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四章 霸道麒麟怒

    飘身落在崇明寺内的雨眸轻叹了一声,右手在空中一挥,柔弱的声音响起,“伟大的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啊!赐予我力量吧。”白光一闪,一根奇异的权杖凭空出现在她掌握之中。雨眸右手一挥,权杖顶端射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直奔窫窳而去。

    窫窳第一次流露出了恐惧的目光,巨大的身体微微停顿了一下,张口喷出一股红雾,与雨眸发出的白光碰撞在一起,一声愤怒的咆哮响起,窫窳的身体向后退了一步,而发动攻击的雨眸则脸上多了一片彩霞。全身笼罩在纯洁的白色光芒之中,她的目光显得很平静。手中权杖在空中接连挥舞了几下,一个由白色光芒组成的大网朝窫窳笼罩而去。

    扎格鲁一边继续念着佛号,他发现,雨眸发出的能量非常纯净,表面看上去虽然很柔和,但能量强度却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所以,虽然她只是简单的挥动着权杖,但却给窫窳带来了不小的威胁。

    就在这时,空中的战斗同样出现了变化,金翅大鹏雕已经完全发怒了,嘹亮的鸣叫声中,它的身体突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幻影,九只同样大小的金翅大鹏雕分别朝九个方向冲击而去,其中,有五道身影分别冲向徐东、明明、索索、斯斯以及下面的米格里斯。

    徐东和明明同时后退,当他们即将面临到无可闪避的攻击时,扎格鲁那颗金色的活舍利突然射出两道光芒,融合进他们的身体,两人体内云力暴增,同时惨叫一声,以轻伤的代价终于还是抵挡住了金翅大鹏雕的攻击。

    天蝎座的索索显然是非常狡猾的。刚一发现不对,她的身体立刻滑溜的消失了,下面的米格里斯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他虽然及时射出三道光箭准确的命中那金翅大鹏雕产生的光影,但无奈能量的差距太明显了,还是惨叫一声,被那澎湃的能量震的飞了出去,鲜血狂喷而出,显然是受了重伤。而巨蟹座的斯斯虽然没有索索反应那么快,但她的运气实在不错,她所在的位置距离扎格鲁非常近,扎格鲁在帮助徐东和明明的同时,也分出一道佛力注入了她的身体,使斯斯勉强抵挡住了金翅大鹏雕的攻击。

    崇圣大师急切的声音突然从千寻塔中传出,“大家小心了,金翅大鹏雕要跑。”

    崇圣大师的话来的不可谓不早,但是,还是没有达到他期望中的效果,金翅大鹏雕在愤怒的看了一眼下面这些渺小的人类后,身体化为一串金色的虚影冲天而起。就在那一瞬间,连雨眸及时发出的能量也无法阻挡住他的身体,低沉而森寒的声音传来,“就凭你们也想挡住本尊么?扶摇直上九万里,我会回来的。”

    无数光点破碎般的在空中亮起,金翅大鹏雕凭借着接近光的速度,竟然扶摇直上,冲破了由两位大师联手布下的佛门禁制。

    扎格鲁闷哼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在燕小乙和田鼠的搀扶下才没有跌倒在地。千寻塔内的崇圣大师同样也不好受,虽然他的年纪比扎格鲁大的多,但由于扎格鲁继承了十世佛力,因此的,他的实力比扎格鲁还要弱了许多。只是凭借崇明寺自身所蕴涵的佛力才能够支持到现在。金翅大鹏雕突然冲了出去,使这位上代天引鲜血狂喷,顿时软倒在塔内,再也无法控制崇明寺的佛光了。

    索索的反应很快,身体在地面突然弹起,如同炮弹一般朝金翅大鹏雕追去,不过,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佛力的束缚,金翅大鹏雕让她见识了东方万年凶兽真正的实力,巨大的翅膀带起一道幻影。索索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金翅大鹏雕像拍苍蝇似的挥了下来。巨蟹座斯斯为了救她迎了上去,虽然拼尽全力抵御那庞大的冲击力,但当两人落地的时候,索索已经鲜血狂喷晕了过去,而斯斯得到扎格鲁的活舍利相助,情况虽然要好得多,但也喷出了一小口鲜血。

    金翅大鹏雕突然冲了出去,显然是去追巨兽活舍利了,顿时令下面的窫窳大为焦急,佛光消失了,窫窳的实力才完全发水出来。雨眸发动的那个巨大光网竟然被它硬生生的扯开了一个缺口,巨大的身体在此时变得异常灵活,直接从缺口处冲了出去。

    金翅膀大鹏雕飞走了,就意味着齐岳将受到追击,如月厉啸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窫窳冲出的位置,龙力完全爆发,充满压迫性的一拳将窫窳的身体强行逼住。此时如月的大脑非常清醒。因为齐岳使用了麒麟隐的敛息能力,他们都不可能寻找到齐岳的踪影,也更追不上金翅大鹏雕的速度,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困住这只窫窳,而齐岳那一边只能看运气了。

    狮子座伊尔亚斯、双鱼座加西亚、以及巨蟹座的斯斯,三名还能继续战斗的星座守护者同时围了上来,向窫窳发动了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雨眸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双眼神光外放,手中权杖顶端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女——神——的——宽——恕。”

    金光冲天而起,空中所有闪亮的星在这一刻变得黯淡无光,所有星光瞬间凝聚到一点,在权杖的指引下,直接命中到窫窳的身体。

    窫窳仰天怒吼一声,身体周围的九昧真火剧烈的波动着,它那庞大的身体散发出极其恐怖的气息,一颗粉红色的珠子从龙口中喷吐而出,迎上金光,顿时在崇圣寺内爆发出夺目的光彩。

    庞大的能量冲击使如月和三名星座守护者同时被震退,雨眸脸色微微一变,眼中神光变得黯淡了一些,胸前微微起伏着,手中权杖的光芒黯淡了下来,她强行借助天相星力发动的一击消耗了巨大的能量。但是,在她的全力一击下,窫窳的情况也并不好过。他那巨大的身体显得委顿了许多,粉红色的光珠明显黯淡了许多。

    扎格鲁大喝一声,“大家全力攻击,一定不能让它把内丹再收回去。”说着,他全力催动活舍利,金光直奔窫窳被削弱后的粉红色内丹而去。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和星座守护者在这边艰难的战斗着,而齐岳也已经从崇圣寺飞到了十余里外。

    一边飞行着,齐岳一边将自己的感知扩展到最大,随时感受着那些强大的气息有没有接近,毕竟那两只凶兽实在太强大了,他的心情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中。齐岳知道,现在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了,麒麟隐收敛气息,不仅瞒过两只凶兽,同时也使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与自己失去了联系,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帮的了自己。

    本来他已经安排好了姬德和那支特殊部队,明天就可以随时调动了,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就连齐岳在出发前留下在四大家族身上的伏笔,此时也没有任何作用,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现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只能依靠他自己。

    “齐岳,你这又是何苦呢?”闻婷依偎在齐岳温暖的怀抱中,感受着他体内那澎湃而亲切的麒麟气息,幽幽叹道。

    齐岳一边全力飞行,一边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计划,没有什么何苦的,傻丫头,你只需要尽快完成你的最后一次进化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不论从什么角度,我都不可能允许你白白牺牲。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保护你的周全。”闻婷的身世勾起了齐岳强烈的怜惜之心,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坚定的要去做一件事,此时此刻,不论面临什么样的困难,他都绝不会退缩。

    闻婷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那些朋友们的能力,金翅大鹏雕和窫窳一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但这么半天还没追来,应该是被他们困住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别忘记,我们是守护整个东方的东方守护者,就算还没有达到最强的实力,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就在齐岳话音刚落的瞬间,他突然脸色一变。两人正在飞行的上空瞬间亮了起来,乳白色的光芒将空中和地面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庞大而凝重的能量气息笼罩而下,令齐岳不得不将飞行速度减慢下来。

    数十道光环在这一瞬间出现,光环凭空而下,所处的位置,正好将齐岳和闻婷围拢在中央,当光环落在地面时,数十股能量气息竟然强行将齐岳和闻婷的气息琐定,仿佛一个巨大的牢笼般将两人困在其中。就连齐岳身上麒麟隐的隐身效果也在突然出现的强大压力下完全消失,两人的身体直接出现在半空之中。

    每一个光环内都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些身影看上去是如此的清晰,光芒消失了,而齐岳和闻婷也已经身处于重围之中,是的,正是齐岳认知中那些无法飞行的教廷中人。

    奥格拉斯依旧拿着他那本圣经,抬头看着空中的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齐先生,这么急着离开么?我们毕竟是合作伙伴,您至少也应该打声招呼吧。”

    齐岳心中充满了震惊,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这些教廷中人是怎么追上自己的,要知道,自己可是用了麒麟隐的隐身效果,更何况,他从未听说过教廷的骑士或者哪位主教有飞行的能力。但是,事实已经呈现在眼前,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四名圣骑士、二十名光明骑士,再加上五位红衣大主教和一个地位仅次与教皇的枢机主教奥格拉斯。自己面对的几乎是整个教廷过半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机会离开么?

    奥格拉斯显然是看出了齐岳心中的疑惑,微笑道:“确实,齐先生收敛气息的能力令我们叹为观止,根本没有任何察觉,不过,齐先生似乎忘记了教皇大人的占星术,虽然我们无法找到您的气息,而您的敛息术也足够高明,但是,圣源的能量教皇大人已经研究了三年,就算您掩饰的再好,多少也有一些遗漏,因此,我们凭借着对圣源能量的定位,才找到了这里,虽然消耗了一个宝贵的远距离定位传送卷轴,但也是值得的了。”

    闻婷深深的看着齐岳,道:“是我连累了你。”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好好休息吧,我说了,只要我或着,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一边说着,他眼中光芒大放,四色祥云光芒一闪,闻婷的身体已经被他直接收入了麒麟珠内,本来齐岳怕闻婷在麒麟珠内会感到孤独,才一直抱着她的,但此时此刻,眼前的局势显然已经不能善了了,这些教廷的人绝不像他们表面看上去那么神圣,尤其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

    看了一眼那身处于五个方位的红衣大主教,齐岳明白自己想要飞走已经不可能了,脚下云力微微收敛,他已经飘然落在地面之上,黝黑的麒麟甲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虽然只有一个人,但齐岳的腰板却挺的很直,眼中光芒闪烁着,在气势上丝毫不弱于对方。

    目光中威棱四射的扫视了周围的教廷众人一圈,齐岳淡淡的道:“奥格拉斯主教,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什么圣源?我根本不知道。”

    奥格拉斯故做惊讶的道:“哦?齐先生不知道么?那刚才和您在一起的女子,又是什么人呢?我们之前好象并没有见过她,她似乎也不是属于你们生肖守护神吧。”

    齐岳冷哼一声,道:“那是我的朋友,奥格拉斯,你是在质问我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闲事。”此时在他心中,即使是黑暗议会的人也没有面前这些道貌岸然的教廷众可恶,说话顿时变得不客气起来。

    奥格拉斯摇了摇头,一点都没有因为齐岳的不客气而愤怒,“不,不,不,这可不是闲事。齐先生,你们炎黄有句话叫明人不做暗事。圣源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为了不让邪恶之辈得到它,请您将它交给我们吧。”

    齐岳道:“这么说,在你们眼里我就是邪恶之辈了?”

    奥格拉斯道:“也不能这么说,不过,我认为还是教廷更有能力保护住圣源的安危。希望齐先生不要让我们为难才好。”

    齐岳强硬的道:“那我要是不交呢?你咬我啊?”

    奥格拉斯脸色微微一变,寒声道:“齐先生,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

    齐岳笑了,“可惜,我不信上帝或许,上帝看到你们这种强取豪夺的作风,恐怕呀不会宽恕你们吧。”

    奥格拉斯叹息一声,双手将圣经环抱在胸前,淡然道:“看来,这件事是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了。齐先生,很抱歉,我只能向你说声对不起了。”一边说着,他缓缓向后退去,以乐源为首的四名圣骑士分别从四个方向朝齐岳逼来。

    齐岳的眼睛亮了。两道银色的光芒从眼中电射而出,在这茫茫黑夜之中看上去是如此明显。风吹过,在星月光芒的照射下,地面上那参差婆娑的树影随之舞动。

    滔天的霸气瞬间弥漫,无形的巨大麒麟虚影凭空浮现在他背后,虽然面对着如此强大的敌人,但在整体气势上,齐岳毕竟凭借着一人之力,将全部教廷众压制在下,麒麟甲被他鼓起的肌肉撑的更大了,伟岸的身资站在那里如同顶天立地一般。

    紫色的电光围绕着齐岳的身体劈啪作响。胸前的麒麟珠闪耀着瑰丽的光彩,背后的麒麟隐不断产生出一层血色的光华如同波浪般波动着,虽然他身上的麒麟甲是黑色的,但此时看来,齐岳的身体就像是一刻最耀眼的明星,光芒四散。

    四名圣骑士明显抵受不住齐岳疯狂提升的气势了,四人同时伸出自己的右手。乳白色的光芒亮起,他们手中各自出现了一柄纯凭能量凝结而成的光箭。一对无形的乳白色翅膀分别出现在他们背后,在空中留下四串虚影,瞬间朝齐岳冲去。

    光箭在空中胀大,四道十字光影覆盖了齐岳所有可以闪躲的路线,乐源曾经领教过齐岳的实力,因此在攻击的过程中,四名圣骑士都没有丝毫保留。二十名光明骑士并没有参与到战斗之中,而是分散到四周,各自提升着自己的圣力,严防齐岳逃脱。

    “哼。”齐岳重重的哼了一声,刹那间,他身体周围的空间扭曲了一下,黑银色的光芒虚幻般出现了细微的变化。齐岳在原地闪电般旋转一周,右拳同时向身体的四个方向各自轰出一拳。

    没有能量透拳而出,但是,齐岳这四拳攻击所致,正是那四道十字光斩的中心点。

    最强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弱的地方。虽然四名圣骑士都有着不弱的修为,但他们却是四个人,齐岳虽然轰出了四拳,但每一拳都拥有着麒麟臂强横无匹的能量。

    轰轰轰轰——,四声巨响带着满天光电四散纷飞,五声闷哼同时传来,四名圣骑士前冲的身体嘎然而止,他们发出的四道十字斩早已经化为了满天光晕消散而去。

    齐岳站在原地,仿佛从来都没有移动过似的,而那四名圣骑士则都身处于他周围十米外,嘴角处同时流淌出一缕血丝。

    奥格拉斯不禁悚然动容,他虽然对齐岳的估计已经很高了,但却还是没有想到,在四名圣骑士的联手攻击下,竟然会是这个结果。轻轻的翻开了手中的圣经,并向那五名红衣大主教做了个手势。

    其实,齐岳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只是从表面看不太出来而已。四名圣骑士的实力,至少可以和五云级别的生肖守护神媲美,而且他们那圣力中高度凝结的炎力,如果不是齐岳的水云力足够强大的话,恐怕此时早已经出丑了。尽管如此,在四人的联手攻击下,齐岳还是一阵气血翻涌。

    齐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狂傲的大吼着:“来吧,都来吧,让你们这些西方的家伙见识一下什么才是东方的力量。麒麟飓——风——斩——。”身体周围的光芒突然都变成了青色,高大的身躯腾空跃起,庞大的风力围绕着齐岳的身体旋转着,一时间,周围的所有植物都在风的作用下连根拔起。

    青色的风,围绕在齐岳的身体周围,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般,无数闪亮的青色风刃带着强烈的破空声瞬间出击。光芒交替闪耀,一道道月牙形的风刃铺天盖地般朝着教廷的众人席卷而去。

    五名红衣大主教一直在用齐岳听不懂的言语低声吟唱着什么,那青色的飓突然出现,顿时令他们迟滞了一下,奥格拉斯不愧是枢机主教,眼中金光一闪,手中的圣经突然漂浮在他头顶上方,“圣光灵阵。”

    金色光芒瞬间蔓延到每一名教廷众人身上,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个金色的光罩,五名红衣大主教同时将一道金光射向奥格拉斯,在六人的全力催动下,那金色的光罩如同实质的盔甲一般。

    青色的风刃如同绞肉机般发动着强横的切割力,但是,齐岳一人之力毕竟无法和这么多名教廷的主教相比,圣骑士身上的金光在风刃的攻击下不断激发出一圈圈金色的涟漪。他们拼命用光剑抵挡着,但还是在那强横的攻击力面前节节退后。

    齐岳从没有想过自己的飓风斩能够带来什么效果,他要做的,是给自己制造机会。四名圣骑士同时向四个方向后退。

    他们的距离顿时拉大。原本的合围之势也自然变得松散了许多。利用这瞬间的机会,齐岳的身体突然消失了,不,并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因为速度太快,仿佛消失了一般。

    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已经来到了一名圣骑士身前,当那名圣骑士清晰的看到齐岳那双银色的瞳孔时顿时心中大骇,手中光剑在身前挥舞出一层密集的光幕,同时背后那对虚影翅膀快速的拍打着,想离开齐岳的攻击范围。

    但是,齐岳会给他机会么?当然不。

    齐岳的左手,那覆盖着黑色鳞片的左手,硬生生的插入了光剑形成的光幕之中,密集而清脆的碰撞声瞬间传出,在齐岳的左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面盾牌,银黑色的盾牌,盾牌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麒麟头像。周围满布扎紫、蓝、红、青四色纹路。圣骑士的光剑与盾牌相碰,被高高弹起,而齐岳的右手就在这个时候跟了上去。

    圣光灵阵,无疑是一个非常强的防御能力,由六名主教联手施展更是威力惊人。但是,圣光灵阵更主要的能力是防御一切能量的攻击,又是分散到几十个人身上,当齐岳的右手探到那圣骑士的胸前时,手上的黑银两色光芒薄闪,竟然直接抓住了那金色的能量。

    “临——。”一声断喝之中,圣骑士身上的金色光芒竟然被齐岳凭借着麒麟臂的霸道强行撕成了碎片,紧接着,他画掌为拳,直接轰向了那圣骑士的胸膛。

    危机关头,圣骑士手中的光剑消失了,双臂交叉架在自己身前,挡向齐岳的攻击。在遭遇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这名圣骑士的圣力提升到极限,自身发出的乳白色光芒竟然已经有部分转化成了金色。

    但是,当一名圣骑士一对一的面对麒麟臂的攻击时,与一名脱光了衣服的流氓面前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还只是三云时候的齐岳就曾经挫败过乐源,更何况他现在是四云。

    骨骼的破碎声是恐怖的,尤其是当这个声音持续不断的密集传来时,更能平添出诡异的气息。伴随着骨骼的破碎声,圣骑士的身体如同麻袋一般被轰的飞了出去,撞倒一棵合抱粗的大数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齐岳没有继续发动攻击,因为此时飓风斩的效果已经消失了,其余三名圣骑士已经重新聚拢到一起。轻轻的朝自己右拳吹了一口气,齐岳轻蔑的道:“圣骑士也不过如此,不过,他的圣力也不能说一点作用没有,毕竟最后还是护住了他的内脏。但是,他全身那几百块骨头恐怕没有一块完整的了,就算活着回去救治及时,恐怕以后也无法与人动手了。”

    奥格拉斯眼中充满了愤怒的光芒,一道金光从手中发出,笼罩住那名被齐岳击飞的圣骑士,“齐岳,你真的要与教廷作对到底么?”

    齐岳不屑的道:“奥格拉斯主教,现在似乎是你带着人将我堵在这里,谁要和谁作对你先搞清楚再说好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非要阻挡我前进的脚步,那么,刚才这位圣骑士先生是第一个,但却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先衡量一下值不值得再说吧。”

    奥格拉斯的气息显得极不稳定,“好,齐先生,看来,今天的事是不能善了了。本来,我并没有打算将你如何,但是,现在你却重伤教廷的圣骑士,我代表裁判所将对你做出最严厉的惩罚。所有教廷所属听令,死活不论。”

    “吓我啊!你以为我会怕么?”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痞子才有的特殊气息,他的身体又动了,脚踏奇幻的麒麟游,直奔奥格拉斯的方向扑去。

    三名圣骑士同时断喝一声,同伴受到重创令他们充满了愤怒,庞大的圣力同时向齐岳截去。不过,他们却低估了麒麟游的妙用,齐岳脚下微微一滑,身体奇异般的扭曲了一下,左手麒麟镜在圣力侧面轻拍,不但没有被对方阻止,反而借助三名圣骑士发出的圣力瞬间加速,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奥格拉斯面前。

    面对敌人,就要象冬天般的寒冷,齐岳才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全身散发着麒麟特有的霸气,他那缠绕着黑银两色光芒的拳头已经来到了奥格拉斯面前。

    奥格拉斯眼中流露着凝重的神色,口中不断低声吟唱着什么,一道光环在齐岳到达的同时笼罩住他的身体,光环过处,一面巨大的盾牌横在齐岳月奥格拉斯之间。

    轰——,无数光点四散飞扬,不过,这一次齐岳却并没有得手,当他的右拳与那巨大的光盾碰撞在一起时,一股沛然强大的反震之力瞬间出现,齐岳只觉得无法抵御的巨力从正面传来,身体在反弹下倒飞而出,而奥格拉斯面前的盾牌却只是稍微黯淡了一些而已。

    齐岳身体在空中倒飞的过程中,他已经明白了先前的形势,暗骂自己一声,齐岳,你这个笨蛋,实在是太冲动了,人家六个主教的能量合在一起,你现在的麒麟臂怎么可能轰破对方的攻击呢?

    三道强横的能量从下方直接绞向齐岳的身体,不用问,齐岳也知道是那三名圣骑士向自己发动了攻击。此时他正疯狂运转着体内的云力抵御着先前的反震之力,身体又在空中,没有丝毫借力之处,但是,这难不倒齐岳,深吸一口气,身体在空中强行翻转一百八十度,将原本面朝上改成了面朝下,眼看着三道圣光同时向自己袭击而来。齐岳的身体在空中奇异的扭曲了一下,躲闪过其中一道,同时,麒麟镜微微一斜,将另外两道圣光挡了下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