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二章 绝世凶兽

    齐岳眉头微皱,道:“既然你明知道如此,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呢?如果你走得远一些,就算他们能够找寻你的气息,想要抓住你恐怕也会变得困难一些吧。”

    闻婷苦笑一声,道:“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我在每次进行变化的时候,都需要庞大的佛力保护。而且,崇圣寺周围,有令我非常亲切的能量。这里有地处偏远,更何况,就算我到了别的地方,没有了金翅大鹏雕和窫窳,也会有其他凶兽的存在。毕竟,巨兽活舍利在变化时所释放的气息实在太明显了,那时根本无法掩盖的。在这里,正是因为有着两只凶兽的存在,他们有足够强大,才威慑的其他潜藏在暗处的凶兽不敢轻举妄动,齐岳,你赶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们都是极其凶残的,你又是麒麟,她么却对不会放过你的。”

    齐岳眼中光芒大放,“不,我绝对不会走的,我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不会改变。婷婷,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生肖守护神的实力么?我继承的是神兽之王麒麟的血脉,在凶兽面前又怎么退缩呢?”

    闻婷泪流满面的用力摇头,“不,不是这样的。齐岳,我相信你们生肖守护神的强大。但是,你不要忘记了,现在的你们,还远不是真正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如果凶兽有一只的话,结合你们全部的实力,再加上崇圣大师,或许可以抗衡。但是,那是两只啊!一你们平均还不到五云的实力,又怎呢个他们抗衡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没有作用的。齐岳啊!算我求求你了,快走吧。能当你着几分钟的女友,我已经很满足了,我这一声够苦了,我不希望在自己临死之前,还要为你担心,难道,你想我死不瞑目么?”

    听着闻听声色俱厉的声音(怎么这么别扭)。齐岳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即使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闻听还是为别人着想。为什么这么好的一的女孩儿,却要受到那么多的苦难呢?

    没有再说什么,齐岳将麒麟隐总闻婷手中拿了过来,闻婷心中一喜,以为齐岳已经听进去自己的劝说,右手在自己胸前微微一按。娇躯略微旋转半圈,一到金红色的光芒飘然出现,那是一条巨大的狐尾,虽然闻婷的母亲是一只九尾狐,但是,她的尾巴却只有一条,在那条巨大的尾巴上,有着一块亮晶晶的东西。

    闻婷拉过自己的尾巴,轻轻的抚摸了一喜阿纳柔软的金红色毛发,将那块亮晶晶的东西摘了下来,光芒一闪,尾巴重新消失了。

    “齐岳,这个你拿着,对你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帮助。”

    齐岳下意识的将那亮晶晶的东西接入手中,仔细看去,只见那是一块圆盘似的东西,圆盘似乎是铜器,但表面却异常光滑,在圆盘的周围,有一圈淡淡的纹路。仔细辨别能够发现,那纹路竟然雕刻的都是麒麟,虽然没有色彩,但当齐岳将精神集中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圆盘的麒麟图案似乎动起来似的。

    “婷婷,这是什么东西?”齐岳有些疑惑的问道。

    闻婷道:“这后勤留给我的。也是当初父亲送给她的东西之一,本身就是属于你们麒麟一族,名叫麒麟镜。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母亲在给我的遗言中曾经说过,如果我以后遇到了你们麒麟一脉地后人,就让我将麒麟镜交给他。现在,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麒麟血脉继承者,拥有它在合适不过了。我能感觉到麒麟镜中的能量非常怪异,今后怎么使用,就要看你自己的摸索了。”

    齐岳微微一愣,麒麟镜,麒麟镜,难道这是……

    齐岳正想着,獬豺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的在他的心底想起,“天啊!竟然麒麟镜,齐岳赶快收下,这也是麒麟八珍之一,排名还在麒麟隐之上,是麒麟至宝。”

    齐岳问道:“拿着麒麟镜有什么作用呢?又要怎么用才行?”

    獬豺道:“麒麟镜,并不是麒麟的身体所形成的,她的本位,是一块万年铜钻,铜钻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钻石,现在世界上已经基本没有了。那些你们人类世界的钻石和他比起来就是渣。这块麒麟镜的作用是防御,当初,麒麟先辈得到这块至宝后,凭借着伞为火麒麟合力,经过上百年的时间,形成了这块至宝。因为麒麟右臂是全身最强的一点,因此,麒麟先辈们经常考虑到麒麟的防御问题,麒麟赤虽然可以防御全身,但是因为特有和其他特殊的功效,在防御力上不是完美的。而这面麒麟镜,适合你的左臂相结合才能使用。当你的麒麟血脉与其相融合后,她就会成为你最坚定的守护至宝。简单的来说,你可以将他想象成一面盾牌。”

    “盾牌?”

    “是的,就是盾牌。从防御角度来看,麒麟镜室所有麒麟八珍重防御力最强的一件,只是由于他别没有其他的特使功效,所以才排名了第七位。但是,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它。麒麟镜首先的优点就是不要像其他麒麟八珍那样,必须要得到其中残留的神识才能使用,只要拥有者麒麟血脉,就可以使用它。而且,麒麟镜在使用的时候,只需要少量的能量调动就可以了,别不需要你的麒麟云力过多地给与支持。由于麒麟镜表面的光滑,在抵御敌人能量形式供给的时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射部分对方的攻击。快,你的敌人马上就要到了,赶快与麒麟镜融合,这样你就更多了一些报名的机会。左臂,记住了。”

    獬豺的声音消失了,齐岳顾不上跟闻婷解释。拉起自己的左臂的衣服,小心地将麒麟镜贴了上去。

    当麒麟镜于七月的左小臂刚一接触的XX(没看出来),齐岳猛地一声惨叫,一股强烈的灼热感瞬间传遍全身,那只巴掌大的麒麟镜完全吸附在他的左小臂上,周围那一圈麒麟图案快速的出现着变化。

    不论是齐岳胸前的麒麟珠,还是体内的麒麟赤和受伤的麒麟隐,在这一刻都发出了共鸣,庞大的能量释放,就在那一瞬间的时候,七月只觉得自己眼前变得模糊了一下,紧接着,麒麟镜上的麒麟图案已经由原来的不清晰变成了血红色。

    闻婷吃惊道:“齐岳,你干什么?它,她好像在吸你的血。”

    “我没事。婷婷,你不要过来。”齐岳深吸口气,他知道现在正是一个融合的过程。即将面临的危机已经越来越近了,他强忍着手臂上的疼痛,深吸口气。将自己最精纯的麒麟徐卖能量毫无保留的朝自己做小臂出输去。

    麒麟镜与齐岳融合的过程很快,当齐上所有的麒麟图案都变成血红色的时候,焕光突然一闪,那面獬豺所说,以铜钻为基础铸造而成的麒麟镜竟然瞬间缩小了数倍,变成了一个如同护腕的光环融入齐岳左手手腕的皮肤之中。光环刚开始的时候是金黄色的,但随着七月血脉能量的注入,他开始发生了变化。就像齐岳的麒麟独角一样,他竟然也变成了黑银色。在黑银色期间,还不断闪烁着一层但金色的光滑。就在那一瞬间,齐岳已经通过血脉地沟通掌握了麒麟镜的使用方法。麒麟镜用他任何一种云力都无法激发,必须要依靠麒麟血脉最原始的力量才能与他沟通。

    外面那恐怖的气息越来越近了,齐岳将麒麟隐穿在自己身上,低喝一声。“本相异化。”黑银两色光芒在麒麟隐的笼罩下如同光球般把齐岳的身体笼罩在内。由于有着麒麟隐的收敛气息作用,他那强盛的麒麟气息并没有散发出去。

    闻婷似乎痴迷的看着齐岳身上出现的黑色鳞甲,以及那坚实的黑银色的右臂,严重流露出一丝朦胧的光芒。在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那曾经身为神兽之王的父亲高傲的站在所有远古巨兽的最顶端。是啊!面前的这个男人,拥有的就是麒麟最纯正的能量阿!今后一定有一天他会变得更加强大,向自己的父亲那样强大。

    崇圣寺外,雨眸和她的星座守护者们都已经占了起来,她一向带着淡淡的微笑的娇颜此时已经流露出凝重之色。枢机主教奥格拉斯此时就站在他身旁三米外,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所有的教廷众,此时都小心的注视着洱海和苍山,圣力在他们身体周围部委定的波动着。

    “雨眸小姐,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奥格拉斯沉稳的问道。

    雨眸那紫色的瞳孔微微受诉了一下,轻叹一声,道:“看到了么?奥格拉斯主教。在西方你们要面对的是黑暗议会。不错,与东方相比,黑暗议会要有组织的多,而且他们非常狡猾。但是东方守护者们要面对的,确实是利弊黑暗议会请打得多的远古巨兽。感受着这些远古巨兽的气息,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那些生肖守护展示会如此强大了吧。如果不是他们足够强大,又将如何对付这些远古巨兽呢?”

    奥格拉斯眉头微皱,道:“现在我关心的不是这些。我只想知道这两股如此恐怖的气息来到这里究竟是什么目的。难道,他们是冲着圣源来的不成?”

    雨眸淡然一笑,道:“您说呢?连我们西方都能注意到的庞大的能量,东方的强者又怎能放弃呢。看来我们都忽略了东方的神迷。这两股庞大的能量的出现,不知道您还有几分信心?”

    奥格拉斯沉吟了一下,道:“教廷不会退缩,雨眸小姐,现在我们既然是合作关系,我看这样如何,这两股恐怖的气息明显朝着崇圣寺而来的,他们的目标是圣源。既然如此,他们同样也是那些生肖守护战士的敌人,能不能请您带领着您的手下的星座守护者协助那些东方人抵挡一阵呢?”

    雨眸有些惊讶道:“奥格拉斯主教,那您和您的手下有准备做什么呢?”

    奥格拉斯严重流露出神圣的光芒,“这两股气息如此强大,虽然我们未必能抵抗,但也未必会输给它们。在你抵挡得同时,我会带着教廷最忠实的信徒们将圣源带走。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的带走圣源,那么,这次行动就算成功了。当然,雨眸小姐不要误会,我们带走圣源会立刻将其处理掉,决不会让她落在任何人手中。”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雨眸背后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的身材高大,足近两米的身高,身上看不出夸张的肌肉,但肩膀却非常宽阔,脸上的线条几位刚硬,双目炯炯有神,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一头有些卷曲的金色短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仅仅是站在那里,也能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感觉。

    奥格拉斯的目光转向到着年轻人身上,眉头微皱,道:“我和雨眸小姐谈论,你又是谁?”

    年轻人不卑不亢的道:“狮子星座守护者伊尔亚斯向您问好。枢机主教阁下,有件事你呢必须要明白。从地位上来说,您和小姐并不是同一水平线上的。如果您、需要讨论的话,我愿意代劳。不过,如果只要按照您刚刚所说得那样,那就不需要在讨论下去了,教廷想拿我们当挡箭牌么?但是,这个世界上,你们并不是比任何人都聪明。”

    伊尔亚斯的意思表示很明显,就是说奥格拉斯根本就配和雨眸说话,他那刚硬的面庞,浑厚的声音,丝毫不给面前这位在教廷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枢机主教面子。

    奥格拉斯的脸色变了变,”伊尔亚斯阁下,我希望你在说话前先多思考一下。你认为,你的话能够代表雨眸小姐么?“

    “不能,我们所说的话当然都不能代表小姐。不过,有件事情您需要明白,在这里,你们教廷并不能替我们希腊守护者作主,不是么?”索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伊尔亚斯身边,双手拦住伊尔亚斯那坚实的手臂,眼中带着魅惑的笑容,仿佛像与情人在说着情话般将奥格拉斯噎了回去。

    伊尔亚斯眼中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轻轻一甩,将自己的手臂从索索的搂抱中抽了出来。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奥格拉斯,去不再吭声。

    奥格拉斯勉强压制着内心的怒火,向雨眸道:“雨眸小姐,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您应该也感觉到了,那两股庞大的能量正朝崇圣寺的方向靠近着。”

    雨眸淡然一笑,道:“您希望我做出的决定我明白,不过,对不起,伊尔亚斯说的话,就是我说的。不错,虽然那两肌强大的气息是针对崇圣寺的。但是,我们在西方一向以守护世界为名,在这个时候,难道孝行就不愿意帮助一下生肖守护神么?即使到了最近我们依旧因为圣源问题进行争斗。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希腊守护者自然会有自己的选择。不过,我希望孝行不要趁走红机会有所举动,否则的话”

    奥格拉斯没想到雨眸居然会如此回答他,目光略微闪烁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微笑颔首道:“不错,这也是个办法,既然雨眸小姐如此决定了,那我们教廷也愿意助那些东方守护者一臂之力。不过东方人也是很狡猾的,估计圣源已经在他们手中了。为了确保圣源不被他们悄悄带走,我认为。还是留下一些人在这里时刻守护比较好。”

    雨眸看了奧格拉斯一眼,道:“我同意,不过,我们也不用太急着动手。先看清楚来者再行动。”

    雨眸的话间刚刚一落,洱海方向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而将天空照亮的,却正是洱海。

    原本平静的水面在这一刻完全沸腾起来,那如同镜子一般的洱海在这刻却仿佛被煮开了似的,同时。洱海中清澈的湖水完全变成了赤红色,散发着灼热的光芒,大量的气泡不断从湖水中向上翻涌起来。此时的洱海,就像一块不平静的巨大红宝石,散发着璀璨,但又危险的光芒。

    “哇——,哇——”如同婴儿啼哭一般的声音清晰的传遍整个崇圣寺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声音听起来非常怪异,修为较低的光明骑士们,一个个都脸色大变。赶忙将自己的圣力催动起来,封住听力,这才好受了一些。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再次响起,洱海那红色地水面突然上升了几分,就在最中心的地方,水流渐渐上升。在直径达到十米,如同蘑菇一般涌起的湖水中,一个巨大的身体,闪烁着强烈的金红色光芒出现了。

    那巨大的身体,足有六米长,三米多高,刚一出现,整个大理的温度似乎都随之上升了许多,一条巨大的尾巴拖在身后,四足如同四根巨大的柱子。最奇特的是它的头,那是西方人没有见过的样子,两根怪异的角,巨大的嘴,如果齐岳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看出来,那是东方龙的龙头模样。龙首、蛇神、四足,正是契窳。

    雨眸轻叹道:“好强地火焰之力。撒冷。”

    之前站在伊尔亚斯身边的另外一名瘦高年轻人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小姐。”

    雨眸道:“在使用全力的情况下,你有把握将那火焰掉么?”

    撒冷目光转向那正在冉冉升起,并被湖水推向岸边的契窳,黯然摇了摇头,道:“能量不再一个层次上。虽然我的能力是冰,但和它的能量强度相差太多了。短时候的抵挡应该可以。但也只能是短时间。”

    雨眸轻轻的点了点头,撒冷悄然退回了原来的位置,雨眸身后地这六名星座守护者似乎并没有强大的契窳出现而感到惊慌,他们的神情都非常稳定,似乎充满了信心似的。

    奥格拉斯的目光也完全落在契窳身上,只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却闪过一道贪婪的光芒,没有任何人发现他情绪上的波动。奥格拉斯是教廷的枢机主教,即使是教廷中最秘密的典籍他也曾阅读过。他很清楚,面前这只属于东方的巨兽,自身蕴含的能量极其庞大,而根据教廷的典籍中记载,越强大的东方巨兽,身上所带有的宝贝也就越多。从眼前这巨兽表面看去,他的身体各处都是极为特殊的材料,而且,它能拥有如此庞大的能量气息,恐怕体内就有着典籍中记载的内丹吧,圣力的源泉中就包括火,如果自己能得到一粒超级巨兽的内丹,就算效果比不上圣源,应该也不会相差多少了。在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已经生起了贪念。

    “雨眸小姐,我们要不要动手呢?”奥格拉斯低声问道。他的情绪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先前被对方星座守护者奚落的影响。

    雨眸犹豫了一下,道:”先等等再说,看它要干什么。“

    契窳在水波的推送下,昂首落在地面上,虽然是夜晚。但是,因为它身体周围地火光,还是能够看到,他所过之处,一切植物随之枯萎,就连地面也变得干裂了。仰起头,那婴儿啼哭般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已经变得更加尖锐了。

    大部分光明骑士在契窳的这一声吼叫中都跌坐地,拼命的将自己的圣力提升到极限抵御着。就连乐源的脸色此时也怎么好看,眉头大皱,道:”好强的家伙。幸好我们西方没有这样的怪兽出现啊!“

    契窳的动作并不快,但是,它每向前走一步。身体周围的红色光芒就会强感几分,似乎整个大理的温度都因为他身体周围的九味真火而升高了。更加奇特的是,在他头顶上方逐渐凝结出一团红云,红云在不断的蔓延着,掩映着契窳那巨大而恐怖地身体,气息明显更加强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嘹亮而浑厚的声音从苍山方向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契窳显得有些犹豫,同时也昂首尖叫一声,两股声音在空中碰撞,庞大的音波四散传开。那些原本就有些坚持不住的光明骑士已经有不少口鼻溢血,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奥格拉斯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举起了手中的圣经,淡淡的道:“万能的主啊!作为您最忠诚的信徒,请您用您无尽的神力,守护吧。”一圈白色的光晕飘然而出。圣经翻开了,白光冲天而起,当光芒上升到三米左右的高度时,突然向周围散开,光芒闪耀,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教廷的所有人完全笼罩在内。

    雨眸和她的星座守护者们都没有动。但是他们的身体周围也若隐若现的亮起了各种不同颜色地光芒,原本背后在大箱子都到了向前。

    随着那声嘹亮的长鸣,苍山方向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和契窳这边的火红不同,才那突然亮起的光芒照耀下,整座苍山仿佛都被镀金了一般,那金色的光芒可没有教廷那种神圣气息,极为霸道地能量铺天盖地般传来可厌的威压,遥遥的与契窳对峙着。

    契窳似乎有些愤怒了,它又一次向前迈动了坚实的步伐。每前进一步,地面都会留下深深的痕迹。

    苍山上的金光越来越亮,随着又一声嘹亮的鸣叫,一团巨大的金光冲天而起。光芒闪耀中,下方的教廷和希腊众人清晰的看到那是一直如同鹰状地大鸟,只不过和鹰比起来,它的体形实在要太的太多了,那闪烁着强烈金光的翅膀张开,竟然足有十米宽阔,神骏的鸟首高高扬起,身下巨爪微收,以俯冲之势朝崇圣寺的方向扑来。来的,正是大鹏明王的后人,金翅大鹏雕。

    契窳眼看金翅大鹏雕动了,立刻加快了步伐,原本头顶上方的红云落了下来,将它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在那片红云的作用下,契窳的身体似乎变得轻盈邓许多,一个跳跃,已经来到了崇圣寺前。与空中的金翅大鹏雕遥遥对视着。

    金翅大鹏雕似乎不再注意契窳了使得,巨大的身体猛地停顿了一下,紧接着,那宽阔的翅膀如同剪刀一般向身体方合拢了一下,恐怖的一幕出现了。两道宽达五米的扇形金色能量骤然而出,直奔千寻塔最高一层袭击。

    契窳利用金翅大鹏雕停顿的瞬间,已经来到了崇圣寺内。就在此时,大理三塔的塔顶同时亮了起来,一声低沉的佛号从塔中响起,“阿弥陀佛,孽障,岂敢造次。”祥和的白光瞬间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罩,就像之前对付噬魂堂那些人时似的,已经将整座崇明寺都笼罩在内。只不过,这次的白光明显要比上次强盛的太多了。

    金翅大鹏雕的攻击瞬间穿过白光,那白色的光芒似乎并没有任何能量存在似的,只是剧烈的波动了一下,但是,金翅大鹏雕那原本充满霸气的攻击在穿过白光后竟然被削弱的只有先前三分之一大小。一道矫捷的身影从千寻塔内飞了出来。嘹亮的龙吟声响起,轰然巨响中,化解了剩余的攻击。

    如月冷冷的漂浮在三塔白光范围之内,全身覆盖着白色的龙鳞,属于巨龙特有的强大气息从她的娇躯不断向外散发着,与空中的金翅大鹏雕隐隐对峙。

    契窳不会飞,在这一点上他显然不如金翅大鹏雕了,因此,当三塔白光亮起之后,它那巨大的身体立刻被笼罩在内。白光在波动,使它身体周围那红色的云雾变得稀薄了许多。

    但是,这一切也只是暂时现象而已,契窳身体高高跃起,直奔千寻塔下方扑去。空中的金翅大鹏雕也同时发型了行动。一头冲进了三塔白光之内。

    “观自在菩萨,行身般若波罗密多时,”嘹亮的佛号声从塔内传出,原本平静的佛光顿时出现了一圈圈环形状的波动,佛光每波动一次,光芒的覆盖面就会缩小一些,但不论怎么缩小,却都遥遥的笼罩着两只绝世凶兽。

    即如月之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接二连三的从千寻塔中走了出来,同时展开了格子的行动。他们显然事先已经商量好了。空中的金翅大鹏雕由能够飞行的如月、徐东,以及有着滑行能力的明明负责。而地面的契窳,则被另外四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围住了。田鼠和燕小乙并没有出现。

    在佛光的保护下,金翅大鹏雕和契窳的能量被削弱了很多,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却在佛气的帮助下,各自提升到了最强感的状态。

    崇对寺外,雨眸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看来,生肖守护神战士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多了。这两只巨兽虽然强大,但在这个地方似乎根本无法发挥出他们真正的实力。”

    奥格拉斯停止口中的口语,白色光罩悄然而去,眼中目光闪烁了一下,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向那五名红衣大主教使了个眼色。

    此时,齐岳又在干什么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