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能量免疫银龙罩

    听了齐岳的话,黄帝不禁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而此时,齐岳的身体已经又一次飘飞而起,“老师,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就算是再不合理的事情也是如此,机缘,确实是机缘才让我过您这关啊!”

    黄帝并不认为齐岳是得了失心疯,他从齐岳眼中看到了绝对的信心,一丝不安在心底升起,就在这一瞬间,齐岳身上突然散发出耀眼的银光,庞大的银色光芒顷刻间笼罩了整个阶梯的范围,并快速的向内合拢着。

    黄帝微微皱眉道:“我不是告诉过你,轩辕剑是可以破除任何领域的么?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齐岳笑了,“不错,轩辕剑确实可以破除一切领域,但是,有一点您却忘记了,你手上所拿的,并不是真正的轩辕剑啊!”银色的光芒瞬间变得强盛起来,齐岳双手缓缓在胸前合抱,如同抱着一个巨大的圆球似的,一字一顿的沉声喝道:“银——龙——罩——。”

    囚笼似的领域毫无预兆的出现了,将皇帝完全笼罩在其中,而齐岳,此时已经重新登上了阶梯。黄帝的反应很快,手中轩辕剑化为无数剑影横切面前的领域,但是,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心中始终是无坚不摧的轩辕剑,这个时候竟然无法起到丝毫作用,那银色的光芒依旧围绕在周围,而他所发出的剑芒在一接触到银色光芒的瞬间,顿时如同冰雪般消融了。

    齐岳已经一步步的走到了银龙罩外,微笑道:“老师,您还要再试试么?”

    黄帝不甘的看着齐岳,“不,这不可能,轩辕剑是可以破除一切领域的,怎么会变成这样?齐岳,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齐岳右手一挥,银色的光芒收敛,黄帝被释放而出,虽然封闭黄帝只有短暂的一刻,但黄帝却很明白,那看上去并没有多大能量波动的银色光罩,却是自己根本无法突破的。

    平静的目光出现在齐岳眼中,“老师,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么?不错,轩辕剑确实是可以破除任何领域的超级神器,但是,有一点您必须要清楚,您手中所拿的,只是轩辕剑的剑魂,或者说,是轩辕剑产生的能量,而不是真正的轩辕剑,这也是您这一关最大啊的破绽,我所使用的银龙罩领域,作用只有简单的一个,那就是,屏蔽任何能量的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您手中的轩辕剑,还是您本身,都是能量体,又怎么可能冲出这个领域的限制呢?作为剑魂,您是无法进行物理攻击的啊!”

    皇帝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眼中的目光渐渐平静下来,手中金光收敛,轩辕剑消失了,没好气的一拳轰在齐岳肩头,将他打的一个趔趄,“臭小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银龙罩领域能够克制我了?这就是你刚才所说,从轮回果中领悟的能力吧。”

    齐岳点了点头,笑道:“是啊!这就是我从轮回果中最后领悟到的能力,当初,我在与绿磷裂树蜥战斗的时候,它曾经凭借这个领域对付过我,毕竟,在领域内,任何能量的攻击都是无法使用的,而绿磷裂树蜥的肉体非常强横,这也是银龙罩的常规用法,不过,但是被我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给破了,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并不属于能量范畴,或者说,它已经是我自身的一部分,是由麒麟八珍中的麒麟隐直接发动的,后来,绿磷裂树蜥死在我手中,而它的内丹也被我吞噬了,而轮回果所积蓄的能量在我被传送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就进入到了它的内丹之中,银龙罩正是在轮回果的帮助下,绿磷裂树蜥才能够领悟的,因此,当我吸收了绿磷裂树蜥内丹中的能量后,不仅得到了轮回果的能量变成了自然之源,同时,这银龙罩的能量也潜藏在了我的身体之中,在您对我进行记忆读取的时候,自然之源受到了外力的侵扰,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与您的战斗之中,就已经拥有了银龙罩的能力,不过,我当时也没想到能够凭借银龙罩克制您,后来虽然想到了,还不是希望能够和您多学点东西么,所以就一直没用,现在我要走了,就算我不能得到真正的轩辕剑,也希望能够上去看看,这十大神器中攻击最强的神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才冒犯了您。”

    黄帝看着齐岳,眼中的目光看上去有些无奈,“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自以为强大的防守竟然在这么一个领域下无法有丝毫作为,看来,世间确实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一物总有一物克制,不错,在银龙罩的限制内,我承认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齐岳嘿嘿笑道:“师傅,那我这算不算是过关了。”

    黄帝看着齐岳脸上那坏坏的笑容,气不打一处来,“好小子,你就得意吧,过关,哼,算你过了。”一边说着,他猛的抬腿一脚踢在齐岳屁股上,将他的身体高高题起,齐岳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朝阶梯顶端的平台升了上去。

    为了让黄帝的心情平衡一些,齐岳故意做出惊慌的样子,身体在空中不断的翻转着,但是,真正到了阶梯顶端的平台时,却恰好平稳的落了下来。

    光影一闪,黄帝已经来到了齐岳身边,两人对视一眼,不禁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齐岳笑的很痛快,并不是因为自己过了黄帝这一关,而是为自己这一个月以来的在实力上的进步感到兴奋,实力的提升是他最希望的,而同时也令他有些得意的是,终于可以看到轩辕剑的真正的样子了,之前那些剑魂虽然也都是轩辕剑的外观,但那些毕竟只是剑魂而已,只能大概看到剑的外形,却无法真切的看清。

    平台地方不大,只有百平方米左右,在平台的正中央,没有齐岳想象的光芒闪耀,与他从上空时所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此时,他所看到的轩辕剑,正平静的插在平台正中央一个高约一米左右的方形石块上,那石块上有着许多齐岳看不懂的文字,将整个石块布满,在那些文字之中,偶尔有些淡淡的金色光芒流转着,而此时的轩辕剑,连剑鞘一起插在那里,看上去就像一柄普通的剑,没有任何光芒闪烁,外形古朴,黑色的剑柄,宽阔厚重的剑身,就像是一柄普通的铁剑一般。

    “这就是轩辕剑么?十大神器中的轩辕剑?”齐岳下意识地问道。

    黄帝眼中流露着浓烈的情感,“是啊,它就是轩辕剑,当年,我就是凭借着他,才能够使人类逐渐发展起来,将凶残的九黎族赶到蛮荒去,它也就是十大神器中,攻击力最强大的轩辕剑,去吧,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到了这里,你都有权力去进行那第三关的考验了。”

    齐岳抬头看向黄帝,从他那温和的目光中,齐岳看到了鼓励和祝福,他知道,此时自己的老师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轩辕剑,可是,自己真的能够得到它的认可么?这可是最强大的神器之一啊!缓缓抬起脚,一步一步朝轩辕剑走去,他发现自己的脚很沉很沉,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似的,轩辕剑似乎在呼唤着他,也似乎在排斥着他,此时此刻,在齐岳眼中,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一剑的存在。

    黄帝浑厚的声音在齐岳耳边响起,“轩辕剑,并不是杀戮之剑,相反,它所拥有的一切,都与杀戮无关,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弄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乃是勇气、智慧、仁爱的代表,轩辕剑所体现出来的,用两个字来形容最为恰当,那就是圣道。”

    看着轩辕剑那古朴的剑柄,齐岳喃喃的重复着黄帝的话,“圣道。”

    “不错,就是圣道,用你的心去感受轩辕剑所能带来的一切,接受它对你的考验吧,如果你能够将他从剑鞘中抽出来,那么,你就是它新的主人。”黄帝的目光中充满了鼓励,齐岳能够通过他这一关,现在连他也不敢肯定,面前这个来自未来的年轻人,究竟会不会是轩辕剑真的主人。同为人类,并且是人类最伟大的祖先,黄帝发自内心的希望轩辕剑能够再成为人类所用,而眼前,正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齐岳已经走到了轩辕剑前,距离这柄神剑越近,v那来自心里的压力就变得越强,正如黄帝所说的那样,在那长长的剑柄上,细密的雕刻着他根本不认识的字体,深吸口气,齐岳将体内云力散于四肢百骸之中,缓缓抬起双手,握上了那粗大的剑柄。

    就在那一瞬间,齐岳的身体仿佛定住了一般,再没有任何反应,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住了,而黄帝的身体也在他握住剑柄的同时悄然消失了。

    一股纯和的能量顺着握住剑柄的双手顷刻间冲入了齐岳体内,齐岳体内的云力自然产生反应,但是,还没等到云力拦截,那纯和的能量就已经四散开来,直接融入了他的身体,紧接着,齐岳的脑海顿时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眼前没有了轩辕剑,也没有了轩辕冢。

    齐岳脸上的神色变得茫然了,而他的身心,在此时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医院之中,周围尽是一片洁白之色,甚至还能够清晰的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周围的一切都很平静,在那房间正中央,正躺着一名美妇。

    她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头发散乱的搭在枕头上,但是,她那双无神的大眼睛中,却散发着温和的光芒,看着一旁的婴儿车,在那婴儿车之中,一个男婴正赤裸着身体在婴儿床中活跃的翻滚着,偶尔还会发出几声呓语。

    这是哪里?齐岳疑惑的问着自己,他现在就站在那婴儿车和美妇所在的病床中间,但是,那美妇竟然像看不到他似的,只是将目光集中在那婴儿床上,眼中流露着充满母爱的光芒。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近来,看到这个男人,齐岳顿时身心巨震,他吃惊的发现,那个男人的相貌竟然和自己有六、七分相象,只是比自己要英俊了许多。

    男人走进病房,快步来到床边,竟然从齐岳的身体穿过,坐到了床上,眼中尽是关切之色,“老婆,你怎么样,身体感觉好一点了么?”一边说着,他已经拉起了美妇的手,眼中尽是温和的光芒。

    美妇微微一笑,道:“傻瓜,哪有那么快好的,我没事的,你看,我们的孩子多有活力啊!”

    男子的目光顺着美妇的眼神也落向了旁边的婴儿床,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柔和起来,甚至有些兴奋的道:“谢谢你,老婆,我终于当爸爸了。这是我们的儿子啊,是我们爱的结晶。”

    美妇轻轻的点了点头,微笑道:“你也当爸爸了,给我们的儿子起个名字吧,好么?”

    男子嘿嘿一笑,道:“名字我早就想好了,我希望他能像山岳一般,永远的高高在上,继承我的家业,我白手起家,拼命的苦干,今后我的一切,都是我们孩子的。所以,我儿子的名字,就叫齐岳吧。齐家永远巍峨的山岳。”

    轰——,听到男子最后一句话,齐岳只觉得自己大脑仿佛炸开了一般,他万万没想到,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居然会是自己日思夜想,不知道狠了多少回,期待了多少回,足足二十年从未有印象的父母啊!

    齐岳想要呐喊,但是,却偏偏发不出一丝声音,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紧接着,周围的一切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齐岳在心中痛苦的呼叫着,他的灵魂都因为先前的一幕而颤抖着,父母,每个人最亲近的人,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光芒一变,眼前又一次亮了起来,依旧是那间医院的病房,但是,此时病房中却已经失去了他父母的踪迹,只有那婴孩还在婴儿床中,似乎已经睡熟了。

    这是自己么?齐岳的心情再一次激荡起来,这就是小时候的自己么?原来,我也有父母,而且是那么爱我的父母,可是他们现在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啊?

    齐岳发现,自己不但发不出声音,就连静静站在那里的身体也不能有丝毫移动,房门开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静悄悄的从外面走了近来,他先是向四周看了看,似乎很是警惕的样子,紧接着,一个箭步已经来到了婴儿床边,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

    “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他们马上就要出院,对不起了。”黑衣人低下身体,将那婴儿床中的婴孩抱起,从自己背后的包中取出一张小棉被,将孩子裹好,然后再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看到眼前这一幕,齐岳已经完全惊呆了,那个黑衣人,那个黑衣人抱走了还是婴儿的自己,他要干什么?他为什么要抱走自己?齐岳多想追上去看看,但是,他的身体却始终无法动弹。

    眼前的一切再次消失,周围的一切重新进入了黑暗之中,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他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呐喊,“孩子,我的孩子啊!你究竟在哪里?”这声音因为过于激动而有些变得歇斯底里了,但是,齐岳却依旧清晰的辨认出,这声音,正是来自那名美妇,也就是他的,妈妈。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妈妈,妈妈。”齐岳哭了,他虽然现在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心却在流泪,一直缠绕在他心中的死结在这一刻突然松动,他明白,自己并不是被父母所遗弃的,而是被别人抓走了,为什么要抓走自己,而且还扔到了孤儿院?为什么让自己和父母骨肉分离,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楚。

    齐岳的情绪已经陷入了异常激动之中,而就在这里,周围又亮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是在医院之中。

    周围的一切齐岳很熟悉,正是他幼年时一直生活的孤儿院门前,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那里,目光始终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群,周围的声音很嘈杂,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但是,那个小男孩却显得是如此的孤单和无助,他的眼神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吓人,这个男孩正是三岁的齐岳。

    眼前的一切突然向远处而去,化为了一个画面,从齐岳眼中向旁边而去,在它后面,一个又一个画面逐渐出现着,齐岳清晰的辨别出,那些画面的主角都是自己,从三岁开始,之后是五岁、八岁、十岁,一直到自己十九岁那年,画面定格在了与燕小乙板砖破武术的那一幕上。

    一切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齐岳的心神却始终处于无比激荡之中,那声凄厉的呼喊不断在他脑海中盘旋着,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生命中所经历的,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父母的事情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早已经认定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孤儿,不论是被父母抛弃也好,还是父母双亡也罢,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活着,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奢侈的,活着说是痛苦的,而这一切,直到遇到扎格鲁大师的那一天起才发生了变化。

    黑暗,无尽的黑暗,齐岳发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过了自己的一生,他的心突然有种破碎的感觉,似乎只有眼前的黑暗,才是最美好的地方。

    真的是这样么?突然周围又亮了起来,这一次,出现的地方是一个空旷的大草原,而齐岳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能够移动了。

    随着草原的出现,一股无比庞大的威压突然从正面扑来,在地平线的一侧,一个无比巨大的身体,正迈动着令大地为之颤抖的步伐,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头上双角,手握托天叉,庞大的充满恐惧气息的身体,正是牛魔王。

    突然看到牛魔王的出现,齐岳顿时心头一紧,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这一次,并不再是虚幻的感觉,一切都变得那么真实。

    “齐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齐岳回头看时,顿时惊呆了。在他背后一共站着五个人,五个女人,分别是海如月、明明、闻婷、殇冰和雪女。

    五个女人,五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此时眼中都流露着恐惧的光芒,直直的看着那一步一步接近的牛魔王。

    雪女凄然道:“爸爸,救我,救救我。”

    闻婷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贴紧齐岳,低声道:“让我变成你的力量吧,吸收了我的巨兽活舍利的能量吧,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即使是失去了身体,我也愿意。”

    海如月眼中寒光大放,冷哼一声,全身散发出属于生肖龙战士的气魄,“我们跟他拼了,大不了就是一起死。”

    明明低着头,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的身体却因为害怕而有些发抖,齐岳突然清晰的看到,在她的胸口上插着一根突刺,那紫色的突刺,使他立刻联想到了当初鬼见愁的一幕。

    殇冰的身体在颤抖,看着远处的牛魔王,“是黑暗议会来我了,齐岳,是黑暗议会来抓我了,我现在该怎么办?你,你走吧,你赶快走的远远的,不要管我了。”

    五个女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齐岳身上,海如月深吸口气。当机立断的道:“齐岳,你带着闻婷立刻走,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吸收了闻婷的能量,反正我们也是要死的。与其让闻婷死在牛魔王手中,倒不如让她把能量给了你。那样的话,凭借金翅的鹏雕的扶摇直上九万里,说不定你能够逃走呢。”

    明明有些虚弱的靠在海如月身边,抬起头,目光柔和的看着齐岳,“走吧,你赶快走吧。我就要不行了,我们会挡住他的。你赶快走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雪女眼中的恐惧突然消失了,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我不要火烧到爸爸,爸爸你快走,雪女也留下来抵挡住他,快一点啊,否则就来不及了。”

    牛魔王的身体距离众人越来越近了,那庞大的压迫力使齐岳连喘气都变得异常困难,周围的五女,眼中都流露着决然的目光,同时上前一步,挡在齐岳身前,不同颜色的光芒同时从她们身上散发而出,庞大的能量波动,使她们看上去是如此的高大。

    看着她们的样子,再看看一脸狞笑正在接近的牛魔王,齐岳体内的血液仿佛都为之沸腾了一般,“走,你们让我走到哪里去?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齐岳脑海中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记忆,而只有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被牛魔王袭击,也不知道为什么五女会同时出现,但是,在他的精神力认知当中,这一切却是如此的自然,而没有任何虚幻的感觉。

    五女同时回眸,不同的表情分别出现在五张绝美的俏脸之上,如月愤怒的道:“笨蛋,你怎么还不走。”

    闻婷凄然道:“齐岳,你赶快走吧,我帮她们抵挡一下就去追你。”

    明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着齐岳焦急的道:“求求你,赶快离开这里吧,只要你还活着,就算我死了也是值得的。”

    殇冰冷冷的道:“齐岳,你这个笨蛋,你要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雪女深深的看着齐岳,柔声道:“爸爸,你知道么,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爸爸,但是,你却带给了我温暖的感觉,在雪女心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人,你走吧,为了爸爸而牺牲,雪女认为是值得的。”

    看着面前的五女,齐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平静,身形一闪,他已经来到了五女身边,体内云力快速提升到极限,点了点头,道:“好,我走,那这里的一切就都拜托给你们了。”

    五女眼中同时流露出释然的光芒,似乎在为了能够保护自己的男人而感到兴奋似的。

    就在她们目光中流露出温柔的光芒之时,齐岳的身体突然动了,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他的身体已经从海如月身边闪过,紧接着,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从五女身边一穿而过。除了殇冰以外,其他四女眼中都流露出不解的光芒,缓缓软倒在地。

    齐岳的动作很快,没有让她们中的任何一人跌倒在地,眼中目光闪烁,麒麟珠上彩光莹然,将海如月、闻婷、雪女和明明的娇躯都收了进去。

    殇冰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你,你这是?”

    齐岳平静的带着她,微笑道:“傻丫头,你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我会为了自己逃命而舍弃了最爱的人么?哪怕你们只是我的普通朋友,我也不会让你们替我而丧生的。”

    殇冰有些黯然的道:“那你为什么留下我?”

    齐岳猛的搂住殇冰纤细的腰肢,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因为,在她们之中,你是最冷静的一个。目前的这种情况,冷静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殇冰,答应我,替我带她们离开这里,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保护好她们的性命,也保护好你自己的。我用云力封住了麒麟珠,一天后,麒麟珠就会自行将她们释放出来,这是我最后的嘱托,你能答应么?”

    殇冰呆呆的看着齐岳,道:“我走了,那你呢?”

    齐岳没有回答,他的目光缓缓朝另一边看去,那里,牛魔王已经走的越来越近了,“死亡并不可怕,我希望毫无牵挂的去死,就算是死,我也要给他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去吧,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现在,你肩负着五个人的性命,不要让我失望。”一边说着,他缓缓将自己脖子上的麒麟珠摘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戴在殇冰的脖子上,为了不让麒麟珠的气息排斥她,还特意在麒麟珠内施加了控制性的能量。

    殇冰深深的看着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她们对你的爱是值得的。”话音一落,她的身体已经飘然而起,朝远方快速的狂奔而去。

    看着殇冰离开的身影,齐岳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仿佛放下了一件心事似的,重新面对已经接近的牛魔王,此时,他的右臂已经在云力的凝结中膨胀起来,庞大的气息,随着体内能量的提升而向外散发着,抵御着牛魔王带来的威压。

    就在此时,周围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黑暗出现在齐岳面前,经过短暂的呆滞之后,所有的记忆才回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