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章 六千年和一万年的凶兽

    “谢谢你,终于自由了,齐岳,那个吸血鬼好象很厉害的,难道他打不过你么?”许晴有些惊讶的问道。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应该早就看出我不是普通人了吧,那个吸血鬼虽然很强,但比我还差了许多,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了。”

    许晴哼了一声,道:“就你臭屁。不过,不论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

    齐岳有些怪异的看着许晴,试探着道:“晴儿,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许晴微微一笑,道:“你指什么?变成吸血鬼么?我当然知道了。”

    齐岳有些惊讶的道:“那你不害怕么?”

    许晴道:“开始的时候挺害怕的,不过那个吸血鬼长的不难看,而且他对我很好,听着他天天的解释,我现在觉得成为一名吸血鬼似乎也是不错的事,只是喝血恶心了一些而已。”

    “啊!你脑子不是坏掉了吧。”齐岳被许晴的话吓了一跳,赶忙摸了摸她的额头。许晴的额头有些冰冷,但看她的样子似乎神智是非常清醒的。

    “讨厌啦,你脑子才坏掉了,我说的是实话啊!你想想,成为吸血鬼以后首先就不用死了,而且那个家伙说,我得到了他的什么红金原血,直接就是高级的吸血鬼了,连太阳都不怕,也可以像一般人那样生活。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他向我保证,不论今后过多长时间,我都不会老哦,始终能保持这么漂亮,你想,过个几十年,你都变成老头子了,我还这么青春靓丽,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齐岳咽了口唾液,苦笑道:“看来,你这个吸血鬼当的还挺开心的。”

    许晴向齐岳吐了吐舌头,道:“不开心就能不当吸血鬼了么?那个家伙跟我说了,我成为吸血鬼已经是事实,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既然如此,我光痛苦有什么用,还不如接受了这个事实呢。一切往前看。我一向是这样的。这辈子,我只有一件事才后悔过。”一边说着,她看着齐岳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愧疚。

    齐岳长出口气,道:“你能这么想也是件好事,至少你还能够快乐的活下去。以前发生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过,我说晴儿,我怎么觉得我救你是多余的,你不会是爱上了那个吸血鬼亲王吧,他虽然比我英俊点,但怎么说也有几千岁了,你选他还不如选我呢。”

    许晴俏脸一红,道:“就你最坏了,克林斯曼虽然强行把我变成了吸血鬼,但他对我可比你对我好的多了。我选谁也不会选你这个流氓。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和云姐是什么关系的,我可不喜欢你们这些臭男人,那个可林斯曼对我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感情,他是真的把我当成妹妹看待了,你不会把他杀了吧,从小到大,即使是我爸爸妈妈都没有像他那样呵护我。”

    齐岳道:“本来是打算杀了的,不过我现在觉得放他回去似乎是更好的选择,那你还愿不愿意跟着他呢?”

    许晴摇了摇头,道:“不,我是炎黄人,我可不像那些崇洋媚外的小姑娘,一心就想着出国,我觉得哪儿都没有炎黄好,他现在在哪里,你能不能带我见他一面?”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走吧,我先把你的棺材收起来,这棺材看起来是个宝物呢。”

    “呸呸呸,什么我的棺材,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么?”

    齐岳哈哈一笑,道:“晴儿,我还是喜欢这样的你,好啦,我们走吧。”光芒一闪,齐岳将棺材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内,一手楼住许晴纤细的腰肢腾空而起,在麒麟隐的保护下,两人的气息同时被隐藏在披风之内,朝崇圣寺的方向飞去。

    “哇,齐岳,你居然会飞啊!我是不是也能飞?克林斯曼对我说,我现在就能飞呢,只不过他还没教我方法而已,飞在天上的感觉真是美好,坐飞机远远比不上吹着风。”

    齐岳道:“晴儿,你能不能安静点,我告诉你,我可是恐高的,万一我一害怕,手松了点,我可不负责。”

    “啊?好吧,我不说了,不过,齐岳,和你商量点事行不行?”

    齐岳一愣,道:“你说吧。”

    许晴道:“你能不能不要伤害克林斯曼,虽然我知道他是一个吸血鬼,必然害过不少人,但是,他对我真的很好,我……”

    齐岳犹豫了一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等见到了克林斯曼之后再说吧。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那个克林斯曼哥哥怎么处理,我都还没想过呢。”从表面上看,生肖守护神战士现在进入了崇圣寺似乎已经处于优势,但齐岳先前在寺外一看到雨眸和六名星座守护者,心中就犯了嘀咕。雨眸拥有什么样的实力本身就是一个迷,就算忽略她,单是那些星座守护者,只要每个都拥有与索索相差不多的实力,就已经非常难对付了,上次与索索一战,齐岳记得非常清楚,那时索索显然还没有发挥出全力,这次前来,星座守护者背后都多了一个大箱子,估计是他们的秘密武器之类,整体判断,恐怕索索的实力就算比不上如月,应该也相差不多,六名可以和六云级别生肖守护神媲美的星座守护者,就已经是自己一方的劲敌了,更何况还有教廷的人,连克林斯曼见到那个奥格拉斯都有些惊慌,可见枢机主教和红衣主教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了。

    当他们重新回到崇圣寺时,齐岳没有急着落下去,先简单的观察了一下下面的情况,教廷和希腊的人都和他离开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他这才小心翼翼的收敛自身气息朝寺内落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带着一个人的原因,齐岳的能量变得有些不纯,就在他下落的过程中,两道柔和的目光破空而来,齐岳心头一紧,与那柔和的目光相对,只见雨眸正看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神光,那完美的娇颜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然已经发现自己了。

    不过,雨眸似乎并没有与齐岳为难的样子,只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头,就重新进入了入定状态。

    飘身落在千寻塔前,齐岳这才松了口气,怀中的许晴娇躯突然一颤,低声发出一声呻吟。

    许晴虽然已经有了吸血鬼伯爵的能量,但与克林斯曼比起来还是相差的太远了,现在她已经是一名真正的吸血鬼了,在崇圣寺内的佛光影响下,身体顿时产生了反应。

    齐岳立刻明白过来,赶忙用自己的水云力输入到许晴体内,在她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防御的能量,将佛气阻挡在外,许晴因为恐惧而产生的颤抖这才消失。

    “我回来了。”齐岳推门而入,只见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一个个席地而坐,都在静静地恢复着自己的云力,扎格鲁恭敬的站在那老僧身边,两人正低声交谈着什么,见到齐岳回来,他们的目光都转向齐岳,老僧向他微微颔首致意。

    齐岳将许晴放了下来,一旁的克林斯曼虽然没有行动能力,但说话还是没问题的,“妹妹,你没事吧。”

    许晴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光芒,轻轻点了点头,向克林斯曼走去。

    克林斯曼现在根本使用不出任何能力,齐岳也不去管他,直接走到了扎格鲁面前,微笑道:“两位大师,聊的如何了?”

    扎格鲁的脸色很严肃,低声道:“齐岳,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所谓翁中捉鳖,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外面那些人,不论是教廷的人,还是希腊守护者,对我们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刚才崇圣大师和我仔细谈论过了巨兽活舍利的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齐岳眉头微皱,苦笑道:“如果只是教廷的人到好办了,凭借我的麒麟珠和麒麟隐,一次至少可以带走三个人,如此几次,很容易就可以从他们的包围中逃脱出去,到时候,他们再想找到咱们就很苦难了,不过,继承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传承的雨眸却非常难对付,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麒麟隐在隐身后,也会被她发现,想要凭借它离开这里就非常苦难了。”

    崇圣老声轻叹一声,道:“一切自有缘法,强求不得,而且,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外面那些人。”

    齐岳的目光落向扎格鲁,眼中流露出询问的光芒。

    扎格鲁向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显然遇到了很的的麻烦,齐岳道:“崇圣大师,您指的是什么?”

    崇无恒道:“在你们来到这里之后,除了巨兽活舍利以外,应该也感觉到了其他能量的存在吧。”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他顿时明白崇圣指的是什么了,脸色顿时微微一变,道:“大师,您不会要告诉我那两个凶兽要趁火打劫吧。”

    崇圣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之前你们来到这里后,我说想请你们帮我保住这一片佛门净土,针对的就是那两大凶兽。他们才是真正的威胁,一直以来,巨兽活舍利每年都会到我这里来,那两大凶兽早已经对它觊觎很久了,只是因为他们自身相互制约的原因,再加上崇圣寺内有我在,所以他们才始终没有轻举妄动,但这一次却不同了,巨兽活舍利现在是进入了第九次变化,也是最后一次变化,当这次变化完成后,它就将完全成为活舍利之体,今后再也不会有能量外放的迹象出现了。也不需要再回到这里。这件事,或许外面那些西方人不知道,但同为远古巨兽的凶兽却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据我判断,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一旦来攻,我怕崇圣寺这片净土就很难保存了。”

    齐岳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对一只六千年以上修为的远古巨兽已经非常困难了,何况还有一只更强的万年巨兽,这两个家伙要是一起来,恐怕分分钟就能将崇圣寺夷为平地啊!现在想跑都不行,退路已经被教廷和希腊守护者完全封住了,听了崇圣老僧的话,齐岳感觉到自己和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时刻都有可能要面临巨大的危机。

    不过,齐岳毕竟继承了神兽之王麒麟的血脉,经过短暂的吃惊后,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麒麟从没有惧怕过任何敌人,齐岳的字典中更没有怕这个字眼的存在。

    “崇圣大师,我想知道这两只凶兽到底是什么品种。他们的由来又是如何呢?”

    崇圣看着齐岳镇定的神色,严重流露出一丝赞许的光芒,道:“说来话长,我也是经过多次探寻后,才大概摸清楚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在崇圣寺前的洱海中,有一只水属性凶兽。”

    齐岳立刻想到了深害冥蛇,道:“是鱼类么?还是什么特殊的品种?”

    崇圣寺道:“如果是鱼类或者类似于鱼类的凶兽,恐怕早被苍山上的另外一名凶兽毁灭了,在洱海中的这只凶兽,即使在远古时期也非常少见。乃是水生火性的超级凶兽,名叫契X(这个字不会读,也看不清笔画),是一只人面兽,身如牛,赤身人面马足,性喜吃人,叫声象婴儿啼哭,虽然表面看上去它的实力似乎没有多强,但其真正的实力是深不可测。”

    齐岳曾经听扎格鲁讲起过远古巨兽的一些种类,其中就曾经提到过人面兽,只要拥有人面,不论是凶兽还是神兽,都绝对是超级品种,这个叫契X的家伙,显然极不好对付。

    崇圣继续道:“窫窳天性凶残,口中可喷九昧真火,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盛的火能量了,几乎可以燃烧一切,不过,正是因为九昧真火过于霸道,所以窫窳都生活在水中,在这洱海之下,有一个冰泉泉眼,正适合压制住他体内霸道的火力,以便修炼。当初崇圣寺修建的时候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镇压住这里的两大凶兽,尤其是这凶残的窫窳,如果不是有崇圣寺在,洱海内又有非常鲜美的雪鱼供它食用,恐怕这一方净土早已经生灵涂炭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另一只凶兽又是什么呢?”

    崇圣寺道:“这另一只凶兽说起来来历就更大了,它是一只金翅大鹏雕。在远古时期,麒麟是神兽之王,统帅着所有陆地神兽的他,几乎是所有神兽最尊崇的对象。但是,走兽以麒麟为首,而飞行的神兽中,却同尊凤凰,凤凰生下两子后就消失了。但是,恐怕连凤凰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竟然都变成了凶兽,其中之一名为孔雀明王,生性嗜杀,不知道残害了多少生灵。后来,竟然连佛祖也被它吞入腹中,佛祖破腹而出后,本想将其杀死,但念在其是凤凰后代,自己又是破其腹而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在孔雀明王腹中诞生,所以,后来封其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将其封印。”

    听崇圣说到这里,齐岳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师,您不会是要告诉我,苍山上的那只凶兽就是凤凰的另一个孩子吧。”

    崇圣叹息一声,道:“虽不中,亦不远。凤凰的另外一个孩子为大鹏明王,大鹏明王曾经自立山门,与上古神兽抗衡,在他那个时期,大鹏名王就是所有凶兽的领袖,作为金翅大鹏雕,他本身是没有任何天敌的,实力之强,当时集中了三位麒麟,在其中两位用出了终极麒麟臂的情况下,才将其彻底毁灭。而神兽一方也是损失惨重,用了数千年的时间都没有恢复元气,而在这苍山之上的,自然不可能是那死去的大鹏明王,但却是他的后代,硕果仅存的金翅大鹏雕。他不但有着万年的修为,还有着大鹏明王的部分能力。恐怕整个雄兽界的所有凶兽加起来,他也能排名在前五了。乃是现存的远古凶兽中的王者之一。”

    “我顶你个肺啊!居然是凶兽之王。”齐岳虽然不怕,但他也明白,自己的希望更加渺茫了。不论是先前崇圣寺所说的窫窳,还是后面这只更强大的金翅大鹏雕,单是一个已经令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非常难对付了。一下出来两个,要如何才能抗衡呢?

    崇圣叹息一声,道:“我也知道这两只凶兽都是强大凶顽之辈,如非必要,我也不想让你们参与其中,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你们想不参与也不可能了,不过,你们也不用过于担忧,当初这崇圣寺在建造时,目的就是要镇压住这两只凶兽,虽然后来因为他们的实力太强,都冲破了封印,但是,崇圣寺内的佛气对他们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作用。因此,只有在崇圣寺内与他们抗衡,你们才有机会。”

    齐岳眉头大皱,道:“大师,我们并不惧怕与远古巨兽战斗。但是,您要知道,在寺外还有着许多强大的敌人。如果那两只远古凶兽突然出现攻击这里,恐怕那些人也会趁火打劫,到了那时候,我们要如何应付呢?”

    崇圣眼眉低垂,“一切随缘吧,上天自有安排,我们只需要尽人事,听天命,就足够了。”

    “不。”齐岳大吼一声,“我的命运我做主,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我的命运,崇圣大师,既然我们要共同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您能不能给我交个底,在这崇圣寺内,有没有什么可以对付那两个凶兽的法宝。我们也好与之配合。”

    崇圣缓缓抬头,看向一旁的扎格鲁,道:“如果说法宝的话,在这崇圣寺内,现在对付那两只凶兽最好的法宝,恐怕就是扎格鲁了。”

    “啊?”齐岳惊讶的看向一旁的扎格鲁,扎格鲁的脸色很平静,依旧恭敬的站在崇圣大师身边。

    崇圣道:“佛门活舍利是一切远古凶兽的克星,就算再强大的凶兽,也绝不愿意与活舍利抗衡,因为佛门活舍利的气息只要一沾染到他们的身体,那么他们自身的能量就会大幅度下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复过来。更何况,扎格鲁继承了十世佛里,或许对付俗人不行,但对付这些远古凶兽却是再合适不过了。如果这次不是有巨兽活舍利的吸引,那两只凶兽也不敢轻犯我崇圣寺,他们既然要来,那贫僧说不得也只有拼死一战了。以我对他们的熟悉来看,我和扎格鲁加起来,再配合几名属性能够勉强克制他们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应该还是能够抵挡住的。不过,现在的关键问题就在于外面那些人。如果他们趁火打劫,恐怕你们就很难分出力量来保护巨兽活舍利了。因此,我和扎格鲁已经商量过了,一旦那两只凶兽来攻,由我们负责抵挡,从你们中挑出一人,立刻带走巨兽活舍利,只要巨兽活舍利离开这里,并且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它最后的变化并隐藏好自己的气息,那么,两大凶兽必然会退去。”

    听了崇圣的话,齐岳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暗想,崇圣老和尚,你要早这么说,我不就不用担心了么?看他的样子,崇圣寺的佛气显然是正好克制那两只凶兽的,又有他和扎格鲁在这里主持,抵挡住凶兽的攻击,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万年级别的超级凶兽啊!幸好有这崇圣寺在,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抗衡了。

    扎格鲁道:“我和大师已经商量过了,我们觉得,最适合带走巨兽活舍利的就是你。”

    “我?不不能是我。”齐岳坚定的道:“我要留在这里与伙伴们一起战斗。”作为神兽之王的血脉继承者,在这个时候自己怎么能够离开呢?齐岳想都不想,就否定了扎格鲁的提议。

    扎格鲁道:“齐岳,你听我说,你不要以为带走巨兽活舍利是件轻松的工作,我们正是衡量了其危险性后,才选择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最强的你,你应该明白,带走巨兽活舍利,你立刻就会变成众矢之的。或许我们能够抵御住两大凶兽和部分教廷的人、希腊守护者,但是,绝对有人会追杀你。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你的实力最强,这个危险也只有你能够担当。现在你的优势就是能飞,只要你在他们追上之前,尽快飞走,并帮助巨兽活舍利完成她的第九次变化,才能解决全部问题。难道你想将这个艰巨而危险的任务交给别人么?”

    “我……”齐岳被扎格鲁说的哑口无言,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确实,正如扎所说的那样,带走巨兽活舍利的危险性非常大,又怎么能交给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呢?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一声,道:“那好吧,大师,我们先暂时这么定下来,不过,我们难道就没有办法让凶兽的目标转向外面那些人么?毕竟他们是来自西方的,远古巨兽虽然凶残,但怎么说也是我们东方的吧。”

    看着齐岳眼中希冀的光芒,连崇圣大师也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如果是平常的时候,或许真的会这样,但是,你不要忘记了,那两大凶兽的目标是巨兽活舍利,而巨兽活舍利就在崇圣寺内,所以,除非那些外来者去主动招惹他们,负责,两大凶兽地目标只会是我们。”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两位大师,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大概有把握抵挡那两大凶兽多长时间。”

    扎格鲁和崇圣对视一眼,崇圣道:“你放心吧,只要有我们在,那两大凶兽就很难得逞,至少可以抵御三天三夜。扎格鲁的活舍利是其中最大的变数,如果只要我自己的话,恐怕也只能抵挡一天而已。那两大凶兽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我,主要就是因为崇圣寺内的佛力会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而巨兽活舍利变化还需要大概两天左右的时间,只要不出现变数,我们是可以成功的。”

    扎格鲁点了点头,道:“齐岳,主要就看你了。带走巨兽活舍利,你要面临巨大地危机。但作为生肖之王,又是所以生肖守护神战士中的最强者,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也是你必须要承受的责任。”说到这里,扎格鲁突然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显得有些犹豫。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还有什么需要提醒我的么?”

    扎格鲁深吸口气,道:“虽然我不愿意看到那种情况的出现,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一旦你在敌人的追击下无法保护住巨兽活舍利是,那么,你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道:“你还是想让我……”

    扎格鲁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地出现,但是,却绝对不能让巨兽活舍利落入西方人手中。否则的话,巨兽活舍利同样是死,还使那些西方人变得更加强大。虽然目前来看,想要吸收巨兽活舍利所拥有的能量非常困难,但我们也要做出最坏的打算。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齐岳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话。

    崇圣大师道:“齐岳,这是我和扎格鲁商量后的决定,你不必想的太多。同时,有一点我更要提醒你,不论最后的结局如何,你都必须要先保护好你自己。百年前的悲剧,我绝不希望再看到一次,你明白吗?麒麟对于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的重要性是巨大的。”

    齐岳看着两位天引大师眼中流露出的关切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力保护好自己的。就算不为将来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着想,我也舍不得她们啊!”一边说着,目光分别从如月和明明身上扫过。

    此时,除了齐岳以外,其他的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身上大豆闪耀着淡淡的佛光,显然在两位天因的帮助下正快速恢复着他们的云力。

    扎格鲁道:“我怕他们太过担心你,所以用佛力帮助他们恢复云力。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保护好大家的周全。在崇圣寺你,我崇圣大师的佛力都可以完全发挥出来。”

    齐岳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一旁的克林斯曼和许晴,道:“晴儿,你也留在这里吧。两位大师,这位是我朋友,虽然她已经变成了吸血鬼,但却并不是自愿的,还请你们也照看一下。克林斯曼,看在晴儿的面子上我现在不杀你,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我的伙伴们能否抵挡住不久后的攻击了。”

    克林斯曼不屑的哼了一声,看都不看齐岳一眼,温柔的目光完全留给了身前的许晴,“克里斯蒂,哥哥现在的能力被封印住了,没办法保护你了。哥哥真的很怕再一次失去你啊!”突然,他好象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猛地转过头看向齐岳,道:“你解开我的封印,为了克里斯蒂,我愿意帮助你们。”

    齐岳眉头微皱,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你们黑暗议会又有什么信誉可言。”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