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兽之王

    衣若道:“这里的特殊性,就在于它是一件神器所在之所。你不用怀疑,我没说错。这里确实有一件神器。但是,这件神器也是我们无法得到的。虽然神兽之王能确定这件神器是什么,但他一直居住这里,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件神器具体的位置,更不用说得到他了。只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件神器的气息而已。”

    “我也感觉到了。”闻婷的声音从齐岳身边传来。

    齐岳扭头向她看去,只见闻婷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似乎遇到了什么压力似的,赶快将自身的动力输入一股给她,闻婷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妈,这究竟是什么神器,为什么婷婷能感觉到,但我却没有任何感觉呢?”齐岳好奇的问道。

    衣若道:“你没有感觉,因为你是麒麟。而婷婷身上却有着部分凶兽的血脉。如果她完全是凶兽的话,这种感觉就会变得更加强烈了。凶兽在这座山峰方圆数千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是根本无法修炼的,也正是因为这件神器气息的原因。这件神器,就是上古十大神器中的炼妖壶。”

    “炼妖壶?”

    “是的,就是炼妖壶。在上古十大神器中,有两件对凶兽天生就有着强烈的克制作用,一件,就是你已经得到了的轩辕剑。但轩辕剑是整体的王者之气,对凶兽地凶邪之气彼此克制。而炼妖壶。却是完全对凶兽的克制作用。如果炼妖壶能够出世地话,恐怕任何凶兽见到它都只有逃脱一途。当然,前提是要有人能够催动炼妖壶的能力才行。炼妖壶的特点,就是可以将一切凶邪之气完全炼化。只要凶兽被它吸走,那么,就永远别想再出来了。可以说是天生克制凶兽的法宝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如果真的有一天神兽即将来绝了,恐怕也就是这炼妖壶将出现的时候。神兽之王选择在这里进行修炼隐居,炼妖壶地存在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齐岳道:“既然炼妖壶对凶兽可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那牛魔王他们就没有想过要将炼妖壶毁灭了么?或者得到炼妖壶自行封印起来。”

    衣项道:“首先,炼妖壶是不可能被凶兽得到的。即使他们得到了,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削弱自己地能量。至于毁灭,就更不可能了。这些上古神器,就是天神留在我们这个世界的。要想将它们毁灭,就必须要依靠神器的力量。而上古十大神器至今却只有你所掌握的轩辕剑出土,试问,凶兽拿什么来毁灭炼妖壶呢?连神兽之王都无法寻觅到炼妖壶真正的位置,他们就更加不可能了。”

    一边说着,四人已经缓缓落向了苍山山顶的方向。齐岳通过精神力的探查,果然在他精神力所及的范围之内,并没有任何凶兽地气息。但是。他也没有感觉到神兽之王的气息。对于这一点,他并没有奇怪。毕竟,这里有着一件神器。在神器存在的情况下,任何可能都是正常的现象。

    脚踏在苍山的山体上,齐岳心中立刻升起一种怪异地感觉,体内轩辕剑的能量略微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此时,他也感觉到了了一股奇怪的能量存在,这股能量似乎将整座苍山都包围在其中,能量的波动感觉上很淡,但却又真实的存在着,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罩,将整座苍山笼罩在内。

    闻婷毕竟不是真正的凶兽,在齐岳的麒麟云力保护下,虽然依旧受到了炼妖壶气息的压迫,但还勉强能够支持的住。

    衣若带着三人从苍山的山顶向下走去,这里一切都源于大自然,周围的植物因为齐岳的到来,都散发着欢快的气息,每当他来到这种植物茂盛的地方,体内的能量波动都会自然的变得强盛起来,龙其是筋脉和骨骼,在这种地方受到自然能量和洗礼,会不断传来舒适的感觉。而齐岳自身也会散发出一些自然能量的气息,是和他在一起的其他三人,都有种想要靠近他的感觉。

    当衣若带着三人一直走到半山腰的地方时她才停了下来,周围的植物依旧茂密,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可以居住的地方存在着。

    衣若示意齐岳三人在这里等待一下,独自一人上前几步,口中发出一种奇怪的音节,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如同丝线般朝周围散去,主要的方向正是朝着面前的山体而去。

    时间不长,周围的景物突然都扭曲了一下,一个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从山体内响起,“你来了。”

    衣若道:“我带着他来了,让我们进去吧。”

    面前景物的扭曲变得强烈起来,衣若退回到齐岳三人身边,周围那扭曲的景物缓缓围绕着他们的身体旋转起来,从那股特殊的能量气息中,齐岳感觉到格外亲切。比当初他刚刚见到衣若时的感觉还要亲切一些。

    光芒一闪,在一片火红的光芒之中,四人的身体在苍山的半山腰处凭空消失了。齐岳只觉得周围景物突然一变,已经进入了一个黑暗的洞穴之中。洞穴里非常干燥,空气也和外面一样新鲜,周围并没有光线,他胸前的麒麟珠此时起来了照明的作用,在四色能量的变幻之中,给洞穴带来不同的光彩。

    衣若向齐岳点了点头,当先朝里面走去,齐岳手中火光一闪,火云力升起,另一只手拉着闻婷,招呼上雪女,跟随在衣若身后朝洞穴深处而去。

    洞穴内的路径是笔直的,并没有任何婉言的道

    道路。脚下地岩石非常坚硬,而且有些参差不齐的感觉。幸好他们地能力都不弱,在齐岳手中升起的火光照耀下,崎岖的道路并不能给他们造成任何麻烦。

    衣若带着三人一直走到了洞穴的尽头,直到这里,才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弯路,拐过弯,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而先前齐岳感觉到的那股亲切感觉,到这里后却变得越发明显了。

    毫无预兆的,眼前突然亮了起来,一个巨大的身体。凭空出现在四人面前。

    那是一具火红色的身体,庞大地身体长度足有十米,火红色的光芒不断向外散发着,但是,它那巨大的身体上,却覆盖着黑色地麒片。眼前的身体对于齐岳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黑色的麒片,巨大的独角由黑银两色缠烧着。平静的眼眸,以及那强悍的气息,无不是麒麟的代表。从独角向后。银色的毛发披散在黑色的麒片上,正是和自己一关的墨麒麟啊!

    这只墨麒麟匍匐在洞穴之中。巨大的眼睛散发着平和地目光,头上的独角足有两米长。与他那十米长地巨大身体形成了完美的比例,即使是匍匐在那里,它本身地高度也超过了两米,再加上头上的巨角,距离洞穴顶端只有大约三米左右的距离了。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它站起来的话,说不定那黑银两色的独角直接就能够顶在洞穴顶端了。

    “衣若,你来了,我的孩子,你也来了。”平静的人言从墨麒麟口中吐出。齐岳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墨麒麟。在他第一次见到墨麒麟的时候,是他所集成的墨麒麟血脉,只不过,那时他已经处于昏迷之中,并没有能与墨麒麟交流。而第二次的时候他却是清醒的,那时候他见到的墨麒麟,是闻婷的父亲。而那两位墨麒麟显然都不是眼前这一位。因为眼前的这位墨麒麟身上散发的火焰的气息,证明这一位火属性的墨麒麟。闻婷的父亲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具有双重属性。而眼前的这位墨麒麟相比起来,就要平庸一些了。但是,这些墨麒麟虽然是火属性的,可他的气息却非常温和,一点也没有体现出火暴的感觉。

    上前几步,齐岳拉着闻婷完全发自内心的恭敬行礼,“您好,尊敬的神兽之王。”

    墨麒麟微微一笑,道:“不用多礼,我的名字叫做墨火。在他们墨麒麟之中,命名的时候都会以墨为姓氏,自身的能力为名字。不过,像你这样的却太特殊了。你有四种能力,名字总不能起上五个字吧。”

    墨火巨大的身体看上去有些懒洋洋的,目光转向一旁的衣若,道:“九黎族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不了,如果不是为了等待你们,说不定我已经离开了这里。那件事你跟齐岳说了么?”

    衣若看了齐岳一眼,点了点头,道:“齐岳已经答应帮助我们。他有轩辕剑护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墨火叹息一声,道:“齐岳,如果有选择的话,虽然我们并不属于同一个时代,我也不希望你冒险。但是,为了神兽一族的兴衰,却不得不请求你。希望你能够理解。”

    听了墨火的话,闻婷不禁脸色大变,用力的抓紧齐岳的手,急切的问道:“齐岳,你答应了他们什么,为什么没告诉我。”

    齐岳赶忙道:“没什么,只是一些对神兽的帮助而已。”

    “不,不对。如果只是一些简单的帮助,那为什么会有危险性存在?齐岳,你骗我。”闻婷看着齐岳,她的紧张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在这个时代,齐岳可以说是她唯一的依靠,同时,也是她最爱的男人。有了当初终极麒麟臂的经历之后,她实在不愿意齐岳再经受任何危险。

    齐岳真不知道该如何向闻婷解释之时,一道淡淡的红色光芒突然从墨火口中喷吐而出,齐岳心中一惊,刚想要阻止,却被一股无法抵御的巨力退开。九云和六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何况墨火本身也是墨麒麟,此时他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抗衡。

    红色的光芒将闻婷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在充满惊讶的目光中,闻婷的身体缓缓软了下去。

    齐岳惊怒交集的喊道:“你干什么?”体内云力飞速运转,澎湃的能量快速的围绕着他的身体散发出来,此时此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轩辕剑,恐怕也只有轩辕剑才能和面前的神兽之王抗衡了。而在闻婷身后的雪女也立刻飘身而上,蓝色的光芒已经从她身体上亮了起来,只不过,在火属性的墨麒麟而前,她的冰能力和风能力能够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呢?

    “别急,我的孩子,我并没有任何恶意。”墨火温和的说道。

    齐岳将闻婷的娇躯抱入怀中,用自己的精神力探查着她的身体,他发现,闻婷真正昏迷的原因是因为有一股庞大的火能量输入她的体内,此时正围绕着她全身的经脉缓慢的运转着。

    墨火道:“这孩子身上也有着我们麒麟的血脉,同时,她的属性又和我一样。初次见而,就算我送她一份礼物,也算是我们神兽对你答应那件事的回报吧。你不需要着急,只要把她收入麒麟珠之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她的火能力就会整体提升一个台阶。变得比以前更加容易控制,同时,她也能够拥有部分火麒麟才能使用的能力。这是我根据她的麒麟血脉所赋予的,我想,对她今后会有一些帮助的。”

    通过对闻婷体内能量的探查,齐岳知道墨火并没有说谎,那股火能量虽然非常庞大,

    但却并没有任何恶意,在围绕着闻婷体内经脉运转的过程中,正在逐渐被她的身体所吸收着。这个吸收的速度非常缓慢,同时,在吸收的时候也逐渐压缩着闻婷原本的火能量。就像自己修炼时对云力的提纯一样。感觉上,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这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光芒一闪,齐岳将闻婷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之中,一见墨火就送了自己一份大礼,显然是为了坚定自己去做那件事的决心,同时,也是向自己的示好。再加上之前闻婷焦急的阻止此时也随之消失了,可谓是一举三得。用纯净的麒麟能量来换取,自己也不算吃亏了。

    “墨火前辈,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谢谢您。”看着面前巨大的墨麒麟身体,齐岳的目光变得非常平静,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当齐岳进行思考的时候,也往往是他最平静的时候。

    墨火淡然一笑,道:“你不需要感谢我,比起你为了我们神兽一族所做的事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你的这个朋友这里受到炼妖壶气息的困扰,进入麒麟珠对她只有好处。

    齐岳道:“墨火前辈,你们的请求我已经答应了就绝对不会反悔。现在,您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昆仑镜所在的位置了。在寻找到昆仑镜之后,我就会实现自己的诺言。”

    墨火道:“同为麒麟,我们肯定会信任你。否则,也不会提出那样的请求了。昆仑镜,就在距离这三万里外的昆仑山上。昆仑山,也正是因为它而得名。不过,想要真正得到昆仑镜恐怕非常困难。就像炼妖壶一样,我明胆知道它就在这座大山之中,但是,不论我多少努力的去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它们具体所在的地方。你能够得到轩辕剑,证明你的运气很好,运气这东西虽然有些虚无缥缈,但有的时候,运气却也是非常重要的。希望你能够成功吧。你不用担心找不到昆仑山的所在,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将前往昆仑山的路径烙印在你的脑海中,凭借着我给你的记忆,你能够轻易的寻找到它地存在。”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墨火前辈。我来见你的目的就是要询问昆仑镜的下落。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也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

    墨火巨大的身体动了动,道;“别急,我们麒麟一族,还从未有过两只墨麒麟同时出现的情况。虽然你并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但我们毕竟是血缘最亲近的族人,寻觅昆仑镜也不在这一会的时间,我们聊聊好么?”

    齐岳看着墨火,从墨火身上,他感觉到了亲切地长者气息。略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了点头。

    墨火向衣若道:“你带着这位姑娘出去走走吧,这座苍山因为没有凶兽的骚扰,各种灵草非常多,对这位姑娘的修为应该有着不小的好处。让我和齐岳单独说会话。”

    衣若点了点头。而雪女地目光却落在齐岳身上,她虽然不像闻婷表现的那么明显,但眼中的担扰却依旧存在着。

    齐岳向雪女点了点头,示意她跟衣若去,雪女这才不舍的看了他一眼,道:“爸爸,那你快一点。我不是很喜欢这里的感觉。”她主要的能量属性是冰,而这座洞穴中到处都充斥着墨麒麟的火属性能量,她会喜欢才怪呢。

    衣若将雪女带走了,墨火抬起自己的前爪。指了指面前一块巨大的石头,道:“齐岳,你坐下吧。我们好好聊聊。”

    齐岳走到那块石头处坐了下来。面前的墨火,雄壮地身体就像一座小山似的,这就是神兽之王啊!神兽中最强大的存在。同时,他那巨大地身体里。也流淌着和自己一样的血脉。那种自然产生的亲切感,令刘岳对墨火的戒备之心变得越来越少了。

    墨火叹息一声。“自从你出现以后,我就一直让衣若将你地消息不断传说。听她的消息中说了你地属性和能力。以及后来得到轩辕剑的过程,我真心地为你感到骄傲。你的出现,也带给了我们麒麟一族今后传承的指引。你应该也知道,麒麟想要繁衍出后代实在太困难了。虽然我们下一代的麒麟数量有十几个之多。但是,作为神兽之王一族,我们却始终是凶兽的目标。等那些孩子成年之后,他们必然要投入到与凶兽的战斗之中,有多少能够成功的繁衍后代,现在还很难说。而我们这一代麒麟,也都接近了生命的终点。或许,真的用不了多长时间,麒麟一族,就要从这个世界上完全的消失了。”说道这里,他的话语中带起了一股悲伤的气息,并没有任何怨恨的感觉,只是纯粹的悲伤。

    齐岳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墨火说下去。

    “这一代凶兽之王的出现,使我们神兽陷入了痛苦挣扎的地步。是的,或许你很难相信。如果用一个词汇来形容现在神兽的处境,那么,痛苦挣扎是最合适不过了。在这片炎黄大地之上,神兽和凶兽各自占据着五分之二的领地,大部分时候,我们神兽所占据的领地还要多上一些。剩余的五分之一,是由中立兽和一些其他种族所占据着,譬如你们人类。而这种格局,从一亏年前开始发生了变化。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神兽走了下坡路,往日的风光已经不再了,而导致这些发生的原因,竟然是一个个体,那就是现在的凶兽之王。”

    齐岳道:“你说的是牛魔王了?”

    墨火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他。凶兽之王的出现,要追溯到一万五千年前了。虽然我了不知道凶兽之王以前有多么强大,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在他成为凶兽之王以前,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凶兽而已。那时候,他的修为应该还不到万年。而且绝对不是上位凶兽。可是就在一万五千年前,一

    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巨大的双眼充满了黯然之色。

    齐岳被墨火的话勾起了兴趣,追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作为神兽之王的您都会觉得恐惧。”

    墨火巨大的身体动了动,目光中释放出一片片淡淡的光芒,道:“闭上眼睛,我会让你看到当时的一切,这是我们麒麟一族的王者们代代相传下来的影像。”

    齐岳带着好奇和疑惑的心情缓缓闭上了双眼。

    身体周围出现了清晰地能量波动,那似乎是来自于精神力的能量。没等齐岳去真切的感觉它的真实存在,脑海中突然亮了起来。

    那是一片广袤的草原,到处都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就像来这里的路上他所看到的景色一样,脑海中出现的正是这远古巨兽时期中外界的一切。

    众多神兽在广袤地大草原上聚集着,很多都是齐岳从未见过的神兽种族,之所以能够确定这些远古巨兽都是神兽,是因为在这些神兽的最前面,一字排开,一共站着十余只体型巨大的麒麟。居中一位,正是外表和墨火一样地墨麒麟,只不过,它身上散发的能量气息是风属性的。显然并不是墨火。

    所有的神兽都静静的将目光投像空中,每一只神兽的目光看上去都非常凝重,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突然,眼前的一切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变了,视角从神兽们身上转向空中,一个圆形黑影缓缓和太阳重合,遮盖着太阳的光芒。

    日全食?难道墨火口中地灾难就是这日全食么?这只是正常的天象啊!难道他们以为真的有天狗食口不成?

    很快,太阳光芒已经被那圆形的黑影完全遮挡住了,天空暗了下来。只有那圆形黑影周围,还残留着一圈淡淡的金光,能够给世间带来一些光芒。

    就在齐岳以为一切即将结束之时。变化接着出现了,又是一个圆形的黑影缓缓从旁边黄移过来,将太阳从之前黑影周围散发地金色光圈破坏,缓缓的重合。而之前那圆形地光影也依旧存在着。

    神兽们的呼吸声变得急促起来,天空变得更加黑暗了。圆形地黑影持续出现,一个接一个的生命在第一个黑影之上。而太阳的光芒在他们的遮盖之下,变得越来越微弱了,大地,也变牧师越来越黑暗起来。

    骤然间,周围的一切都黑了下来,大片的乌云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高空,这已经变得黑暗的世界突然亮了一下,那是闪电的光芒,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响起,使天地为之震动。

    一道道闪电接连出现,闪电并不新奇,但如果闪电的颜色是红色的,那就变得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红色的闪电在空中闪耀着,那是如同鲜血一般的光芒啊!齐岳发现,这些闪电落下的方向,都集中在一个点上,而那个位置,似乎就是这片大草原的尽头。滚滚雷所,令所有的神兽都匍匐在地,他们凝重的目光此时都充满了恐惧。似乎在那不断落下的红色闪电处,有一团淡淡的黑色气流在盘旋上升着,齐岳并不知道那黑色气流代表着什么,但是心中却隐约猜到,这应该才是神兽之王墨火所说的那件可怕的事了。

    光影一闪,所以的影响全部消失了,齐岳身体周围的能量气息也重新回归平淡,缓缓睁开眼睛,他发现墨火正在看着自己,没等他发问,墨火已经开口道:“在那血色闪电的终点,就是现在的凶兽之王。天煞凶气,带给了他无穷的力量,正是从那一刻开始,凶邪之气在炎黄大地蔓延,它凭借着无比强横的凶邪之力,征服了所有的凶兽,成为了新一代的凶兽之王。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神兽一族进入了苦难的时代,一万五千年的争斗,我们不但丧失了原本的优势,更被他们压迫的只能占据整片炎黄大地十分之一的面积。照这样下去,或许,用不了太久时间,我们神兽最比利时的结果终究是被毁来。而人类也将被九黎族所统治。炎黄大地,将完全被凶邪之气所笼罩。这,是我无法改变的事实,也我和上几代神兽之王最大的悲哀。

    洞穴内,充满了墨火的悲伤,他停顿了一下,看着齐岳的目光似乎凝固了,“孩子,虽然你并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在你看来,或许你来到这里完全是偶然的,但是,在我看来却并不是这样。你能够凭借轮回果来到我们这个时代,完全是天意所至,作为四祥云墨麒麟,在我心中,你就是全体神兽的希望,现在,你拥有了轩辕剑,拥有了自然之源的体魄和史无前例的四祥云之体,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必然能够让你成为足以和凶兽之王对抗的强者,如果,你愿留在我们这个时代,我愿意将神兽之王的位置让给你,令天下所有的神兽听从你的指挥,由你带领我们和人类,与那些凶邪抗衡。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愿意满足你一切条件。能给我一个答案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