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丰厚的战果

    如月的龙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红色,充满恐怖气息的双眼扫向教廷剩余的高手们,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就连枢机主教奥格拉斯都有些胆寒。

    一个字一个字的冰冷声音从海如月口中发出,“从现在开始,生肖守护神战士与教廷势不两立,你们立刻滚出炎黄大地,他日再见,是敌非友。”

    总算如月在这关键时刻大脑还保持着几分清醒,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现在的状态已经不适合再战斗了,她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向一众教廷中人发出了驱逐令。

    奥格拉斯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很清楚,在生肖守护神战士和希腊守护者们面前,想得到圣源已经成为了不可能。之前与金翅大鹏雕一战早已令他们元气大伤了,轻轻的挥了挥手,还活着的人带着那些已经死去的尸体,默默的离开了这片原始森林。

    眼看着教廷众人离去,再看看躺在闻婷怀中的齐岳,海如月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后倒去,幸亏明明反应快速,才及时的抱住她的身体。

    “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雨眸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深深得看了只剩一条手臂的齐岳一眼,她朝扎格鲁道:“大师,我们也要回去了,等齐岳醒过来后,请转告他,不论何时,我都在希腊等待着他的来临,这是我的联络方式。希望再一个假期的时候,能得到他康复的消息。”

    扎格鲁接过雨眸递来的卡片,微微施礼,道:“今日之事多亏贵方相助,不论如何,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欠希腊一个人情。他日必当有所回报。”

    雨眸没有再说什么,带着自己的星座守护者朝来时的方向而去。

    当他们已经离开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视线时,狮子座星座守护者伊尔亚斯忍不住问道:“小姐,刚才那些生肖守护神战士大多都已经很虚弱了,我们这次来到炎黄的目的不是圣源么?圣源就在眼前,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

    雨眸轻叹一声,道:“东方的神秘我们了解的还是太少了,虽然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大都身受重伤,但我们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更何况,难道你没看见齐岳在能量爆发的那一刻有多么可怕么?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难道你能保证在剩余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没有和他一样能够爆发出那种庞大能量的人存在么?不用多,只要有一个,就足以将我们毁灭了。而且,那位扎格鲁大师所拥有的特殊力量博大精深,都不是我们可以轻犯的,与其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抢夺一个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作用的东西,到不如留下一个好印象,说不定,今后对我们会更加有利。经过这一战,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成长速度恐怕会加快,我们也该回去了,努力提升实力对我们来说才是更好的选择。”

    伊尔亚斯叹息一声,道:“以前小姐一直说东方有多么神秘,有多么可怕,我还无法完全相信,今天与那凶兽一战,才让我明白了小姐的苦心,小姐您是对的,和东方保持友谊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好事。”

    雨眸微微一笑,道:“有的时候,无所得未必就是坏事,这次虽然我们只是白走了一趟,但其实却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可惜的是,齐岳在释放了那种强大的能量后,却……。哎,难道是炎黄语中所谓的天妒英才么?”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回首看向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停留的方向,一丝淡淡的担忧一闪而逝。

    雨眸等人走了,所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围拢到齐岳身边,扎格鲁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齐岳的身体状况,现在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徐东,齐岳的伤势很严重,暂时不适宜远行,如月是能量消耗过大,自身又受到了创伤,这样吧,你暂时留下来和明明一起照顾他们,等齐岳的伤势稳定一些后再回京城,你们带着他们先回旅店,其他人跟我回崇圣寺,崇圣大师恐怕……,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十天后。

    京城龙域别院。

    齐岳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射入,给房间中带来浓浓的暖意,窗外的天空蓝的如同宝石一般澄澈,看上去很容易给人带来好心情。

    终极麒麟臂,几乎抽空了齐岳体内每一分能量和每一分潜力,这两天以来,他每一次探查自己的身体都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和以前那充满力量的生肖之王麒麟相比,此时的自己,又已经恢复成为了普通人。或者说,连普通人都不如,至少,普通人还有着两条手臂。

    走到窗前,有些呆滞的看着外面别院内有些萧索的冬色,齐岳的心很平静,抬起左手梳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长发,“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么?或许,对我来说,一切真的都已经结束了。”简单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酸软的感觉传来,依旧是那么的无力。

    “啊!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到床上躺下,你现在需要休息才能让身体早些恢复过来。”惊呼声传来,齐岳有些悲哀的发现,连人家是怎么进来的自己都没有察觉。终极麒麟臂使用过后,不仅是体内能量的消失,同时,连精神力也大幅度的减退了。

    回头看时,只见闻婷从外面走了进来,十日后的今天,她已经完成了巨兽活舍利的最后一次变化,体内能量完全收敛,不怕再给任何人觊觎了,在她自己强烈的要求下,这些天来,闻婷始终陪伴在齐岳身边,照顾着他的一切。

    “不用躺了吧,再躺下去,我的身体都要生锈了。”齐岳笑道。

    闻婷看着齐岳有些苍白的面庞,心中剧烈的抽搐着,快步来到齐岳身边,扶着他仅剩的左臂回到床边,让他坐了下来。

    “都怪我,这一切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闻婷的眼圈红了,本就绝美的她,此时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

    齐岳微微一笑,握住闻婷的手,道:“大姐,你放过我吧,你每天都重复个几遍,我耳朵都快要磨出泡了,我不是和你说了么?不论那个巨兽活舍利是谁,我都会那么做的,这和你没任何关系,何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看我现在虽然失去了以前的能力,但是我能飞啊!”一边说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在他背后凝聚着,一双淡金色的能量翅膀凭空出现在齐岳背后,轻轻的拍打一下,已经使他的身体漂浮起来。

    原来,那天齐岳在施展终极麒麟臂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墨麒麟的终极麒麟臂还有着一个特殊的特点,按是普通麒麟所没有的能力,这种能力就叫做夺神。

    金翅大鹏雕被齐岳的终极麒麟臂毁灭了,但就在那毁灭的同时,齐岳瞬间爆发的全部能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竟然将金翅大鹏雕的身体完全吞噬了,那并不是简单的吞噬,而是将包括内丹在内,金翅大鹏雕的一切都吞噬入了自己体内。

    金翅大鹏雕乃是万年凶兽,也只有终极麒麟臂那恐怖的能量能够做到这一切了,在夺神之后,金翅大鹏雕化为纯净的能量被齐岳摄入体内,齐岳的身体吸收了部分金翅大鹏雕的能量补充到自己体内,这才维持住了生命,夺神,也是墨麒麟之所以能够在施展终极麒麟臂后还能活下来的最重要因素。

    夺神之后,墨麒麟将拥有被夺取者的全部能力,但这只是理论上而已,齐岳对金翅大鹏雕进行夺神后,除了瞬间维持住自己生命时吸收的能量以外,剩余的金翅大鹏雕能量,以它原本的内丹为中心凝结成了一颗金丹,沉入了齐岳的丹田之内,此时,齐岳以前吸收的九颗蓝海雷珠剩余的七颗,就在齐岳的丹田内围绕着它缓缓的旋转着。

    这些能量足够强大,但却并不是说齐岳就能拥有他们的能量,扎格鲁在仔细检查过齐岳的身体后就曾经告诉过他,想要调动这些能量,除非齐岳有能力恢复到以前四云的实力,才能凭借着自己的云力将这些高度浓缩的能量逐渐吸出,否则的话,那些能量也只能是看着,却无法真正的使用。

    不过,金翅大鹏雕的能量毕竟被齐岳吸收了不少,在这几天的努力试探下,齐岳发现,虽然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云力,但在精神力的刺激下,勉强可以从背后幻化出一对类似于金翅大鹏雕的翅膀,虽然只能坚持一分钟左右,但也算能飞了,当然,距离地面不可能超过五米,毕竟,那些能量实在太渺小了,齐岳的身体现在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他的修炼是有效果的,但修炼所吸收的能量分子,都将被他这个如同黑洞一般的身体吸收殆尽。只有经过百年的时间来回复,将终极麒麟臂大量消耗的能量弥补回来,他才能重新成为麒麟,成为生肖之王,如果真的能等到那时候,齐岳的能力中,就可以真正的融入金翅大鹏雕的能力,相当于徐东的如虎添翼一般,不过,目前来看,这一切都只是幻想而已。

    闻婷幽幽一叹,眼中的担忧是难以掩饰的,“齐岳,你真的没有怪过我么?”

    齐岳把闻婷的手拉到自己面前轻吻一下,道:“我为什么要怪你?别忘记,我以前是个痞子,我一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对我来说,这次的事也未必就是坏事啊!这一年以来,我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做梦一般,以前我哪里能够想到自己会经历这么多,先是扎格鲁大师给我初醒,之后我拥有了强大的力量,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所经历的一切,比我以前所有的经历还要丰富多采。现在来说,我最多就是打回原形而已,失去一条手臂,却换来了这么多朋友,还有三未红颜知己,这实在是太值得了,恐怕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愿意得到同样的经历吧,反正你们是不会抛弃我的,我还乐得清闲呢,来,亲一个。”

    “讨厌啦,你还是那么不正经。”在齐岳豁达的解释中,闻婷的心情轻松了一些,看着齐岳脸上的笑容,她轻声道:“齐岳,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令你立刻恢复的。”

    然闻婷说的很轻,但齐岳脸色却顿时大变,“不要说,婷婷,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我立刻死给你看,如果我真的愿意让你那么做的话,那天也不会施展终极麒麟臂了,和我失去的能力相比,你更重要百倍,千倍。我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千万不要那样做,否则的话,我真的会不顾一切的随你而去。”他当然明白闻婷的意思是什么,巨兽活舍利的能量之庞大,绝对可以和齐岳在施展终极麒麟臂时消耗的能量媲美,但是,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闻婷也将……,所以,齐岳刚一听出闻婷的意思,立刻从根本上打消她的这个想法。

    “齐岳,我……”闻婷刚想说什么,却被齐岳打断了。

    “好啦,不要说这些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来,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

    闻婷一愣,轻轻的点了点头

    齐岳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坏笑,道:“一天蚊子跟螳螂去偷看一女的洗澡,蚊子很自豪的说,看,十年前我在她胸前叮了两口,现在肿的这么大了,螳螂不服气的说,那有什么,我十年前在她两腿间劈了一刀,至今还每个月在流血……”

    “你……”闻婷满脸通红的轻捶齐岳一下,“你这个流氓。”

    “我本来就是个流氓啊!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的。这个不好听啊!那我再换一个好了。”要说知识,齐岳是没学到多少,但这种黄色笑话到是有一肚子,“一只大象问骆驼,你的咪咪怎么长在背上?骆驼说:死远点,我不和鸡鸡长在脸上的东西讲话!蛇在旁边听了大象和骆驼的对话后一阵狂笑。大象扭头对蛇说:笑屁!你个脸长在鸡鸡上的,没资格!”

    虽然闻婷的俏脸变得更加红了,但还是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同样的笑声从门外传来,如月和明明及扎格鲁大师一同走了进来,看到他们,闻婷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从齐岳掌握中抽了出来。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来了。”

    扎格鲁轻轻的点了点头,和二女走到齐岳身边坐了下来,“齐岳啊!你都现在这样了还不忘记使坏,一到门口我们就听到了你的黄色笑话。”

    齐岳委屈的道:“冤枉啊!我还不是逗婷婷开心么,你们想不想继续听,我还有哦。”

    如月微笑道:“算了吧,你哪讲的出好话,身体感觉怎么样?今天好些了么?”

    齐岳挺起胸膛,道:“好的不得了,凡是男人能做的,我现在都能做,哦,对了,大师我一直想问您,我现在已经失去了麒麟的能量,是不是那方面也不用四个了?”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三位美女同时脸色大红,三上美眸同时狠狠的盯了齐岳一眼。

    扎格鲁没好气的瞪着齐岳道:“你啊!真是死性难改,我佛慈悲,这一代怎么出了你这只淫荡的麒麟。你想的到美,虽然你现在已经失去了麒麟的云力,但并不是说你并不是麒麟了,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你的麒麟云力其实还是存在的,只不过现在变成了负数而已。你只有将这个负数重新变回正数,才能拥有以前的能力。但是,云力变成负数,血脉却依旧存在着,所以,那方面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我禁止你做那种事,如月,你们可要看好他。”

    “啊!不要吧,大师,你看我,身体好的很呢。”齐岳赶忙用讨好的眼神看着扎格鲁。

    扎格鲁道:“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脸色,还好呢,你给我把身体先养好再说吧,哎,这次的事其实可以说是我的失误,没想到金翅大鹏雕和窫窳居然如此强大。”

    齐岳赶忙打断扎格鲁的话,道:“我说,你们不用一个个都到我面前来承认错误吧,大家是兄弟,说这些不是伤感情么,换了是你,你也同样会做出我当时的选择,行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听到你们谁再说是自己的错这一类的话,大师,您说这些到不如说说我们这次云南之行有什么收获,至少,我相信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并没有丢炎黄的脸。”

    扎格鲁点了点头,道:“在群敌环伺,又有两大凶兽的情况下,能够达到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两大凶兽尽灭,黑暗议会的人也几乎是全军覆没,教廷在损失了不少人手的情况下不得不离开炎黄。而希腊的星座守护者们也没有得到任何利益,不过,至少从表面上看,继承了雅典娜女神能力的雨眸这次帮了我们不小的忙,我们算是欠他们一个人情。”

    齐岳心中一动,道:“说起黑暗议会,克林斯曼那个家伙您怎么处理了?还有晴儿呢?”

    扎格鲁道:“克林斯曼我放回去了,相信,放他回去远比将他留在炎黄或者毁灭他对我们的未来更有利。他一回去,必然会令黑暗议会出现一定的动荡,同时也给教廷带来些麻烦,我放他回去还有一个原因,算是还他一个人情吧,那天,本来崇圣大师在能量反噬之下必死,却被他拼尽全力救了下来,据克林斯曼自己说,是为了我们对他的信任,总的来说,虽然他身属黑暗,但也算得上是个真正的男人,至于许晴姑娘,她本来也想回来帮助看护你,不过一看你身边这么多美女,还是决定离开了,她在征求了我的意见后,和克林斯曼一起回到了欧洲。”

    齐岳心中一惊,道:“晴儿跟克林斯曼去了黑暗议会?打手,您怎么能……”

    扎格鲁淡然议销,道:“在答应之前,我仔细考虑过,可林斯曼虽然是黑暗议会中的高手,但是,他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死去的妹妹,我看得出,他已经将晴儿完全当作了他的妹妹看待,从这一点看,只要克林斯曼还活者,晴儿就不可能受到伤害,你也与克林斯曼交过手,应该知道他的厉害,尤其是那瞬间转移,就连你拿他都没有丝毫办法,乃是整个黑暗议会中的顶尖高手之一,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后,他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小心,尤其是他还要保护心爱的晴儿,因此,我任务完全可以放心的让晴儿跟他离去,安全方面是不用担心的,或许你不知道,德库拉家族不仅是吸血鬼中最古老也是实力最强大的家族,同时,在整个黑暗议会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次要不是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那些吸血鬼大公爵是绝对不敢放弃身为亲王家主的克林斯曼的,当然,我答应许晴与克林斯曼回欧洲的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出自许晴自己的意愿,她希望能够变成一个强大的异能者,而吸收了红金原血后,只有在克林斯曼的指导下她才能迅速变得强大起来,克林斯曼这次之所以最后沦为我们的阶下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释放了红金原血后实力大打折扣,否则,想要限制住他很难。”

    听了扎格鲁的解释,齐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克林斯曼确实对晴儿很重视,既然他们都已经走了,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其他的呢?管平大哥的伤势现在怎么样?”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管平这一次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这次他的伤势极为严重,你最起码没有生命危险,他却一度徘徊在生死边缘,九昧真火的火力之强盛,即使以他狮獒的身体在五云的情况下也根本无法抵挡,幸好最后我收掉了窫窳的内丹,为了挽救他的生命,我用佛力辅助那颗窫窳的内丹给管名服下,他现在还处于沉睡之中,一旦将窫窳内丹中的能量完全吸收,不但体内流窜的九昧真火无法再形成威胁,同时对他的实力提升也大有好处,我想,至少能将他送入六云的境界吧,同时在今后,他还将多出强大的火能力,附着了九昧真火的火能力在攻击方面是极为强横的。”

    齐岳苦笑道:“终于有了个好消息,看来,这次我们到云南还真没有白去。”

    扎格鲁道:“除了你现在的情况是个不可挽回的损失以外,这次云南之行可以说对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有着巨大的好处,首先,在整体作战的情况下,大家的实战经验都有了很大好处,其次,在接连与强者的对抗过程中,大家自身的潜力都得以激发,对他们的修炼有很大的好处。但是,最重要的却还不是这些。”

    齐岳有些惊讶的道:“那是什么呢?难道你又发现了新的生肖手神战士么?”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那到没有,还记得那只窫窳么?在我们与希腊守护者以及女神雅典娜的继承人合力下,将其毁灭,据我估计,当时雨眸肯定认为窫窳的全部精华都集中在它那颗内丹上,而内丹已经被我的活舍利所收取,因此,她并没有再多关注窫窳的身体,其实,从使用角度来看,窫窳的身体甚至比他的内丹更加有用。”

    一听这话,齐岳顿时被勾起了兴趣,“对啊!六千年的凶守,还能与万年凶兽金翅大鹏雕抗衡,这只窫窳身上的宝贝相比也不少吧。”

    扎格鲁微笑道:“正是如此,不论是任何凶兽,内丹当然是他们能量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却绝对不是全部,相对而言,内丹所占据的能量一般是凶兽全部能量的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而其他的能量则都隐藏在他们的身体内部,而内丹的能量是我们可以吸收应用的,而其凶兽身体的能量只有凶兽自己能够凭借内丹激发使用,尽管如此,我们虽然不能直接使用窫窳身体的能量,但在数千年的潜移默化下,窫窳本身就是一个宝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窫窳的骨头是最好的药材,可以抵御一切寒毒,并有增加阳气之功效,而窫窳的肉,食用可以大幅度提高人体的各方面技能,同时窫窳的皮是极其坚韧的材料,只需要通过一定药物加工,就可以做成防御力极强的防具,同时,窫窳自身的精华聚集处眼睛,则是两颗功效很多的宝珠,有避火的能力,即使是在岩浆之中,也可以保护持有着不被火毒所侵袭。”

    齐岳有些好笑的道:“大师,我怎么感觉我们比那些凶兽还要凶恶,不但杀了,还要吃其肉用其皮,嘿嘿。”

    扎格鲁叹息一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佛慈悲,杀一凶恶,拯救万千生灵,善哉善哉。”

    齐岳笑道:“大师你慈悲心肠,这些事就让我们来做好了,老婆们,先弄点窫窳肉给你们的老公我吃点,这种野味可是平时吃不到的。”

    “谁是你老婆。”三女异口同声的道,说完才意识到彼此的默契,尴尬的对视一眼,那三张各不相同却尽是角色的俏脸变得更加红了。

    扎格鲁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齐岳,你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差了些,想要恢复麒麟臂也不是朝夕之事,我和如月商量过了,决定请一位名医帮你断臂重续,你觉得如何?”

    齐岳一愣,道:“难道要给我来个假肢么?那东西有什么用?”

    扎格鲁摇头道:“当然不是假肢,而是给你接续一条真的手臂。”

    齐岳顿时明白过来,“不会是找个死人,然后把手臂接续给我吧。”

    如月点了点头,道:“就是这样,你的手臂刚失去时间不长,现在经脉都还有活性,是最好的时机,如果不趁现在的话,今后就想要接续也非常困难了,齐岳你放心,我们找的这位医生在世界上都很有名望,只要顺利的话,和你以前的手臂不会有太大区别,至少可以让你过普通人的生活。”

    坦白讲,齐岳发自内心的不希望在自己身上接续一条死人的手臂,但看着三女眼中希冀的目光和如月那深深的关切,他实在说捕处拒绝的话,点头道:“那好吧,什么时候你们请那位医生过来?一条手臂毕竟不方便,只能搂一个老婆,要是再重新弄上一条的话,就可以把你们的偶搂过来了,嘿嘿。”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