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神秘的请求

    衣若看着齐岳,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痛苦的光芒,“孩子,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要告诉你,然后让你自己来选择,坦白说,你能够得到轩辕剑,是我和龙江都没有想到的,毕竟,你并不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你在得到轩辕见之后,不久后也要去寻找昆仑镜,然后回到属于你自己的那个时代去,对吧。”

    齐岳点了点头,坚定的道:“是的,我不可能留在这里,只有回到我自己的那个时代,才是最好的选择,那里才是属于我的世界。”

    衣若叹息一声,道:“或许你还不知道,因为你的出现,已经改变了我们这个时代。”

    齐岳一愣,道:“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衣若道:“在你进入轩辕冢之后,我已经联系过了神兽之王,并且将你的情况也都告诉他了,他告诉我,正是在你出现以后,原本在他身上的麒麟珠和麒麟镜已经消失了,而在另一位麒麟身上的麒麟赤也同样消失了,也就是说,你来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虽然是偶然,但是,你来了以后,在空间法则上,麒麟八珍只能有一件,你出现了,原本我们的麒麟八珍就不再有了,而当你离开后,谁也不知道麒麟八珍还会不会再出现,据我们估计,恐怕是不会出现了,否则,历史又将出现新的变化,也正是以次来推断的话,麒麟八珍是如此,轩辕剑恐怕也是如此,等你离开了我们这个时代之后,轩辕剑也将永远从我们这个时代消失,而直到你的那个时代,才会在你身上出现,你能明白我说的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轩辕剑已经认主,我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它并不怎么听我的话,至于麒麟八珍,我们都是麒麟一族,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还给你们,就算回到我的那个时代以后没有了麒麟八珍,也没什么。”实力达到了六云级别之后,齐岳知道自己的整体能力已经达到了新的颠峰,就算没有麒麟八珍辅助,也不会削弱太多,而在自己的那个时代,六云的麒麟应该也能够应付一切了,更何况,有了黄帝的帮助以后,他的实战能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对于这些宝物的依赖已经不是很强了。

    衣若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傻孩子,妈和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让你把麒麟珍宝留下,我们麒麟一族同气连枝,虽然是不同时代,但是,我们也不会吝惜这些麒麟珍宝啊!我刚才说这些,只是要告诉你,在这个世界凡是被你带走的东西,就不会再出现了这个代理。”

    齐岳听的有些糊涂,道:“妈,您就直说吧,难道,您想让我从这个世界把什么东西,带走么?带到我的那个世界去?”

    衣若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齐岳想了想,道:“妈,如果我猜的不错,您想让我带走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至少对于你们这个时代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能不能让我先知道是什么?”

    衣若道:“当然要让你知道,我想让你带走的,其实就是……”她的嘴唇嗡动,虽然是在用能力封闭了周围的情况下,但她还是用传音之法告诉的齐岳。

    听了衣若的话,齐岳全身巨震,“什么?您,您让我把它带走?这这怎么可能?”

    衣若苦笑道:“正是因为困难和危险,所以我才非常犹豫,你是我的儿子,我不得不为你的安全考虑,同时,我也不希望会扰乱你的那个时代,但是,为了神兽一族,我却不得不这样要求你,孩子,你先听我说完好么?”一边说着,衣若的嘴唇再次嗡动起来,仔细的对齐岳说着什么。

    听着衣若的话,齐岳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他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有些冰冷了,看着衣若,似乎不再像之前那么亲切,“妈,您能告诉我,你们凭什么句这么有把握能够成功呢?带走它,如果给我的那个时代带来灾难该怎么办?”

    衣若有些无奈的看着齐岳,道:“不会的,你可以在将它收走以后,先在我们这个时代停留一段时间,确认没有危险后,再回到属于你的那个时代去,这是我们的请求,正是因为其危险性,所以,我才一直没有对你说过,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神兽之王,只是我和龙江的想法而已,今天,我把你叫到这里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你不肯的话,那这件事就算了,我绝不会勉强你们。”

    衣若沉吟的思考着,他的目光不再看向衣若,眼中流露着犹豫和种种复杂的光芒。

    良久,齐岳缓缓抬起头,道:“妈,这是神兽唯一的希望么?如果我带走了它,神兽真的就能东山再起?”

    衣若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你只要能把它带走,那么,神兽就有希望东山再起,不应该肯定的说,是一定能东山再起,它是关键中的关键啊!”

    沉默,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衣若的表情有些黯然,还带着几分愧疚,而齐岳则在不断的思索着,他的目光虽然有些犹豫,但是,更多的却是复杂的情感。

    衣若的目光逐渐恢复了平静,淡淡的道:“坦白说,这虽然是一场赌博,但是成功的几率却有九成以上,妈,我同意了。”

    衣若眼中光芒大放,虽然在她内心深处也希望这个刚认不久的儿子能够同意请求,但是,当齐岳真的同意之时,她心中的愧疚却更加深了,“孩子,你……”

    齐岳微微一笑,道:“毕竟,如果当初没有您和龙江前辈的话,我和婷婷、雪女早已经死了,就算是为了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我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更何况,成功的可能性有九成以上,我愿意赌上一把。”

    看着齐岳,衣若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她很清楚,齐岳现在已经与神兽、凶们一样,拥有着漫长的生命,虽然说危险只有一成,但就算是最强大的神兽,也不会愿意冒着这样的风险,毕竟,失败的结果只会有一个,而齐岳只是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后,就同意了,这种胸怀和勇气,是她自问无法相比的,在绝境中,或许谁都有拼死一搏的勇气,但是,在事先知道有可能以死亡为结局的时候,却能做到从容的答应,却没有几只神兽能够做到,齐岳的选择,已经告诉了衣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齐岳走上前,拉住衣若的手,微微一笑,道:“妈,打如果成功了,一切都不用多说,但是,如果失败的话,我希望,您能帮助婷婷他们返回属于我们的那个世界,好么?”

    衣若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对齐岳说些什么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齐岳的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同,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衣若前辈找你什么事?”闻婷问道。

    齐岳微笑道:“没什么,妈只是告诉我,我们去见神兽之王,要走一段不短的路,叮嘱我,在路上要照顾好你们,一切小心,毕竟,在这个时代,凶兽是非常猖獗的。”

    齐岳点了点头,从他的表情中看不出一丝破绽。

    闻婷淡淡的看着齐岳,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两人已经不止一次经历了同生共死的过程,她知道,虽然自己在表面上还没有完全接受齐岳的感情,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早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与齐岳栓在了一起,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以外的话,那么……

    第二天一早,衣若并没有带任何行李,就和齐岳三人一起上路了。土族总部需要有人守护,作为土族的守护神,玄武龙江留了下来,当齐岳四人离开的时候,齐岳清晰的看到龙江的目光有些呆滞,在那呆滞之中,是浓浓的不舍,联想到衣若和神兽之王的关系,齐岳也只能为这位玄武暗暗叹息了,不同的时代,风俗不同,反正他知道,如果让自己和另外一个男人共有一位妻子的话,自己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从土族总部离开,四人并没有飞行,衣若带着他们,足足走了半天的时间,才从土族总部中穿出,进入了一片宽阔的草原。

    在远古巨兽时期,各种植物几乎随处可见,离开了轩辕冢之后齐岳就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在经过了轩辕剑的考验之后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精神力的探察范围,足足比以前大了一倍不止,看着眼前尽是一片绿色,他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

    衣若道:“好了,这里已经没有土族人了,我们飞行前进吧,那样能快的多了。”虽然她是土麒麟,但同样有着飞行的能力,当然,她的云力虽然强大,但终究比不上拥有着风云力和扶摇直上九万里技能的齐岳飞行迅速而已。像齐岳这样拥有多种属性的麒麟,在麒麟历史上都是极其少见的,而四祥云,更是只有他这一个而已。

    四人腾空飞起,齐岳带着闻婷,雪女则乖巧的跟在他身边,一边飞着,齐岳向衣若问道:“妈,我听说,我们麒麟一族的云力只有四种,就是风、火、雷、水,而你却是土麒麟,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传说有误么?”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得到机会,此时赶路,闲着也是无聊,他才重新想到。

    衣若微微一笑,道:“传说并没有错,在我们麒麟之中,确实分为四大种族,但是,一切都不是绝对的,像我这样的土麒麟,就是麒麟一族中的另类,当初,我的父母分别是风麒麟和火麒麟,他们结合之后,生我的时候恰逢土年、土月、土日、土时,风、火变异,就出现了我这样的土麒麟了,从根本上看,除了能力属性不同以外,我和其他麒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过,就像你是四祥云墨麒麟似的,像我这样的变异属性麒麟,在整个麒麟一族的历史中都非常少见。”

    齐岳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妈,那您在麒麟一族中的地位一定很高吧。”

    衣若叹息一声,苦笑道:“什么地位高不高的,现在麒麟一共还只有七位了,谁还会在乎这些呢?我们虽然仅有七位族人,却都分散在炎黄大地各处,分别做着不同的事,但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复兴神兽,本来我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结了,幸好遇到了你,看来,我还能为麒麟一族再奋斗个几千年吧。”

    闻婷道:“前辈,麒麟一族只剩下七位麒麟的话,那今后的麒麟后代该怎么办?”

    衣若微微一笑,道:“丫头,我说的七位麒麟,都是已经成年的麒麟,我们当然是有后代的,我们的下一代还算不错,有十一个孩子,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使我们对神兽复兴充满了信心,不过,因为麒麟在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还是很脆弱的,所以,现在他们都在秘密的地方苦修着,等到成年之后,才会加入到麒麟的大家庭之中,为了神兽一脉的兴盛而努力,哎,我们都老了,不论是我,还是神兽之王和其他几位同辈麒麟,我们的年纪现在都已经很大了,恐怕用不了多少年,在我们的下一代还没有兴旺起来之前,恐怕我们就……”

    齐岳从衣若的话语中已经明白了一些她的意思,微微一笑,道:“这并不是问题,既然我能帮助您,我想,也同样可以帮助其他几位麒麟前辈,哪怕只能延长你们一千年的寿命,也足够坚持到小麒麟们都成长起来了。”

    衣若看着齐岳,她的目光已经不仅流露出母性了,那是一种感激的情分。而闻婷听了齐岳的话,心中反而有些高兴起来,她一直怕齐岳因为当初衣若和龙江救了他们而感到亏欠而答应什么危险的条件。而此时齐岳既然愿意帮助整个麒麟一族延长寿命,对于麒麟们来说,这个情也可以算是还了。

    四人飞行的速度很快,在碧蓝的天空映衬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除了雪女的能量是持续消耗的以外,齐岳和衣若通过自身的云力调节,不但不会过多的消耗云力,反而在这长时间的飞行之中,还有修炼的效果。

    足足飞了一天的时间,当雪女实在有些疲倦了,四人才重新回到地面暂时休息。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远古巨兽时期的夜晚同白天一样,也是那么的美丽,夜空中,繁星点点,比起现代来,这里的星月之光显得要明亮太多太多了。感受着周围植物那生机勃勃的气息,齐岳靠在一棵大树上,不禁流露出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远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自从昨天晚上答应了衣若的请求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着,他本来想告诉闻婷,但又怕她过于担心,索性就干脆不说了。

    “吃点水果吧。”闻婷将两颗果子递给齐岳,齐岳微笑接过,同时将闻婷也拉到自己身边,道:“婷婷,你最近的实力似乎又有所进步啊!”

    闻婷靠在齐岳的肩膀上,道:“难道就许你一个人努力修炼么?我也一直在努力的。”

    齐岳道:“上次,我们对抗凶兽之王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你的能量似乎比以前要大的多了,甚至连我在没有达到六云之前,都无法和你相比,这是怎么回事?”

    闻婷扑哧一笑,道:“你啊!现在才想起来问么?其实,在吸收了你那自然之源的能量后,我和雪女的身体都有了很大的变化,雪女的能量比以前更加凝聚了,同时多了可以化身为冰雪的能力,而我嘛,就是将以前最大的危机化解了,巨兽舍利在自然之源的能量影响下已经完全不存在,你说,我的能力为什么增长呢?”

    齐岳心中一动,吃惊的道:“你是说,在自然之源的能量影响下,你已经将原本不能使用的巨兽活舍利能量全部吸收了么?”

    闻婷微笑颔首,道:“你这傻瓜,现在才知道哦。”

    齐岳兴奋的道:“这真是太好了,你的实力增强,以后我也不用那么担心了。”

    闻婷靠着齐岳的肩膀,淡淡的道:“其实,我到宁可不吸收巨兽活舍利的能量。”

    齐岳惊讶的看着她,道:“为什么?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的实力变得强大起来么?”

    闻婷摇了摇头,道:“实力强大,对于我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我爸爸当初的实力难道就不强大么?但最后和妈妈不还是悲剧结尾,我到宁可还有着巨兽活舍利的能力,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后我就感觉啊,你今后要走的道路非常坎坷,谁能保证什么时候就遇到巨大的危机呢,当你遇到危机的时候,我宁可能够用自己的能量帮助你。那时,虽然我将失去自己的身体,但是,我的灵魂却永远可以在一起,让你永远无法将我抛弃。”

    闻婷的话说的很平静,但在齐岳心中却锨起了滔天巨浪,他后悔了,后悔昨天答应了衣若的请求,因为,从闻婷的话语中,他已经听出了同生共死的意思,如果失败后自己真的死了,那么闻婷她……,齐岳有些不敢想了,身上的气息也随着发生了些许变化。

    闻婷本就和齐岳心意相通,此时又距离这么近,齐岳的气息一发生变化,她立刻就感觉到了,正要向齐岳询问时,齐岳突然惊讶的道:“咦,有人来了。”

    两人的目光都朝远方望去,只见一道身影正快速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飞奔而来。

    来人仿佛脚不粘地一般,在月光的照射下,齐岳隐隐看到,那是一个人类,而且是一个女人,全身穿着白色的衣服,虽然布料很粗糙,但是和土族那些树叶装比起来却要强的多了。这个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白嫩的俏疗充满了恐惧之色,奔跑的速度似乎已经发挥到了极限,而她穿的是长裙,此时跑起来,为了增加速度,双手已经将裙摆拽起,在月光的照射下,那双修长的大腿分外引人注意。

    就在那少女飞奔过来的同时,齐岳的目光落在了她身后,在她背后,正有十多道黑影飞速追来,这些黑影看上去身体非常高大,因为是夜晚,而且这些黑影的装束也接近黑色,所以并不能看的太清楚,但是,齐岳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些家伙身上散发的气息充满了邪恶的感觉。

    闻婷微笑的看着齐岳,道:“还不快去,这可是英雄救美的好机会哦。”

    齐岳苦笑道:“婷婷,你的醋劲可真大,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闻婷没好气的瞪了齐岳一眼,道:“你说谁吃醋?我才懒得吃你的醋呢?”

    齐岳没有再说话,因为时间已经不容他耽搁了,后面的黑影眼看就要追上前面那白衣少女,右脚点地,齐岳就像滑行一般,身体已经扑了出去,几乎只是一个闪身,他就已经迎上了那名白衣少女。

    少女显得很慌张,突然遇到阻拦,手中寒光一闪,直接向齐岳挥了过来,齐岳看的分明,她手中的武器,是一块用白色石料打磨而成的石刀,看上去很锋利的样子,有一尺多长。

    此时,齐岳也顾不上解释什么,右手一挥,根本不在乎石刀的锋利,直接抓入手中,同时向上抬起,令石刀无法刺到自己的身体,也利用这一抬手的工夫,减缓少女前冲的势头。

    但是,他忘记了少女原本是双手提着裙子的,正在大步奔跑,这一向他攻击,原本提着裙子的手顿时不在了,边长裙落下,顿时绊到了她那修长的大腿,娇呼声中,直接朝齐岳的身体扑倒过来。

    齐岳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已经软玉温香抱个满怀,或许是因为这少女平时的运动量很大,她的娇躯非常有弹性,猛的扑入齐岳怀中,齐岳只觉得自己胸前被一对丰盈而充满弹性的柔软压住,同时,少女下意识的伸出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出于自保状态,左手一用力,身体已经朝齐岳缠了上来,两条修长的大腿在空中张开,标准的剪刀脚,直接缠在了齐岳的腰上,动作就像已经配合了多次似的。

    以齐岳的实力,自然不会被少女撞倒了,但突然被一名美女搂住,同时双腿缠绕上了自己的腰,他也不禁多少有点反应,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眼眸中虽然充满了惊恐,但是,那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眸却充满了色彩,白皙的没有丝毫瑕疵的俏脸此时面无人色。她的皮肤不知道要比那些土族人好上多少倍了,就算是用最好化妆品的现代人也无法相比,尤其是她那纯天然的肌肤上还有一层淡淡的莹润光泽,更增添了几分美感。

    对于美女,齐岳的抵抗力一向小的很,这么近的距离观察,顿时看的他一愣,下意识的搂住了这少女纤细的腰肢,好细好柔软啊!这是齐岳第一个感觉,紧接着,没等他做出反应,那少女已经做出了下一个动作。

    很显然,少女在惊恐之中,已经将齐岳和后面那些追兵当成一路的了,搂住齐岳的手臂瞬间放开,因为齐岳的呆滞,她的右手竟然挣脱出来,上身猛的向后一仰,双手撑地,双腿用力绞住齐岳的腰,齐岳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那少女竟然想凭借腰腿之力将他甩出去。

    当然,少女是不可能得逞的,齐岳根本不用催动云力,单凭身体的本能,上身微微向后一动,已经如山岳般站稳了,不论少女怎么用力,也不可能让他移动半分。

    少女在女里拼命的用力想要把齐岳甩出去,而齐岳却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那少女先前是双腿缠绕在齐岳腰间,而此时,她上身后仰,因为动作很猛,所以连长裙也带了起来,完全垂到上身,此时她在用力并不觉得什么,但她那双修长浑圆的大腿,以及两腿之间最神秘的部位,却已经完全呈现在了齐岳面前。

    远古巨兽时期是有内裤的么?齐岳可以告诉你,答案是否定的。

    洁白如月的下体,在少女上身的不断用力下微微的摇曳着,那修长浑圆的大腿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齐岳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摸向自己的鼻子,看看有没有流出鼻血来,作为麒麟血脉的传承者,在性方面的反应他一向是很快的,突然看到这么一幕裸女倒立图,下体几乎在最短时间内就起了反应。还好,少女没内裤,他还是有的,这才没有当场出丑。

    一声冷哼传来,将齐岳从呆滞中拉了回来,他这才想起来,闻婷还在不远处正看着呢,惟恐闻婷误会了什么,赶忙腰部用力,微微一甩,将少女仰过去的身体给甩了上来,同时一手搂紧她的腰,一面她再来一次裸女倒立。

    齐岳自然是好意的,不过,少女上身被他甩起来后,丰满的翘臀难免向下微坐,而此时的齐岳下面已经有了反应,虽然隔着他的裤子,但少女那神秘之地所处的位置,却正好摩擦到他的顶端,那瞬间带来的快感,令齐岳不禁下意识的全身一颤,而此时,那少女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猛的一挥手,一巴掌已经攉在了齐岳的脸上。

    “呃……”齐岳被这一巴掌到打清醒了,前后发生的一切极快,此时他才完全清醒过来,看着少女又挥过来第二掌,赶忙偏头闪开,用土族话喊道:“姑娘,我是来帮你的。”

    听到齐岳的话,总算少女的第三掌没有打过来,不过她那第一掌可是用了全力的,虽然齐岳的脸皮很厚,但还是留下了一个纤细而通红的巴掌印。

    齐岳心中暗呼倒霉,不过此时也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刚想将少女放下,但后面的追兵却已经赶了过来,顿时,恶风扑面,十几道巨大的身影几乎同时向齐岳扑了过来。

    就在这时候,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轩辕剑微微的震动了一下,轩辕魂那清冷的声音在齐岳心中响起,“九黎族。”

    九黎族?那不就是蚩尤的后人么?齐岳来不及多想,左手搂着少女,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他的右手却已经挥了出去,一道火红的光芒飘然而出,如屏障一般将那些追来的敌人抵挡在外,紧接着,澎湃的火能量如同炸药般爆发了,顿时将那十余道身影同时震退。

    在火焰的照射下,这片小树林顿时亮了起来,齐岳脚踏麒麟游,一个闪身,已经回到了闻婷身边,而此时,雪女和衣若都已经从静坐中清醒过来。

    闻婷眼中怒光闪烁的看着齐岳,不冷不热的道:“你好啊!真是去英雄救美了,你要不要来次现场表演给人看?”

    齐岳这才醒悟过来,赶忙松开搂住那少女的手,尴尬的道:“婷婷,你听我说啊!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故意的,事急从权嘛。”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