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她是定时炸弹?

    姬德急忙道:“不错,雪女就是那样的,天啊,师傅您真是异端,这样都行,您现在在哪里?我们马上过去。”

    齐岳想了想,道:“现在雪女的情绪很不稳定,刚刚睡了,这样吧,你们不要来的人太多,你带一个知情的人过来吧,我和闻婷在龙脉温泉这边,别墅号是零二三。你很容易就能找到。”

    “好,我马上和总部联系,师傅,你们一定在那里等我们。”

    挂上电话,齐岳看着床上的雪女,或许是因为先前雪女不断叫他爸爸的原因吧,看着她那苍白的小脸,齐岳心中不禁升起几分亲切的感觉。

    闻婷在齐岳身边坐了下来,低声道:“怎么样了?”

    齐岳道:“姬德他们马上过来,我想,综合一下姬德他们知道的东西,应该能有眉目,不过,我看雪女似乎对炎黄魂不太感冒啊!希望不要是炎黄魂毁了她的家才好,否则我会非常失望的。”

    闻婷轻轻的靠上齐岳的右肩,道:“应该不会的,炎黄魂毕竟代表着我们炎黄共和国,齐岳,这小姑娘对你的依赖性这么强,你说,她会不会一直跟着你呢?”

    齐岳一愣,道:“她是炎黄魂中人啊!怎么会跟着我呢?”

    闻婷哼了一声,道:“她今天之所以在空中偷看我们,我看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在修炼时散发的能量气息吸引了她,在交手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到她散发出的敌意,刚才她不断的说火啊火啊的,我想,她对火能量心中有潜在的抵触心理,而且,这个雪女似乎并不是人类。”

    齐岳心中一动,道:“你是说,她和你一样,也是凶兽或者神兽修炼而成的么?”

    闻婷摇了摇头,道:“不是的,如果她是远古巨兽的后代,那么身上必然有远古巨兽的气息,但是,她身上却没有,同时,她的气息与人类也不一样,你应该也发现了,她的体温几乎是接近零下的,试问,哪有人类会拥有这样的体温呢?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生命体,从她身上的能量气息就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齐岳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道:“在这方面你比我有经验多了,那你说说,她有可能是什么样的生命体?”

    闻婷道:“刚才我仔细感觉了一下她身上的能量气息,她的冰能量非常纯净,纯净的几乎到可怕的地步,从能量体积上来看,别说是和以前的你相比了,就算和我相比,不计算巨兽活舍利能量的前提下,她连我三分之一的能量都没有,但是,就是因为她的冰能量实在太纯净了,所以,她的能量整体虽然不强大,但却能发挥出极强的威力。至少能够和我战成平手,这就说明,她这个生命体和冰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齐岳,你听没听过以前山里人抓人参的故事?”

    齐岳道:“你是说那些采药人,在抓人参的时候都会先在人参上捆一根红绳,越年长的人参灵性就越足,有可能拥有生命,是会逃跑的,是么?”

    闻婷点了点头,道:“那可不是传说,完全是真实的,我们远古巨兽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拥有化为人形的能力,当然,这和自身的种族也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并不是只有远古巨兽才有这种能力,任何生物的智慧出现都与能量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远古巨兽修炼的年头越多,实力也会变得越强大的原因,因此,除了远古巨兽之外,植物也是有可能拥有智慧的,就像你刚才说的人参,只要是超过千年以上的人参,达到九品级别,都会拥有一定的智慧和行动能力。如果人参的年头能够超过万年,那么,它的智慧就可以与人类媲美了。也就是传说中的万年人参娃,达到万年的人参会变成人形婴儿形态,再经过与人类类似的成长过程后,就能变成一个真正与人类差不多的样子,只是人参所拥有的能量只是阳和,所以,就算真正成人之后,他们也不会有太强大的能力,反而会成为各种凶兽、神兽寻觅的目标,因此,万年人参几乎是不太可能出现的,他们只有在达到万年级别后,才能隐藏自己的气息,而在这之前,他们的气息早就已经暴露在那些强大的生物面前了。”

    齐岳会意道:“你是要告诉我,雪女身上的能量这么纯净,是因为她有可能是植物变化而来的么?”

    闻婷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肯定,但从她身上冰能量的恐怖凝结程度来看,在我的理解之中,也只有这种可能性了。”

    齐岳想了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会是什么植物呢?按照你刚才说的人参来对比,恐怕也要有万年以上的年纪了吧,不过,她的能力可不算弱。”

    闻婷道:“是啊!我现在也在思考她究竟会是什么植物变化而来的,当植物能够变成人形之后,那么她就已经不再是植物了,可以说,人类所拥有的一切,她都会拥有,同时还会拥有以前所属植物的特殊性,能够同时拥有冰和风两种属性,一时间我还真想不出她究竟会是什么植物。当然,我的判断也有可能是错误的,毕竟,我们炎黄的文化源远流长,要是人类有一种能够将自身能量浓缩的修炼方法,也未必就是不可能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们炎黄共和国就更是藏龙卧虎了。”

    齐岳感受着雪女那冰凉的小手,道:“不论是哪种情况,雪女都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女孩子,她现在的情绪如此不稳定,真难想象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齐岳和闻婷简单的讨论过雪女的问题之后,两人将话题转到了今天对合体过程的体会之中,一共已经进行了三次合体,尤其是今天这最后一次合体后又与雪女短时间的一战,使他么对合体的过程以及合体后所能产生的能力效果,都有了全新的认识,在彼此的交流中,已经渐渐摸到了一些门道。

    交流的时间并没有太长,从打完电话开始计算,大约半小时左右后,外面已经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齐岳从窗户处看到,姬德那辆改装的越野车已经停在了别墅外,他赶忙向闻婷使个颜色,闻婷会意的下楼去迎接姬德等人的到来。

    和姬德一起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齐岳熟悉的炎黄魂天地玄黄四组中天组的组长天魂。今天天魂的打扮正常了许多,原本那夸张的发型已经不见了,身上穿着厚实的羽绒服,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另外一个齐岳就不认识了,那是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大约和齐岳的身高差不多,但他却很瘦,站在那里,就象一根笔挺的标枪一般,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与雪女的寒气不同,他的寒气完全是由强烈的杀意形成的,能够拥有这么强的杀气,显然在炎黄魂中是个杀手的角色。

    当天魂三人走进房间,一见看到床上的雪女时,天魂顿时长出口气,喘息道:“终于找到这个小祖宗了,真不容易啊!还好,她没闯出什么祸事来。”

    姬德的目光落在齐岳握住雪女的手上,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却还是被齐岳清晰的捕捉到了,齐岳道:“你们先坐吧,现在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间卧室很大,即使容纳包床上雪女在内的六个人也不觉得拥挤,天魂拉过把椅子先坐了下来,指了指身材修长的男子。道:“齐岳,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炎黄魂中的第一高手杀魂。”

    齐岳目光一闪,看向杀魂,正好与对方的目光相对,杀魂之前身上的杀气竟然完全消失了,看上去很普通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你好,钻石守护勋章的获得者。”

    齐岳向他点了点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天魂的目光落向雪女,压低声音道:“齐岳你是怎么找到她的?我们费尽心思都没有发现线索呢。这次真是多亏你了。”

    齐岳道:“我发现她也是个巧合,我和闻婷正在修炼,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我们,就发现了她的存在,在交手之下,把她的能力禁锢住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并没有伤害她,现在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天魂有些尴尬的道:“齐岳,这个,你能不能先放开手?”

    齐岳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过,现在不是我抓着她,而是她抓着我,你们要先搞清楚再说。”

    天魂和杀魂脸上同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不太相信齐岳的话,天魂道:“怎么会,雪女平时冰冷的如同雕像一般,对任何人都很少说话。”

    齐岳道:“等她醒过来你们自然就会明白了,不过,现在你们是不是先告诉我雪女究竟是什么来历,刚才与她交谈的时候,她似乎失去了记忆,而且还有些语无伦次,情绪的波动非常剧烈,应该是受了什么强烈的刺激似的。”

    杀魂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道:“这次的事都怪我,雪女平时是很正常的,她已经进入炎黄魂有几年时间了,一般都只执行一些极其特殊的任务,但是,雪女却有自己的禁区,那就是不能见到火,每一次见到火,她都会暴走的,必须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今天早上我上厕所的时候,叼着烟进入卫生间,你也知道嘛,男人在上大号的时候都有抽烟的习惯,可就在我刚要进厕所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从来都不会在早上出现的雪女,她看着我嘴里吞云吐雾的样子,再看到烟头的火光,顿时就愣住了,我反应已经不算慢,但还是没有抓住她,让她一下就跑了出来,之后,我们就开始到处寻觅,一直从早上忙到现在,终于找到她了,我们这些也可以放心了。”

    齐岳想了想,道:“天魂大哥,我想,我们也算不上外人,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都是为国家出力的,你说对不对?”

    天魂点了点头,道:“当然,你是钻石守护勋章的获得者,按职位来说,你的级别还在我之上,兄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他老于世故,自然是看出齐岳有话要问。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就直说了,今天看到雪女的情绪波动这么大,我想,她以前一定经历过很不一般的事,既然她也是炎黄魂的成员之一,你们知不知道她的来历,还有,她以前是什么样子呢?会像今天这样精神不正常么?”

    天魂听了齐岳的疑问,与身边的杀魂对视一眼,犹豫了半响后,道:“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没什么,雪女的身份在我们炎黄魂中是绝密的,她的代号是雪魂,在炎黄魂中,我们天地玄黄四组,只是负责执行普通任务的异能者,而在我们之上,还有另外一部分组织,那就是炎黄魂的内魂社,内魂社的成员不多,但都是最强大的战斗异能者,只有遇到巨大的危险,譬如上次吸血鬼出现那样的危机时,他们才会出动,杀魂就是其中之一,而雪魂也是,八名内魂社成员的身份都非常秘密,属于国家最高机密,他们的来历也都各不相同。我们四个组的组长也是炎黄魂的核心,据我所知,雪女是三年多前出现的,当她刚出现的时候,只是一个人在马路上游荡,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三年前冬天的那场暴雪,本来,我们气象局预报中,是根本不会出现大雪的,但是,雪却毫无预兆的出现了。”

    齐岳道:“就是她做的么?那时候你们就盯上她了?”

    天魂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炎黄魂本身就是作为处理一些非正常情况的特殊部门,遇到这种情况自然要仔细探查,我们通过能量的波动,发现了她的存在,她身上的冰能量实在太纯净了,很轻易的就能影响到天气,我们在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她并没有破坏的意思,只是非常喜欢冰雪环境而已,于是,就开始试探着与她接触。雪女出奇的痛快,当她得知我们的目的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加入到炎黄魂之中,从那以后,我们炎黄魂就多了一位神秘的雪魂,雪魂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一共只出过三次任务,每一次都有其他炎黄魂成员辅助,在她那超强的冰雪能力作用下,都轻松的完成了任务。”

    齐岳有些失望的道:“你知道的就这些么?那她以前暴走过没有?”

    天魂苦笑道:“当然有过,我们对雪女的认识确实不深,当初,当她刚加入炎黄魂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忌讳,她地一次暴走,就打伤了我们十多名成员,而且就像今天一样,情绪处于极不稳定状态,还好炎黄魂中强者众多,在魂主出手的情况下,才将她制服,后来,等她恢复正常后,我们才渐渐知道,她很怕见到火,于是,只能把她安排到一个冰窖中居住,平时雪女是很少出现外面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冰窖来到总部里,所以才会出现暴走的情况,我们也曾经问过她关于她的身世的事情,但她却不肯说,在炎黄魂中,除了不能说话的植物魂以外,恐怕就属她的话最少了,她几乎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只有魂主偶尔能与她说上几句话而已,哦,对了,魂主就是我们炎黄魂中的最高领导,有机会我给你引见。他也是一位钻石勋章的获得者。”

    听到钻石勋章获得者这几个字,齐岳不禁想起了自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那一阶段的训练,那个人的样子不禁呈现在脑海之中,这个魂主会不会是他呢?他的强大是深不可测的,直到现在能够使用五云的实力了,齐岳也没有把握就一定能战胜那个人。

    “情况既然是这样的,那雪女岂不是定时炸弹么?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带她回去么?”齐岳问道。

    天魂想了想,道:“不论怎么说,雪魂也是我们的伙伴,我们是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的。等她清醒过来再说吧。或许,她睡上一觉,情绪的波动也会平稳下来了,只要她变回正常情况,一切就都好说的多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婷婷,你给大家倒点水喝,缺德徒弟,麻烦你给师傅点根烟,我现在这样,手实在腾出不来。”

    姬德有些无奈的从衣服兜里掏出自己的烟,走到齐岳面前塞到他嘴里,还没等姬德给齐岳点上,突然光芒一闪,齐岳连反应的工夫都没有,嘴上的烟就已经消失了。杀魂心有余悸的道:“你们疯了么?雪女要是这个时候醒过来该怎么办?难道你们还想看到她暴走啊!”

    齐岳这才想起来,雪女是不能见到火的。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们还是赶快把她带走吧,最近这些天我烟本来就抽的少了很多,正想补回来呢。”

    正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呻吟响起,齐岳手中握着的冰凉微微动了一下,天魂和杀魂顿时紧张起来,和姬德一起都围到了床边。

    床上的雪女缓缓睁开眼睛,眼眸中激动了神色已经消失了,却多了几分茫然,握着齐岳的手紧了紧,似乎并没有看到其他人似的,朝齐岳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道:“爸爸。”

    “啊?”幸好天魂三人的心志经过特殊训练,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被雪女这突然叫出的一声爸爸吓得不轻。目光都骇然的看向器乐,其复杂的程度,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齐岳无奈的道:“你们看到了吧,现在她就像一个小姑娘,缠我的很。”

    “爸爸,你是在说雪女呢?雪女本来就是小姑娘啊!爸爸,握着你的手雪女睡的好舒服哦。”坐起身,雪女亲切的靠入了齐岳的怀中,她的思想似乎已经自动将周围的其他人完全过滤了,眼中只有齐岳。

    天魂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强忍着笑,道:“齐岳,这是?”

    齐岳苦笑道:“我们禁制住她以后,她就喊着好多的火啊什么的,情绪很不稳定,后来我想试探着问她究竟是谁,结果谁知道她突然叫我爸爸,好象对我很依恋似的,弄得我现在头都大了。以前她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天魂和杀魂同时摇头,杀魂喃喃的道:“天啊!我竟然看到雪魂笑了,这简直就是铁树开花啊!这种万年冰山难道也能融化,齐岳兄弟,我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你知不知道,雪女第一次暴走的时候,也是因为看到我打火机上冒出的火苗,那时候,她突然向我全力攻击,差点把我的小弟弟都给冻掉了。她这么温和的样子,我都是第一次见到。”

    齐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他看到杀魂下意识的去遮挡了一下自己的下体,显然那次的经历给他的刺激也不小。“那现在怎么办?你们是不是可以带她回去了?”

    天魂眼中目光一闪,道:“这个嘛,我还是先请示一下上面的意思吧。毕竟雪女现在的反应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一边说着,他快步走出了房间。用特殊的方法和炎黄魂总部联系去了。

    杀魂有些不信邪的靠近雪女,试探着,道:“雪女,你认识我是谁么?”

    雪女依靠在齐岳的胸前,有些好奇的看着杀魂,道:“你是谁?”

    杀魂说出一句令齐岳和姬德险些吐出来的话,“我啊!我就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雪女的回答是绝妙的,“帅?难道长得像竹竿就叫帅么?还好爸爸那就算不帅了。”

    听了雪女的话,包括闻婷在内,众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连雪女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抬起头,天真的看着齐岳,道:“爸爸,雪女说的对不对?”

    齐岳笑道:“对,没错,不过啊!刚才这位叔叔是和你开玩笑的。其实,帅这个字是用来形容男人很英俊的。”

    雪女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啊!那爸爸一定是世界上最帅的人了。”

    听了雪女的话。齐岳脸上的笑容不禁多了几分淫荡,恬不知耻的道:“那是当然了。”

    “等一下,齐兄弟,你刚才怎么跟雪女介绍我?你怎么说我是叔叔?我有那么老么?要知道,我今年才三十一岁而已。”杀魂有些不满的道。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你和我称兄道弟的,雪女管我叫爸爸,不叫你叔叔叫什么?哦,你比我大,应该叫伯伯才对。”

    杀魂这个郁闷啊!差点喷血而亡,“算了,这个问题咱们就不要讨论了。雪女,你再仔细看看,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这一次,他又向前凑了一些。

    雪女看着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以前没见过你啊!竹竿叔叔。”

    “噗——”从外面走近来的天魂听到这一声竹竿叔叔,不禁把刚喝了一口的矿泉水全都喷了出来,喷了站在门口附近的姬德一身。

    姬德苦笑道:“天魂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想洗澡。”

    天魂看着杀魂,目光先是呆滞了一瞬间,紧接着,爆笑出声,学着雪女的语气叫道:“竹竿叔叔,竹竿叔叔。”

    杀魂的目光顿时凝固了,狠狠的瞪着天魂道:“你想死了是不是?”

    天魂笑道:“我怕你啊!有本事,你舔我啊!”

    “靠,等咱们回去再说,我觉得,你最近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应该加强搏击训练了。”

    “啊!那还是算了,我不叫你竹竿叔叔就是了。大不了我不告诉别人你被雪魂叫成竹竿叔叔。”

    听着天魂接连又说了两次,杀魂已经几乎到了暴走的边缘,还是这时候齐岳出来打了圆场,“行了,天魂大哥,你先说说你们总部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天魂有些尴尬的道:“这个……,我刚才与总部仔细的商量过了。因为雪女的情况非常特殊,所以,总部那边研究过以后,觉得她还是暂时留在你身边比较好。你也看到了,她对你这么依依不舍,我们根本没可能把她带走的。所以,就让她先留下来吧。等她的神智恢复正常,想起自己是炎黄魂的一份子后,你再把她送回来,你看怎么样?”

    齐岳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明白了炎黄魂的意思,皱眉道:“你们似乎是在甩包袱啊!”

    天魂苦笑道:“兄弟,我也不瞒你。雪魂因为怕火的原因,现在已经不敢让她出去执行任务了,惟恐出现危险。她毕竟是我们中的一份子,我们必须要为她的安全考虑,而雪魂的能力实在太强,每次她暴动,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大麻烦。我们倒不是甩包袱给你。只是觉得她跟着你会相对安全一些。你看,她跟呢这么亲近,而且你又有能力限制住她,这种情况下,或许你能帮助她从以前的梦魇中挣脱出来,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梦魇是什么,但是,我想,雪魂跟着你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齐岳的目光看向闻婷,闻婷道:“但是,我们在京城附近不会逗留太多时间。而且,我和齐岳这次离开,有可能要面临很多危险,带着雪女恐怕不太方便。而且,你们应该也已经知道了,现在齐岳已经失去了自身的能力,雪女的实力不弱,一旦出现危险,恐怕我们也很难应付。她现在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我觉得,还是由你们带回炎黄魂比较好。”

    雪魂现在的情绪不正常,并不代表她听不懂众人的话,漂亮的深蓝色大眼睛中泪光闪烁,轻轻的摇动着齐岳的手,道:“爸爸,爸爸你不要雪女了么?”

    “啊?”齐岳看着雪女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心说出任何哪怕是一丁点对她有伤害的话,一时间,内心不断的挣扎着,看着闻婷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恳求。

    闻婷轻叹一声,道:“你决定吧,不过,带上她的话,我们所有的行动就要更加小心才行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算了,我们遇到雪女也是有缘,既然这样,天魂大哥,那就让雪女先留在我们身边好了。等她完全康复后,我再送她回去。”

    天魂心中大喜,赶忙道:“兄弟啊!那我先替炎黄魂谢谢你了。今后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齐岳没好气的道:“这个嘛,用得着你们的地方倒没有什么,不过,还是麻烦你们照顾一下龙域别院那边,那里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姬德道:“师傅,这个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去做的,你们这些已经出现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在我们那边都有档案,即使是那两个圣火教出身的,我们也已经得到了上面的许可,在任何情况下,都首先保证他们的安全。上次在云南发生的事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现在我们已经在龙域别院周围有所布置了。”

    天魂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似的,接口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齐兄弟,有什么事你就找姬德,只要你还在国内,我们都能够给你们提供帮助。“语音一落,立刻和杀魂像逃跑似的离开了别墅。”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