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九黎凶人

    少女终于从紧张中清醒了一些,这才松开了缠绕在齐岳腰间的大腿,不过,她的下体也被齐岳那坚挺的顶端顶住了一会儿,虽然隔着齐岳的裤子,但此时从齐岳身上下来,下身不禁暗暗发热,顿时令她那苍白的俏脸上多了几分血色。

    齐岳眼中光芒闪烁,面对闻婷他虽然很容易紧张,但是面对敌人他反倒要从容的多了。此时离得近了,那些追兵的样子已经完全呈现在他们面前。

    这些追来的人,每个都有两米五以上的身高,表面上虽然看起来像人类,但身上却有着一些墨绿色的鳞片,鳞片并不是很多,但看上去却异常凶恶,头顶大多是斑秃的,一双双凶恶的眼睛正惊疑不定的盯视着齐岳等人,脚下微微移动着,呈半包围桩小心的逼了过来。

    衣若眉头大皱,冷声道:“九黎族。他们怎么敢跑到这里来。”

    经过衣若和轩辕魂先后的确认,齐岳明白眼前这些看上去半人半鬼的家伙果然是魔神蚩尤的后人,心中反而有些兴奋了。来到远古巨兽时期后所经历的一切可谓精彩十足,先是遇到了高山土族人,之后,有见到了伟大的祖先黄帝,并得到了轩辕剑,而现在,竟然连蚩尤的后人也见到了。

    低沉的咆哮声从那些九黎族人口中不断发出,似乎在说着什么,齐岳本来试图通过植物来了解他们的语言,可惜,这里的植物也无法听懂九黎族的话。

    衣若道:“他们在说,让我们把这个女孩子交给他们。否则,就把我们全杀了。看来,他们是怕了你了。刚才你那一下已经震慑了他们,否则,以九黎族的习性,早已经扑上来攻击了。”

    齐岳目光看向衣若,道;“怎么办?要不要干掉他们?”因为他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对于九黎族也并没有什么仇恨的感觉,所以才向衣若询问。

    衣若冷哼一声,道:“九黎族无比凶残,每一个都该杀。”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坏人就由我来当好了。”一边说着,他缓步走了出去。

    正在这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响起,所有九黎族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神色,从他们的情绪上来看,似乎是在兴奋。

    齐岳原本迈出的脚步停顿下来,眼中流露出一丝警惕的光芒,精神力如同一张巨大的网,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瞬间向外释放着。那巨大的咆哮声竟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当齐岳的精神力刚刚感觉到实体,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个身高达五米的巨人,外形上和其他九黎族人几乎一样,只是身材要大了好几个号码。巨大的头颅上两只凶睛散发着慑人的凶光,凶恶的气息澎湃而出,那些先赶到的九黎族人一看到他,不禁同时发出欢呼之声,随着淡淡的腥臭之气,他们不再犹豫,已经朝齐岳这方逼了过来。

    那身高五米的九黎族人和其他九黎族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他身上的鳞片和普通九黎族人不同,普通的九黎族人身上的鳞片其实只是皮肤的一种变异,看上去更像是角质层的样子,而他身上的鳞片却散发着一层幽绿的光芒,看上去要厚实的多了,同时,他身上的凶恶之气也明显要强盛许多。

    衣若道:“是九黎族的部落头领那吞,在九黎族中,是分成一个个小部落的,每个部落不过千人左右,由五名那吞和一名部落酋长,也被他们称为那黎的家伙控制,那吞的实力在九黎族中已经很强了,几乎可以和一些低级的凶兽相比,有些那吞和那黎还能够拥有巨兽伙伴,是我们其他各族人类的大敌。九黎族人天性凶残,杀戮和毁灭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从他们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从没有将自己当人类来看,而我们其他各族人类,也从没有把他们看成同类。当年蚩尤应天象而出,在他的统帅下,这些九黎族人险些毁灭了全人类。幸好黄帝的及时出现,才能够力挽狂澜于即倒。”

    齐岳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咨询衣若关于九黎族的详情了,一个九黎族的那吞,虽然表面看上去凶恶十足,但又怎么会看在他眼内呢?身形一闪,齐岳已经飘了出来,站在距离那吞十米左右的地方。其他的九黎族人显然认得齐岳就是刚才那个将他们震退的人类,其中几人顿时大声咆哮起来,缓缓合拢,将齐岳围在了中间。

    那吞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巨大的手朝齐岳指来,此时齐岳才发现,这些九黎族人的手指上,都生长着如同动物利爪一般的指甲,虽然并不是很长,但那闪烁着淡淡的指甲显然有着很强的杀伤力。再看看这些九理路人要远比普通人类高大雄壮的身体,很容易想象到他们为什么能够带给人类灾难了。

    所以十余名九黎族人同时向齐岳扑了过来,他们显然并不愚笨,在扑击的同时,几乎封死了齐岳所有的退路。可惜,他们却并不明白,齐岳是不会闪避的,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在九黎族人向自己扑击而来的瞬间,齐岳的大脑顿时处于最清醒状态,在精神力的扫描之下,将场中局势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感知之中,所有九黎族人的动作在精神力的注视下仿佛都慢了无数倍似的,一点一点的朝齐岳靠近着。

    一声冷哼从齐岳口中发出,无形的精神力,在他的特殊控制下化为十数道冲击击波直接冲入了那些九黎族人的大脑之中。扑上来的巨大身体顿时停滞了,所有九黎族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强烈的骇然之色,不过,他们的身体确实足够强悍,即使在惊骇之中,还是继续朝齐岳扑了上来。

    齐岳的身体闪电般朝来时的方向退去,没有回头,他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般撞入了一名九黎族人的身体,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在夜晚中听起来是如此的恐怖,那巨大的身体并没有被撞飞,而是缓缓的软倒在地。

    齐岳的身体变得虚幻起来,在场众人中,也只有衣若能够勉强捕捉到他身影的动向,光芒闪烁中,他已经绕着所有九黎族旋转一圈,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位置,而在他身形闪烁的过程之中,那骨骼碎裂的声音就从没有停止过。

    当齐岳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那个那吞已经瞪大了双眼,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芒看着齐岳,而他那巨大的身体,也缓缓的软了下来,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他这一倒,仿佛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似的,其余的九黎族人纷纷摔倒在地,从表面上看,他们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当他们那巨大的身体倒在地上之后,大股大股的鲜血已经从七窍中喷涌而出,眼见是不活了,在齐岳的麒麟云力轰击之下。虽然使用的是暗劲,但是,他们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呢?和当初围攻齐岳的凶兽之王相比,这些九黎族的家伙,简直是太弱小了。

    那名皮肤白皙的少女看到这一幕,不禁用双手捂住了自己那红润的双唇,眼中充满了惊讶之色,而之前仿佛看色狼似的眼神,再看向齐岳时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很清楚,在没有巨兽伙伴的情况下,这么轻易的杀死包括那吞在内的十多名九黎族人,那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啊!而且,看齐岳的样子,显然是没有耗费什么力量似的。

    齐岳在围绕着那些九黎族人转了一圈之后,根本没有再去看他们,已经缓步朝自己人这边走了过来,对于自己下手有几分重,他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看什么。

    衣若看着齐岳微笑道:“你的实力果然进步了,不愧是和……”说到这里,她的话语停顿下来,并没有说出黄帝二字而目光却看向一旁的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就算在木讷此时也看得出人家是来救自己的,而且,面前这些人显然不是九黎族的,从外表上就能很轻易的判断出这一点,眼中的惊慌渐渐消失了,终于得救了,心神一放松下来,她的身体一软,竟然朝地面处倒了下去。

    衣若赶忙一伸手,扶住了白衣少女的娇躯,让她缓缓的坐在地上,依靠着自己的身体,将一股能量注入到她体内,帮助她理顺有些沸腾的气血。

    衣若是什么样的修为?在她的帮助下,少女的喘息声已经逐渐平复下来,苍白的俏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润的光泽,她看着衣若,再看看站在一旁的齐岳,低声道:“谢谢,你们是土族人么?”她的土族话听起来有些别扭,就像现代外地人说普通话似的,多少带着几分方言的谐音。

    衣若点了点头,微笑道:“不错,我们是来自土族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姑娘应该是白族人吧,只有白族和月族的姑娘才能拥有像你这样的肌肤,而这里距离月族的领地还很远很远,却是白族出没的地方,所以,我想我应该没有猜错。”

    白衣少女点了点头,道:“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一边说着,她的目光不禁看了旁边的齐岳一眼,顿时想起刚才和齐岳见面时那尴尬的一幕,俏脸大红之下低下了头,不过,这个时代的姑娘显然是很大方的,虽然低着头,但她还是偷偷的瞥了齐岳几眼,眼眸中多少带着几分动人的风情,别有几分韵味。如果论相貌的话,这个白衣少女虽然还比不上闻婷,但是,却已经可以和雪女想比拟了,而她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却也足够动人,在美艳中,带着几分狂野的气息。

    衣若道:“姑娘,为什么会有九黎族的人追逐你呢?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里应该距离你们白族的最大部落不远。我有点不敢相信,九黎族竟然敢在附近出没,难道他们是来自杀的么?”

    少女听了衣若的话,眼圈一红,突然从衣若怀中挣脱出来,重新站起身来到齐岳面前,双手交叉着收拢在自己胸前,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齐岳。

    齐岳被她这一看,心中不禁有些发毛,以为人家姑娘要向他讨回先前的公道呢,刚想说什么,却听那白衣少女道:“土族的英雄啊!我求求你,帮帮我们的族人吧,只要你肯帮助我们的族人解除苦难,我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奉贤给你,求求你了。”一边说着,她就那样双手抱胸,缓缓拜了下去。

    齐岳吓了一跳,以身相许?远古巨兽时期也有这样的桥段了么?看着少女,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还是衣若看出了事情的重要性,赶忙上前将那少女扶了起来,急切的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难道是……”

    少女用力的点了点头,凄然道:“是的,九黎族突然向我们的部落发起了凶猛而疯狂的攻击。我们的人已经快抵挡不住了,我是中途跑出来的,想要到其他部落去求救,如果不是遇到你们,已经被那些九黎族人杀了。”

    衣若脸色一沉,眼中流露出思考的光芒,自言自语的道:“

    不可能啊!就算九黎族离开荒蛮之地向我们其他各族发动攻击,也不应该选择你们白族最大的部落,在这里,有青龙金倪守护着,难道他们就不怕死了么?姑娘,你说清楚一些,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

    少女道:“就在今天早上,我们本来就像平时一样快乐的生活着,但是,突然漫山遍野的九黎族人毫无预兆的朝我们的部落冲了过来,根本数不清他们有多少人,我们的战士立刻开始在大祭祀的带领下抵御他们的攻击,本来我们也以为九黎族人是来送死的,毕竟,我们部落中有大祭祀坐镇,根本就不怕他们,可是,谁知道突然出现了几只巨大的怪兽,他们朝大祭祀发动攻击,并把大祭祀引到了空中,一时间,大祭祀已经再也顾不上我们的族人了,被那几只怪兽牢牢缠住,而九黎族的人却像潮水一般不断的涌来,人数越来越多,他们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就连我们族中拥有巨兽伙伴的族人也有些抵挡不住的势头。”

    齐岳道:“妈,这似乎有点不对啊!九黎族敢于直接攻击白族最大的部落,难道就不怕人类各民族团结起来对付他们么?难道,他们还能又出现了一个像蚩尤一样的魔神不成,直接攻击白族最大的部落,还是有青龙金倪前辈守护的地方,显然是早有预谋的。”

    衣若眼中光芒一闪,当机立断的道:“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走,先去解救了白族的危机再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土族的大祭祀衣若,现在,我和我的族人们愿意去帮助你们,你在前面带路吧,好么?”

    少女一听衣若就是土族大祭祀,之前又有齐岳表现出来的强悍实力,顿时心中大喜,赶忙道:“我叫白宁,谢谢您,伟大的土族大祭祀,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她转身就要朝来路跑去,丝毫不顾自己已经透支的体力。

    衣若微微一笑,探手虚抓,淡淡的黄色光芒围上了白宁的身体,将她拉了回来,“傻孩子,用腿跑需要多长时间呢?我们还是飞过去吧。”一边说着,她向齐岳递出个眼色,自己先带着白宁飞了起来。

    齐岳赶忙上前搂住闻婷的腰,跟随在衣若身后飘身而起,雪女则跟在他身后,一行五人朝黑暗的夜空中飞去。

    闻婷用力的掐了一下齐岳的腰,脸色很不好看的道:“刚才你都干什么了?”

    齐岳苦笑道:“冤枉啊!老婆大人,我什么都没干,难道你看不出,那都是凑巧的么?这个时代的女人是没有内裤穿的,她想把我摔倒,所以才,这可不能怪我。”

    闻婷没好气的道:“不怪你?你抱着人家姑娘连放都不放,而且,刚一看到她的时候,你的魂都像给勾走了,不怪你我怪谁去?哼,放开手,不许你搂着我。”

    齐岳吃惊的看着闻婷,道:“不让我搂着你,那你不是就摔下去了?”

    闻婷俏脸一红,这才意识到两人还在半空之中,索性别过头去,不再理会齐岳了,齐岳心中这个冤枉啊!不过,想起刚才和白宁那一幕,下身的反应到此时都还没有平静下来,毕竟,在白宁那柔嫩而充满弹性的娇躯研磨之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发泄过的生理欲望,此时已经被挑动了起来。

    在白宁的指引下,很快,齐岳等人就看到了不远处亮起大片的火光,喊杀声不断从下方杂乱的传来,下面很多地方都已经是一片火海了,看到这一幕,齐岳不禁自言自语的道:“杀人为什么一定要放火呢?真是太不道德了,雪女宝贝,看你的了。”

    雪女微微一笑,道:“好啊!”在众人中,她的实力显然是最弱的,难得有表现的机会怎么会放过呢。淡淡的兰色光芒围绕着娇躯旋转起来,在衣若和白宁惊讶的目光之中,她的娇躯越飞越高,朝空中飘荡而去,而她身上散发的兰色光芒也变得越来越凝聚了,能够清晰的看到,她那满头长发此时都已经变成了冰蓝色,而她的眼眸却变成了雪一般纯洁的白。

    衣若目光微微一动,已经看到不远处空中正在拼斗的几位强者,中间被围攻的,正是青龙金倪,青龙金倪现在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狼狈,长达百米的本体在四只巨兽的围攻下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全身上下虽然不断释放出庞大的青色光芒和带起的龙卷风,但是,却依旧无法完全抵御住敌人的攻击,而围攻他的四只凶兽,攻势非常猛,显然是抱着不把他毁灭决不罢休的心态。

    衣若向齐岳道:“齐岳,我去帮助青龙金倪抵御强敌,下面的九黎族人就交给你和闻婷了,来,我把白宁姑娘放下去。”一边说着,衣若闪身来到齐岳身边,已经将白宁塞入他怀中,身形一闪,带着澎湃而强横的麒麟气息,直接朝着那四只围攻青龙金倪的凶兽扑了过去。

    软玉温香再次入怀,感觉又有了变化,这一次,白宁可没有之前的火暴了,而是有些受到了惊吓似的,紧紧的搂着齐岳的腰,惟恐他抛下自己似的,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又一次摩挲着齐岳的身体,令他刚刚感觉消退了一些的欲望,不禁又升腾起来,身边两个美女,却都是能看不能吃,齐岳这个郁闷啊!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考虑太多自己的个人问题了,这次他学了个乖,赶忙将白宁的娇躯递给了闻婷,这才朝地面上落了下去。

    从空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量的白族人正在拼命抵抗着九黎族人的攻击,但是,他们的力量毕竟和九黎族人不成比例,要不是那几个拥有巨兽伙伴的白族人拼命的抵御着,恐怕他们的部落早已经被全部毁灭了。尸体,随处可见,有九黎族的,但更多的却是白族的。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战场上充满了残酷的杀戮之气。

    齐岳不是没杀过人,但是,像眼前这样大场面的杀戮,他却还是第一次看到,恰好在这时,他清晰的看到一个九黎族的壮汉猛的将一个白族老人举了起来,粗壮的双臂向两边一分,顿时,那老人的身体竟然被他扯成了两半。

    看到这一幕,齐岳心中的愤怒爆发了,交代闻婷一声在这里看好白宁,他的身体已经冲了出去。

    黑、白两道光芒同时从齐岳的身体喷发而出,只见深海冥蛇和白娘子被他从自己的身体里释放而出,同时,他已经在顷刻间完成了麒麟变的第一阶段变身,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重新冲入了空中,双眼闪烁着冷酷的光芒,目光扫处,巨大的战场已经完全在他的精神力笼罩之中。

    “麒麟百——雷——闪——”毫不犹豫的,齐岳发动了攻击速度最快,也是最霸道的麒麟能力,没有乌云,提升到六云级别后,他已经不需要引动天象来激发雷电之力,他自己的身体,就是百雷之源,身上的黑色鳞甲完全变成了紫色,就连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也都渲染上了那充满筐霸之气的紫色光芒,无数道雷电光芒,将黑暗的夜空渲染成了紫色,粗如手臂的雷电澎湃而下,就像巨大的扫帚一般,从白族与九黎族攻击的中央轰击而下,朝着九黎族的方向,开始了大清扫,此时此刻,齐岳深切的体会到了黄帝当初的心情,是啊!面对如此凶残的九黎族人,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杀戮,是唯一的途径。

    剧烈雷电轰鸣中,正在凶残杀戮的九黎族人在与白族人战斗的地方,顿时在雷电的轰击之下变成了一具具焦炭,澎湃的雷电光芒一排排的向下飘洒而落,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齐岳,就像雷神一般,神威凛凛的不断向下发动着攻击,在他那庞大的精神力控制下,每一道雷电都能准确的命中一个九黎族人的身体,这是直接的杀戮,面对凶残九黎族的反杀戮。

    雷电的速度极快,几乎只是在天空亮起的瞬间,处于战场最前端的九黎族人已经倒下了一大片,突然出现的变化,使白族的战士顿时感觉到压力一轻,而九黎族那些凶残的家伙,却都被突然出现的变异惊呆了。

    虽然九黎族人凶悍无比,但他们也绝不敢与天斗,眼看着那一排排的雷电快速的向他们的大部队中移动轰击着,这些凶悍的九黎族人也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但令齐岳有些吃惊的是,面对这种如同死亡射线一般的雷电,这些九黎族人虽然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一个向后退的,这种情况不禁令齐岳暗暗叹息,这些都是死士啊!即使是黑暗议会的那些黑暗生物和他们比起来也绝不如他们这样对死亡漠视。

    七八个身体异常强健的九黎人从其他九黎族战士闪开的通道中走了出来,他们的体形比齐岳看到的那吞还要雄壮一些,在右边肩膀上,都有着一小部分鳞片是金色的,在自己散发的雷光照射下显得格外明显,在七八个强大的九黎族人背后,都跟着形态各异的凶兽,有的体积庞大,有的则充满了凶悍之气,此时目光都落在了身处空中的自己身上。

    回想起之前衣若说过的话,齐岳知道,这些强大的九黎人,恐怕就是衣若口中的九黎族各个部落的酋长那黎了,也只有他们才有可能拥有这么强的气势和凶兽伙伴。

    为首的那黎大吼一声,说了一句齐岳听不懂的话,手指向空中正不断发动麒麟百雷闪攻击的齐岳,顿时那黎们背后的凶兽分出四只,朝空中扑来,都是拥有飞行能力的凶兽,而那七八个那黎根本没有后退的意思,带领着九黎人,由剩余的几只凶兽开路,又一次朝着白族人的方向冲了过来。此时,放眼望去,白族部落众人,能够抵挡对手攻击的战士,已经只有数千了,九黎人在数量上虽然并不比他们多多少,但是,从之前的战斗就能够轻易的看出,这些九黎族人每一个都能以一挡十,还有凶兽辅助,如果真的被他们这次冲锋冲进白族人中,恐怕这个白族的部落真的就要被毁灭了,在那些白族战士背后,就是这个白族部落的老幼妇孺啊!

    所有的白族战士,面对九黎人的进攻没有一个后退的,并不是因为他们也有着九黎人的凶悍之气,而是因为他们很清楚九黎人的作风,如果被这些九黎人冲跨了自己的防线,那么,自己的妻子、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机,就算是再胆小的人,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的至亲,此时也绝不可能后退,白族人的眼睛红了,此时此刻,他们每一名战士心中都充满了强烈的战意,就算战到只剩最后一个人,他们也绝不会后退的。

    就在这时候,原本因为周围房屋燃烧而变得灼热的空气温度突然下降了几分,半空之中,零星的雪花逐渐飘落,而黑暗的天空之中,却泛起了一圈圈蓝色的涟漪。

    雪花逐渐变大,大片大片的雪从天而降,虽然还不能对部落中的火势起到影响作用,但至少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灼热感了,随着雪花的飘落,空中渐渐出现了一蓬蓬的雨粉,而下面在燃烧的火势,也终于开始得到了一些控制,雪女的能力,正在开始发挥着作用。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