的能力确实和蛇很相似,而易安的能力也很类似于猴。在圣火教中,胡光主要负责教内大小事务,而易安负责的是对外行动,这正是因为他的头脑极为精明。

    易安看着齐岳道:“那你们呢?你们也是这什么生肖守护神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不错,我们正是。刚才我的咒语你们应该听到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是生肖守护神中的麒麟,这位海如月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中的龙,当然,她也是我老婆。”

    易安挠了挠头,一只脚踩在椅子上,道:“要是当个生肖守护神战士也能弄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老子连着圣火教教主都不想做了呢。”

    齐岳道:“看两为的样子,应该都是先天觉醒的能力。只不过没有真正的修炼方法进行引导,以至于无法发挥出自身全部实力。这样吧,你们跟我们回去,我请大师将属于你们的修炼方法教给你们。今后你们的能力就会变的越来越强了。”

    胡光疑惑道:“我们要是跟你们学了修炼的方法,今后要不要受限制?”

    齐岳楞了一下,海如月道:“生肖守护神战士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限制,大家都是伙伴关系。我们的任务是守护东方,守护炎黄大地,只有当敌人出现的时候,我们才需要齐心合力解决问题,那种时候你们不要逃避就行了。”

    易安苦笑道:“亏了亏了,本来想拉个帮手,现在我们到成了你们的帮手,这不是亏了么?还赔上了一千万,早知道我们就不笼络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易安大哥,你不能这么想。如果今后圣火教遇到了什么麻烦,只要是我们能够接受的理由,你们得到的可不是一个帮手,而是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帮助。大家都是兄弟,互相帮忙自然是应该的。”

    胡光小眼睛连转,心中暗想,这笔买卖似乎很核算,加入这生肖守护神行列似乎没有什么坏处,还能得到一群实力强大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帮助,就算以后有什么麻烦,自己和易安在退出就是了。

    他出身黑道,一切自然都会从利益角度出发,简单的想了想,和易安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同时变的淫荡起来,易安嘿嘿一笑,道:“老胡,你怎么样?”

    胡光道:“我无所谓,能增强我们自身的实力本就是好事,看你吧。”

    易安嘿嘿一笑,道:“你忘了我们兄弟的口号么?虽然我很讨厌你,但也不愿意和你分开,更何况,你要是变强了欺负我怎么办。那我们就当这生肖守护神吧。”

    胡光怪笑一声,道:“我就比你怂,你比我贱。”

    易安嘿嘿一笑,接口道:“你怂我贱,情比金坚。”

    胡光的眼神变得更加淫荡了,“我比你浪,你比我荡。”

    易安跳到他身旁,搂着胡光的肩膀道:“你浪我荡,淫荡榜样。”

    齐岳和海如月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猥琐的两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海如月心中暗想,当初齐岳就够淫荡了,眼前着两个家伙在淫荡中还要加上猥琐,真不知道上天是怎么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怎么一个比一个怪。

    身份表明,胡光和易安都对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事有着极大的兴趣,齐岳和海如月也放下了心中的顾忌,四个人一边吃着饭,海如月将目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些。她心中暗暗盘算着,十二生肖守护神战士目前已经出现九个了,就差牛、猪和马没有出现。

    酒足饭饱,胡光淫笑着向齐岳道:“齐兄弟,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今天就不去你们那边了,回头我和易安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办,然后就去见你说的那位扎格鲁大师。刚才你说希腊了个什么女神。靠,管丫的什么神不神的,直接搞了完事。”

    易安难得赞同胡光的意见,“没错,齐兄弟,你要是不好意思,就交给哥哥我好了,对美女我一向是来着不拒。”

    即使是齐岳,面对两人赤裸裸的话都有些吃不消了,毕竟身边还有海如月在呢,“人家毕竟是女神,昨天我探察的时候,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紫发姑娘把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很好。而且,我敛息后都被她发现了。这件事我们会解决的。就算他们实力强,我们生肖守护神也不是吃素的。两位大哥还没有正式开始修炼升云决,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们了。不过,我希望以后能借助圣火教的情报网络,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胡光当即应允道:“这个简单,以后你需要知道什么情报。直接打电话给孟北,孟北是我们的嫡系。绝对值得信任。不过,我们是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件事你们一定要保密。即使对那些同样是生肖战士的同伴,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和易安的身份说出去。”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明白的。你们毕竟出身黑道嘛,不过,两位大哥这么年轻就能有圣火教这么大的黑道帮派,实在令小弟敬佩的很。”

    易安笑道:“敬佩个屁。圣火教又不是我们俩创立的。圣火教的历史也有上百年了。当初创立本教的时候,是为了抵御外国的侵略者,后来炎黄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圣火教就由地面转到地下了。经过这么多年,别的不说,这情报网络绝对是一等一的。我和胡光的太爷爷。就是圣火教的创始人,传到我们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不过,圣火教的规模实在是太大。又一直是家族化的。教中我们两个表面虽然是教主,但也不是什么都能自己决定的。跟我们一同传下来的还有教里的四位长老。他们的先辈都是跟我们两个太爷爷在创立圣火教时立过汗马功劳的。论辈分比我们俩还大上一辈,所以有什么重大决定时,我们也需要通过长老会才能决定。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这些长老不可能都和我们是一心的。因此,我们才必须把自己的力量隐藏起来。让对手越轻视,生存的几率就越大。”

    齐岳颔首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和如月先回去。明天等两位大哥。”

    胡光和易安并没有送齐岳和海如月,或许是因为不想身份曝光的原因。上了海如月的那辆宝贝跑车,齐岳立刻放声大笑起来。

    海如月道:“你笑什么?”

    齐岳一边笑着一边道:“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极尽猥琐之能事了。这两位大哥真是太强了。什么你浪我荡的,绝对是淫荡二人组。比起徐东大哥来,他们可要直接的多了。如果说徐东大哥是走上三路的,那么他们就是走下三路的。他们一加入咱们的阵营,我可就有信心多了。和他们站一起,我这个形象还算好的。”

    海如月没好气的道:“你啊,可不能以貌取人,能够坐上那么大一个黑道帮派魁首的位置,他们又岂同一般?虽然这两个家伙说起话来除了淫荡还是淫荡,但他们在处理问题上却谨慎的很,我看,他们未必对我们有多少信任,只是出于利益考虑,才会加入我们生肖守护神阵营的。”

    齐岳一吧搂住海如月,凑上前在她红唇上请啄一下,道:“这并不是咱们需要担心的。试问,当初刚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一阵营的时候,我们哪个心中没有疑惑呢?可是到现在又怎么样,大家到坦然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这些可以说都是扎格鲁大师的功劳。大师是继承了十世佛力的高僧,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他的人格魅力几乎可以影响到任何人。等胡光和易安明天到了龙域别院后,我想他们也会与我们变的一样了。这回我们可多了两个强有力的帮手,他们的年纪比管平大哥还要大些。又都是先天觉醒者,我看,只要一修炼升云决,等他们把自己的云力完全理顺后,势力绝对不会弱。至少也是四、五云的水准。”

    海如月握着齐岳的大手,道:“这你看的到挺准的。我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个自身的能量都很庞大,知识缺乏有效的引导而已,好拉,我们现在去哪里?”齐岳想了想,掏出电话到:“姬德到现在都没有联络我,我看还是我先联络他一下吧,明明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边说着,他拨通了姬德的电话号码。

    “师傅。”姬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

    齐岳道:“怎么了?明明和那个叫林一凡的小子什么时候见面。”

    姬德道:“师傅,事情我没办好。我和老爷子把你的意思说了,老爷子虽然也知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当初答应的婚约可以说是代表着国家性的。连老爷子也不敢轻易做主。明明白天去上课了,林一凡约她今天晚上见面。老爷子说,今天晚上希望你最好不要出现。”

    一听这话,齐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对姬德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我知道了,这件事不怪你。”说完,他直接挂掉了电话。

    另一边的姬德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虽然他并没有见到齐岳当初杂鬼见愁为了明明而疯狂的样子。但他对齐岳的脾气多少也有几分了解,心中暗暗祈祷着,老大,你可千万不要惹事啊!这不仅是关系到你和明明,同时,也关系到我们国家啊!

    “怎么了?”如月看齐岳脸色不太好,关切的问道。

    齐岳摇了摇头,拿着手机直接拨通明明的电话号码。

    当明明的声音在电话另一边响起时。听起来有几分沙哑,“齐岳。”

    “明明,你怎么了?是不是哭过了?”齐岳声音低沉地问道。

    “你都知道了吧。”明明的声音顿时变的有些哽咽了,“齐岳,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昨天爸爸和我谈了很久,我把我们的事也告诉他了,可是,爸爸说这关系到我们国家和希腊的外交,不能草率。而且已经答应的事又怎么能反悔呢?可是,可是你上次为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们现在又是共用心脏。我怎么能抛下你到希腊去呢?虽然还有时间,但是就算拖延下去,距离我二十岁生日已经一天比一天近了。”

    齐岳听着明明的话,他的双眼中已经闪烁起慑人的寒光,海如月担忧的握紧齐岳的大手,但是,她没想到齐岳在这时候突然笑了,至少从声音上听起来,他笑得很轻松。

    “傻明明,别哭啊!我说过会保护你的。不论有什么困难,在你的面前还有我呢!那个希腊的家伙想把你抢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好了,你乖乖的,什么都不要管,我自然会处理的,好么?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以后我也一起跟你去希腊就是了。”

    明明先是楞了一下,或许是受到了齐岳轻松语气的影响,她的神经放松了几分,“齐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就不要想了,好好上课吧。我答应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继续安慰了明明几句后,齐岳挂断了电话。靠在坐椅背上,他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海如月有些担忧的道:“齐岳,你没事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现在应该怎么做。”

    如月叹息一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明明要是真的嫁去希腊,你也真的要跟去么?”

    齐岳笑了,握紧如月的小手,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他的话说的很轻松,但在话语中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强悍,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冷光,用力吸了一口香烟,吐出一个浑圆的眼圈。

    发动汽车,齐岳开者车朝龙域别院行驶着,一边开着,他一边道:“如月,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想到清北先见一下明明,刚才从电话中我听的出她现在很彷徨,我必须要先帮她稳定住心神。同时,我还要去见另一个人,明明的事我一定会解决,同时那些来到我们炎黄大地的西方人,我也同样要解决。”

    如月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齐岳摇了摇头,道:“不,见那个人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好。放心吧,如果晚上我跟明明去见那个林一凡,一定会叫上你的。哦,对了,这个支票给你吧。”一边说着,他把刚才胡光给的支票递给了如月。

    如月扑哧一笑,道:“你到真好意思,要人家这么多钱。”

    齐岳嘿嘿一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缺钱,他们都是有钱人,我又救了他们那么多手下,也算是应得报酬了。支票该怎么处理我都不知道,反正你是我老婆,我的就是你的,以前我欠你的从这里面扣,剩余的就当我在龙域的房租好了,你可别说不要哦,我是男人,总不能吃软饭把。”

    海如月笑道:“谁说我不要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当然要,一千万哦,不少呢。”看着齐岳似乎并没有被明明的事影响心情,她也放心了一些。

    齐岳苦笑道:“女人都这么贪财么?回头零花钱总要给我一点吧。”

    将如月送回龙域别院,齐岳把车留了下来,以便于晚上如月和他汇合,自己开着闻婷那辆宝马重新出了别院,朝清北大学的方向而去。关于闻婷的问题如月还没来得及问他,似乎也没打算问。如何和明明一样,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以他们对麒麟的理解,都不想过多的限制齐岳什么。这也就使齐岳这淫荡的家伙在不久的将来更加“博爱”了。

    开着宝马的感觉虽然远不如蓝博基尼,但也还是不错的,只是三系宝马对于齐岳来说稍微小了点而已。为了不引人注意,下午出来他特意套了件外衣。因为还远不到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车辆相对少一些。齐岳一边开着车,心中也在暗暗盘算着明明的事。

    他的思想很简单,不可能让明明嫁到希腊去。甚至不能给那个叫林一凡的小子任何接近明明的机会。齐岳早已经把明明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对于流氓痞子来说,谁要是动了他的女人,就是触犯了他的禁脔。

    当齐岳来到清北大学门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中午那顿饭吃的时间着实不短,看着清北那高大而古朴的校门,他心中不无感叹。几个月前,自己还是其中的一份子啊!但最后却以开除而离开了学校。大学梦也因此断送。想到被开除,他自然就想到了许晴,上次沈云说许晴也已经离开了学校,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因为对自己的愧疚而离去的么?这又是何必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