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沙漠风暴

    陆殇冰美眸瞄向齐岳的下身,噗嗤一笑,道:“你没听错,我让你脱,而且是脱裤子,难道还要让我动手不成。”

    “这个……,你要干什么?”齐岳吃惊的看着她。

    陆殇冰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做你们男人最喜欢的事了,你马上就要走了,我总要留点纪念给你,省的你把我忘记了啊!”

    “不,这个不好吧。殇冰,你别冲动。”天啊,现在的女孩子脑子里都想着什么。齐岳已经有些懵懂了,他身边还有闻婷啊!

    陆殇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难道你还要让我强迫你么?别忘记,你现在已经没有以前的能力了,我想制服你可是很容易的。”

    “殇冰,你冷静一点。”齐岳还试图劝说。不过,陆殇冰明显已经不耐烦了。没等齐岳说下去,身形一闪,已经来到齐岳正前方,右手闪电般的在齐岳肩膀上点了一下,一股能量顿时传入体内,虽然齐岳的身体能够吸收外界的能量,但这股攻击的风力却只是封锁住他全身的惯技,并没有进入经脉,顿时使齐岳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陆殇冰犹豫了一下,在齐岳的喉咙处又点了一下,使齐岳连说话也无法做到了。她的手指有些冰凉,感觉上似乎很紧张似的。

    轻轻的,陆殇冰动作生涩的解开了齐岳的裤腰带。俏脸微红的看着他,坚定的道:“我一定会让你永远记住我的。”她的双手有些颤抖的将齐岳的裤子拉下,齐岳只觉得下身一凉,心中暗道,完了,难道我要被女人强奸了不成?婷婷啊,现在你可千万不要清醒过来才好啊!

    此时,他反而期待着陆殇冰的动作快一些。只要不让闻婷看到,被一个美女强奸,似乎也是件不错的事。

    陆殇冰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抱起齐岳,身体轻轻一跃,落在路边茂密的树林之中,这里距离机场附路虽然不算远,但有那些树干遮挡,也不容易被人发现了。

    齐岳看着陆殇冰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红。在心中遐想的作用下,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殇冰轻笑一声,“还说不想么?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冰凉的小手握住齐岳下身的昂扬。齐岳虽然不能说话,但突然出现的刺激,还是使他从鼻端发出一声短暂的呻吟。

    陆殇冰微笑道:“你知道我刚才去做什么了吗?你一定猜不到的。你看。”一边说着,她从自己警服的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包装看上去很精美,这种包装齐岳从来没见过,因为陆殇冰在轻轻的晃动着,使他也无法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你是男人,一定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马上你就会知道了。”一边说着,陆殇冰撕开了纸袋。仰起头,向自己的嘴中倾倒着什么。齐岳隐约看到那是一些细小的颗粒。他心中很疑惑,难道陆殇冰是自己吃春药?这个可能性不大吧。再说了,春药的包装自己以前也曾经见过,那些什么西班牙苍蝇之类的,可不是这样的包装啊!难道是新产品不成?

    陆殇冰闭上嘴,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红着脸,缓缓低下了头。

    晕,齐岳脑海中出现了这个字。居然和如月一样,难道她也要给自己口爆不成?看着陆殇冰那身警服,齐岳心中顿时升起了强烈的异样。

    他猜想的很正确,但是,却并不完全。当他那被寒风吹的有几分冷的昂扬被陆殇冰吞入口中的瞬间,一阵并不算强烈的刺痛顿时如同爆炸般充斥在他那坚挺的周围。刺痛感并不强烈,但却充满了刺激性,起夜被封住关节的身体都不禁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在这一瞬间,齐岳终于明白陆殇冰刚才倒入口中的是什么东西了。那是跳跳糖啊!一种特殊的糖类,吃入口中,会在苏打的作用下散发出刺激的感觉,而且能够持续一段不短的时间。陆殇冰此时口含跳跳糖的做法有一个很贴切的形容,名叫沙漠风暴。试问,在柔软的口舌和跳跳糖的双重刺激下,哪个男人能够不为之疯狂呢?与如月施展的水晶之恋比起来,沙漠风暴的刺激要更强烈的多,虽然没有水晶之恋那温软的感觉,但却别有一翻风情。

    没有真正体会过那种刺激的感觉,是无法想象出沙漠风暴有什么效果的,剧烈的刺激中,陆殇冰每一次轻微的移动,都会令齐岳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身上的毛孔完全张开,他的脸已经涨红了。下身强烈的感受不断向大脑释放着危险的信号。

    陆殇冰的动作从舒缓逐渐加快,而跳跳糖的作用也在这时候达到了颠峰,制服诱惑加上沙漠风暴啊!齐岳就算这方面再强,在这种连环的刺激下,也无法支持更长的时间。

    当跳跳糖的作用终于完全消失的时候,他的下体在之前强烈的刺激中已经变得更加敏感了。殇冰的动作明显比上次在楼顶时要熟练一些,闭着双眼,俏脸通红的用各种巧妙的动作挑逗着齐岳。

    齐岳的身体颤抖越来越厉害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根本不需要他可以的想要提前释放,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不断的刺激。

    强烈的喷射伴随着更加剧烈的痉挛,齐岳在这方面确实继承了麒麟的光荣传统,这已经是不到一天内的第三次喷射了,但却依旧有质有量,丝毫不比前两次少。

    殇冰的小手上下移动着,她的小嘴已经无法容纳下全部的精华,有些已经顺着嘴角滴落到地面。

    知道齐岳最后一点精华也被完全压榨之后,殇冰才从他身上脱离,将口中的精华吐到一旁,顺手在齐岳身上点了两下,解除了对他的禁止。

    齐岳看着殇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之前强烈的颠峰状态还没有完全解除。充分的释放令他的心也随之颤抖,这可是制服诱惑加上沙漠风暴啊!

    “看什么看?”殇冰白了齐岳一眼。从上衣兜里掏出纸巾擦着自己的小嘴。

    齐岳嘿嘿笑道:“我在看我的万千子孙流失啊!”

    “呸,之前还说不要,刚才你却又那么兴奋。”殇冰白了齐岳一眼。

    齐岳苦笑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个身体是不受我思想所控制的,殇冰,你又何必如此呢?我一定会回来的。”

    殇冰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在我心中,对你永远都是亏欠的。上一次,在你极乐的颠峰中。我险些送你去了地狱,这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你先把衣服穿好了。”

    齐岳站起身,他一只手穿裤子实在有些困难。殇冰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般来到他身前,帮他把裤子重新穿好,低声问道:“你冷不冷?”

    齐岳摇了摇头,“怎么会冷,我热的不得了呢。”

    殇冰张开双臂,搂紧齐岳的腰,将自己的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不要忘了我,真的。不要忘了我。”

    “傻瓜。你是第一个让我体会到女人滋味的。我怎么可能忘得了你呢?”

    “真的?”

    “当然。”齐岳抚摩着她那波浪般的长发,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芳香。这外表冰冷的殇冰和如月有几分相象,她们的内心都是这么的火热啊!

    “我要走了。我还有任务要去执行。你走吧,这是我的电话号码。等你回来后,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一边说着,殇冰随手切下身边树上的一块树皮,手指轻颤,在树皮上留下了一串号码,然后小心的放入了齐岳的口袋之中。

    “一定会的,只要我胡来,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我估计要七月左右了。这次,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一定会全力恢复自己的实力。我待会儿打电话给你,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你,如果有黑暗议会的人来找你麻烦,你就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来不及处理的话,你就到机场附路旁边的龙域别院去,我的朋友都在那里,有他们在,黑暗议会是不敢乱来的。”

    殇冰点了点头,正在这时,警笛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朝路上看去,只见一辆和殇冰开的同样型号的警车停了下来。车门第一时间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那是一名英俊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他的肩膀很宽阔,头上的短发如同钢针一般,脸部的线条非常鲜明,一看就属于那种铁汉的类型。身上的警服被下面的肌肉完全撑起。往那里一站,就给人一种不同于普通人的感觉。他锐利的目光几乎在一下车就看到了相互搂抱着的齐岳和陆殇冰,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阴霾起来。

    “殇冰。”男子一个纵身已经跳到了树林边,他也穿着一身警服,和殇冰的比起来,似乎职位还要高上一些似的。

    殇冰看了齐岳一眼,齐岳道:“是你的同事么?”

    殇冰点了点头,道:“他也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啊?男朋友?”齐岳惊讶的松开了搂着殇冰的手。

    “他是谁?”大块头警察目光冷冷的看着齐岳,他的拳头已经握紧,身上散发着不善的气息。

    陆殇冰看着齐岳,道:“你相信我么?”

    齐岳点了点头。

    陆殇冰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那好,我来处理这一切,”一边说着,她上前一步,朝那男子道:“李扬,我们分手吧。”

    李扬有些呆滞的看着她,“为什么,为了他?”他的手毫不客气的指向齐岳。

    殇冰点了点头,道:“他是我一直都爱着的人,以前,我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才答应你的追求,但现在他还活着,所以,我们也该结束了。”

    李扬那一双剑眉几乎竖立起来,“你之所以说要考虑一年才能决定是否真正接受我也是因为他了?”

    殇冰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他,所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觉得是我伤害了你,我只能说对不起。”

    齐岳在一旁看着殇冰,心道,从黑暗议会出来的果然不一样啊!这绝对是雷厉风行的做法。从两人的交谈中他已经看出了大概。这个叫李扬的警察显然很喜欢殇冰,殇冰虽然答应了他的追求,但却并没有真正和他开始交往。既然她要自己解决,那就由她来解决好了。

    李扬的目光如同毒蛇一般在齐岳身上扫视着,“没想到,你居然宁可选择这么一个人都不选我。我有什么不好,我哪一点配不上你么?”

    殇冰摇了摇头,道:“你很好,是我不好。你父亲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但你却能不凭借父亲的人脉,只是凭自己的实力走到现在这一步,成为公安系统最年轻有为的一个,我很佩服你,但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就算你一切都比他强上无数倍,我也只会选择他。这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所以,请你死心吧。”

    李扬怒吼一声,“不,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你凭什么追求殇冰?”

    没等齐岳回答,殇冰已经横移一步,挡在齐岳与李扬之间,“不是他追求我,是我追求他。”

    “啊?殇冰,你说什么?”李扬有些呆滞的看着她。

    殇冰重复道:“我说,不是他追的我,而是我追的他,现在你满意了?”

    “不,这不可能。他看上去这么普通,甚至还缺少一条手臂,你,你怎么可能喜欢上这么一个人。难道他有什么背景么?不,我不相信,殇冰,你给我个理由。”

    殇冰淡然道:“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你非要的话,我只能说,他任何方面都要比你强。现在你满意了?李扬,我不想伤害你,但长痛不如短痛,忘了我吧,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女孩子有很多。”

    “不,我只要你,你说他什么都比我强,我不相信。小子,如果你是个男人就不要躲在女人背后,你出来,我们说清楚。”李扬的目标转向齐岳。

    齐岳伸出自己的左手抓住殇冰的肩膀,“殇冰,还是让我来吧。我想,让我来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好。”

    殇冰迟疑了一下,“可是,你现在?李扬很强,他有今天的地位全是依靠自己的实力打拼出来的。在目前京城的公安系统中,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战胜我的人。”

    听了殇冰的话,齐岳不禁心中一惊,陆殇冰的实力如何,他再清楚不过了。换做以前,这个叫李扬的男人他自然不会看在眼中,但是现在却不一样,没有云力的支持,他怎么可能是人家的对手呢?不过,作为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退缩的,齐岳几乎连考虑都没有,就从殇冰身边走了出去。在李扬面前半米外站定脚步。

    “你凭什么?”李扬看着面前比自己要高上半个头的齐岳。在身材上,现在的齐岳丝毫不比对方逊色,同样的肩宽背阔,虽然肌肉没有对方那么夸张,但气质上却优有过之。

    齐岳转头看向殇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殇冰,能借用一下你的能量么?”

    殇冰将自己的右手抬到齐岳面前,齐岳拉着她的手,按上了自己胸前的麒麟珠,虽然殇冰的能量和他不是同源的,但殇冰的风属性能量经过齐岳的麒麟血脉辅助,还是能够开启麒麟珠,淡淡的青色光芒亮起,一个锦盒凭空出现在齐岳的手掌之中。

    齐岳目光丝毫不让的看着李扬,道:“就凭这个,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去争取一个同样的,那么,你就有和我竞争的资格。”一边说着,他将手中的锦盒缓缓打开。

    这个锦盒。正是当初姬长明上将给他的钻石守护勋章,其实,连齐岳自己都没看过这枚勋章是什么样子的,当天鹅绒的锦盒缓缓打开时,淡淡的宝光顿时从盒内散发而出。那是一个长方形的卡片,就想磁卡的样子似的,只不过,它并不是塑料制作而成的。完全是用最纯的铂金铸造,上面镶嵌着一共一百零八颗蓝色的钻石。夺目的钻石在卡片正中央镶嵌成国徽的样子,在最上面,由红宝石雕刻而成的两个字分外夺目,那正是齐岳的名字。

    “比钱么?我不相信殇冰为了钱就会放弃我。”李扬显然没看清楚盒子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齐岳将那铂金钻石卡片取了出来,淡然道:“你看清楚再说。”

    此时,李扬才清晰的看到,在卡片的另一面,同样也是一个国徽,只不过国徽完全是由透明的钻石镶嵌而成。卡片在齐岳手指上轻轻的翻动着,宝光闪烁中,李扬终于看到卡片角落上一个令他全身血液冰冷的印记。

    “钻石勋章,这是,这是国家最高等的钻石勋章?不,这怎么可能?”李扬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吃惊的看着齐岳。

    齐岳淡然一笑,道:“为什么不可能?难道我就不能得到它么?”

    “不,不,这不可能的。我不信。”李扬看着齐岳手中的钻石守护勋章,他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他的眼神已经出卖了自己。

    齐岳叹息一声,道:“既然你是公安系统最出色的青年才俊,那么,你应该知道塔克拉玛干吧。”

    “塔克拉玛胳?你说的是地狱三重关?难道?”

    “一个月,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离开了那里。”齐岳静静的看着李扬,只要对方够聪明的话,就回明白自己的意思。齐岳并不怕对手。虽然他失去了能量,但是,在塔克拉玛干那一个月的训练,却带给了他许多许多东西。之前,如果不是面对三柄手枪,他根本就不会被几个警察胁迫住。

    “一个月,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从地狱走出来的家伙。以最弱的身体状况进入塔克拉玛干,却用了最短的时间离开那里。军方的传奇。钻石守护勋章的获得者?”李扬的目光已经有些变了,这个时候,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殇冰的存在。

    齐岳淡然道:“看来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不错,这就是钻石守护勋章。现在,你还需要我再解释什么吗?”

    “不需要了。钻石守护勋章不可能落在旁人手中。”李扬的情绪在这个时候竟然稳定了无多,他深深的看了殇冰一眼,自嘲的笑笑,“你说的对,他什么都比我强。钻石守护勋章的拥有者,是国家最强的守护者,直接受主席令调遣。或许,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真正配的上你。你叫齐岳吧,勋章撒谎能够的应该就是你的名字。”他的目光重新回到齐岳身上。

    齐岳点了点头,道“不错。”

    “好,我会牢记你的名字。明天我会辞职,离开公安系统前往地狱三重关,如果不能通过三关,我就永远不回来。等我也和你一样,能够拥有钻石勋章的时候,我一定会找你较量。如果那时候,殇冰还没有嫁给你,我一定会把她抢回来。”

    齐岳淡然一笑,道:“我等着你,不过,作为一个男男人,你需要靠女人的激励才下定决心么?钻石守护勋章,只颁发给守护我们炎黄大地的守护者。如果你是抱着为了抢回殇冰的心,那么,你永远也无法成为钻石勋章的获得者。”

    李扬愣了一下,他深深的看着齐岳,深吸口气,道:“受教了。我们一定回再见的。”话音一落,他的身体猛然弹起,回到自己的汽车上,就像之前殇冰离开是那样,开着车风驰电掣般离去了。

    殇冰从齐岳手上拿过钻石守护勋章,奇怪的道:“这小小的卡片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我太了解李扬了,他是个很傲的人,居然会被这么一张卡片吓走,这是难以想象。”

    齐岳微微一笑,道:“那是因为你不明白这枚勋章代表的意义是什么才会这么说。好了,你也走吧。别耽误了你的任务才好。”

    殇冰看着齐岳,“还是那句话,不要忘记我,只要你回来,我,我还会给你沙漠风暴的。”丢下这句话,她俏脸通红的一个腾跃,窜入了路边的车上,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发动自己的汽车,离去了。陆殇冰并不是一个放不下的人,她知道,与其挽留,倒不如让齐岳自己主动回到自己身边的好。男人,总有男人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如果作为他的女人连这一点都无法理解的话,又怎么可能得到他真正的爱呢?

    “什么是沙漠风暴?”殇冰刚刚离开,闻婷的声音却在齐岳身边响起。

    “啊!你醒了。”齐岳有些惊慌的回过身。

    闻婷的脸色有些冰冷,“又一个,你究竟有多少女人啊!就要离开了,居然还勾搭着,真不愧是麒麟血脉的继承者。”

    “婷婷,你听我解释,我和殇冰认识其实也是个巧合,其实,她也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闻婷没好气的道:“快说,你还没告诉我沙漠风暴是什么呢。”

    “呃……,这个问题,我以后再回答行不行?”齐岳尴尬的道。

    “当然不行,我现在就要你回答。你说还是不说吧。”闻婷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好,好,我投降。我说就是了。沙漠风暴啊!就是当初美坚国在海湾战争中行动的代号。好象是,我也记不清楚了。”

    闻婷疑惑的道:“真的是这样么?那她刚才说等你回来还给你沙漠风暴是什么意思?”

    “这个,这个意思就是说,等我回来以后,她会陪我练习技击,对就是练习技击。”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骗你呢?”善意的谎言不算,齐岳暗暗安慰则后自己。

    “哼,这次就放过你了。走吧,我的能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经脉还有些难受,我们最好尽快找地方先把合体技能练的熟练了,万一遇到麻烦也好应变。”

    “我听你的。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去买车,然后就找地方修炼去。”齐岳暗暗松了口气,还好闻婷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幸好她并不知道沙漠风暴真正的含义。跳跳糖,现在想起来齐岳还不禁有些兽血沸腾的感觉。

    一顿海鲜大餐齐岳是跑不了了,虽然只是吃早餐,但两人这顿饭却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有了钻石守护勋章的经济保障,齐岳根本不怕花钱,两人一顿早餐竟然足足吃掉了上千块。闻婷对吃的需求确实不比齐岳差,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吃,一顿美食吃完,她先前心中的不快也消失了。毕竟,他是墨麒麟的后人,对于麒麟的风流,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齐岳,我们现在去买什么车?越野车的话,宝马好不好?我记得那款X5很不错的。”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宝马X5太偏重舒适性能了,越野能力要差一些。还不如大众的途锐呢。途锐涉水深度能够达到六百毫米,综合性能很不错,价钱也要便宜一些。”

    “要说便宜的话,我觉得丰田霸道不错。”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差的远了,太阳国的科技虽然比较先进,但在工艺和质量上终究还是差了许多。而且,只要是太阳国的东西,我是不会考虑的,我已经想好买什么了。”

    “就是你刚才说的途锐么?”闻婷好奇的问道。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不是途锐。途退虽然不错,却小了些。和保时捷的卡宴是一个问题。我选择的是刚刚上市时间补偿的奥迪Q7,个头大,动力猛,各方面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流线型非常漂亮,前脸又霸气十足,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这可是我研究过以后,绝对的终极泡妞利器啊!”

    “什么?你还想着泡妞,你……”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