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十三章 当博士遇到流氓

    天魂苦笑着从兜里掏出电话走到一旁,不用问,齐岳也知道他要向老爷子汇报了。淡然一笑,握紧明明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对面前虎视耽耽的土魂和刀魂完全视而不见了。

    “这么热闹,看来我是来晚了。”燕小乙从清北校园内跑了出来,如月并没有通知他和田鼠,田鼠是听莫迪说了所以跟来的,而燕小乙则是刚好放学,这到好,除了龙和新发现的两位圣火教教主以外,其余所有的生肖守护神都及时赶了过来。

    齐岳拍了拍小乙的肩膀,低声道:“小乙,你和田鼠待会儿先回去吧,这里的事不用你们管了。”

    田鼠道:“老大,那怎么行,我们也是生肖守护神中的一份子,保护明明同样也是我们的责任啊!”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就是,最近在大师的指点下,我的实力已经仅仅二云了,大师都说我天资聪颖,比某肥鼠强的多了。”

    田鼠小眼睛一瞪,道:“靠,不吹牛你能死啊!你比我强?要不要改天我们比画一下。”

    徐东笑道:“比什么?比谁水最差的吗?好啦,都是自己兄弟,你们俩就别吵了。听齐岳的先回去吧。我们待会儿去的人不用多,而且又不是真要去干上一架,就算要干,也是老大自己一个人上,我们去了只是防止对方群殴而已。”

    田鼠颓然道:“哎,都是我太笨了,到现在还没突破二云帮不了你们。”

    小乙颓然道:“哎,都是我太笨了,到现在还没突破二云帮不了你们。”

    小乙搂着田鼠宽厚的肩膀道:“行了,我不还是一样么?你以为我们都能像老大那么变态啊!一下子就蹿上去了。走吧,我们有工夫在这里闲着,到不如把时间都花费在回家修炼上。咱俩顺路,各回各家。老大,有什么好消息记得通知我们。”一边说着,他半强迫式的搂着田鼠的肩膀走了。在离开前,田鼠还不舍的看了莫迪一眼,低声说了句什么。

    在场的众人都上出色的强者,田鼠的声音虽然压得低,但他们还是都听到田鼠对莫迪说了四个字,注意安全。

    齐岳心中暗叹一声,从外表看,田鼠和莫迪的差距确实太大了,也难怪莫迪很难接受他。自己这些日子一直在忙自己的事。等明明的问题处

    理完了,也该关心关心田鼠的事情了。莫迪到底对田鼠是什么感觉总要问清楚才好,要是实在一点机会都没有,自己不如劝田鼠放弃。一面越陷越深,将来无法自拔。

    正在齐岳想着的时候,天魂已经走了回来,无奈的看着齐岳,齐岳也看着他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微笑中有着坚定。有着执着,“齐岳,那就一起走吧,老爷子说让你们都去好了。不过,老爷子希望你们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为明明的朋友。”

    齐岳嘿嘿一笑。道:“本来我就是明明的男朋友,这到没什么定位不定位的。和那个林一凡在什么地方见面?这种小辈们的事老爷子不会也亲自去吧。”

    天魂摇了摇头。道:“老爷子自然是不会去的。但有姬德陪同着那些人。你们全都去么?”

    齐岳微微一笑,还没等他开口,从奥迪车上下来的管平道:“自然是全去的。我们到要看看,是什么人居然想把我们的明明娶到西方去。”

    天魂苦笑道:“你们真会给我找麻烦啊!那就都跟着来吧。我们的车在前面带路,你们谁坐我们的车?”

    齐岳道:“不用了,我们这几个人有两辆车足够了。天魂大哥,这次为难你了,稍微等一下,我跟朋友说两句话咱么就走。”一边说着。

    他松开明明的手转身走到沈云和许晴身边。

    沈云看着齐岳,再看看先前和他一起的其他生肖守护神,道:“还有事么?”

    齐岳道:“云姐,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沈云道:“你说吧,上次你饶了我的父亲,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齐岳微微一笑,道:“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现在我时间紧迫,就先不和你说了,既然你答应,等我事情办完后再给你打电话吧。”

    沈云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等你电话。齐岳……”她叫了声齐岳,但看了一眼他身边的明明,还是忍住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低下头,道:“你们走吧。”

    齐岳没有问,他隐约已经猜到了几分沈云想对自己说什么,在这种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问,目光从沈云和许晴身上扫过,这才转身朝天魂示意可以出发了。

    天魂叹息一声,转身朝越野车走去,刀魂和土魂的目光都很不友善的在齐岳身上凝固了一瞬间,这才随着天魂去了。

    莫迪和徐东上了管平的车,齐岳拉着明明上了宝马,三辆车鱼贯驶离清北大学。

    直到三辆车转了个弯,消失在视线中,许晴才长出口气,全身似乎都放松了下来,沈云关切的问道:“晴儿,你怎么了?”

    许晴道:“云姐,刚才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为什么齐岳会和他们在一起。看样子,有几个人似乎都像是齐岳手下似的。”

    沈云眼中流露出一丝苦涩,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我只能告诉你,齐岳绝不像你以前看到的那样。”

    许晴点了点头,道:“我也感觉出来了,这次再见到他,他和以前相比明显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坏了,原来的他,似乎一切都是向外释放的,而这一次他似乎一切都向内收敛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看到他,心里总有些怪怪的感觉。他真的没有怪我,可是,我见到他以后,却觉得心里的愧疚感更强了。”

    沈云拉起许晴的手。道:“好了,晴儿,不要再多想了,我们也走吧。”

    天魂并没有说出见面的地点。所以齐岳和管平都只能开着车跟在那越野车后面,土魂开的速度很快,幸好齐岳和管平的技术都不错,这才能跟在后面。渐渐的,齐岳已经猜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昨天晚上,他同样也走过这条路。是啊!自己真的是有些糊涂了,希尔吨饭店不就是个很好的见面地点么?明明有她各个姬德陪同与林一凡见面。而自己几人的出现只是变数而已。现在的情况很微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这几个人可以说与希腊来的三个人是对立的,而包括姬德在内地炎黄魂这些人则有着从中协调的任务。

    齐岳把电话交给明明,让她转告海如月此行的目的地。

    果然。齐岳的猜测是很正确的,天魂的车直接开到了希尔顿饭店才停了下来。

    昨天索索已经见过齐岳了,但齐岳并不怕被她认出来,就算知道又如何呢?反正自己也没打算和这些希腊人和平解决。

    天魂从越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同样下车的齐岳身变,他压低了声音。道:“兄弟,我知道明明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但是我却要再次提醒

    你一下,待会儿不要冲动。我们代表的是国家,而不是你个人。你明白么?”

    齐岳淡然一笑,道:“天魂大哥,你放心吧,就算是要翻脸,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的。”

    天魂的目光落在齐岳拉着明明的手上,齐岳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却没有松开的意思,装做不明白的样子,道:“走吧,天魂大哥,我们也该进去了吧。”

    天魂苦笑道:“兄弟,算哥哥求你了,你这样进去实在让我很难做。”

    明明也看向齐岳,道:“算了,别人天魂大哥为难,我又不会飞走。”、

    齐岳看了明明一眼,眼中的冷芒一闪,霸道地依旧拉住明明,道:“我就是要拉着你的手,让那个希腊来的小子死心。天魂大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但我有自己的原则。”说着,他就这么拉着明明的手朝饭店内走去。

    齐岳没走出几步,两道身影已经横在他面前,正是土魂和刀魂。齐岳早就看这两个人不顺眼了,低喝一声,“让开。”左手拉着明明,右手向前探去,一股无形的能量如同墙壁般罩向面前二人。

    刀魂和土魂都是炎黄魂中的战斗强者,眼看着齐岳向他们推出一掌,两人自然不甘示弱,土魂上前一步,同样伸出右手向齐岳的右掌挡来。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从他的右手食指冒出一团青光,光芒一闪,在空中发出一声低啸,直接袭向土魂的手。

    土魂的能力就是控制一切土属性能量分子,他自身的防御力就是极为惊人的,他并不认为齐岳这看似简单的攻击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右掌去势不变,掌心处已经冒起了一团黄色的光芒。

    刀魂自然也没有闲着,四道银光同时从他身上射出,连齐岳都没看清楚那四道光芒是什么,不过,他右手中指立刻就有了反应,一团淡淡的蓝光飘然而出,光芒在空中飞散,形成一层无形的水障,直接笼罩过去。

    首先与齐岳攻击接触的是土魂,当青光碰到他手掌的瞬间,他不禁闷哼一声,接连向后倒退几步,左手紧握住自己的右手,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其实土魂本身并没有这么脆弱,但在这希尔顿饭店前,擅长操控土的他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实力,否则,他要是弄几个地突刺出来,恐怕立刻就会惊吓到普通人。齐岳射向他的是一道风刃,风天生对土就有克制作用,凭借着风的切割力,齐岳直接破掉了他掌上的防御,极劲的风能量冲入其体内,在他手掌内的经脉肆虐着,土魂正全力催动着自己的能力与这股风能量相抗衡。

    刀魂的情况比土魂更差,齐岳的水云力比风云力还要高出一云的实力,虽然看上去能量并不如何强大,但形成的屏障却非常坚韧,四道银光是四枚普通的图钉,在水幕的反卷只下顿时被吞噬了,同时水幕也笼罩上了刀魂的身体。紧接着,一道几不可见的淡淡紫光从齐岳脚下蔓延而出,只是一瞬间就接近了刀魂的身体。

    非纯净的水是导电的,齐岳的水云力从能量角度上虽然纯净,但在本质上却沾染着其他几种云力的特征,雷云力一出现,自然轻松的传导到刀魂全身每一个位置,刀魂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整个身体已经完全变的僵直了,头发根根竖立,连目光都变得呆滞了。

    齐岳伸出的右手姿势不变,依旧推出,后退的土魂已经闪在一边,而刀魂也被他这一掌推的倒向旁边一辆车,他就这么带着明明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希尔顿饭店的大堂。

    齐岳和双魂交手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本来还想上前帮忙的天魂硬生生的抑制住自己澎湃欲出的能量,六道凌厉的目光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恐怕换了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齐岳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足够惊人了。

    天魂无奈之下,只能摊开双手,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管平、莫迪和徐东走上前,三个人一个照顾一个,和三魂一起跟在齐岳和明明后面走进了希尔顿饭店。

    齐岳站在大堂中央,自身的麒麟气息飞快的蔓延到一层的每一个角落处,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所要寻找的目标,眼中精光一闪,朝大堂左边的咖啡厅看去。

    齐岳看到的是一双紫色眼眸,即使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他还是不禁被那完美的娇颜所吸引,目光微微呆滞了一下才恢复正常。

    有可能继承了雅典娜女神神诋的紫发完美女子和一头暗红色长发的索索都坐在咖啡厅中,在他们对面是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由于背对着齐岳这边,还看不清他的样子。

    注视到齐岳的目光,紫发女子看上去也愣了一下,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她身旁的索索立刻就发现了齐岳,同样将目光投来,只不过她的目光去不像紫发女子那么温柔如水,依旧充满了媚惑的感觉,隐约中还带着几分挑衅。二女的装束和昨天晚上齐岳见到他们时一样,只不过紫发美女的长发现在是披散在肩膀上,更增添了几分娇柔。

    三魂和管平等三位生肖守护神此时也都走了进来,他们都不是普通人,立刻就发现了齐岳与紫发美女对视的目光,徐东的眼睛立刻直了,他虽然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但和齐岳一样,还是第一次见到像紫发美女这样完美的女孩子,一时间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管平比他强点,但也略微呆滞了一下才恢复正常。

    明明低声道:“齐岳,就是他们么?”

    齐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个背对着我们坐的男子应该就是林一凡了。”

    此时,林一凡也发现了身前两位美女的目光不对,转头向外看来。看到他的相貌,齐岳不禁皱了下眉,林一凡和齐岳完全是两个类型的,他的皮肤看上去很白皙,带着一付黑框细边眼睛,看上去比齐岳似乎大上一些,合体的西服,英俊的面庞和那股淡淡的书卷气,很容易给人好感。

    林一凡可没注意到齐岳,他一眼就看到了明明,虽然过去了几年了,他还是一下就认了出来,赶忙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向紫发女子和索索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从咖啡厅走了出来。

    酒店的咖啡厅和大堂中间只是有一个隔断而已,齐岳见对方过来,也拉着明明的手迎了上去。就在这时,姬德高大的身影出现了,看到林一凡和齐岳逐渐接近的脚步,他赶忙几步上前,在两人相遇前来到了中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姬德此时的心情已经很紧张了,他没想到自己上趟洗手间的工夫齐岳就带着明明赶到,尤其是当他看到齐岳拉着明明的手时,目光不禁凝固了一下。心中暗暗苦笑,师傅啊师傅,你来就来吧,也不需要这么霸道吧。

    “明明,你们见过的,这位是希腊的林先生。林先生,还认得我妹妹么?哦,这位是我师傅齐岳。他陪我妹妹一起来的。另外这写是我们的朋友。”

    林一凡看了齐岳一眼,向他友好的点了点头,齐岳一直在看着他,他发现林一凡虽然是在向自己微笑,但当他眼角的余光扫到自己握住明明的手时,瞳孔还是稍微收缩了一下。

    林一凡微笑道:“明明,好久不见了,炎黄有句古话,叫女大十八变,你变的比以前更漂亮了,就像明亮的珍珠一样,夺目动人。”

    明明淡然一笑,客气的道:“谢谢。”

    林一凡见明明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再看着齐岳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多少也猜到了几分。微微一笑,道:“我们到咖啡厅去坐吧。”说完,他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自己先向咖啡厅走去。

    齐岳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林一凡至少从表面看并不惹人讨厌,虽然有着高贵的气质,却没有一点权贵的跋扈、嚣张。很容易给人以好感。

    众人走入咖啡厅,管平、莫迪和徐东都在旁边的一桌坐了下来,徐东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紫发女子,口中无声的念叨着什么。

    三魂坐在另一边,土魂的脸色好一些了,但刀魂的身体看上去依旧有些僵硬,显然没从齐岳刚才的攻击中恢复过来。齐岳下手很有分寸,但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恐怕就只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了。

    索索看着齐岳媚笑道:“这位先生看着好眼熟啊!我们昨天是不是见过?”

    齐岳故作惊讶的道:“见过?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索索看了一眼齐岳的右手,向林一凡道:“一凡啊!看来你这次来看未魂妻恐怕不是那么顺利哦,你看看,人家似乎已经不记得你了。”

    “索索。”紫发女子平淡的叫了她一声,索索脸上的媚笑收敛几分,但她的目光始终落在齐岳身上,似乎要看透他内心的一切似的。

    齐岳知道她是从自己的身材上产生了怀疑,昨天两人对攻时各自散发的气息还是很容易被对方辨认的。

    林一凡向明明道:“明明小姐,几年不见,你还好么?我昨天上午到了炎黄共和国京城后刚去拜访了伯父,伯父说你现在在读大学。”

    明明点了点头,道:“是的。你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姐姐是谁么?”

    林一凡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笑道:“你看我,一见到你心中高兴,到失了礼数了。这位是雨眸小姐,这位是索索小姐,它们都是我国从事历史的研究人员,这次随我一同来到炎黄共和国,就是对贵国的古代文明有很大的兴趣。不知道齐先生和明明你是什么关系?”

    雨眸?齐岳的目光落在紫发女子那完美的面庞上,这个名字听起来带着几分悲伤啊!眼睛看着雨眸,嘴上平淡的回答着林一凡的问题,“我是明明的男朋友。”

    林一凡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雨眸原本低垂的目光也台了起来,看着齐岳,她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流露出柔和的光芒,齐岳仿佛从她那清澈如谁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身体的倒影。

    齐岳、明明,对面的三名希腊来客,五人都静了下来,就连旁边的两桌也为之静默。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另一桌的天魂眉头深锁,他虽然知道齐岳今天来就没打算善了,但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对方留。

    林一凡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看着齐岳道:“不知道齐先生是否知道我和姬小姐早有婚约呢?”

    齐岳轻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呢?明明毕竟还没有加给你。”

    林一饭淡然道:“齐先生如此欣赏我的未婚妻,是一凡的荣幸。”

    齐岳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果然和东方差了很多,换自己是林一凡,恐怕现在已经拍案而起了吧。

    在这个时候,雨眸开口了。“在我对炎黄共和国的了解中,贵国一向是个崇尚信诺的国家。已经许诺的事似乎很少有更改的先例。”

    齐岳微微一笑,道:“不错,你说的很对,我们炎黄子孙极重信诺。不过,从明明的角度来看,当初在定下婚约时,大部分是她家里人的意思,那时的明明年纪还小,还属于未成年人,心志并未成熟。而且,她也并没有亲口承诺什么吧。退一步将,就算是明明承诺了什么,从我的角度看那只是明明和林一凡的事,与我并没有关系,我同样也向明明承诺要爱她一生一世,同样是承诺,似乎是可以画等号的。”

    雨眸愣了一下,道:“齐先生,你这是在强词夺理么?”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你也用不着拿道理压我。你没听国我们炎黄有这么一句话么?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不论你们怎么想,在我的认知中,我和林先生应该是站在同等的位置上,既然如此,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我们似乎应该让明明自己来选择终身伴侣才对。”

    出乎齐岳意料之外的是,林一凡居然点了点头,道:“齐先生说的有道理,不论是在我么西方还是在贵国东方,都讲究婚姻自由,我一向反对政治婚姻和利益婚姻。以前有人为了争夺妻子而选择决斗,在我看来再可笑不过,如果女方不喜欢,决斗又有什么意义呢。”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林一凡,道:“这么说你同意让明明来挑选了?”林一凡嘴上说的很漂亮,但齐岳心中却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

    林一凡微笑道:“当然同意,齐先生和我都很喜欢姬小姐,既然这样的话,当然以姬小姐的选择为准。不过……”说到这里,他话锋突然一转,用恳切的眼神看着明明,道:“姬小姐,我觉得现在让你来进行选择对我有些不公平,毕竟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你和齐先生相处的时间远比我长,这就使你只能看齐先生的优点,对我并不熟悉,我想,在你进行选择之前,能否给我一个机会呢?”

    明明有些好奇的道:“什么机会?”

    林一凡目光真挚的道:“我想邀请明明小姐到希腊去玩一段时间,我们彼此也可以相互接触一下。希腊美丽的爱琴海,奥运的发源地,都是西方旅游胜地,我想,我一定会让明明小姐玩的非常开心。而明明小姐想做出决定的话,也请在这次旅行结束后如何?我想,这样对我和齐先生才算比较公平。”

    林一凡这翻话一说完,即使同位博士的管平也不禁暗暗钦佩,这样以退为进,不但不会招惹明明反感,反而显示其大度,但从根本上来说,如果明明肯随他前往希腊旅游,自然就会出现许多变数。而现在齐岳要是立刻出言反对的话,立刻就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倒了。

    齐岳没有吭声,只是扭头看向明明,明明也正在看着他,摇了摇头,几乎连犹豫都没有,道:“林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不必了,我是不能离开齐岳的。”

    齐岳心中暗乐,自己之前埋下的伏笔在这一刻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不错,林一凡确实利用了他的聪明才智在言语上占得了上风,大使他却并不知道在明明的认知中是不能离开自己一定范围的。以明明对自己的感情,自然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

    林一凡轻叹一声,苦笑道:“看来,我的机会确实渺茫了,没想到齐先生的吸引力这么大。不过,我想姬小姐也知道我们的婚约是我父亲和令尊定下的。虽然我并不赞成政治婚姻,但是我父亲做为希腊总统,如果贸然取消了我们之间婚约的话,恐怕他很难接受。而明明小姐要是肯给我这次机会的话,就算以后你还是坚持取消婚约,我也可以向父亲有所交代了,那只是我自己魅力不够,我想,父亲那时定会理解。”

    明明眼中光芒一闪,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肯跟你去希腊玩上一段时间的话,之后你就同意和我解除婚约么?”

    林一凡微微一笑,道:“我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如果那时候明明小姐真的不肯接受我,我会解除婚约的。请明明小姐给我这个机会,如何?”

    齐岳心中一动,依旧没有开口,对于明明他很有信心。

    明明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可以跟你回希腊旅行,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林一饭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量满足小姐的要求。”

    明明微微一笑,道:“你当然能够办的到,首先,我希望这次旅行定下一个具体的时间,我不可能无休止的停留在希腊,我还要完成我自己的学业。”

    林一凡道:“这个简单,按照贵国的学校制度,你应该很快就放寒假了,这次旅行就定为一个寒假的时间吧。我想,这应该不算太长,也不会影响到小姐的学业。”

    明明点了点头,道:“这个安排很合理,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这次旅行让齐岳陪我一起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