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勇士

    图节点了点头,道:“倒忘记了给你们介绍了。这几位都是今天才来的客人,是来自远方的汉族探险者。齐岳兄弟,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们高山土族的第一勇士,名叫灞歌。”

    齐岳向灞歌点了点头,脸上流露着友好的笑容。

    灞歌看了齐岳一眼,道:“汉族兄弟,这两位是你的老婆么?”

    齐岳一愣,目光转向闻婷,虽然他早已经将闻婷当成了自己的妻子看待,但毕竟两人还没有正式结合,遇到这种有些尴尬的问题,他对闻婷出于尊重也要询问一下。

    闻婷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灞歌一眼,在她眼中,这强壮的有些过了的壮汉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看了齐岳一眼,意思是随便你怎么说吧。之后,继续低下头,大吃起来。

    至于一旁的雪女,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自然没有什么反应了。

    齐岳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她们都是我的妻子。”反正雪女也听不懂,占个便宜就是了。这大家伙明显是看上了闻婷和雪女的姿色,自己要只说是朋友,恐怕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齐岳没想到的是,即使他说了闻婷和雪女是自己的妻子,麻烦却依旧无法避免。

    灞歌点了点头,朝齐岳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道:“行,兄弟,有你的,你们汉族的美女果然和我们高山土族不同。”

    齐岳微微一笑,对方称赞自己的老婆,对他来说是一种荣耀,不过,他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只听灞歌继续道:“兄弟,我们打个商量吧,我有十二个老婆,我用她们加起来交换你这两个老婆,如何?我那十二个婆娘,可都是族中最漂亮的美女了。两个换十二个。兄弟,你可赚了,哈哈哈哈。”

    听了他这句话,齐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别的都无所谓。开开玩笑是齐岳一向的爱好,但是,涉及到自己的爱人他却不可能有丝毫的退让。扭头看向一旁的图节,图节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现,似乎灞歌的话很正常似的。

    齐岳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内心的怒火,他毕竟还有求于人。能不翻脸自然还是不翻脸的好,“图节大叔,这是你们高山土族人的风俗吗?”

    图节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从齐岳的脸色上他已经看出了有些不对,“是啊!这不仅是我们高山土族人的风俗,同时,也是人类各族的风俗。只要是有能力的人,就能够娶得更多的老婆,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变得更加强壮。在双方愿意的情况下,彼此之间,妻子是可以交换的。越强大的男人,在这种提出交换的情况下,,越不容拒绝。”他的意思很明显,似乎是要齐岳答应灞歌似的。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道:“对不起,我们汉族没有这种风俗。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强者能够拥有很多妻子我能够理解。毕竟,这对后代有好处。但是,换妻的话是对自己爱人的不尊敬。请问二位,难道你们对自己的爱人就没有任何的留恋么?”

    灞歌有些愤怒的道:“你这是不答应了?拒绝换妻的请求,是对我们高山土族人最大的侮辱,在任何一个种族都是如此,妻子可以不换,但受到的侮辱却不能不洗刷。我要向你挑战。”一边说着,他猛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齐岳。

    齐岳也站了起来,灞歌惊讶的发现,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外来男人,在身材上虽然比不上自己,但竟然也差不了多少。要知道,齐岳的身高也早就超过了一米九,这次在自然之源的改造上,他和闻婷的身材都有所变化,闻婷的身高比以前高了一点,同时身材变得更加修长了,而齐岳的肩膀则比以前更加宽阔,肌肉虽然不像灞歌这样夸张,但也非常坚实。同时,他的身高也有所增长,站在灞歌对面,气势上并不弱于对手。

    “既然如此,那我答应你的挑战。”作为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是根本不可能拒绝对手的。

    闻婷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一直低笑着向雪女解释着,此时听到灞歌要向齐岳发动挑战,不禁同时站起身,低声在齐岳耳边问道:“这个大家伙看上去很强,你的能力还没有恢复。如果不行的话,让我来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你应该看得出,在这个高山土族中,男人和女人的地位是相差非常大的,如果由你出战,恐怕整个高山土族都会以为我们看不起他们。现在我们还要利用他们去找昆仑镜。所以,还是我来吧,你放心好了,这几天我的实力恢复了不少,对付这么个莽汉足够了。何况,麒麟的能力并不只是表现在蛮力上。”

    闻婷微微一笑,道:“那好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她并不怎么担心,从齐岳拥有了自然之源,和发现自然之源对她自己的改造后,她对自己和齐岳的信心都大幅度的增加了。

    齐岳向灞歌道:“你想怎么挑战,是我们一对一,还是你叫上你的伙伴。”一边说着,他指了指那只巨大的黑虎。

    灞歌撇了撇了嘴,道:“既然是挑战,自然是公平的,我要是让老黑上,那就是欺负你了。来吧,我们单挑,只要你能战胜我,就证明你比我更有能力拥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齐岳淡然一笑,道:“我会让你如愿的。”

    图节眉头微皱,走到灞歌身边道:“灞歌,你不要胡闹了,齐兄弟是我们的客人。人家民族的风俗与我们不一样,你有何必强迫呢?”

    灞歌冷哼一声,道:“图节大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但是,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他拒绝我,如果我懦弱了。那还如何能在高山土族中立足呢?我宁可堂堂正正的输,也一定要发起挑战。”一边说着,他猛的一拳轰击向身后的火堆。顿时,一股澎湃的拳风勃然而出,篝火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直径也有两米左右,但是,在灞歌这突然一拳的轰击下,顿时出现了变化。

    轰——。刚猛霸道的一拳,篝火不见了,地面上却多了一个火坑,感觉上,灞歌整个人似乎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似的,那一拳击出,带动的能量极为恐怖,那并没有任何属性的能量感觉上气息只有两个字,那就是霸道。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地面上那个直径两米,深达一米,满是灰烬的大坑。心中不禁对面前这个壮汉有了重新的估计。对方的能量很霸道,虽然不知道是出自何处,但能量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弱了。怪不得能有那只巨大的黑虎作为伙伴,还能使用长达六米,明显重量很大的石枪了。但是,壮汉的表现却并不能减弱齐岳的信心,反而勾起了他的斗志。

    灞歌指着齐岳,道:“外来的小子。如果你现在认输的话,这里没有人会取消你,毕竟,你是输在高山土族第一高手的手上。”虽然当着图节他说自己不是高山土族的第一勇士,但是,在他内心深处,显然是很以这个称号为自豪的。

    齐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到了灞歌身前,淡然道:“我们可以开战了。请拿起你的武器吧。”

    灞歌微怒道:“还需要武器么?小子,你要小心了,我的手上力量可是不容易控制的。”一边说着,他猛的踏前一步,齐岳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那巨大的拳头已经到了面前。

    图节的家人们早已经退到了一旁,在刚才灞歌那一拳轰出的时候,其他的部落中人也都停止了晚饭围成一个大圈,兴奋的呐喊着什么。

    拳未至,澎湃的拳风已经将齐岳的长发吹起,露出他那刚毅的面容,强悍的能量拥有着爆炸性的摧毁力,只是一瞬间,齐岳就已经被灞歌身上释放的霸气所笼罩了。

    齐岳右脚迅速向右迈出半步,同时身体稍微倾斜了一点,他没有正面去碰灞歌的拳头,而是身体非常舒展地向右边一晃,闪开了正面,同时,在那一瞬间,齐岳的身体仿佛蓄势待发的豹子突然扑起一般,肩膀猛的一振,左肘已经挡上了灞歌的小臂。

    碰的一声闷响,灞歌的身体微微一晃,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但是他的动作可没有丝毫减慢,在右拳被挡开的同时,他的左膝已经迅速抬起,直接朝齐岳的小腹处顶了过来,同时,全身散发出一股爆炸般的气势,使周围的空气都为之扭曲起来,齐岳的身体顿时仿佛凝固了一般,所有动作都变得缓慢。

    但是,这一切并不能阻挡住齐岳战斗的力量,眼看对方一膝盖顶了过来,又散发出那种如同力场的气息,齐岳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低喝一声,“麒麟游。”脚下微微一滑,已经轻松的从对方的力场中滑了出来。

    灞歌散发出的气势,本来是想快速解决战斗的,因此,他那一膝盖顶过去的时候,双拳已经同时从两边轰向了齐岳,没有丝毫留手,齐岳的突然消失,顿时令他前冲的势头扑了个空,而这时,齐岳已经到了他的背后,右掌轻轻的在灞歌背上拍了一下,“去吧。”

    灞歌前冲的势头本就很猛,被齐岳这么一提一送,他那庞大的身体顿时横飞而起,轰的一声,摔出四、五米外,溅起一片尘土。

    所有的呐喊声在这一刻都停了下来,这些高山族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居然回在刚一交手就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前齐岳使用麒麟游的时候,动作如同鬼魅一般,这些人根本就看不清。

    齐岳的云力已经恢复了一部分,虽然比起以前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他这恢复的并不是很多的能量,因为压缩和提纯的原因,威力上却完全超过了原本的一云境界,麒麟游本类就是不耗费云力的,有云力支持的情况下只是能变得更快更微妙而已,但对付灞歌这种技击能力,齐岳显然不需要用云力也已经足够了,他肉体的能力已经比来到这个时代之前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单纯的比拼肌肉力量,齐岳有信心对方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光芒,看着倒在底墒的灞歌,他缓缓走上前,向对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灞歌这一下摔的并不重,刚要爬起来却看到齐岳伸过来的手,他并没有领情,一掌将齐岳的手拍开,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眼中光芒闪烁着,沉声道:“再来。”

    齐岳做出一个无所谓的手势,向灞歌招了招手,“随时领教。”

    灞歌这一次变得小心了很多,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对胜利强烈的渴望,他这高山土族第一勇士的称号并不是白来的,在被齐岳打倒一次之后,他反而变得沉稳起来,并没有急着发动攻击,而是围绕着齐岳缓慢的移动的脚步,寻找着齐岳身上的破绽。

    不过,很快灞歌的耐性就消失了,齐岳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姿态,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全身似乎都是破绽,但是,全身又似乎没有一处破绽似的,没有任何强势的能量出现,但是,在灞歌眼中,先前有些看不起的小白脸,似乎变得高深莫测了。

    在这里要解释一下,其实齐岳并不算白,最多是健康的古铜色,但是,和灞歌这个黑炭头比起来,称为小白脸也不为过。

    怒吼一声,灞歌又一次冲了上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明显要谨慎的多了,双拳配合双腿,快速的向齐岳发起了狂风暴雨的攻击,劲风呼啸,将齐岳所有可能闪躲的路线全部封死。

    麒麟游的能力是什么?就是在不可能闪躲的时候化不可能为可能,齐岳只是稍微运用了一点云力,脚下的步伐变得快捷了一些,就轻松的闪躲着灞吧的攻击。

    攻击了一会儿,灞歌似乎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伤害到齐岳,突然停了下来,怒吼道:“小子,你这一味闪躲算什么本事,来啊!你硬接我的攻击。”说着,又向齐岳全力轰出一拳。

    如果换做以前,齐岳肯定就和对方硬碰硬了,虽然云力没有恢复,但齐岳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齐岳的心态早已经不像当初刚拥有能力时那么毛躁了,所谓谋定而后动,这又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之中,为了保护好自己,任何意气之争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脚下微微一滑,他已经闪开了灞歌的攻击,强烈的拳风,将七、八米外的一团火堆击的四散纷飞,齐岳微笑道:“闪躲,本身也是一种能力,就算你的力量再大又能如何,力量使用的不对,你永远也不可能碰到我的身体,以自己的长处来对付对手的短处,才是最好的选择,你打不到我,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我看,我们这场战斗没有必要再继续了吧。”

    图节也走了上来,道:“灞歌,算了,难道你还看不出,齐兄弟一直在让着你么?”

    齐岳心中暗暗一惊,确实,在刚才灞歌第二次向自己发动攻击的时候,自己至少有十次机会可以再次将他击倒,但这个所谓的第一勇士显然是很好面子的,在人家的地方,留些余地总是好的,没想到却被图节看了出来,看来,自己之前感受到他身上的能量并没有错,他才是这里真正的高手。

    “不行。”灞歌猛的大喝一声,指着齐岳道:“好,我承认我打不到你,不够,拳脚并不是我真正的本事,你要是有能耐,我们就比兵器,你随便选一样兵器,我们来斗上一斗,你要是再能赢我,才算是你的本事。”

    齐岳眉头微皱,对方这样掺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刚才比拳脚,之后比兵器,难道最后还要让他骑上黑虎来和自己决斗么?这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斗争,齐岳实在不愿为之,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又不能拒绝对方,毕竟,从某种意义来看,灞歌现在也可以算是他的情敌了。

    齐岳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灞歌,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最强的能力应该是和你这只黑虎的配合,既然如此,那你就拿上你的枪,再骑上你的黑虎,我们来斗上一场,如果你输了,就不要在纠缠了,如何?”

    灞歌有些吃惊的看着齐岳,道:“我没听错吧,你让我骑上老黑?”

    齐岳淡然一笑,道:“有什么不可以?”

    灞歌怒道:“你这是对我最大的蔑视。”

    齐岳淡然一笑,道:“不,我对你从没有过蔑视,你有坐骑,难道我就没有么?出来吧,深海冥蛇。”麒麟珠上蓝光亮起,深冥蛇巨大的身体瞬间出现,九个大头同时扬了起来,顿时引起周围的一片恐慌,所有的高山族人迅速的向周围退开。

    图节脸色微微一变,他并没有退后,目光灼灼的看着齐岳身边的深海冥蛇,沉声道:“齐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岳之所以召唤出深海冥蛇,原因很简单,他知道,如果想在这个民风淳朴的民族面前抬起头来,就必须要表现出一定的实力,既然灞歌能够骑黑虎,自己召唤出深海冥蛇并没有什么不可,还可以给对方一定的震慑。

    齐岳微微一笑,道:“图节大哥,请您别误会,这只蛇是我的伙伴,就像灞歌的黑虎一样,他会保护我,灞歌不是想要公平的一战么?我请出伙伴帮忙,这样他就不会觉得我是蔑视他了吧。”

    灞歌目瞪口呆的看着深海冥蛇,气势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强盛了,黑虎的个头虽然不小,但恢复了本来样子的深海冥蛇,虽然已经故意缩小了身体,但盘绕在那里,也有二十余米长,如同水桶般粗细,何况,它还有九个头之多,明显不是善类。

    图节稳定了一下周围族人们的情绪,看着深海冥蛇,不紧眉头大皱,他们这些生活在山里的土族,从没见过深海冥蛇这种海中的凶兽,但单从外表和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他们也能体会到深海冥蛇的强大了,一时间,周围变得很安静,连灞歌都变得犹豫起来。

    齐岳看着灞歌,道:“本就是意气之争,还需要再战么?”

    灞歌那个黑虎发出一声长啸,他那双灯笼般的黄色眼睛从深海冥蛇一出现就盯视过来,作为百兽之王的虎,他并没有害怕深海冥蛇的气息,一纵身,已经来到了灞歌身边。

    或许是黑虎带给了灞歌勇气,他大声道:“战,当然要战,外来的小子,你用什么兵器?”

    齐岳眉头微皱,道:“我的名字叫齐岳,请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好了,至于兵器,我觉得就不需要了吧。”

    灞歌强横的道:“不,我们是公平的战斗,请你选择兵器。”

    齐岳见对方坚持,沉声道:“我并没有丝毫小看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双手,就是最好的兵器。”一边说着,他已经飘身而起,落在了九头深海冥蛇当中的那颗大头上。

    灞各看了旁边的图节一眼,图节向齐岳点了点头,道:“还请齐兄弟手下留情。”

    齐岳微微一笑,道:“大叔,您客气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是切磋而已。”

    灞歌一翻身,也上了黑虎,黑虎跃起到石枪旁,右臂用力,直接将石枪拔了出来,长达六米的石枪确实和他以及黑虎的身形非常匹配,手腕一振,一股强横的气势油然而出,一枪在手,灞歌的气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看着齐岳,上身微微向前俯下,做出随时准备冲击的样子。

    深海冥蛇的巨大身体盘绕在一起,并没有攻击的打算,九颗大头分别向不同地方竖起,十八只眼睛都盯视着那只巨大的黑虎,口中气息吞吐着,并没有攻击的意思。

    齐岳站在中间的大头上,位置比灞歌还要高上几米,居高临下的看着灞歌,眼中的光芒已经渐渐的凝固了,体内不多的云力在有效的调动下散播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中,自然之源的能自行运转,精神力扩张,将整个空场完全覆盖,清晰的把握着对手的每一个动向。

    灞歌爆喝一声,黑虎与他显然有着非常默契的配合,一人一虎,化做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朝中间齐岳所站立的大头冲了过来。

    灞歌不是吹嘘,他手中有了石枪,顿时变得和先前不一样了,长枪带着暗黄色的光芒,幻化出上百道枪影,从不同方向朝齐岳的身体刺了过来。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但是他并不担心,就算灞歌和他的黑虎配合在默契也不如自己与深海冥蛇的心意相通。没等枪影临身,深海冥蛇的九颗大头同时向后退了出去,使齐岳很轻易的闪躲开灞歌的攻击,但是,这时候黑虎的攻击却出现了,一颗黑色的光弹从黑虎口中喷吐而出,如果不是有周围的火把,在夜晚之中是很难发觉的。

    深海冥蛇的十八只眼睛几乎同时亮了起来,左边第一颗蛇头的巨口张开,一道紫色闪电骤然而出,闪电的速度是什么样的?后发而先至,光芒一闪,轰然巨响之中,已经挡住了黑虎的攻击,能量气流席卷而出,将灞歌和他的黑虎逼回原来的位置。

    黑虎的瞳仁在这个时候居然竖了起来,眼中光芒大放,庞大的能量带动着他全身的毛发根根竖立,眼中神光绽放,低低的不断发出着咆哮,齐岳通过精神力的感知发现,此时灞歌和黑虎的能量似乎已经融合为一体了,灞歌长枪上的暗黄色光芒有变成了黑色的,使枪身看上去有些模糊了,他知道,对手要发动全力攻击了。

    齐岳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体内的云力快速的集中起来,他知道,真正战斗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果然,齐岳的云力刚刚开始调集,黑虎就已经迅速扑了上来,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更要快了一倍以上,同时,这次黑虎放弃了攻击,主要的攻击力完全从灞歌身上体现,六米长枪从灞歌手中带起无数道黑色的光芒,空气在如此庞大的能量中已经变得有些扭曲了,所有的气息都集中在齐岳身上,庞大的能量直接攒射向他的身体,同时,灞歌这回的攻击非常巧妙,在向齐岳攻击的同时,他那柄长枪竟然带出了十八道光影脱离枪体,直接攻向深海冥蛇的十八只眼睛。

    面对这样的攻击,齐岳并没有躲闪,站在原来的位置,他眼中的光芒突然亮了起来,银色的瞳孔看上去在黑夜中是如此的清晰,一股无比霸道的气势勃然而出,齐岳仰天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恐怖的气势扑面而去,将灞歌和他那只黑虎的能量气息完全笼罩在内。

    灞吧到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而已,但是,他那只黑虎的动作迅速变慢,就连支持灞歌的能量也在瞬间委琐,原本异常快捷的速度顿时慢了几分,就连枪尖的能量也弱了许多,射到深海冥蛇眼前的十八道黑色能量没等深海冥蛇自己化解就已经悄然消失了。

    灞歌骇然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的枪影依旧存在,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一只手,一直仿佛夺天地造化的大手,光芒一闪,那只大手从密集的枪影中准确的找到了真正的枪体,一把将枪尖握住,所有攻击的能量几乎在瞬间消失,黑虎落在深海冥蛇面前,而灞歌则高举着长枪,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齐岳。

    齐岳眼中的银色光芒已经消失了,他突然大喝一声,握住枪尖的右手骤然发力,长达六米的石枪,再加上灞歌那强壮的身体,竟然在齐岳的发力之下被同时举了起来,高高的挑起在半空之中。

    “手下留情。”图节在下面高喊着。

    齐岳的目光很平静,他没有说什么,右手一送,将灞歌连人带枪甩了出去,灞歌在空中敏捷的两个翻转,当他落地的时候不禁接连退后十余步,手中的石枪在已经甩了出去,如果不是最后被篱笆挡住,恐怕他就要坐到地上了。

    灞歌原来的那只黑虎,此时已经匍匐在深海冥蛇面前,巨大的身体竟然在瑟瑟发抖着,两只前爪抱在头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齐岳从深海冥蛇大大头上飘身而下,落在那只黑虎面前,胸前光芒一闪,深海冥蛇那庞大的身体已经悄然消失了,齐岳眼中光芒流转,看着面前的黑虎,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