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十六章 吸血鬼亲王

    姬德颔首道:“老爷子让我告诉你,我们炎黄从不惧怕任何对手,但也绝不做随便招惹是非的引子。让你在处理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三思而后行。同时,父亲说,明明的这件事他已经跟上面通过气了,决定这件事就由你来全权处理,他不会再插手。如果你有本事把明明留住,父亲并不反对你们交往。”

    听了姬德的话,齐岳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姬上将对自己似乎有些太通融了些,毕竟这次的事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是笼络么?还是只因为他是长者对自己的关怀呢?或许,两者都有吧。

    “好吧,回头你告诉老爷子,他的话我都记住了。缺德,你现在很闲么?既然事情都没什么问题了,你打个电话也就是了,何必一大早亲自跑一趟呢?”

    姬德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想跑这一趟啊!我是没办法,不得不亲自来一次。你知道么?这次你和明明的事上面之所以没有深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现在他们根本顾不上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我们非常需要你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帮助,所以,我才被老爷子派来请你们了。”

    齐岳惊讶的道:“请我们帮助?你们炎黄魂兵强马壮的,还用我们帮什么?难道又要到国外去执行任务么?我现在恐怕很难腾出时间了。”

    姬德摇了摇头,道:“不是去国外。”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了,“齐岳。京城出大事了。这次的事甚至可以说关系到炎黄地安危和尊严。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已经惊动了国家的最高领导阶层,昨天我们刚一回去,天魂大哥他们就被派了出去,现在炎黄魂全体出动,投入到挽救这场危机的战役之中。”

    齐岳心中一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这么严重。”

    姬德道:“就在昨天下午,京城发生了数件惨案。有些不该出现在我们国家的东西突然出现了。”

    “是什么?”

    “是吸血鬼。”姬德眼中冷光一闪,双手攥紧拳头,全身的力量似乎都凝聚起来了似的。

    齐岳眼中光芒大放,“是西方的吸血鬼?那么,就一定是黑暗议会地人了?”

    姬德道:“不,我们发现的吸血鬼并不是西方的,而是我们国家的人。准确的说,他们被传染了吸血鬼病毒,成为了吸血鬼。而且,这些突然被传染的吸血鬼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和理智,正在不断的咬着其他普通人,只要被他们咬到,立刻就会加入到他们那个行列之内。虽然我们已经很快的行动起来,但是京城实在太大了,有近三千万人口啊!如果吸血鬼病毒真的传染开来,恐怕……”

    听姬德这么一说,齐岳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真的一直传染下去……,姬德,现在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件事肯定是黑暗议会做的,在西方,也只有他们拥有这么庞大的吸血鬼力量。想要彻底解决问题,我们就必须先掐断源头。妈的,我正要找这群家伙呢,没想到他们倒先对我国下手了。”

    姬德苦笑道:“我也知道是黑暗议会做的,但这些家伙隐藏在哪里却很难找到,而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那些已经被传染的人,并进行妥善处理才行。现在只过了一天,事态还没有发展到严重的程度。如果让普通市民都知道了这件事,恐怕立刻就会引起巨大地恐慌。”

    “我明白了,姬德,这件事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会全力支持你们炎黄魂,这是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以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齐岳定了定神,整理着大脑中地思绪。

    姬德摇了摇头,道:“从未发生过,你也知道,在你们这些异能者中,东方和西方是分的很开的。西方的异能者轻易不会到我们东方来。这还是第一次。而且,在我的记忆中对吸血鬼的资料和这一次有着很大出入。我们的资料中显示,吸血鬼一般吸血并不会导致病毒的过度传染,或者是直接令中毒者死亡,很少会出现这种被咬者只变成吸血鬼,并能继续传播病毒的先例。我们已经和国际刑警联系了,正在调集更多的资料。黑暗议会这次像是全方位进攻我们炎黄,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疯掉了。”

    齐岳冷哼了一声,道:“不,这些家伙并没有疯,他们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目的?他们有什么目的?”姬德有些惊讶的问道。

    齐岳道:“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制造混乱和恐慌,让国家把精力全放在处理吸血鬼的问题上,这样,他们就可以将精力全放在自己的目标上了。看来,这次西方的家伙来到我们炎黄所要找寻的目标实在是不简单啊!居然令黑暗议会敢如此大范围的攻击我国。可见他们对这次的目标是势在必得。好,那我们就把这些家伙葬送在我们炎黄大地上。”

    眼中光芒闪烁,齐岳身上散发出一股浩然之气,沉声喊道:“大家都起来了,有事情。”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高,但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清晰到传播到别墅内的每一个房间之中。

    一会儿的工夫,众人纷纷出现在大厅之中,齐岳让姬德把对自己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听完了吸血鬼的侵袭,生肖守护神们的脸色都变了,和齐岳一样,他们立刻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姬德道:“幸好吸血鬼有个弱点,在白天的时候不能外出,否则的话,现在就更难办了。今天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必须要尽可能地把传染者都找出来,同时还要揪出源头,将吸血鬼蔓延遏止,否则,明天的情况就会大变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如月,你立刻通知田鼠和小乙都到龙域别院来,通知沈家。他们在京城的势力够大,让他们立刻协助炎黄魂进行对已经被咬到的人进行搜寻,并随时将情况告诉我们,事态紧急,一切从权。同时,打电话通知胡光、易安他们,如果可以的话,请圣火教协助我们行动。”

    如月答应一声,立刻回房间打电话去了。这时,明明突然道:“大哥,那些被咬成吸血鬼的人要是抓住后该怎么处理?有没有解毒的办法?”

    姬德黯然道:“如果有解毒的办法也不会如此严重了。现在抓到地人暂时都关在一起,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为了社会安定。恐怕就要……”

    明明吃惊的捂住自己的嘴,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听到这么残酷的事难免会有些惊恐。莫迪道:“这么说吸血鬼每咬一个人,可以说就是杀了一个人。这些家伙也太可恶了。姬德大哥,我觉得现在找出解毒的办法也同样重要。”

    姬德道:“我国对吸血鬼的了解不多。资料也很少,现在国家已经调集所有科研力量进行研究了,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有结果的。”

    管平道:“吸血鬼资料我知道一些。以前我研究人体基因的时候,因为一次特殊的机会,曾经听了一位教授讲过一些关于吸血鬼的事,吸血鬼也分很多种,他们地存在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你所说的病毒传染,在吸血鬼中应该叫做血继病毒,而这种病毒有许多种特性,存在于吸血鬼的血液之中,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剧毒,血继病毒可以说是支持吸血鬼拥有悠久生命的特殊毒素,同时,它也是一柄双刃剑,本身也会影响到吸血鬼地身体。不过,血继病毒一旦接触到空气,就会立刻挥发掉,因此,普通吸血鬼在吸血的时候,要么将人吸血过多而死,要么就是自身的病毒瞬间传播至死,很少出现被咬者变成吸血鬼地情况。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来到我国的吸血鬼等级必须非常高,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在普通人身上传染自己的病毒切不致命,并且将病毒一直传染下去。”

    齐岳的目光落在扎格鲁身上,道:“大师,这件事您怎么看?”

    扎格鲁眉头深锁,眼中尽是担忧之色,双手合十在胸前,道:“阿弥陀佛,这是炎黄的劫难啊!这件事只能尽可能的去处理。不过,对于吸血鬼这种生物,我们东方的守护神并不擅长应对。”

    听了扎格鲁这句话,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右拳击在自己左掌上,喜道:“对啊!我们对吸血鬼并不了解,但并不代表没有人了解。教廷的人也在我们炎黄,而且很可能还在京城之中。他们与黑暗议会不知道争斗了多少年,对吸血鬼必然熟悉的很,想要彻底解决吸血鬼的问题,我们就要先找到教廷地人再说。缺德,你先回去,请老爷子跟上面说,联系一下教廷总部,我想,他们对吸血鬼一定会很感兴趣的,你放心吧,我们这边也会立刻展开行动。”

    “好,师傅那我先走。这件事处理完了,回头我请大家喝酒。”他也是痛快人,说完立刻就朝外跑去。

    徐东道:“齐岳,事情恐怕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你别忘记,教廷的人来我们炎黄的什么目的,京城骚乱,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坏处,不是么?”

    齐岳看了徐东一眼,声音突然变冷了几分,“希望教廷不要那么做,否则的话,吸血鬼能来我们国家捣乱,说不定,我也弄几只凶兽到教廷圣地去玩玩。”

    莫迪眉头微皱,道:“齐岳,现在的你真可怕。”

    齐岳淡然一笑,道:“当然,我不像田鼠那么率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嘿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这个人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记仇。不过,徐哥说的也没错,对教廷我们还是要防备一些,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

    正在这时,如月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下楼一边道:“圣火教的效率果然高,胡光说他们已经找到了黑暗议会在京城的落脚处。他和易按已经带人过去了,让我们直接与他们会合,一同行动。”

    齐岳惊讶到道:“这么快?”

    如月微笑道:“其实,哪天黑暗议会对他们黑吃黑后,圣火教就已经开始寻觅他们的踪迹了,这些黑道中人一向是很记仇的。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扎格鲁道:“你们此行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吸血鬼咬到,血继病毒的具体情况我们都不熟悉,一旦中毒会非常麻烦,即使你们身体异于常人,也难保不被其影响。”

    齐岳点了点头,道:“大师您放心吧,我们都有自己的本属相异化,吸血鬼想咬伤我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待会儿田鼠和小乙来了,您就让他们留在别院之中,在吸血鬼这件事没解决前,就让他们先留在这里吧。”田鼠和小乙的实力毕竟还弱些,保证他们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离开龙域别院,这次开的是如月的那辆加长的凯迪拉克,周叔亲自给他们做司机,齐岳、海如月、明明、徐东、管平和莫迪坐在后面,他们集中了生效守护神战士目前最强的实力。

    根据胡光在电话中给的消息,黑暗议会将落脚处放在了京城南郊的一间废旧工厂,距离上次他们与圣火教交易的地方只有不足二十公里的路途,圣火教目前也没有摸清楚黑暗议会在那里集中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因此如月在与胡光通电话的时候告诉他,在生效守护神战士没有赶到前,让他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如月道:“我们的能力各不相同,但相对来说,每个人的攻击力都很强,为了使攻击力尽可能的减少叠加,发挥出最大效果,待会儿行动的时候,我们分成两组,一组由齐岳、明明、徐东组成,我和管平、莫迪是二组,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那些吸血鬼进行攻击。”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样分配很合理,实力比较平均。我和吸血鬼交过一次手,从那次的情况来看,吸血鬼的身体是非常坚韧的,而且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奇快,还有一些特殊的黑暗异能,我怀疑,不同的吸血鬼黑暗异能恐怕也不同。由于他们有着一些蝙蝠的能力,在攻击时的躲闪会非常灵敏,因此,我们在攻击的时候,尽可能发动覆盖性攻击,这样,就算他们感觉再灵敏也很难逃出我们的手掌心。我想,这次黑暗议会既然大举进入我国,那么,来的就不可能只是吸血鬼,恐怕还有包括狼人在内的其他成员,大家行动时一定要小心,以自身安全为重。”

    管平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盒银针,针长五寸左右,非常细,闪烁着淡淡的寒光,“大家分一下吧,我这些银针本来是做实验时专门提取血液样本的,你们不要看针很细,但其内部却是空的。在我的印象中,吸血鬼除了阳光以外,最怕的就是银器,我想,只要用这银针刺穿他们的心脏,就算他们的身体再结实,也能将其杀死。”

    齐岳拿起一根银针,仔细的看了看,嘿嘿一笑,道:“这真是好东西啊!杀人都不用留下痕迹,我看,以后我们生肖战士每人都应该带上一些,银针这么细。根本不占地方,给我们这些异能者用来杀人再好不过了,要是上面再弄点毒药就更爽了。”

    管平一阵无语,“老大,我这个银针的造价可是很高的,制作出这么精密的内空银针在我国根本就没有这种工艺。”

    明明扑哧一笑,道:“齐岳,我看你不去做杀手真是浪费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内空才好啊!把里面弄上毒药,插到人身体里,毒药自然就会被血衣带入人体。这东西绝对是居家杀人必备利器。来,大家分了。”一边说着,他抢先抓起一把,直接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之内。其他人也各自取了一些,银针虽然很细,但因为是银制的,重量到不算轻,捏在指间的感觉上微微有些坠手。

    齐岳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来一看,电话是姬德打来的。

    “师傅,你们怎么不在龙域别院?”姬德有些疑惑的问到。

    齐岳道:“我们已经有些线索了。现在正在寻找黑暗议会的那些家伙的路上,哦,你就不必来了,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圣火教毕竟是黑道,为了胡光、易安他们着想,齐岳觉得还是不要轻易让双方碰面比较好。更何况有他们这些人在,如果还不能将问题解决,那么多了炎黄魂的人也未必就能起到什么好效果。

    “师傅,我们已经联系了教廷,他们那边的人说教廷有人在炎黄,为的就是抓这些黑暗议会的人,说是让我们联系一个叫乐源的家伙。”

    “是他?”齐岳心中一动,道:“你把电话给我吧,我以前和这个乐源曾经打过交道,看看能不能从他那边问出来什么。”

    “恩,好,师傅,如果你们有什么发现一定尽快联系我,我好跟上面说调动炎黄魂和军队支持你们。”当下,姬德将乐源的电话号码告诉了齐岳。

    挂上电话,齐岳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冷笑,教廷这个理由到算冠冕堂皇啊!不过,他们真的只是来抓黑暗议会的人么?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一边想着,他立刻拨通了乐源的电话号码。

    “HELLO!”电话另一变传来乐源悦耳的声音。

    “用中文,圣骑士先生。”齐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对外语一向不感冒。

    “哦,是哪位?”乐源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们见过面的,你自己想吧,我想教廷已经通知你了,我现在可以算是代表炎黄,正准备去对付黑暗议会的人,你们教廷不是和他们仇深似海么?那就过来帮忙吧。”

    乐源的记忆力显然很好,立刻从声音中听出了齐岳的身份,“原来是你,黑暗议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群家伙居然到炎黄共和国来捣乱,简直没把我们教廷放在眼里,齐先生,您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帮助你们的,你们找到他们落脚的地方了?”

    齐岳将地址说了,“我们正在赶去的路上,你和你的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乐源道:“我也说不好,齐先生您可能也想的到,贵国的京城实在太大了,我又不熟悉路,我只能说尽快吧。”

    齐岳道:“那好,那知不知道黑暗议会这次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能将吸血鬼病毒在普通人中如此大范围的传染呢?”

    乐源沉吟了一下,道:“事情恐怕有些麻烦,能够以这种方式传染血继病毒的吸血鬼,至少也是大公爵级别的,吸血鬼也分很多家族,每个家族最多只有两、三位大公爵而已。而整个吸血鬼则是由吸血鬼三大亲王统帅,这三大亲王无一例外的都是黑暗议会十三议员中的成员。我想,这次黑暗议会至少派了一名吸血鬼亲王和五名以上的吸血鬼大公爵,所以才能在昨天短短一晚的时间制造出这么大的麻烦。齐先生,虽然我知道您的实力很强。但这些高级吸血鬼是非常可怕得,您可要小心才好,据我得到的准确消息,黑暗议会这次派到贵国的成员中,主要就是吸血鬼,其他种族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准确消息。”

    “好吧,我明白了,你尽快赶到他们的落脚点,现在是白天,我想,比较适合我们行动。”

    乐源道:“哦,对了,有件事我还要提醒一下齐先生,吸血鬼虽然惧怕阳光,但是到了伯爵以上的实力,阳光只能对他们有所影响,却并不能使他们再畏惧,而到了大公爵级别。阳光也只能令他们厌恶而已。”

    “靠,你的意思是所,高级吸血鬼在白天也可以行动了?”齐岳心中一紧,如果是这样的话,局面恐怕就更难控制了。

    “齐先生您先别着急,虽然高级吸血鬼不会受到阳光的影响,但被他们血继病毒传染后的吸血鬼下仆在白天也只能躲避在阴暗之中,哦,对了,对吸血鬼伤害最大的是高纯度的火能量、银质武器以及凝聚后的阳光。他们的身体很坚韧,越强的吸血鬼身体的防御力也越强,而且速度会非常快,再加上他们自称的黑魔法,是黑暗议会中最难对付的一族了。”

    “好,我明白了,你们尽快赶过来就是。”

    挂上电话,齐岳将乐源对他说的话跟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说了一遍,他们到没有害怕的感觉,毕竟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还没和吸血鬼这种生物大规模战斗过。并不清楚他们真正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另一边,乐源看着自己的手机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的道:“黑暗议会终于忍不住先动手了,就让他们自己去打好了,最好是两败俱伤,也算这些黑暗世界的家伙帮我们扫清障碍了,或许主会宽恕他们以前的罪行。”

    京南酱油厂,原本是京城一家著名的调料生产厂家,前几年因为竞争激烈和自身的设备落后,逐渐被挤出了历史的舞台,苦苦挣扎了几年后,还是被同行打跨。工厂占地面积上万平方米,其中在工厂内最西边,有一个大仓库,仓库原本是用来存放原材料的。自从工厂倒闭后,这片地方本想转手卖出,但因为价格问题却始终没有谈拢,因此,这片工厂也就废弃在这里。厂区内长满了荒草,此时都已经枯黄了,看上去显得有几分凄凉。

    存放调料的仓库高约七米,长五十米,宽十米,在高五米左右的地方每隔三米就有一个小窗户,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窗户完全被黑布封死了,工厂内原本看门的老人正站在传达室中,连传达室的窗户也都被黑布封死,老人眼中不断闪烁着呆滞而冰冷的目光,在他的脖子上明显有一个紫黑的齿痕。

    仓库内,另人触目惊心的摆放着二十余个棺材,棺材大都是黑色的,在四周的墙壁上,蓝色的冷光使原本放原材料的仓库变的更加阴冷,就像一个巨大的墓穴。

    仓库正中有一具棺材格外醒目,因为它与其他的棺材不同,整个光彩都闪烁着妖异的红光,一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依靠在棺材旁,手中拿着一个水晶制的高脚红酒杯,轻轻的晃动着,他的另一只手有节奏的在棺材上轻敲,一付悠闲自得的样子。

    红酒内是暗红色的液体,在冷光的照射下,如同红宝石一般闪烁着淡淡的光彩。年轻人喝了一小口杯中的液体,有些陶醉的道:“恩,真是美味啊!没想到东方人的血液比我们西方人甜美的多,早知道,我们就应该早些到这个美丽富饶的国家来才对。”

    年轻人有着一头金色短发,梳理的一死不苟,举手投足之间,回自然的流露出高贵的气息,英俊的面庞显得有些过于白皙了,如果不是他有着一双不断闪烁红光的眼睛,足以称的上是一名西方英俊小生,他的眼睛看上去很冷,声音虽然陶醉着,但眼神却没有丝毫变化。高挑的身材,笔挺的燕尾服,一看就是个很注重外表的人。

    在年轻人对面,还站着另外两个人,和他比起来,这两个人看上去形象就要差多了,其中一个身高在一米九左右,他有着一头怪异的灰发,眼神更是普通人类所没有的黄褐色,身材看上去虽然不是很健壮,但站在那里,却很容易令人感觉出他隐藏在灰色风衣下的身体里所蕴涵的爆炸性力量。

    另外一个人看上去就有些恐怖了,姬德的身材在普通人中已经算非常高大了,但如果姬德站在这个人面前,却象一个小孩子,这个人的身高达到了令恐怖的两米三以上,如果去打篮球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和他抗衡吧。一条棕色的长裤被他那强壮的腿部肌肉撑起,脚上的皮靴实在有些大的令人难以想象,用眼睛很难判断出它的尺码,毕竟,这么大的鞋恐怕没几个人见过。

    他赤裸的上身充满了夸张的肌肉,因为肌肉过于发达,有的地方看上去已经显得有些畸形了,肌肉的纹理清晰可见,一条条粗大的青筋像电线似的密布在皮肤下,他的手臂粗壮的可以与普通人的腰相比,一颗大脑袋绝对可以称上头大如斗了,朋克似的头发根根竖立,满脸横肉的纹理中似乎可以夹住铅笔,冬天的寒冷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此时他左手拿着一个硕大的盘子,右手正从其上抓出一个个血淋淋的东西往自己嘴里塞着,吃的极为香甜,那竟然是一颗颗心脏,还好心脏看上去极大,并不像是人类的。

    巨人听了那年轻人的话不禁闷哼一声,整个仓库似乎都随之震动,“好个屁,妈的,你到有人血喝,可我却只能在这里吃牛心。今天晚上我要和你们吸血鬼一起行动,你们喝血,我吃心,这次要吃个痛快。”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