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霸王花殇冰

    “身份证,还有,你的职业。”警察显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齐岳,其他三名警察的年纪和之前这个也差不多,站在一旁没有吭声,隐隐形成保卫的形势将齐岳和闻婷围在中央。

    齐岳无奈的把身份证递了过来,道:“我没职业,现在是无业状态。”

    警察看了看齐岳的身份证,再看看闻婷,“走,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

    齐岳微怒道:“去警察局做什么,我又没犯法。”

    警察冷哼一声,道:“现在我怀疑你拐带良家妇女。走,上车,难道还要我用手铐铐上你么?”

    “放屁,你***才拐带良家妇女,你有什么证据?”齐岳大怒。别说他现在已经是生肖之王麒麟,就算是以前那个痞子,也无法容忍这样的诬陷。

    警察不屑的道:“看你相貌普通,衣着普通,而这位小姐明显和你不是一类人,你连个职业都没有,人家怎么可能是你的女朋友。在这些疑点没解开之前,你必须要和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当然,如果现在这位小姐能够醒过来帮你作证也可以。”

    闻婷现在已经处于修炼状态之中,哪有那么容易清醒过来,齐岳道:“你们这明显是诬陷,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

    警察眼中怒火大盛,“你说谁是狗?”

    齐岳不屑的瞪着他,道:“说的就是你,怎么了?”他现在绝对不能人警察带走自己和闻婷,闻婷在修炼中是最怕被打扰的。令齐岳很郁闷的是,自己已经失去了麒麟的能力,而这几名警察看上去是刑警的样子,身上都带着枪。而姬上将给自己的钻石徽章此时还在麒麟珠之内,没有闻婷的帮助,根本就拿不出来。一时间,他不禁为难起来,眼前的情况究竟要怎么处理才行呢?

    警察听了齐岳侮辱性的话,立刻将手铐掏了出来。一个简单的擒拿就去扣齐岳的手腕,他抓是抓住了,可是,抓住的却只是一只空袖子,此时他才发现齐岳居然是没有右臂的。

    齐岳虽然失去了云力,但毕竟有些功底,身体一转,右肩微微一沉,正好顶在警察的胸膛上,年轻警察经验不足,顿时被他顶的连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齐岳冷声道:“我现在打个电话,请人过来给我作证总可以吧。”

    年轻警察被齐岳一顶,顿时怒火中烧,“打什么电话,你居然敢袭警。先抓回去再说。”其他几名警察见同伴吃了亏,立刻毫不客气的冲了上来,他们倒没有掏出手枪。但那带着电火花的电棍却已经围了上来,而被齐岳顶退的年轻警察却朝着闻婷走了过去。显然是想将闻婷也一起带走。

    此时的局面顿时令齐岳心中大急,没有了云力,面对三根高压电棍,他能有什么应付方法呢?他真切的感受到失去了能力的可悲。只是几名普通警察就将他逼到了如此境地。愤怒的火焰在胸前燃烧,他不顾围向自己的三名警察,直接朝那名之前被他撞开的警察冲去。

    “还敢抵抗。”三根电棍几乎不分先后的点在了齐岳的后背上。但是,令警察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齐岳原势不变,丝毫没有被警棍影响到,只是一闪身已经挡在了那年轻警察面前。虽然他只有一只左手,但麒麟的技能又岂同凡响,简单的一步麒麟游已经绕到了那年轻警察最想不到的方位,愤怒中,齐岳左拳在短距离内爆发出全身的能量,重重的一拳轰击在警察的肋下,肋下本身就是要害,如果力量足够的话,是可以致人死命的。

    伴随着一声惨叫,那名警察顿时被齐岳一拳击倒在地,双手捂着肋部爬不起来了。

    齐岳挺起胸膛,面对另外三名警察,此时三名警察才吃惊的发现,自己手中的电棍内,竟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电流。

    试想,连庞大的云力都被终极麒麟臂抽空了,齐岳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吸尘器,电棍中的电流虽然很强,但在一接触他身体的时候,立刻就被齐岳身体所吞噬了。可惜,这种普通的电流不能对齐岳起到补充能量的作用。随着吞噬立刻就消散于空气之中。

    “这小子有点怪。大家小心。”一名年纪稍微大一些的警察谨慎的掏出了自己的佩枪,另外两名警察分别向旁边分开,一时间,三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指向了齐岳。

    齐岳并没有丝毫惧怕,淡淡的道:“如果你们敢开枪,那么,你们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的。如果你们聪明的话,现在就让我打个电话,我想,误会非常容易解除。”

    年纪大些的警察走到被齐岳打倒的警察身边,他发现这名同伴已经昏厥了,看了齐岳一眼,道:“不管之前的事情是不是误会,你袭警的罪名现在已经成立了。如果你不想挨子弹的话,就乖乖的配合我们,把自己先铐上。”一边说着,他将一个明晃晃的手铐扔到了齐岳面前。

    看着手铐,齐岳的目光变得有些恐怖了,“你想让我铐在什么地方,我只有一只手。”

    这名警察显然很有经验,指了指旁边的一颗纤细的小树,道:“那就把你和树铐在一起。我们会给你机会解释的,不过,必须要等回到警察局再说。”

    齐岳此时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被这些警察纠缠着,他实在是郁闷到家了。以前或许可可以抵抗子弹,但现在的他,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大区别,最多是身体强壮一些,失去了云力的保护,又怎么可能抵抗子弹呢?

    就在齐岳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随着刺耳的警笛声。又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警车很快就在之前的警车后面停了下来。这是一辆德国车改成的警车,明显比先前那辆要高级的多了。车门打开,一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悦耳的声音响起,当齐岳抬头看到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他不禁完全愣住了。

    “队长,我们接到一名货车司机报案,说附近有什么长着翅膀的妖怪出现,路过这里,看到这个家伙和一位漂亮的小姐在一起有些奇怪就上来盘问,谁知道他竟然袭警,杨力已经被他打晕了。您来的正好,我们正准备将他抓回去审问。”

    从车上走下来的也是一名警察,从肩膀的星星可以看出她的职位要比之前这些普通警察高了许多,笔挺的警服,端正的警帽,使她显得英资飒爽。看上去就像电影中演的霸王花。

    这名女警的身材很高,虽然警服的颜色很深,但却依旧无法掩盖她那傲人的身材。齐岳看清她的时候,整个人就完全呆住了。而这名女警在看到他的时候,反应却更加强烈,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齐岳面前,失声道:“你,你没死?”

    这名被称为队长的女警察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未见,来自黑暗议会的陆殇冰。

    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很想我死么,陆小姐。”

    陆殇冰的眼眸中少了几分以前的狂野,却多了几分正气,看着齐岳,她的身体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着,眼中流露出极其复杂的情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突然,她的目光落在了齐岳空荡荡的右袖之上,吃惊的道:“你的手臂呢?你的右臂怎么没了?”

    齐岳淡然道:“陆小姐,你是不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再来问我其他的呢?”

    陆殇冰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其他人在,挥了挥手,道:“你们先走,这里的事由我处理。”

    那名年纪稍微大些的警察犹豫了一下,道:“可是,队长,这个家伙和危险,而且杨力已经被他打晕了。您可不能因私废公啊!”

    陆殇冰冷哼一声,“你们在说笑话么?如果他想动你们,你们早就都去见阎王了。立刻离开,这件事由我负责,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担。”

    三名还清醒着的警察毕竟是下属,不敢再多说什么,带着那已经晕厥的警察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

    听着警车呼啸而去的声音,齐岳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幸亏陆殇冰及时赶到,否则今天的情况还真不好收场了。

    陆殇冰看了一眼旁边依旧在静修中的闻婷,道:“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右臂呢?”

    齐岳叹息一声,道:“来,我们坐下说吧。”一边说着,他在闻婷身边坐了下来。陆殇冰也跟着坐下,眼中尽是疑惑的光芒。

    齐岳道:“你记得你们黑暗议会来炎黄的目的么?”

    陆殇冰突然听到黑暗议会四个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记得,难道是他们?”

    齐岳摇了摇头,道:“黑暗议会虽然强大,但还没强到能令我失去右臂的程度。之所以变成这样,只是和他们的任务有关而已。为了对抗强大的敌人,我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位是我的朋友,因为能量消耗在这里休息。幸亏你及时出现,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那些警察呢。”

    陆殇冰疑惑的道:“以你的实力,会怕警察么?”

    不知道为什么,当着陆殇冰的面,齐岳并没有隐瞒的打算,淡然道:“如果我还是以前的齐岳,你觉得以我的性格会等到你赶来么?你那几个手下恐怕早就躺在地上了。难道你没感觉出,我现在的身上已经没有能量波动了。”

    陆殇冰心中一惊,她确实感觉到齐岳身上并没有应有的强大能量波动存在,但之前她只是以为齐岳的能力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故而能够隐藏自己的能量气息呢,此时听他怎么一说,不禁心中一惊,看着齐岳的目光变了变。

    齐岳微笑道:“放心,我失去能量是因为失去了右臂,和你上次并没有直接关系,刚才那几个警察说的货车司机报案,是我这位朋友做的,那司机睡着了,差点冲到桥下,我们才救了他,没想到他却报案了,不过,我也很奇怪,你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警察呢?”

    陆殇冰没有过多的询问关于齐岳的能量,低下头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死?我后来又到那个楼顶找过你,但是却只有血迹。”

    齐岳微笑道:“怎么,你还打算再杀我一次么?”

    陆殇冰猛的抬起头看着齐岳,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她的目光却变得更加复杂了。

    齐岳道:“那时,连我自己都以为自己完蛋了。中枢神经被破坏,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不过,我确实是幸运的。在我们那次见面之前,我的实力有了一定的突破,新学会了一种能够自我治疗的能力。在楼顶待了一晚上,最后终于从死亡的边缘挣扎回来。”

    陆殇冰忍不住问道:“既然你的自疗能力那么强,为什么现在却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实力呢?”

    齐岳叹息一声,道:“这是不一样的。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反正失去的已经失去了。你呢,你又怎么成了警察了?”

    陆殇冰道:“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那天,离开楼顶后,我的心已经绝望了。那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我的身体里有着炎黄的血脉,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就是死,我也不想再回黑暗议会那个带给我梦魇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在路上流浪着。当我走到一个现在都叫不上名字的地方,我突然看到了一则面向社会的招聘。说是京城警力缺乏,面向社会招聘擅长技击的人。可以不问学历。我抱着一丝希望就走了进去。说起来好笑,面试的时候,他们谁也不相信我能够成为一名警察。

    齐岳微笑道:“后来你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切,是么?”以陆殇冰的能力,就算最优秀的特种兵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她有着豹的速度,再加上从小严酷训练得来的能力,又岂是普通警察可以比拟的呢?

    陆殇冰点了点头,道:“是的,在搏击测试中,我击败了所有人,包括考官在内,所以,我最后被录取了。”

    齐岳有些疑惑的道:“可以,你并没有大陆的身份证件,他们怎么敢用你呢?”

    陆殇冰淡然道:“我是有证件的,在来到炎黄替黑暗议会办事之前,因为我有炎黄血脉,黑暗议会用特殊渠道帮我伪造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凭借着身份证件,加上我的实力,我成了炎黄一名警察。后来,随着几次特殊任务的完成,我就成了现在的这个分局刑侦大队的队长。我的资力虽然不够,但实力却令上面对我刮目相看,是破格提升的。”

    齐岳笑了,“真有意思,以前,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成为一名警察。”

    陆殇冰又一次低下了头,“齐岳,你恨我么?”

    齐岳微笑道:“如果我恨你,你觉得我会将自己失去能力的情况告诉你么?现在,你应该不会认为我还在欺骗你了吧。我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一切。”

    陆殇冰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我知道说对不起没有任何作用,但是,齐岳,当时我……”

    齐岳轻叹一声,道:“我不怪你,当时是我太大意了,忽略了你的感受。恐怕换了别人也同样会以为我是个色鬼的,毕竟,那样的解毒方法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是个可怜人。殇冰,珍惜现在的生活吧。你既然已经脱离了黑暗议会。今后就不要再想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当是重新获得了一次生命,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我想,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幸福。”

    陆殇冰的肩头微微耸动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我差点要了你的命。你却一点都不恨我。为什么,齐岳,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她面前的地面已经有些湿润了,被她那晶莹的泪水所打湿。

    齐岳莞尔一笑,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如果你换成个男的,或许,我早就把你杀了。我以前是个流氓,是个痞子,对于美女的免疫力一向是很差的。自然也要宽容的多了。”

    陆殇冰猛的抬起头,看着齐岳,道:“不,你不是那样的人。绝对不是。”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你看,我说实话你偏偏不信,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嘛。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然,你的经历也确实打动了我,我说过,和你一样,我也是一个孤儿。同命相连。我们都有自己的伤心事。又有什么好责怪的呢?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需要多想什么。其实,我也找过你的,但却一直没有消失。看到你现在成为了一名警察,我真的替你高兴。好好活下去吧,炎黄是适合你的地方。”

    陆殇冰泪眼朦胧的看着齐岳,喃喃的道:“是你给了我这次的新生,但是,我真的能够脱离黑暗议会么?只要他们想,就一定会找到我的。连我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却依旧没有来寻找失踪的我。”

    齐岳道:“这么有什么可奇怪的,你们黑暗议会这次来的高手确实不少,但却铩羽而归。或许你还不知道,为了那个所谓的圣源,教廷来的高手比你们更多,一名枢机主教带领着五名红衣大主教,再加上圣骑士和光明骑士啊!黑暗议会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帮你解决吧。”

    “你?你怎么帮我解决。你的意思是要告诉我,黑暗议会这次来炎黄损失惨重,现在还顾不上我的事么?”陆殇冰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惊喜。她十分喜欢现在的生活。尤其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也适应了现在的一切。她一直都很怕,很怕黑暗议会会重新找到她,对于背叛者,黑暗议会的处理她再清楚不过了。

    齐岳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克林斯曼这个人你知道么?”

    陆殇冰全身一震,道:“当然知道,他是十三黑暗议员之一,也是最强的吸血鬼。掌控着吸血鬼中最强大的家族。号称血族第一高手。”

    齐岳道:“这个人现在已经回黑暗议会去了,我和他还有几分关系,回头我请他帮忙处理一下,让黑暗议会不要再追究你的事情就是了。”

    “你认识克林斯曼亲王?可是,你明明是和我们黑暗议会作对的啊?”陆殇冰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齐岳眉头微皱,道:“你现在已经脱离了黑暗议会,不要再用我们这个词了。我只能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黑暗议会中也未必全是坏蛋,你不就是一个例外么?”

    陆殇冰苦笑道:“如果你知道我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齐岳叹息一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是被黑暗议会制造出来的杀手,难道你有选择的余地么?你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就证明了你内心纯真的一面。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套用炎黄一句古话,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陆殇冰沉默了,双手捏着自己的警服,身上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定,“齐岳,我欠你的。不是因为你现在要帮我解决麻烦。我欠你两条命。一条是你的,一条是我自己的。当初,你救了我,解除了我身上的毒素,但我却恩将仇报险些把你杀死。这两条命我永远是欠你的。不论你想让我做什么,今后只需要一句话。我一定会去做。哪怕是违背我自己意愿的。”

    齐岳笑了,“那我现在还缺个老婆,你来做我老婆可不可以?”

    “你肯要我么?要我这么一个曾经是黑暗的人”陆殇冰目光直直的看着齐岳。

    “呃……,为什么不肯要,没有人天生就属于黑暗的,我说了,那并不是你自愿的啊!不过,刚才的话我确实只是开玩笑而已。你这么漂亮,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凭什么娶你做老婆。更何况,你可能也猜到了,我的老婆可不止一个。”

    “我不在乎,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我欠你的。我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来偿还。前提是,只要你肯要我。”陆殇冰丝毫不让的看着齐岳。

    “这个……,殇冰,看来你还是不懂得爱情啊!真正的爱情,怎么能用偿还呢?你当现在是旧社会啊!这对你是不公平的,何况,我根本就没为你做过什么,当初我虽然替你解毒了,但你也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最美妙的享受。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陆殇冰听了齐岳说到男人最美妙的享受这几个字,不禁俏脸一红,道:“我认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要我,刚才是你说的想让我当你老婆,说出的话就像泼出的水。是不能后悔的。”

    “我……,坦白说。殇冰,你这么个大美女肯做我老婆,我有什么不肯的呢?只是,我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不用说其他的了。我这几天就要离开京城了,到全国各地旅行,寻觅恢复自身能力的方法。这样好了。等我的能力恢复后,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好么?现在,我实在是没心情说这些,我想,你也能够理解我失去全部能量的痛苦吧。”

    殇冰执着的目光软化下来,“那好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恢复的。就算你真的恢复不了,也一定要回到京城,我等着你,你一天不回来我就等一天,一年不回来我就等一年,要是你一辈子不回来,我就等你一辈子。”

    呃……,真是作茧自缚啊,看来她还真不好糊弄。齐岳心中暗暗的想着,他对陆殇冰确实很有好感,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了三个老婆,在临出门前姬德才刚叮嘱过他,而且,他现在的身体又是这种情况,怎么能给陆殇冰什么保证呢?

    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殇冰,我一定会回来的。但是,你不需要等我,感情是要讲缘分的。至少,我们是朋友。”

    陆殇冰看着齐岳,眼中复杂的光芒渐渐消失了,有些梦吟似的道:“齐岳,你知道么?在我发现自己身上的毒已经解除后我的心有多么痛苦。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看中的男人,经过了对你强烈的恨,再到发现自己的认识竟然是完全错误的,我的心里痛苦到了极点。那时候,我都想要立刻追随你于地下。但是,每当我想起你在楼顶时对我说的话,我就告诉自己要坚强的活下来。我心中一直抱找丝侥幸,因为没有找到你的尸体。我还期望着你能够活着。但是,中枢神经破坏是什么情况我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是以为你已经死了,现在,你终于又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懂得什么花前月下,也不懂得什么浪漫,但我却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连爱都不懂,我很清楚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爱你,真的,当你那次救我到天台,又一次放过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了你,你的实力,你的宽容,都是我以前认识的男人们所无法比拟的,别的我不会说,但我却非常肯定的告诉你,我一定会等你的。等你回老。”

    齐岳呆呆的看着陆殇冰,现在这个时候,他以及功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

    陆殇冰突然像决定了什么似的快速的站起身,朝齐岳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双脚点地,又一次在齐岳面前展现出她那豹的速度,几乎只是一闪身,就上了她来时开的那辆车。随着发动机剧烈的轰鸣声,汽车如同箭一般窜了出去。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殇冰离去,心中突然变得很轻松,殇冰终于明白了他当初的好意,误会也完全解除了,使齐岳的心情非常舒爽,不过,接踵而来的问题也呈现在面前,她说要等自己一辈子,这个问题,自己以后怎么像如月她们解释呢?当初自己和如月一战可就是因为殇冰啊!

    算了,不想了,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还是等自己的实力先恢复了再说吧。遇到不好解决的问题,齐岳并不是选择逃避,而是自动忽略,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

    观察了一下闻婷,闻婷依旧处于修炼之中,她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许多,估计再需要一段时间,等体内的能量运转正常后就能清醒过来了。

    陆殇冰并没有让齐岳等待太长时间,一会儿的功夫,随着刺耳的警笛声,她的车飞快的开了出来,刹车带出一声刺耳的尖啸,疾弛中的警车猛的停了下来,那急煞的力度,连曾经飙过车的齐岳看的都不禁一阵心惊,暗道,这可怜的车给殇冰看真是个悲哀啊!

    身影一闪,陆殇冰已经重新来到了齐岳的身边,她的实力确实不弱,没有丝毫喘息的迹象,只是身上的警服看上去微微有些散乱了。

    没等齐岳问她去干什么,陆殇冰已经将自己头上的警帽摘了下来,微微卷曲的长发披散而下,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芭比娃娃,充满活力的娇躯散发着无形的魅力。

    不知道陆殇冰从什么地方弄出一根皮筋,她飞快的将自己的长发梳理成了马尾,使自己看起来更加清爽了。

    “殇冰。”齐岳刚叫出她的名字,就被她打断了。

    “脱吧,在你的朋友醒来之前,应该还来得及。”陆殇冰看着齐岳,俏脸微红的说道。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