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

    齐岳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艰苦的战胜绿磷裂树蜥,就要享受胜利成果的时候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体内的能量已经大量的消耗,又被雪女创伤在前,现在还怎么与她抗衡呢?“雪女姑娘,你能不能听我结实。既然你能看到我和你另一个灵魂,恩,暂时就称为另一个灵魂吧。既然你能看到我与她的交流,就一定明白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恶意。从某种程度来讲,我只是想帮助你们而已。”

    “够了。”冰山雪女冷喝一声,“你不需要再和我说这些。你们囚禁了我这么多天,就已经该死,何况,你还侵犯过我的身体。今天你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呃……,雪女,就算你要杀我,也要说清楚吧,我可是正人君子(这话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什么时候侵犯过你的身体?”

    雪女那青蓝色的俏脸微微一红,冷声道:“在我是那个灵魂的时候,你敢说没抱过我么?你玷污了我圣洁的身体。”

    “不对吧,雪女,你这可是冤枉我了。那明明是你主动抱我啊!”齐岳看着她,不禁又爱又恨。同样是一个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别说他现在体内能量不足,就算能量充足,他也不可能对曾经叫了自己爸爸的雪女下狠手。看着雪女身上不断增强的冰冷气息,齐岳知道,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毕竟,合体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

    就在齐岳准备出手的时候,雪女的目光突然落在他身后,大眼睛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

    齐岳心中暗笑,跟我用心理战术么?等我回头的时候你再突然发动攻击,想得美,这个念头刚一在他脑海中出现,齐岳突然想到了什么,再也顾不得雪女是不是心理战术了。猛的回过身。

    一个沾染着墨绿色血液的身体猛的扑了上来,恶风扑面,已经接近了齐岳的身体,同时,背后冰冷的寒风再次出现,雪女也趁着现在的机会朝齐岳发动了攻击。

    “怎么办?”电光石灰的刹那,齐岳已经做出了反应,银角闪电般从左手交到右手,同时将左手背在自己身后,麒麟镜飘然而出,遮挡住绝大部分身体。同时,手中的银角闪电般朝前方朝自己发动最后一次攻击的绿磷裂树蜥刺了过去。

    但是,身前的绿磷裂树蜥身体突然一沉。距离齐岳还有几米的距离突然坠了下去,齐岳的一角顿时落在空处,就在齐岳以为绿磷裂树蜥已经在空中死亡的时候,他吃惊的看到,绿磷裂树蜥已经张开了大嘴,猛的咬住树干,身后的尾巴闪电般抽了过来。

    绿磷裂树蜥的尾巴并不是针对齐岳的。而是在众多螺旋状树枝中那颗青色的果实。

    好狡猾的凶兽,在这一刻,齐岳不禁有些气馁,但是,现实的情况已经令他没有任何时间来阻止绿磷裂树蜥了。轰然巨响中,比先前还要强横几分的冰冷气息瞬间迸发,庞大的能量震的齐岳全身骨骼如同散开了一般,即使是麒麟镜,在没有足够能量支撑的情况下,也无法阻挡住全部能量的轰击啊!

    齐岳惨叫一声,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

    就在这时,那颗青色的果实已经在绿磷裂树蜥巨大的尾巴轰击下破碎了,绿磷裂树蜥在挥出那一击的时候,他的生命也随之消失,但是,齐岳却从它那巨大而有些恐怖的头部上,似乎看到了一丝阴险的笑容。

    雪女的手在齐岳麒麟镜上轰出一击后被反弹而起,齐岳随之喷出鲜血,就在齐岳口中玄学还在空中滑行下坠,而雪女准备再给他补上一掌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而异变的根源,正是那颗破碎的果实。

    周围全部的空间在一瞬间陷入了静止状态,就连齐岳喷出的鲜血也不例外。雪女的手停在半空之中,齐岳的身体依旧保持着有些前倾的姿势,绿磷裂树蜥原本因为死亡已经要从树上掉下去的样子也保持不动。而那破碎的青色果实处,一拳无比耀眼的青色光芒迸发了。

    “这是什么?”疑惑几乎同时出现在齐岳、闻婷和雪女心中,他们现在虽然都不能行动,但却不影响思考的能力。

    “完了,完了,我怎么这么笨,居然没看到那居然是轮回果。天啊!太倒霉了。”久违的声音从齐岳心底响起。并不是闻婷的,而是来自他获得的第一位使令,九头深海冥蛇。

    “什么完了,冥蛇前辈,您没搞错吧。轮回果是什么?”獬豸的声音也出现了,他代替齐岳问出了疑惑。

    没等深海冥蛇回答,周围的一切开始发生变化,原本完全静止的空间中,那些灰色螺旋状的树枝动了起来,在庞大的青色光芒照耀下,灰色树枝快速的旋转起来,本来它们就是螺旋状的,责后一旋转,顿时带起了一圈圈灰色的涟漪。灰色能量伴随着青色能量同时出现,将距离最近的绿磷裂树蜥笼罩在内,将齐岳笼罩在内,也将他背后的雪女笼罩在内。青灰两色光芒随着快速的旋转开始不断的扭曲起来,齐岳和雪女都感觉到一股并不算强大,但却无法抵御的能量带起两人的身体,仿佛融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一般,快速的旋转着。

    周围的景物从清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渐渐的,一切只剩下青、灰两色,那并不庞大的能量却是他们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连动一下都无法做到,又如何能挣扎出来呢?

    一颗果子能够产生这么怪异的能量?这被深海冥蛇称为轮回果的果实究竟是什么呢?齐岳最后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响起,紧接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悬崖山顶,那株奇怪的古树伴随着青灰色的光芒骤然消失,齐岳、雪女,以及那只绿磷裂树蜥的身体也伴随着古树的消失而消失了。悬崖重新变回了平静,如果不是上面还留着大量墨绿色的血液,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

    扎格鲁坐在房间的大床上正在闭目修炼,自从入世之后,他原本以为自己静修佛法的时间短了会有所退步。但没想到佛力反而从那次在崇圣寺的战斗后有所提升了,比以前在西藏的时候提升速度还要快了许多,虽然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但对于入世修炼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几分排斥的感觉。

    猛的睁开双眼,澄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金色的光芒,但是,这位一向处变不惊的大师,此时眼中却流露出了惊慌之色,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齐岳的麒麟气息怎么会突然消失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扎格鲁有些惊慌的从床上下来,喃喃的念了几句佛号,随着一层纯净的佛气,活舍利飘然而出,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佛号声逐渐增强,整个房间内都充满了澎湃的佛气,在全力催动佛力的作用下,一丝淡淡的金色纹路爬上了他的额头,扎格鲁的双眼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目光透过窗户向外看去,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良久,扎格鲁收回了活舍利。眼中金色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到他的存在,可是,又没有感觉到他死亡的气息呢?齐岳,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希望我的感觉是错误的。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一边思考着,扎格鲁开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他几次走向大门处,却都停下了脚步,最后,终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床榻之上。“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否则一定会引起骚乱。看来,现在只有等待了,希望齐岳他能平安的回来吧。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

    希腊。一座古朴的大厅之中。

    大厅的高度超过二十米,两旁有着一根根需要两人合抱的粗大石柱支撑着大厅的顶棚。仔细数来,这样的石柱竟然足有四十根之多。在石柱之后,大厅的墙壁前,有着一尊尊古老的雕塑。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色。如果是熟悉希腊神话的人来到这里,一定能从它们身上的特点看出这些雕塑正是希腊神话中传说的众神。

    大厅的最内侧,一条高约一米的长形案子上,雨眸正平静的坐在那里,在她面前宽阔的大厅中,地面上有着一个圆环形状的图案,图案看上去很精致,在中心处有一个简单的雕刻,那似乎是一个符号似的东西,而在符号正中央,正插着雨眸在炎黄时曾经使用过的那柄权杖,淡淡的光芒从权杖中散发而出。光芒每闪耀一次,大厅内就会出现一些细微的能量波动。

    在那直径超过十五米的圆形图案周围,还有十二个精致的图案,十二个图案上,有十一个都坐了人,按照顺序来看,只有第三个图案是空着的。他们的腰板都挺的很直,盘膝坐在那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同,相同的是他们平稳的情绪。似乎即使天塌下来也与他们无关似的。

    “啊!”雨眸突然轻呼一声,缓缓睁开了那圣洁的紫色双眸,目光中充满了惊讶之色。

    下方的十一人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二十二道目光同时集中到雨眸身上。

    伊尔亚斯关切的道:“小姐,您怎么了?”

    雨眸轻轻的摇了摇头,背后紫色长发随之波动着,“没什么,我只是心情突然有些烦乱。”

    十一名星座守护者眼中同时流露出惊讶的光芒,这样的雨眸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他们面前这位继承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神诋的少女,始终都是从容不迫的,睿智就像是她的代名词,而今天这样的失态确实第一次出现。

    坐在圆形图案第一个位置的是一名英俊男子,他的目光看上去很柔和,身上穿着一件洁白的长袍,“小姐,您有什么感觉么?是不是那场灾难要提前降临了?”

    雨眸摇了摇头,道:“不是的,这件事与我们本身无关,只是我突然感觉到而已。”

    伊尔亚斯道:“小姐,那您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研究一下,或许能够帮您分担。”

    雨眸轻叹一声,道:“其实也没什么,伊尔亚斯,你还记得我们在炎黄时遇到的那些人么?”

    伊尔亚死的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道:“小姐,您指的是那些生肖守护神战士么?”

    雨眸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他的气息突然消失了,我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伊尔亚斯惊讶的道:“小姐说的应该是麒麟吧?”一边说着,他眼前不禁浮现出齐岳那一拳毁灭金翅大鹏雕的瞬间,在那一刻,伊尔亚斯心中除了雨眸之外,第一次感觉到人类的力量居然是如此可怕。也正是那一刻,他心中对东方的轻视荡然无存。

    雨眸颔首道:“正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每一代神诋降临,都与东方的生肖守护神战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的时候是他们强大,有的时候是我们强大,但是,像我们这一代,在数量上如此均衡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上次你们六人随我前往炎黄,都看到了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对他们的能力应该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而生肖守护神之王,就是麒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气息就深深的印入我的神识之中。虽然东西方远隔万里,但我却依旧能够隐约感觉到他的存在。上次,他使用了远远超过自己实力的能量毁灭了金翅大鹏雕后,实力几乎完全消失了。那时候我竟然产生出如释重负的感觉。或许,上天安排我们同时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彼此就是对手吧。不过,我始终觉得他没有那么轻易就失去实力的道理,虽然那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几乎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那种程度了,但在内心深处,我却依旧对他非常重视。这种感觉令我有些难以接受。刚才我在静修之时,突然感觉到他的气息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所以心情才会出现了变化。”

    索索接口道:“小姐,您的意思是说他死了么?”

    雨眸叹息道:“现在能够按照正常理解来看的话,也只有死亡才能使他消失的如此彻底。”

    索索笑道:“那不是正好么?以后我们也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我听说过,生肖守护神中如果没有了麒麟,实力就会差的很远了。对于我们是好事啊!”

    雨眸眉头微微皱起,道:“或许吧,但是,失去了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这种感觉并不好受,我始终觉得他不应该如此轻易的就死亡。”

    众星座守护者都安静下来,目光依旧集中在雨眸身上,雨眸突然站起身,缓缓从最前面的男子身边走过,走到圆形图案的中心处握住了自己的权杖。“你们继续修炼,我想出去走走,不要跟来,我需要安静。”说完,她没有拿走权杖,而是一个人缓缓的向大厅外走去。星座守护者们都没有看到,当雨眸从他们身边走过后,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淌而下。

    ……

    清凉的感觉从唇边传来,甘冽的水滋润着干涸的喉咙,水,是生命的源泉,在那甘冽的泉水作用下,齐岳的精神缓缓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全身如同火烧一般难过,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提出抗议似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顿时牵动全身肌肉,说不出的疼痛,体内没有一丝能量的感觉,背部的肌肉疼的最厉害,令他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又是一股甘冽的泉水送入口中,这一次齐岳的感觉变得清晰一些了,他清楚的感觉到是两片温润带给了自己那甘冽的泉水,下意识的吸吮着,想要索取更多。

    接连喝下三口泉水,齐岳如同火烧一般的身体顿时好受了许多,只有背部的疼痛依旧非常强烈,缓缓睁开双眼,周围的光芒并不强烈,眼前却是一片模糊。

    随着精神地逐渐恢复,齐岳的眼睛也渐渐有了些神采,一张清雅的面庞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你醒了。”闻婷轻声道。

    齐岳看着闻婷唇瓣上依旧残留的水珠,勉强一笑,道:“你喂我喝的水好甜。”他发现,自己地喉咙竟然很沙哑,感觉上不太舒服。

    闻婷长出口气,道:“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我还怕你就此睡过去,永远抛弃我呢。”

    齐岳看着闻婷变红的眼圈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我可舍不得呢呢?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我的头有点疼,让我想想这是怎么了。”在闻婷的搀扶下,齐岳缓缓坐起身,目光向周围看去。

    这是一个石洞,此时他坐起身,正好能够看到石洞外面,可惜洞口不大,并不能看清楚外面的一切,石洞内虽然不算很宽敞,但也还算干爽,周围的石壁坑洼不平,感觉上像是天然形成的,记忆缓缓在大脑中出现,齐岳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我想起来了,那时,我干掉了绿磷裂树蜥,雪女却突然偷袭我,怪不得我后背这么疼呢,婷婷,你怎么样?身体没问题吧,我们这是在哪里?雪女呢?”

    闻婷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我只是比你先醒过来六个小时而已,雪女在我醒来的第二个小时也醒过来了,不过我怕她再作怪,在她身上下了禁制,此时她正在洞穴深处熟睡呢。或许是因为我是巨兽活舍利的原因吧,我醒v过来以后,除了体内的能量感觉比较虚弱以外,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我禁制了雪女后就出去看了看,外面好象是一大片原始森林,在森林中不乏一些像我们待的这种小山,不过,我实在看不出这是哪里,因为你还昏迷着,我不敢走的太远,从附近一条小溪中弄了点水回来给你喝,你现在怎么样,身体还行么?”

    齐岳苦笑道:“身体情况不太好,体内的经脉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绿磷裂树蜥倒是没伤到我,可是我们的好女儿却给了我两下狠的,那时候我的身体正处于虚弱之中,只能勉强抵挡住。”

    闻婷眼睛一亮,道:“对了,那只绿磷裂树蜥的尸体也在洞穴内,虽然它已经死了,但毕竟是六千年以上的凶兽,体内的能量非常庞大,不如你去用吞噬的能力摄取它的能量,对你的身体该有些好处了。”

    齐岳心中一动,道:“对啊!在我们被那股奇怪的气流卷走之前,我又和深海冥蛇联系上了,他似乎知道那个果实是什么东西,好象叫轮回果,等我的身体一恢复,我们就合体,只要有了能量,我想我还是可以与他联系上的,那时也能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具体位置了。”

    在闻婷的搀扶下,齐岳来到了洞穴深处,雪女被闻婷放在一旁的角落之中,安静下来的她,看上去依旧是那么惹人怜爱,至少脸上的冰冷总是消失了,齐岳看了她一眼,叹息道:“这真是一个定时炸弹啊!没想到在最不应该的时候爆发了。”

    闻婷歉然道:“都怪我,考虑不周到,没想到她身上会发生那样的变化。”

    齐岳微微一笑,道:“怎么能怪你呢?她是我们共同的女儿啊!要怪,也应该先怪我这个做爸爸的。”

    听了齐岳的话,闻婷不禁想起之前自己以嘴喂齐岳喝水时的样子,俏脸微微一红,道:“好啦,先吸取能量吧。”这个时候,她连和齐岳斗嘴的心情都没有了,毕竟,来到一个新的地方,作为女人,她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绿磷裂树蜥的尸体匍匐在地面上,或许是因为之前血液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它身上流出来的残余血液并不多,那根银色的长角就放在绿磷裂树蜥身边,这根银角很奇怪,直到现在,角的尖端依旧释放出一些微弱的能量,包裹着绿磷裂树蜥的那颗内丹。

    看到内丹和绿磷裂树蜥的尸体,齐岳不禁精神一振,向闻婷点了点头,道:“你帮我一把。”吞噬技能需要的能量不多,但多少也是要有一点的。

    温热而醇和的能量从背后输入,齐岳顿时觉得精神一振,不敢怠慢,眼中神光绽放,双手收拢在胸前,将麒麟珠捧起,对着绿磷裂树蜥的尸体轻轻地吸了口气,在能量的作用下,齐岳只觉得全身一热,有了闻婷能量的支援,他体内的麒麟血脉顿时被调动起来,一股无形的能量直接按照吞噬技能得特殊方式传入到麒麟珠之内。

    麒麟珠骤然亮了起来,紫、蓝、红、青四色光芒同时闪烁,形成一个四彩光罩朝绿磷裂树蜥的身体笼罩过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在那四彩光罩的作用下,绿磷裂树蜥的尸体逐渐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绿色能量气息,刚开始的时候,能量气息很微弱,一丝丝的出现,那些绿色的能量在四彩光罩的作用下,通过麒麟珠的过滤,缓缓进入齐岳的体内。

    刚一接收到这新鲜的能量,齐岳顿时感受到全身一振,原本酸软无力的身体顿时重新焕发了生机,他没有去享受这种感觉,在闻婷父亲留给他的记忆中,如果想将吸取的能量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那就需要在那些能量还没有被他空洞的身体吞噬前尽可能的按照麒麟的修炼方法运转,这个时候,是他修炼最好的时机。也能更好的补充身体的潜力。

    随着齐岳体内能量的出现,已经不需要闻婷的帮助了,闻婷悄悄的回到洞口,一边静绣恢复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替齐岳护法,毕竟,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什么未知的危险都是可能的。

    齐岳这一修炼,足足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将绿磷裂树蜥身体的能量完全吸收了,身体原本的疼痛在能量完全吞噬后顿时消失了,就连精神也变得旺盛了许多,虽然经脉内依旧没有存下能量,但第一次吞噬上古凶兽,齐岳还是难免有些兴奋,要是能有大量的凶兽来吞噬修炼的话,或许自己真的能够恢复以前的实力呢。

    其实,这只绿磷裂树蜥已经有九千年的修为了,否则也不会给齐岳带来那么大的麻烦,如果不是因为绿磷裂树蜥并不是什么强大的凶兽种族,又被齐岳的千机百变璇玑界法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九千年的凶兽恐怕会给五云的齐岳带来更大的麻烦。

    长出口气,齐岳知道,自己吸收能量只是完成了一部分而已,还有绿磷裂树蜥的那颗内丹呢,内丹的能量应该不会比它的身体少,不过他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要知道那轮回果究竟是什么东西,还有就是自己和闻婷现在在什么地方。

    因此,齐岳暂时放弃吸取内丹的打算,回到洞口找到闻婷。

    “你脸色好的多了,怎么样,能量都吸收了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你现在可以合体么?我们还是先弄清楚在哪里的好。”

    闻婷颔首道:“短时间内问题不大,来吧。”淡淡的红色光芒飘然出现,有了以前的经验,现在他们的合体变得更加顺利了。

    光芒一闪,重新拥有能量的感觉顿时令齐岳险些舒服的呻吟出声,齐岳发现,这一次合体后,自己与闻婷幻化成的右臂似乎变得更加默契了,而闻婷刚开始还觉得有些虚弱的能量在与自己的血脉融合之后,似乎变得强盛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刚刚吸收了那些能量的原因吧。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齐岳赶忙集中自己的精神力,向深海冥蛇和獬豸发出了联系信号。

    “恩,终于又联系上了,齐岳啊!我发现了,自从跟随你那天起,厄运就一直伴随着我。”深海冥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悲愤。

    齐岳迫不及待的问道:“冥蛇大哥,你先别抱怨了,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啊!”

    深海冥蛇苦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是被轮回果送回了远古巨兽时期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