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十八章 水姓故人来

    齐岳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笑吟吟的看着明明,其实,在他内心深处真的如同表面这样开朗豁达么?好不容易通过辛苦修炼才拥有的实力一朝消失,那种无力的痛苦是别人无法理解的,只是齐岳不希望别人来分担自己的痛苦而已,所以,他尽量一切都向开心的地方想,不让自己的思绪更多的放在不愉快的地方,安慰着自己,也安慰着别人。

    如月道:“那位医生我已经请来了,先请他为你检查一下,如果一切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安排你住院准备手术。”

    齐岳道:“让我去住院也行,不过,你们三个要轮流来陪我。”

    闻婷轻笑道:“你的语气就像个孩子,放心吧,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明明和如月分别要上班上课,我却没什么事。”

    明明道:“我马上就放寒假了,我也会的。”

    齐岳心中突然一动,道:“今天是几号了”

    如月道:“一月十日,怎么了?”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好啦,你请那位医生上来吧。”

    如月转身而去,一会儿的工夫,脚步声从外面传来,齐岳的感官毕竟比普通人还是强一些,除了如月以外,他听出同来的还有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脚步都很轻盈,似乎和普通人有些区别。

    门开,如月引着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两个人,齐岳不禁愣住了,那是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面容刚毅,脸色很平静,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眸,另外是一名少女,看上去和自己岁数差不多,清秀雅致的面容,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是那么的熟悉,这两个人齐岳竟然都认识,正是当初他在前往西藏路上认识的水月,以及水月的父亲水尹。

    水月看到齐岳同样惊讶,与上次见到齐岳相比,现在的他在气质上明显变得不一样了,只是脸色看上去很苍白,右手的袖子空荡荡的,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怎么是你?”齐岳和水月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如月、明明和闻婷三女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了,一边的扎格鲁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怎么是个美女他就认识呢?”

    水尹的记忆力很好,虽然只见过齐岳一面,但再次见到,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惊讶的道:“原来齐先生还是如月的朋友,你这手臂是?”

    如月赶忙道:“齐岳,这位水尹叔叔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也是神经接驳方面的专家,这次我特意请叔叔来帮你看病的,你们以前就认识么?”

    齐岳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水月身上,道:“当初我去西藏的时候,在火车上认识的水月姑娘,真是太巧了,原本我还有些不放心,既然是水尹叔叔,那就没什么可担忧的了,从水月姑娘的医德上,就能看出水尹叔叔的医术水准。”

    水月关切的道:“齐岳,你的手臂怎么了?”

    齐岳无奈的道:“意外,纯属以外而已。”

    水月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向水尹道:“爸爸,您可一定要为齐岳接好手臂,没有了右手,他就无法进行艺术创作了。”

    “艺术创作?”如月三女愣了一下,目光怪异的看向齐岳,明明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什么艺术创作?”

    水月俏脸微红,道:“不就是人体艺术创作么?以前我曾经看到过齐岳身上的纹身,那真是美仑美奂啊!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艺术。”

    “人体艺术?”扎格鲁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你们聊着,我先出去了。”

    齐岳赶咳一声,道:“好了,先不说这些,水尹叔叔,您看我这手臂有希望接上么?”

    水尹走到齐岳身边坐了下来,道:“我先要看看才能确定。”

    如月赶忙帮齐岳将外衣脱掉,露出右肩处的伤口,使用了终极麒麟臂后,肩膀的伤口看上去很平整,此时已经结痂,表面有一层紫红色。

    水尹接过水月递来的医用消毒手套,轻轻地在齐岳肩膀上碰触了两下,问道:“疼不疼?”

    齐岳摇了摇头,道:“现在已经不疼了,只是有时候有点痒。”

    水尹眉头微皱,右手张开,整个附在齐岳的右肩上,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自己右肩传来,原本运行的血脉顿时加速,舒适的感觉令他无力的身体顿时为之一振。

    水尹眼睛微微眯起,通过那温热的感觉感受着齐岳身体的变化,“奇怪,真是奇怪了。”半响后,水尹松开手,眼中尽是怪异的神色。

    明明关切的道:“水叔叔,齐岳的手臂还能接驳么?”

    水尹道:“他的手臂真的只是断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么?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啊!”

    闻婷道:“是的,肯定还不到半个月,他手臂断的时候我们都在场。”

    水引点了点头,道:“那就更奇怪了,我仔细检查了他的伤口,正常情况下,在手臂断去这么短的时间内,伤口虽然有可能愈合,但是经脉、神经系统应该还是处于破坏状态的,只有经过长时间的治疗才能恢复,可是,他现在这个伤口表面到是没什么问题,但内部的经脉和神经却都已经重新恢复成了一个新的体系,自行循环,这就比较麻烦了,如果想要帮他接驳上一条手臂的话,势必要将伤口重新破坏,让经脉和神经裸露出来,这才有可能结合,这样吧,齐岳明天你到医院来一趟,我给你做一下全面的检查,再确定是否为你接驳手臂,你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从水尹眼中,齐岳甚至看到了几分兴奋的光芒,点头道:“那好吧,谢谢您。”

    水尹摇了摇头,道:“你先不用谢我,坦白说,现在我连三成的把握都没有,这已经是许多年没有出现的情况了,当初,即使一名肩膀全部粉碎性骨折的病人,我都成功的帮他把手臂接好,但现在看来,你的情况似乎更加复杂,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这种情况完全是你自身所引起的。”

    水月吃惊的道:“爸爸,真的只有三成么?”她也是学医的,水尹的医术到了什么程度,没有谁比她更加清楚,此时听了父亲的不确定,水月不禁大为吃惊。

    水尹点了点头,道:“我是医生,必须要将一切的可能都估算好,一切等明天检查后再说吧,月月,既然你们是朋友,你就陪他们聊会儿,如月,你跟我出来一下。”

    如月关切的看了齐岳一眼后,和水尹一起走出了房间,水月在先前如月所坐的位置处坐了下来,郑重的问道:“齐岳,你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总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断掉了吧。”

    齐岳苦笑道:“这只能说是一个意外,具体的情况太复杂,等有空我再和你说,水月,你现在工作了么?”

    水月摇了摇头,道:“我还在上学呢。只是有的时候会跟在爸爸身边学习学习,爸爸是我最佩服的人呢。”一提到水尹,水月的目光顿时充满了骄傲之色。

    齐岳微笑道:“这也好啊!以你的医德,我相信,今后你一定会是一位好医生的。”

    水月道:“这几位都是你的朋友么?”她的目光已经转向了明明和闻婷,虽然她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如何,将身心都投入到了对医学的探索之中,但她毕竟也还是个女孩子,突然看到两个容貌尚在自己之上的美女,难免会有些比较之心。

    没等齐岳开口,明明赶忙道:“是啊,我是齐岳的女朋友。”

    一旁的闻婷毕竟有着上千年悠久的生命,只是抿嘴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明明心忧齐岳手臂的情况,问道:“水月小姐,齐岳的手臂令尊能不能接好呢?接好后能否像以前那样,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呢?”

    水月道:“这个问题我现在也无法回答你,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不过我可以说的是,我父亲做过的接驳手术足有上千个,到目前为止,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在进行接驳后除了不能过度用力以外,几乎与原本的手臂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刚才爸爸说的话你们也听到了,齐岳的情况比较特殊,现在我也说不好能否治疗了,你们反吧,只要有一丝希望,我爸爸都会全力以赴的,别说有如月这层关系,就算是一名普通病人,我爸也会全身心的对待。”

    闻婷道:“谢谢你,水月小姐,不论最后能否成功,我们都很感谢你和令尊。”

    齐岳道:“好啦,你们别老围绕着我这条手臂说来说去的,我们聊的别的好了,水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闻婷,她现在暂时没有工作,这是明明,她在清北读大学。”

    水月向二女点了点头,表示认识了。

    齐岳道:“水月,等下你和水叔叔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水月一愣,道:“这不好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们有特殊的野味哦,一定是你们以前没吃过的,就留下吃饭后再走好了,估计水叔叔和如月也已经说完话了,我们一起出去吧,这个房间毕竟小了点。”一边说着,齐岳从床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臂,除了脸色苍白一些以外,他现在看上去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明明想上来扶齐岳,却被他阻止了,“我只是少了条胳膊,腿还是没问题的。”

    四人一起出了齐岳的房间,这还是齐岳回来以后第一次走出房间呢,回来这三天以来,他的心神都放在对自己身体情况的探察上,试验了各种方法后,他知道,自己现在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麒麟臂自己一点点的恢复了,那并不是依靠什么特殊的修炼方法就能恢复的,终极麒麟臂的威力确实是恐怖的,但随之而来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水尹和如月就在门外不远处,他们走出来时,两人的谈话也已经结束了,齐岳主动道:“如月,既然水叔叔他们也不是外人,那就留下来吃饭后再走吧。”

    如月赶忙道:“那是当然了,水叔叔,我知道您忙,不过,好不容易来侄女这里一次,您可一定要赏脸吃个饭再走哦。”

    水尹莞尔一笑,道:“既然你们这写年轻人如此热情,我要不留下来也太不近人情了,好吧,也好久没见到你了,可惜你爸爸不在,哦,对了,这么多年你爸爸都去哪了,他现在似乎很少回炎黄。”

    如月有些无奈的道:“爸爸的性格您最了解了,他和妈妈只要一出门,没有个一两年是不会回来的,公司都交给我和哥哥管理,前些天我给他们打过卫星电话,听爸爸说,他们现在在埃及呢,可能过些日子就会回来了,到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水尹轻叹一声,道:“你们这些孩子都长大了,我们也老了,难得这个老家伙如此有精力,还能到处乱跑,最近这些年我也带出了几名得力弟子,等再过几年,他们的技术完善后,我也想退休了。”

    如月微笑道:“叔叔,您还这么年轻,说什么退休呢?”

    水尹苦笑道:“虽然我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但从医数十年,我实在太累了,也过于冷落了月月和她妈妈,等我退休后,一定要好好补偿他们。”

    “爸爸。”水月眼中充满了幸福光芒,“我和妈妈等这一天可已经等的很久了哦。”

    水尹微笑的抚摸着女儿的长发,道:“放心吧,爸爸不会让你们等的太久。”

    看着水尹、水月父女的样子,齐岳心中不禁充满了羡慕,如果自己也有一位这么出色的父亲,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心中正想着,手里却多了几分温润,闻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了他的大手。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禁都升出同命相连的感觉。

    水尹看了一下自己的腕表,道:“如月,我留下吃饭可以,不过我下午还有个手术,不能耽搁太长时间。”

    如月赶忙道:“我明白的,我这就让厨房去准备,今天中午咱们早些开饭。叔叔,你们先到大厅坐坐吧。齐岳,你?”

    齐岳道:“我也去大厅好了,回来几天了,再不活动活动,恐怕我的骨头就要生锈了。”

    如月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龙眸中的深情和温柔是无法令人疏忽的。水尹的目光略微闪烁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思索。而水月的目光中则更多出了几分好奇之色。

    如月去安排午饭了,齐岳等人一同来到别墅一层的大厅之中。大厅中没有别人,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回来之后各自都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胡光和易安会圣火教去处理教务了。燕小乙和田鼠则回去继续上他们的学,莫迪也依旧是当她老师。就连徐东也回了清北。经过这一次云南之行后,众人虽然都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但没一个人的感觉都与以前有了很大的差别。现在海留下的,只有仍处于昏迷之中的管平,以及为了齐岳暂时没有上学的明明了,就连如月也回集团去上班,只是因为今天水尹父女的到来才请了半天假。她那位可怜的哥哥,早已经满心抱怨了。毕竟,那么大的一个集团,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中午的主菜自然是谁都没有吃过的窫窳肉,在大厅聊了一会儿。众人之间也熟悉了许多,水尹渊博的医学知识令齐岳大开眼界。不过,他明显感觉到,水尹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自己似的。但又无法摸清那种感觉。

    “咦,这是什么肉,吃起来有点老。但却很香。好象还有着一股特殊的味道。确实以前从来没有吃过呢。”水月吃了一块清蒸窫窳肉后,好奇的问道。

    齐岳等人微微一笑,如月道:“水月妹妹,这个问题我们暂时不能回答你,既然你喜欢,就多吃一些吧,这是一种很稀有的动物,营养价值非常丰富。”

    特们这边说着,齐岳那边却在不停的吃,他虽然只剩下一只手了,但动作之快,居然丝毫不比其他人两只手慢什么。还有旁边的明明和闻婷照顾,最先上来的一大盘窫窳肉,倒有一半都进了他的肚子。齐岳发现,自己原本就很大的饭量,自从使用了终极麒麟臂后,似乎变得更大了些。肚子就像一个无底洞,不论怎么努力的吃,也很难将它填饱。

    扎格鲁道:“齐岳,你慢点吃,还有客人在呢。”

    水尹微笑道:“没关系,让他吃吧,难得他受了这么中的伤还能有这么好的胃口。其实,从科学角度来看,人每天能够摄入的营养是有限的,但是,为什么人类还有高矮胖瘦之分呢?我仔细的研究过,这和吃饭有着很大的关系,吃的东西越多,营养越丰富,对身体的帮助就会越大,虽然这并不是绝对的。但对于还处于青春期的青年男女来说却体现的很明显。你们这个年纪,就是应该多吃一些,多摄入各种营养成分。”

    如月微笑道;“齐岳是有名的能吃呢。叔叔,您也多吃一些,如果我猜的不错,今天的这种野味,对您家传的工夫有些帮助。”

    “哦?”水尹惊讶的看了如月一眼,他家传的武学叠阳手是非常秘密的,如月这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显然是在告诉他,在场的都不是外人。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虽然水尹之前硕果年轻人要多吃的话,但最好当他略微计算了一下齐岳的战斗成果后,还是不禁为之大为震惊。看着齐岳的目光又多几分看怪物的表情,毕竟,齐岳的食量已经很难用人的食量来衡量了。

    送走水尹父女后,如月站在齐岳身边低声道:“今天你吃的比以前还要多,看来,你除了痞子麒麟、流氓麒麟之外,还应该加个饭桶麒麟的称号。”

    齐岳委屈的道;“那我饿了还不能多吃啊!没准多吃一些还能早些恢复我的麒麟臂呢。”

    如月轻叹道;“希望如此吧。不过,你也不要太着急了。你啊!以前修炼的时候就很容易急功近利,现在可一定不能这样了。放心吧,一切还有我们呢。我们会一直等待着你回来,在你回来之前,我们会替你做好一切事情。”

    齐岳点了点头,但在心中却暗暗的问着自己,我还能再回来么?再回到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行列中?

    扎格鲁道:“好了,大家都回房间吧,刚吃下窫窳肉,我觉得你们还是修炼一下,尽可能的将其中的能量以及营养成分吸收比较好。”

    齐岳道:“呢们回去吧。我想到院子里走一走。别说吃了窫窳肉,恐怕就算吃了凤凰肉,对我也没什么用了。”

    众人刚要反对,齐岳却向他们挥了挥手,道:“放心,我没事的,我真的只是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而已。我现在算是半个废人了,你们可要努力啊!今后生肖守护神战士就要依靠你们来支撑起来了。”

    听齐岳这么一说,明明、如月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闻婷道:“窫窳肉对我也没什么作用,我本身就是火属性的,比较容易消化。就让我留下来陪齐岳吧。”

    龙域别院除了主别墅以外,其余的地方都被大量的植物所笼罩,可惜现在是冬天,京城又在北方,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荒凉。外面有些冷。虽然没有下雪,但一月的天气还是寒气阵阵。

    “齐岳,你冷不冷:”

    闻婷帮他拉了拉身上厚实的冬服。

    齐岳苦笑道:“刚才出来前我都开被你们包成粽子了,又怎么可能冷呢?”

    闻婷扑哧一笑,道;“这是因为我们关心你啊!谁让你现在的身体最需要呵护呢?”

    “出来走走真舒服,感觉全身血脉似乎都活动起来了似的。”一边走着,齐岳小幅度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精神明显感觉到好了许多。外面的空气虽然很冷,但呼吸起来却能感到很新鲜。深吸一口冷气,全身的细胞都会随之颤栗。

    “齐岳,你知道么?我现在心里真的好难过。”闻婷依偎在齐岳身边,泪水不知不觉间顺着面庞缓缓滑落。

    “傻丫头,你怎么又来了。难道我的解释还不够呢?”齐岳轻轻的抚去她俏脸上的泪水。

    闻婷低着头道:“虽然你们都没有怪我,但是,我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你是麒麟,又是四祥云墨麒麟,有着远大的前途,却因为我而断送。虽然如月、明明他们都没有说过什么。但是,我心里却更加痛苦。是我毁了你。齐岳,求求你,答应我好不好?”

    齐岳眉头大皱,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如果真要选择那样做的话,不仅是害了自己,同时也是害了我。难道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到地下去做一对鬼夫妻么?”

    闻婷泪眼朦胧的道:“可是,我真的好想好想补偿你,虽然你嘴上不说。但不论是任何人,失去了那么强大的能力,心中都一定不会好受的。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我这一生都不会心安的。”

    齐岳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闻婷,道:“补偿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牺牲你啊!你想牺牲自己来成全我只会令我痛苦,倒不如直接以身相许来的实在。你看怎么样?”一边说着,齐岳探手搂住闻婷纤细的腰肢。

    真切的搂住那柔软的腰肢才能真正感觉到那柔弱的纤细,虽然冬装很厚,但齐岳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闻婷肌肤散发出的淡淡温热。这么一个决定美女搂入怀中,虽然他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但下意识的立刻有了感觉。

    闻婷出奇的没有反抗,柔柔的靠入齐岳怀中,“这真的是你希望的么?齐岳,你要明白,巨兽活舍利那庞大的能量留在我体内是没有丝毫作用的。给了你,它才能真正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而且,我并不会死亡啊!我的意识将永远留在你身上和你永不分开,坍台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对你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但是,你身上的麒麟血脉自然对我有了强烈的吸引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总有想见到你的感觉,尤其是我们在凤雅重逢之后,这种感觉就变得更加强烈了,那天,虽然我被你收在麒麟珠内,但是外面发生的一切我都能清晰的看到,当我发现你要使用终极麒麟臂的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爱的感觉,我不知道你爱不爱我,如月和明明在各方面都不比我差,但是,我现在却只想缠你一辈子,永远都和你在一起,只有真正的与你融合在一起,我才能安心的留在你身边,变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后,就算以后你想不要我也不可能了。

    齐岳紧了紧自己的左臂,“婷婷,或许你还不完全了解我,我是个流氓,是个痞子,我们的国家不是说过么,当满足了物质文明后,精神文明建设才能变成最重要的,作为一个流氓,肉体的满足就是我的物质文明,你要想真正的留住我的心,那么,就一定要留在我身边,真实的存在着,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是因为你才使我失去了自己的能力,但是,你想要真正的报答我,那就必须好好的活着,活在我身边,你明白么?”

    “咦,我怎么有点热。”闻婷突然转移了话题,齐岳低头看时,只见闻婷的俏脸已经笼罩上了一层火红色,微笑道:“你还说窫窳的肉对你无效,看来效果还是有的,六千年的凶兽,所蕴涵的能量确实不一般啊!我听大师说过,那天如果不是佛力大大的限制了它的能力,即使你们那么多人围攻,也未必就能消灭它,好啦,我送你回去,赶快修炼一下吸收了窫窳的能量吧。”

    闻婷点了点头,道:“我不想回自己的房间,去你的房间好不好,我要时刻感受到你气息的存在,齐岳,你吃了那么多窫窳肉,难道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齐岳挠了挠头,道:“目前确实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精神似乎好了许多,这窫窳肉应该还是很补的吧。”一边说着,他怕迟了会影响闻婷对窫窳肉的吸收,赶忙拉着她回了别墅。

    整座避暑内都充满了火属性的能量气息,显然是众人已经开始了对窫窳肉中能量的吸收,那只窫窳大的很,把它弄回来着实费了不少力气,还是在姬德的帮助下才顺利的用专机运了回来,就算天天吃,也够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吃上一个星期的了。

    刚一回到房间,闻婷身上散发的热能已经非常明显了,齐岳赶忙让她盘膝坐好进入修炼状态,淡淡的热能流转,闻婷全身都笼罩上了一层绚丽的火红色。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