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三章 神秘圣物

    同样是拥有气息相通的明明则不一样,她和齐岳是通过麒麟血建立起来的心灵相通,潜力透支的齐岳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充沛的云力,还有齐岳那对她起相反作用,制约她本身潜力的疲惫感,因此,相比较起来,她得到的好处便比海如月少一些,只是少一些而已,相比较以前来说是好很多了。

    这样的修炼时机不容错过,海如月和明明都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此时修炼对自己的好处,但即使如此,他们也还是将保护齐岳放在了第一位,此时的齐岳,是最脆弱的时候。

    齐岳这一睡,足足睡到第二天中午才清醒过来,这一整天的充分睡眠使他透支的潜力恢复了许多,身体状况也至少达到以前的五成左右了。齐岳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雷云力和水云力都大幅度的提升了。体内剩余的八颗蓝海雷珠又有一颗的能量大幅度减弱,能量几乎完全消耗干净,显然是被自己的身体所吸收了。这一天的睡眠,已经将他的这两种云力推到了第五云的境界。提升了一云,对于期于来说,实力整体就是提升了一倍啊,而雷云力和水云力更是大幅度飙升,连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这两种云力能够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发现齐岳醒来的是海如月,当她感觉到自己获得的云力变少的时候,她便知道齐岳醒了,控制着她自身的云力快速的完成一个云周后睁开双眼,满怀关切的道:“你醒了!”

    “恩!”短短的三个字,让齐岳倍感到温馨,这哪里还是以前的霸王龙,简直就如贤妻良母一般的亲切,不过,齐岳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大危险信号,这个危险是来自明明身上的,通过心灵相通,他感觉到自己醒来的很不是时候,明明的升云决受到自己麒麟气息和麒麟血脉的影响,竟然在短时间内再做突破,刚好到了提升第五云的关键时刻,自己醒了,麒麟气息自行减弱对她修炼的辅助效果,并且在那一刻,明明的心神发生了波动,原本有条不紊的云力发生了紊乱,虽然看起来明明毫无异样,但与她气息相通的齐岳自然明白她现在的处境,来不及和海如月多说,立刻弹身而起,飘然落在明明背后,双掌按上了她的肩膀。

    海如月看到齐岳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只是短暂的惊诧,她虽然没有与明明心意相通,但立刻从齐岳的焦急和能量输出中明白了情况。

    四色光芒伴随着强大的气息从齐岳身上发出,如同一个大蚕茧般将明明的身体包裹在内,他的双眼在这一刻变成了奇异的一黑一银,麒麟光影从背后飘然而出,强盛的麒麟气息顿时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

    四云的齐岳已经可以与六云并拥有两次属相异化的海如月媲美了。自然比即将提升到五云境界的明明要强大许多。在他精纯的麒麟云力作用下,强行将明明有些散乱的云力收束回经脉之中,云力的提升虽然要依靠自己的修炼来完成,但有了齐岳的辅助,明明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全力冲关,何况还有麒麟气息的增幅作用,达到临界点的明明全身微微一颤,几乎只是刹那间,她的娇躯散发出一层绚丽的七彩光芒,虽然没有进入异化状态。但头上的短发却已经被渲染成了七彩,七彩光芒中围绕的金光变得比以前更加强盛了。

    云力在瞬间的爆发后立刻收敛,齐岳双眼中光芒大放,大喝一声,“临。”

    明明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经脉似乎瞬间消失了似的,庞大的各属性能量分子疯狂的涌入自己体内,云力在瞬间凝聚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虽然云力的多少并没有变化,但在境界上已经提升到了第五云的层次。

    长出口气,齐岳缓缓将自己的云力撤回了体内,眼中的光芒恢复常态,微微一笑,向海如月道:“好险,还好发现的早,否则明明很可能就要走火入魔了。”

    如月看着平静下来继续修炼的明明道:“没想到她提升的速度这么快,齐岳,你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大师说你过度透支了自己的潜力才使实力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我知道你很渴望得到更强大的实力,但以后不要这么做了,虽然我不知道麒麟的修炼方式是怎么样的,但违背自然规律总是不好的。”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也没想到麒麟升云大法会这么霸道,放心吧,我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等我们跟教廷那些家伙一起行动的时候,应该也能恢复过来了。”

    如月温柔的点了点头,道:“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齐岳嘿嘿一笑,道:“当然要了,我发现,想要恢复自身潜力,除了休息以外,吃东西是非常重要的,走吧,你们一直守护着我都没吃饭,明明刚到五云境界,还需要修炼一段时间来积累云力,我的气息和她紧密相连,有问题也能第一时间发现,我们先下午吃饭吧。”

    齐岳刚美美的吃了一顿足有十人份的美食,就接到了乐源打来的电话。

    “齐先生,你好。”

    齐岳道:“似乎明天才到我们约定的时间吧。你这电话打的有点早了。”

    乐源微笑道:“早总比晚好,不是么?不知道齐先生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齐岳看了身边的如月一眼,道:“我们这边没有什么可准备的,随时可以出发,你呢?”

    乐源似乎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我看这样吧,齐先生我们现在见个面,我把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和你具体说一下,出发的时间还是定在明天。”

    齐岳道:“好,你说地点吧。”与教廷的合作虽然暂时是有益的,但对于他来说,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那些西方人来炎黄的真正目的。

    乐源说了一间京城市区繁华地段的咖啡厅后挂上了电话。

    如月问道:“他怎么说?”

    齐岳道:“他约我见面,你跟我一起去吧,哦,对了,让徐东帮明明护法。”

    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都在龙域别院中修炼,从与黑暗议会一战后。大家都有着和齐岳同样的想法,只有真正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此时都在各自的房间中修炼呢。连胡光和易安都留在了龙域别院,圣火教的教务早已经走上了正轨,对于他们来说,离开十天半月的并不是什么问题。虽然刚刚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的行列。他们并不具有过多的正义感,但排外的心理却非常强烈,这两个家伙一向惟恐天下不乱,这次西方人来到炎黄,他们巴不得干上一仗。所以根本没有考虑什么,昨天就答应了扎格鲁大师留下来,参加这次的行动。如月开着她那辆兰博基尼跑车和齐岳很快就来到了市区,当他们来到咖啡厅门前时,立刻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当然,齐岳是属于被自动过滤的那种,如月和她的兰博基尼是标准的明车美女,不被注意才怪呢。不过,却没有一个敢上来搭讪的。毕竟,如月除了对齐岳以外,那发自骨子里的寒气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

    乐源非常守时,他已经先到了,见齐岳和如月走入咖啡厅,.风.语小说.立刻招呼他们。乐源选的是一个安静的角落,现在中午刚过,咖啡厅中非常安静,很适合聊天。

    今天乐源穿了一身相对休闲的装扮,英俊的面容。高贵的气质,无不体现出一股贵族风范,齐岳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家伙很容易给人好感觉。

    “两位请坐,要喝点什么?”乐源似乎一点也不急,做出一个幽雅的动作请两人落座。

    如月知道齐岳对咖啡不是很了解,淡然道:“要两杯摩卡吧。”

    齐岳稳定住自己的心神,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一定不能表现出焦急的样子被对方看出破绽,找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看着乐源,也不先开口,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咖啡上来。

    乐源从齐岳和海如月来到咖啡厅就在默默的观察着他们,齐岳的沉稳令他没有看出丝毫破绽,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道:“齐先生,我已经向教廷请示过了,教皇陛下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在考虑过后,确定贵我双方的合作关系,其实,我们教廷从没有希望要得到什么,只是不希望那件圣物落在黑暗议会或者任何邪恶一方的手中,那样的话,甚至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危害。因此,希望我们这次能够竭诚合作,取得圣物,至于圣物的归属问题,也等到我们得到后再商议,您看如何?”

    齐岳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乐源的话,这种万金油谁不会说,微微一笑,道:“看来教廷和我们这些东方守护者想的一样,我们也并不是想真的得到那件东西,同样不希望被邪恶之辈获得。所以,我们对这次合作非常有诚意。在这件事上是教皇陛下通过占星术得到的消息,我们也掌握了一部分资料,既然双方合作,我希望贵方能够开诚布公的将你们所得到的信息告诉我们,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展开合作,不是么?”

    乐源依旧是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当然,那是一定的。我今天来就是要把我们知道的消息告诉贵方,明天我也好陪同你们一起上路。”

    齐岳心中一动,道:“这次教廷派来的就是我那天看到的这些人么?从实力对比上看,你们派来的人似乎比黑暗议会要弱了不少啊!这应该不是教廷真正的实力吧。”

    乐源眼中闪过一道淡淡的光芒,齐岳一直在注视着他,所以很清晰的捕捉到他眼中的一丝惊讶。

    “当然,我们并不只来了那些人,不过,因为我们是西方人,不像你们东方守护者那么方便,所以已经分批前往目的地了,这里毕竟是炎黄共和国,我们要是太多人一起走的话,很容易引起误会,还请见谅。”

    海如月冷声道:“这么说,你们的人都已经去了?”

    乐源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动作,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总要安排好行程。不过两位放心,等明天我们一起出发前往目的地后,很快就能与我们的人汇合在一起,毕竟,我们教廷也不愿意单独面对其他几方各怀鬼胎的势力,不是么?”

    齐岳淡然道:“希望你不要骗我们,否则,对你们来说将没有任何好处。你也说了这里是炎黄共和国,没有人能比我们更熟悉自己的国家。现在你可以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了。”

    乐源见齐岳并没有发作,心中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教廷的布置中,先到达目的地,机会自然更多一些,至少可以多了解一些情况,至于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合作,他到没有多想过什么,从任何角度来看,暂时性的合作都是明智的选择。他想了想,沉吟道:“这件事要从三年前说起。”

    齐岳和海如月一听开始进入主题,两人的注意力顿时集中起来,齐岳发现,从乐源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能量,那股能量对自己二人并没有任何威胁作用,但却轻松的将声音隔绝在三人这个小范围之内。

    “三年前,教皇大人偶观天象,突然看到一颗命运之星在东方升起,通过复杂的占星术和教皇通达上帝的强大能力,他运用各种手段,也没有看清那命运之星的真正方位。”

    “命运之星?那是什么?”齐岳有些好奇的问道。

    乐源道:“所谓的命运之星,就是能够影响到整个世界命运的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这很难说清楚,我的占星术造诣实在是差的很,无法向两位具体解释了,我只能告诉两为,教皇陛下对于这颗命运之星非常重视,还曾经说过,这颗命运之星关系到未来一场巨大灾难人类能否平安度过。为了这颗命运之星,教皇大人每天都利用占星术不断的推算着,希望能够找到它,但努力了足足一年,却依旧没有准确的发现。或许是因为这颗命运之星蕴涵的能量太过庞大了吧。那时候教皇大人就曾经说过,东方的历史积淀和一些人力无法抗衡的东西是很难理解的。不过,在那一年的时间内,教皇大人虽然没有发现这颗冉冉升起的命运之星究竟在东方的什么地方,却通过占星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齐岳和如月的眼神彼此交流了一下,他们知道,要进入正题了。

    乐源继续道:“这颗命运之星拥有着非常庞大的能量,但在这股庞大能量的掩映下,在东方还有一股非常怪异的能量。那股能量是非常凝结的。而且有着一种极其特殊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叫做悲伤。那悲伤的能量庞大到我们无法想象,更令人吃惊的是,那股能量竟然包括着强大的圣力,非常纯净的圣力,或许两位已经发现了,我们教廷的圣力是偏向于光明和火属性的。但是,即使我们教廷十二圣骑士的全部圣力加起来也无法与那股充满悲伤气息的圣力相媲美。如果说这只是一股单纯的圣力也就罢了,但是,据教皇大人所说,这股圣力具有很强的可吸收性,应该是被储存在一件器具或者说只器皿内,可以说,我们教廷众人任何一人吸收了这股圣力,在整体能量上就可以与教皇大人媲美了。因此,我们管这股圣力叫做圣源。”

    齐岳突然打断了乐源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教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你们所说的圣力,应该只有你们教廷的人才能吸收吧,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又会吸引希腊守护者以及黑暗议会的那些人参与其中。而且据我所知,在其他几方势力中,他们的理解应该不是这样的。”

    乐源苦笑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如果圣源只是单纯的圣力,就算它再庞大,恐怕我们教廷也不会冒着得罪炎黄共和国的危险来到贵国,关键的是,圣源中的那股悲伤的气息。教皇陛下在占星术的辅助下推算出圣源的能量在最近就要达到颠峰了。而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教皇大人通过仔细的研究发现,圣源的能量虽然非常类似于我们的圣力,但是,它其中那股悲伤的气息中,却又充满了负面的情绪,有强烈的悲伤,也有强烈的愤恨,每一股能量都变得非常具有不可知性。因此,圣源的能量虽然是我们最希望得到的圣力,但是,它所蕴涵的负面气息和可吸收性就能够被任何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所吸收,这其中也包括黑暗议会的人,以黑暗议会的强大,只要是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那样的实力,完全可以利用负面气息将圣源中的能量转化成他所需要的,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就要出现一个任何人也无法抗衡的大魔王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始终压制着黑暗议会的局面也将被改变。因此,我们必须来到贵国。就算无法得到圣源,也绝不能让圣源落在黑暗议会手中。”

    听了乐源的话,齐岳和海如月对这件圣物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按照乐源所说的这样,这次几大势力来到炎黄共和国,为的就是这股能够吸收的能量。在地球上,任何东西都有着自己的能量,能量分子的排列也各不相同。一般来说,只有空气中的能量分子才能够被吸收,但是空气中的能量分子毕竟太稀疏了,想要通过吸收这种能量分子成为一名强者并不是不可能,但却要经过漫长的岁月,这也是为什么远古巨兽时期不论是神兽还是凶兽都必须修炼成千上万年才能成为超级强者的原因了。齐岳的麒麟升云大法其实就是加快对空气中能量分子吸收的速度而已。

    但是,并不是说其他事物所拥有的能量不如空气,不论什么事物都有着自己的能量,但能够被吸收的却太少太少了,有些事物所蕴涵的能量虽然能够被吸收,却对自身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毕竟,任何事物所蕴涵的能量都是不同的,都有着自己特殊的变化。因此,所谓的可吸收能量听起来简单,但要想找到这样能被人体直接吸收的能量源却太难太难了。

    听了乐源的描述后,齐岳也不禁为之心动,他的四种云力中虽然没有光明属性的,但乐源说了,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那样的势力就可以将这种能量转化吸收,而他自身是属于黑暗的,在与光明相对的情况下都能吸收的了,那么,自己就一定也能做到了。想到这里,齐岳的心不禁微微一热,说不想得到这个所谓的圣源,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每个人都有希望自己变的更加强大的意愿。

    “那你们教皇通过占星术找到了这个圣源的方位么?”问话的是海如月。或许是因为乐源的样子看上去很有诚意,海如月的语气也不再是那么冰冷了。

    乐源点了点头,道:“教皇大人的占星术非常神奇,除了命运之星实在太古诡异而无法计算出准确方位以外,其他的各种强大能量体一点被占星术发现,都能在短时间内发现其所处的位置。当教皇大人发现圣源的存在时,还没有派人前来炎黄共和国的心思,就在不久前,当他在仔细研究中发现了圣源能量的不确定性后,才不得不派我们来啊!说起来不怕两位笑话,教皇大人最初不愿意派人来寻觅圣源,一个是因为圣源的位置始终在不断变化着,甚至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隐匿起来,另一个就是因为不希望与贵国的东方守护者发生冲突了。毕竟,我们都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而存在的,虽然信仰不同,但也说得上是志同道合了。”

    齐岳淡然道:“话说的很漂亮,好,先不说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什么,那么,你们所探知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呢?”他隐隐猜到,事情绝不像乐源说的这么简单。如果不是圣源位置的不确定性和经常隐匿起来,恐怕教廷早就动手了。

    事实正如齐岳所判断的那样,教廷在发现圣源的存在后,就一直准备来到炎黄寻觅。但后来圣源经常性的消失令他们犯了难,因为圣源每一次出现的位置都不相同,这就令他们很难判断出具体方位所在。经过三年的研究后,教皇才发现了圣源出现的规律,不论它平时出现的时间和地点有多么诡异,但是每年这个时候,它都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在确认了这段时间后,这次才派遣教廷众人前来炎黄共和国,希望能够将其带回去。

    乐源叹息一声,道:“不怕两位消化,关于圣源的事为什么传出去,主要是我们内部出了问题。原本圣源的存在是我们内部的最高机密。但是,我们却始终没有发现,在教廷内部竟然出现了叛变者,他亵渎了上帝的眷顾,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转投入到黑暗议会之中,将这个秘密泄露了出去,黑暗议会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他们得到了消息,各方势力在黑暗议会中的密探自然也就得到了。因此,才会有太阳国和希腊守护者的出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齐岳没有问叛变的的是教廷中什么人,用脚指头想也能猜到这叛变的必然是教廷中位高权重的主教之类。

    “原来是这样,教廷也太不小心了,你们与黑暗议会斗了这么多年,居然连内部出了个大奸细都不知道。”齐岳有些鄙夷的说道。

    乐源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回复了正常,“谁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尽量来弥补已经犯下的错误。将损失降低到最小。教皇大人这次派我们前来,首要任务就是不能让圣源落在黑暗议会手中。甚至不惜将其毁掉。”

    海如月微怒道:“圣源既然出现在我们炎黄共和国,那就是我们炎黄之物,你们说毁掉就毁掉么?”

    乐源一滞,“这个……,就不是我所能做主的了。不过,不论怎么说,我们双方既然合作,那么,就先让其他觊觎者出局,再做争论也来得及。”

    乐源一口将杯中的咖啡饮尽,“我们今天的交谈就到这么吧,明天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

    乐源道:“明天早上九点,在京城国际机场吧,我已经定好了十点的航班,航班号是FM30293,这艘航班是豪华型的,乘坐的人比较少,你们回去后也定好机票,明天我们直接在机场汇合,我带着你们直接前往目的地。我们先直飞昆明,然后从那里再转车前往贵国的大理崇明寺。”

    坐着如月的兰博基尼返回龙域别院的路上,齐岳心情极爽,在分手前,乐源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地,圣源的气息已经出现,具体位置就在云南大理崇明寺附近。而百分之百的具体方位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有到了那里慢慢寻找才行。

    “如月,你觉得这个乐源的话有几分可信度?”齐岳舒服的靠在兰博基尼的桶形坐椅上问到。

    如月一边开着车一边道:“至少有七成可以相信。”

    “哦?这么高么?”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如月点了点头,道:“你想,他现在是想利用我们,而且他并不能确定我们已经知道了多少,所以在某些事上他是不可能骗我们的。否则的话,我们还怎么与他们合作呢?因此,他刚才说的圣源,还有具体位置应该不会假。因为我们即使知道了位置,也还有其他几方势力环伺在周围,想要得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在他的认识中,我们也必须要和教廷合作,就像他现在也很希望与我们合作一样。事实也正是如此,虽然你和明明的实力分别提升,但对于教廷也好,黑暗议会和希腊守护者也罢,我们最多也只能对付一方,一旦成为众矢之的,将很难成功。在目前彼此利用的前提下,我们必须要与他们密切合作。因此他就要拿出些诚意来让我们相信他们。正式因为如此,所以我说他的话可以相信七成。当然剩余的那三成可能将是这个圣源的关键所在,他是肯定不会说的,只能依靠我们自己去摸索。”

    齐岳笑了,“七成,七成对我们目前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或许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在目前都不是最强的,但是,论其成长性来,他们任何一方也无法与我们比拟。只要有了明确的目的地,最后谁得到胜利还很难说的清呢。”

    如月微笑道:“那就要看你的了,这次是你第一次带领全部生效守护神战士行动,你可要思考的多一些。虽然表面上看,我们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是紧密团结在一起的,但大家都有着不弱的实力,你想要让大家真正认可你这个生肖之王,就必须要做出你应该表现的东西。不但是实力上,同时也是指挥上和领导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