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四章 帝皇黑曼巴

    如月温柔的一笑,道:“大师不是说了,你以后至少也要有四个老婆,你以为娶四个老婆那么容易啊!我的男人可是要最强的,你要有守护我们的能力才行哦。”

    齐岳愣了一下,“我顶你个肺啊!如月大姐,你可是强悍的霸王龙。”

    如月白了他一眼,美眸中流露出的妩媚看的齐岳贼心大动,“谁说龙就不需要保护呢?我每次想起你保护明明时的英勇,就说不出的羡慕呢。那你到底是保护还是不保护呢?”

    “保护,当然要保护了。”

    “啊!讨厌,你的手往哪儿摸?”

    “如月,这是我新发明的绝技,抓奶麒麟手。”

    “流氓……。”

    “我更喜欢听你叫我痞子。”

    “别摸我大腿,我开着车呢。”

    当两人重新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如月在车里足足用了十分钟才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开会拉。”齐岳一进别墅就高喊一声,他的声音是以自身麒麟云力传播出去的,由于麒麟气息的作用,在他的巧妙控制下,声音可以让别墅内所有的人听到,但由不会因为突然出现而影响了大家的修炼。

    时间不长,田鼠和燕小乙首先从楼上走了下来,“老大,开什么会啊!”田鼠好奇的问了一句。

    齐岳道:“明天我们就要行动了,先商量一下,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燕小乙今天显得格外开心,眼中光芒连闪,看上去他的气息似乎有了些变化。齐岳惊讶的道:“小乙,你的云力是不是提升了?”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云力到还没有到达第二云,不过,我新学会了一种本属相能力,很强大的哦。”

    田鼠笑道:“我知道。”

    田鼠一副我很明白你的样子,道:“不就是作为生肖羊的超级能力之一阳痿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怎么不去死,鼠目寸光的家伙。”

    齐岳哈哈大笑,“好啦,你们两个能不能别一见面就吵。小乙,到底是什么能力啊!”

    燕小乙这才恢复了得意的样子,“现在不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会知道的,说不定能让你们大吃一惊呢。”

    这时,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相继来到楼下大厅,管平依旧是平时那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莫迪也依旧是那么沉静,徐动和明明是一起下来的,表面上看明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齐岳知道她今天修炼的情况,仔细观察下,发现明明的双眼变的比以前更加明亮了,在那莹润的目光中隐隐有一层金色的痕迹。

    “明明,恭喜你。”齐岳微笑的迎了上去,拉住明明的手。

    明明小脸一红。低着头道:“大家都在呢,别这样啦。”

    小乙嘿嘿笑道:“明明害羞了,你这话有语病啊!你的意思就是我们都不在的话,老大怎么样都可以了?”

    明明瞪了他一眼,道:“讨打是不是?”

    燕小乙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你们就会欺负我,谁让我实力差呢。可怜啊!”

    最后从楼上下来的,正是那猥琐的二人组,胡光和易安看上去都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当然,即使再神采飞扬,他们那猥琐的外表也是无法改变的。尤其是胡光那穿着大拖鞋,棉大衣的样子,一看就令人忍俊不禁。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让我们也听听。”胡光隐藏在瓶子底眼镜后的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齐岳道:“我看你不像是蛇,到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你们各自的升云决修炼的怎么样了?”一看到胡光,他就想起在仓库面对黑暗议会的时候胡光不按常理出牌发射火箭炮的事。他和易安看上去虽然毫不起眼,又非常委琐,但在他们淫荡的表面下隐藏着极为精明的心。

    易安抢着道:“我已经修炼到四云半五云不到,比某人强那么一点点吧。”

    “狗屁,你哪里比我强了,明明是我比你强的多了,别忘记大师说了,我可是最毒的蛇,哪像你这个秃毛猴。”胡光立刻反驳。

    “最毒的蛇?”齐岳有些好奇的看着胡光。

    胡光得意的道:“怕了把。大师说,我在真正修炼升云决之前,我的蛇毒连十分之一都没发挥出来,随着我的云力越来越高,毒性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大。”

    易安不屑的道:“毒是毒了,可光毒有什么用,大师不是还说了,因为你拥有着最毒的蛇能力,所以,你的能力除了对物理攻击抵抗性很高以外,也只有一个毒能拿的出手了。”

    “狗屁个最毒的使,你是最毒的,那我算什么呢?”随着一个不屑的声音,齐岳只觉得体内能量微微一动,一条黑色的身影已经从自己体内分离而出,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深海冥蛇。

    “啊——”女孩怕蛇几乎是天性,一看到深海冥蛇的出现,不论是一向强悍的如月,还是明明和莫迪,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呼。但反应最强烈的还要属田鼠了,蛇是老鼠的天敌,深海冥蛇一出现,田鼠的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脸色一阵苍白。

    本来,作为生肖守护神战士,田鼠不应该这么不堪的,但深海冥蛇也不是普通的蛇,作为海中的王者,虽然他不是在海水中,又失去了蓝海雷珠,但他毕竟是蛇中的霸王。那突然释放的阴冷气息,顿时引起了田鼠的自然反应。

    深海冥蛇此时的颜色蓝中发紫,和齐岳上一次见到他最虚弱的时候相比,身体明显变得大了一些,大约有一米五长左右,在七寸处鼓起一个小包,齐岳一看就知道。他的第二个头要生长出来了,只要这个头一张出来,深海冥蛇的实力必然能大幅度恢复。当然,这与齐岳还给他蓝海雷珠的空壳有很大关系。

    作为生肖蛇,胡光自然是不可能怕蛇的,有些惊讶的道:“齐岳兄弟,你怎么随身还带着条蛇,你这条蛇可真有趣,居然还说话。”

    深海冥蛇没好气的道:“我到想知道,你是什么蛇,居然敢号称世界上最毒的蛇,难道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毒的就是我们海蛇一族么?毒性可比陆地蛇大得多了。”

    胡光一向是毫不示弱的脾气,一听深海冥蛇这话,立刻气往上冲,“不错,我承认海蛇很毒,最毒的海蛇甚至可以比大部分陆地蛇都毒,但是,这也并不是绝对的。”

    深海冥蛇不屑的哼了一声,道:“那你是什么?响尾蛇?还是眼镜蛇?了不起是条眼镜王蛇,别说是眼镜王蛇了,就是号称分泌毒液最快的帝皇眼镜蛇,也不可能与我的毒性媲美。”

    “你错了,尊敬的凶兽前辈,胡光并不是眼睛蛇,虽然他带着眼睛,而且,我几乎可以肯定,但以毒的角度来看他的毒性要比你还要强一些。”扎格鲁大师从楼上缓步而下,以他的眼力,自然轻易就看出了深海冥蛇的身份。

    扎格鲁大师身上散发的那股祥和的佛气令深海冥蛇的气息收敛了许多,毕竟那是天然相克的,但他显然很不甘心自己的毒性被比下去,自从变的强大以后,他已经很少凭借自己的毒性攻击了。但是在他的意识中,作为海蛇的一员,他绝对是最毒的蛇。

    “那好,你说他是什么蛇,我就不信他比我的毒性还要强大。”深海冥蛇强辩道。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黑曼巴这种毒蛇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

    这里学时最渊博的自然要属身为博士的管平了,一听扎格鲁大师的话,他立刻惊讶的道:“难道胡光是黑曼巴蛇,那可是一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毒蛇,据我所知,黑曼巴生长在非洲,是非洲最毒的毒蛇,也是非洲最大的毒蛇,他虽然名气不是很大,但可以算是世界上最毒的几种陆地蛇之一了。一般气息于开阔的灌木丛及草原等较干燥地带。体型修长,成蛇一般均超过两米,最长记录可达到四点五米。此蛇最独特的便是它的口腔内部为黑色,当张大口时可以清楚的见到。毒液为神经毒,毒性极强。在非洲,黑曼巴是最富传奇色彩及最令人畏惧的蛇类,不仅有着庞大有力的躯体,致命的毒液,更可怕的是它的攻击性及惊人的速度,当受到威胁时,黑曼巴能高高竖起身体的前半段,并且张开黑色的大口发动攻击,未用抗毒血清的被咬伤者死亡率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扎格鲁大师微微一小,道:“不愧是博士,你说的很对,在所有毒蛇中,包括海蛇在内,黑曼巴的攻击性是最强的,而且它有着所有毒蛇中最快的速度,它的神经性毒液一经注入,可以一分钟内轻易杀死几十个人。”

    深海冥蛇不服气的道:“就算他是黑曼巴又如何?难道黑曼巴的毒性能比我强么?别忘记,我们现在比的不是攻击性和速度,而是毒性。”

    扎格鲁道:“单从毒性论的话,从已知的毒蛇来看,应该是澳大利亚的裂颊海蛇才对,前辈似乎并不是裂颊海蛇吧。”

    深海冥蛇傲然道:“我虽然不是裂颊海蛇,但裂颊海蛇见到我也要立刻逃跑,它只是单纯的神经性毒液,而我却是神经、腐蚀双属性毒液,在海里,它根本到不了我跟前就被我的毒液腐蚀化掉了。”

    扎格鲁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这么看来,前辈和胡光的能力还真有写共性。胡光虽然是黑曼巴,但却并不是普通的黑曼巴,而是世界上最为稀少的帝皇黑曼巴蛇,从毒性上来看,黑曼巴比眼睛王蛇还要差上少许,只是速度和攻击性要强过眼镜王蛇,但是帝皇眼镜蛇也只不过是在体积、毒性和毒液分泌速度上比普通眼睛王蛇更高。而帝皇黑曼巴却不是这样的,帝皇黑曼巴与普通黑曼巴相比,有着极大的差距。因为帝皇黑曼巴的毒性是双属的。帝皇黑曼巴的神经性毒液完全可以与裂颊海蛇相比,而且,他的腐蚀性毒液更是世界上任何一种毒液所无法媲美的如果胡光修炼到九云级别,那么,他的腐蚀性毒液就可以腐蚀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东西,包括能量在内。这样的腐蚀性配合神经性毒液,确实是世界最强了。”

    这回轮到深海冥蛇吃惊了,“什么?你说什么?连能量都可以腐蚀么?”

    扎格鲁道:“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腐蚀任何东西,而且,胡光的蛇毒在升云决的辅助下,是可以进行贴地挥发性攻击的,不需要见血,只要碰到就能有效果,在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中,他是唯一一个能用毒的,或许也是毒性太强的原因,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因此,他也失去了许多其他原本蛇战士应该有的能力。”

    易安没好气的道:“我靠,这还不行,这就已经够无敌的了,再让他有别的能力,还让不让人活了。”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我说了,这个世界是公平的,虽然蛇的毒性很强,但我刚才说的情况也是要到他九云境界以后才能完全发挥出来的,而且,蛇是有天敌的,不论蛇如何强大,这一点都无法掩盖。”

    易安嘿嘿一笑,道:“那蛇的天敌是什么?是不是我?”

    胡光不屑的哼了一声,“就你这只秃毛猴也想成为我的天敌,你就别做梦了,让我想想。”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从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身上扫过,当他的目光落在明明身上时,全身突然哆嗦了一下,愣岛道:“不会吧,我的天敌怎么可能是鸡,鸡应该是毒虫的天敌才对啊!怎么可能对我这么伟大的蛇有影响。”

    扎格鲁微笑道:“不错,鸡克毒虫,但是明明并不是普通的鸡,作为生肖鸡战士,她所继承的血脉当她的实力达到九云后就会发生异变,转化为凤凰血脉,而克制你的就是各种巨型鸟类神兽、凶兽,凤凰作为飞禽之王,不是正好克制你么?所以你有感应也是很正常的。”

    深海冥蛇此时已经无语了,灰溜溜的回到齐岳身边,原本他以为只有齐岳一个是变态,却没想到面前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更变态,先不说那个毒性笔记自己还要强的委琐生肖蛇,单是扎格鲁大师所说的凤凰,就令他心里一阵颤抖,要知道,在远古巨兽时期,他们深海冥蛇一族连麒麟都不见得能对付,却惟独畏惧天生属性相克,切能力相克的凤凰啊!他也知道这个叫明明的女孩子和齐岳是什么关系,再多说下去只能字取其辱而已。

    光芒一闪,深海冥蛇在齐岳身边小时了,齐岳道:“既然胡光大哥拥有了这么强大的毒性,那我们这次行动就变的更容易成功了。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这次西方人和太阳国那些败类来到我们炎黄是为了一件叫什么圣源的东西。”当下,他将自己和如月先前听乐源所说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连他和如月的一些判断也说了出来。

    “会移动的可吸收能量。怎么感觉上这么怪异呢?”扎格鲁陷入了沉思之中。

    易安道:“要不要我们调遣些属下过去。我们在云南那边虽然势力不是很大,但应该有些作用。”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犹豫。

    齐岳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我听如月说过,你们圣火教主要的势力是在北方,捞过界不好吧,虽然你们也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影响到你们的组织比较好,省得被那些与你们作对的人说闲话。”

    胡光点了点头,道:“都是自己兄弟,按我也就不客气了。南方确实不是我们的地盘。而且南方那边的家伙对我们圣火教盯的非常紧,如果不需要的话,还是不要起冲突比较好,并不是怕了他们,现在这种局势本来就很微妙,变生肘腋总是不好的。”

    齐岳的目光落在管平身上,管平微笑摇头,道:“让我搞研究还行,这种行动我只是参加就行了,大主意还是你们来定比较好。”

    莫迪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固然是因为自己所继承的能力,另一个,就是希望能为我们的国家出分力,什么样的形式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现在我觉得能够成为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是件非常光荣的事。尤其是上次我们把那些吸血鬼打走之后,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并没有白费。都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田鼠接口道:“老大,我就不用了吧,我什么都听你的。”

    燕小乙不屑的道:“跟屁鼠”

    “靠,那你有什么注意你到是说啊!阳痿。”田鼠毫不示弱的反驳道。

    燕小乙见众人都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尴尬的道:“这个嘛,我看啊!算了,我还是听老大的吧,老大,你指到哪儿我杀到哪儿就是了。”

    田鼠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不用说话,他鄙夷的目光已经令燕小乙很不爽了。

    明明道:“我觉得我们这次行动一定要以安全为主,齐岳,刚才你也说了,教廷宁愿毁了那个圣源也不愿意被黑暗议会得到。或许他们说的并不是真正的打算,但是,我觉得这一条到是适用在我们身上。毕竟我们自己的势力还是比较单薄的。一旦面对全部的西方强者想要抗衡恐怕很困难。那个圣源既然是在我们炎黄共和国,就不能让西方任何一家得到。即使是教廷或者希腊守护者也不行。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说不得我们也只能将它毁了。”

    听了明明的话,众人纷纷点头,正在这时,陷入思索中的扎格鲁突然惊呼一声,“我明白了,这个圣源恐怕是个活物。”

    齐岳一愣,道:“活物?大师您是什么意思?”

    扎格鲁道:“我刚才仔细想过了,那个叫乐源的圣骑士真是向你们隐瞒了一些东西,如果照他所说的那样,那么庞大的压缩能量是不可能轻易移动的,就算移动也一定有迹象,而不会完全消失,所以,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他们称为圣源的能量是有生命的。只有这样,它为了躲避别人的追杀,才会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每年到了一定时候,它的能量无法隐藏时才会再次流露出来。而云南大力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它必须要去的地方。在那里或许有着它很需要的东西,或者是必须要去的地方。”

    齐岳点了点头,道:“大师说的有道理,那么,大师你知道有什么上古神兽是这种情况的么?”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我大概想了一下,我所知道的上古神兽和上古凶兽中绝对没有这种情况的存在,虽然上古巨兽都有着很强的能量,但是可被吸收的情况却是绝无仅有的。试问,谁辛苦修炼而来的能量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呢?齐岳,要不你再请出刚才那位冥蛇前辈问问,以他接近万年的寿命,或许知道的会多一些。”

    齐岳想了想,道:“他就算了,他毕竟一直生活在海中,对陆地的情况未必有多了解,还是请另一位吧。”一边说着,他体内云力运转,精神力沟通了隐藏在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獬豸大哥请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在精神力的作用下,獬豸被齐岳从沉睡中唤醒,通过精神交流,齐岳让他将声音释放出来,使在场的众人每一个都能听到。

    獬豸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思考了半天才道:“这种情况我似乎也没什么印象了,这个小和尚说的很对,在上古巨兽时期,虽然拥有强大能量的强者不少,但谁会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呢?”

    齐岳皱眉道:“獬豸大哥,你再好好想想,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獬豸想了想道:“没有,我可以确定没有,凶兽体系我虽然不完全清楚,但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神兽这边就更不用说了,我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但一点头绪都没有。还没有哪一种上古巨兽的能量是具有完全可吸收性的。”

    齐岳看着扎格鲁,道:“大师,那除了上古巨兽外,还有没有可能别的生物具有庞大的能量呢?还是光明和火双属性的。”

    扎格鲁苦笑道:“这个我就更不清楚了,从能够吸引西方列强这个角度来看,那个圣源的能量必定非常庞大,否则也不会因起这么多人的觊觎了。既然如此,普通生物可以完全排除。”

    齐岳眼睛突然一亮,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当某种上古神兽或者上古巨兽的身体发生了异变,使自己的能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从而变成了可吸收性的呢?”

    扎格鲁惊讶的看了齐岳一眼,道:“这到不无可能。齐岳,你的这个想法虽然很大胆,但我觉得应该是有可能的。”

    獬豸道:“恩,是的,在我的记忆中,上古巨兽时期,不论是神兽还是凶兽,都有过变异的情况出现过,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却并不是没有,只是变成完全可被吸收的却还没有遇到过。你们还是亲自去看看比较好,既然那股能量是确实存在的,就算你们无法像那个什么西方教皇那样完全确定它在能量散发时的位置,以你们自身的实力,到了一定距离后,应该会有所反应的。在感应的时候,最好以相反的能力进行探测,效果会比较好。譬如齐岳的水云力,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些,睡觉睡觉。”

    “獬豸大哥,你天天睡觉,不闷么?”齐岳有些无语的道。

    獬豸道:“不睡觉干什么?我生存了三千多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中度过的。现在好不容易不需要再修炼了,自然要把这三千多年原本应该休息的时间都补充回来,而且我在睡觉的过程中可是在不断思考的,还有,你这小子也太大胆了,下次你要是再玩一次那样的修炼,恐怕你的潜力被抽干也说不定,到了那时候,今后无法进军到更高的层次,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齐岳赔笑道:“好拉,你去睡吧,我自己会小心的。”

    獬豸重新进入睡眠状态,齐岳向众人道:“我看现在大家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主意,毕竟我们还不知道那圣源具体是什么东西,只有先赶到大理再说了。如月你给大家订好机票,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时间不多了,我们每多修炼一分钟,对自己的生命就多一分保障。对于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来说,持续的能力提升速度是他们那些西方人所无法媲美的。所以,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和伙伴们,大家要随时抽时间进行修炼。”

    没有人会反驳齐岳的话,在与黑暗议会一战之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加融洽了。尤其是齐岳当时英勇的表现,更是又一次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毕竟,在需要的时候,齐岳总是第一个冲到最前面,用自己的全部能力甚至是生命来保护着伙伴们。

    众人都先后回房间进行修炼了,只有齐岳和扎格鲁留在了大厅中。

    “齐岳,你表的很好,看来,上天的选择是不会错误的。现在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后相处的那段时间,阿迷陀佛,说实话,那时候我甚至对你动过嗔念。”

    齐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大师,我是个痞子嘛,不过,能让你这继承了十世佛力的高僧动嗔念,我的水平也是很高的了。嘿嘿。”

    看着面前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家伙,扎格鲁大师实在有些郁闷,苦笑道:“我算什么高僧,虽然自幼修佛,但和前辈大师相比,我还是差的太远了,齐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这个圣源问题,同时,你也要多加留意一些,你现在已经拥有了四云的实力,麒麟气息已经可以大范围的进行对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探察,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危机有多少,只有尽快集齐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才能更好的面对这一切。你作为生肖之王的实力也能更好的发挥出来。”

    齐岳道:“大师,您能不能告诉我,当生肖守护神战士全了之后,我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能力呢?”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言传身教不过你自己去体会的好,你不用着急,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这次我们到云南,你只需要注意观察我的能力,对你应该会有些启发的,你要记住,有的时候,负责辅助的,往往是最重要的,这才是麒麟作为生肖之王的真谛。”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