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五章 大理三塔

    齐岳哈哈一笑,道:“你不能确定的事,我就更无法确定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后的实力变化只有修炼过才能知道啊!”

    扎格鲁道:“刚才明明说的很对,这次的行动,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宁可将圣源毁掉。这个万不得已并不是只被逼入绝境,而是在任何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遇到危机的时候,都可以用万不得已来解释。毕竟,你们只有十三个人,任何一个都是不能损失的,作为生肖之王,你一定要谨记这一点。当然,保护好你自己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齐岳正色道:“大师,您放心吧,这次我们多少人去,就一定多少人回来。就算是最坏的打算,无非就是被西方人得去那个圣源,和圣源比起来,我们任何一位兄弟姐妹都要重要的多了,我不会带大家去死拼的,我们只是去寻找破坏那些西方人和太阳国那些家伙们行动的机会而已。”

    扎格鲁微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好了,你也回去修炼吧。我发现你现在已经非常为大家着想了,每次修量都刻意的将自己的气息蔓延到整座别墅之中辅助大家的云力提升。齐岳,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正在慢慢的成长。”拍了拍齐岳的肩膀,扎格鲁面带微笑的向楼上走去。

    齐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道:“这个家伙啊!明明年纪还没我大吧。总是老气横秋地。不愧是集成了十世佛力。”

    第二天清晨。当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来到京城机场的时候。乐源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他连随身的行李都没有,就是一身简单的修仙装扮,看上去倒像是到云南去旅游的。

    “齐先生,你们到了。”乐源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没见过面的田鼠和扎格鲁大师身上。连燕小乙他也在上次的同性恋酒吧看到过一回。但田鼠和扎格鲁却还是第一次见。他的目光经过田鼠的时候只是稍微停留了一下,但当他看到扎格鲁大师时,眼神明显凝固了一下,紧接着流露出非常惊讶地神色。

    “齐先生,这位是?”乐源向齐岳发出了询问。

    齐岳道:“这是我们地伙伴之一。你还门见过。你可以称呼他为扎格鲁。因为他是少数民族的,所以名字比较奇特。”

    乐源点了点头,主动走到扎格鲁面前,道:“您好,我是来自教廷的乐源。”一边说着,他入乡随俗的向扎格鲁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扎格鲁微微一笑,与他的手相握,道:“你好,我是扎格鲁。”为了不被人认出身份。扎格鲁今天的装扮有些奇异,穿了徐东一身休闲服,头上还带了个棒球帽,遮盖住自己的光头。

    乐源目光有些闪烁的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对扎先生却有一种非常奇特地亲切感。这种感觉,我只在教皇大人身上感觉到过。”

    听到乐源这句扎先生一叫,一旁正喝豆浆的燕小乙差点一口喷出来,即使强忍住了还是不禁剧烈的咳嗽起来,旁边的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都不禁忍俊不禁,一个个面带笑容。

    乐源有些发愣,道:“我说错了什么嘛?我仔细研究过炎黄的礼仪,似乎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啊!”

    齐岳强忍着笑意,道:“不,你并没有说错什么。你已经做地很好了。这位扎——先生可是我们东方守护者中最年轻的能人了。以后你们倒可以多亲近亲近。”

    乐源点了点头,微笑道:“那是一定的。各位,我们先去领登机牌吧,然后到里面再继续聊。”

    众人一起排队领取登机牌,此时,在他们侯机的时候,姬德已经乘坐上一班飞机离开了京城,在他们之前去了大理。昨天齐岳在修炼前与姬德通过电话,在商议后,姬德决定先到云南那边去不止一下,也熟悉一下新调派给自己的下属。也好在这次行动中发挥出应有的效力。

    坐飞机对于齐岳来说本来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不过这一次的情况却要好的多了,他左边坐着如月,右边坐着明明,有两大美女陪伴着,周围还有其他的伙伴,自己又拥有飞行地能力,恐高的反应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明显了。

    乐源坐在齐岳前面,和扎格鲁大师坐在一起,他显然对扎格鲁非常有兴趣,从扎格鲁神圣,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强烈的能量波动,但扎格鲁带给他的感觉太特殊了,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扎格鲁带给他的这种感觉,只有在教皇身上才曾经出现过。

    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贯彻了昨天晚上齐岳提到的无时无刻修炼,各自闭着眼镜进入了半入定的修炼状态,如月也是如此,当然她并没有真正的修炼,时刻留意着身边齐岳对恐高的反应。知识因为当着明明的面,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明明显然就没有如月这些顾忌了。齐岳第一次坐飞机时就是和她在一起,这次又有机会,齐岳自然紧握着明明的手,身体都依靠在明明身上,说不出的惬意。

    在发动机隆隆巨响之中,这架来自东南航空公司的客机顺利的从京城机场起飞,朝云南的方向飞去。

    齐岳短暂的紧张了一会儿后,发现自己对坐飞机似乎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不禁心中大定,当然,他的动作是不会改变的,靠着明明充满弹性的娇躯,闻着她身上那动人地处子幽香。绝对是件非常享受地事。

    很快,飞机进入了平稳的滑行状态,透过侧窗可以看到外面明媚而有些刺眼的阳光,在这种好天气的情况下,抵达云南大约需要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在不知不觉中,齐岳也渐渐进入了修炼状态,由于乐源在面前,他没有将自己的麒麟气息表现的太明显,只是握住明明的手,将自己的麒麟能量与明明进行沟通。帮助明明稳定着她刚刚提升到五云的云力。同时两人也在一同提升着各自地云力。

    进入四云后地云力比三云时的云力更加的精纯,而且凝结的更加紧密。如果说一云时云力是气的话。那么二云在体内的表现就如同云,而三云的时候就变成了水蒸气,现在地四云就成了水,这只是一个比喻,用来形容云力的精纯程度的,其实,齐岳现在运行时发现体内的云力真的好象如水一般变成了液体状,运行的速度比以前慢了好多,当然,云力并不是真地变成了水。云力永远不会变成液体,云力就是云力,它们永远都是一样的存在,只是云力的能量分子之间结合的紧密程度。发生了变化,让他们看起来像液体,齐岳进入四云时的云力是三云的一倍。但他雷属性的云力和水属性的云力已经自动的提升到了五云的程度,只有风属性和火属性地云力需要修炼,所以说如果单使用雷属性或者水属性的云力,他就可以和海如月不相上下了,而四云同时运用的话,威力就不得而知了。

    缓缓的催动着自身的云力,虽然运行一个云周的时间要比以前多,但九个小云周后,齐岳感觉身体比以前运行一个大云周都要爽,身体里面紫、蓝、红、青四条云线互相缠绕着在八脉中运行,每到一个穴位,便能汇聚一些更多的云力,不过增长的只是火云力和风云力,因为,其它两种云力已经饱和了,在齐岳没有整体提升到五云的境界的时候,他的穴位是不能聚集和吸收外面的能量分子的,齐岳这次并没有用麒麟升云大法进行修炼,他还是用以前的麒麟决来修炼,对他来说,现在最关键的是恢复自身的潜力,麒麟升云大法即便不是完全的放开吸收云力,也会快速的消耗潜力的,而麒麟决则不一样,他虽然慢一些,但对恢复潜力却有一定的作用,而且,齐岳也试过,麒麟决和麒麟升云大法并不冲突,麒麟升云大法本来就是从麒麟决中演变而来,用麒麟决和麒麟大法交替着修炼,比单一的运用一种修炼方法要快的多。

    齐岳在用麒麟决进行修炼的时候,他的精神力并密友分离处理,不是说用麒麟决就不能把精神力分离出来,而是他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在飞机上和大家坐在一起,他是不会担心有什么危险的,而且麒麟决也不需要向麒麟升云大法那样需要特别控制。

    又休息的一晚,齐岳的身体状况已经回复到了百分之八十,虽然还没有到最佳状态,但也已经可以应付任何事情了。

    修炼的过程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齐岳感觉到失重时,飞机已经向云南的省会昆明机场降落了。要去大理必须通过昆明,从这里转车才能抵达。

    虽然早有准备,但到了昆明后,齐岳和一些没有来国南方的生肖守护神战士还是吓了一跳,这里的温度和京城至少相差二十度以上,温暖的天气只适合穿单衣而已。弄的众人一起跑去机场的洗手间换衣服。

    飞机到昆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大理本来是个旅游圣地,历史上是大理国的都城,大理古城东临碧波荡漾的洱海,西倚常年青翠的苍山,而这次要取得崇圣寺就是大理的三大寺之一。

    海如月一个电话,不到一会儿便开来了两部车,在云南也有她的分公司,要两部车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齐岳和明明,海如月同坐一个车,加上扎格鲁大师和田鼠,莫迪和乐源,一共七个人,而徐东则和易安、胡光、管平和燕小乙一个车,两个车很大,都是三排座的标准别克MPV商务舱,美坚国的车乘坐上确实很舒服。

    司机都是如月事先安排好的,大理崇圣寺在云南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他们既然来了,目标自然直接就到崇圣寺附近,等安顿下来后,再看情况而定。

    “大……,哦,那个扎先生,您对崇圣寺有没有了解?”齐岳差点将大师二字叫出来,才突然想到还有乐源在,赶忙改口。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多少也了解一些,但也只是流于表面的东西而已。崇圣寺位于大理城北约一公里处。雪峦万仞、镂银洒翠的点苍山峙其后,波涛万顷、横练蓄黛的洱海嵌于前。三塔鼎峙,撑天拄地;玉拄标空,雄浑壮丽,为苍洱间的胜景之一。据《南诏野史》、《自古通计》等史籍记载,师基方七里,圣僧李成眉贤者建三塔,屋八百九十,佛一万一千四百,铜四万零五百九十斤,建于南诏第十主丰佑,保和十年至天启元年,就是公元八百三十四年至八百四十年,费工七万零八百余,耗金银布帛绫罗锦缎值金四万三千五百一十四斤。”

    乐源吃惊的道:“扎先生,没想到你对崇圣寺居然如此了解,连数据都记得如此清楚。”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这都是我们炎黄的瑰宝,作为一名炎黄子孙,这些都是我们的骄傲啊!不过,和崇圣寺比起来,建在其中的大理三塔更为有名。”

    “三塔?”齐岳心中一动。

    扎格鲁点了点头,道:“大理三塔就建立在崇圣寺内,有胜地称三塔,浮图秘鬼工之称。三塔的主塔叫千寻塔,高六十九点一三米,为方形十六层密檐式塔,与西安大小雁塔同为唐代的典型建筑。塔下仰望,只见塔耸云端,云移塔驻,似有倾倒之势。塔的基座呈方形,分二层,下层边长为三十三点五米,四周有石栏,栏的四角柱头雕有石狮;上层边长二十一米,其东面正中有石照壁,上有黔国公沐英后裔沐世阶题的‘永镇山川’四个大字,庄重稳奇,颇有气魄。塔身的第一层,高十三点四五米,是整个塔身中最高的一级,东塔门距基座平面两米,西塔门则在近六米处。塔墙厚达三点三米。第二至十五层机构基本相同,大小相近。第十六层为塔顶。以第二层为例,高约两米,宽约十米,上部砌出叠涩檐,凡十七层砖,每层挑出零点零五到零点零七米不等,檐的四角上翘。塔身东西两面正中各有佛龛,内放佛像一尊,龛两侧另有亭阁式小龛各一,莲花座,庑殿式顶,中嵌梵文刻经一片。南北两面,中间一券形窗洞,直通塔心。第三层则南北为佛龛,东西为窗洞,以上各层依次交替。塔身愈往上愈收缩。塔顶高八米,约为塔身的七分之一。挺拔高耸的塔刹,使人有超出尘寰,划破云天的感受。顶端是铜铸的葫芦形宝瓶。瓶下为八角形宝盖四角展翅,安有击风锋;其下为钢骨铜皮的相轮;最下为覆钵,外加莲花座托。塔顶四角,原有金鹏鸟,相传‘龙性敬塔而畏鹏,大理旧为龙泽,故以此镇之’。现金鹏已无存,复修前仅残存金鹏鸟足。千寻塔中空,置有简易木梯,可达塔顶。千寻塔西,等距约七十米远的地方,有南北两座小塔,是八角形十级秘檐砖塔,各高四十二点一九米,塔身有佛像、莲花、花瓶等浮雕层层各异。一至八层为空心直壁,内撑十字架。基座亦为八角形。两小塔间相距九十七米,三座塔形成鼎足之势,布局同意,造型和谐,浑然一体。”一说起这种佛家圣地来,他自然像如数家珍一般,不仅是乐源目瞪口呆,就连齐岳等生肖守护战士们也不禁大为钦佩,果然不愧是高僧啊!

    “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这只是我看过的资料上所说,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扎格鲁微笑着谦虚收尾。

    乐源苦笑道:“这还不算清楚么?齐先生,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选择和你们合作是非常明智的一件事,这里毕竟是你们的地方啊!”

    齐岳此时则是另一种感受,他隐隐感觉到,圣源在崇圣寺附近,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有力的,这种古寺有什么奇异谁能说的清呢?扎格鲁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但感觉上,他显然对这里有很深的了解,说不定就能带给自己什么惊喜。

    两辆商务舱开的很快,当进入大理境内时,众人顿时被眼前的美景色惊呆了。

    远远的,他们已经看到了苍山,苍山是两个颜色的下放覆盖着各种针叶林的山体呈现墨绿色,而上半部则完全被白雪所覆盖,大理的天比城市里要澄澈的太多了,如同蓝宝石一般的天空中点缀着片片白云,那洁净清澈的感觉顿时令人心旷神怡。

    在那宏伟雄奇的苍山面前,有着一大片异常清澈的湖水,不用问,这就是扎格鲁口中的洱海了,雪山碧水,无不是景色的极致,而在这苍山洱海之间,一大两小,三座白塔巍峨耸立,塔身倒映在洱海之中,那奇异的感觉令每个人心中都有着特殊的感觉。

    明明赞叹道:“这里真的好美啊!就像世外桃源一般。”

    如月点了点头,道:“到了这里,仿佛心都被洗涤了似的,以前我工作太忙,没想到我们的祖国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乐源赞同道:“这绝对是世界最美丽的地方之一,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景色,雪山、碧水竟然连接在一起,那三座白塔就像是其中的桥梁。”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那三座塔应该就是崇圣寺内的大理三塔了,可惜崇圣寺后来被毁坏很多,否则这里会变的更美一些。”

    如月道:“我们先到城内住下来吧,反正大理城距离崇圣寺也只有一公里多的距离。”

    齐岳注视着车窗外一直没吭声,他心中的震撼同样是巨大的,同时,他也隐隐感觉到了数股强大能量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这些能量实在太强大了,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并没有与他同样的感觉,但是齐岳知道,自己所感觉到的东西,扎格鲁一定也感觉到了,以为当洱海苍山出现之时,扎格鲁的气质似乎完全变了,似乎已经与眼前的雪山碧水融合在一起,这应该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吧。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能瞒过他的感知呢?

    在如月的指令下,两辆商务舱直接开入了大理城内。众人欣赏美景的心情逐渐收敛起来,乐源默默的打了两个电话,用外语说了些什么,齐岳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他是在和教廷的人联络了。

    挂上电话,乐源回过身向齐岳道:“齐先生,我们的人就在大理城内,不过,黑暗议会的人也已经到了,至于希腊守护者还没有发现,你说的很对,这次太阳国也派人来了,不过那些跳梁小丑还不放在我们眼内。”

    齐岳眼中冷光一闪,道:“不能轻视任何敌人,我们还是小心些的好,既然你们的人都已经到了,是不是发现了圣源的具体位置呢?”

    乐源点了点头,道:“具体位置说不上,但大概的位置已经可以肯定了。只是这几天圣源的能量波动有些不稳定,忽有忽无的,还无法确定,等我们到了以后,就可以开始寻觅了,至少,我们不能比黑挨议会的人晚找到它。”

    一提起黑暗议会,齐岳不禁想起了许晴,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如果按上次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所说的那样,她应该已经与那个红金原血融合了吧,变成了吸血鬼后的许晴会是什么样子呢?希望她的心性不要陷入了黑暗才好,一想到许晴,齐岳的心情不禁沉重了几分,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尽全力将许晴救出来的。

    进入大理城,众人直接住进了海如月安排好的酒店,大理虽然是旅游胜地,但毕竟地处偏僻,并没有什么太高档的酒店,海如月安排的这个地方还算干净,齐岳和徐东一间,如月和明明一间,其他的人除了莫迪是单独一间以外,两两相配。当然胡光和易安这对活宝也是共住一间了。

    众人安顿下来后,乐源和齐岳打了个招呼后悄悄的离开了,齐岳并没有阻拦他,也没有多问他什么,现在这个时候,双方相互都有需要利用的地方,齐岳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乐源刚一离开,齐岳立刻打了两个电话,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换做普通人,舟车劳顿了一天肯定已经疲倦了,但对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来说却不算什么,众人紧张的心情因为先前的美景都放松了许多,各自在房间中调整着状态,他们都知道,用不了太长时间,真正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齐岳刚回到房间中,他手腕上的舍利手珠就散发出一股温暖的气流,精神力微微一动。齐岳重新回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扎格鲁站在门外向他点了点头,齐岳赶忙将他让了进来。

    “你也感觉到了吧。”扎格鲁平静的道。

    齐岳微微颔首,道:“是的,那几股气息都非常强大,但是我无法确定哪一股才是属于圣源的。”

    扎格鲁道:“看来,这次我们要面对的又多了一方,我的佛气很清晰的感觉到,这里有两只凶兽存在。他们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也在忌惮着什么,或许和那圣源有关,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些凶兽的可怕绝对不会比黑暗议会差,其中有一只凶兽的实力甚至已经达到万年的级别了,那可不是轻易能够对付的。”

    万年凶兽?听了扎格鲁的话,齐岳和徐东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虽然没有真正面对过万年凶兽,但是有了与深海冥蛇遭遇的记忆,他们都能想象的到万年凶兽有多么可怕。九千九百多年修为的深海冥蛇虽然势力已经非常恐怖了,但是,即使相差一年,万年凶兽的实力也要更强大的太多了。在远古巨兽时期,即使是麒麟王者在面对万年凶兽的时候也很难对付,更何况他们这些实力普遍不到六云级别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了。凶兽一直以来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死敌,真的遇到了,恐怕情况很难预料。

    万年凶兽的存在,使整个局面变的更加复杂了,齐岳陷入沉思之中,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思考着对付的方法。

    扎格鲁道:“你们也不用过于担忧,我们先暂时按兵不动,看看黑暗议会、教廷、希腊守护者们有什么反应,如果那两只凶兽真的与圣源有关,那么他们就绝对不会坐视任何人对圣源的觊觎。因此,我们现在不能表现的太过激进。”

    齐岳笑了,“大师,您这算不算是借刀杀人。”

    扎格鲁脸色一僵,“阿弥陀佛,齐岳你就不能不刺激我么?”

    齐岳坦然道:“我这也是在锻炼您的佛心嘛,对您应该有好处的才队。”

    扎格鲁实在拿他没什么办法,苦笑道:“我感觉到那两只凶兽一个在洱海之中,另一只就在苍山内,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在海中的凶兽大概有六千年以上的修为,山里的才是凶兽王者,万年级别的。刚才乐源没有骗我们,那个所谓的圣源,应该就在山水之间的崇明寺附近,而且它的气息很不稳定,能量始终在崇明寺附近徘徊着,想找到它并不是很困难。但我们现在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齐岳想了想,道:“我们先吃饭吧,有教廷的人和黑暗议会对峙,他们都不会轻易有所动作的,既然大家都在等待机会,那我们索性放松一些,来个后发制人。”

    徐东笑道:“齐岳,你现在也会用战术了,不错啊!”

    齐岳没好气的道:“虽然我学上的少,但小说可没少看,这点战术有什么不懂的,何况,现在不仅仅是比拼实力,运气同样很重要。论起运气来,你觉得谁能和我这个祥瑞相比么?”他的话听起来虽然有些自大,但是麒麟的祥瑞他却并没有说错,祥瑞本身就是起的能力之一,虽然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从齐岳几次死里逃生,和周围伙伴们实力提升的速度来看,他这个祥瑞确实是货真价好实的。

    云南的饭菜味道虽然不错,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大多是北方人,吃起南方的饭菜多少有些不适应,当然,某个人是除外的,吃上十人份的食物,味道对于器乐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先填饱肚子,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大理的天黑的很早,或许是因为冬天的原因吧,这里的气温与昆明比起来虽然低了一些,但比京城却依旧高了很多,是非常舒适的温度。

    远方天迹的夕阳逐渐落下,空中洁净的云朵被渲染成了金红色,掩映着那雪山、碧水、白塔,原本就很美的景色更增添了几分绚丽。

    乐源给齐岳达了个电话,通知他已经摸清了黑暗议会的动向,现在教廷的人马已经处于戒备之中,希望齐岳他们能够在准备好后尽快与他们回合,对付黑暗议会晚上动手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乐源称,他已经派人监视好黑暗议会的人了,等到明天上午,当阳光普照大地之时,就动手铲除黑暗议会的威胁。只要消灭了这个大威胁,再对付希腊守护者也就容易的多了。

    齐岳当然答应了乐源的话,但他一挂上电话,就立刻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商议起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