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他居然是该隐·德库拉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没有恶意,正好路过这里时遇到你们。只是大家都是人类,你们这么追击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白衣美女看上去身材非常娇小,手中拿着一柄石剑似的武器,看上去有些简陋,但边缘却非常锋利。她的美在齐岳眼中属于养眼级别,和闻婷、雪女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从这名少女身上,齐岳感受到了一些并不是很强大的能量气息存在。

    “你又是谁,我们追击族里的阴邪之徒,和你有什么关系,赶快让开。”为首少女毫不客气的向齐岳道。

    齐岳微微一笑,道:“当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九黎族已经蠢蠢欲动了么?我们人类都是自己人,还要这么内斗,不是更让他们渔翁得利么?”

    少女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是哪一族的?”

    齐岳想了想,道:“算是土族的吧。”毕竟,土族是黄帝的直系后裔,他这么回答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你们呢?”

    少女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对着齐岳的目光还是充满了疑感,“你是土族的?我可没听说土族中有谁能够凭空飞行的。我是月族的月星。”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原来是人类四大民族中的月族,当初在青龙金倪那里就曾听说白族和月族最出产俊男美女,看来这话真是不错。

    “你没听说过并不代表没有啊!姑娘,我是土族大祭祀衣若的儿子。”齐岳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身份说出来比较合适一些。

    “你说什么?”令齐岳没想到的是,他此话一出,面前的月族人同时流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看着齐岳的目光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的敌意不但消失了,反而都升出了尊敬之色,就连那名全身散发着黑色气息的青年此时看着他的目光也变得崇敬起来。

    月星道:“您,您就是土族大祭祀衣若的儿子,得到了轩辕神剑,我们人类新的黄帝么?”

    “啊?”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月星,心中暗想,这个时代什么时候消息传递的这么快了,他不知道的是,轩辕剑的出世,使整个人类世界都产生了巨大地震动,四大族都得到了消息,原本土族在四族中的地位只是属于中等偏下的,毕竟土族人的外表实在无法和白族、月族相比。月族在四族中虽然并不是最强大的民族,但却是最高傲的民族,他们的相貌也是四族中最出色地,但是,轩辕剑得主是土族大祭祀儿子的事情一传出来,土族的地位顿时重新回到了人类第一民族的位置,已经变得超然了。新的黄帝出现,是所有人类的希望。因此,这里的月族人也早就知道了,听齐岳这么一说,他凭空飞行的能力,在月星眼中就不足为奇了。

    挠了挠头,齐岳苦笑道:“你要这么说也并没有错。不过,说我是新的黄帝可实在不敢当。”

    月星热切的道:“不,不。您能得到轩辕剑,就是我们人类新的黄帝啊!在我们眼中,您就是最强大的存在,只有您才能带领我们击败那些邪恶的九黎族人。”一边说着,她已经在鸟背上朝齐岳拜了下去。

    月星身后一名骑在白鸟上的青年低声道:“星姐,我们需要他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才行吧。”

    月星一愣,抬头看向齐岳,以齐岳的六感,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要怎么证明呢?难道让我拿出轩辕剑给你们看么?实在对不起,轩辕剑自身是有灵性的,它可不怎么听我的话。”对于轩辕剑,齐岳根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就算再强大-云深无迹-地神器,不听自己的指挥,还随时有可能在使用中把自己吸cr干,齐岳可没多少兴趣。在他心中认为,与其依靠轩辕剑,还不如凭借自己地实力来的实在呢。

    月星也有些把难了,不过,她在月族中的地位显然不低,犹豫了一下后,立刻道:“这样吧,黄帝陛下,我们先下去好了,等我们处理了了这个族中邪恶的叛徒之后、再来判断您的身份,您看好么?”

    齐岳心中一动,道:“请不要叫我黄帝,我的名宇叫齐岳,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兄弟怎么成为了叛徒呢?”

    月星狠狠的瞪了前面的黑衣人一眼,道:“他就是我们族中的叛徒,他所做的阴邪之事是我们绝对无法容忍的,我们必须要将他带回族中发落。”

    听月星刚说道这里,那黑衣人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悦耳,“不,不,我不是叛徒,我从来就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也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怪模样,我也是月族人啊!星星,难道我们以前那么多年交情,就因为我外貌的变化,而让你如此难以面对么?”

    月星冷哼一声,道:“只是外貌的变化么?你自己说说,这些日子以来你都干了些什么?”

    她刚说道这里,齐岳道:“等一下,各位,这样吧,既然你们各执一词,我们还是下去说好了,你们这么飞着讨论也没什么意思,下去说清楚比较好。”

    月星虽然还无(迹)法确认齐岳真正的身份,但从齐岳能够凭空飞行这一项,她心中已经基本认可了这位新的黄帝,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下去再说。”

    “不,我不能跟你们下去,你们会处死我的。”黑衣青年眼中流露出恐惧的光芒,拍动着翅膀转身就要跑。不过,在麒麟丝的作用下,他的飞行技巧虽然不错,但又怎么可能跑得了呢?他要是跑了,齐岳也就不用混了。

    “兄弟,你先别急。”齐岳右手一挥,凭借着自身云(深)力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那黑衣青年才刚刚展开翅膀,就被他强行拉了回来,直接落在齐岳身边。“好人是不该受到冤枉的。既然你说自己不是叛徒,也不是邪恶之人,那为什么还要怕跟他们回去呢。”

    黑衣青年惊慌失措的看着齐岳,道:“不,不,我不能回去,他们是不会听我解释的,就算我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但是,我真的不是邪恶之辈啊!求求你,伟大的黄帝陛下,就放我走吧。”

    齐岳看着黑衣青年,从他身上,确实感觉到一股带有邪恶气息的能量,眉头微皱。淡然道:“这样吧。我给你来做个担保,就算他们不听你的解释,但是我听,只要你能有合理的解释,并且证明自己并不是邪恶之徒,我保证你不会有事,以轩辕剑的名义。”轩辕剑的名义么?当然、这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过,对于这个时代地人类来说,这样的誓言显然是非常有效果的。

    听齐岳这么一说,黑衣青年顿时软化下来,看着齐岳,轻轻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就请黄帝陛下为我作主。”

    月星眉头大皱,道:“黄帝陛下,哦,不,齐岳。你要为他作担保么?”

    齐岳道:“我一向支持的原则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也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月星眼睛一亮,道:“不愧是黄帝陛下,你的话真有深意。”

    听她这么一说,齐岳身边的雪女和闻婷不禁吃吃地笑了起来,齐岳虽然脸皮厚度不错,但也不禁红了一红,赶忙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道:“走吧,我们先下去再说。”一边说着,他用能量控制着那黑衣青年,带着闻婷和雪女一起朝森林落了下去。

    真正的进入森林之中,才更能感受到这片森林的伟大,高达三十米的巨树啊!在树林之中,空气变得更加清新舒适了,适宜的温度,清新的空气,以及充满生机的大森林,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适合生话的好地方。

    齐岳放开对黑衣青年的能量控制,道:“好了,现在该说说是怎么回事了。”

    月星刚要开口,却被齐岳阻止了,“让我们听听他地解释吧,好么?就算他真的是邪恶之辈,也应该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不是么?”

    身为麒麟,齐岳身上自然散发出高贵的气质,看着他那普通的相貌,月星却兴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原本骑乘的大鸟,此时都温顺的走到了一边,而她的族人们却已经将那黑衣青年围了起来,一个个举起手中地武器,似乎随时准备动武似的。

    齐岳向那黑衣青年点了点头,道:“现在给你解释地机会,你可以说了。”

    黑衣青年有些畏惧的看了月星一眼,在森林之中,他的脸色看上去似乎好看了许多,并不像先前那么苍白了,全身黑色的气息逐渐收敛,令齐岳惊讶的是,他背后那对奇异的翅膀也随之消失了,就连他嘴里那两颗突出的獠牙也收了回去。此时,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伟大的黄帝陛下,请您为我主持公道啊!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邪恶之辈,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连我自己都不太明白,我只能说,我很倒霉。”说到这里,黑衣青年眼中流淌下几滴泪水,他的情绪很真切,这一点齐岳可以确定,他并没有插话,听那黑衣青年继读说下去。

    黑衣青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本身就是月族人,是月族中一名战士,这个月星他们都可以证明。就在三个月前,我离开居住的地方,前往扩山的那片洞穴,试图寻觅一只能够帮助我的巨兽伙伴,而我的灾难,也正是在那个时候降临了。那天,我一个人,悄悄的进了扩山,扩山的范围并不是很大,我当时非常小心,因为巨兽伙伴虽然能够带拾我们帮助,但同时它们也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得不到认可的话,很可能就会给我带来生命的威胁。所以,我在进入扩山的范围后,一直就有点紧张。我并没有任何经验,而且,在族里也没什么朋友能帮我,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虽然在去扩山之前也曾经问过拥有巨兽伙伴的族人,得到了一些经验,但真正轮到自己去做的时候,还是非常的紧张。”说道这里,他的目光看上去有些迷离,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情景似的。

    因为有齐岳在的关系,月星等月族人并没有阻止他说下去,只是脸色冰冷的听着。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温和的光芒,道:“你变成这样,应该就和巨兽伙伴有关吧。”

    黑衣青年点了点头,道:“是的,如果我知道前往扩山会让我变成这样,那我怎么会去呢?就算无法成为一名强大的战士,我也能在族中继续生活啊!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那天,我小心谨慎的进入扩山之后,一边走,一边寻找着巨兽的踪迹。但是,令我失望的是,一直走到扩山深处,也没有看到任何巨兽的踪影,整整半天时间过去了,我的信心也开始有些动摇了。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洞穴,于是,我就走了过去。那时候,因为已经进入扩山有不短的时间了,所以,我心中的紧张也疏解了一些,并没有开始那么强烈了。刚一到洞口,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气,心中不禁有些吃惊,暗想,那应该就是巨兽的味道吧,暗暗祈祷着,希望这是一只温和点的巨兽才好。”

    听他说到这里,闻婷忍不住道:“当时难道你就没想到会有危险么?巨兽的强大并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如果遇到一只凶兽你怎么办,生命恐怕都要断送在那里了。”

    黑衣青年苦笑道:“我不是没想过,但是,想得到强大的力量不经历危险的过程又怎么可能呢。拥有一位巨兽伙伴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我在族里一向不被族人们喜欢。但是,如果我能成为一名巨兽战士的话,那我的地位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没有太多的犹豫,就进入了那个洞穴。进入洞穴后,那股腥味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我一边走着,心中逐渐升起了恐惧的感觉。洞穴很大,非常宽阔,至少有三个人那么高,里面虽然有腥味,但却非常干爽。越向里面走,光线就越黯淡,我大约走了有五十步左右的时候,洞穴内已经很难看清楚任何景物了,我只能隐约感觉到,越向里面,洞穴就变得越大。就在我犹豫着-云深无迹-要不要再继续前进的时候,突然,我看到了两团红色的光芒,那都是有人头大小的红光,充满了恐怖气息的红光啊!我的血液在那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那两团红光已经突然动了起来,一股恶风,迎面向我扑来。那是根本连一丝反抗都无法做到的强大力量,我只觉得脖子上一疼,全身已经完全麻痹,紧接着,我就失去了一切感觉。”

    黑衣青年说道这里的时候,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显然,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但当时那恐怖的情景依旧深深的印在他脑海深处。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很冷,很冰冷,身体非常虚弱,仿佛体内的血液已经被抽空了似的。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当我在地上躺了很久的时间之后,竟然重新恢复了力量站了起来。那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于是,我跑出了扩山,重新回到了族中。那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我始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非常非常虚弱,尤其在阳光的照射下,这种感觉就变得更加明显。终于,当我逃回来之后,听着族人们地嘲笑声,就进入了睡梦之中。这一睡,竟然足足睡了三天三夜之久。”

    听他说到这里,齐岳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不用问,这黑衣青年肯定是被某种凶兽袭击了,之后侥幸不死,但他的身体却被那凶兽传染了某种BD,才引起了之后的身体异变,应该说是基因异变。

    停顿了一下,黑衣青年道:“等我再醒过来地时候。身体依旧非常虚弱,但是,我突然威觉到,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变得比以前清晰了许多,就连族人们走路的速度似乎都比以前慢了。当时我并没有多想什么,睡了那么久,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要吃些东西。于是,我找了些水果吃,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几分力量。但是,我却发现,原本非常美味的水果吃在嘴里没有任何味道。而当我来到外面的时候,也似乎更加厌恶太阳的光芒了。就在这时,一些族人打猎归来,带回了不少猎物。打猎和水果一向是我们主要食物来源,当时,我看到那些猎物身上有血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鲜血的一瞬间,自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似的,有些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好不容易才要了一只猎物带回自己住的树屋。那时候,我的脑海中已经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望,也顾不得其他了,竟然就那么咬破猎物的身体,用力地吸着它体内的鲜血。之后,我就又进入了沉睡之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我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云深-似乎都已经改变了,虚弱的感觉一去不返,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同时,我发现自己地身体也出现了变化,獠牙、黑毛,以及那对翅膀,都是在那时出现的。当时我害怕极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心中充满了恐惧地感觉。但是,那充满力量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真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族里,我根本没有一个交好的朋友,看着身上的黑毛,我怕被族人们误会,所以根本就不敢出门。过了没多久,我身上的变化逐渐消失后,我才敢重新走出自己的树屋面对族人。但是,也正从那一天开始,我对普通的食物已经失去了兴趣,只有鲜血才是我渴望的。同时,我也逐渐能控制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除了对阳光很厌恶以外,我发现自己的力量和速度都前所未有的大幅度增加了,而且还能够凭借背后的翅膀在空中飞翔。坦白说,在那个时候,我心中甚至有些兴奋的感觉。但是,我又怕族人们知道我喜欢喝鲜血而排斥我。”

    月星冷哼一声,道:“但后来你的变化还是被我们发现了,你已经变成了恶魔,居然吸食鲜血,像你这样的邪恶之徒,必须要受到惩罚。否则,我们的族人早晚会成为你的猎物。所以,你的结局只会有一个,月之神,是不会宽恕你的。”

    黑衣青年惊恐的道:“不,不,我从来都没有背叛月之神啊,每当夜晚降临,月光普照大地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比白天更要强盛的多了,月之神并没有抛弃我。虽然我喜欢喝鲜血,但是,我并不是邪恶之徒啊,月星,难道你们就无法按受我的解释么?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自己的族人们。求求你们,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月星断然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绝不会允许一个吸血的恶魔生活在族人中间。走吧,我们带你回去,听候族中长老的发落。”

    黑衣青年身形一闪,躲到齐岳身边,惊慌失措的道:“伟大的黄帝陛下,您可要帮助我啊!您刚才说过,只要我的解释合理,您就一定会帮助我的,对不对。”他一边说着,突然吃惊的发现,此时齐岳的表情竟然是呆滞的,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两名绝色美女,表情也都非常怪异。深吸口气,齐岳将目光对上黑衣青年,严肃的问道:“朋友,告诉我你的名宇。”

    黑衣青年一愣,迟疑了一下后才道,“我,我在月族中属于德库拉家族系。是月族中一名普通战士,我的名字叫做该隐。”

    “德——库——拉——”闻婷失声惊呼,目光顿时变和更加怪异了。

    齐岳张大了嘴看着眼前地青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被月族人视为叛徒和邪恶之辈的族人,竟然,竟然有着一个叫德库拉的名字。德库拉,那,那不是吸血鬼的云直系家族深的名称么?该隐,该隐似乎就是传说中吸血鬼的祖先啊!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出现在西方的强大黑暗势力之一的吸血鬼,竟然,竟然是源自炎黄大地的么?

    突然发现的情况令齐岳三人实在有些无法接受,这也太扯了。西方的吸血鬼根源竟然在东方,而且,还是和自己一样,有着共同祖先的人类,而并不是什么蝙蝠的化身,此时,齐岳已经隐约想到,那袭击了该隐的凶兽,恐怕就是一只蝙蝠类的凶兽了,而它在吸取了该隐的血液后,自身BD进入了该隐的身体产生了异变,从而创造出了这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吸血鬼,也就是吸血鬼的鼻祖。

    该隐看着齐岳三人没再说话,心中不禁大急,“伟大的黄帝陛下,我,我真的从没有做出什么背叛族人的事啊!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变成原来那个懦弱而没本事的最低级战士,求求您,您可要为我作主啊!”

    目光复杂地看着该隐,齐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说,自己现在将该隐杀死的话,或许,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吸血鬼出现了。但是,如果自己真地要那么做了的话,会不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历史呢?西方的黑暗议会如果没有了吸血鬼这个强大种族的帮助,又怎么可能和教廷抗衡的,世间的平衡,或许就会被打破了。但是,如果自己不将他毁灭,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吸血鬼就要真正的诞生了。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矛盾的感觉,坦白说,他对吸血鬼并没有太多的恶感,但是,吸血鬼毕竟是属于邪恶序列的,眼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诞生,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异了。

    月星和她的族人们己经从周围向该隐围了过来,他们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只要该隐再试图逃跑,无疑就会立刻发动攻击了。

    目光一闪,齐岳已经做出了决定。既然上天注定吸血鬼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就算自己阻止了这第一个该隐的出现,或许,上天也会制造出第二个吸血鬼的鼻祖,与其这样,自己又何必干扰历史的平衡呢?想到这里,齐岳抬起手,阻止了月星等人的逼进,道:“各位,请听我说一句。首先我希望知道的是,你们是否相信该隐所说的一切?”

    月星和她的族人们对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种解释是合理的。但是,我们月族是最纯洁的民族,不能允许他这样的邪恶之徒存在,他必须要受到月族的惩罚。”

    齐岳淡然一笑,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并没有理由来惩罚他。首先,该隐外出寻觅巨兽伙伴,本身的目的是好的,他是为了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一名合格的月族战士才这样做的。而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自己也不想看到。所以,他虽然身上确实有着邪恶的气息,但却并不能代表他就是邪恶之徒,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们能不能理解。”

    月星固执的道:“但是,邪恶是必须要铲除的,就算错不在他,我们却依旧不能容他。”

    齐岳摇了摇头,道:“在我看来,这世间的一切能量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正邪之分,每一种能量都有着它的特殊性。不错,该隐身上的气息确实充斥着邪恶的感觉,但是,不论是什么样的能量,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用邪恶的能量做好事,那是不是好人呢?用纯正的能量做坏事,又难道不是坏人了么?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我也不希望你们只是因为他身体的变化就如此的排斥他。至少,他不应该受到惩罚。”

    听了齐岳的话,周围的月族人都陷入了思考之中,该隐感激涕零的看着齐岳,不断的用力点着头,泪水从脸上滑落,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yswj。

    半晌,月星的脸色看上去缓和了一些,道:“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齐岳,我们却依旧无法允许他这样的一个人继续生活在月族之中。至于他的问题要如何处理,还需要请我们族中的大长老来决定才行,这并不是我们能确定的事。”

    齐岳点了点头、道:“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既然如此,就请你带我们一起去见大长老吧。该隐,你放心,只要你确实没有做过任何邪恶之事,我就会保住你这条命。“

    闻婷嘴唇嗡动,传音给齐岳道:“你真的要保住他么,可是,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吸血鬼的祖先,现在将他铲除,今后我们恐怕就要少了一方敌人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