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十二章 一切有我

    就在齐岳刚走到清北门前时,他突然全身一震,目光凝固般停留在门前一个女孩子身上,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自己刚想到许晴,居然就在这里碰到了她。

    许晴站在清北门前,正朝里面望着,从她的背影看,比以前清减了些,红色羽绒服看上去很亮丽,长发梳成马尾,手插在衣兜里,看上去有些落寞的样子。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既然已经看到了,齐岳自然不会逃避,他大步走到许晴背后,在她肩膀上轻拍一下。

    许晴吓了一跳,转过身,当她看到齐岳时,她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她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碰到齐岳这个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在她眼中的齐岳似乎比以前更加高大了。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脸上依旧带着那抹坏坏的微笑,目光温和的看着自己。又一次见到她,许晴突然发觉,齐岳似乎变了,但她也说不出究竟变在什么地方。

    “怎么?不认识了么?美女。”齐岳主动打了声招呼。

    许晴有些口吃的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岳淡然一笑,道:“谁规定被开除了就不能再来。何况,我也不是来上学的。听沈云说你也不在清北了,这又是何必呢?清北这么好的学校,关系到你未来的前途啊!”

    听了齐岳这句话,许晴突然变的激动起来。“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能离开么?”说到这里,她突然停顿下来,脸色变的有些苍白,低下头,默然道:“齐岳,对不起。”

    齐岳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让沈云告诉你么?我并没有怪你,那件事如果追溯的话,责任应该出在我身上。其实,你根本没必要离开清北的,我从来都没恨过你什么。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可没有那么小肚鸡肠,你也别太在意了。”

    许晴抬头看向齐岳。声音有些怪异的道:“你真的不恨我么?”

    齐岳耸了耸肩,道:“我为什么要恨你呢?”

    许晴眼圈微红,道:“可是,当初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云姐对你非常有好感,我,我怕……”

    齐岳轻笑一声,道:“我明白的。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你们的关系,所以我说,如果追溯的话,这件事责任应该在我,我不否认自己对云姐有好感。不过没想到你会那么极端而已,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换个角度,如果是我的女人有可能被别人抢走,或许,我做的会比你更极端吧。”说这话时他想到了现在明明和希腊那边产生的麻烦,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寒光。

    突然感觉到齐岳身上散发的寒意,许晴不禁娇躯一颤,低声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要和云姐走的那么近呢?”

    齐岳叹息一声,道:“我并不歧视同性恋,但你别忘记,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我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流氓。天天对着你们这些美女,如果我要点想法都没有,那我不成了阳痿么?这是人的天性,也可以说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许晴看着齐岳,泪水在眼圈中环绕着,当初齐岳被开除后她就发现,这个自己本应该非常讨厌的男人走后,自己并没有变得快乐,反而非常怀念以前有他在时的生活,是啊!相处久了,彼此之间早已走进了对方的生活之中,看来自己真的是错了。

    齐岳见许晴不说话,看着他比以前清减的面容,心中不禁升起了几分怜惜,“晴儿,你还好么?你现在在哪儿上班呢?”

    许晴道:“我在离这不远的一所学校,你走后不久我就转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咱们原本的宿舍住着时,只要一看到你的房门,我心里就会非常难受。齐岳,谢谢你能原谅我。那次是我错了,本来我只想吓吓你,给你个教训而已,却没想到会闹的那么大。真的对不起。”

    看许晴要哭,齐岳赶忙道:“好啦,不要总说对不起,千万别哭哦,否则别人看到可又要误会了。当然,要是别人误会你要强奸我,我还是很愿意的。”

    看着齐岳有些滑稽的表情,许晴不禁破涕为笑,轻捶他胸口一下,道:“你还是那么讨厌。”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还是那么可爱!今天穿的不会又是丁字,蕾丝吧。”许晴俏脸大红,“你……”心中虽然羞涩,但齐岳的话也勾起了她心中对那次清北秋游的怀念,想起自己曾经与面前这个男人夜泳,她的心跳不禁快了几拍:“齐岳,你是来找明明的还是来找云姐的?”

    齐岳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两个都找,你会不会生气呢?”

    许晴摇了摇头,黯然道:“虽然你原谅我了,但我看的出,云姐和明明对我都不一样了。自从那次的事情以后,云姐虽然没说什么,但她却不像以前和我那么亲近,明明更是疏远了许多,我知道这都是我造成的,我真的很难过。我就他们两个朋友啊!”

    齐岳劝慰道:“怎么会呢?明明那天还跟我说有机会大家一起吃饭呢?放心吧,明明是个心胸开阔的女孩子,不会怀恨你的。哦,对了,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明明现在已经正式成为我的女朋友了,替我开心吧。”

    许晴楞了一下,道:“你们不是兄妹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这就不跟你解释了,反正你只要知道明明是我的女朋友就足够了。”

    许晴深深地看了齐岳一眼,她怎么也不明白,以明明那样出色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看上齐岳呢?齐岳可以说没什么本事,甚至连大学都没有上完就被开除了。相貌上更是远远配不上明明。清北不知道有多少英俊出色的才子追她,都被她拒绝了,没想到最后居然跟了齐岳。

    齐岳嘿嘿笑道:“你是不是不信,你难道没听过,好汉无好妻,赖汗娶花枝么?我虽然不怎么出色,但明明就是看上我这痞子了,你在这里是等沈云吧,那我也在这里跟你一起等好了。顺便叫明明出来,不知道明明今天是什么课。”一边说着,他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明明的电话号码。

    “齐岳。”明明的声音比上一次听起来轻快了一些。

    “明明,你什么时候下课啊!”

    “我已经下课了,正在回宿舍的路上呢,待会儿可能爸爸会派人来接我。然后……”

    齐岳道:“我明白。你现在就出来吧,我在清北门口呢。你要是看到沈云叫她也一起出来,我找她有点事。”

    “啊!你在?齐岳,可是爸爸那边……”

    齐岳淡然一笑,道:“你先出来就是了,老爷子那边派来的人我自会应付,相信我,把一切都交给我吧,我会尽可能的处理完善。”

    “好吧,那你等会儿,我马上就出来。”

    挂断电话,齐岳身上的气息明显变的阴沉了几分,眼中寒光微微闪烁着。

    许晴看着齐岳思考的样子,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痞子么?刚才在他和明明打电话时身上散发出强烈的自信绝不是一个痞子所能拥有的。此时此刻,齐岳在她心中变的神秘了许多。

    时间不长,明明和沈云结伴朝外面走了出来,跟在她们身边的还有两个身材高大的清北学员,相貌都很英俊,衣着得体,正不断和明明、沈云说着什么。尤其是站在明明身边的那个男学生,不但有着英俊的相貌,而且肩宽背阔,一看身体就很强壮。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

    许晴试探着问道:“你不想知道那两个人是谁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在我心中,他们只是路人甲和路人乙而已,没有任何意义。”此时,明明和沈云已经看到了他和许晴,二女顿时加快脚步,齐岳隐隐听到明明对身边的男生道:“别跟着我了,我男朋友来了。”听到这句话,齐岳嘴角不禁流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明明看上去眉宇间多了一股淡淡的忧愁,显然希腊来人对她产生了不小的困扰。跟在她身边的男生脸色一变,抬头朝齐岳看来,从他的眼神中齐岳看到了挑衅。

    “明明。”齐岳迎上前,拉住明明的手,向她身边的沈云微微颔首,沈云看到齐岳,脸色不禁一白,神色间似乎有些害怕似的。显然是当初在天香山鬼见愁时齐岳的强势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明明被齐岳的大手握住不但没有挣扎,发而主动挽起他的手臂,微笑道:“我们走吧。”

    齐岳连看都不看她身边的那个男生一眼,和明明一起朝许晴走去。

    “明明,我哪里比不上他,你竟然选他不选我。”高大男生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悦耳,神色焦急的拦在齐岳和明明面前。

    明明皱眉道:“不要再缠着我好不好,我都跟你说过了,我是有男朋友的,在我眼中,他什么都比你好,你没有一点能比的上他的,这总可以了吧。”

    男生的脸色变的有写惨白,恨恨的可按着齐岳,双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齐岳哼了一声,道:“看在你是清北学生份上,给你三秒钟,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你是什么东西?跟我这么说话。有本事咱们单条。”男生显然没被齐岳吓倒,把明明身上受到的窝囊气都撒到了齐岳头上。

    齐岳冷笑一声,道:“单条?就凭你?”

    跟着沈云出来的另一个男生道:“怎么,不敢么?不敢就离开明明,学长是柔道社的社长,就算十个你也没机会。”

    齐岳不屑的横了他一眼,道:“就冲你们说的话,你们就没有追女孩子的资格,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因素,而是为了感情,难道说我单条打不过他就要把明明让给他么?明明是我的女朋友,不是货物,三秒时间到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高大男生目光灼灼的盯着齐岳,显然没有让开的打算。齐岳向他轻轻点了点头,刚迈出一步,他发现明明抓住他的手紧了紧,向他摇了摇头。

    齐岳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毕竟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他只是不应该爱上了我的女人。”一边说着,他伸出左手朝面前的男生推去。

    高大男生不愧是柔道社的社长,眼见齐岳朝自己推来,不惊反喜,对他来说,眼前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当齐岳的手推到他胸前时,他双手一错,叼住齐岳的手腕,一只手将齐岳朝自己的方向拽,另一只手字拿向齐岳的肘关节,在他的概念中,只要这个关节技用出来,齐岳立刻就要倒地求饶了。可惜,他的概念在齐岳面前并不成立。

    齐岳推出的手原势不变,任由那高大男生扣住自己的手臂,但不论对方怎么用力,他的手却依旧保持着原的势,朝那高大男生胸口推去。

    齐岳的动作不快,但当高大男生感觉到他的力量时,他就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阻止对方,他的身体被齐岳退着一步步向后退去。几乎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却依旧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

    眼看就要走到许晴身边了,齐岳右手上旁边一带,高大男生的身体顿时被甩出七、八米远,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扪哼,“不自量力。”齐岳淡淡的留下一句话。他的双眼在此时已经亮了起来,因为,他看到街道的一头正有一亮挂着军牌的大型越野车朝清北大学门口开来。

    那并不是姬德的车,但齐岳猜的到,那一定是来接明明的,轻轻的拍了拍明明的手,道:“一切有我。”

    那被摔出去的高大男生站起的时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茫然了,齐岳虽然将他摔出去了,却用了巧劲,看上去摔的重,但其实他却没有受伤。另外一个男生看柔道社的社长都被扔出去了,顿时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将他扶起来,两人有些无奈的对视一眼,转身朝学校内走去。他们这校园单恋总算画上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

    “你来接明明的吧。”沈云问到。

    齐岳一看到沈云,就不自觉的想起那天她父亲突然向自己下毒手,以至于伤到了明明,“我是来接明明的,同时找你也有点事。”

    沈云有些惊讶的道:“找我?”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沈云点了点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沈云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向我爷爷提出呢?现在我们四大家族不是已经……”她的声音很低,正好让另一边的许晴无法听到。

    齐岳淡然一笑,道:“因为我并不信任你那位爷爷。你先等下,我处理点事再和你谈。”

    他不得不停止和沈云的交谈,因为那辆挂着军牌的越野已经来到了近前。车门开,从里面跳下来三个人。三个人中齐岳有一个是认识的。从副司机座位上下来的,正是衣着花花绿绿,像个小流氓的天魂,另外两个人齐岳都不认识。都是身材高大的男子,但气息上却截然不同。从司机位置上下来的男子身高大约一米八左右,看上去很敦实,他的手最引起齐岳注意,那是一双明显充满力量的大手,手掌非常宽厚,甚至和他一米八的身材都有些不搭配了,另一个从后座下来的男子看上去要斯文一些。但是他的气息却很冷,整个人就想一柄利刃,全身散发着凛然寒气。不用说,这两个也是炎魂中的高手了。

    “天魂大哥。”齐岳微笑着迎了上去。

    天魂看着齐岳,眼神中带着几分无奈,“老爷子就猜到你会在这里,才叫我们几个来接明明的。大家都是兄弟。别让我们难做,怎么样?”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怎么会让天魂大哥难做呢?你不是来接明明的么?带上我一起就是了,我也有些日子没去过老爷子那里了,顺便看看他老人家?”

    天魂看者齐岳脸上没有丝毫破绽的笑容,道:“你真的只是要去看看老爷子么?齐岳,别让做哥哥的为难。你和明明的事我听机械魂说过了,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你还年轻,大丈夫何患无妻呢?”

    一听这话,齐岳的脸色变了,“天魂大哥,我一直把你当兄长看待,你不觉得这样说有些过分么?如果换了是你,你的老婆为了国家的利益要嫁到西方去,你会不会干?”

    “这……”天魂顿时语塞,是啊!这种事情要换到自己头上,自己该怎么处理呢?

    另外两名与天魂同来的男子是第一次见到齐岳,从司机位置下来的男子道:“闪开,不要妨碍我们。”他一听齐岳对天魂毫不客气的质问大为不满,抬手向齐岳肩膀抓来。

    齐岳自然知道能和天魂一起来的,肯定不是先前那个什么柔道社的家伙可以比拟的,冷哼一声,肩膀一晃,身体已经换了个位置。“天魂大哥,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同伴受伤,就让他们老实点。”

    天魂眉头微皱,向那男子道:“住手。你怎么还是这么莽撞。齐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土魂,另一位是刀魂,都是我们炎黄魂中专门负责战斗的。他们本来属于地魂那一队,我那些兄弟都出去执行任务了,就临时把他们抓了来。一起保护明明的安全。”

    齐岳淡然道:“保护明明?那你们防备的对象就应该是我吧。天魂大哥,我也不为难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们带着我和明明一起回去,另一个你们三个击败我,然后带明明走,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拳脚无眼,万一我手上不分轻重,先说声得罪了。”

    炎黄魂又如何,没有人能从我手中夺走明明,齐岳从来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他决定,在林一凡的事情解决之前,绝不让明明离开自己身边半步。

    天魂无奈的看着齐岳,道:“兄弟,难道就没有第三个办法么?你这还不叫让我为难啊?”

    齐岳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天魂大哥。我一直都对老爷子很尊敬。但这件事关系到我今后的幸福,我怎么可能放弃呢?国家的利益我一定会考虑,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解决办法。明明我是不会放她走的,我跟你们回去并不是要破坏什么,只是想陪着明明一起去见那个家伙。”

    天魂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道:“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我很佩服你。确实,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但是,从我这身份的角度来说,我却不得不带明明走。老爷子早就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才派了我们三个来,老爷子说恶劣,除了明明这件事以外,可以答应你其他任何要求。”

    齐岳笑了,“任何要求也比不上明明在我心中的地位。”

    明明始终站在齐岳身后,听了他的话,目光不禁变的温柔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突然一点不担心自己和希腊方面的这件事。站在身前的男人带给他强烈的安全敢,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一切都交给他吧。

    一旁的土魂早就忍耐不住了,“天魂队长,完成任务要紧,我们不要在耽搁时间了。”在他说话的同时,刀魂不知不觉间出现在天魂的另一侧,三人成犄角之势将齐岳围在中间。

    正在这时,一个软绵绵的声音突然响起。“就算是军方,也不能在我们清北大学门前大打出手吧。”徐东微笑着从清北大学走了出来,为人师表,他穿着整齐的西装,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典型奶油小生的样子。

    一边说着,徐东已经走到齐岳身边。将明明完全挡在身后,“怎么。天魂队长,你这算不算是上门欺负人呢?我们老大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天魂一看到徐东,脸色不禁变了变,上次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幸亏徐东和海如月及时赶到,对于徐东的实力他虽然只有个大概的认识,但也知道面前这个娘娘腔绝不好对付。

    徐东能够出现的这么及时当然不是凑巧,齐岳离开别墅后,海如月有些放心不下,立刻就给他打了电话。因此,他才能这么快就出现在清北门前。

    就在天魂犹豫的时候,冰冷的声音从刀魂口中发出,“阻止我们完成任务的后果你们知道是什么么?”

    徐东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很想知道。”他出身江苏徐家,虽然看上去似乎软绵绵的,但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连他爷爷都管不了他,他虽然也知道炎黄魂实力非凡。但却并没有任何担心,他才不相信国家会和他们这些东方守护者翻脸呢。

    刀魂眼中冷光一闪,整个人变的更加锋利了,三道寒光,毫无预兆的朝嘘东射来。刀魂的能力只有一个,无论什么东西皆可为刀。那三道锋利的寒光虽然只是三根头发,但穿透力却觉不容小视。这里毕竟是大街,他也只能用这种攻击方法才不会引人注意了。

    刀魂的攻击并不这么简单,在三道寒光之后,紧接着又是五道寒光射向齐岳,之后是十余道寒光将两人完全笼罩在内。三波攻击虽然有先后,但第一拨还未到时却都已经完成了,这中间的间歇,就是攻击威力体现的地方。分层次攻击要比只一拨攻击难抵挡的多。

    齐岳和徐东自然不会在乎这么攻击,就在两人刚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一层幻影从他们之间的地缝处突然爆发出来,那似乎是无数只手组成的屏障,手影遍布的面积非常广,只是一瞬间那近二十道寒光完全被手影所吞没了。

    不仅是刀魂愣住了,就连齐岳和徐东也同样惊讶,当那片如同屏障般的手影消失后,一个矮胖的身影从他们缝隙中挤了出来,站在两人中间。胖子的脸上看起来还有几分稚气,一身学生装束,肩膀上背着硕大的书包,左手抓在书包带上,右手则深在自己身前,握着一把头发,撇着嘴道:“靠,谁这么不张眼,连我老大都敢攻击。”

    这横着竖着几乎一边宽的胖子不是别人,正是齐岳的小弟田鼠,这还是齐岳第一次看田鼠展示自己的能力,刚才刀魂那一击虽然不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但从光芒破空声就能听出其急劲之气,而田鼠似乎只用了一只手竟然就将这些攻击全都接了下来。手的灵敏程度就连齐岳和徐东也自叹不如。

    就像兔子的能力是腿一样,老鼠的能力是手,所谓耗子生来会打洞,打洞靠什么,不就是前抓么,转换到人的身上,就是手。田鼠的手虽然依旧像原来似的那样短粗,但手指在升鼠决云力的作用下早已经发声了巨大的改变。

    齐岳看着天魂三人惊讶的样子,微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田鼠。”

    天魂苦笑道:“看来今天你是有备而来啊!”一个齐岳已经够他头疼了,现在又多了两个明显实力不弱的,虽然天魂自恃炎黄魂个个都是顶尖高手,但面对眼前的三人却显得单薄了。

    “田鼠,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不许说脏话,你是学生。”修长的身影出现在田鼠背后,从他那双远非普通人可比的长腿就能看出她的不一比般。天魂瞳孔一阵收缩,心中暗道,这还没玩了,齐岳这小子究竟带了多少高手来啊!

    田鼠看到莫迪可不像老鼠遇到兔子,而是像老鼠遇到猫,赶忙答应一声将自己的位置让给莫迪。

    “天魂队长,虽然我也隶属国家系统,不过今天我可能不能帮你了。实在不好意思。明明是我们中的一份子,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嫁到西方去,齐岳、明明,管大哥支持你们。”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天魂他们的越野车旁边,管平从里面探出头来,他身上甚至还穿着工作时的白大褂,显然是急匆匆赶来的。

    看着一个个出现的生肖守护神战士,明明的眼睛湿润了。天魂的眼睛也湿润了,只不过明明是因为感动,而天魂是郁闷的要哭了。他现在已经肯定自己不可能将明明从这些人面前带走。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