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二章 钻石守护徽章

    明明用另一只手在他手背上轻打一下,道:“你啊!总是一副毛躁的性子。以后再让我们担心,我就休了你。”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舍得么?就算你舍得也没办法,别忘记了,我可是个痞子,你要是休了我,我就像块膏药似的粘在你身上,看你有什么办法。”

    明明轻笑了一声,“你个无赖啊!你要是好的的话就赶忙起来吧,我哥一大早就来了,一直在等着你呢。”

    虽然全身依旧疼痛,但齐岳不想让明明担心,暗暗调整体内的云力,身体轻飘飘的从床上飘荡而起落在地面上,四肢百骸同时传来剧烈的疼痛,不过,他毕竟曾经在塔克拉马干大沙漠中经历过非人的训练,这些疼痛还是能够忍受的。“原来我缺德土儿来了,那咱们赶快走吧。”

    明明不知道齐岳现在正忍受着强烈的疼痛,伸手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道:“什么缺德不缺德的,不许你这么说我哥。”

    齐岳吃痛,疼的全身冷汗直冒,苦笑道:“好吧,那我叫他大舅哥总可以了吧。”

    明明俏脸一红,娇羞的朝门外跑去,“随便你们吧,我才懒得管呢。”

    看明明先出去了,齐岳这才来得及擦了一把因为疼痛而出现的冷汗,他发现,自己现在每移动一分,身体都会异常疼痛,无奈之下,只得将风云里凝聚全身,尽量使自己在走路时身体与地面接触的重力减小,这才好手了一些。

    麒麟升云大法,这次可被你害惨了。

    姬德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一看到齐岳立刻迎了上来。齐岳看着他张开双臂似乎要抱自己,赶忙抬起手,道:“别过来,我对你没兴趣。”他到不是反对和姬德拥抱一下,只不过,以姬德的力量。在这种兴奋的情况下抱自己一下,恐怕自己身体剧痛的情况立刻就会露馅了。

    “靠,师傅我鄙视你,我对你也没兴趣。我只是太高兴了嘛,我代表人民,代表国家感谢你们大家,你们不愧是我们东方的守护者,在最危难的时刻帮助国家解决了那么大的难题。”姬德因为激动,那张刚毅的面庞看上去有些发红。

    此时,生肖守护神战士只有齐岳、明明和已经吃过午饭却还没回房间的徐东在。听了他的话,徐东笑道:“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十二次说这句话了。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让我听听。”

    齐岳道:“这么说吸血鬼的问题是解决了?”

    姬德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已经彻底解决了,所有被传染了血继病毒的人基本都被找到,凭借你拿回来的解药勾兑给他们服用后,都恢复了正常。师傅,你知道么?这次国家都已经准备下死令将这些被传染的人……”

    齐岳抬起手,阻止他再说下去,“行了,你明白我明白就好,没必要说出来,如果得不到解药的话,那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既然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报喜的么?”

    姬德哈哈一笑,道:“可以这么说吧,顺便也是来邀请你的。”

    齐岳看了姬德一眼,道:“老爷子要见我?是因为吸血鬼的事还是因为我和明明的事?”

    姬德挠了挠头,道:“两者都有吧。你放心好了,这次你们帮助解决了吸血鬼的问题,老爷子高兴的很,肯定不会难为你就是了,何况上次老爷子已经松口,你和明明的事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怎么说你现在和我妹妹也确立了关系,去看看老爷子也是应该的吧。难道你想就这么把我妹妹拐跑不成?”

    齐岳嘿嘿一笑,道:“既然是未来岳父召见,那我怎么能不去呢,等我吃点饭就走。”

    明明吐了吐舌头,道:“上次见了林一凡他们后,我一直就没回去,哥,爸爸他……”

    姬德学着姬长明上将的语气道:“女大不中留啊!”

    齐岳翻了个白眼,道:“切,什么女大不中留,你不是也有了女朋友么?”

    明明一愣,有些怪异的看着姬德道:“哥,你有女朋友了,怎么没听你说过。”

    姬德苦笑的看了齐岳一眼,道:“师傅,我正想和你说呢,当着老爷子的面,你可别给我说漏了,老爷子管我管的很严,我怕他……”

    齐岳笑道:“不会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难道老爷子不想赶快抱孙子么?我看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蓝雅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不过人还是不错的,老爷子应该会喜欢的。”

    姬德老脸一红,道:“这个再议吧,反正我也没想结婚呢。”

    此时刚过午饭的时间不长,如月让厨房特意给齐岳多留了些事物,但齐岳真正一吃起来,还是吓坏了所有人,原本齐岳的食量就已经非常惊人了,但是,今天他变的格外不同,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但当他吃下第二十三个馒头,灌下第七碗粥的时候,明明和姬德看着他的目光都有些变了。

    “齐岳,你还没吃饱么?别撑坏了。”明明看着齐岳又去抓下一个馒头,忍不住提醒他。

    齐岳一边不停的吃着一边有些模糊的道:“没事,我这肚子就是个无底洞,要不是赖上如月了,恐怕连吃饱都成问题。放心吧,我一点事都没有,我还要再吃些,你让厨房再多弄点来,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就行。”

    其实,齐岳也知道自己这么吃有些吓人,但是他发现,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每多吃下一些,身体的疼痛就能得到一些缓解,虽然不是很多,但还算明显,隐隐猜到这恢复自身潜能主要就是靠食补才行,拥有着麒麟血脉的他,消化功能确实比一般人强的多了,这一顿饭吃下来,虽然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但他却足足吃了十几份的食物,直到实在吃不下了才停了下来。

    “师傅,我有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要和你说。”姬德一边开着车,一边严肃的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打着饱嗝的齐岳道。

    齐岳愣了一下,道:“什么问题?”

    姬德道:“照你这么能吃,以后我妹妹可养不起你啊!”

    “我日你。”

    “哈哈……”

    齐岳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苦笑道:“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没什么收入来源,以后养明明恐怕有点困难哦。”

    姬德哈哈一笑,道:“师傅,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一你现在的本事,还需要有什么收入来源么?如果你愿意的话,你需要的一切国家可以提供给你。”

    齐岳笑道:“那好啊!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不是成了国家的雇佣军了么?”

    姬德耸了耸肩,道:“不能这么说,你们为了保护国家而战斗,国家总要有些表示才行,要是你肯加入我们炎黄魂就更好了。”

    齐岳摇头道:“不,我喜欢自由的生活,现在这样挺好,就算我没钱花了,还能去如月那里打工呢。”他虽然愿意为保护国家而战斗,但却并不愿意加入任何国家编制,虽然齐岳上的学不多,但他明白,一旦自己加入国家的编制后,再想像现在这样自由根本不可能,何况,他也不希望有人管束自己,自由惯了的人不会想被限制,哪怕待遇再好。

    当他们来到明明家的时候,姬长明上将正坐在大厅中看报纸,但到他们进门,站起身微笑道:“你们回来啦。”

    明明低下头叫了声爸爸,姬上将轻叹道:“你这丫头啊!好了,都坐吧。”

    当着这位威严的长者面前,齐岳收敛了许多,“伯父您好。”

    姬上将让勤务员给他们倒上茶水,向齐岳道:“这次的事真是谢谢你们,我听姬德说了昨天你们的遭遇,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想解决这些吸血鬼的问题确实很困难。看来,不论什么时候,你们这些东方守护者都是国家不可或缺的。”

    齐岳微笑道:“伯父,谢就不必了,炎黄是我们共同的国家,我们绝不会让任何外来者入侵的。那些吸血鬼还没有离开炎黄,这次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京城。”

    姬上将点了点头道:“我也想到了,这些来自西方黑暗世界的人,在我国应该是有什么目标的,我派人调查过,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姬德上次回来把你的判断告诉我了,看来,这次还要再麻烦你们才行,需要我帮助什么,你尽管开口,炎黄魂现在大部分人都在京城,我可以调遣一部分协助你们。”

    齐岳摇了摇头,道:“那就不用了,我们和炎黄魂的异能者并不是一类人,在一起合作反而会互相制肘,这次西方各个派系都集中到了我国,其狼子野心可想而知,但不论是面对黑暗议会,还是那些西方的守护者,我想,还是由我们出面比较好,不到万不得已,国家最好不要主动出面干预。”

    姬上将眼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多日不见,齐岳你变得更成熟了,其实,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即使我派遣炎黄魂的异能者辅助你们,也不能以国家的名义,不仅是那些西方守护者,就算是黑暗议会来到我们国家的这些西方人也都有着冠冕堂皇的身份,一旦由国家出面,就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会引起国际争端,不过,我怕你们实力单薄啊!要知道,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我绝不希望你们出事。”

    齐岳自信的一笑,道:“您放心吧,虽然我们不可能与这些所有来到炎黄的家伙们抗衡,但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同样分成各个派系,只要善加利用,我想,就算我们得不到他们此次的目标,他们想得到也并不容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还可以将他们这次的目标彻底毁灭。让他们白来一次。”在实力方面,如果说他一点都不担忧那是不可能的,但齐岳已经仔细思考过了,胡光和易安已经开始正式修炼升云决,相信他们很快就能利用起自身的实力,有了他们的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大幅度增强,再加上还有四大家族,在面对外敌的情况下,就算他们对生肖守护神战士不满,也一定会选择合作的。毕竟先解决外来的问题才是正理。

    希腊来的人目前看只有雅典娜和天蝎星座守护者,而教廷派来的人则是以乐源为首,虽然齐岳无法肯定他们是否有自己不知道的实力来到了炎黄,但仔细考虑下,他觉得就算这两方有隐藏的实力在,也不会超过黑暗议会多少,而己方的实力再加入了胡光和易安,并且自己已经达到了四云后,整体上绝对不弱于他们任何一方,何况,炎黄毕竟是自己的底盘,不论是四大家族还是圣火教,在炎黄都有着极深的根基,对于炎黄各地的熟悉程度、风土人情,都要比这些外来者有优势的多,只要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充分利用种种形势,这次对抗西方人绝不会落在下风。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齐岳还是不太愿意利用四大家族的势力。

    令齐岳最有信心的还是他自己的实力,三云到四云,虽然说不上是质的飞跃,但麒麟每提升一云,实力几乎就能增长一倍,自己现在身体还处于虚弱之中,等到虚弱消失后,吸取了蓝海雷珠的能量后,就算再遇到那吸血鬼亲王克林肆曼,齐岳也有信心和他一拼。

    姬上将低着头思考了几分钟后,道:“这样吧,这次你们的行动毕竟是为了国家。虽然无法明面上支持你们,但国家也绝不能坐视不管,就让姬德和你们一同参与这次的行动,同时,我会给他一定的权限,让他调动一支特殊部队辅助你们。虽然人数不会很多,也不是异能者,但我相信对你们还是很有帮助的。”

    姬德全身一震,道:“爸,您是让我调动……”

    姬上将点了点头,道:“也该是检验他们实力的时候了,但是你要记住,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不能让这支部队任何一人被西方人俘虏,更不能让他们的装备落入西方人手中。”

    姬德猛的站起身,向姬长明上将恭敬的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是。”从他眼中,齐岳看到了强烈的兴奋。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看姬上将的意思,似乎对这支部队非常有信心。

    姬长明显然看除了齐岳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的,等回去后让姬德告诉你们就是了,还有,把你那块四神兽令还给我吧。”

    齐岳虽然不知道姬上将为什么要回,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在胸口处麒麟珠上一抹,光芒微微的闪烁一下,那块还没用过的四神兽令出现在手中,双手递到姬上将面前。

    姬长明接过四神兽令,从自己衣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齐岳,“你们为国家做的一切,国家永远都不会忘记,齐岳,从现在开始,我代表国家将这块钻石徽章授予你,这是我与上层议定后才为你度身定做的,它与以前的钻石徽章不同,名为钻石守护违章,是专门为你们东方守护者设立的,不但代表着你的身份,同时,凭借这枚徽章,你可以在国内任意一家银行,一次性提取不高于一千万炎黄币的资金。并且,提取资金不需要任何理由。终身有效。”

    “啊?”齐岳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姬上将,“伯父,这太珍贵了,我……”

    姬长明微笑道:“收下吧,放心,我明白你们这些东方守护者的习惯,国家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约束的,只是希望当国家出现危机的时候你们能够挺身而出。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的大部分时间都要放在修炼和守护国家上,国家现在能支持你们的也只有这些身外之物了。何况,我也要为自己的女儿着乡啊!现在我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请求你。齐岳,不论任何时候,我希望你都能保护好明明,我就这一个女儿啊!”

    “爸爸……”明明的眼圈红了起来,猛的扑入姬上将怀中低声哭泣着。

    齐岳郑重的接过姬上将手上的锦盒,他没有看,直接将锦盒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中,站起身,齐岳深吸口气。沉声道:“伯父,我无法向您保证生肖守护神战士一定能出现在国家的每一次危难中,但我们必定会全力以赴,至于明明,我无法保证她永远不受到伤害。”

    最后一句话说出,不论是姬上将还是姬德和明明,不禁都愣住了,明明停止了哭泣,有些不解的看向齐岳。

    齐岳的脸色很严肃,“但是,不论是谁想要伤害明明,都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死了。”

    姬上将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表达的方式和我们当初完全不一样了,不过,我相信你的决心,哎,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这老一辈的也管不了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什么时候你们决定安定下来,要提前告诉我,我好替你们准备,我知道你是个孤儿,今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齐岳自然明白姬上将所说的安定是什么,看着他眼中慈祥的光芒,他有些感动,长这么大,他连一丝长辈的关爱都未曾有过,而此时从姬上将慈祥的目光中,闪烁着一些父爱的神色,虽然这种感觉一闪而过,甚至连齐岳都还来不及去品味就消失了,但他在心中已经可以肯定的是,在明明的事情上,姬上将已经用他的眼神和话语明确的告诉了齐岳,从今往后,他就已经将明明交给了齐岳。

    齐岳笑了,不同与以往那种痞子似的笑容,这是发自内心的愉悦,虽然说明明与林一凡的婚约并没有因为姬上将的话而取消,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对于齐岳来说,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那该死的婚约,当然,要想处理好这件事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点齐岳明白,出现在林一凡身边的希腊星座守护者和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并不会轻易的妥协。

    姬上将说的安定,也正是这点,只要解决了婚约的事情,那这里就是他齐岳的家,这话里有期待,有鼓励,还有一些刺激。不管怎么说,明明的事情今后姬上将是不会再干预了,他已经把处理权交给了齐岳。

    迎上明明柔润的目光,齐岳双眼银光一闪,愉悦的气息顿时从身上散发出来,与他气息相连的明明自然也感与姬上将的交谈虽然很愉快,可并不轻松,告别姬上将后,刚一坐上姬德的车,齐岳便委靡了许多,姬德看了不由得奇怪道:“师傅,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好象不正常呢?”

    齐岳道:“没事,就是有些累,如果你能把你的车再借我一小时,应该可以消除我的疲倦。”

    姬德听到这话,连忙把方向盘抱得死死的,生怕齐岳来抢似的,道:“得,当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有看见,我先送你们回去。”

    当他们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海如月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这还是海如月第一次这么的出现在齐岳的面前,虽然有些疲惫,在看见海如月关切的样子的时候,齐岳似乎好了些,不过他的样子看在海如月的眼里,仍然有些担心。因为齐岳现在的样子比离开时可难看多了,难道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麒麟的自我恢复能力是非常强的,可自从昨天晚上修炼之后,齐岳的状态就很奇怪,显然是在修炼中出了些差错。

    姬德把齐岳和明明送来之后便离开了,他现在脑子里满是兴奋,自从姬上将把那支特殊的部队交给他的时候开始,他都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他知道他所接管的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作为一名军人,能带领那样的一支队伍是他梦寐以求的,那种渴望,就是和他时刻的追求实力是一样的迫切。而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遇见了齐岳之后,他以前引以为荣的实力变的太渺小了。虽然经过师祖的传授,但在齐岳他们生肖守护者面前,他基本上算是最弱小的一个,以至于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帮不上什么忙,感觉到自己很无用,这对于一个崇尚武力和实力的人来说,是很悲哀的,但是,这一切都会在很快的时间内改变。重要自己接管了那支特殊的部队,就不一样了,虽然这并不能给他自身带来多少实力,可却能改变他旁观者的身份,凭借特殊部队的装备和实力,他至少可以在齐岳他们行动的时候帮上忙。

    在车上明明也看出了齐岳的状态不对,所以她和如月一起将齐岳送回了房间,一到房间齐岳精神放松下来立刻倒在了床上,强烈的疲惫感顿时袭上来,他从来没哪个时候像现在这般渴望睡觉,以至于两大美女在他旁边,他都没力气调笑了。眼皮一合上,几乎是立刻就进入了梦乡。潜力的过度透支,可不是昨天那半晚睡眠就能恢复过来的。

    如月有些担忧的道:“他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因为云力产生的问题,可是,齐岳一向精力很充沛,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

    “如月姐,我们何不去问问扎格鲁大师,也许他知道!”明明的这一提醒立即得到了如月的赞同,留下明明守着齐岳,如月立刻出去找扎格鲁了。

    时间不长,扎格鲁大师在如月的带领下来到了齐岳的房间,扎格鲁对齐岳的情况显然很关心,一进门就直奔床前。

    扎格鲁大师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搭在齐岳的腕脉上,柔和的白光顺着他的手指悄然流入齐岳体内,闭上双眼,扎格鲁仔细的感受着齐岳现在的情况。半响后,他缓缓睁开双眼,奇怪的道:“从迹象上看来,齐岳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他的潜力好象透支了,按照云力来说,从三云提升到四云之后,是不应该出现虚弱的情况的,麒麟每提升一云,其实力是之前的一倍,按道理来说,齐岳现在的精力应该是无限充沛才是,其归的是他的云力充沛,却非常的疲惫,依我看,恐怕是他的修炼方法的原因,你们都应该清楚,麒麟的修炼速度相对于生肖守护者来说,是比较慢的,尤其是四云祥瑞的墨麒麟,在以前,从来没有哪位麒麟象齐岳一般云力提升的这么迅速,同样的时间里,你们几个生肖守护神最多也就提升了两云,当然,天生觉醒的生肖守护者除外,如月和明明你们的提升速度在众人当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但你们也不过提升了一云多一些,而齐岳却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提升到现在的四云,尤其是从三云到四云这个过程,似乎太快了些,这个恐怖的速度,就是我都无法解释的,麒麟,尤其是墨麒麟,有太多无法预知的东西出现,只要他的身体和神智没有出现问题,出现任何特殊情况都是可能的,你们最好事先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同时,在他出现异常的情况下,保护好他的安全,如果我猜的不错,齐岳一定是感觉到自己实力的不足,用什么特殊方法强行提升自己的云力,这才导致云力提升,但身体却透支了。”

    如月恍然道:“应该是这样,我好象听他说过透支了潜力。大师,这样真的不会有问题么?”

    扎格鲁大师苦笑道:“在以前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能达到四云实力的生肖之王麒麟是少之又少,对于麒麟自身的情况,即使我们天引,也有很多秘密都是无法探知的,不过,齐岳是有分寸的,我想,他既然决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们放心就是了。”

    齐岳睡的太沉了,海如月和明明都不忍心打扰他,可她们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他的身边,于是两女就在齐岳一左一右修炼起来,理由当然是为齐岳护法了。在修炼的同时,她们又保持着一定的警惕,都留了一些精神力在周围,一旦有什么危险,她们都会第一时间醒来,保护齐岳。

    海如月和明明都和齐岳心灵相通,气息相关,海如月是通过与齐岳的灵肉相交而建立起来的,而明明的身体里则拥有着麒麟的血液,她们两人虽然和齐岳建立气息相通的方式不同,但殊途同归,在这方面,她们两人是平等的。不过,在修炼的同时,麒麟气息带给她们的好处却发生了变化,在以前,只要是在齐岳的旁边进行修炼,她们的修炼速度都会因为麒麟的原因而大幅度提高,而现在则不一样,海如月所能得到的好处却比明明要多一些,这并不是说拥有麒麟血的明明与齐岳建立的气息相通的程度不如海如月深,而是因为受到了齐岳潜力透支的影响。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