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章 水晶之恋

    “其他的没有什么了,好好替我照顾婷婷,我相信,作为曾经愿意为她付出生命的你,一定会好好的对待她的。哦,对了,我在你的精神烙印中还留下了以前一些我独创,并不属于麒麟体系内的特殊能力。都是一些实用的小技巧,对你应该有些帮助。本来按照麒麟的族规,我不该告诉你麒麟八珍真正的作用。但为了保住你的小命,让你能更好的保护我的女儿,现在我就将麒麟隐真正的作用告诉你,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利用它的能力。有了麒麟隐真正的威力,再配合其他几件麒麟八珍,普通一点的六千年凶兽你应该也能够应付了,看到现在麒麟隐的状态了么?所谓龙有龙域,那是他们自身实力的展现,而我们麒麟却没有属于自己的领域,在我林死之前,脑海中突然变的异常通透,这件麒麟隐就是在灵光一闪中创作出来的至宝,它可以在后天的情况下帮助你形成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形成属于你自己的结界或者称为领域,这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神奇之处至今还没有一位麒麟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当然,也是因为我作为麒麟隐的魂魄,还没有遇到一个能够继承我衣钵的人,现在我就将麒麟隐真正的功效传给你,只有在使用中,你才会逐渐明白它真正的威力,真正排行起来,恐怕以我之皮形成的麒麟隐才是麒麟八珍中最强的神器,隐身术在麒麟隐的能力中是一个最小的辅助之术而已,只要你能真正掌握了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即使是面对万年凶兽,也至少有自保的能力,好了,我要去了,我所传授给你的一切,也同样烙印在了婷婷的记忆之中,今后你们要相亲相爱,不论你有多少妻子,都一定不能欺负婷婷,你要记得,有我在你身边始终监督着你呢。”

    “呃……”被老丈人一直监督,这感觉恐怕是任何人没体会过的吧,不过,短暂的惊愕却无法埋没齐岳心中的狂喜,实力的有可能恢复和麒麟隐真正能力的出现,无不让他充满了喜悦。

    那魁伟的身影静静的消失了,光芒亮起,房间内重新回复了原本的明亮,麒麟隐从空中静静而落,落在齐岳手中,能量的波动似乎变得虚弱了一些,它的能量与麒麟珠形成一个奇特的共鸣,齐岳还只是刚刚沾手,光芒一闪,麒麟隐就已经消失在麒麟珠之中。

    希望使齐岳的血液仿佛燃烧起来一般,大脑中幻象频出,闻婷父亲留在他烙印中的记忆非常深刻,那绝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完全领悟的。

    没等齐岳仔细的去思考,面前的灼热气息突然消散了,全身覆盖着红色鳞片的闻婷缓缓睁开了双眼,没有了灼热气流的影响,齐岳可以清晰的看到,覆盖在她身上的红色鳞片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修长的小腿、圆润而充满弹性的大腿,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以及那纤细的似乎可以一手掌握的腰肢,再加上浑圆的翘臀和胸前的丰盈,无不令人充满遐思。虽然鳞片可以遮盖住她的肌肤,但却无法掩盖那难以用言语来赞美的曲线。

    “他来了,又走了。”闻婷淡淡的道,她的声音虽然平淡,但齐岳却清晰的看到,她身上的鳞片在微微的颤抖着,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的将闻婷拉入自己的怀抱之中,抚摩着她那在鳞片出现后已经变成了火红色的长发,心中充满了怜惜。

    “齐岳,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他只肯让我听到他的声音,却不肯让我见他一面呢?为什么,我期盼了这么多年,本已绝望的心被他的出现惊醒,他却不愿意见我?”闻婷的泪水很烫,灼热的液体沾湿了齐岳有些焦黄的衣服,她的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哭就痛快的哭出来吧,伯父他不愿意见你,是因为他不敢见你啊!在他心中,充满了与你母亲之间复杂的感情和对你深深的愧疚,婷婷,你恨他么?”

    “恨?齐岳,你能告诉我,当初是他错还是我母亲错么?”闻婷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齐岳。

    齐岳轻叹一声,道:“他们分属不同的阵营,谁又能说得出到是谁对谁错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也都已经去了,但你还活着,我想,不论是伯父还是伯母,他们都不希望见到你活在悲痛之中,伯父他不想见你,是不希望增加你心中的痛苦。”

    闻婷伏在齐岳怀中放声痛苦,贴紧齐岳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似乎要将自己心中全部的悲伤完全发泄出来似的,齐岳没有再劝说,只是轻拍着她的背,用自己的心安慰着闻婷悲伤的心,他知道,只有将内心的悲伤完全发泄出来,对闻亭才更好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闻婷终于哭累了,她竟然就在齐岳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长长的睫毛上还留有晶莹的泪珠,看上去分外惹人恋爱。

    齐岳只剩下一只手臂,身体又比较虚弱,费了些力气才将闻婷抱上床,把自己的被子给他盖上,轻轻的在她额头上一吻,低声道:“睡吧,睡吧,等你醒过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齐岳没有走,也没有去想闻婷父亲留给他的那些记忆,只是用自己仅剩的左手握住闻婷纤细柔软的小手,坐在床边看着她那有些苍白的俏脸,闻婷身上的红色鳞片渐渐褪去,她的身体现在是完全赤裸的,不过,就算齐岳没有用被子盖上她的娇躯,现在这个时候,齐岳也只会静静的的守护着她。

    门开,如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房间中的情景她先是一愣,轻唤道:“齐岳,我刚才感觉到你房间内有很庞大的能量波动,你们没事吧?”

    齐岳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没什么,如月,你过来坐,我有话对你说。”

    如月把门关好,走到齐岳身边坐了下来,她看了一眼床上的闻婷,以她的龙力,自然清晰的感觉到了闻婷身上散发出的悲伤气息,闻婷的身世她已经听齐岳说过了,此时看到齐岳紧握着闻婷的手,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么?”

    齐岳轻叹一声,道:“她是个可怜的人,她不但和我一样都是个孤儿,而且,她偏偏还清晰的知道自己的身世,哎,就在刚才,她的父亲从麒麟隐中出现了……”齐岳对如月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简单的将刚才房间中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听了齐岳的话,如月眼中光芒大放,惊喜的道:“齐岳,你是说,你有希望恢复了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虽然这是一条很困难的路,但它毕竟是我唯一的希望,不论如何我都要走下去,捷径肯定要经历风险,不过你放心,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卤莽的痞子了。”

    如月想了想,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齐岳道:“我想和闻婷离开一段时间,找一个适合的地方去修炼他父亲传授给我们的功法,然后再到全国去寻觅凶兽的踪迹,尽可能的恢复自己的实力,婷婷的父亲是我们麒麟一族最伟大的天才,他研究出的修炼之法必然有其道理,有闻婷和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不,这绝对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去,凶兽的实力我很清楚,要是你们遇到了强大的凶兽怎么办?齐岳,我的人早已经是你的了,难道你想舍弃我么?”如月的情绪已经变得有些激动了。

    齐岳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我怎么可能舍得下你呢?你是我的霸王龙啊!但是,如月你应该知道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这边有多么需要你,我已经失去了麒麟臂,你就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最强大的一个,况且,你还有龙域集团需要打理,那么多的事你怎么忙得过来呢?我们这一去,时间并不会太长,我计算过了,最晚七月我和闻婷也会回来,那时候明明刚好放暑假,也是我们该履行与雨眸之间的承诺的时候,从闻婷父亲那里得来的能力虽然不能说让我纵横无敌,但有一点却是可以保证的,那就是我们的安全,麒麟隐是婷婷父亲创造出来的,凭借麒麟隐真正的能力,就算遇到了万年凶兽,我们也有全身而退的机会。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们真正去对付的是那些三千年左右的凶兽和实力不强的六千年凶兽而已,这边需要你照看,虽然我也舍不得你和明明,但为了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未来,也为了我们的未来,这一次,我必须要走。”

    “可是,我真的不放心你啊!”如月的眼中写满了担忧。

    齐岳轻笑一声,道:“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不放心的,难道你还怕我和闻婷私奔不成?明天的医院我就不去了,麻烦你跟水尹伯父说声抱歉吧,我会带好手机的,这样吧,我保证每个月给你们打个电话,总行了吧。”

    “每个月?你想死了是不是,每天都要打,要是一天不打,我就立刻去找你。”如月在与齐岳发生关系后,第一次摆出了当初霸王龙的样子,恶狠狠的看着他。

    齐岳想去搂如月,但他现在只剩下一只手臂,左手又握着闻婷的手,只能探头过去,在如月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轻轻一吻,“好,每天都打,总行了吧,这么说,你是同意我们一起离开了?”

    如月贴入齐岳怀中,道:“我不是不明事理的女人,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为了我,也为了明明和婷婷,你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明白么?你既然要走,就尽快离开吧,先不要告诉明明,她年纪小,恐怕会不顾一切的要跟你们去的。”

    齐岳想了想,道:“对,你考虑的很周全。那好吧,我就谁也不告诉了,等我走了之后,你再替我和大家说声抱歉吧,等闻婷醒了,我们今天晚上就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家里就要靠你了,现在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你要多督促大家修炼,我在全国游历的这段时间也会尽量注意其他三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等我回来。”

    “齐岳,你能跟我到我那里去一会儿么?”如月的美眸中充满了不舍。看着齐岳的目光是那么的柔和,令齐岳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小心的将闻婷的手放如被子之中,站起身,拉着如月的手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入如月的房间,如月立刻松开齐岳的手,将门关好,背靠在门上,目光幽幽的看着齐岳,齐岳被她看的有些尴尬,“如月,你……”他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如月已经猛的扑入他的怀中,主动环抱住他的脖子,有些疯狂的吻上了他的双唇。

    齐岳只是经过了短暂的惊讶立刻反应过来,用左手搂住如月的娇躯,四片唇瓣激发出强烈的火花,如月似乎要将心中的情感完全爆发出来似的,她的动作有些狂野,没有丝毫的保留。这一吻,连齐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如月的动作从狂野变得温柔,再到两人唇分之时,齐岳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登上了她胸前的那充满弹性的丰满。

    两人的喘息都很急促,齐岳从如月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情意,那如火般旺盛的情意似乎要将自己燃烧一般。

    如月轻轻一推,将齐岳推倒在床上,站在床边,她轻柔的解开了自己上身的衣襟。

    齐岳的理智多少还有几分,“如月,不行的。大师说过,要四个人才行啊!我们……”

    “不行,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你觉得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比上次的时候要好么?什么四个人,我不管,你都说了,我是霸王龙。你马上就要离开我半年之久,就算我要虚弱一段时间,今天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齐岳的目光已经直了,吞咽了一口唾液,他现在有些说不出来话来。

    如月的动作并不快,当她解开自己的外衣,路出里面那淡蓝色的蕾丝内衣时,齐岳依旧没有任何拒绝的打算了。毕竟他是流氓出身,又继承了麒麟的风流血脉,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是个正常的男人就没有可能会拒绝。

    如月没有继续脱,只是原地转了个圈,微笑道:“我没么?”

    齐岳傻乎乎的点了点头,道:“美,真是太美了,你简直就是造物主最杰出的作品。”

    淡蓝色的胸衣,周围有着一圈淡淡的蕾丝,露在外面的雪白半球形成了一道深邃的沟壑,由眼睛计算,齐越能感觉出那至少36D以上的尺寸。而且,那时竹笋型的完美啊!不像使用胸衣承托着那饱满的双峰,倒像是如月的双峰将胸衣撑起。之下,是纤细的腰肢,虽然同样纤细,但如月的腰肢却更加有弹性,轻轻一动,似乎其中蕴含着爆炸性的能量。

    在众女中,如月的身材是最高的,仅次于姬德的女友蓝雅,只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使她拥有着一双完美修长的玉腿。从浑圆娇翘的臀部处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到大腿时收缩,沿续修长。那种连雕刻也无法做到的美感却呈现在了如月身上。

    闻婷的气质是清雅,而如月则是火热,既是是站在那里她却像是一团火在燃烧似的。尤其是当齐岳看到如月转圈时那带有蕾丝的丁字裤完全展现在面前时。齐岳的眼睛也开始冒出火苗,虽然冬衣很厚,但小帐篷还是出现在了下面。

    如月飘身而起,直接落在了齐岳的身上,双手一压齐岳肩膀,已经将他押在身下,还没等如月有所行动,齐岳的双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腰,猛地一翻身。反将如月压在下面,嘴角出流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怪老婆,我是男人,当然是我主动了。”

    如月的胸罩事前扣,齐岳低下头。用牙齿轻咬,直接摘掉了如月的胸罩,将那充满弹性的丰盈释放出来。

    如月毕竟以前和齐岳有过一次,俏脸此时已经如同红苹果般晶莹,双手盯住齐岳的胸膛,不然他俯下身来,“说,你以前是不是和许多女孩子有过,要不动作怎么这般熟练。”

    齐岳已经快流出口水了。“宝贝,这个时候你还问得出这样的问题啊!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男人的天性么?”

    “不管,第一次的时候你就停熟练的,哼,还说自己是处男呢。”如月双手的力量可不是现在的齐岳所能抗衡的,试探了几次都没有突破防线。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你欺负我只有一只手么?”

    如月一愣,赶忙移开双手,“不,齐岳。不是的,啊!你耍诈。”随着她一声娇吟,齐岳已经趁机突破防线,埋首与那丰挺之间,几乎是刹那间,如月那白皙的肌肤已经泛起了一层红色,双臂下意识的搂住了齐岳的头。

    齐岳左臂用力,是自己的身体向上移动了一下,坚实的胸肌压上了如月胸前的丰盈,与她面对面的坏笑道:“老婆,你那么用力的搂我的头,难道不怕我被你那对宝贝闷死么?如果那样的话,可就出天大的新闻了,因为老婆太丰满,某男被胸闷死,啊!你咬我。”

    这是谁的错11:39:39

    如月羞恼之间,已经抬起头,毫不客气的一口咬在了齐岳的肩膀上,齐岳虽然肩上疼痛,但心中去升起异样的感觉,下身变得更加坚挺了,紧紧的顶在如月的小腹上,甚至还因为强烈的充血在轻微的跳动着。

    淡淡的春意弥漫,如月的龙力毫无保留的朝齐岳体内传输着,随着进一步的动作,齐岳不禁感觉到一只手实在有些不够用啊!但是,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如月下身仅剩的一点遮拦早已经被齐岳有些粗暴的撕扯掉了,随着她一声有些高昂的尖叫,那粗大的坚挺破关而入,又一次回到了自己曾经享受过的温暖湿润之中。

    如月那修长的有些惊人的玉腿缠绕上齐岳的腰,齐岳以便疯狂的亲吻着如月上身的每一寸肌肤,,一边将自己的左手移动到如月的翘臀之下,用力的向上托起,使两人的身体结合处更加密切,麒麟与龙,完全融合为一体。

    齐岳的身体确实比较虚弱,但在如月的龙力支持下,麒麟的风流能力却丝毫不比以前逊色,在如月那双充满弹性的大腿缠绕下,不断发动起一波又一波强有力的冲击。

    如月的呻吟逐渐变得高昂起来,别墅的隔音效果很不错,她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浓浓的春意不断在房间中弥漫着,两人的身心完全开放,灵欲合一使他们的心更加密切了。

    “啊……”当如月的娇躯第四次痉挛的同时,在极度的快感之中,齐岳只觉得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仿佛同时张开一般,强烈的舒爽伴随着生命的精华喷薄而出。

    此时如月的身体已经变得异常敏感,在他那灼热而有强有力的喷射中,竟然迅速的达到了第五次高潮,极度的兴奋使她的身体已经完全陷入了高潮之中,呻吟弱了下来,但娇躯却不断的轻微颤抖着,双臂紧搂着齐岳的脖子,轻声的呢喃着什么。

    齐岳反搂着如月的娇躯,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不舍得离开,轻吻着如月的额头,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近两个小时的疯狂之后,自己不但丝毫不觉得疲惫,精神反而更加旺盛了,一翻身,让如月伏在自己的身体上面,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臀,心中充满了满足的感觉。

    如月一边娇喘着一边道:“它,它怎么还这么硬,不是已经……”

    齐岳嘿嘿一笑,在如月唇上轻吻一下,“你以为扎格鲁大师说的一对四是开玩笑啊!第一次我那是没适应,现在可不一样了。”一边说着,他向上轻顶,引得如月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难道,你才四分之一?”如月有些惊慌的道。

    齐岳在她的翘臀上轻拍一下,道:“傻丫头,现在只要抱着你躺一会儿,我就非常满足了。”

    如月轻轻的抚摸着齐岳的胸肌,“齐岳,对不起,我满足不了你,要不,我把明明叫来,我看啊!那个小丫头是不会拒绝的。”

    齐岳微笑摇头,道:“不用了,你啊,真是学坏了,也想把明明拉下水么?”

    如月不满的道:“我可是为了你哦,你还说我学坏了,哼,不理你了。”一边说着,她翻身从齐岳身上下来,贴在他身边躺了下来,到不是他真的生气了,而是齐岳那依旧高昂的东西依旧在一跳一跳的,令她有些心慌,先前的五次,已经令如月有些难以承受了,毕竟,即使她是龙,身体也还是有极限的。

    齐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如月,谢谢你。”

    如月一愣,把娇躯贴着齐岳道:“谢我什么?”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的光芒,“我活了整整二十年了,你知道么?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个生日。”

    “啊!”如月猛的坐起身,“你说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

    齐岳拉住如月的手,微笑点头,道:“不错,今天是我的生日,二十岁生日,二十年前的今天,当我刚被生下来的时候就被遗弃了,是好心人将我送到了孤儿院,从此,那天就成了我的生日,小的时候,我每年的生日几乎都是一个人度过的,有的时候,走在马路上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陪伴在身边,看到那些父母为孩子买生日蛋糕的时候,我都会立刻远远的躲避开,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讨厌任何甜点,尤其是奶油类的,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吃过哪怕是一口。”说到这里,齐岳的眼圈有些红了,他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童年时发生的一切。

    如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着。

    齐岳继续道:“后来,我十岁以后,就开始在社会上游荡了,孤儿院里的孩子毕竟太多,老师根本就顾不过来,所以,也没时间管我,之后我每年的生日,大多是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度过的,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十岁那年生日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喝酒,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醉生梦死的感觉,至少,喝醉了以后,一切就都不用记起了。直到去年的今天,我依旧是在酒醉中度过的,可是,没想到仅仅一年过去,我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和以前比起来,现在的我真是太幸福了,如月,谢谢你给我二十岁的生日留下了这么美好的记忆。”

    看着齐岳温柔而饱含着泪水的目光,如月的心颤抖了,“傻瓜,为什么你不早点把自己的生日告诉我们呢?也好让我们有个准备的时间啊!”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从没想过生日,我听人说,孩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难日,每当我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些抛弃我的家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抛弃我,但我依旧很想念他们,我的心很矛盾,我既恨他们的狠心,又非常渴望能见到自己的父母。哪怕只是一面也好啊!”

    如月搂住齐岳的头,把自己柔嫩的俏脸贴上了齐岳的,“齐岳,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孤独的一个人了,你还有我,还有大家,别难过了,我一定会送你一件生日礼物,从今年开始,今后每年我都会陪伴你度过一个又一个生日,直到我们都老了,好么?”

    齐岳微微一笑,在如月脸上轻吻,道:“你刚才已经将最好的生日礼物送给给我了啊,还有什么比我的如月更好呢?”

    如月俏脸一红,道:“可惜,我满足不了你,不过不要紧,我有办法。”一边说着,,她从齐岳的怀抱中挣脱出去,右掌在床上一按,飘身到一旁的床头柜前,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了些什么。

    “啊?如月,你干什么呢?”齐岳有些好奇的问道。

    如月把右手背在身后,有些神秘的回到齐岳身边,怪异的一笑,道:“你肯定猜不到哦。”

    齐岳愣了一下,看着如月道:“赶快给我看看,我的好奇心一向是很强的。”

    如月从背后把手伸了出来,张开手掌,齐岳惊讶的发现,在她手上竟然有两个果冻,包装很精美的果冻,在果冻的包装上写着四个字——水晶之恋。齐岳从电视上看到过,这是现在最流行的果冻之一了,不过这种东西他是从来都没吃过的。

    齐岳道:“你要把这两个果冻送给我当生日礼物么?”

    如月不知道为什么俏脸突然变得很红,低声道:“也是,也不是。”一边说着,她把两个果冻分别撕开,但却没有给器乐,而是送入了自己口中,轻轻的咀嚼起来。

    就在这时,如月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美眸中充满了柔情,缓缓俯下身,没等齐岳做出什么反应,已经张开小口,含住了他下身的昂扬。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