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六章 终极麒麟臂的奥义

    “狮子座之狮王咆哮。”伊尔亚斯身上一个个代表星座所属的金色光电闪烁起澎湃的光芒,借助天上的星光,狮子座所有的金光都凝结在了他的双拳之上,双拳齐出,伴随着一声怒吼,疯狂的轰向窫窳的身体。

    “白虎魔破掌。”徐东毫不示弱的与伊尔亚斯同时发动了攻击,巨大的白掌处,闪耀起一片莹润的光泽,他异化后身体的黑白两色花纹上此时已经充满了汗水,体内云力的大量消耗使他原本烁烁放光的虎目变得暗淡了许多。虽然是在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但徐东很清楚自己代表的是生肖守护神战士,因此,在攻击窫窳的时候,他没有丝毫保留。

    金、白两色光芒,第一次突破了窫窳的防御,随着窫窳一声不甘的咆哮,它的身体终于倾倒了,在地上打了个滚才勉强站起来,但身上的九昧真火瞬间一弱,气息明显减弱了许多。

    巨蟹座的斯斯,双鱼座的加西亚,以及如月、明明和易安,趁此机会同时向窫窳发动了攻击。在他们攻击的时候,雨眸那长长的权杖举起,女神的宽恕又一次降临人间。只不过,这一次窫窳已经没有内丹来抵御了。

    无数轰鸣声持续响起,窫窳全身鲜血飞溅,凶狠的双目此时已经失去了光彩,它挣扎着想从众人的围攻冲出去,但在这个时候,却已经晚了。尤其是雨眸那一记女神的宽恕,虽然没有在它身体表面造成巨大的伤害,却侵入它那庞大的身体之中,所有先前出现的伤口同时鲜血四射。窫窳最后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那婴儿的啼哭声在黑夜中听起来是如此的凄厉。

    当窫窳那巨大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的摔倒在地时。三名星座守护者不禁同时欢呼一声。胡光在这时候也终于找到机会,他惟恐这只巨大的凶兽死而不僵,全身的毒素在这一刻喷涌而出,直接输入了窫窳巨大的身体之内。

    空中窫窳的内丹此时也已经停止了挣扎,被扎格鲁的活舍利吸附在上。

    扎格鲁又喷出一口鲜血,终于支持不住,软倒在燕小乙怀中。

    雨眸松了口气,叹息一声,道:“好强的魔兽啊!东方的灵气果然孕育着与众不同的物种。合我们这么多人之力才将其毁灭。”

    如月半跪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的龙爪不断颤抖,体内已经受到了火毒的侵袭。但是,她的眼睛却没有去看死去的窫窳,目光流转,注视着齐岳先前离开的方向。

    明明和如月几乎一样,她身上的七彩羽毛此时已经变得破损不堪,有的羽毛甚至都已经被九昧真火烧没了。可她却丝毫没有因为沙死窫窳而兴奋,焦急的目光注视着与如月同样的方向。

    徐东突然脸色一变,他看到了北方升起的一道银色光芒,北方的天空此时不断亮起一团团金光。那道银色光芒是如此的明显,虽然在黑夜之中,也隐隐能够看到在那道晶亮的银色光芒周围还围绕着一团黑色的气流。

    徐东感觉到了,扎格鲁同时也感觉到了,身为天引,他的气息本就是与麒麟相连的。色变道:“不好,齐岳一定是已经与金翅大鹏雕遭遇了。他,他要施展什么能力,能量居然如此庞大?”

    齐岳从没有将自己能够使用终极麒麟臂的事情告诉过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即使是最紧密的如月和明明也没有说过。并不是他想要保密,而是在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之后,他已经有了觉悟。当有一天,他的爱人和朋友们遇到真正危险的时候,他不希望有人阻止自己施展麒麟最强的技能。

    不过,虽然扎格鲁等人并不知道齐岳要施展的能力是什么,当终极麒麟臂那恐怖气息升起的同时,扎格鲁却清晰的感觉到齐岳气息的变化。

    如月挣扎着从地面站起,一咬牙,强忍着身体的强烈不适张开了背后的双翼,齐岳的气息已经出现了,她自然要去帮助那早已在自己心中成为了丈夫的男人。

    “如月,你现在需要休息,还是我去吧。”徐东一把扶住险些摔倒的如月。

    “不,我一定要去,齐岳现在很危险。那个金翅大鹏雕的实力,难道你没看见么?他一个人又怎么能抵挡的住呢?”如月焦急的想要挣脱徐东的手,但她的消耗明显比徐东要大的多,体力早已经透支了,身体又受到了不轻的创伤,现在又怎么能挣得脱呢?

    雨眸走上前,道:“恐怕,齐岳遇到的还不止是金翅大鹏雕那么简单。在我们参与战斗的时候,教廷的人就已经走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力量,但却能够感觉的出,奥格拉斯和他的属下们一定有追上齐岳的办法。”

    此言一出,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顿时脸色大变,田鼠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朝北方跑去。

    雨眸道:“等一下。你们别着急,以你们现在的状态,等赶过去也已经来不及了。毕竟能量的波动在十几公里之外呢。”

    扎格鲁深吸口气,在燕小乙的辅助下勉强站直身体,“雨眸小姐,那你现在有什么办法么?如果你们能够帮助我们救下齐岳,今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就算欠你们一个天大的人情。”

    雨眸摇了摇头,道:“这都不重要,我们先赶过去再说吧。加西亚,你留在这里照顾受伤的人。斯斯,你和伊尔亚斯跟我们一起去。”

    一边说着,雨眸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权杖,此时,她的身体完全覆盖在圣洁的白色光芒之中,一层金色的雾气在白光外飘然而起。低沉的吟唱声响起,“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啊!我,作为您在人间的代言人,请您将飞翔的神力赐予我,送我和我的伙伴们抵达另一个彼岸吧。”

    金色的光雾缓慢的向周围散去,在伊尔亚死和斯斯的示意下,除了已经陷入昏迷的管平以外,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包括扎格鲁大师在内,全部集中在金色的雾气之中。

    扎格鲁似乎已经明白了雨眸要做什么了,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向身旁的燕小乙道:“小乙,你留下来,下去看看崇圣大师,然后帮管平小心治疗一下伤势,你新觉醒的治疗能力该派上用场了。”

    在这种时候,平时喜欢说些玩笑话的小乙也变的严肃起来,答应一声,跑向管平。

    金色的光雾变得越来越强盛了,大量消耗了云力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在这片金色的光雾中都感觉舒服了许多。

    汗水,顺着雨眸那绝美的容颜流淌而下,但是,她的身体却依旧是那么坚定,光芒闪烁之中,金色的光雾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环,众人只觉得全身一紧,竟然脱离了地心引力漂浮而起。

    虽然心中担心着齐岳的安危,但如月还是不禁为了雨眸的实力而感到惊讶,之前在与契窳的战斗中,虽然双方出力差不多,但正是雨眸的两次全力攻击才给契窳带来了真正的伤害。在刚刚结束一场激烈的战斗后,这位继承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身诋的绝色美女竟然一次带起十人飞行,如月自问没有这等实力,就算她和齐岳加起来,也未必能与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的希腊美女相比。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被方。他们的心情此时充满了紧张和急切。

    “哇——”枢机主教奥格拉斯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后接连倒退数步,在他背后的三名圣骑士已经委顿在地,身体再无一丝圣力散发,而那些剩余的光明骑士此时虽然都聚集在六名主教背后,但是,他们身上的圣力也都注入给了五名红衣主教,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奥格拉斯那本特殊的圣经在空中变成了齑粉,连痕迹都没有留下。五名红衣大主教的情况比奥格拉斯也好不了多少,持续使用语言术和需要大量圣力的超级防御术,都给他们的身体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此时,面前的银色光幕已经变的越来越黯淡了,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能量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金翅大鹏雕此时也同样充满了愤怒,他身上的预言术光环已经多达上百道了,实力至少减弱了一半以上,就连喷出的内丹,也受到了预言术的影响,能量完全被压缩在其中施展不出来,如果论能量强度,就算在场所有人加起来也比他差的远了,但教廷的预言术确实神气,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大幅度的削弱了他的实力,再加上之前崇圣寺一战,金翅大鹏雕的整体实力也只剩余了颠峰状态的三分之一左右。

    不过,此时的金翅大鹏雕已经将教廷的所有抵抗快要化解了,预言术虽然威力强大,但只要施展者被杀,那么全部效果都立刻消失,金翅大鹏雕聪明的很,他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直到现在,他的攻击也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可惜的是,齐岳已经不会再给他继续攻击的机会了。

    齐岳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被黑、银两色光芒笼罩在内而失去了本相,就在金翅大鹏雕准备集中全力将教廷众人毁灭之时,齐岳的气息突然变化了。

    那全部的黑银色能量竟然在瞬间凝结,一只实体般的巨大麒麟凭空出现。

    银色的毛发、黑色的鳞甲,以及那黑银两色纠缠的独角和胸前的四色光珠,无不散发着麒麟的王者之势,此时此刻,齐岳竟然凭借着能量的变异,完全幻化出了麒麟本体,麒麟的双眸既不是黑色也不是银色,此时此刻,那完全是一杀血红的眼眸。

    金翅大鹏雕停止了对教廷高手们的攻击,在那双血红色眼眸的注视下,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那是足以威胁到生命的恐惧,眼前的麒麟,他已经数千年没有见过了,但是,当他再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不禁被麒麟神兽着王的气势所震慑。

    “墨麒麟,你居然是麒麟中的王者墨麒麟。”金翅大鹏雕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低沉,而变得有些尖锐了。

    “不错,我继承的正是墨麒麟的血脉,金翅大鹏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齐岳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同时,他的声音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果如月现在在场的话,一定能听出,齐岳此时的声音竟然和当初见到獬豸时出现的那个麒麟虚影发出的声音非常类似。

    “麒麟,你觉得这样值得么?这样好了,巨兽活舍利我不要了,而且立刻就离开,你看如何?”金翅大鹏雕一边说着,一边张开自己的翅膀缓缓向后退去。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放过你了?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你后悔的太迟了,而且,我也没有丝毫后悔的机会,到了这个时候,连我自己都无法停止能量的运转,去吧,替我的伙伴们陪葬吧。”

    “不,不要,我并没有杀掉你那些伙伴啊!他们还活着。”金翅大鹏雕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他此时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先辈们传下来的经验曾经说过,绝对不要与已经存下死志的麒麟正面对抗,终极麒麟臂的气息在这一刻虽然不像开始那么强盛,但是,那如同实质般的能量却完全锁定在他的身体上,同时,也覆盖了下面的全部教廷高手。

    奥格拉斯已经感觉到了不对,“齐先生,您这是干什么,您的能量似乎连我们也锁定了。”

    巨大的墨麒麟仰天发出一声悲啸,“奥格拉斯,你觉得在这个时候我还会放过你们么?金翅大鹏雕要死,你们也去死吧,你们这些自私、卑鄙的家伙,难道我要留着你们去祸害我的婷婷么?你们都要死,都要死!金翅大鹏雕,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么?原来万年凶兽也会怕,真是有趣的很啊!不过,现在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疯狂的怒吼中,墨麒麟低下了头,金翅大鹏雕惊怒的尖叫一声,全身的能量毫无保留的膨胀而出,就连内丹中的能量也没有丝毫留存。他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因为没有持续预言术的施加,先前所中的预言术因为时间关系已经有部分解除了,在这一刻他的实力恢复了许多,庞大的金色光芒挡在身前,但是,他却没有去攻击齐岳的打算,在全力布下一层金色的光幕后,他那巨大的身体赶忙向空中逃逸,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能力又一次施展出来。

    但是,终极麒麟臂的锁定是可以凭借速度逃脱的么?答案是否定的。

    时间、空间,在这一瞬间突然静止了,周围的一切,哪怕是一个能量分子的飘荡都完全停滞,墨麒麟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充满了无尽的悲伤,那黑、银两色纠缠的麒麟独角瞬间爆发了。

    就在时间、空间静止的一瞬间,一大蓬金色的光雾出现在齐岳背后百米外,雨眸和她的星座守护者,以及扎格鲁大师、如月、明明和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清晰地看到了眼前这令他们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即使是继承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庞大的神力,雨眸在这个时候也随着时间、空间的静止而静止,她的目光保留着震惊的光芒。

    正如齐岳所说的那样,当终极麒麟臂发动的时候,没有人可以阻止,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空中那身长超过六米,脚踏四色祥云的墨麒麟高高扬起了高傲的头颅,那黑银两色独角在爆发中,一团黑、银色的光芒瞬间爆炸了。

    黑围绕着银,银围绕着黑,那像是一团旋风,也像是一个巨大的旋涡,因为能量实在是太庞大了,此时竟然无法真切的感受到它的波动。当独角的能量爆发初始,直径似乎只有不到一米,但是,当终极麒麟臂的攻击真正降临的时候,金翅大鹏雕的身体凝固在半空之中,只有静静的等待着终极麒麟臂能量的覆盖,是的,覆盖,覆盖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删除,彻底从这个世界删除。

    地面上,凡是终极麒麟臂爆发的方向,所有的植物全部化为了飞灰,这段距离直接持续到上千米之外,呈一个巨大的扇形向远方蔓延着,地面上的沟壑竟然深达十米,就像是一条人工开凿的大河一般。

    奥格拉斯和他的教廷高手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幸运的,当齐岳的终极麒麟臂爆发的时候,金翅大鹏雕逃跑的方向正好与他们所在的位置相反,所以,他们只是承受了一点点终极麒麟臂的余波而已。

    但是,就是这一点点的余波,却足足带走了剩余全部光明骑士的生命,同时,五名红衣大主教有三名喷血而王,三名圣骑士到是很幸运,他们在奥个拉斯身后,并没有受到冲击,此时此刻,奥格拉斯枢机主教的实力才完全展现出来,当那一点点余波震慑到他的身体时,他胸前亮起了一道十字银光,竟然勉强护住了他的身躯和身后的三名圣骑士。但是,当那余波过后,奥格拉斯胸前清晰的出现了一声破碎,银色的粉末从他的衣襟内喷洒而出。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即使是余波都能几乎毁灭了全部教廷高手,承受了正面的金翅大鹏雕在那黑银色的旋涡之中已经完全消失了,连痕迹都没有留下。黑银色的光芒完全释放。那巨大的麒麟身躯也在这一刻从天空而落。

    时间、空间依旧是静止的。在场所有还活着的人都清晰的看到墨麒麟头上那只独角已经消失了,脚下的四色祥云也已经消失了,当他重重的落在地面时,麒麟的身体不断的缩小,齐岳出现了,他那昂扬的身体,此时此刻看上去是如此的虚弱,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那原本最强的右臂消失了,鲜血喷洒而出,在地面留下了一道凄迷的痕迹。

    时间重新开始了运转,空间也恢复了正常,但是,所有人都被先前的一切惊呆了,他们至少都呆滞了半秒的时间,最县反应过来的是两个人,那就是如月和明明,他们虽然同样因为先前的一切而震惊,但是,在他们心中更关心的毕竟还是齐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两人同时向齐岳扑了过去。

    齐岳软软的倒在地上,平时坚韧的身体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任何能量气息的波动了,右臂的伤口在快速的凝结着,鲜血只是喷洒了一瞬间就被他自身的麒麟血脉强行止住了。

    “齐——岳——”二女同时悲呼一声,扑倒在齐岳身前,如月快速的在齐岳肩膀上的穴位处点了几下,帮助他自身的能力起到止血的效果。

    明明则将自己不多的云力快速的注入到齐岳体内。但是,她却惊恐的发现,齐岳的身体此时就像一个黑洞,不论她的云力怎么注入,都没有任何效果。

    齐岳的脸色显得很苍白,看着明明,也看着如月,他笑了,虚弱的道:“原……来金翅……大鹏……雕真……的骗了……我。你们还……活着,这,这……真是太好了……”

    如月急道,“你先别说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过度的透支了潜力,麒麟的情况只有你自己最了解,我们现在需要怎么帮你呢?”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不用……了,放心吧……,我死……不了,你们知道么……?虽然我失去了……右臂,但是,我这……一生……之中却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开心,因为你们……全都……活着,大家还好……么……?……还都活着……么?”

    明明泪流满面的道:“是的,大家还都活着,除了管名大哥身受重伤以外,我们都没事,齐岳,齐岳,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齐岳微笑道:“傻丫头,我……没事的……,只不过……恐怕有一段……时间不能再……保护……你们……了。……金……翅大鹏雕……那个混蛋……骗我说……你们……都……死了……,你们……知道么……?在……那时候……,……我……一直没有……将……我……和……如月……的事情……告诉你……。……其实,我也……喜欢上……了如月,你……千万不要……怪她……,要……怪……就怪……我吧,我实在……是控制……不了……内心的……感情。”

    如月泣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干什么。快别说话。”

    此时,其他人也的偶已经来到了齐岳的身前,齐岳看着同样脸色苍白的扎格鲁,微笑道:“大……师……,幸不……辱命,我保护……下了……巨……兽活……舍利。我好困……,……我想睡……了。请你们帮……我……好好保护……她,她是……个……可怜……的人,千万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了……,好么?……让我……好好睡一觉,相信,……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回家……了。不用感受……在飞机上……恐高的……感觉……,似乎也……很不错……哦……。”话音到此而中断,齐岳吐出了一口鲜血,左手在胸前的麒麟珠上轻点了一下,他利用明明输入的能量转化为自己的云力,将麒麟珠内的闻婷放了出来。

    “齐岳,你这个笨蛋,你怎么这么傻啊!我怎么值得你毁了自己的一生……”闻婷刚一出现,立刻用自己的手按主了齐岳的肩膀,红色的能量将齐岳的伤口封住,留下了一层淡淡的血膜,可惜,齐岳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根本就听不到她的声音。

    “你说什么?什么叫毁了一生?”海如月焦急的问道

    闻婷看了她一眼,泣不成声的道:“齐岳刚才用的是终极麒麟臂,如果他继承的是普通麒麟的血脉,现在早已经死了。就算他继承的是麒麟王者墨麒麟的血脉,并不会死,但也需要一百年的时间,才能凭借着自身的恢复能力恢复过来啊!一百年,整整一百年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