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一章 巨兽活舍利

    许晴有些恳求似的看向齐岳,齐岳眉头微皱,道:“就算我放了你又如何?你现在身受重伤,而且这里佛气充盈,使你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力量。”

    克林斯曼高傲的看着齐岳,道:“即使我只剩最后一点能量,也要保护克里斯蒂的安全。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你知道么,在我还很弱小的时候,我亲爱的克里斯蒂被其他家族的血族所害,那时候我好恨,好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唯一个亲人。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发挥全部的潜力,拼命的修炼。终于有了现在的地位。但是,成为吸血鬼亲王又如何?我永远也无法得回克里斯蒂了。来到炎黄,我第一次看到许晴的时候,她的气质竟然个我死去的妹妹完全一样。齐先生,我郑重的请求你,给我一次保护妹妹的机会吧。即使是死,我也不希望再出现一次遗憾,我愿意以血族的最高誓言向你发誓。”

    看着克林斯曼激动的目光,齐岳清晰地感觉到他很体内的血液正在高速流动着,显然已经激动到极点,再看看许晴那恳请的目光,摆了摆手,道:“算了,你不用发誓。我就给你这次机会,不过我可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晴儿。”一边说着,齐岳一闪身已经到了克林斯曼的身边,蹲下身子,看着他道:“坦白说,我很不喜欢吸血鬼,尤其不喜欢你这个自以为高贵的家伙。”

    克林斯曼目光丝毫不让地看着齐岳,道:“我也不喜欢你。”

    齐岳右手在克林斯曼的胸口处一按,将他体内的麒麟云力收回,微微一笑,道:“记住你说过的话,我可不管你现在的伤势如何。保护好晴儿,即使是为了你自己。”

    克林斯曼地身体微微移动了一下,眼光中的光芒闪亮了几分,深深地看了齐岳一眼后并没有再说什么,依靠在背后得墙壁上闭上双眼。像他这样的高手,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有多说话的功夫,倒不如多恢复几分实力的好。

    扎格鲁道:“齐岳,你上去吧。”

    “上去?”齐岳有些惊讶得看着他。

    扎格鲁代呢点头,道:“你总要和巨兽活舍利新交流一下,它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也能对你有几分帮助。”

    齐岳道:“难道它也像深海冥蛇那样可以口吐人言么?”

    崇圣大师微笑道:“当然可以了,巨兽活舍利虽然无法利用自己体内庞大的能量,但在那庞大的能量的影响下,它有着许多其它远古巨兽所无法比拟的优势。说话只是其中一项而已。同时,它还可以化成人身,和真正的人情没有任何区别。去吧,一旦凶兽到来之时,你就立刻带着它从窗户离开。不用管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

    齐岳点了点头,“两位大师多多保重。”最后看了一眼如月和明明。深吸口气,顺着那有些简陋的木梯向塔顶攀登而去。

    看着齐岳离开的背影,扎格鲁轻叹一声,道:“希望能够平安的度过这一次劫难吧。”

    崇圣大师道:“扎格鲁,我们也该开始准备了,你们这些孩子都还年轻,我们要做的不是攻击,而是保护好每一个人的安全。”

    扎格鲁点了点头,道:“大师地意思我明白。我们开始吧。”话音一落,扎格鲁盘膝做到崇圣大师对麦,淡淡的佛光逐渐从他体内涌现,和周围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一样,进入了入定状态。

    齐岳快速的来到了塔顶,一边攀登着,他不时从千寻塔的窗户处向外面看去。这座高塔果然凶器,从窗户处看时,塔身似乎要倾倒了似的,感觉上非常奇妙。

    越向上攀登,那股不稳定却又一场庞大的能量就变得越清晰起来,能量的气息和他上次发现是一样,其中不但有着凝结的火能量,同时还有类似教廷圣力中的那种光明气息。那种能量令齐岳感觉非常舒服。光明能来嫩神就是带来温暖的,而齐岳自身又有着火云力,所以对这股能量丝毫没有排斥的感觉。

    终于,齐岳攀登上了最后一段木梯来到了千寻塔最高的一层。

    “啊——,怎么,怎么会是你?”当齐岳刚刚进入这一层的时候,他的身体顿时完全僵硬了,严重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目光中的骇然即使是面临最强大的敌人时也没有出现过。

    千寻塔,每向上一层面积就会变小一些,到了这塔顶最高的一层,只有但平方米左右的面积了。在最高层的中央正坐着一个人。即使她全身完全笼罩在庞大的红色能量中,但当齐岳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是完全呆住了,因为,就算能量的光芒再强盛,也无法掩盖住那个人的面貌,这盘膝坐在塔顶中央的人,竟然就是之前悄悄离开了京城的闻婷。

    此时的闻婷和齐岳认识中的明显了许多不同,她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火红色,都统火焰般披散在背后,绝色的俏脸上流露着几分痛苦的神情,看上去极为惹人怜爱。此时此刻的她,不但有着以前的秀美,更增添了几分绝丽。在齐岳的记忆中,能够与它相媲美的也只有雨眸、如月和明明了。而且,闻婷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比起其他三女来,他此时更多了几分柔弱。

    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眼,当闻婷的目光于七月相对时,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齐岳,我就知道你早晚会上来的。”

    齐岳经过短暂的实后,已就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为什么?闻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婷微微一笑,道:“对不起齐岳,以前我骗了你。本来,我也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在数千里之外的大理见面。看来,是机缘让我们又走到了一起。当你来到大理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你的气息。你们进入千寻塔后,我就更加明白,我们终于还是又要见面了。”

    “等等,等等,我现在脑子有点乱,闻婷,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岳的声音有点颤抖,他虽然已经和你去眼前的一切,但是他实在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

    闻婷轻叹了一声,道:“你不是已经都看到了么,你是麒麟,自然也会感受到我身上的气息。不错,我就是崇圣大师对你所说的巨兽活舍利。”

    “不!这不是真地。”齐岳身体一晃,大步来到闻婷身前,闻婷身体周围的火红色能量对他别没有阻挡作用。

    双手抓住闻婷的肩膀,齐岳轻轻摇了摇她的身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怎么可能会是巨兽活舍利呢?你明明是京城人啊。”

    闻婷温柔的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齐岳面庞。她的手很热,摸在齐岳的脸上令他感觉非常舒服,“傻瓜,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还有自己骗自己呢?我确实就是巨兽活舍利。简单的说,我本就不是人类,如果非要给我安排一个类别的话,你可以称我为火麟狐。”

    齐岳有些呆滞的看着闻婷。但他的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着,在上来之前,他心中对于巨兽活舍利只有单处的同情,但是,当他看到巨兽活舍利居然会是闻婷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安全变了。不可思议的事实令他有些懵懂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闻婷微笑道:“没有什么可为难的,在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就知道总有这么一天要到来的。其实我一直都错了,我一直都还保有着一丝希望。尤其是在认识你后,我更不愿意死。如果在这次变化之前,我将活舍利的能量融合给你,该有多好啊!现在却已经来不及了,在第九次变化完成前,我的能量暂时是无法汲取的。”

    “不,闻婷,我不要什么能量。可是,你真的不是人类么?”齐岳眼中的光芒不断闪烁着。在他心中,除了如月和明明之外,闻婷可以说占据的位置是最重要的。虽然俩人见过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每一次都给齐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它们之间有着很多共同语言,在齐岳心中,早已经把闻婷当作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上次闻婷离开京城的时候,他还是落了一段时间。但是,他万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她。

    闻婷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是不是人类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看着她眼中的悲伤,齐岳知道她误会了,“不,当然不是地。闻婷,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这巨兽活舍利的身份……”

    闻婷黯然道:“是啊!我这巨兽活舍利的身份,本来就代表着一个悲剧。”

    齐岳深吸口气,“妈的,不管了。闻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麒麟了。可是,为什么我并没有从你身上感受到麒麟的气息呢?你是巨兽活舍利,应该也有百分之五十的麒麟血统啊!”

    闻婷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一些,微笑道:“巨兽活舍利本就是很难生存的,如果我再没有隐藏自己气息的能力,恐怕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人吸收了。我故意隐藏的情况下,除非像现在这样进入身体变化的过程,否则,就算崇圣大师那样的高僧也不可能发现我体内能量的存在。适于发现泥石麒麟,早在清北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或许你也听说过我在清北的一些传言。如果你不是麒麟,对我天生有吸引力的话,我怎么会主动接近你呢?”

    齐岳点了点头,道:“原来这样啊。不过,我怎么没觉得你主动接近我啊!而且,上次我说让你当我女朋友你都不肯。”

    闻婷摆了他一眼,道:“你啊!满脑子龌龊思想。我才不愿意做你女朋友呢。齐岳,听我一句,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虽然我的能量不能给你,但是,我还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办法,不然别人得到我这个活舍利。”

    齐岳脸色一变,道:“不,闻婷,我知道你要怎么做。但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呢?好了,你可别劝我哦,我们是朋友吧?”

    闻婷点了点头,道:“当然是。”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就足够了。就算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也有保护你的义务。放心吧,崇圣大师和扎格鲁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别切保护你的安全。”一边说着,他拉起了闻婷的小手,严重流露出坚定的目光。

    闻婷深深地看着齐岳猫:“这个,你来着我的手似乎和保护我没关系吧。”

    “呃……这个。”齐岳赶忙松开闻婷的手,有些尴尬道:“下意识的,我不是故意的。”

    闻婷扑哧一笑,道:“我看你是习惯了才对,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这个流氓骗了呢。”

    齐岳挠了挠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注意这些。你们女人啊!总是那么感性。”

    闻婷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齐岳,我并不是人类,你会嫌弃我么?”

    齐岳愣了一下,道:“当然不会啦,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从亩种意义上说,我也已经不是单纯的人类了。你身上有百分之五十的麒麟血脉,如果我嫌弃你,不就是嫌弃我自己么?”

    闻婷摇了摇自己嘴唇,道:“那如果我说,我现在答应当初的请求,你还愿意么?”

    齐岳惊讶得看着她,失声道:“你,你实说肯做我的女朋友么,可是,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明明和如月的事他还没有处理呢,此时突然听到闻婷这么说,下意识的犹豫了。

    闻婷主动来住了齐岳的手,道:“我不管。反正你现在在塔顶,除了我意外你就不许向别的女人。你追求过我,现在我答应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是你的女朋友了哦。”

    齐岳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闻婷要这么做,默默地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闻婷俏脸上流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依靠着齐岳的肩膀,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整个人都贴在齐岳怀中,“齐岳,你是不是很奇怪。你可不要得意哦。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就算本小姐便宜你了。齐岳,你知道么,我从小对感情就很害怕。很怕很怕,但是,我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如果没有一次感情的话,我会很不甘心的。所以,你不要排斥我好吗?就让我暂时做你的女朋友吧,哪怕只有一分钟,我希望能够体会到爱的感觉。”

    “闻婷,你……”齐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闻婷的娇躯紧紧地楼入怀中,“闻婷,不,我应该叫你婷婷才对,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哦。别说丧气话,谁说你一定要死。别忘记了,你英俊潇洒,高大威猛,玉树临风的男朋友可是继承了麒麟血脉,我神兽之王,是生肖之王,有我在,谁能懂你一根寒毛呢?”

    闻婷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傻瓜,你不明白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金翅大鹏雕和窫窳的实力。即使是崇圣大师他们也低估了这两只凶兽。在凶兽中,他么都是属于最强大的体系。有修炼这么多年,大理的灵气非常旺盛,各种能量分子都极其充裕,这就是他们的能力不断变得更强大。我已经明天感觉到他们的气息锁住了我的身体了。我是不可能逃脱的。他们隐忍了这么多年,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齐岳冷哼一声,道:“那就让他们试试好了。婷婷,不管他们又多强大,你都必须对我有信心,如果连你都没有信心的话,那我岂不是很亏吗?”

    闻婷微微一笑,在齐岳的胸膛上轻捶一下,道:“好,我对你有信心行了吧。不说这些了,既然你已经正式成为我的男朋友,那就有权利知道一些关于我以前的事了。反正我们也没事可做,我就给你讲讲我以前的经历吧,好不好?”

    “好。”齐岳答应一声,将闻婷的身体像上微微提了一些,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口上,能够更舒服些。闻婷身体周围的金红色能量明显比他刚到塔顶的时候减弱许多。那股能量的感觉自己着齐岳体内地云力在自行运转着。问停靠在他身上,自身能量变化所带来的不适感大幅度减轻了。

    眼中流露出悠远的神光,闻婷的心神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齐岳,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知你是麒麟的吗?”

    齐岳摇了摇头,道:“难道是我刚进清北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可是,那时候我的麒麟云力还不强,应该没有多大的气息吧。”

    闻婷微微一笑,道:“荷塘月色水漂漂。”

    “啊!那天我感觉到的就是你?”齐岳惊讶得看着闻婷,闻婷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想起了当初自己与明明在清北小院系闹的情景,那时,他曾经感觉到过有人监视,没想到就是闻婷。

    闻婷哼了一声,道:“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坏家伙,居然和人家女孩子说那样的笑话。”

    齐岳嘿嘿一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你不也还是成了我的女朋友么?婷婷,你继续说吧,我听崇圣大师说了巨兽活舍利出现的种种前提,很想知道你的身世。”

    悲伤的气息,充满了这千寻他的最高一层,闻婷沉默了一会,道:“把你的麒麟隐拿出来给我看看好么?”

    麒麟隐?七月有些惊讶得看了怀里的闻婷一眼,右手在自己胸前一探,麒麟珠光芒闪烁,暗红色的麒麟隐凭空出现在他的掌握之中。

    闻婷娇躯一震,从齐岳怀中挣扎着坐直身体。看着眼前着暗红色地麒麟八珍之一,感受着上面萌动的能量,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面颊流淌而下。

    看到闻婷眼中流淌的泪水,齐岳闹钟灵光一闪,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闻婷身处白皙的双手,小心翼翼,仿佛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版将麒麟隐接入自己手中,当她脸上的泪珠滴落在麒麟隐时,麒麟隐突然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气息,即使是当初齐岳得到它的时候也没有感受到过这样庞大的能量。

    齐岳一直都知道麒麟八珍中的任何一样都是拥有着很强的能量,也相信随着自己的云力增加,就能住家发挥出麒麟八珍真正的威力。但是,他一直不知道麒麟八珍的能量强度究竟达到什么程度,此时,当麒麟隐在闻婷手中能量出现剧烈波动时,他才明白,原来麒麟八珍所呢嘎出的能量竟然是如此得庞大。要知道,麒麟隐可是麒麟八珍排名最后一位的啊!

    “爸爸,爸爸。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虽然我早就知道你在他身上,但是,我却始终没有机会见到你。爸爸,我是多么想看到你的样子啊!你知道么,你知道么?”

    齐岳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难道,难道你竟然是那为麒麟先生和当初那只凶兽狐狸的孩子?”

    就在这一瞬间,联想先前自己的想象,齐岳终于明白了。他还清楚地记得当初獬豺给自己讲述关于麒麟隐那个故事的每一个细节。当那位麒麟先辈最后凭借终极麒麟臂毁灭了众多敌人,并在临死前保住了那令他又爱又恨的妻子后,为了赎罪,把自己的皮肤以最后的能量炼制成了这件麒麟八珍。当时,那凶兽九尾火狐默默地离开了。麒麟先辈之所以不论如何也要保护她,除了对她深深的爱意之外,恐怕还有对自己那位出生的孩子的爱。而那火狐选择离开,恐怕也正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啊!当初令自己有些无法理解的结局,在这一刻顿时豁然开朗。看着眼前的闻婷,齐岳的眼圈红了。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克、了多少不幸啊!不论她的父母,还是身为巨兽活舍利的她自己,无不令人产生强烈的同情。

    “你知道我父母的事?”闻婷哽咽的道。

    齐岳轻轻的店的点头,道:“我大概知道一些,婷婷,怪不得你说你自己是个火麟狐,原来,你竟然是他们的女儿,那你母亲呢?她……”

    闻婷黯然垂泪,道:“是啊,你是神兽之王的继承者,又怎么会不知道神兽之王家族中如此重大的事件呢。你认为,我母亲错了吗?还是我的父亲因为贪恋女色而连累了自己的族人?”

    齐岳叹息一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那里说得上谁对谁错。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真心相爱的。虽然你的母亲是有目的而去,但是它毕竟还是付出了真心。只是这件事最后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不论对于凶兽还是对于神兽,都是巨大的打击。”

    闻婷悲声道:“是啊!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了,或许,你会认我父亲受到了使尽最大的痛苦,最心爱的女人背叛了它,所有的亲人都被仇敌所杀。可谁知道我地母亲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呢?至少,父亲在不知情前,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始终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我母亲那时候却在天天承受着非人的煎熬。你能想象么?当一个人深爱着另一个人,却又不不得不欺骗他,隐瞒着真相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麒麟隐上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盛了,同时,那庞大的能量开始了剧烈的波动,能量波动中,竟然在这千寻塔的顶层带起了淡淡的呜咽之声,似乎想要倾诉什么。

    “父亲死了,母亲默默地离开,在那个时候,他的心已经陷入了季度的悲伤之中。母亲漫无目的的走着,因为极度悲伤,他的脑海中完全是一片空白。虽然母亲并不是什么强大的凶兽,但是她一直和父亲在一起,受到父亲身上的能量气息的影响,实力也很强。但是,你能想象么?就是母亲这样的实力,竟然在生下我自然分娩后死去了。并不是它自身的原因,而是她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愿望。要不是因为腹中有我,恐怕,她早就追随父亲而去。”

    “啊!你的母亲在生你后就逝去了,那你后来怎么生活的?”

    闻婷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然,“母亲毕竟还是舍不得我的,在他生我之前,将她唯一朋友请到身边,将我托付给了她这位朋友。母亲死后上百年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一直在他这位朋友的抚养下快乐的生活着。直到母亲的这位朋友发现我竟然是罕见的巨兽活舍利时,才将这一切都告诉了我,她也因为保护我而死在了那些凯觎巨兽活舍利的凶兽手中。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我真的好象追随父母而去,在地下与他们团聚。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母亲那位朋友也就是我的养母临死前说的话。她对我说,我的父亲和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结晶,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让我好好的活下去。所以我才活到现在。”

    齐岳听到这里,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地上前一步,将闻婷拉入了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拥抱着她颤抖的娇躯,麒麟隐就在两人身体之间散发着强烈的能量气息。

    闻婷温顺的伏在齐岳胸前,只有齐岳身上的气息才能让她悲伤的心情平静一些。

    就在齐岳静静地用自己的心去化解闻婷心中悲伤的时候,突然,她清晰地感觉到那两股强大到恐怖的能量波动了。

    齐岳感觉到了,闻婷同样也感觉到了,她有些焦急的抬起头来,道:“你赶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和你的朋友们一起走吧,把崇圣大师叶一起带走。”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神光,双手抓住闻婷的肩膀,“婷婷,即使你并不认识我,我们也不会退缩,一切就交给我吧,好么?用你父亲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样东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你放心吧,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齐岳直接打断了闻婷的话,“不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人在伤害你。你受到的伤害已经太多太多了,现在,既然你已经承认我是你的男朋友,那么,就让我来保护你爸,好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