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轩辕神剑

    齐岳可以保证,他有生之年还从没有听到过这么庞大的声音,除了已经化为齑粉的四只万年凶兽以外,其他所有的凶兽都在这悍然一击之中被震的倒飞而出,不论是空中的还是地上的,在这震荡的余波面前都失去了控制身体的能力。

    齐岳和闻婷虽然在千米之外,但也同样被这股震荡的余波带的高飞而出,齐岳聪明的很,没有抵挡,而是借助这股能量倒飞而出,远远的飞去。

    凶兽之王漂浮在远处不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而三大凶王在这一击之下,竟然同时飞退百米,混沌王口中喷出一股黑雾,而大鹏明王和深海冥龙王的嘴角处各自流淌出金色和紫色的血液,他们三人联手之下虽然最后收力了,但居然还是伤在了凶兽之王那悍然一击之中。

    这是齐岳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结果,三大凶王也被眼前的一幕完全惊呆了,凶兽之王表现出的实力是如此的恐怖,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消失了,密布着一层层厚实的角质层,脸上的黑雾也随之消失,齐岳看到的,竟然是一张巨大的牛脸,再配合他头顶那对巨大的牛角,竟然完全像是一直放大了无数倍牛首人身的怪物,甚至在他那大鼻子上,还有一个巨大鼻环,此时,这位牛首人身的凶兽之王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他的反应非常快,在空中随手一招,一柄巨大的三股拖天叉已经进入掌握之中,怒吼的咆哮从他口中响起,“变天。”

    齐岳和闻婷在瞬间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周围的空气发生了变化,就像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中似的,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竟然从远处回到了凶兽之王面前百米之外,在超过百米身高的凶兽之王面前,这短短百米的距离,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此时,三大凶王所在的位置,却正是齐岳和闻婷身后,他们终究还是又被包围了。

    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齐岳向闻婷传音道:“看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没有作用的,这个家伙实在太强了,恐怕这个时代最强大的麒麟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婷婷,看来我们真的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闻婷依偎杂齐岳怀中闭上了双眼,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贴着齐岳,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王,我不是故意的。”三大凶王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的悲呼道,他们居然就那么在空中跪了下来,充满惊恐的看着凶兽之王那巨大的身体。

    凶兽之王冷哼一声,手中三股托天叉轻摆,“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能够令我发怒了,但是,今天他却做到了,你们三个废物,还不滚到一边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这么笨的样子,我就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立刻给我滚,滚出我的视线,我不想看到你们。”

    “是,是……”三大凶王如获大赦一般,飞快的朝远方而去,论到飞行,肯定是大鹏明王第一个消失的,而混沌王和深海冥龙王也充分发挥出逃生的能力,眨眼间就消失在凶兽之王的视线之中。

    此时,齐岳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目光凝固的看着凶兽之王,沉声道:“你受伤了。”

    凶兽之王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在做梦么?”

    齐岳淡然道:“如果你不是受伤了,为什么着急着把他们赶走呢?可惜,我发现的还是晚了一点,否则,今日的局面恐怕还是会有所变化的,不论你承认不承认,我相信自己的猜测。”

    凶兽之王看着齐岳,手中巨大的三股托天叉缓缓举起,“可惜,你不是属于凶兽的,否则的话,有你帮助,恐怕神兽早已经被我灭绝了,不错,我是受伤了,但是,你不也是一样么?转移那三个笨蛋的能量,恐怕也消耗了你绝大多数的能量吧,就算是你现在要使出终极麒麟臂恐怕也无法给我带来真正的伤害,我的伤远没有你想象的严重,如果不是事发突然,就算那三个笨蛋联手,也是不可能让我受伤的,我之所以赶走他们,就是考虑到在你使用了终极麒麟臂之后,我的状态而已,小子,你应该值得自豪了,就算是你的那些族人们,也没有看到过我真正的人形摸样。”

    齐岳突然心中一动,联想到炎黄大地的传说,吃惊的道:“难道你是牛魔王?”

    牛魔王有些吃惊的道:“你知道我?不,这不可能,只有那些远离这个世界的天神才知道我的存在。”

    齐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自言自语的道:“真有意思,没想到凶兽之王居然会是牛魔王,那这个世界上,会不会也有孙悟空存在呢?不过,就魔王和孙悟空似乎都是人类进入封建社会后才有的传说,看来,那些神话还是不可靠啊!”

    牛魔王低吼一声,“孙悟空,孙悟空是什么东西?”

    齐岳淡然一笑,道:“是能够杀你的人。”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也知道,神话毕竟是神话而已,有牛魔王存在,却并不代表着也有其他神话人物的存在。

    牛魔王道:“杀我?哼,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杀死我了,麒麟小子,受死吧,让我来感受一下你的终极麒麟臂,究竟能够带给我几分伤害。”

    “真的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杀死你了么?”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从四四面八方响起,声音的主人是个女性,她的声音非常平和,但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人能够辨别出她的声音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牛魔王巨大的红目凶光一闪,无比庞大的气息油然而生,他没有朝齐岳和闻婷下手,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股足以威胁到他生命的能量出现了,而这股能量,正是他最为忌惮的。

    淡淡的光芒凭空出现,仿佛是来自虚无一般,两道身影缓缓从一圈土黄色的光晕中漫步而出,那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身体被一层看不到质料的白布所包裹着,这也是齐岳来到这个时代以后,第一次看到了布的存在,她只有头露在外面,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一直垂到叫下,她的相貌乍一看上去似乎很普通,但是,她却有着一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仿佛能够看透世间一切似的,平静的注视着身体巨大的牛魔王。

    而那名男子的手则环绕在女子腰间,他的相貌非常英俊,一头黄色的短发根根竖立,眼中的神光犹如实质一般,魁伟的身躯足有两米高,肩膀非常宽阔,全身都散发着一层黄色的光泽,全身覆盖着一层如同衣服般的铠甲,铠甲看上去很精致,如果仔细辨别,能够发现那铠甲竟然是他自己身体里生产出来的鳞片,而此时,牛魔王凝固的目光正集中在他手上所拿的一柄巨剑之上,手中的三股托天叉没有任何动向。

    牛魔王看到了那柄巨剑,齐岳自然也看到,用巨来形容那柄剑绝不为过,这突然出现的男子身材已经很高大了,但是,这柄剑却和他的身体相比却依旧比和谐,剑身长度明显超过两米,宽度大约有二十五厘米左右,剑柄占据了整个剑体三分之一长,虽然尚在鞘中,但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剑身散发出的无形压力,正是那无比锋锐的压力,致使凶兽之王暂时停止了对齐岳的攻击,暗黄色的剑鞘看上去样式古朴,不知道是什么质地,剑柄处,镶嵌着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黄色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牛魔王的凶睛收缩了一下,沉声道:“玄武龙江,土麒麟衣若,你们赶来的真是时候啊!”

    女子微微一笑,看着牛魔王道:“连凶兽之王带领这么多凶兽来到我们土族附近,如果我还不知道的话,那我也愧为麒麟了,怎么,现在你的大话不说了么?”

    牛魔王冷哼一声,道:“难道凭借你们的力量就能杀得了我么?”此时,先前被震飞的凶兽们已经重整阵型,呈圆弧壮从牛魔王背后围了上来,庞大的气息将包括齐岳在内的三人完全压制,至少从边面上看,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衣若微微一笑,道:“不错,凭借我们的力量确实是杀不死你的,即使我拼却姓名不要施展终极麒麟臂,恐怕也无法对你造成真正的伤害,但是,我们不可以,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上没有力量能够杀死你,譬如它。”一边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身旁玄武龙江手中的巨剑之上,此时,龙江先前搂在衣若腰间的手已经握上了巨剑的剑柄,缓缓将巨剑横在自己身前,淡淡的黄色光芒从他背后散发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环,将自己和衣若完全保护在内,左手捏着剑鞘,似乎随时都可以将巨剑从剑鞘中抽出似的。

    牛魔王眼中的凶光收敛了一些,目光凝固般注视着巨剑的剑身,沉声道:“轩辕剑?”

    龙江的声音如同金属般铿锵有力,“不错,正是轩辕剑,有着天下第一锋锐之称的轩辕剑,不知道有没有将你杀死的能力呢?”

    牛魔王不屑的哼了一声,道:“玄武,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四大守护神兽之一,就有向我叫板的资格,就凭你么?就算你有轩辕剑,也绝不是我的对手,再强大的神器,也要看是拿在什么人手中,就凭你?”

    龙江淡淡的道:“不错,我的实力确实远不如你,就算有轩辕剑,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没想到,凶兽之王居然会是一头牛,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阁下的外貌呢。不过,我不是你的对手,并不代表我们无法将你毁灭,今天,就算我和衣若拼却姓名不要,也要将你毁在剑下。”

    牛魔王巨大的右手握着三股托天叉缓缓举起,“如果轩辕剑在我手中,或许还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你们么?还差的太远了,今天正好,毁灭两个麒麟再加上你这只捎带的玄武,也算我没白来一次。”

    衣若淡然一笑,身体为前飘,伸出她那如同春葱细嫩的右手,缓缓握住了轩辕剑的剑柄,玄武改成双手托剑的姿势,庞大的能量不断向剑身中输入而去,“牛魔王,我是应该这么称呼你吧?不错,你的判断很正确,不论是我还是龙江,都没有足够的能量来催动轩辕剑,轩辕剑的消耗实在太大了,但是,如果我以终极麒麟臂来催动呢?我到想知道,包括你在内,今天我能毁灭多少凶兽,如果能够换得你的命,那我的死对于整个神兽界来说,就是绝对值得的。”淡淡的银色光芒混合着黄色飘然出现,配合着龙江散发的嫩量,看上去娇小的衣若顿时变得不一样了,虽然剑还没有出鞘,但是,那股近乎无坚不摧的锋锐之气已经凝聚成一道无形的能量,朝牛魔王的方向刺去,庞大的能量不断升腾,使衣若的长裙无风自动,她的双眼已经亮了起来,闪烁的,正是只属于麒麟血脉的银色光芒。

    在双方对峙的过程中,

    齐岳已经拉着闻婷拍动背后双翼,凭借着金翅大鹏雕的扶摇直上九万里能力,闪身来到衣如和龙江身边,与他们共同对敌。

    感受到轩辕剑上散发的气息,牛魔王终于色变了,巨大的牛头点了点,“好,今天算你狠,衣若,龙江,你们可要好好保护住轩辕剑才行,可千万不要丢失了,我们走。”一边说着,他依旧面向齐岳一方,身体却缓缓向后飞去,全身散发的能量不减反增三股托天叉的锋锐遥指齐岳四人,带着身后的数十名万年级别凶兽,朝远方逸去。

    衣若身上散发的能量同样没有减弱,此时,她的目光看上去很柔和,但却没有任何感情波动,气息完全锁定在牛魔王身上,静静的等待着他的撤离,没有追,也没有后退。

    眼看着牛魔王带着凶兽们终于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衣若身上散发的银色光芒才渐渐褪区。她仿佛受到了什么伤害似的,俏脸顿时变得苍白起来,长出口气,在龙江的扶助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轩辕剑上散发的能量气息也随之消失了。

    “前辈,……”齐岳刚要道谢,却被衣若阻止了,摇了摇手,她淡然道:“跟我们走,先离开这里再说。”话音一落,龙江重新搂住了她的娇躯,快速朝土族总部的方向而去。齐岳见对方不愿多说,也不好再问什么,毕竟,是这突然出现的二人挽救了自己和闻婷的生命。赶忙拍动着背后的翅膀,跟在衣若和龙江身后。之前他的能量消耗极大,在刚才就已经从麒麟变的第二阶段回到了第一阶段,所以翅膀才会变回金色。

    时间不长,以四人的飞行速度,数百公里的距离不过是转瞬即到。远远的,齐岳已经看到下方大片的村落。这些村落的房屋大多是用木头建造而成的,和高山土族人相比,似乎是要先进了一些。这个部落覆盖的范围看上去非常庞大。不但在平原之上,还横跨了一条宽约数百米的大河以及河边的部分森林,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边际。至少有数十万人生活在这片巨大的部落之中。

    衣若和龙江直接朝部落的中央飞去,齐岳和闻婷也只能跟随着,齐岳的能量消耗虽然很大,但凭借着他自然之源的特性,很快,在飞行的过程中,吸收超过消耗,体内的能量已经在逐渐的恢复过程之中。为了不惊吓到下面的土族人,齐岳用自身能量掩盖着身体,和闻婷换上了麒麟珠内带着的衣服,重新恢复成了普通人的模样。

    衣若二人一直飞到部落正中央一个高约百米的山包处才停了下来,从空中看去,下面的这个山包在整片土族部落中显然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至少有一万人的部队守护在山包周围。而这些土族战士手中,大多拿的是石制和木制的武器。虽然看上去有些简陋,但上万人驻扎在这里。切并不显得嘈杂,显然是训练有素。

    山包上,有一大片木屋,衣若和龙江直接落在木屋中最大的一间前停了下来,回过身,龙江向齐岳和闻婷挥了挥手后,就扶着衣若向房间内走去。

    齐岳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人并不和自己说话,但他也没有多问。从牛魔王刚才与衣若他们的对话中,齐岳知道,面前这两个人,都是神兽中的强者,其中衣若竟然还是和自己一样的麒麟,只不过她的属性只土而已。感受到衣若身上散发着的亲切气息,齐岳的心也终于放松下来,要知道,他之前在于牛魔王等凶兽战斗的时候,早就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却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是自己和闻婷幸运逃生,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说不后怕是不可能的。牛魔王的真正实力实在太强悍了,别说是他,就算是另外三大凶王中的任何一个,也不是自己和闻婷所能对抗的。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奥妙,才使他们能够支持那么长时间,但也只是支持而已。最终也没能给那些凶兽带来真正的伤害。

    走进木屋,房间中有着淡淡的清香,木屋内的布置非常简单,两旁各有五把简陋的木椅,中央最前方也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看上去,倒像是现代的会议室,只不过实在要简陋的多了。木屋两旁各有一个大窗户,这个时代是不可能有玻璃这种东西存在的,窗户上用不知名的细腾蔓编制成纱窗,似乎是用来防备蚊虫使用的。

    龙江扶着衣若走到最里面的主位处坐了下来,他也在衣若身边坐下,手中黄光一闪,轩辕剑已经悄然消失了,衣若的脸色看上去依旧是那么苍白,此时,她那柔和的目光看上去多了几分生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齐岳二人坐下。

    齐岳拉着闻婷的手,在衣若下手方坐了下来,衣若突然咳嗽了两声,刚刚有所好转的脸色顿时变得比先前更加难看了。一旁的龙江显得极为紧张,赶忙从怀中掏出一株很小的草药,亲自喂入衣若口中。衣若吞下草药后,脸色才重新恢复了正常。

    长出口气,衣若的脸色恢复了几分红润,她那清澈的目光落在齐岳脸上,眼中流露着迷茫的光芒,道:“告诉我,你们是从何而来。在我的印象中,我们麒麟一族,似乎并没有像你这样的成员。”

    齐岳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衣若的这个问题,说实话么?可是,实话实在是太难令这个时代的人理解了吧。心中一动,齐岳道:“前辈,您应该就是土族总部的大祭祀吧。”

    衣若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土族的大祭祀,即使在土族内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麒麟的身份。如果不是你将希瑞他们送到族中,我们也不可能去救你们。本来,我还不相信希瑞所说的一切,但是,当我亲眼目睹你身上散发的麒麟气息时,却不由得我不相信。我想,凶兽之王之所以带领大量凶兽围攻你们,恐怕也正是因为你身上的麒麟气息吧。”

    齐岳苦笑道:“恐怕是因为如此的,我先谢过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一边说着,他拉着闻婷站起身,朝衣若和龙江躬身行礼。

    龙江大手一挥,一股淡淡的气流抵住两人的身体,那股能量非常醇和,但却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就像身前挡住一堵墙似的。“感谢就不必了,不论怎么说,你们也属于神兽一脉,我们神兽现在已经势微,如果彼此再不相助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真的要被凶兽毁灭了。你还没有回答衣若的话呢。我也很好奇,你们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哪个汉族的说法,恐怕是编造的吧。没想到,麒麟王着一族,还能出现一个像你这样的天才。感觉上,你的年龄气息很小,但是,居然能够在凶兽之王和那些实力超过万年级别的大量凶兽攻击下坚持这么长时间。实在令我非常惊讶。”

    齐岳道:“如果我说有七成是运气,不知道两位前辈是否相信呢?好吧,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好了。”左思右想之后,齐岳还是决定说实话。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两个人是完全可以信任的。其它的都有可能是假的,但麒麟气息却绝不会假。衣若身上散发的,正是最纯正的麒麟气息,看着她,齐岳竟然产生了一种如同见到了亲人般的感觉。

    衣若有些惊讶的道:“运气?我们麒麟一族虽然身为祥瑞,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运气又有什么用呢?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我们的神兽之王,在面对凶兽之王带领那么多高手的围攻下,也是决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但是你却做到了。我和龙江达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你们引动混沌王、大鹏明王和深海冥龙王的能量向牛魔王发动攻击。那一击足以令天地为之色变。这种程度的能力。我自问也无法做到。运气,永远,都还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齐岳脸上的苦笑更浓了,他发现,过度的被人高估,似乎也不是什么美妙的事。“在讲述之前,我先放一个朋友出来。”右手在胸前一摸,青蓝色光芒闪处,雪女俏生生的出现在齐岳和闻婷面前。原来,在开始动手之后,虽然雪女化身为刃,但是齐岳却从来没有使用她的想法,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雪女的那一声爸爸。

    冰冷的雪女,齐岳最多只是将他当成一个同舟共济的朋友而已,但是喊自己爸爸的雪女,确是齐岳不能不关心的。他知道,虽然雪女凝聚成的兵器必然威力强大。但是,一旦使用之后,对方如果有足够的能力抵御,恐怕,雪女就难逃香消玉殒了的结局了。所以,在完全是展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之后,齐岳立刻将雪女所话的利刃收入到自己的麒麟珠内。麒麟珠是只有麒麟本源能量才能够使用的,因此,就算齐岳和闻婷死在那些凶兽手中,只要麒麟珠不被毁灭,今后有麒麟得到它的话,也能够将雪女重新放出来。

    衣若的目光在齐岳胸前的麒麟珠上停顿了一下,皱眉道:“神兽之王的麒麟珠怎么会在你这里?你和我们的王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从没有听他说起过有你这么一个后代的存在啊!”

    齐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道:“这恐怕要从头说起了。两位前辈,请你们先有些心理准备。恐怕我所说的话,是你们很难接受的,但是,这确是事实。”

    衣若点了点头,道:“我在看到你身上散发的四色祥云能量之时,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你已经带给我足够多的惊讶了,不在乎再多一些。你说吧。”

    齐岳深吸口气,语出惊人的道:“简单的来说,我们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衣若和龙江同时一愣,衣若道:“时代?不属于这个时代?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齐岳苦笑道:“如果换了我是你,我肯定也明白不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可以说是来自无数年后。具体有多少年,我也不清楚。你们可以这样理解,我们是来自未来的。或许,从我们的衣着上,你们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龙江道:“未来?你说你们来自未来?小伙子,你的脑袋不会烧坏了吧?”

    衣若却没有像龙江那么惊讶,若有所思的道:“让他说下去。”

    齐岳道“是这样的,我们来自未来,我们那个时代的情况具体我就不说了。就算说了你们也很难理解。在我们的那个时代之中,人类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主宰,而我也是人类的一员。我说自己来自汉族并没有说谎,我确实是汉族人,只不过不是呢们这个时代的而已……”当下,齐岳尽量用龙江和衣若能够理解的语言,简短的将自己、闻婷和雪女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的过程说了一遍。他说的时候一直在看着衣若和龙江的神色,两人从开始的不敢置信变得渐渐冷静下来。而令他们冷静的关键转折点,就在于齐岳说出了轮回果的时候。

    “……,就是这样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那颗轮回果是什么东西,没想到绿磷裂树蜥临死反噬,破坏了轮回果,将我们送到了这个时代,同时,我也成为了自然之源。我想,凶兽之王之所以会带着那些凶兽围攻我们,恐怕就是因为混沌王带给他的消息吧。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算做倒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被别人高估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如果不是两位前辈凭借轩辕剑惊退凶兽之王的话,恐怕我们就已经被毁灭了。”齐岳终于将自己要说的都说完了,松了口气,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非常疲惫。

    听完了齐岳的话,衣若和龙江对视一眼,突然,龙江身形一闪,还没等齐岳反应过来,就已经将他的右手婉脉扣住,沉声道:“不要动。”

    齐岳条件反射的挣扎了一下后,很快就放弃了。坦然的坐在那里,任由龙江那厚重的能量传入自己体内,而没有任何反抗。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