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高山土族的族长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图节确实很有能力,三千多人在他的整合下一路上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不论是前进还是休息,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在他们即将达到山脉中央的时候,路上遇到了另外两个高山土族部落的人,这两个部落比起图节部落来要小上一些,都是两千多人的规模,三个部落汇聚在一起,年轻人开始活络起来,一些性急的年轻男女,甚至已经开始了彼此之间的相互吸引,他们的行动非常直接,对自己的感情根本不会有丝毫掩盖,只要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立刻就会向对方表示好感,如果得到允许的话,就会走在一起培养感情,至于这一路上发生些什么,恐怕就很难有人知道了,在前一晚宿营的时候齐岳还听到图节谈论起,许多高山土族的孩子,都是在火把节结束后各个部落返回的路上出现在他们母亲肚子里的,还好,齐岳自从那一晚之后,到还没遇到这样的麻烦,并没有土族女孩子来向他表示好感,虽然这样使齐岳松了口气,不过,他也在心中暗自琢磨,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么?还是因为自己的肤色比土族人浅了一些,而不受这些土族人的认可呢?

    不过,齐岳的胡思乱想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经过两天的跋涉,他们终于在第三天的中午来到了高山土族的第一部落。

    高山土族的每一个部落,都是以他们的族长而命名的,只要部落更换族长,那么他们的部落名也会更换,并在第二年的火把节上,由族长宣布新的部落名称,一昭示全部高山土族部落。

    远远的,两旁的山峰变得更加高大了,但是,在山与山之间的距离却也变得远了许多,从一处山坳中穿出,齐岳等人立刻看到了眼前这一大片相对平坦的地方,那是四座高山环抱中类似于盆地似的地方。据图节所说,这里是整个高山土族山脉中,环境最好,最适合生存的一片土地,而高山土族的族长希瑞,就在这里掌控着高山土族的一切。

    规模虽然比图节部落要大了许多,但整提形势却和图节部落并没有什么区别,盆地周围的群山有许许多多的洞穴,都是希瑞部落中人居住的地方,有些是天然的,有些则是人工开凿的,感觉上,整体气氛非常和谐,齐岳简单的看了一下,洞穴的数量大概在两千多个,如果按一个家庭五个人的话,这个希瑞部落的数量也要超过一万人了,难怪是整个高山土族最大的部落。

    盆地的面积非常广博,由于四周群山环抱,只有一些低洼处才有高大的栅栏隔断,其他地方都上以高山作为天然屏障,图节他们这几个部落显然来的有些晚了,此时,盆地中非常热闹,一眼望去,大片的人群聚集在盆地各主,虽然装束都差不多,但是也能够分辨出那是一个个部落,齐岳简单数了一下,到达这里的部落已经二十几个之多了。

    图节指挥着自己的族人逐渐进入盆地,还没等他们找到一片合适的空地,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们队伍的最前面,正是骑着黑虎的灞歌,灞歌那洪亮的笑声似乎能够传遍整片盆地似的,只听他大声喊着,“图节大哥,你们可来了,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们呢,齐岳兄弟呢?他在哪里?”

    图节本就在队伍的最前面,一看到灞歌,不禁笑道:“你这小子啊!也不知道收敛一些,没看到各个部落都已经到了么?小心族长责怪你随便带领巨兽伙伴影响秩序。”

    灞歌嘿嘿一笑,道:“大哥,只要你不去告状,族长怎么会知道呢?齐岳兄弟哪里去了?那天我们聊天的的时候,他不是说也要来参加我们火把节么?上次我回来后就跟族长说了我和齐岳兄弟那一战的情况,族长对他非常欣赏呢,说是等你们一来,就让你带他去见族长呢。”

    齐岳排众而出,微笑道:“灞歌,我在这里呢,希瑞族长想见我么?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他呢,图节大哥,我们一起去吧。”

    图节点了点头,微笑道:“一年没见到希瑞了,创世网络不知道他还是不是老样子,灞歌,等我安顿好族人后,我们立刻过去。”一边说着,他快速招呼着自己的族人,跟着灞歌进入到盆地深处,灞歌就是希瑞部落的战士,他在整个高山土族中的威望也不错,去年才刚刚参加了四族英雄大赛,虽然只取得了第二十几名的成绩,但参加过那样的比赛,已经令他的族人对他钦佩有加了,他和图节的关系也很不错,在图节部落没来之前,早就给他们占好了一块位置最好的地方,此时有他带路,图节顿时轻松不少。

    很快,在灞歌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盆地的西侧,这里不会被阳光直晒,挨着山壁,非常凉爽,而且周围的植物很多,地势又相对比较高,在这里几乎能够看到盆地中的每一个位置了,不过,安顿族人的过程并不顺利,当灞歌带着他们刚刚来到这片风水宝地的时候,齐岳就发现,已经有一个部落在开始驻扎了。

    没等图节询问,灞歌已经发怒,“谁让你们在这里驻扎的。”他的怒吼声如同闷雷一般,吓了周围的人一跳,骑着巨大的黑虎,几个前窜,已经来到了那个正在驻扎的部落前。

    那些正在驻扎的高山土族人看到灞歌出现,显然都有些畏惧,正在这时,一个排众而出,走到了灞歌面前,“是我要驻扎在这里的,族长曾经说过,火把节的时候,各个部落驻扎的位置由自己选择,先到先得,灞歌,这没错吧。”

    灞歌哼了一声,道:“不错,族长是这么说过,不过,这个地方我早就选了,你们还到这里来,明显是不给我面子。”

    那和灞歌交谈的人看上去身材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灞歌又是居高临下,更显得他的瘦小,但是,这个相貌普通的人,却很倔强,冷哼一声,道:“灞歌,你是希瑞部落的人,这里本来就是你们的地盘,周围的洞穴难道不是你们住的么?”

    灞歌怒道:“卢斯,别以为你们部落有了一定的规模就自以为了不起,不错,我自然不是给自己选的,而是给图节部落选的,他们离我们这里远,难道不应该先给他们准备块地方么?”

    卢斯刚要说什么,图节却已经走了上去,道:“算了灞歌,我们部落驻扎在哪里都一样,既然是卢斯大哥的人先到了,那就让他们驻扎好了。”

    卢斯看了图节一眼,眼中的光芒微微闪烁了一下,但从他的表情上看,显然是并没有领图节这个人情,反而冷笑道:“图节,好久不见了,看上去,你们部落很是人丁兴旺啊!”

    图节淡然道:“那也比不上卢斯大哥您的部落兴旺吧,您的部落现在已经差不多六千人,恐怕除了族长的部落之外,就要属您的部落规模最大啊了。”

    卢斯傲然道:“不错,正是因为我的部落规模够大,所以才要占据这个比较大的地方,灞歌,图节都没意见,你还废话什么?小心我到希瑞族长那里去告你一壮。”

    灞歌大怒,“靠,卢斯,你***找死是不是?”一边说着,他已经将自己手中的六米石枪扬了起来,他这根石枪并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一种特殊矿石打造而成的,极为坚硬,否则,上次齐岳的云力就已经将其震断了,石枪前指,灞歌顿时气势盛,坐下黑虎低沉的咆哮一声,震得卢斯不禁接连倒退几步才站稳身形。

    “灞歌,还反了你了,居然敢向我动手,你是什么身份?别忘了,我可是卢斯部落的酋长。”卢斯的脸色看上去很难看,他的族人们已经都围了上来。

    灞歌哼了一声,道:“我就对你动手了,创世网络怎么?你还不服气么?你这只狡猾的狐狸,平日里不做什么好事,到了火把节居然还想要占据好的地方,妈的,今天只要我在这里,就不让你们卢斯部落驻扎,不服的话,你就和我打一场,要是能赢了我,就算你本事。”

    图节眉头大皱,上前一把抓住灞歌的石枪枪尖,沉声道:“灞歌,今天晚上就要举行火把节了,不需胡闹,难道你还要惹出事来不成?”一边说着,他向灞歌连使眼色,不过,此时灞歌的脾气上来了,根本没有去理会图节的劝告,反而大喝道:“图节大哥,你别拦着我,我早就看卢斯这老家伙不顺眼了,你忘记了么,上次要不是他胡乱搅和,说不定,我们高山土族在土族中就能有更高的地位了。”

    听了这话,卢斯不禁脸色一变,“灞歌,说话可要有根据。”

    灞歌冷哼道:“有根据个屁,你***是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么?难道说,上次不是你在背后使坏,将希瑞族长的儿子害死的么?”

    一听这话,不论是图节还是卢斯,都不禁脸色大变,卢斯上前一步,怒吼道:“你放屁,你有什么根据说是我害死你们族长的儿子,当时,是他自己不自量力的去驯服巨兽,哪知道巨兽实力强大,而且最后选择了我的儿子,今年我儿子已经成年了,由他来代表我们高山土族参加四族英雄大赛也是一样的。”

    听着他们这番对话,齐岳已经大概明白了现在的情况,看上去,这些朴实的高山土族人内部,同样也有权力的纷争啊,难道这就是人类的劣根么?为了权力,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灞歌是什么脾气齐岳很清楚,从那天的一战中他就已经摸透了,他虽然莽撞了一些,但却绝对不是那种说谎的人,既然他这么说了,除非确实是误会,否则这个叫卢斯的家伙,就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灞歌猛的一声怒吼,石枪一抖,硬生生的将图节震开,长枪带和澎湃的气劲,直奔卢斯的胸前扎去。

    卢斯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显然也是有些工夫的,创世网络但在仓促之间,手上并没有任何兵器,只得身子一矮,用双手向枪杆上挡去。

    灞歌是什么力量?虽然他那高山土族第一勇士的称号有些水分,但他的力量却在整个高山土族中绝对是数得上号的,长枪被对方顶住,顿时全力下压,卢斯膝盖一软,已经单膝跪倒在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勉强支撑着。

    灞歌在动手的时候就已经起了杀心,眼中光芒一闪,他身下的黑虎已经动了起来,张口就喷出一颗黑色的能量弹,直奔卢斯的胸口而去,灞歌惟恐图节会阻止他,动作非常快,此时,图节在短暂的惊讶下,已经来不及出手了。

    “谁敢伤我父亲。”一个尖锐的怒吼声响起,一道身影闪电般冲了过来,齐岳目光猛的收缩了一下,伸手拉住图节,迅速退出十米之外,回到了图节部落的最前面。

    那急冲而来的身影非常迅捷,一道红色光芒正好阻拦在卢斯与黑虎的能量球之间,光芒瞬间大放,轰的一声巨响,硬接住了黑虎的攻击。

    灞歌虽然实力不弱,但他真正依仗的还是座下这只有着两千多年修为的黑虎,能量爆发,震的他全身一阵晃动,而黑虎也向后退出十数米才站稳,在他们对面,卢斯已经被救了下来,看上去脸色非常苍白,救下他的是一名年轻人,从相貌上看,和卢斯至少有七分相仿,只是身高比卢斯要高上一些,此时,他正骑在一头怪兽背上,眼中闪烁着阴骘的光芒,满脸不善的看着灞歌。

    这个年轻人跨下的怪兽引起了齐岳的注意,那是一只很奇特的怪兽,外表与绿磷裂树蜥有些近似,但是,身体却没有绿磷裂树蜥那么高,可却要长了许多,几乎和绿磷裂树蜥使用内丹后的身体差不多一样长,而且,在它的背后还有着一对巨大的翅膀,口中不断滴落着紫色的黏液,滴落在地上,发出噗噗的声响,怪兽的头上有两只角,角是弯曲的,角尖向前,闪烁着淡淡的幽光,最奇特的是它的眼睛,普通巨兽的眼睛只有两只,但是它的眼睛却有四只,一边两个,有些凸出的眼睛不断的转动着,身上的肤色和地面的泥土差不多。

    这只怪兽的出现,令齐岳想起了自己那个时代的一种动物,只不过,这只怪兽的体积却比他认知中的那种动物要大得多了,那就是变色龙,只是齐岳现在还不敢肯定这只怪兽的皮肤究竟会不会变色,但从其凶恶的样子和澎湃的能量气息来看,绝对是一只强悍的凶兽,修为至少也有三千年开外了,怪不得卢斯并不惧怕拥有黑虎的灞歌。

    “灞歌,你敢向我父亲动手。”年轻人眼中流露着怨恨的光芒,他手上并没有兵器,在那只怪兽的身上绑着坚韧的藤蔓,此时,他的手正紧紧的握在藤蔓之上,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灞歌呀中的怨恨丝毫不比对方少,看了一眼年轻人座下的怪兽,恨声道:“不错,我就是要杀了这个老混蛋,怎么了,老的被打了,小的才出来么?卢幽,不要以为你有了巨兽伙伴就能在我面前嚣张,哼,在我眼中,你还是个奶毛都没干的小兔崽子。”

    卢斯已经被儿子救到了那只怪兽背上,此时听到灞歌的话,怒道:“好,灞歌你给我等着,虽然你是族中的巨兽战士,但是,你袭击第二大部落的酋长,这件事我一定要让族长给我主持公道。”

    灞歌哼了一声,道:“来啊!我怕你啊!难道你还能咬我的鸟不成,我等着你呢,卢幽你现在不是有巨兽伙伴了么?来啊!跟我打上一场,让我看看你和你的巨兽伙伴磨合的怎么样了,不过,老子的手可重,万一把你打成了残废,可不要怪我。”

    “住口。”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中,一道身影虚幻般的从远方赶来,他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停止,但是,他的声音却非常稳定,并没有因为快速前进而有任何的波动。

    感受到这个人的气息,齐岳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心中暗道,终于有个象样点的高手出现了。

    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时间,那道身影已经来到了近前,此人看上去似乎比图节还要年轻一些,相貌非常英俊,皮肤虽然也比较黑,但是比其他的高山土族人却要好的多了,基本上是棕色的,一双黑色的眼睛看上去威棱四射,身材很匀称,大概有一米九左右的身高,下身穿着一条兽皮裙,上身用树叶做成一件斜斜的衣服,头上带着一个头箍,头箍似乎是由什么动物的骨骼作成的,在头箍中央的位置镶嵌着一块黄色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灞歌先前还异常嚣张,但看到这个人的出现,他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手中的石枪赶忙收了回来,低声道:“族长,您来了。”原来,这个突然赶来的,正是整个高山土族的族长,掌管着十余万高山土族人的希瑞。

    希瑞瞪了灞歌一眼,冷冷的道:“你不给我惹事,心里就难受是不是?”

    卢斯一翻身,从儿子的巨兽上跳了下来,几步就走到希瑞面前,怒吼道:“希瑞,虽然你是族长,但这件事你说什么都要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们卢斯部落和你们希瑞部落没完,灞歌竟然试图杀我这个酋长,你说怎么办吧。”

    希瑞眼中冷光一闪,语气温和了一些,道:“对不起,卢斯族长,是我管教无方,我在这里替灞歌向您道歉了。”

    灞歌大声喊道:“道歉干什么,族长……”他刚说到这里,就看到了希瑞冷冷的目光,后半句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讪讪的将目光别向一旁。

    坐在巨兽背上的卢幽冷声道:“道歉就行了么?难道在我们高山土族中,杀了人只需要道歉就可以么?希瑞族长,您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希瑞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给卢斯部落一个交代,不过,卢斯酋长,今天是我们土族一年一度的火把节,我不希望因为你们之间的冲突而影响了我们族人过节的气愤,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处理灞歌的,不过,一切还是等到火把节结束之后,你看如何?”

    卢斯看着希瑞,他有些闪烁的目光并不敢和希瑞那冰冷的眼神相对,哼了一声,道:“你是族长,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过,这块地方是我们先来的,总应该由我们驻扎吧。”

    希瑞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灞歌,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家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离家一步,今天晚上的火把节,你就不用参加了。”

    “什么?族长,您这是……”灞歌显然无法理解希瑞的态度,看着他,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希瑞冷声道:“怎么?你听不懂我的话么?”

    灞歌嘴唇嗡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恨恨的一甩手中石枪,驱动着跨下的黑虎,朝盆地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希瑞转向图节,有些歉然的道:“图节大哥,不好意思,只能请你和你的族人换个地方了。”

    图节爽朗的一笑,道:“希瑞,你这是什么话,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还需要这么客套么?走吧,就请你这个族长给我安排好了。”

    希瑞点了点头,向卢斯父子示意后,这才带领着图节一起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离开了卢斯部落驻扎的地方,图节压低声音道:“希瑞,你对灞歌处理的是不是太严厉了,不让他参加火把节,这似乎有些过了吧,毕竟,这是对一名战士最大的屈辱了。”

    希瑞摇了摇头,道:“图节大哥,你不知道,灞仡这小子这几年没少给我惹事,这次如果我不严惩他,不但卢斯要闹事,灞歌也将更加肆无忌惮,他虽然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但做事太冲动,实在帮不上我什么,希望这一次他能够吸取教训吧,可惜大哥你现在是部落酋长,否则,有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也不需要像现在这么劳累了,关起灞歌我还有一个考虑,今天的火把节非常重要,我不希望因为他的冲动再闹出什么事来。”

    图节叹息一声,道:“希瑞,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还没从侄子的死恢复过来么?”

    痛苦之色从希瑞眼中一闪而过,他的眉头皱了皱,淡淡地道:“我就那么一个儿子。”

    图节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的,希瑞,你放心,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凶兽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希瑞的脸色微微放松了有些,轻叹道:“现在也只有大哥你才最能让我信任了。”

    图节目光一动,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道:“你看我,净顾着和你说话了,都忘记给你介绍一位朋友。”一边说着,他已经停下了脚步,转向身后的齐岳。

    希瑞也同时转过身来,其实刚才他已经注意到齐岳了,但因为和图节说话,还来不及询问,“这位小兄弟就是击败了灞歌的英雄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您好,尊敬的希瑞族长,英雄二字我可不敢当。”

    希瑞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兄弟不必谦虚,灞歌虽然莽撞,但还有几分本事,你能轻松的击败把,这英雄二字,你确实当得起了,走吧,我先安顿好图节大哥的不过,然后你们一起到我那里,我们聊聊。”

    希瑞毕竟是高山土族的族长,在他的安排下,一会儿的工夫,图节的部落就已经安顿好了,虽然位置比之前卢斯部落强占的地方差了一点,但在整个盆地之中也算得上相当不错,显然是这位希瑞族长早有准备。

    由于高山土族是一个男人为尊的民族,出于尊敬,齐岳并没有带着闻婷和雪女一起跟希瑞离开,叮嘱了二女两句,这才和图节、希瑞一起,来到了盆地靠近东边的山下,走进了一个宽阔的洞穴之中。

    这个洞穴比齐岳之前见到过的洞穴都要大的多了,高度至少有二十米左右,宽达三十余米,门口有十数名高山土族人守卫着,见到希瑞回来,同时恭敬的向他行礼。

    希瑞一边走一边向齐岳解释道:“这里是我处理族种事务的地方,凡是族里有什么大事,或者各个部落酋长来开会的时候,都是在这里进行的,走,我们进去。”

    进入到洞穴之内,齐岳顿时看到了一翻奇异的景象,这是一个天然洞穴,在洞穴内,竟然有着许多钟乳石,长的能够达到三四米,短的也有一米开外,在洞穴的照射下,闪烁着乳白色的光芒,虽然光芒很单一,但却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希瑞将两人带到洞穴深处,这里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不高,大约有一米左右,但是非常宽阔,在岩石周围,摆放着大约有五十几个用石块做成的凳子。

    希瑞找了一个石凳先坐了下来,同时向齐岳和图节比了个请坐的手势。

    图节也不客气,拉着齐岳坐了下来,向希瑞道:“兄弟,这里没外人,我就不叫你族长了。”

    希瑞微微一笑,道:“图节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本来就是兄弟嘛。”

    图节笑道:“是啊!我这次来除了参加火把节之外,也是为了这位齐岳兄弟的事,相比灞歌已经告诉你了,齐岳兄弟来自远方的一个小民族,叫汉族,他是外出游历,并且寻找天神遗迹,你比我见过的世面多,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消息,或者,你能够对他有所帮助呢?”

    希瑞看了一眼,想了想,道:“天神的遗迹?这种东西如此虚无缥缈,我很难明白为什么齐岳兄弟会对他感兴趣。”

    齐岳心中暗道,我怎么会不感兴趣呢?找不到昆仑镜,我们就无法得到回去的路径啊!心中一边暗想着,他嘴上说道:“我们汉族人是很喜欢追求一些未知事物的,而且,我们这次出来,本就是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至于天神的遗迹,我也是以前听说过而已,听说天神曾经遗留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一些特殊的物品,都拥有很强大的力量,所以,对我来说寻找天神的遗迹也算是探险吧,人生苦短,我喜欢挑战,而这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希瑞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的光芒,道:“那这么说,你到是个冒险者了?”

    齐岳微微一笑,道:“可以这么说吧,不知道希瑞族长是否有这方面的消息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