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轩辕冢

    听希瑞这么一说,齐岳顿时感到有些失望,试探着问道:“那希瑞族长知不知道有什么地方是巨兽的聚集地呢”前几天晚上,在收白娘子当使令之后,齐岳不禁大为后悔,倒不是因为使令的事情而后悔,而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询问白娘子关于神兽聚集地事情。而白娘子现在依旧处于沉睡之中,所以,他也只能向面前这位希瑞族长询问了。

    希瑞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刚忙,“巨兽的聚集地?我听灞歌说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巨兽伙伴,难道你还想再得到一只巨兽么?我还从没见识过谁能拥有两只巨兽呢。”

    齐岳摇了摇头,道:“并不是这个原因,具体的情况请恕我不能说明。只是希望族长能够告诉我一些关于巨兽的消息。”

    希瑞道:“齐岳兄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巨兽的气息地是经常变化的,我也无法肯定他们确实在那里。对于巨兽,我只有这片山脉中的情况比较熟悉,但在山脉中,已经没有太多巨兽的痕迹了。所以我们高山土族人才能在这里安居乐业,希望你能够理解。”

    看着希瑞,齐岳隐隐感觉到他并没有跟自己说实话,因为,希瑞在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目光有些闪烁,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似的。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方,希瑞不愿意说,他也没什么办法。但是,从希瑞之前所显示出的能量气息来看,他个人的实力,至少也是炎黄魂中天魂那个级别的。和图节的对比如何还不清楚。但肯定比那健壮的像牛一样的灞歌强的多了。

    “我能理解,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等火把节结束之后,我们就会离开你们这片山脉,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们自己也能寻觅到。”

    希瑞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哥哥,听说图节大哥来了,是么?”一道窈窕的身影从外面快速的跑了近来,她的动作非常敏捷,只是几次闪身,已经来到了齐岳三人面前。

    希瑞微微皱眉,道:“玫瑰,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里是族中的议事厅,没有我的同意,是不能随便进来的。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外面的守卫难道没有阻拦你么?”

    “切,他们啊!他们敢么?”少女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睛一亮,看着图节道:“图节哥哥,你可来了。这次你可要教我你的本领哦。”

    少女刚一进如洞穴的时候,齐岳就觉得眼前一亮,那是一名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她的肤色比希瑞要白一些。只比自己略黑,但是却充满了健康的活力。高山土族特有的树叶服饰将她那动人的娇躯勾勒的更加完美,高耸的酥胸,丰满的翘臀。以及那纤细的有些惊人的腰肢,无不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俏脸上,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在和图节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瞥向自己,流露出好奇的光芒,她叫玫瑰,果然是一朵动人的黑玫瑰啊!在俏丽的外表中包含着高山土族特有的淳朴,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图节微笑道:“玫瑰,我都怕你了。好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回头火把节结束后,你就到我部落中去玩些日子,你也长大了,哥哥有些能力也可以传授给你了。”

    希瑞微微一笑,道:“图节,你可不能这么宠着她,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图节微笑道:“要什么规矩,现在这样的玫瑰不是更可爱么?”

    玫瑰嘻嘻一笑,道:“还是图节哥哥好,哼,大哥,你要是老管着我,我就假入图节大哥的部落去。”

    希瑞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眼中流露出一丝宠爱,“好了,只要你愿意,就去吧。”

    玫瑰的目光转移齐岳脸上,齐岳的相貌虽然并不算英俊,但自然流露出的那种尊贵气质,却不是高山土族人所能比拟的,再加上他那伟岸的身形和裸露在外的强壮的肌肉,看的玫瑰美眸中不禁光彩连连,“大哥,他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难道是新任的酋长么?”

    要知道,希瑞在高山土族中的地位是最高的,能让他带到这里接待的,一般也只有各个部落的酋长,或者土族总部来的人。

    希瑞眼中光芒一闪,道:“这位齐岳兄弟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正在谈事,你先出去吧。”

    玫瑰不满的道:“不要,你们谈什么事,我也要听听。”

    希瑞微怒道:“玫瑰。”他的声音低沉了几分,玫瑰吐了吐舌头,做出一脸委屈的样子。

    齐岳微笑道:“既然玫瑰小姐想听,也没什么,希瑞族长,我想,我们的谈货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你们聊吧,我就不多打扰了。”反正也没问出什么结果,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

    希瑞深吸口气,突然道:“齐岳兄弟,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不知道可不可以?”

    齐岳一愣,心中暗想,希瑞怎么会突然向自己提出请求呢?他可是刚刚拒绝了告诉自己一些关于巨兽和神迹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向自己提出请求,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吧。不过,他心中虽然这么想,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微笑道:“有什么事族长尽管说,如果我能够帮的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希瑞的脸色放松了一些,道:“是这样的,我刚刚想到,虽然我并不知道关于神迹的事,但是,我却认识一个人,他有可能知道一些。不知道齐岳兄弟有没有兴趣。”

    齐岳一愣,点了点头,道:“当然有兴趣了。那就麻烦族长了。”

    希瑞摇了摇头,道:“不,应该是我麻烦你才对。我的这位朋友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见到的。齐岳兄弟你毕竟不是本族中人,恐怕会有些困难。所以,只要请你帮我一个忙,我才有能力将你带去见他。”

    听了希瑞的话,不禁引起了齐岳的好奇之心,收回准备离开的脚步重新坐了下来,道:“那族长就请说吧。”

    希瑞道:“是这样的。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我们土族的大祭祀,他是我们土族最有智慧的大智者,对于炎黄大地的一切,他几乎没有什么什么不知道的,如果你能够得到他的帮助,我想,对于你们寻找神迹,应该就容易多了。只不过,大祭祀在我们土族中的地位极为崇高。轻易是不会离开土族总部的,所以,想见到他,就必须要到我们土族总部中去。而齐兄弟并不是我们土族中人,这就有些困难了,想见到大祭祀就更加不可能。所以,我刚才想出了一个办法。”

    齐岳心中一动,联想自己来到这高山土族最大部落之后的所见所闻,已经明白了一些。“那是什么办法呢?请族长明示。”

    希瑞继续道:“是这样的,我们四大民族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四族英雄大赛,而在举行大赛之前,各族都是先要经过内部选拔的。我们高山土族,是土族的最大分支。所以,在每年火把节的时候,我们自身也要进行这个选拔赛。挑选出最强大的一名战士。直接成为土族的参赛选手。当年,我、图节,还有后来的灞歌,都曾经拥有过这个荣誉。如果齐兄弟肯参加我们火把节的选拔赛,并最终获得胜利的话,我就能够顺利的带你进入土族总部之中,到了那时,凭我和大祭祀的关系,你们自然就能得到他的帮助了。”

    齐岳淡然一笑,道:“这么说,族长的意思是想让我先成为高山土族的代表,然后在成为你们整个土族的代表,参加那个四族英雄大赛么?”

    希瑞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就是我想让你帮忙的原因。或许齐兄弟你也知道,我们土族是黄帝的后代,但是,这些年以来,其他几族不断涌现出强横的战士,我们土族虽然人数众多,但已经被逐渐压在下风。我听灞歌说了齐兄弟的实力,所以,希望你能够帮我们土族这个忙。如果可以的话,那你就是我们土族的恩人。”

    齐岳不动声色的道:“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外族人,这样恐怕不好吧。”他知道,希瑞请自己帮忙,显然是要利用自己了。看来,高山土族中,也有心机深沉之辈啊!

    希瑞道:“这个不是问题,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图节大哥和他的一些族人,以及我和灞歌而已,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对外宣称你是图节部落的战士,那就不会有问题了。何况,就算别人知道齐兄弟是从遥远的汉族而来,你也可以宣布加入我们土族之中,成为我们土族的战士啊!当然,我并不是想要约束齐兄弟,这知识暂时的而已。”

    玫瑰突然道:“哥哥,他行么?难道,你要让他去和卢幽战斗?”

    希眼中寒光一闪,盯视了自己的妹妹一眼,道:“我们正说正事,如果你再敢插言的话,就立刻给我出去。”

    玫瑰不满的哼了一声,但她毕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了。

    希瑞的目光转向齐岳,道:“不知道齐兄弟意下如何?”

    齐岳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希族长,我想,还是我们自己去寻找天神留下的遗迹吧。”

    希瑞一愣,他没想到齐岳居然会这么直接的拒绝自己,“为什么?”

    齐岳眼中光芒亮起,双木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道理很简单,高山土族既然是土族最大的分支,而您又是高山土族的族长,您之前说对大陆并没有太多的了解,这令我很难相信。尤其是您之后又说与土族的大祭祀关系不错,既然大祭祀的见闻如此广博,您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呢?如果我答应了族长的要求,那么,我只不过就是族长利用的工具而已。如果我猜的不错,族长不但是要利用我帮助土族在四族英雄大会上取得好成绩,同时,也要对付那个害了你儿子的卢斯部落吧。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要参与到你们的内部斗争之中呢?这对我并没有任何好处。退一步说,就算我答应了你,最后也帮助土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贵族的大祭祀要是告诉我,说他也什么都不知道,那我有什么办法,毕竟,嘴是长在你们身上的,你们不说,我难道还能动武么?只能是白白的被你们利用一场而已。对不起,图节大哥,我想,火把节我也不用参加了。我现在就和我的妻子们离开高山土族。”说完,他重新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听了齐岳的话,希不禁脸色大变,在这个时代的人类之中,人类的智慧还是非常有限的,大多数人类都极为淳朴,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心中的打算竟然被齐岳一眼看穿。在他那睿智的目光下自己仿佛赤裸着似的,没有任何能够隐瞒的东西。

    “站住。”希瑞大喝一声。

    洞穴外顿时冲近来十几名高山土族的战士,用他们手中简陋的石头和木头绑在一起的标枪指着齐岳。

    齐岳淡然一笑,头也不回的道:“怎么,希瑞族长还想用武力留住我不成。可惜,你们还没有这个实力,”威严的气息从齐岳身上澎湃而出,那并不是简单的威严,而是充满了压力的强大气势,气势本应该是无形的,但在这一刻,齐岳似乎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中心,无可抵御的庞大威压充斥在洞穴的每一个角落之中,你犹如实质般的压力顿时令那些刚刚进入洞穴内的高山土族战士们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恐惧,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再握住自己手中标枪的,一些心志脆弱些的,甚至已经在巨大的威压作用下摔倒在地,身体簌簌发抖。

    就连希瑞、图节这样的高手,在齐岳的压力面前也有些抵受不住,希瑞吃惊的发现,齐岳的压力主要就是朝着他而来的,在那一瞬间的工夫,他一向自傲的能力竟然被齐岳的气息完全压制住,齐岳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就凭借着自身散发的压力将他的身体完全困住,丝毫提不起自身的能量。

    恐惧的感觉袭上了希瑞的心头,他终于明白了,和面前这个来自汉族的年轻人相比,自己差的实在太远了,那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能力啊!

    “齐岳兄弟,你……”图节有些焦急的叫了一声,紧接着,他也抵受不住齐岳带来的压力,同样无法发出声音。

    齐岳缓缓转过身,黑色的眼眸中各自亮起一道银光,所有的压力瞬间消失了,那些高山土族的战士纷纷跌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图节和希瑞也如释重负的放松下来,眼中的骇然是无法掩饰的,之前承受压力最小的是玫瑰,对于美女,齐岳总是很懂得怜惜。

    “希瑞族长,我只是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可能被利用的,而我就在其中,我当图节大哥是朋友,所以,今天才会如此客气,如果你还想动武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一个更深的教训。”

    希瑞并不是傻子,在高山土族中,拥有他这样智慧的人数量极少,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实力能够远远凌驾于族人之上的重要原因了,虽然仅仅是感受过齐岳身上散发的气息,但已经令他明白了许多,赶忙道:“齐兄弟,我并没有动武之意,你不要误会。”

    齐岳微笑道:“这样最好,我想,我留在这里容易给族长带来困扰,告辞了。”

    眼看齐岳要走,希瑞突然急凹:“等一下,齐兄弟,我知道神迹的下落。”

    听了这句话,齐岳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毕竟,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找到昆仑镜更加重要的了,不过,齐岳很聪明,他并没有流露出急切的意思,只是淡然道:“族长现在愿意告诉我了么?”

    希瑞深吸口气,虽然他的年纪要比齐岳大了很多,但是,创世网络在齐岳面前,他却发现自己在各方面的都无法抗衡,仅仅是和对方说话,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齐兄弟,是这样的,我之前说不清楚也不能算是骗你,我想,你应该也明白,天神的遗迹这种东西是多么虚无缥缈,我没有具体的根据,又怎么能说的清呢?不过,我以前曾经听大祭祀说过,在我们炎黄大地上,有几处禁地,就连那些巨兽都不敢轻易尝试进入,如此神秘的禁地是不是和天神留下的遗迹有关系呢?”

    齐岳眉头微皱,道:“既然如此,那这些禁地究竟在什么地方。其中又有什么样的禁忌呢?”

    希瑞道:“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听大祭祀隐约提起过似的,而且,他似乎对禁地非常向往,尤其是一个叫轩辕冢的禁地,我不止一次听他提到过,所以,我想你或许会有兴趣,具体的情况真的只有大祭祀才知道,到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不错,我确实和卢斯部落有仇。”说到这里,希瑞再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仇恨。

    齐岳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讲述。

    希瑞道:“我的儿子,原本是我们高山土族,甚至是整个土族的希望之星,他在十岁的时候,甚至得到过大祭祀一年的指点,不论是能力还是智慧上,都要远比其他族人强的多,同时,他也是我的骄傲,但是,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当我的儿子好不容易寻找到一只有可能成为巨兽伙伴的强大巨兽时,却突然出现了危机,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尸体只剩下一半了。”

    齐岳有些好奇的道:“我听图节大哥说过,你们的族人在寻找巨兽伙伴的时候,是由已经拥有了巨兽伙伴的战士陪同的,既然他是你的儿子,难道你没有保护他么?”

    希瑞眼中充满了悲伤,他的双眼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红了起来,“当然有,那是我的儿子啊!但是,那时候,我的儿子已经将巨兽驯服了,那只巨兽已经接受了他,而我在族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就先走一步回到了族里,可是,整整一天过去后,他依旧没有回来,我在焦急之中,只得再次出去寻找他,可是,这一次我找到的,却只有他的尸体了,齐兄弟,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么?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

    齐岳道:“但是,你又如何能够肯定这是卢斯父子干的呢?”

    希瑞双拳紧握,“不是他们还能是谁?卢幽的那只巨兽伙伴,正是我儿子当初寻找到的巨兽啊!如果不是他,难道还会是别人么?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作到的,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必然是他们造下的罪孽,如果我有证据的话,我怎么会留他们到现在,为了高山土族的稳定,我一直在忍耐着,悄悄派出人手调查,同时,也亲自到土族总部中去向大祭祀请教,为什么巨兽已经同意成为我儿子伙伴的情况下依旧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来,大祭祀告诉我,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只巨兽本身已经成为了其他人的巨兽伙伴,在他原本主人的阴谋下,害了我的儿子,而据我派遣到卢斯部落的探子回报,早在两年多前,卢斯的儿子卢幽,就已经有了巨兽伙伴,虽然这件事很秘密,但却并不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是谁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巨兽伙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有了这些信息,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利用这一年的时间,我派出的手下逐渐得回各种有用的消息,各种蛛丝马迹,都能够显示出卢斯父子的险恶用心,可惜我没有直接的证据,否则,我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齐岳道:“你既然是高山土族的族长,卢斯父子这么做,创世网络明显是想要取而代之,既然如此的话,我想你有很多办法能够对付他们,又何必非要寻找证据呢?要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能隐忍到现在,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

    希瑞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长叹一声,道:“不错,如果我下定决心要对付他们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能,你说的对,我是高山土族的族长,拥有的权力并不是他一个部落所能对抗的,但是,卢斯乃市高山土族最有实力的酋长,如果我要对付他的话,必然会引起高山土族内巨大的震荡,这些年以来,我们高山土族好不容易发展起来,我不希望因为内讧使我们的族人饱受苦难,所以,我一直在强忍耐着自己心中的痛苦,我甚至不敢多见他们父子,惟恐自己忍不住,做出对全族不利的事。今天,我之所以请求齐兄弟你帮忙,其实也只是想让你将那杀害了我儿子的凶手卢幽干掉,至于卢斯,没有了他儿子和巨兽伙伴,他就不可能锨起大的风浪,为了全族,我甚至可以不去动他,齐兄弟,我胸中的顾虑实在太多太多了,所以,我不得不对你有所隐瞒,希望你能原谅我的私心,你要走的话,我们绝对不会阻拦,当然我们也根本不可能阻拦。不过,怎么也请你参加完我们的火把节后再离开吧,也算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你看如何。”

    齐岳看着希瑞的双眼,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是一个合格的族长,在面临杀子之痛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将自己族人摆在第一位,从这一点上,你值得我的钦佩,好吧,我愿意帮你报这个仇,当然,之后你也一定要履行诺言,带我去见你们的大祭祀,至于今后帮不帮你们土族出战,就要看你们大祭祀给我的消息是否有用了。”他并不是一个很功利的人,但如果是白白被人利用,肯定是不干的。

    希望瑞没想到齐岳最后居然会答应,他请齐岳帮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报仇,至于替不替土族参赛,倒是次要的了,大喜道:“齐兄弟,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齐岳淡然道:“感谢到是不用了,先这样吧,图节大哥,我回你的部落中休息,等火把节开始的时候,我自然会代表你的部落参加选拔。”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洞穴。

    看着齐岳的背影,玫瑰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迷惘,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兄长如此哀求一个人,而这个人又是如此的年轻,在这不长的时间中,齐岳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齐岳走了,希瑞突然坐倒在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可见之前齐岳带给他的压力有多么巨大了,“图节大哥,你说我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图节苦笑道:“兄弟啊!你刚才简直是在玩火,虽然我不知道齐岳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但从他那天召唤而来的九头巨蛇看,恐怕就算是我们族中最强的战士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能感觉的出,他是一个很真诚的人,只有真心对他,才会得到他的帮助。”

    希瑞有些汗颜的道:“我明白了,图节大哥,之前是我太过卤莽。”

    齐岳回到闻婷和雪女身边,将自己在洞穴中发生的一切说了一边,听完齐岳的话,闻婷有些奇怪的道:“既然他们当时想要利用你,你最后为什么还是答应了呢?”

    齐岳微笑道:“从轩辕冢三个字上,难道你没有联想到什么吗?”

    闻婷眼中一亮,旁边的雪女也流露出惊讶的目光,二女几乎异口同声的道:“轩辕剑?”

    齐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你们小点声,创世网络如果真有轩辕冢这个禁地存在的话,其中很可能保存的就是十大神器中,最具有攻击力的轩辕剑了,也是当初黄帝斩杀蚩尤的神剑,而土族既然是黄帝的后代,那么,他们的大祭祀始终在想着轩辕剑就非常正常了。”

    闻婷道:“齐岳,你没事吧。”

    齐岳一愣,道:“啊?你什么意思。”

    闻婷没好气的道:“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昆仑镜,而不是轩辕剑,轩辕剑就算再强大,也不能送我们回家,难道你不明白么?贪心的家伙。”

    齐岳嘿嘿一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贪心是每个人都有的,这是很正常的事,那可是轩辕剑啊!仅仅是名字,就已经能够令我浮想联翩了,当然,我对这个轩辕冢感兴趣,也是为了昆仑镜,既然同是十大神器,那么轩辕冢内就很可能会有其他神器的消息显示。”

    雪女冷冷的道:“那只是你一相情愿的想法而已。”

    齐岳道:“或许是吧,更重要的是那个大祭祀,他既然知道几个禁地,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在这几大禁地之中,或许就会有昆仑镜的存在呢?所以,我们必须要到土族总部去,但是,我们在这个时代中,甚至连方向感都很难找到,又怎么可能寻觅到土族的路径呢?现在只有依靠高山土族才行,所以我才会答应希瑞,同时,我看的出,希瑞算是一个合格的族长,帮他报仇本身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也很讨厌那个叫卢幽的家伙,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他的巨兽伙伴,分明就是一只凶兽。”

    闻婷道:“你做主吧,既然你认为可以,我没意见。”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