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双面佳人

    齐岳瞪了他一眼,道:“什么监守自盗,我是那种人么?我可是正经人。”

    “切。”闻婷和姬德几乎同时向齐岳做出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姬德这才走出房间,追天、杀二魂去了。

    目送着窗外的越野车离去,齐岳苦笑道:“他们来和没来根本没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没弄清楚雪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婷温柔的一笑,走到齐岳身边,看着学恧道:“没想到,你的心还这么软,不过,这小姑娘确实挺惹人怜爱的。”

    齐岳道:“能不能别用小姑娘来形容,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比我小吧。”

    闻婷噗嗤一笑,道:“那我也叫你小弟弟好了。”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弊病,俏脸不禁变得更红了。

    雪女道:“爸爸,这位阿姨是谁啊!”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坏笑,道:“你以后叫她妈妈好了。”

    雪女眼中流露出一丝茫然的神色,“妈妈,妈妈……”

    闻婷显然没有齐岳那么厚的脸皮,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在齐岳肩膀上用力的捶了一下,“你瞎说什么,不要教坏了孩子,她现在虽然外表是成人,但心志却像个小孩子似的是白纸一张。”

    齐岳轻轻的抚摸着雪女头上柔顺的长发,道:“现在就不知道她的情绪和精神还会有什么变化了,如果要一直是这样,似乎也不错,多了个这么大的女儿,我也挺有成就感的。”

    闻婷哼了一声,道:“不要起坏心就好。”

    齐岳正色道:“婷婷,我有那么色么?虽然我承认自己喜欢美女,但也还没到那种程度吧,雪女可是叫我爸爸的。”

    闻婷见齐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歉然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的前科太多了。”

    齐岳低头看着雪女,摇头晃脑的道:“不过,我和雪女到是没有血缘关系,今后要是有什么发展,到也说不定呢。”

    “你……”闻婷一把揪住齐岳的耳朵,道:“我就知道,你是装的。”

    齐岳嘿嘿笑道:“那你还对我说对不起,看来,我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吧。”

    “妈妈,不要揪爸爸了,爸爸会疼的。”雪女有些担忧的拉住闻婷的手。

    又一次听到妈妈二字,闻婷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眼圈微微一红,松开了手,将雪女从齐岳身边搂入自己怀中,轻声道:“雪女,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照看你的,忘记以前一切的不开心吧。”

    雪女懵懂的看着闻婷,但是,她从闻婷身上感受到了母性的气息,安心的靠在闻婷的肩膀上,“妈妈,雪女一定会很听话的。”

    齐岳道:“婷婷,我现在犹豫着,要不要把雪女身上的禁制解开呢?”

    闻婷眉头微皱,道:“还是先不要解开了吧,她现在的情绪还不算太稳定,万一暴走的话,恐怕你会有危险,等我们观察几天再说好了,哦,对了,从现在开始,禁止烟火,以后你都不许再抽烟了,听到了没。”

    “啊?不要啊!”齐岳惨叫一声,对于一个抽了十年烟的老烟民来说,不让他抽烟,绝对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大不了我出去抽啊!”齐岳试探着道。

    闻婷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出去抽也不行,我们要避免任何刺激到雪女的可能,既然你选择让她留下,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对她负责,何况,抽烟本就是不良嗜好,这次正好帮你戒掉。”

    齐岳看着雪女那清澈的大眼睛,叹息一声,道:“好吧,我先忍忍看。”

    天色渐渐晚了,为了不让雪女看到火焰,闻婷特意到外面的餐厅买了些饭菜回来。和齐岳、闻婷比起来,雪女的饭量小的可怜,而且她只吃一些青菜和简单的主食,本来,出去买饭菜的任务应该是齐岳的,但是雪女说什么也不愿意和齐岳分开,而齐岳也怕带她出去以后会碰到抽烟的人,所以只有闻婷去了。

    闻婷带回饭菜的同时,也给雪女带回了衣服,毕竟,这种寒冷的天气穿的这么单薄,雪女虽然没什么,可一旦被外人看到,总是不好的。

    “爸爸,我能不能不穿这些啊!”雪女小心翼翼的问道。

    齐岳道:“雪女乖,还是先穿上吧,难道你一点都不冷么?”

    雪女摇了摇头,道:“不冷啊!我从来就没有过冷的感觉。”

    齐岳道:“听话,你现在穿的这么少,虽然你不冷,爸爸也会心疼的啊!快,到隔壁房间把衣服换好了,爸爸和妈妈在这里等你。”

    雪女看着齐岳眼中坚持的目光,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拿起装衣服的袋子到隔壁去了。

    雪女去了隔壁,闻婷压低声音向齐岳恶狠狠的道:“你能不能让她不要叫我妈妈,听起来怪怪的。”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不觉得现在这样的感觉很温馨么?我们虽然不是她真正的父母,但是,多了这么个孩子,我们就更像一家人了,你我都是孤儿,都体会过没有父母那痛苦的滋味,我估计雪女现在很可能也是孤儿了,我们曾经受到过的痛苦,又何必再让她来承受呢?我们就先做了她的父母吧,或许,在温馨的环境中,她也比较容易恢复过来。”

    听了齐岳的话,稳婷眼中的光芒逐渐变得温柔了,轻轻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希望她能早日康复起来。”

    “爸爸,,爸爸,这个要怎么穿啊!”这时,雪女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件东西。

    当齐岳看请她手中的事物时,不禁张大了嘴,连嘴里的馒头掉下来都没有察觉,而闻婷却闹了个大红脸,赶忙起身拉过雪女,低声道:“走,妈妈去帮你穿。”

    雪女手中拿的,是一见淡粉色的胸罩,周围带蕾丝边的那种,看着二女离开,齐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脑海中难免出现雪女那丰满的胸部轮廊。

    “啪。”齐岳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自言自语的道:“齐岳,你在想什么啊!她现在是你女儿的身份,对,是你女儿,你可不要搞错了。”

    简单的晚饭吃完了,本来齐岳是打算让雪女和闻婷睡一间,自己单独睡一间的,毕竟,多了雪女,他也不好意思再纠缠闻婷了,只要距离不是很远,两人的能量气息还是能够彼此相通的,但是,雪女却怎么也不肯离开齐岳,对齐岳的依恋已经达到了极其强烈的程度。为了监督某人,防止其监守自盗,闻婷最后决定,干脆三个人睡一间房,自己和雪女睡床上,而齐岳自己还是睡在床下了,至于修炼的问题,只有明天再考虑了。

    雪女似乎很瞌睡,刚刚过了晚上七点,她就蜷缩在床上睡了过去,她那长长的睫毛即使在睡着后也在轻微的颤抖着,嘴里不时的呢喃的叫着爸爸,她换上了正常的衣服,洁净的兰色牛仔裤,配上一件高领蓝色毛衣,毛衣的胸口部位有一只黄色的狮子图案,看上去极为可爱。

    齐岳看着闻婷,闻婷也在看着他,“现在怎么办?我的能量是火属性的,在雪女身边怎么修炼呢?”

    齐岳想了想,道:“修炼还是要继续的,这毕竟是我们出来的目的,我看这样好了,我们在修炼的时候,你把麒麟隐穿上,麒麟隐毕竟是伯父创造出来的,你应该也可以使用,有麒麟隐来掩盖能量气息,我想,雪女应该是发现不了的,我就无所谓了,反正我现在也没云力,根本体现不出火能力。”

    闻婷点了点头,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那我们开始吧。”

    今天下午在温泉中的修炼就没有充分完成,齐岳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尽快恢复实力的。在闻婷的能量刺激下,从麒麟珠内取出麒麟隐给了她后,就自行盘膝坐在地上的被子上修炼起来。

    在修炼的过程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齐岳依旧将心神分成两部分,一边正常的修炼升麟决,另一边则仔细体会着闻婷父亲留给他的精神烙印。一边修炼,齐岳发现,虽然在生效守护神战士们的帮助下,自己的身体情况基本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是,修炼的时候体内依旧无法聚集一丝云力,因此,修炼速度和先前逼供内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么困难,不过,困难并不能减弱他修炼的意志,在修炼的同时,他逐渐被闻婷父亲那位麒麟一族天才留下的精神烙印所吸引了,除了那合体之术以外,单是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就让齐岳大感兴趣,那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全理解的。

    夜色已经渐渐的深了,闻婷和齐岳都在静静的修炼着,闻婷的身上披着麒麟隐,正如齐岳所说的那样,麒麟隐对她并没有丝毫排斥,将她身体散发的能量完全掩盖。而齐岳身上并没有能量气息发出,整个房间内都变得非常寂静。

    一直躺在床上,蜷缩着熟睡的雪女突然动了一下,原本蜷缩着的身体渐渐舒展开,身上渐渐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冰冷气息,她那长长的睫毛先是轻微的动了一下,紧接着,眼睛缓缓张开了,即使是在黑暗的夜晚之中,那双如同蓝宝石的眼眸依旧散发出夺目的光彩。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因为闻婷身上披着麒麟隐,又是在黑夜中,所以,盘膝坐在床头的她并没有引起雪女的注意,雪女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地上的齐岳身上。

    此时的雪女,虽然相貌没有丝毫变化,身体也依旧是正常的,但她的眼神却已经变了,睡觉前的童真已经完全小时,深邃而冰冷的眼眸中散发着淡淡寒光,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看向齐岳的目光渐渐升出了一丝杀气。

    “死吧。”雪女突然大喝一声,猛的一掌推向齐岳,可惜,并没有想象中的寒流出现,她的手掌只是带起一丝淡淡的清风。

    不过,雪女这一声大喝却将齐岳和闻婷都吓了一跳,两人在修炼前怕雪女出问题,所以特意保留了一部分精神感知着身外发生的一切,突然听到雪女的声音,他们立刻停止了修炼,齐岳本身没有云力,所以想停止是非常容易的,率先睁开了双眼。

    雪女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着睁开眼睛的齐岳,怒喝一声,猛的从床上向齐岳扑了过去。

    “雪女,你干什么?”齐岳吓了一跳,赶忙伸手将扑过来的雪女搂入怀中,惟恐伤害到自己的“女儿”。不过,雪女可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一时间手口并用,有些疯狂的向齐岳发动了攻击,现在的她,和之前那个温柔可怜的小姑娘简直是判若两人,疯狂的就像一只小野猫似的。

    闻婷此时也已经完成了一个周天的修炼,睁开双眼,见雪女正在捶打着齐岳,赶忙一伸手,抓住雪女的手臂,凭借自己体内的能量封组了她行动的能力。

    齐岳被雪女打的有点发蒙,看着学女眼中那冰冷而充满杀气的目光,疑惑的道:“雪女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爸爸啊!”

    “你是谁爸爸?”雪女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听起来,寒意似乎是从骨子里冒出来似的。

    齐岳愣住了,闻婷也愣住了,两人看着雪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闻婷试探着问道:“雪女,你不认识我们了么?”

    雪女冷哼一声,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我要杀了你们。”

    “完了,婷婷,看来她现在似乎是恢复到正常性格了。”齐岳有些无奈的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恢复到本性的雪女,他新竟然多少有几分失落的感觉。

    闻婷点了点头,向雪女道:“雪女,你认不认识炎黄魂的人?”

    雪女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炎黄魂的?”

    齐岳道:“我们当然知道,你仔细想想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雪女犹豫了一下,目光流露出思索的光芒,自言自语的道:“早上我好象看到了最讨厌的东西,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难道我今天又……”

    齐岳肯定的道:“是的,你今天又暴走了。是我们将你救了下来。本来想送你回炎黄魂的,但是你却一直拉着我叫爸爸,炎黄魂的人来了以后,一看你对我那么依恋,就决定将你暂时先留在这里。”

    “你胡说。”雪女向齐岳怒目而视,“我,我怎么可能叫你爸爸。”

    齐岳无奈的道:“我只是说出了事实,雪女,现在你也清醒过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我们还能帮助你。”

    痛苦的光芒从雪女眼中一闪而逝,怒视着齐岳,道:“我不想听你的谎言,立刻放了我,我的事,不用任何人管。”

    齐岳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杀魂会说雪女笑得时候像铁树开花了,她现在的样子,即使是海如月发怒的时候也无法比拟,那发自骨子里的寒冷,几乎任何人看了都有敬而远之的想法吧,不过,此时的雪女,却别有几分冰冷的味道。

    闻婷道:“雪女姑娘,你先冷静一下好么?我可以证明,齐岳说的话是真的,今天你离开炎黄魂总部后,改变了天象,之后在我们修炼的时候被我们发现,还和我们战斗了一会儿,后来,是齐岳封住了你身体的经脉,然后,你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后,就开始叫齐岳爸爸了,事实就是这样,你仔细想想,或许会有些记忆呢?”

    听了闻婷的话,雪女不但没有思考的意思,目光反而变得更加冰冷了,在她那冰冷的目光中,还夹杂着强烈的寒气,“我说,放了我。”简单的几个字,听的齐岳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就连房间中的温度似乎也降低了许多。

    齐岳看向闻婷,道:“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天魂他们叫过来,让他们接雪女回去?”

    闻婷犹豫了一下,道:“现在都已经是深夜了,就算送她回去,也要等明天早上吧。”

    雪女冰冷的目光看着二人,身上的寒气似乎越来越浓烈了,齐岳突然心中一动,道:“我有办法了。”

    闻婷惊讶的道:“什么办法。”

    齐岳道:“按照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雪女在看到火之后,就会暴走,其实,她暴走的时候内心是非常恐惧的,也就会变成那个叫我爸爸的雪女,既然她现在对我们充满了敌意,不如我们试试让她在暴走一回,或许,还能找到些她这种情况的根源,反正她的能量也被我们封起来了,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闻婷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我们试试看。”

    齐岳用衣服兜里翻出的自己的打火机,苦笑着对雪女道:“雪女姑娘,你别误会,我们真的是想帮助你,我也能想象的到,在你身上已经发生过什么悲惨的事,现在看来,你不太可能相信我们,所以,我只能让你先变成另一个雪女,等明天早上,我就送你回炎黄魂。”

    “啪。”的一声,齐岳点亮了手中的目光顿时变得凝固了,呆呆的看着那微微吞吐的火焰,口中喃喃的道:“火,是火,不,是火啊!不要,不要,好大的火。”她的目光逐渐变得迷离起来,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着,不过,在闻婷的控制下,她现在是不可能移动的。

    齐岳灭了打火机,打开了房间中的灯,仔细看着雪女。

    雪女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似乎又回到了刚被齐岳和闻婷抓回来时候的样子,齐岳试探着道:“雪女,不要怕,爸爸在这里,爸爸会保护你的。”

    听到齐岳的声音,雪女那空洞的目光中有了几分神采,看着齐岳娇呼一声,“爸爸,爸爸,雪女好怕,抱抱。”

    闻婷长出口气,她和齐岳都知道,齐岳的判断是正确的,松开了地雪女的控制,任由她扑入齐岳怀抱之中。

    齐岳一边安慰着雪女,心中竟然升出几分满足的感觉,他还是喜欢现在的雪女啊!虽然同样是身体非常冰冷,但现在的雪女却使他感觉到异常亲切。

    闻婷道:“看样子,雪女的情况很不妙,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她应该是得了精神分裂症。在火焰的刺激下,她的精神立刻就会发生转变,应该是变成了童年的雪女,而正是在她的童年,曾经受到过强烈的刺激。而等她的心情平静v下来以后,童年的阴影逐渐小时,她又会变成那个冰冷的雪女,齐岳,折回你可是给自己找了大麻烦。”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那现在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闻婷道:“雪女又变成我们的女儿了,现在你忍心将她送回去么?那个冰冷的她,似乎将自己的心都冰封了,如果回去了,她又将永远那样下去。”

    雪女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向齐岳,道:“爸爸,雪女怎么了?”

    “雪女没事,刚才你只是做了个噩梦,来,快睡吧,有爸爸在你身边,不会有人伤害到我们雪女的。”齐岳安慰着雪女,单臂将她抱到床上,雪女看着齐岳,乖巧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重新进入了梦乡之中。

    感觉到雪女已经睡熟,齐岳才向闻婷道:“幸好我们没解除对她能量的禁制,否则刚才麻烦就大了,怪不得他们说雪女是个定时炸弹。我也舍不得她受苦,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让雪女依旧留在我们身边的话,实在没办法应付。”

    闻婷眼中突然一亮,道:“也并不是没办法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以前的雪女,大多数时间都应该处于那种冰冷的状态,只是偶尔看到火才会变成现在这个充满恐惧心理的雪女。如果我们让她一直保持在现在的状态,或许,时间长了之后,她分裂的两种性格就能重新融合为一。而且,现在这种状态的雪女是没有任何威胁的。”

    齐岳心中一动,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从现在开始不在她面前避火,反而要让她经常看到火,以保持住现在的性格,是么?”

    闻婷微微一笑,道:“正时如此,这样的话,我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她现在对你很信服,明天早上,等她醒过来以后,你就开始给她灌输火并不可怕的念头,虽然一开始可能不太容易接受,但时间长了,应该就会好了。等雪女的情况一稳定下来,我们也能把能力还给她了,那时候就离开这里。”

    整整用了五天的时间,在齐岳和闻婷小心谨慎的试验下,终于使雪女的性格稳定了下来,在刚开始的时候,叫齐岳爸爸的童年雪女,对火焰依旧十分排斥,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齐岳的信任非常强,在齐岳的不断教导中,她已经逐渐明白现在的火焰并不是她记忆中那恐怖的火焰,也逐渐能够适应了。

    五天的时间里,冰冷的雪女一共出现过七次,齐岳本来还想试探着也改变一下她,不过,事实证明,冰山不是那么容易融化的,在接连试探了几次后,冰山雪女对齐岳的恨意似乎在不断的增加着,所以,齐岳干脆每当她一出现,立刻就点燃打火机,召唤回自己那个可爱的宝贝女儿,而晚上睡觉的时候,则直接在桌子上点燃一根足够燃烧一夜的大蜡烛,这样,就不怕雪女半夜变人了。

    完成这一切,用了三天的时间,又经过两天的试验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三人终于离开了龙脉温泉,在这里虽然只待了五天,并且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雪女身上,但齐岳和闻婷的修炼并没有停止,他们的合体技能在不断的实验中,已经越来越完美了,不过,每天他们合体的时间都控制在四十分钟左右,留下二十分钟的时间来应变。

    “婷婷,我们现在去哪里呢?”齐岳左手握着方向盘,感受着Q7扎实的空气底盘,向闻婷问道。

    闻婷和雪女坐在后排,道:“随便你好了,京城在北方,那你就朝着南方开吧,我会尽量感受经过的地方时候有能量气息出现,寻找凶兽,恐怕也只能碰运气了。”

    齐岳想了想,道:“凶兽一般在深山大泽中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那我们就干脆走国道,找不好走的路来走,这样吧,我们先朝着成都的方向开,然后走川藏线奔西藏,我早就听说川藏线的风景是最美的,这回也能看看了,那边地广人稀,我想,凶兽的数量一定不在少数。”

    雪女有些好奇的问道:“爸爸、妈妈,你们要去找什么啊?”

    齐岳微笑道:“爸爸和妈妈要去找一些危险的野兽,你怕不怕?”

    雪女挺起丰满的胸脯,道:“不怕,有爸爸在,雪女就什么都不怕。”五天的相处,使她对齐岳的亲切感更强了,齐岳和闻婷也逐渐适应了有个女儿的感觉,一家人坐着车,温馨的气氛都是他们最想要的。不过,闻婷和雪女坐了后排,齐岳那个大气垫床也只能收起来了。

    野兽般凶猛的奥迪Q7平稳的行驶着,由于龙脉温泉本身就在京城的北郊,他们没用太长的时间已经出了京城的范围。由于雪女比较怕热,齐岳并没有开车里的暖风。闻婷自然是不怕冷的,但车行两个小时后,失去了能量的齐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手脚有点麻木了。

    “前面的风景似乎不错,我们下来休息一下,也活动活动吧。”齐岳提议道。

    他们此时已经进入了京城与河北省交界的一片大山中,盘山道蜿蜒曲折,由于是冬季,周围的群山看上去光秃秃的。

    从上车开始,雪女就在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她显然也对这辆大型越野车很感兴趣,听齐岳说要下车活动一下,立刻赞同道,“好啊!”

    齐岳将车在比较宽阔的道路边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外面虽然比车里更冷一些,但至少可以活动一下手脚,山路虽然比较陡峭,但这里属于国道范围,所以道路情况还算不错,齐岳一边活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朝周围看着,心中盘算着闻婷父亲所说的凶兽数字。

    雪女和闻婷也走下车来,雪女雀跃的来到齐岳身前,笑道:“爸爸,背我。”

    “好。”齐岳半蹲下身体,雪女轻轻一跳,已经来到他的背上,齐岳清晰的感觉到,雪女用风能量使自己的身体变得轻了许多,显然是怕压到他,心中不禁一阵温暖。

    闻婷走到两人身边,手中亮起一团火,道:“雪女,来看看火焰,白天的时候,基本上每过两个消失,她就会给雪女看一下火,毕竟,现在他们已经解除了雪女身上的禁制,如果现在她恢复成冰山雪女的性格,那么,齐岳和闻婷就有麻烦了。”

    雪女对火焰毕竟还是有些排斥的,看着火焰散发的光芒,畏缩的搂紧齐岳。

    闻婷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雪女的精神一有反应,她立刻将火焰熄灭了,“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离开龙脉温泉后,他们在车上补充了大量的食物,毕竟,这一开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遇到商店了。

    雪女摇了摇头,道:“不要了,早上我吃的很多呢。爸爸,你看,天上的云好白啊!”

    齐岳微微一笑,在雪女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道:“那也没我们雪女白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