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五章 金翅大鹏雕的强横

    奥格拉斯的脸色现在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齐岳先前那一拳虽然没有伤害到他,但也着实吓了他一跳,再也顾不得会不会误伤到圣源了,他朝与自己同来的五名红衣大主教打了个手势。

    金色的光芒逐渐变的强盛起来,半空之中,不断出现了一道道直径约为一米的光环,奥格拉斯手中发出的光环是唯一特殊的,因为从他手上出现的光环是银色的。

    如果雨眸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说出教廷这些主教施展的能力正是主教们最强的语言术。

    光环不断的增加着,并从空中飘然而落,有些是落在齐岳身上,有些则落在那三名圣骑士身上。更令齐岳吃惊的是,这些光环似乎既不是物理攻击,也不是能量体,任由他的麒麟云力有多么强大,也无法抵挡住他们附加到自己身上。

    光环落在齐岳身上,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重了,迟钝了,每发动一次攻击或者抵挡三名圣骑士的攻击都变的困难起来。而那三名圣骑士在光环套体的情况下却和齐岳完全相反,他们的圣力在光环作用下完全变成了金色,不但攻击速度大大提升,同时,每一次攻击所爆发的圣力都比先前强大了数倍,三人成犄角之势将齐岳围拢在重价,不断的发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齐岳虽然心中清楚天空中这些光环如果持续落下的话,自己就会变得越来越虚弱,而对手却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样下去,自己能有什么结果已经可以预料到了。但是,增强后的三名圣骑士实在太难抵挡,他根本腾不出手来去攻击那六名主教。

    最令齐岳处于危机之中的,还是奥格拉斯发动的银色光环,他发出的光环只要有一个落在齐岳身上,比红衣大主教发出的三个还要具有威力,尤其是还多了限制齐岳吸收空气中能量分子的作用。这就令局面对于齐岳来说越来越不利了。

    毕竟,虽然齐岳是生肖之王,继承了远古神兽麒麟的血脉,他现在的实力还只有四云,而他面队的,却是教廷中接近半数的强大势力。如此对比实在差的太多了。如果扎格鲁大师在这里,或许能够解决语言术的问题,但是,齐岳现在只有一个人,他只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进行战斗。

    随着一道道光环的不断落下,齐岳从主攻转化为半攻半守,再由半攻半守转化为全部的防守。他的目光虽然依旧坚定,但心中却已经开始盘算起了一些他本不想想到的东西。

    就在齐岳正在犹豫着是否要拼着受伤冲出三名圣骑士包围的时候,一个不协调的声音突然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嘹亮的鸣叫声震的树叶瑟瑟发抖,一片巨大的金色光影从远方迅速的接近着,那光影所散发的能量铺天盖地般传来,巨大的压力顿时使在场所有人都停顿了一瞬间。不论是齐岳还是教廷的人,他们都很清楚这声鸣叫,以及这庞大的能量代表着什么。

    齐岳的心沉了下去,金翅大鹏雕来了,那么,原本困住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呢?对付金翅大鹏雕的主力正是如月、明明和徐东啊!那两个令自己深爱的女人,她们现在怎么样了?以它们对自己的关心,为了自己的安全必然会全力阻止金翅大鹏雕,可是,现在金翅大鹏雕却突然出现了,那么,它们就……

    齐岳不敢再往下想,先前即使是面对教廷如此庞大的实力都没有出现的恐惧此时却在他的心中出现了,齐岳的心在微微的抽搐,他暗暗祈祷着,我的爱人们,我的伙伴们,你们可不要有是啊!

    齐岳惊讶,奥格拉斯和教廷的众人同样也极吃惊。他们都见过了金翅大鹏雕的实力,集合了那么多生肖守护神的强者,竟然都无法阻挡它,那么,自己这些人既要对付齐岳,还要面临金翅大鹏雕的攻击,能够抵御的住么?

    奥格拉斯显得有些犹豫了,与他同来的圣骑士已经有一名重伤,教廷毕竟不像黑暗议会那样可以不计较任何后果,哪怕只是一名光明骑士的伤亡,对于奥格拉斯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在拦截上齐岳之后,他心中第一次升起了一丝犹豫。

    奥格拉斯在犹豫,但金翅大鹏雕可不会,扶摇直上九万里,这短短的距离,对她来说只是一瞬间就结束了,金色的巨大身影首先带来的是狂风,那伸展后达到十米的巨大金色翅膀只需要轻轻一扇,就给地面带来了一场能量风暴。

    齐岳和三名圣骑士依旧在战斗着,而所有的光明骑士却在奥格拉斯的指挥下聚拢在一起,他们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恐惧,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这些教廷培养出来的骑士没有一个退缩,同时凝聚起自己的圣力,与空中的金翅大鹏雕对峙着。

    金翅大鹏雕才不会去管那些教廷的热如何,他眼中只有齐岳,准确的说,他的目标只有齐岳身上包含的闻婷的气息,等待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得到巨兽活舍利,正好他最大得的竞争对手窫窳被生肖守护神战士和星座守护者缠住了,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呢?巨大的翅膀微微收敛了一下,两只金色的巨爪前探,它的手爪直径足有半米,瞬间探出,顿时两道金色的爪形能量朝齐岳抓来。

    齐岳一直注意着金翅大鹏雕的动向。他的到来,使六名主教的语言术已经停止了,那巨大的金色爪影袭击而至,强劲的能量顿时令齐岳和三名圣骑士都产生出窒息的感觉。

    “混蛋,你将如月他们怎么样了?”齐岳怒吼一声,体内云力完全爆发,身体一甩,将被金翅大鹏雕气息逼迫住的三名圣骑士震开到一旁,右拳带着澎湃的麒麟能量直接轰击向金翅大鹏雕发出的爪影。

    黑银色的光芒在这一刻达到了强悍的顶点,从身体上来看,齐岳比金翅大鹏雕小了太多,但是,在气势上,他却丝毫不弱于对手。

    轰然巨响中,那两道爪影完全消失了,而齐岳的身体已经齐腰陷入了地面之中,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极为难看。并不是因为自身所受的创伤,而是因为对于爱人和伙伴们的担忧。

    出奇的,金翅大鹏雕没有持续攻击,巨大的翅膀煽动了一下,庞大的能量将三名已经失去语言术支持的圣骑士逼退,一双金色的眼睛牢牢的盯视着齐岳,“麒麟的纯血气息,你是麒麟?”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看着齐岳的目光已经多了几分戒备。

    齐岳傲然道:“不错,我就是麒麟的继承者,我身上流淌着麒麟高贵的血脉。”

    金翅大鹏雕口中发出喋喋怪笑,“麒麟又如何?你不是问我你那些伙伴怎么样了么?敢于阻挡大鹏明王的后人,他们都已经被我撕成了碎片,如果你现在肯将巨兽活舍利给我,我到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齐岳的瞳孔收缩,“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已经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一般冰冷。

    此时,教廷的众人已经完全被金翅大鹏雕吓傻了,虽然奥格拉斯也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他们这些来自西方的人实在无法想象一只大鸟居然会说话。

    金翅大鹏雕嘿嘿一笑,道:“我说,你那些伙伴都已经被我杀死了,如果你想活命的话,现在就将巨兽活舍利交出来。”已经活了万年的它,拥有着不弱于人类的智慧,当他发现齐岳拥有着麒麟血脉的时候,也不禁感到有些恐惧了,毕竟,麒麟的终极麒麟臂没有任何凶兽不怕的,那种牺牲自我的恐怖能量实在太强悍了,因此,他开始用言语来激怒齐岳,金翅大鹏雕身为万年凶兽,实力是极为强横的,在他想来,只要被激怒,齐岳的防御必然会有所松弛,而那时候,就是他攻击的最好机会。只要不给齐岳凝聚终极麒麟臂能量的机会,那么,这个明显还没有真正拥有麒麟实力的人类,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呢?

    不过,金翅大鹏雕是这么想的,齐岳却和他想象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听到了伙伴们的死讯,齐岳突然笑了,“死了,都死了,是么?”

    金翅大鹏雕看到齐岳的笑容不禁愣了一下,“怎么?难道你和他们不是一起的?你这个人类还真是奇特,听到自己的伙伴都死了,居然还笑的出来。”

    齐岳淡然道:“为什么笑不出来?大不了,我到地下去陪伴他们就是了,总会在一起的,这又有什么需要悲伤的呢?奥格拉斯主教大人。”

    “啊!齐先生,你要说什么?”奥格拉斯此时才从金翅大鹏雕带来的惊讶中清醒过来。

    齐岳此时的目光很稳定,身上的气息也是如此,他平静的道:“作为一名主教,我想,您很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而教廷这次来到炎黄,主要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圣源么?面前这只大鸟,是我们东方的金翅大鹏雕,他的目的和你们是一样的。所以,如果你们想要得到圣源,就必须要将他击退,如果你们同意的话,不如我们联手,先将他毁灭了,然后再讨论圣源谁属,如何?”

    奥格拉斯眼中光芒一闪,道:“齐先生,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想要利用我么?”

    齐岳淡然一笑,道:“随便你怎么理解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面前这只金翅大鹏雕,已经有上万年的寿命了,恐怕你们教廷发展的历史都没有他的年纪大,而我作为东方守护者,拥有着麒麟的血脉,只有我有办法能够将他杀死,在这种东方凶兽的身上,因为多年修炼都凝结有内丹,他们内丹中包含的能量,恐怕不会比圣源少,我至少现在可以向你们许诺,只要将他杀了,这颗内丹就是教廷的。”

    奥格拉斯心动了,之前见到窫窳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内丹这个问题,不用齐岳说,他也知道内丹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万年修炼的凶兽啊!那么他的内丹中能够拥有多么庞大的能量存在呢?同时,齐岳说的也没错,如果不解决眼前这只金色的大鸟,恐怕教廷也不可能得到圣源。这些东方的生物对于教廷来说实在太陌生了,虽然他现在还不完全相信齐岳的话,但他也知道,如果仅凭自己这些人对抗金翅大鹏雕,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更重要的是,齐岳之前的表现,已经得到了他心中隐隐的认可,能够在面对这么多教廷高手的情况下还杀伤一人,并且始终不落下风,这种实力,奥格拉斯虽然身为枢机主教,但也不得不钦佩。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将这凶兽毁灭再说,齐先生,您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金翅大鹏雕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些在他心中渺小的人类,不屑的哼了一声,“麒麟,你比我想象的要冷静的多,看的出,这些外来的人类和你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友好,你看这样如何,你把巨兽活舍利交给我,我可以帮你把他们全部毁灭,我甚至还可以将我们大鹏明王一脉的一些特殊能力传授给你,并帮助你成为最强的麒麟。”

    齐岳笑了“金翅大鹏雕,你的提议很有吸引力,我也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不过,你觉得我会选择与你合作么?如果你想动手,那么就趁早吧。”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金翅大鹏雕看到了齐岳那微笑背后隐藏的冷意,虽然面前这个人类并没有愤怒,但是,在他看来,这隐藏中的寒冷却才是最可怕的,令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不过,金翅大鹏雕是不可能放弃巨兽活舍利的,他已经修炼了万年,只要能够吸收了巨兽活舍利的能量,那么,他的实力就能够达到和他先祖大鹏明王同等的实力。那才是他一直追求着的东西。此时,虽然面对麒麟,但他还是不想退缩,毕竟,面前这个麒麟的能量气息还远远比不上真正的麒麟,就算他发动终极麒麟臂,应该也只能令自己受伤而已。

    金翅大鹏雕还在短暂的思考,教廷的人却已经动了,奥格拉斯的年纪可不像他表面这么年轻,能够做到枢机主教的位置,就算天赋再好,对教廷再忠诚,没有五、六十年的努力也是不可能的。年老成精的他自然明白眼前局面的微妙,也看出了金翅大鹏雕对于齐岳似乎有几分忌惮,这就令他相信了齐岳先前所说的话。毕竟,在金翅大鹏雕嘴里听到的消息,是那些生肖守护神战士已经被杀了,齐岳想要借助教廷的目的只是报仇而已。帮把报仇对于教廷来说是有利的,说不定,最后不但能够得到圣源,还能得到眼前这只巨鸟的内丹。圣源是属于教廷的,或者说是属于教皇的。而作为教廷中一人之下的枢机主教,这只巨鸟的内丹毫无悬念的应该属于自己。在对利益的权衡,和内心的一丝贪念作用下。当金翅大鹏雕还和齐岳在交谈的时候,奥格拉斯已经向自己的手下做出了手势。

    金光亮了起来,几乎是一瞬间。一银五金,六道预言术光环已经落在了金翅大鹏雕身上。这一次,圣骑士们并没有参加战斗,而是带领着二十名光明骑士,在六名主教身前组成了一道人墙。圣力凝结而起,配合着预言术提升着圣力的气息。

    比之先前对付齐岳,现在的预言术显然要凝聚的多了。毕竟,此时奥格拉斯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在教廷的修炼中,愤怒本就是原罪之一,在愤怒的状态下,作为预言术的主导者。奥格拉斯带领下发动的预言术威力自然大大的降低了。而此时,他心情平静下来,同时,又不需要再为圣骑士施加辅助的预言术,顿时将预言术的能力完全发动起来。

    金翅大鹏雕是凶兽,齐岳继承的是神兽之王的血脉,面对预言术并不被对方的能量克制,可是他却不一样,身属于邪恶阵营的他,面对佛力的限制时,实力要打折扣。而教廷的圣力不管怎么手说,也是以光明能量为主的,就算效果不如扎格鲁和崇圣大师的佛力,但也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更何况,扎格鲁和崇圣大师虽然佛力精深,毕竟还无法和面前这六名主教加起来的能量媲美。在一时的大意下,金翅大鹏雕顿时被六道光环所笼罩,他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震,体内的能量竟然大幅度的消减着。

    要知道,金翅大鹏雕之前在扎格鲁的活舍利攻击下已经吃了不小的亏,修为减低了一些,此时再面对预言术的挑衅,顿时令他心中大怒,人类的几次侵犯已经彻底激发了这只万年凶兽心中的凶性。再没有任何顾忌,直接朝教廷众人发动了攻击。巨大的金色翅膀张开,狂风吹起,金色的能量铺天盖地般朝下方的教廷众袭击而去。

    齐岳在金翅大鹏雕向教廷众发动攻击的同时,悄悄的退后到教廷高手们背后,低着头,他略微沉默了一瞬间,想要思考什么,但在这时候,他的大脑已经明显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如月以前的强势,之后的温柔,以及那可爱的明明和自己对姬上将的保证,一切一切,都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齐岳的心在这一刻有些茫然了,他的大脑明显已经不在清醒,心中只有那强烈的恨意在不断的燃烧着。

    抬起自己的右手,凝视着那黑银相间的纹路,再看一眼面前的教廷高手们和那全身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金翅大鹏雕,齐岳的心静了下来,此时,在他内心只中只有一个打算,那即使报仇。是的,为自己心爱的人和伙伴们报仇。只要将眼前这些可恶的家伙全部毁灭,闻婷也能安全了。

    泪水,顺着齐岳的面庞流淌而下,“如月,明明,我对不起你们,大师,兄弟们,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么?如果真的是这样,就让我来终结这一切吧。”

    “齐岳,你真的决定了么?”獬豸的声音在齐岳内心深处幽幽响起。

    齐岳淡然道:“獬豸大哥,你觉得在这个时候我还有别的选择么?还好我是墨麒麟,并不会死,我要看着这些混蛋都死在我面前。为了我的爱人和朋友,也为了麒麟的尊严,在这个时候,我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种选择,不要劝我,好么?”

    獬豸沉默了一下后,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做吧。麒麟的尊严不容侵犯。”上次,他阻止齐岳,是因为那时候并不是处于真正的危机之中。但这一次却不同,面对着这么多教廷的人,再加上一只万年凶兽,齐岳却只有一个人。虽然教廷和金翅大鹏雕彼此对峙着,但只要形势

    势一变,齐岳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正如齐岳所说的那样,他现在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齐岳,不要啊!你不能这么做,都是我,都是因为我才变成了这样,齐岳……”闻婷的哭音从麒麟珠内传入了齐岳的精神之中,齐岳没有回答,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闻婷的话,精神力直接将麒麟珠封锁了。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他的决心。

    淡淡的神光从他那双银色的瞳孔中亮起,全部四种云力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疯狂的朝右臂集中着。庞大的云力自然而生,麒麟赤在能量的过度集中下竟然自行出现了。火红色的光芒将齐岳的身体衬托的更加醒目,但是,即使是麒麟赤上的光芒也无法掩盖齐岳右壁那亮起的黑、银两色气流。黑、银两色纹路不断向右臂地方向如同流水般甩动着。

    充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体蔓延而出,庞大的气势不但震惊了金翅大鹏雕,同时也令教廷高手们吓了一跳。

    奥格拉斯短暂的惊讶后并没有阻止齐岳,因为,在他的人知中,齐岳是正在积储能量和他们一起对付眼前的这只凶兽。在真正面对金翅大鹏雕后,这位枢机主教才感受到了东方上古凶兽的强大。虽然预言术的效果很明显,但金翅大鹏雕知识攻击了一次,就已经有七名光明骑士去见上帝了。如果不是他和五名红衣大主教全力发动圣力抵御。恐怕金翅大鹏雕带来的危害会更大。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预言术持续叠加在金翅大鹏雕身上的效果,希望在此消彼长之下,能够将这只凶兽毁灭,而齐岳的帮助自然是少不了的。

    金翅大鹏雕和奥格拉斯的感觉自然是截然相反的,突然发现那自己记忆中最恐怖的能量后,他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将面前的敌人全部毁灭。但还是不禁有些恐惧了。攻击顿时减缓了一瞬间,利用这瞬间的工夫,他打的身上已经又多了几道预言术的光环。

    短暂的恐惧之后,就是狂风暴雨,金翅大鹏雕也知道,终极麒麟臂的爆发是需要一定时间来积储能量的,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如果自己能够在这个时间内攻击到那个人类。那么,终极麒麟臂的威力自然会一定程度的减弱。以自己的防御力应付起来就能轻松的多。

    因此,在发现齐岳已经要发动他最不想看到的攻击后,金翅大鹏雕眼中神光大放,身体猛的扭曲了一下,巨大的翅膀用力一煽,同时,一刻椭圆形的金色光珠从它口重喷吐而出。光芒膨胀之下,全身的能量气息竟然在瞬间提升一倍。

    论实力,金翅大鹏雕还要在?窳之上,而且,他毕竟是万年凶兽。智慧也要高过?窳,内丹喷出之后,并没有像?窳那样直接用于攻击,而是将能量反输回自身,疯狂的提升着自己的能量,朝教廷高手们释放出万道光芒。

    刚一感受到金翅大鹏雕发动的攻击,奥格拉斯心中暗道不妙,大喝一声:“全力防御,给齐先生知道机会。”

    教廷对抗黑暗议会多年,早已有了极其深厚的默契,三名圣骑士第一时间出现在奥格拉斯背后,乐源双掌抵在奥格拉斯背后,另外两名圣骑士分别在他背后,用单掌抵在他的肩膀上,三名圣骑士同时注入到奥格拉斯体内,提升着他的能量。

    奥格拉斯散发的银色光芒变得犹如实质一般,圣经漂浮而起,“万能的主啊!赐予您最忠v诚的仆人最强大的力量吧。”五名红衣主教同时将自身的圣力提升到极限,身上的红色主教服因为能量的过度膨胀而隆起,五道纯净的金光在他们高昂的吟唱声中同时注入到空中的圣经内,顿时,圣经释放出强盛的银光,凝结成一层高达十米的光幕出现在他们面前,竟然从正面抵御住了金翅大鹏雕的攻击。

    齐岳看着眼前的一切,面容古井不波,他的右臂已经缓缓抬了起来,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巩固,正条右臂已经膨胀到了先前一倍大小,一道道黑色和银色的激电不断在其上流转着,此时,他身上四祥云的光芒都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澎湃的黑、银两色能量还在持续着。

    齐岳突然想起了扎格鲁和崇圣大师对自己的暗示,那时候,他们曾经说过,到了必要的时候,宁可放弃巨兽活舍利,也要保全住自己。但是,现在真的能够放弃么?自己是一个流氓,是一个痞子,如果那巨兽活舍利是自己从不认识的,或许还会考虑吧。但是,那是闻婷啊!别说现在有了如月、明明和一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血仇,就算没有,自己也不可能放弃闻婷。金翅大鹏雕不知道是不是太倒霉了,如果他再晚来一会儿的话,说不定自己已经向教廷高手们施展了。面对绝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敌人,自己还能有别的选择么?

    崇明寺。

    空中,一金一粉两个看上去并不大的光球不断的纠缠碰撞着,扎格鲁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喷出鲜血了,活舍利的光芒明显比开始时暗淡了数倍,但是,他同样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窳的内丹被活舍利产生的强大吸附力完全缠住,其中的九昧真火虽然霸道,但对于活舍利中的纯净佛气却没有丝毫作用。

    如果是直接活舍利与内丹的碰撞,?窳凭借着六千多年的修为,必然能将扎格鲁的活舍利完全粉碎,可惜,他的内丹之前与雨眸的全力攻击碰撞后,能量气息已经削弱了许

    多。再加上还有三名星座守护者和六名生肖守护神的围攻,它根本腾不出更多能量与扎格鲁对抗。

    愤怒的咆哮声不断响起,但?窳的气息却依旧越来越弱了,身上的九昧真火明显没有初始时强盛,每当雨眸那长长的权杖指向它时,它身上的九昧真火就会更弱几分。原本强横的防御在此时已经弱小了许多,身上已经逐渐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伤痕。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