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十九章 拯救·已经是吸血鬼的许晴

    克林斯曼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转过身,看向自己手下的五名吸血鬼公爵。此时,这些吸血鬼世界中的强者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他们的实力本就比不上红衣大主教。更何况还有一名在教廷中地位仅仅次于教皇的枢机主教在,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克林斯曼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但是光芒也只是闪烁了一下就恢复正常,冷然道:“奥格拉斯,回去后别忘记祈祷,希望你不要有一天落在我手中,呃……”他话还没说完,身体突然一僵,身体竟然凝固了,有些艰难的回过头,目光落在狼王加耐特的脸上。

    狼王家耐特没有理会克林斯曼的目光,看着枢机主教奥格拉斯,冷冷的道:“不知道在教廷的心目中,是一名吸血鬼亲王重要些,还是我们这些人更重要呢?如果阁下觉得吸血鬼亲王更重要的话,就请以圣父的名义起誓,我可以将克林斯曼交给你们。”

    站在远处的齐岳发现狼王加耐特的动作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明白过来,黑暗议会不愧是黑暗议会啊!“真是有趣,看来,今天还真是热闹了。”

    扎格鲁暗暗握住齐岳的手,一股祥和的佛力通过舍利手珠传入齐岳体内,在佛力的辅助下,齐岳的麒麟易筋洗髓功发挥到了极致,快速的治疗着他身体所受到的创伤。其它生肖守护神战士也明白惊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静静的各自回复着自己的实力。

    奥格拉斯的目光远远与齐岳对视一眼,向齐岳微微点头示意,这看上去四十多岁,相貌普通的中年人,微笑道:“果然是有趣的很,亲王殿下,相比您自己也从未想到过,黑暗议会所擅长的迟钝术有一天会用到你的身上吧,这位应该是狼王加耐他阁下,不错,阁下判断的很正确,对于教廷来说,实力已经接近血皇级别的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阁下明显要更重要一些。好吧,既然你愿意用他来换取自由,那么,我代表教廷答应你们,我,枢机主教奥格拉斯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发誓,只要黑暗议会将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交给教廷,教廷在今天将不再为难他们,任由其离去。”

    加耐特明显松了口气,看了一眼那五名吸血鬼大公爵,冷然道:“你们虽然都是德库拉家族的,但我想,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很希望能够成为新的吸血鬼亲王,并进入黑暗议会核心层,成为一名议员吧。今天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们同样也要死。”

    五名吸血鬼大公爵都没有吭声,似乎并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似的,克林斯曼没有说话,狼王加耐特全力发动的迟钝术,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落入教廷手中是什么结果他自然清楚的很,眼中的光芒已经变的有些绝望了。

    奥格拉斯一挥手,以乐源为首的四名圣骑士同时向黑暗议会一方走去,狼王加耐特看了克林斯曼一眼,冷冷的道:“刚才你也说过,在某种情况下,为了自己,任何人都是可以出卖的,对不起了,今天你不死,就是我们死。”一边说着,他已经准备迎向那四名圣骑士了。

    正在这个时候,狼王加耐特耳中响起一个不协调的声音。“麒麟幻化步迷踪。”

    一条淡淡的影子几乎是一闪而逝,加耐特只觉得全身微微麻痹了一下,手上的克林斯曼就已经消失了,他吃惊的立刻按照意念中的方向进行攻击,却只打了个空。

    齐岳右臂夹着克林斯曼,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回到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方,风云力配合着麒麟游,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他的情况下,轻松的从心情紧张的狼王加耐特手中把克林斯曼抢了过来。

    乐源吃惊的道:“齐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公平,刚才卖命战斗的似乎是我们,你们教廷的人才刚来就想弄个吸血鬼亲王,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些,所以,我觉得作为战利品,这个吸血鬼亲王还是落在我手里比较好。”一边说着,他左手接连在克林斯曼身上点了几下,黑、银两色光芒同时钻入克林斯曼体内。以麒麟血脉中最纯正的力量进行封印。别说是克林斯曼了,就算是一只万年凶兽一旦被封印也别想逃脱。

    狼王加耐特和熊王巴斯鲁的身体有些僵硬了,失去了克林斯曼这个砝码,教廷会放过他们这些人么?

    奥格拉斯远远的与齐岳相对,道:“齐先生,我承认,今天我们是出现的晚了一些,在这里我代表教廷向您致歉,不过,这个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我认为您还是先将他交给我们比较好,对于您来说,他并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带他回去,会直接进行审判,将他压上火刑柱。”

    齐岳摇了摇头,道:“尊敬的枢机主教,您怎么知道这个克林斯曼对我们来说没有作用呢?不好意思,我不能将他交给您。我看,您还是先解决面前这些黑暗议会的人为好。”说完,他就那么夹着克林斯曼带领生肖守护神众人朝崇圣寺内走去。

    乐源向奥格拉斯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奥格拉斯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所有的黑暗议会高手们此时都已经汇聚在一起,暗暗准备着,虽然他们也知道面对一名枢机主教和五名红衣大主教在的教廷高手,根本没什么逃脱的机会,但也绝不甘心就这么被对方抓回去捆上火刑柱。

    奥格拉斯缓缓将手中的圣经托于胸前,神圣的光芒已经开始闪亮起来。与圣骑士的圣光不同,他身上散发的圣光是银色的,能量气息表面看并不强大,但是,那银色的圣光刚一出现,所有教廷的人都流露出尊敬的神色。

    “且慢动手。”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

    奥格拉斯心中一惊,在教廷他的实力是仅次于教皇的,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显然就在附近,自己竟然没有觉察,可见来人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了,“什么人?”

    一行七人,缓缓从崇圣寺另一边走了出来,他们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没有任何先兆。

    不论是教廷的人还是黑暗议会这些残余,目光都集中在了这突然出现的七人身上,七个人一前六后,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紫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身后,柔和的紫色眸光流露着淡淡的微笑。那完美的面庞在教廷人眼中,即使是真正的天使也不外如是。同时,从她身上奥格拉斯感觉到了一股令他畏惧的庞大能量。跟在她身后的是三男三女,每一个人背后都背着一个大箱子。男的都是高大英俊,女的各具特色,但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西方美女。

    枢机主教奥格拉斯的目光微微收缩了一下,“你们来自希腊?”

    为首女子微微一笑,那动人的笑容充满了圣洁的气息,“是的,您好,尊敬的枢机主教奥格拉斯先生,我们来自希腊,您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雨眸。”

    “雨眸,雨眸。”奥格拉斯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深吸口气,道:“你就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阿西娜的继承者,这一任的希腊守护神。”

    雨眸淡然道:“希腊守护神不敢当,不过,我确实继承了阿西娜女神的部分能力。”

    奥格拉斯毕竟是教廷中的核心高层,经过短暂的惊讶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目光从雨眸身后的三男三女身上扫过,微笑道:“那这几未一定是守护着阿西娜女神的星座守护者了?”

    雨眸微微颔首,道:“或许我们出现的不是时候,不过,雨眸来此是想为这些黑暗议会的人求个情。”

    奥格拉斯眉头微皱,道:“雨眸小姐,您应该知道,黑暗议会是我们西方共同的敌人,这次是削减他们实力的一次好机会,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替他们求情。”

    雨眸看了一眼狼王加耐特和熊王巴斯鲁,道:“杀戮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更何况,教廷此次来到这里,目的恐怕也不在这些黑暗议会的人身上,他们现在已经是群龙无首了,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虽然教廷和黑暗议会已经对抗多年,但要是黑暗议会发起疯狂的报复,恐怕对教廷也不什么好事。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放他们回西方吧。”

    奥格拉斯眼中光芒一闪,手中的圣经缓缓放下,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道:“既然是雨眸小姐替他们求情,那好吧,这次就放他们离去,在上帝的见证下,加耐特、巴斯鲁,如果你们今后再为恶,教廷一定会惩罚你们的。去吧,我不希望在炎黄共和国再看到你们出现。”

    加耐特和巴斯鲁同时松了口气,深深的看了雨眸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以最快的速度带着黑暗议会的残余离开了崇圣寺,灰溜溜的走了。

    黑暗议会这次派来的阵容不可谓不强大,但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失败的命运,即使再多派些黑暗强者来,结果也不会改变,毕竟,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仅是教廷,还有齐岳带领的东方守护者和雨眸带领的希腊守护者,三对一,他们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呢?

    目送着黑暗议会的残余离开,奥格拉斯缓步走到雨眸面前,微笑道:“雨眸小姐,之前发生的一切您应该已经看到了,看来,在这片东方大地上,我们还是远比不上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些东方守护者啊!他们现在已经进入崇圣寺了,如果小姐觉得可以的话,我认为同样是来自西方的我们选择合作才是最好的结果。”

    雨眸身后的索索哼了一声,妩媚的道:“你们不是和生肖守护神也在合作么?”

    奥格拉斯道:“是的,之前我们是与生肖守护神战士进行合作,但现在看来,他们没有丝毫诚意,毕竟,我们西方与他们东方文化不一样,而我们却同样是来自西方,应该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不是么?”

    雨眸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希腊守护者与教廷本来就是守望相助的,原本我们不应该参与这次的事,但教皇陛下探知的那股能量实在太庞大了,我们不希望旁落他手,对世界造成危害,既然奥格拉斯主教认为我们可以合作,那么雨眸没意见,不过,不知道主教阁下认为我们该如何合作呢?”

    即使奥格拉斯在教廷多年,但看到雨眸还是不禁心神有些荡漾,并不是他心中有什么龌龊的想法,而是雨眸身上的神圣气息几乎是自然的吸引着他的注意。

    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奥格拉斯道:“之前我们经过观察,那位齐先生带领的东方守护者似乎与这里的僧人有些关系,也不瞒小姐,教廷陛下经过精确的占卜后,发现圣源在这崇圣寺内,而且最有可能的,自然是那座主塔。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主塔之中,我想,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才好,要是万一生肖守护神得到了圣源,那么,今后我们西方守护者恐怕很难再和他们抗争了。”

    雨眸微微一笑,道:“我刚才说了,对于圣源我并没有什么觊觎之心,现在黑暗议会的人已经离开了,如果圣源真的被生肖守护神得到,或许也是件好事,那位齐先生我也认识,他的气息非常纯正,能量也完全属于正义的范畴。”

    奥格拉斯愣了一下,道:“难道雨眸小姐就任由他们得到圣源么?”

    雨眸摇了摇头,道:“我觉得,圣源不应该属于任何人,否则,不论任何一方得到它,都会打破现在的平衡状态,奥格拉斯主教,您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想要吸收圣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那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更何况,难道您没有发现么?圣源的能量波动很不稳定,现在也根本不适合吸收。所以我认为您不必着急。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想,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待着齐先生他们出来再说吧。”

    奥格拉斯的目光转移到千寻塔上,心中微微一动,已经隐隐明白了雨眸的意思。之前黑暗议会和噬魂堂的人曾经都进入过崇圣寺,却没有得到任何机会,那时,齐岳等人几乎没有出手,这崇圣寺绝对不简单,尤其是那名老年僧人。反正圣源也是暂时无法吸收的,与其进入崇圣寺冒险,到不如等待齐岳等生肖守护神战士从崇圣寺内出来。那时,如果齐岳他们已经得到了圣源,再行抢夺也来得及,如果他们没有得到,那么就再要想其他办法了,这样在外面等待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在没有确定生肖守护神战士已经得手之前,与他们翻脸显然是不明智的。

    想明白了这些,奥格拉斯微笑颔首,道:“好,就如雨眸小姐所愿吧。教廷所属,原地休息,乐源,你分派一下人手,时刻注意那座白塔。”

    雨眸向道格拉斯微微点头后带领着身后的六人走到一旁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跟随着她的星座守护者们都将自己背后的大箱子放在身边,依靠着自己的箱子,将鱼眸围在中央。

    奥格拉斯暗暗观察着雨眸,雨眸身上越没有能量气息发出,在他眼中,雨眸就变得越神秘。他凭借着自己的圣力隐隐发现,雨眸身边这些星座守护者每一个人的能量都非常怪异。但也非常强大,其中竟然有黑暗能量存在着,也有非常纯净的光明能量。

    教廷和希腊守护者一向以来确实是合作的关系,但是教廷对于希腊守护者始终有着很强的戒心,毕竟,在整个西方来说,表面上教廷似乎占据着主宰地位,但真正熟悉这些异能者的人都知道,除非希腊的守护神并不是任何一名主神,否则,教廷是很难与他们相比的。这次的希腊守护神竟然是号称希腊神话中最强大的主神之一,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奥格拉斯没有戒心才怪呢。

    他们在这边静静的等待着,齐岳却已经带领着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重新回到了千寻塔内。

    一进入千寻塔,齐岳先将克林斯曼扔在一旁的地上,向老僧因见了扎格鲁。

    扎格鲁听了齐岳的介绍后,惊讶的佛力剧烈波动了一下,老僧微微一笑,道:“当你还是婴儿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过面了,扎格鲁你比我做的要出色的多了。”

    扎格鲁恭敬的双手合十向老僧行礼,道:“大师,真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到您。我曾经听师傅说过您所经历的一切,其实,当初的事情并不能怪您。”

    老僧叹息一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这些年,我早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一切,四大皆空,四大皆空,阿弥陀佛。”

    齐岳心中一动,道:“你们先聊着,我要和这位吸血鬼亲王阁下好好谈谈了。”他一把提起克林斯曼,将他带到角落处放下,克林斯曼不愧是强大的吸血鬼亲王,这千寻塔内的佛力非常强盛,对他的影响却有限的很,尤其是他在重伤的情况下依旧能够抵御佛气,可见其实力的强悍了。

    克林斯曼冷冷的看着齐岳,齐岳也在看着他,“怎么?亲王阁下你很恨我么?”

    克林斯曼哼了一声,道:“难道我还应该喜欢你不成?”

    齐岳失笑道:“那就算了,我对背背山可没什么兴趣。”

    克林斯曼愣道:“背背山?那是一座什么样的山?”

    “呃……,这个还真不好解释,你就当他是一座山好了,克林斯曼,如果你聪明的话,赶快告诉我晴儿的下落。”

    克林斯曼闭上双眼,道:“虽然我落在你们手上,但想要找到我妹妹,却绝无可能。”

    齐岳微怒道:“克林斯曼,你现在没有跟我谈任何条件的资格。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应该能想到现在晴儿处于什么样的处境。你落在我手里总比落在教廷手里要好的多了吧。否则的话,你只有上火刑柱的结局。现在你那些手下不知道情况如何了,不过,这么半天外面都没有能量冲撞的情况出现,恐怕教廷这次已经网开一面将他们放走了,你是不怕死,难道你就不怕你那些同伴对晴儿不利么?你不要忘记,他们既然已经出卖了你,就绝对不希望你再回去,即使是你自己的族人也是一样,而我们,都是许晴的朋友,我们找到晴儿,是根本不可能危害她的。”

    克林斯曼重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慌,齐岳看得出,面前这位吸血鬼亲王是真的担心许晴的安危,对他不禁生出了几分好感,“好了,赶快说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克林斯曼叹息一声,道:“你从这里出去,西面行五公里,在那里你能找到一个小型的瀑布,在瀑布后面,我挖了一个石穴,晴儿就在那里沉睡着。这件事加耐特和巴斯鲁虽然不知道,但我手下的吸血鬼公爵却知道,不过,现在教廷的人就在外面,你落了单的话,难道就不怕他们……”

    齐岳道:“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了。”话音一落,他已经从千寻塔内冲了出去,在他出去了一瞬间,身形竟然完全消失了。

    “齐岳。”明明叫了一声。

    “放心吧,他们发现不了我,我会小心的。”随着声音的远去,齐岳已经离开了。

    有了上次被雨眸发现的经验,这一次齐岳小心翼翼的出了千寻塔,刚一出塔门,他立刻飘身飞起,天本来就是黑的,又有麒麟隐的隐身能力,他很快就升入空中。短暂的观察了一下下面的情况,齐岳立刻就发现了雨眸等人的存在。

    六个,雨眸竟然带了六名星座守护者,齐岳一看到雨眸,心中的情绪不禁波动了一下,毕竟,雨眸是他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看不透的人,虽然早已经判断到雨眸必然会来这里,但真正见到了,齐岳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担忧。

    在空中快速的飞行着,齐岳很快就发现了那些黑暗议会的人,果然如自己猜测的那样,那些黑安议会的残余此时正在向西方行进着。只不过由于那些狂暴熊人都受了重伤,他们整体前行的速度很慢。

    齐岳心中暗道一声好险,距离崇圣寺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他一边收敛着自身的气息,一边将风云力提升到极限,如同闪电一般朝克林斯曼所说的地方飞去。

    五公里的距离对于飞行来说实在是太近了,齐岳几乎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就找到了克林斯曼所说的小瀑布。

    瀑布确实很小,落差只有十米左右,看上去应该是洱海的分支,眼中光芒一闪,水云力飘然融入瀑布之中,瀑布的水仿佛成了齐岳身体的一部分似的,直接向两旁分开,齐岳一眼就看到了瀑布后面的暗红色棺材,双手一引,在麒麟云力的作用下棺材飘然而出,齐岳现在并不想再和那些黑暗议会的人发生冲突。一得到棺材,立刻飘身飞起,朝另一个方向快速离去。

    麒麟隐只能令齐岳一个人,或者带一个人隐身,所以他必然不能带着棺材回去,必须先要找一个地方将许晴放出来才行。

    黑暗议会没有发现许晴所在的棺材会有什么反应齐岳懒得去想,他一直飞出十余公里才在苍山旁边的一个小山坳中停了下来。

    暗红色的棺材表面似乎蕴含着一股特殊的能量,黑暗的气息非常纯正,近距离观察,齐岳发现这口棺材上还有着一些暗金色的纹路,制作极为精美,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齐岳暗骂自己糊涂,虽然麒麟隐不能带着棺材一起隐身,但是自己还有麒麟珠啊!只要将这棺材收入麒麟珠内,不是也可以带回去么?随着自己的云力增加,虽然这口棺材大了一些,但放入麒麟珠内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既然已经出来了这么远,还是先将许晴放出来再说吧。齐岳现在也很急于知道许晴的情况。想到就做,齐岳小心的探索了一下棺材盖,双臂微微用力,将棺材盖推开。

    棺材一开,齐岳立刻看到了许晴,没有他想象中的变化,平躺在棺材中的许晴似乎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俏脸失去了几分血色。不知道为什么,许晴的相貌明明没有变,但是在感觉上,她似乎比以前更没了,黑色的长袍包裹着她那动人的娇躯,依旧是以前那暗红色的长发,只不过现在她的头发看上去更加有光泽一些。

    棺材内布置的非常精致,有厚厚的软垫子,刚一打开,不但没有想象中的血腥气息,反而有一股典雅的香气,闻之令人精神一振。

    齐岳没有过多的犹豫,拉起许晴的小手,小心的将自己的云力探入许晴体内。许晴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齐岳的云力进入她身体后,立刻就发现她的奇经八脉竟然是完全畅通的,一股纯净的黑暗能量在经脉中自行运转着,能量强度非常高,这么纯净的能量,虽然是黑暗属性的,但如果善加利用的话,修炼起来应该有着很大的好处。看来,克林斯曼对她果然是很不错的。

    一边想着,齐岳的云力继续上行,当他的云力小心进入了许晴的大脑时,立刻发现了许晴昏迷的原因,许晴的精神力被一股淡淡的能量琐定着,这才使她陷入沉睡之中,在麒麟云力的作用下,克林斯曼的封印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淡淡的光芒闪过,许晴嘤咛一声,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啊!你又让我昏迷了多久啊!你这个坏蛋,放我回去,我不是你妹妹,我要回家。”眼睛还没睁开,许晴就有些惊慌的大喊着。

    “晴儿,你冷静些,是我,我是齐岳啊!”齐岳一变输入一道水云力进入许晴体内稳定着她的气息,一边柔声轻唤道。

    许晴有些茫然的睁开双眼,当她真切的看到齐岳时,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齐岳,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齐岳微笑道:“做梦有这么真切么?晴儿,我是来救你的,现在你已经自由了。”

    许晴突然伸出手,在齐岳手臂上用力的掐了一下,齐岳吃痛,不禁痛呼出声,“你干什么?不感谢你的救命恩人也就算了,你怎么还掐我。”

    许晴讪讪的道:“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你知道疼,那应该不是做梦了。”

    齐岳苦笑道:“大小姐,那你为什么不掐自己啊!”

    许晴白了他一眼,道:“这么傻的问题你也问,掐自己多疼啊!我可是很怕疼的。”

    齐岳看着她一阵无语,你怕疼,难道我就不怕么?道门,真是倒霉啊!这个小魔女似乎又回复了以前的活泼。

    许晴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棺材,脸色变的有些苍白,“那个,那个吸血鬼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