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黄帝为师

    “雪女,已经快一个月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呢?要不,我们去看看他好不好?”闻婷注视着眼前的青河,眼中尽是思念的光芒,本就绝美的她,到了这个时代之后,在自然之源能量的滋润下,肌肤看上去更加莹润了,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在聚精会神的注视一个地方时,会闪烁出如同红宝石一般动人的光彩。

    雪女的目光看上去很平静,也很柔和,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不用担心的,妈妈,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闻婷全身一震,吃惊的看向身边的雪女,“你,你叫我……”

    雪女俏脸上流露出一丝顽皮的微笑,“怎么,不可以么?妈妈。”

    闻婷眼中流露出一丝发自母性的温柔,拉起雪女柔软而有些冰凉的小手,“可以,当然可以了,不过,我实在是摸不清你的性格,有的时候,你冰冷的比雪山还要寒冷,有的时候却调皮的像一个小孩子。”

    雪女微笑道:“那你是喜欢什么时候的我呢?”

    闻婷微笑道:“还用问么,自然是现在的你了,虽然你没有了当初那个叫我们爸爸、妈妈的雪女那样稚气十足,但是,看着你这样温和的笑容,我真的很高兴。”

    雪女眼中突然流露一丝痛苦的光芒,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谢谢你们,妈妈,如果没有你和爸爸,或许,我依旧会在痛苦和情绪的变化中沉沦着,是你们治疗好了我内心的伤处,当初,你们封印我自己的性格,让那个小时候的我呈现在外面的时候,在你们并非故意的作用下,我的双重性格逐渐融合在一起,所以后来才会突然偷袭爸爸,如果不是我,我们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了。”

    闻婷拍了拍雪女的手,道:“都已经过去了,如果没有回到这个时代,我们又怎么能有这么精彩的经历呢,我和齐岳都看的出,在你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变故,不然你不会变成那样的,能告诉我,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使你受到了那么大的刺激么?”

    雪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告诉你们的,如果我们还能返回那个时代的话,否则,句算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妈妈,当时我的两个性格虽然重新融合在一起,并且被我自己原本性格所掌控的时候,其实那时我的情绪是非常不稳定的,两个性格强行融合在一起,带给我的是剧烈的痛苦,我越想要遗忘当初的一切,我的另一个性格却越是不断重复着当初的回忆,当时,我已经接近崩溃了,在爸爸和绿磷裂树蜥战斗的时候,我之所以发动攻击,就是因为他使我变得那么痛苦,那时候我只是想同归于尽,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已。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因为我自己的愚蠢的行为,将我们带到了这个世界来,而我原本充满痛苦的情绪,也在爸爸身上散发的自然之源作用下终于完全融合了,但那时候的我依旧非常痛苦,直到不久之前,我才真正找回了自我,恢复了本来应有的性格。”

    闻婷微微一笑,道:“创世网络是在我们遇到凶兽之王的时候吧。”

    雪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会突然叫出爸爸两个字,那时候,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不叫出来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而当爸爸将我强行收入麒麟珠的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他对我那发自内心的关怀,那完全是父亲对自己孩子的关怀,就在那一刻,我的心充满了各种情绪,在麒麟珠内,我清晰的看到你们在外面所做的一切,也清晰的看到了你们战斗的全过程,我好怕,好怕失去你们,上天是公平的,它终究还是带给了我希望,爸爸没有死,你也没有死,我又重新站在了你们面前,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精神才逐渐恢复了正常,重新变成了一个正常人。”

    闻婷紧紧的握住雪女的手,道:“你真的把他当成父亲看待么?”

    雪女眼中光芒一闪,看了闻婷一眼,淡淡的道:“如果不是父亲,那还能是什么呢?”

    闻婷微笑道:“如果我们猜测的不错,你应该是以植物为本体修炼而成的,至于是什么植物,我们不清楚,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恐怕你的年龄比我都要大上很多,就跟不要说只有二十岁的齐岳了。”

    雪女低下头,道:“年龄真的很重要么?”

    闻婷摇了摇头,道:“不,年龄当然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所以我才会问你,是真的将齐岳当成父亲看待么?”

    雪女眼中流露出一丝迷惘,“坦白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只是觉得他是真心对我好的人,你也是,和你们在一起,我始终有着安心的感觉,我很喜欢你们彼此关心的样子,更喜欢你们关心我的一切,这种感觉是我最期待的,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或许,人类的感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吧。”

    闻婷叹息一声,道:“既然无法确定,那就不要为难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要做的,只是正视自己的一切,不论什么时候,妈妈始终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爸爸、妈妈这只是称呼的问题,我很喜欢你这样叫我。”

    雪女微微一笑,贴近闻婷,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妈妈,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和爸爸的故事,好么?”

    闻婷点了点头,微笑道:“你想听什么呢?”

    雪女有些调皮的一笑,道:“我想知道你和爸爸之间发生的一切,比如,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你又是怎么爱上他的呢?还有,你们是什么时候定情,什么时候结婚的呢?”

    闻婷莞尔一笑,道:“没想到你这丫头居然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你爸爸啊!他其实就是个痞子,对,是个痞子。”

    雪女噗嗤一笑,道:“原来美女都喜欢痞子哦,怪不得我以前听人说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呢。”

    闻婷俏脸一红,没好气的道:“谁说我爱他,其实,我们两个本本就没有结婚和,我和他可没有什么真正的关系。”

    雪女吐了吐舌头,道:“这话恐怕你自己都不会相信,连我这么大的女儿都有了哦,当时爸爸让我叫你妈妈的时候,也没见你反对啊!”

    “……”闻婷俏脸顿时更加红了,她那清雅的气质在俏脸通红的情况下开起来多了几分妩媚之色,“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鬼精灵了,好吧,好吧,看来,我不把和他之间的一切都说出来,还不知道你要怎么编排我呢,当初,我和齐岳是在学校中认识的……”

    轰——,黑色的身影倒飞而回,身体在空中接连变换十二次,每一次都是闪向不同的方向,无数道光芒不断从手中迸发而出,将从上方追击而来的金色光芒一一化解。

    上方袭击而下的金色光芒能够看清,那分明是一道道剑芒,创世网络而黑色的身影迎击剑芒的能量,则是各种颜色都有,但是迎击的位置,却都是那些剑芒剑脊的位置,并没有正面碰撞。

    金、黑两道身影一合即分,哈哈大笑声传来,“好,看来你已经领悟了战斗的真谛,现在想要战胜你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齐岳飘身落在下方,他并没有使用麒麟变,此时,全身散发着黑、银两色光芒,麒麟变固然能够将他的攻击和防御都大幅度增强,但同时也会大量的消耗他的云力,同时,在与黄帝的不断战斗中他也逐渐明白,使用麒麟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v,虽然这个时间非常短暂,但如果敌人够强的话,却足以抓住那短暂的时间取得先机了,只有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才能更好的面对一切,也能更好的节约能量投入到战斗之中,因此,在与黄帝战斗的第三天,他就已经不再使用麒麟变了,反正麒麟变的防御力对于轩辕剑也是没什么用的,倒不如节省下更多的能量增强自身的攻击力,以及在攻击中的种种变化。

    “那还不是您教导的好么?有您这么一位好师傅,我的进步自然会很快了,不过,就算我的战斗技能提升了又如何,在您真正发挥轩辕剑能力的时候,还是不可能战胜您的。”齐岳有些无奈的说道。

    皇帝淡然一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这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战已经有了这么大的进步还不知足么?你已经有一百三十四次攻击到我的身体了,就算我的轩辕剑足以将你毁灭,但是,我现在也不敢保证在你临死反噬的时候不受到重创,毕竟,你是麒麟,麒麟臂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

    齐岳道:“黄帝陛下,我一直有个问题,如果您还存在的话,凭借着轩辕剑真正的威力,能不能战胜凶兽之王牛魔王呢?”

    黄帝眉头微皱,看着齐岳,眼中的光芒变得黯淡了一些,“傻孩子,如果可以的话,人类又怎么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呢?不错,拥有轩辕剑的我确实很强,但是,当初的我也毕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如果没有神兽的帮助,拖延了凶兽对九黎族的支持,我是不可能毁灭蚩尤的。轩辕剑是上古十大神器中攻击力最强的,但是,我又能发挥出它多少威力呢?就算我能够完全发挥出他的威力,最多又能坚持几次攻击呢?你所说的牛魔王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在我那个时代的凶兽之王,我就算想拼个同归于尽都是不可能的,在这轩辕冢内,如果不是轩辕剑自身的能量,恐怕,你那两个神兽朋友就早已经得到它了,我毕竟是人类啊!我的能力就算比你现在还要强大一些,在拥有轩辕剑全部能力的情况下再强一些,最多也只能和一只顶级凶兽抗衡而已,况且,我不像你,你有着麒麟血脉的支持,而我只是一个人类,是轩辕剑赋予了我力量,但是,那并不是足以变天的力量啊!真的与一只强大的凶兽交手,他只需要用自己的力量在宽阔的空间中消耗我的力量就足够了,当我再不能举起轩辕剑之时,只能被和毁灭,或者,他们只要牺牲一只万年凶兽,来硬接我的攻击,再从周围偷袭,我也一样要死,我是人,而不是神。就算我是黄帝又能如何,我终究还是无法改变人类的一切,能够改变人类的,只有人类自己,那并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做到的,你明白么?”

    从黄帝眼中,齐岳看到了一丝深切的悲哀,创世网络那是无奈的感觉,同时也是无助的感觉,与黄帝在一起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通过不断的交流,齐岳对他的内心有了一定的了解,是啊!作为一位强者,却只能看着自己的族人们的能力远远不如那些远古凶兽,他怎么会不痛苦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看在自己同为人类的情况下,才接纳了自己,毫不保留的将他的战斗技巧传授给自己。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他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劝解黄帝,但是,他毕竟不属于这个时代,对于人类为万物之灵的理念早已经深入内心,叹息一声,道:“黄帝陛下,您也不用过于难过,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着他自己的过程,人类的优秀是不会被埋没的,或许几千年,或许几万年之后,在这个世界的主宰,必将是我们人类。”

    黄帝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可惜,我是守护轩辕剑的剑灵,否则,真的想要和你一起去寻找昆仑镜,回到你的那个时代去看看。看看我的子孙后代发展到了什么程度。齐岳,你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在战斗的经验上还有所欠缺,但是,我能够传授给你的都已经教给你了,我相信,只要你今后努力修炼,成就一定会在我之上。回到你的那个时代,代替我,好好守护着咱们人类。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希望。”

    齐岳严肃的点了点头,郑重的道:“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守护人类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保护我们炎黄大地不被任何外敌所侵扰。作为您的后代,我也流淌着您的血液,我一定会达成您的希望。”

    黄帝欣慰的笑了,这还是齐岳在见到他之后,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如此真切的笑容,“好,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虽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够看到我的子孙们都有像你这样的能力,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们人类所统治的,就将不再局限于我们这个世界吧。”

    齐岳心中微微一动,黄帝不愧是高瞻远瞩,在距离自己那个时代不知道多少年的远古巨兽时期,他竟然已经想到了人类要向外扩展,是啊,在自己那个时代,地球上的人类已经接近饱和了。而宇宙则是人类继续发展的最好空间。

    黄帝接着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我毕竟现在只是轩辕剑的剑魂。再多留下去对你也没有什么意义。尽快去寻找昆仑镜吧,以你的能力,我想,应该能够从昆仑镜上找出回去的道路。如果找到昆仑镜,并且得到了它的认可之后依旧出现问题的话,你可以再回到这里来找我,我会尽力帮你。”

    齐岳点了点头,道:“黄帝陛下,多谢您这些日子以来的教诲。虽然我知道您是我的祖先,我不应该这样说,但是,我还是想叫您一声师傅,”一边说着,他双膝跪倒在地,恭敬的向黄帝行了弟子礼。

    黄帝并没有阻止齐岳的动作,只是微笑的看着他,道:“好了,去吧。希望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缓缓站起身,齐岳眼中的光芒突然亮了起来。“黄帝陛下,我的老师,在我离开之前,希望能够再与您较量一场。”

    黄帝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道:“难道你对轩辕剑还没有死心么?孩子,虽然有一个更高的目标是好事,但却一定不要好高务远。你虽然已经有了远超过普通人类的能力,但是,想要通过我的考验,却还差了一些。回去吧,做你该做的事。”

    齐岳微微一笑,道:“老师,难道您就对您的弟子这么没有信心么?不最后试一试,我实在无法甘心。弟子要向您请教了。”

    黄帝也笑了,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小子可真是难缠,现在和你对抗,我也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但是,你要小心了,为了守护轩辕剑,我是不会对你放水的。当你的实力已经接近我的情况下,我会真正发挥出轩辕剑的五成威力,到那时,恐怕会伤害到你,你要考虑好再行动。”

    齐岳道:“老师,我从您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但是,现在我也要告诉您一个后世人类经常会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不错,我承认我不是您的对手。更不可能是轩辕剑真正五成威力的对手,但是,这却并不表明我无法通过您的阻拦,通过这轩辕神剑考验的第二关。”

    黄帝一愣,他也有些不明白齐岳的意思,眼中光芒一闪,道;“哦,这么说,你还有什么杀手锏一直没有使用出来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杀手锏说不上,但是,在我第一天见到您的时候,您还记得么,您曾经读取了我的记忆,就在那之后,我体内的自然之源在外力侵扰的情况下终于完全释放,彻底的融入了我的身体,也就在那时,我从自然之源中又得到了一种原本并不属于我的能力。”

    黄帝笑了,他虽然是在笑,但是,按俯视天下的气概却充满了王者风范,“好,看来你不试一下是不会死心的,那就来吧,让我看看,究竟有什么能力,是能够通过由我把守的这第二关。如果是像你那个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之类的领域类能力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轩辕剑,是破除一切领域的最强武器,这也是它的特性之一。”

    齐岳的身体缓缓从平台上漂浮而起,没有任何能量从体内逸出,这也是黄帝传授给他的能力之一,外放的能量固然眩目,但是,不论怎么说,都是对自身能量的一种释放,任何华丽的攻击,都是最去切实际的,只有将有限的能量完全用在对敌时的攻击上,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此时齐岳在漂浮而起之时,从表面上看,他就像一个普通人,不但没有能量气息散发,甚至没有一丝威压出现,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平静,缓缓的朝着黄帝的方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黄帝见到齐岳要动手了,也不敢有丝毫大意,自己教出来的徒弟他自己最清楚,齐岳的领悟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的多,创世网络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齐岳自身的能量并没有太大的提高,但是,在实战中对能量的应用以及种种实战技巧绝对不止提升了一个台阶,面对即将到来的全力攻击,他也不敢有丝毫大意,金色的光芒在右手中亮起,轩辕巨剑凭空出现在掌握之中,顿时,一股无形的锋锐之气已经朝空中的齐岳逼去,精神力外放,感受着齐岳随时会出现变化的气机。

    齐岳依旧目光平静的看着黄帝,他不但没有释放能量,甚至连精神力都没有外放,“老师,我要开始了。”

    黄帝淡然道:“忘记了我对你的教导么?在对敌之时,攻心为上,以精神力作为第一波攻击。方有可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齐岳微微一笑,道:“老师,我刚才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同时,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老师,您真的要小心了。”

    身体瞬间陨落,只是一闪身的功夫,他就已经来到了黄帝面前。右手呈爪形,直接朝黄帝的手腕处抓去。

    黄帝眉头微皱,但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缓,右手手腕下挫,轩辕剑的剑柄已经朝着齐岳的腕关节点去,同时,他的左拳已经由下向上,攻向了齐岳的肋部。

    齐岳的动作很快,甚至比黄帝还要快,脚下微微一动,身体已经偏离了先前位置一尺左右,使黄帝的作拳击空,同时,创/世网/络他的右手依旧成爪形,只不过微微一晃,已经绕过剑柄,朝黄帝的右手抓去。此时,齐岳的身体已经几乎贴到了黄帝身前一尺之内。

    黄帝心中微微一惊,这些天以来,他与齐岳已经不知道战斗了多少场,但还是第一次遇到眼前这种情况,齐岳突然改变的战术使他有些不适应。但是,黄帝一生之中战斗无数,心中虽然惊讶,但很快就做出了反应,身体快速后退,同时轩辕剑已经横抹而出,迎向齐岳的身体。

    齐岳脚下的步伐非常快,黄帝的动作虽然不慢,但是他却好象早已经料到了黄帝下一步的动作,右爪瞬间收回,身体一转,已经来到了黄帝的背后,依旧是一爪抓向了黄帝的右手。

    用骨梗在喉的形容黄帝现在的感受再恰当不过,在修为上他高于齐岳,在速度上也绝对不比齐岳慢,手中还有着十大神器中攻击力最强的轩辕剑。

    但是,此时的齐岳却如同腐骨之蛆一般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根本不给他发挥出轩辕剑威力的机会。而且,齐岳甚至并不对他的身体发动攻击,只是凭借着麒麟臂那极为凝聚的力量汇集在手爪之上,时刻威胁着他的右手。这种情况令黄帝根本无法发挥出他应有的战斗力,只能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身形,试图将齐岳甩开。

    齐岳的战斗方式,本着不求有攻,但求无过,只是紧紧的缠着黄帝,在黄帝的动作中寻找着破绽,一时间,之间两道身影不断在阶梯上纠缠着,齐岳无法伤到黄帝,但黄帝想要甩开他这种无赖似的缠斗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一场比试,可以说是两人见面以来最不激烈的,也可以说是最激烈的。虽然并没有真正的能量层次碰撞,但是,两人每一个动作都微小到了毫厘之间,谁也不敢露出丝毫空隙给对手。

    黄帝笑了,“好了,果然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齐岳一边没有丝毫大意的紧贴着黄帝右爪连探,一边嘿嘿笑道:“轩辕剑的攻击力是我所无法抵御的,但是,创/世网/络只要能够紧身,轩辕剑的优点就无法发挥出来,而它的缺点却暴露了。轩辕剑最大的缺点就在于它的体积,两米长的剑身,就算您运转的再熟练,也不可能在这狭小的空间之内对我构成威胁,没有了轩辕剑的威势,您想要战胜我可就不容易了吧。老师,您可不要说我无赖哦,着这是我想到唯一可以克制轩辕剑的办法。”

    黄帝笑了,那是充满欣慰的笑容,“我怎么会怪你无赖呢?我早就对你说过,在战斗中,获得最后胜利才是最终的目的,期间使用什么手段都是无所谓的。好小子,亏你想得出这种办法,而且一直隐忍到最后才对我用出来,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击败我了么?那么,你还是太天真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除非在能量上压倒轩辕剑,否则,它是没有破绽的。”

    话音一落,齐岳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紧,下一刻,轩辕剑的剑刃已经到了他身边,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工夫,齐岳的腰仿佛折断了一般迅速向后仰去,同时右脚闪电般抬起,脚尖在轩辕剑上一点,不等轩辕剑的攻击继续,他已经飘身而出,落在百米之外,一脸惊讶的看着黄帝。

    此时,原本握在黄帝手中的轩辕剑正漂浮在他身边缓缓的旋转着。

    黄帝微笑道:“你是怎么来到我这里的,难道你忘记了?既然那些剑魂阵中的剑魂都能够虚空攻击,为什么我就不能以气御剑呢?”

    齐岳看着黄帝,苦笑道:“老师,您这一关真的是太难了。轩辕剑能够这么用,除非我的能力能够真正超过轩辕剑的一半,还有能够抵御住它那变态攻击力的武器,否则怎么可能过得了您这一关呢?”

    黄帝淡然道:“过不了我这一关,就证明你没有资格来使用轩辕剑,成为它新的主人。不错,我这一关确实非常难过,但有的时候,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轩辕剑的天命之主来到这里时,任何困难都将变得简单起来。可惜,你并不是轩辕剑的天命之主,去吧,你也已经试过这最后一次了。也该死心了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