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六章 崇圣寺的老僧

    扎格鲁道:“夜晚对于黑暗议会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他们每天晚上一定会有所行动。我们虽然也要行动,但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冲突为好。黑暗中的异能者在夜晚能够发挥出的实力必然比那天你们与他们对抗时更强一些,今天晚上的行动就由齐岳和如月共同主持吧。”

    齐岳道:“大师,我明白您的意思。现在虽然不知道黑暗议会和教廷有没有发观凶兽的存在,但只要他们有一方动手,另一方就绝不会坐视。如果那两之凶兽也参进来就更有意思了,让他们先去打好了,然后我们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徐东道:“恐怕教廷也是这样的想法,甚至连黑暗议会可能也是。所以,他们的行动必然非常谨慎。我们还是考虑的更加严谨一些比较好。”

    如月道:“我们并不怕等,总有一方会忍不住的。如果今天晚上黑暗议会不动手,那我们大可以和教廷那边真的合作一把。明天至少要重创黑暗议会。”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急,明天也要看情况而定,目前来看,黑暗议会似乎是我们最大的威胁,但是,越是隐藏在暗中的,才越是危险。我始终觉得,我们最大的竟争对手应该是希腊守护者,然后是教廷,最后才是黑暗议会。而太阳国那边的人,顶多是世小屁屁而己。他们最好不要出观,出现了我们就先集中力量把他们灭了。”

    如月道:“那好,我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就分成两组,我、明明、齐岳、徐东,我们四个都达到了五云以上的实力,齐岳虽然是四云,但整体能力也在五云之上。由我们进行第一波探查,其他的人跟大师留在这里,我们随时联络。一旦遇到问题,我们就呼唤你们进行帮助。保护好大师是最重要的,即使我们这次行动不成功,也一定要全身而退。”

    从实力上分析,如月的分派非常合理,就在齐岳以为众人都没有异议之时,胡光突然道:“洱海中既然有只凶兽。那我去洱海里下点毒怎么样?就算不能毒死它。让它难受难受也是好的,说不定一兴风作浪起来。还能起到搅局的作用。”

    齐岳看着他眼中猥琐的光芒,道:“你舍得破坏洱海这片澄澈地水域么?”

    “这个”胡光虽然是混黑道出身的。但却并不代表他就不喜欢美好的事物。

    扎格鲁连连摇头,道:“这绝对不行。先不说以你现在的毒性能对那凶兽产生多大的伤害。单是为了洱海内的无数生灵着想,也绝不能这么做。”

    胡光无奈的道:“那就算了,我也只是个提议而己。看来有毒也不能随便排啊!我还是去厕所排毒好了。”说着,转身朝厕所走去。

    易安嘿嘿一笑,叼着烟道:“你也就拉屎的本事我比不上。拉死你最好。”

    胡光小眼睛瞪了他一眼,“没错,你就是比不上。谁让我拉出来地是易安呢?”

    “我靠,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恶心。”连一向沉稳的管平都有些受不了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我们等天完全黑下来就开始行动。田鼠,你和小乙就留在大师身边照应吧。”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傍晚的美景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夕阳就已经悄然离去,隐没于西方。洁净地天空可以清晰的看到满天星斗,温度明显比白天下降了许多。

    齐岳四人悄悄地离开了旅店,他们并没有太急着去寻觅圣源,在扎格鲁的指引下,齐岳现在也能分辨出那三股强大的气息了。他小心的用自己的麒麟气息感受这圣源发出气息所在的方位,同时关注着那两只有着强大能量的凶兽动向,绕了一个小圈子。这才带着其他三人小心翼翼地朝圣源的方向靠近着。

    大理的开发时间虽然已经不短了,但炎黄共和国为了更好的保存这里的美景.真正人工的地方并不是很多。因此,这里大部分地方还保持这原生态状况。尤其是大理域外,这种情况就变得更加明显。

    齐岳四人悄悄地接近这崇明寺,他们都没有飞行,在齐岳的带领下。从一个最好的角度朝大理三塔接近着。

    “停一下。”齐岳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们此时在苍山脚下一片针叶林中,周围静悄悄的。

    “怎么了?”如月问道。

    齐岳闭上眼睛,仔细的感知了一下后才重新睁开眼眸,眼底银光一闪。道:“牛鬼蛇神果然都出现了。他们还真会选时候啊!看来,乐源选择今天到达这里是有原因的。恐怕,那个圣源也只是这两天才出现的。现在已经不仅是那三股强大的气息了,有很多杂乱的能量气息都朝着崇明寺这边聚集着,看来,今天晚上有热闹看了。”

    齐岳仔细地辨别了一下,这才带着如月三人再次行动起来,凭借着麒麟气息对各种能量气息的敏锐感知,他找到了一条真空地带,小心翼翼躲避开那些接近崇明寺的各种能量气息,朝大理三塔的方向靠近着。

    “我们就在这里吧。”齐岳在一个山包处停了下来,这里距离下面大约有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刚好能够看到崇明寺内的大致情况,虽然是夜晚,但在点点星光的照耀下,大理三塔还是非常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四人的眼神都很好,可以清晰的看到寺内的情况。

    崇明寺内显得很安静,至少表面看去是这样的。没有任何人出现,但那些复杂的能量气息却没有一刻停止过。

    齐岳索性在地上坐了下来,默运麒麟云力,一层淡淡的水云力透体而出,凭借着水云力的隔绝性,将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隐藏起来。静静的观察着。

    他们并没有太长的等待,崇明寺内就发生了变化。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突然从崇明寺大理三塔地主塔千寻塔顶冒出,光芒一闪,将整个崇明寺内都照的闪亮。在那乳白色光芒出现的一瞬间。崇明寺由一些阴暗的角落中顿时出现不少慌张的身影,快速的朝周围散去。

    “圣源。”齐岳低呼一声,他清晰的感觉到,那股乳白色的能量正是来自于圣源地。乐源所说的悲伤气息他没有感觉到,但是他却清晰的看到在圣源发出的那股乳白色光芒中,夹杂着一丝红色。与乐源地圣力比起来,这服乳白色的能量明显要庞大地多了,尤其是其中那火属性能量分子的凝结度竟然无限接近于固体。能量强盛到接近固体。那是什么程度啊!齐岳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

    几声闷哼从崇明寺内传出,显然已经有人吃亏了。突然,齐岳发现眼前的崇明寺似乎发生了变化,并不是某个角落的变化。而是整个崇明寺在这一瞬间都变了。

    庄严的气息从崇明寺的每一个角落中散发而出,那是一种威慑地能量。威严的气势如同山岳般四散分发,即使齐岳四人距离崇明寺还有一段距离,也能轻易的感觉到这股气息的庞大。那绝不是人力所能发出的。大理三塔的顶端同时亮起一个乳白色地光团。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论你们是什么人,不论你们来自何方,崇明寺乃佛门圣地,不容宵小所玷污。立刻离开这里,否则。贫僧就要驱逐了。阿弥陀佛。”洪亮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浑厚,表面上似乎不如徐东的狮子吼那么霸道,但听起来声音却像是源自于自己精神力的,那种震慑的感觉令人产生出无法抗衡的感觉。

    如月惊讶的道:“佛门高僧。不知道是谁。”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里是佛门圣地,又怎么会没有高僧呢?好强的佛力。不过。这股佛力却没有扎格鲁大师那么纯净祥和,显得有些过于霸道了些。’

    徐东道:“这位高僧不会是打算以一己之力来抗衡黑暗议会的人吧。”

    齐岳嘿嘿一笑,道:“徐哥,你看走眼了,黑暗议会地人虽然就在附近,但还没进入崇明寺。刚才那蚌隐藏在阴影中的,应该是太阳国噬魂堂的人。而且,就算是黑暗议会的人真的来了,也未必就能讨的了好。那位高僧并不是一个人。你别忘记这里是佛教圣地——崇明寺。上千年的古寺自然有着它特殊的地方。”此时,齐岳更加肯定自己在刚看到大理三塔时的那种感觉。崇明寺果然不是一般的地方。

    受到威压的影响,齐岳手腕上的舍利子珠散发出一层温润的光芒,佛气明显出现了强烈的波动。

    此时,身在旅店中的扎格鲁同时也得到了感应,从入定状态中清醒过来,自言自语的道:“佛门同源,本是一家。”

    那因为惊吓而四散的黑影在庞大的威压面前只是稍微退缩了一下,竞然立刻迎着那强烈的威压再次朝崇明寺内冲去。

    “我佛慈悲,普渡众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洪亮的佛号声再次响起,大理三塔塔顶的光芒骤然大放,那充满佛气的白光将整座崇明寺内完全照亮,使那世黑色的身影无所遁形。齐岳清晰的看到在千寻塔前站着一名身穿白衣的老僧。僧人是不需留须的,但从他那满腔的褶皱中也能看出其高龄。

    老僧站在那里,如同山岳般巍峨,即使是雄奇的苍山也无法掩盖他那恢宏的气息,站在千寻塔前,双手合十,眼眉低垂,就像一株苍松,巍然而立。

    老僧没有动,依旧保持着原本姿势,齐岳四人发现,那世黑影在扑向老僧的过程中,全身散发出浓郁的黑色气流,但是这世黑色气流一遇到三塔普照的佛光,立刻如同冰雪般笑容了。

    噬魂堂从低到高,分为猎、影、剌、暗、流五级。眼前出现的足有二十余人,其中冲在最前面的至少都是剌级扣影级的噬魂,但在佛光的影响下,他们的速度明显减弱了许多。

    标准的太阳国武士刀完全是黑色的,但本来不应该反射光芒的它们不知道为什么在佛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有世诡异的光芒。

    就在最前面的六名噬魂冲到老僧身前,六柄长刀直奔老僧那有着九十戒疤的光头,出刀的角度极为刁钻,几乎封死了老僧所有可以闪躲的范围。

    但是,老僧会闪躲么?不,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闪避的打算。就在那六柄长刀距离他的头还有一尺左右距离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爆发,光芒骤然亮起,六名噬魂同时惨叫一声,身体到飞而出。

    从表面上看,他们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在他们原本散发着淡淡黑色气流的身体上却围绕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佛法无边,回头是岸,只要知道是错,那一切就都还不晚。都还有机会。”

    齐岳惊呼一声,“好强的佛力。竞然一瞬间废了六个人。”

    如月道:“这老僧的杀性好重啊!”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杀人的打算。那六个噬魂堂的噬魂只是被他废了。试问,这些生存在黑暗中的家伙全身要是被佛气洗礼一下会有什么效果呢?”

    徐东瞪大了眼睛接口道:“我靠,那他们的邪恶能力还不是完全是猩猩他爹,废废(狒狒)么?”

    齐岳冷笑一声,道:“真不知道这些噬魂堂的人是怎么想的,他们所拥有的邪恶能力,最怕的就是纯正的佛力,既然发现圣源是出现在崇圣寺这样的佛门圣地,居然还敢来上门送死,绝对是脑子里进水了。”

    太阳国噬魂堂的人在第一击不利的情况下立刻做出反应,原本扑去的噬魂堂全都在半空停顿一下,紧接着迅速朝寺外撤去。

    老僧显然也没打算追击,只是低低的念了句佛号,转身朝千寻塔走去。

    齐岳双眼微眯,低笑道:“那些家伙都怕了,黑暗议会的人也停留在外面不敢轻易进入。”

    明明道:“也算他们倒霉了,这佛光可要比日光厉害的太多了,就算是高级吸血鬼沐浴在这佛光之中,恐怕也会实力大减才对。”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微笑道:“好,既然他们不敢进去,那我们进去。”

    如月、徐东和明明惊讶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齐岳道:“走吧,没什么可惊讶的,我这叫引蛇出洞,我就不信那些家伙不怕我们先得到圣源。”

    如月有些担忧的道:“但是,这样我们也就成了众矢之的了。齐岳,你……”

    齐岳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我们当然不行,但是,你们不要忘记,这里是崇圣寺啊!如果我猜的不错,教廷的人也在附近,只是他们对自身气息隐藏的比较好而已。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拥有着其他各方势力都没有的一个优势,那就是我们本身属于炎黄,又是守护炎黄的东方守护者。更何况还有扎格鲁大师的存在,有了这个优势,我们和那老僧之间,只会是良性的关系。那位老僧显然已经在崇圣寺很多年了,我想,就算那个教皇的占星术再灵验,对圣源的了解也不可能比这位老僧多吧,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又怎么能放弃呢?至于成为众矢之的,我也想过了,我们只需要让外面的那些家伙知道我么并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东西就足够了,在这种情况下,至少教廷和希腊守护者们不会轻举妄动,单是一个黑暗议会,在崇圣寺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波呢?”

    如月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样以来,我们就完全暴露了。”

    徐东道:“暴露到说不上,恐怕哪一方也会想到我们来参与,谁还没见过我们呢?老大说的有道理,现在准确的消息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何况能与崇圣寺那位高僧搞好关系也是不错的。”

    “走。”齐岳腾身而起,当先向山坡下的崇圣寺疾驰而去,明明、如月、徐东紧随其后,距离这么近,他们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经来到了崇圣寺外围。

    此时,齐岳完全没有掩盖自身的气息,但也没有人上来阻拦他,不论是黑暗议会还是噬魂堂都巴不得有人进去探路呢。

    齐岳轻轻一跃,已经到了崇明寺内,刚一进寺庙的范围那股强大的威压再次出现,或者说,那股威压始终就存在着。对于噬魂堂的人来说,这可能是巨大的压力,但对于齐岳来说,这股压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作为神兽之王麒麟血脉的继承者,即使在当初他实力还比较弱的时候面对四大家族族长的联手压力都没有退缩,此时这些压力又怎么能对他产生影响呢?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难道你们还不长记性么?”那苍老而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齐岳手腕上的舍利手珠突然亮了起来,光芒一闪,萤润的光泽似乎融入了周围的威压之中,原先还需要依靠自身云力来抵御的齐岳顿时觉得全身一轻,一切的压力完全小时了。

    “咦。”千寻寺门开,原本的威压突然转化成了祥和的气息,齐岳又见到了先前那位老僧,只不过,这一次老僧看上去比之前要柔和了许多。长长的白眉微动,抬头看向齐岳。

    齐岳在最前面,自然与老僧的目光最先接触到一起,他突然呆了一下,因为他看到的并不只是一双眼睛那么简单,从老僧那有些昏黄的目光中,他看到了深邃如同大海般的寂静和祥和,那古井无波的感觉因动着自己手上舍利手蛛的气息,祥和的感觉充满胸臆,因为修炼麒麟升云大法而带来的负面影响在这一刻终于完全消失了。

    双手合十在胸前,齐岳恭敬的道:“您好,大师,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老僧的目光从与齐岳相对转到他手上的舍利手珠上,那昏黄的双目突然射出两道精光,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齐岳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舍利手珠瞬间变热了一下。

    老僧淡然道:“施主能得到佛宝相助,相比和先前那些宵小并非同路了,不知来此为何事?”

    老僧的声音始终都不大,但听在耳中却对精神力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慑力。

    齐岳道:“我们此来的目的只是想要保护这里的一切,不希望我们炎黄的佛门圣地受到污染。”

    老僧淡然一笑,道:“那几位施主可以离去了,诸法空相,一切自有缘法而定。”

    明明忍不住道:“大师,我们是来帮您的,这里有许多坏人想要来寺内夺取一件东西。”

    老僧双目闭合,淡然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又有何用。贫僧不需要帮助,各位施主虽然是好意,但崇圣寺乃佛门圣地,夜了,贫僧就不多留各位了。”

    齐岳眉头微皱,眼前的老僧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他明明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舍利手珠,却似乎对自己几人并不信任。

    徐东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齐岳阻止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大师休息了,当崇圣寺受到危害的时候,我们必然不会坐视,我们走吧。”说完,齐岳转身就向外走去。在转身的同时,他悄悄的将自己的麒麟气息释放而出,淡淡的黑、银两色光芒围绕着身体若隐若现。

    “等一下。”老僧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惊讶。

    齐岳回过身,看向重新睁开双眸的老僧,道:“大师还有什么指点的么?”

    老僧仔细的大量了齐岳几眼,道:“如果贫僧没有看错的话,施主似乎是继承了神兽之王的血脉。”

    齐岳微笑道:“不错,我就是这一代的麒麟。”面对眼前这不知道多大年纪的僧人,他没有丝毫隐瞒自己的身份。

    老僧轻叹一声,“百年沧桑,炎黄历经磨难,麒麟又应劫而现了。好,好,好,各位施主,请随我来吧。”说完,他转身向千寻寺走去。

    齐岳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的犹豫并不是因为老僧,而是因为外面那些环伺的家伙,在他原本的计划中,来到这里后,一切谈论都希望能和老僧在外面进行,以免被黑暗议会、教廷或者是希腊守护者误会自己一方已经得到了圣源。但老僧邀请他们进入千寻塔,不被误会才怪呢。不过,齐岳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迈开坚定的脚步跟随着老僧朝千寻塔内走去,被他们误会又如何,自己是麒麟,继承了神兽之王的血脉,有怎么能退缩呢?

    就在这时,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老僧身边,一只锐利的尖爪瞬间抓向老僧的脖子,由于速度太快,连齐岳也没有反应过来。更为可怕的是,那暗红色的身影出现的同时,就连老僧身体周围的佛气都随之排开,方圆十米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强烈的阴邪之气污染着原本纯净的崇明寺内,那血红的双眼充满了恐怖的气息。

    “小心。”齐岳大喝一声,身随意动,右手极力前探,一道紫色的电光骤然向那只手爪闪去。但是,他的动作毕竟慢了一线,当他向前伸出手的时候,对方的手爪闪去。但是,他的动作毕竟慢了一线,当他向伸出手的时候,对方的手爪已经递到了老僧的脖子边缘。

    老僧并没有任何惊慌,之前对付噬魂堂的金光再吃出现,硬生生的与那只手爪接触了一下,手爪来的快退的也快,金光一闪,那暗红色的身影已经飘然退出二十米外,正好躲闪过齐岳的攻击,齐岳怕自己发出的雷电毁坏千寻塔,赶忙控制着自己的云力令雷电消失了。

    老僧的身体微微一晃,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偏过头,全身的佛气瞬间变的刚猛了,显然,这位老僧已经被对方的偷袭所激怒。

    突然出现偷袭老僧的,正是黑暗议会的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他此时的惊讶丝毫不在老僧之下,凭借着瞬间转移突然出现偷袭,虽然他因为不想杀死老僧而没有用出全力,但以他吸血鬼亲王的实力,又是偷袭,本来是势在必得的,就连老僧身体周围的佛力他也已经算的很清楚了,可没想到,却还是失败了。就在他的手爪与老僧身上散发出的金光相抗时,克林斯曼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所攻击的似乎并不只是老僧一人,而是整个崇明寺。在那一瞬间,似乎整座寺庙都成为了老僧的防御力,这才化解了他的攻击。

    明明、如月同时扑出,明明的七彩云力和如月的霸道龙云力如一张大网般朝克林斯曼罩去,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齐岳心中本就惦记着许晴的事,再见克林斯曼,他绝不想放过对方。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克林斯曼的另一边,以自己的麒麟气息隐隐罩定他的身体。

    克林斯曼虽然一向字傲,但却并不表示他自大的以为可以同时对付最强的三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眼见明明和如月围了上来,他立刻一个瞬间转移消失在原地。

    又是瞬间转移,齐岳只觉得自己刚刚锁定住克林斯曼的气机瞬间落空,他不得不承认,吸血鬼亲王的瞬间转移确实是一个非常讨厌的能力。

    “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菠罗蜜即说咒曰。封。”苍老而洪亮的法咒声响起,先前暗下来的佛光再次出现,这一次,三塔塔顶散发的光芒变的更加强烈了,崇明寺所有范围内在佛光的映照下纤毫必现,没有一丝遗漏。

    克林斯曼闷哼一声,身体在距离老僧十米外显现身形,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瞬间转移能力竟然在瞬间消失了。没等他做出更多的反应,一股无形的能量已经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齐岳肩膀微微一晃,他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吸血鬼的瞬间转移,但也绝对不慢,突破了四云境界,在风云力的作用下,他的移动速度比以前又有所增加,只是一闪身,就来到了克林斯曼面前,右闪电般向克林斯曼熊前挥去。到了他现在的速度和能量级别,技巧已经不再重要。

    克林斯曼在佛气的影响下,不但失去了瞬间转移的能力,连整个身体的速度也变得迟缓了许多,当齐岳到他身前的时候,他已经没有闪躲的时间了,双爪一封,挡向齐岳的拳头。

    银黑两色光芒瞬间闪烁了一下,齐岳的双眼在这一刻变的漆黑如墨,而他的头发却变成了银色的,麒麟臂的能量瞬间爆发。

    克林死曼又是一声闷哼,借着齐岳这一拳之力,身体倒飞而出,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明明、如月和徐东几乎同时腾身而起,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截向克林斯曼退后的方向。没有了瞬间转移,克林斯曼想要逃出四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围攻,是根本不可能的。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