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麒麟幻战轩辕剑

    衣若微微一笑,道:“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这是和你的麒麟珠同为麒麟至宝之一的宝物,也是我们族中最珍贵的宝物之一,在与黄帝对抗的时候,你没有武器怎么行。这件宝物名叫麒麟幻,乃是麒麟组内最强的武器。”

    “麒麟幻?”这必然是麒麟八珍之一了,可能是因为现在全部的麒麟八珍还没有出现,所以衣若才只是说它是麒麟珍宝而已,麒麟幻,它究竟有什么作用呢?齐岳一边想着,一边将那片树叶状的金属接了过来。

    刚一入手,麒麟幻顿时光芒一闪,一团虚幻般的光芒包裹住齐岳的右手,齐岳只觉得掌心一热,麒麟幻竟然已经消失了,而在他的掌心处,却留下了一个指甲大小的树叶形状图案。

    衣若道:“或许你还不知道麒麟幻的用法,在麒麟珍宝中,它是最强的攻击武器,还记得上次我们吓退凶兽之王的那柄轩辕剑么?其实就是用它变换而成的,麒麟幻已经与你的右手融合了,今后,它就是你的武器,只要你能想得到,它能够变成任何形态的武器来发动攻击,麒麟幻自身可以算是能量形态的,你所看到的金属叶片只是它的媒介而已。想要真正发挥出麒麟幻的威力,就需要依靠大量的云力来维持,你的云力越庞大,麒麟幻的威力就越大,同时,凝结而成的武器也能变得越大,并且,麒麟幻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不会破损,它的能量形态是根本不是任何能量所能彻底破坏的。就算敌人的攻击过于强大而将麒麟幻幻化出的武器破坏,只要你的云力还足够,就能够重新凝聚出武器与对手抗衡。”

    可以变幻的武器?这也太神奇了,齐岳心中充满了惊喜,他并不知道,在能够使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麒麟隐之前,麒麟幻才是麒麟八珍中排名第一的宝贝啊!它的攻击力虽然远远不能和轩辕剑相比,但是它的特性却使得它的威力几乎可以囊括所有武器的特性,而且,它自身又是强大的能量武器,有着麒麟臂的强悍能量配合,就算不能无坚不摧,也差不多了。

    “前辈,这太贵重了,等我和黄帝一战后,就立刻还给您。”齐岳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衣若和龙江救过他和雪女、闻婷的命,现在神兽本就被凶兽完全压制了,如果再失去这件麒麟至宝,他们还怎么和凶兽抗衡呢?所以,心中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立刻决定不能要这件宝贝。

    衣若微笑摇头,道:“不,麒麟幻对你比对我更加重要,我的能量早已经达到麒麟的颠峰了,三千年的岁月,使我走向了死亡的边缘,要不是你的自然之源能量,恐怕我活不过十年了,你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用麒麟幻来交换,再合理不过,你不需要担心我们麒麟一族什么,在我们麒麟族中,这些至宝本身是不被看中的,只有自身的实力提升才是根本,这些毕竟只是外物而已,离开这里后,你还要去寻觅昆仑镜,我想,它对你来说会更有用,拿着吧,我相信,在你手中,麒麟幻是不会被辱没的。”

    “可是,前辈……”齐岳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衣若看上去虽然很年轻,但是,她的心态却早已经老了,多年以来,神兽逐渐被凶兽压制,那种压抑的感觉令他对这个世界本已经充满了绝望,而齐岳的出现,在绝望中给她带来了新的希望,几乎是给所有神兽带来了希望,她拿出麒麟幻送给齐岳,既是对齐岳的欣赏,同时,也是对自己请求齐岳做的那件事的一种回报,毕竟,那件事实在是太危险了,但是,对于神兽来说,也实在太重要了,看着年轻的齐岳,衣若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同为麒麟族人,麒麟幻就算给他又能如何呢?并且,衣若还有更加深入的想法,虽然麒麟幻给了齐岳,但是,却并不表示齐岳今后离开这个时代后就对神兽们没有帮助了,想离开这个时代,他就必须要得到昆仑镜,而有了昆仑镜之后,只要知道路径,不但能回到属于齐岳自己的时代,他也可以随时返回这个时代啊!现在向他示好,才是最能牵引住他的选择,同样作为麒麟,衣若比别人更加了解麒麟的特性,麒麟的至情至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微微一笑,衣若道:“好了,孩子!我想,我可以这么叫你,你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如果你无法得到昆仑镜离开这里,那你就是我们神兽中的一员,如果你能够回到属于你自己的时代去,那么,我也只是希望你能常回来看看,毕竟,只有在我们这个时代,你才能见到自己的麒麟族人,论年纪,我比你大的太多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阿姨。”

    齐岳心头微微一震,从衣若那柔和的目光中,他看到了自己期盼了二十年的东西,那就是母性,虽然爱人们也同样给了他许多关心,但是,母爱的关怀却完全是不一样的啊!作为一个孤儿,此时感受着衣若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怀,齐岳的心不禁为之颤抖了。

    “阿姨,谢谢您,您放心吧,就算我将来离开了这个时代,也一定会常回来看你们的,不,我不要叫您阿姨,您知道么?从小到大,我就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爱过我,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叫您一声妈妈,哪怕只是一声也好啊!”齐岳的眼睛红了,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在轩辕冢内,他的心,完全沉浸在对亲情

    情的追逐之中。

    如果说先前衣若还有些理性的考虑才决定将麒麟幻送给齐岳的话,那么现在她心中的理性却已经完全消失了,以她三千前生命的经验,从齐岳的眼中,她似乎看到了他童年时的凄苦,看到了他内心因为没有亲情滋润而产生的孤独,也看到了齐岳对亲情的渴望。

    衣若的眼圈也红了,她当然知道,一个孩子没有母亲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伸出手,抓住齐岳的肩头,光华流动的双眼注视着齐岳通红的眼眸,颤声道:“当然可以,如果我能有你这么一个儿子,那么我会多么的骄傲啊!”

    泪水,再也无法控制,齐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的声音颤抖着,颤抖着,嘴唇嗡动,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后,才从他口中叫出了那久违二十年的字眼,“妈……妈妈……”

    衣若将齐岳的头搂入自己怀中,泪水同样流淌而下,齐岳依偎在她的怀抱之中,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激动着,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来到远古巨兽时期之后,自己居然会认下一位母亲。浓浓的亲情在齐岳心中流淌着,他期待这一天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小的时候,他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位母亲啊!而现在,他终于有了,虽然并不是亲生的,但是,同样流淌着麒麟血脉,那亲切的感觉,却足以弥补一切了。

    龙江有些呆滞的看着衣若和齐岳,轻叹一声,缓缓上前,搂住衣若的肩膀,“恭喜你们,衣若,你多了个好儿子。”

    衣若看了龙江一眼,留着泪的大眼睛充满了幸福的光芒,虽然她之前和齐岳也有很亲切的感觉,但是,毕竟不属于一个时代,彼此之间总还是有些隔膜的,而麒麟幻却成为了破开这道隔膜的武器,通过麒麟幻,齐岳感觉到了衣若对自己那真心的关怀,也是通过麒麟幻,衣若看到了齐岳内心的孤独,机缘,有的时候只是在一瞬间,而现在,就正出现在他们身上。

    向龙江点了点头,衣若眼中泪水流淌的更多了,她自然不会让齐岳认龙江做父的,毕竟,麒麟一族是神兽中最高贵的种族,除了麒麟自身以外,是绝不可能认他人为父。

    齐岳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当他的泪水沾湿了衣若的胸襟时,他的内心却无比的畅快,他流的,是委屈的眼泪,是对自己过去悲伤的眼泪,同时,也是幸福的眼泪啊!

    “孩子,起来。”衣若扶着齐岳站了起来,看着比自己还要噶出大半个头的儿子,衣若的泪水依旧无法止住,“傻孩子,你小时候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齐岳擦了擦自己的泪水,道:“在我们那个时代有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叫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而我不但没有母亲,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亲人,连草都不如,如果不是国家养育了我,恐怕,我早已经成为一缕冤魂了。”

    衣若紧紧的握住齐岳的大手,道:“现在你已经不是没妈的孩子了,不是么?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齐岳,我的儿子,妈妈相信,你今后一定能够成为我的骄傲,成为我们麒麟一族的骄傲。”

    齐岳抬头看向前方的白玉阶梯,信心前所未有的汹涌澎湃,“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得到轩辕剑的,就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深吸口气,看了一眼右手掌心的树叶纹路,齐岳迈开大步,朝前方的阶梯走去。

    衣若身形一闪,突然挡在齐岳面前,道:“孩子,你要记住,在战斗的时候,千万不能有任何情绪变化,只有冷静,才能让你更好的判断一切,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力量,你明白么?”

    齐岳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自己刚刚认下的母亲,“妈,您放心吧,我有分寸,不错,冷静确实是制胜的关键,当时,当一个人心中有所寄托的时候,内心的情感将起到更重要的作用,这一战,我必须要胜,我是为了您而战,您已经给了我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那就是母爱。”

    说完最后一个字,齐岳上前一步,抱了衣若一下,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朝阶梯走去。

    衣若看着齐岳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丝迷离的光芒,在她耳边,突然响起了龙江的声音,“衣若,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衣若有些疑惑的看向他,龙江微微一笑,道:“我看到了绝对的信心,为了母亲而战。”

    衣若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痛苦的光芒,“龙江,那件事,我,我不想让齐岳去做了。”

    龙江一愣,道:“你真的决定么?”

    衣若眼中流露出了犹豫,猛的扑入龙江怀中,哭泣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我也有孩子,但是,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了太多的悲伤,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再受到任何伤害,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我也不希望啊!”

    龙江长叹一声,道:“但是,这是我们神兽重新崛起的唯一希望,这样吧,我们不要决定什么,让齐岳自己去选择好么?等他与黄帝一战之后,不论成败,我们都将事情告诉他,让他自己来抉择。”

    衣若抬起头,看着龙江,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复杂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同时感觉到了轩辕冢内能量的变化,不约而同的抬头向面前的台阶看去。此时,齐岳已经登上阶梯,向上了走了十步。

    金色的光芒在阶梯中央的位置亮起,一个无比威

    严的声音响起,“什么人,敢闯入轩辕剑的领域。”随着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盛,一个射影凭空出现在金光之中,在那璀璨的色光芒衬托下,这道身影看上去极其高大,他的身高竟然有三米左右,全身都覆盖着金色的甲胄,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俊伟的面容散发着森寒的气息,尤其是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世间的一切一般,强烈的光芒不断从他身上散发而出,那无形的气势,使的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粘稠起来。

    黄帝,这个人就是黄帝么?齐岳抬头看着那伟岸的身躯,炎黄子孙,他就是人类最伟大的祖先之一啊!看着黄帝,齐岳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就像第一次见到衣若时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一样。面对这位人类最伟大的祖先,他自然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崇敬。

    “尊敬的黄帝陛下,您好。”齐岳躬身行礼。

    黄帝先看了一眼下面的衣若、龙江夫妻,当他的目光转移到齐岳身上时已经变得柔和了许多,点了点头,道:“你能来到这里,是他们带你来的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正是这样。黄帝陛下,您是我们人类的祖先。但是,您是否知道,现在凶兽已经即将毁灭神兽,如果变成事实的话,下一个要被毁灭的恐怕就是我们人类了。到了那时候,剩下的人类恐怕就只有蚩尤那些邪恶的后人。我想,这些并不是您想看到的。”

    黄帝目光平静的看着齐岳,道:“你的目的是轩辕剑。”

    齐岳一愣,他没想到黄帝会这么直接,不过,自己的目的也正是如此,目光分毫不让的和黄帝对视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为了轩辕剑。”

    黄帝点了点头,他的演技功能突然变成了金黄色,两道实质般的金光几乎在一瞬间就刺入了齐岳眼中。齐岳全身剧震,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刹那间,他的精神力完全被冻结,身体仿佛封印住了一般,完全失去了控制。

    衣若在下面看的心中大急。刚要冲上去救齐岳,却被龙江一把拉住了,“不要着急。以前我们也曾经带土族人来过这里,但却都没有这样的变化。看来,齐岳果然是不一样的。我们曾经硬闯多次,黄帝都没有伤害过我们,他也一定不会伤害同为人类的齐岳。等下去。”

    在龙江的劝慰下,衣若的情绪才平静了一些,将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的齐岳身上。而此时,齐岳身体的颤抖已经变得更加剧烈了。

    金光瞬间收敛。能量气息顿时平静下来,齐岳身体一晃,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用力的摇了摇头,才逐渐回魂。他骇然发现,黄帝眼中发出的金光似乎将他的一切都看通透了一般,连记忆也被复制了似的,那种赤裸裸的感觉令他极不舒服。

    黄帝看着齐岳的眼神多了几分惊奇,讶异的道:“你居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继承了麒麟血脉的人类。倒是有几分奇特,可惜,你并不是轩辕剑应该出现的继承者。”

    齐岳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昂首看着黄帝道:“这个世界上的是5恐怕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吧。黄帝陛下当初获得轩辕剑认可,难道不是机缘所至么?今天既然我能够站在这里,就证明我和轩辕剑有些机缘吧。”

    黄帝眼中冷光一闪,淡然道:“那是你自以为是而已。轩辕剑又岂是任何人都能获得的?不过,你既然是人类,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战胜我,就算你通过这第二关,可以上去接受轩辕剑的犀利,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警告你,想从我的守护中通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来看,风语Wap.FYwap.Net几乎是不可能的,离开吧,不要为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白费力气。”

    齐岳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一步步顺着阶梯向上走去,我说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黄帝比既然给我这个机会,如果我不试一下的话,又怎么能甘心呢?您是人类的祖先,自然也是我的祖先,是我心中最崇拜的人。作为您的后代,我自知和您相差甚远,不知道黄帝陛下能否通融一下。”

    “通融?”黄帝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你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不过,确是第一个要我通融的,你有什么理由认为我会有所通融呢?”

    齐岳嘿嘿一笑,道:“因为我是您的后代啊!难道您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得到轩辕剑么?”

    黄帝眉头微皱,道:“虽然你拥有着麒麟的血脉,从天性来看并没有什么缺陷,但是,轩辕剑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对你来说,拥有轩辕剑未必就是好事。通融是不可能的,只要你能从我的阻挡中通过,达到阶梯的顶端,就算你通过这一关了。”

    齐岳眼中一亮,道:“这可是您说的哦,不能反悔。”

    黄帝傲然道:“我一生中从未做过任何后悔的事。即使当初为了得到轩辕剑而发下誓言,在死后永远成为守护轩辕剑的剑魂都没有后悔过。”

    齐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当然相信,作为我的祖先您有多么伟大,那我要来了,黄帝陛下请您小心。”说到这里,齐岳前进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面对这位千古一帝,他又怎么敢有丝毫大意呢?眼中神光大放,麒麟虚影已经凭空出现在背后。

    庞大的黑银色光芒不断从虚影处汹涌而入。麒麟的气息顿时澎湃提升着,几乎只是一瞬间,齐岳就将自己提升到了麒麟变的第二阶段。

    厚实的黑色鳞甲,巨大的黑色翅膀,以及胸前不断闪烁着强光的麒麟珠,无不代表着麒麟强大的实力,左手收拢在胸前,黑银色光芒呈丝线状缠绕凝结,光华一闪,直径一米的麒麟镜已经凭空出现,一切还没有结束。澎湃的麒麟真火从齐岳脚下燃烧而起,在那原本就厚实的黑色麒麟甲表面,顿时又覆盖上了一层火红色的甲胄,澎湃的火光将他的身体燃烧的仿佛成为了火神下凡一般,在麒麟赤和第二阶段麒麟变的作用下,齐岳将自身的防御力顷刻间提升到了极限。强烈的光芒不断的闪烁,他的身体在麒麟变后也变得更加高大了,昂起头,银色发丝在背后飘舞。眼中银光绽放,昂然注视着黄帝。

    黄帝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任由齐岳凝聚着力量,从他那平静的眼眸中看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在麒麟赤的光芒燃烧而起后,黄帝才淡然一笑,右手向身旁抬起,一道金光从阶梯上访的平台急射而至,光芒一闪,一柄轩辕剑的剑魂已经落入黄帝手中。

    黄帝偏过头。有些痴迷的看着手中的剑魂,他这柄剑魂和之前剑魂大阵中的剑魂式是完全相同的,但是,闪耀的却是夺目金光。

    回过头,黄帝将目光重新落在齐岳身上,“这柄轩辕剑,有着真正轩辕剑五成的能力,虽然只有五成。但却依旧是无坚不摧的。你要小心了,动手之下,我是不会留情的。”

    齐岳胸前的麒麟珠闪耀起璀璨光芒,体内云力瞬间提升到了极限,麒麟赤形成的铠甲上,麒麟真火骤然散发。那可以燃烧灵魂的火焰释放在齐岳身边方圆三米之内,右手一探,一柄与轩辕剑同样形态的巨剑出现在齐岳掌握之中,那也是能量形态的巨剑。但是,在麒麟赤的真火加持下,闪耀着的,却是火红色的光芒。就在这一瞬间,齐岳突然领悟了麒麟赤的另一个功效,那就是可以为他所使用的任何武器进行麒麟真火的加持。同样的火焰也出现在麒麟镜上。一时间,麒麟八珍中的麒麟珠、麒麟镜、麒麟赤和麒麟幻,同时成为了齐岳增幅自身实力有力的武器。

    闻婷和雪女此时都在远处的平台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视着远方的阶梯,她们的目力都非常好,清晰的看到全身闪烁着火焰光芒的齐岳和那身穿金色铠甲的黄帝,一红一金,在着轩辕冢内是如此明显。就连剑魂阵中的那些剑魂们,似乎也在注视着他们,等待着这绝世一战似的。

    “啊——”齐岳大喝一声,左脚猛的踏上前方的阶梯,身体高高跃起,因为速度过快,在他背后带起了一片火红色的光影。庞大的能量不断从他的身上释放着,右手中以麒麟幻凝聚而成的巨剑顿时带起长达十米的麒麟真火光芒,毫无花哨的迎头下劈,直奔黄帝的肩头斩去。

    此时,齐岳宛如真正的火神一般,这一斩,几乎凝聚了他全部的火云力,那爆炸性的压缩云力瞬间迸发,周围的火能量似乎都暴动了似的。

    黄帝依旧站在那里,眼看着齐岳那声势浩大的一剑劈下,眼中流露出些许赞赏,手中金色巨剑看似缓慢的太起,却正好在齐岳的麒麟幻劈至的瞬间迎上了他的攻击。

    叮——

    没有想象中能量碰撞产生的巨大爆炸,只是一声清脆的轰鸣传来,黄帝依旧站在那里,身上连一丝能量的光芒都没有散发,而齐岳手中那由麒麟幻幻化而来的巨剑却已经片片破碎,带着他那高大的身体被反震而起,升入空中百米。幸好这里已经不在剑魂阵的范围之内了,否则,现在他恐怕已经被那些剑魂攒射成了筛子。

    只有齐岳才深刻的感受到了轩辕剑的威力。一剑劈下,他已经倾尽了全力,选择正面攻击,主要就是为了试探一下黄帝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但是,在真正的交手之后,齐岳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感受到黄帝的实力,麒麟幻斩下,当他的攻击与黄帝手中的轩辕剑碰撞之时,一股无法抵御的锋锐之气顿时将麒麟八珍曾经排名首位的麒麟幻绞成了碎片,而那股锋锐之气,却如同一面墙壁般拍上了齐岳的身体,将他震的高飞入空。

    齐岳很清楚,黄帝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之前那一剑,锋锐之气不是横过来而是直接斩向自己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体此时已经百劈成了两半。即使有着麒麟镜、麒麟赤以及自身麒麟甲的保护,齐岳也不相信自己的防御力能够承受的住轩辕剑的那一斩,即使只是五成能量的轩辕剑啊!

    不过,别震飞入空的齐岳,却丝毫没有气馁,脸上反而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黄帝淡然道:“不愧是麒麟血脉,能够将人类的能力提升到了这个程度,恐怕也是有麒麟血脉才能做到了。你的实力已经不弱,但是,还远远不够通过我的考验,能量不是这么用的。只有凝聚在一起的能量,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像你那样,虽然看上去足够华丽了,却并没有发挥出自身压缩能量的特性,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以为正面的攻击,能够比的过我的轩辕剑么?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盘古斧之外,在攻击力上,已经没有什么武器能够和轩辕剑媲美了,正面硬接轩辕剑的锋锐,不论你使

    用的是其他什么武器,都只有败亡的结局。我想,这场考验不需要继续了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黄帝陛下,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您。”

    黄帝道:“你问吧。”

    齐岳道:“在这轩辕冢内,您不知道已经生活了多少年,一直守护着轩辕剑,难道,您不觉得自己很寂寞么?”

    黄帝一愣,脸上的神色微微变了变,道:“寂寞?或许吧,但是,寂寞又如何?我既然选择了守护轩辕剑,就一定会继续下去,直到轩辕剑新的主人出现那天为止。”

    齐岳微微一笑,道:“确实,我承认以我自身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您构成威胁,也不太可能通过您的考验,不过,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可不可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